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加坡媒体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次品列车出口新加坡 中国制造再遇滑铁卢

with one comment

郑维   2016-7-6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mid=2247484161&idx=1&sn=0a9600bcb50e21c5311297cb0c799edc&scene=2&srcid=0706xScTwqCQcTeVEUHhdnI7

毫不夸张地说,这件事情,南车四方辜负了新加坡政府的信任。新加坡政府期望尽快提升地铁服务频率和可靠性的计划,肯定需要相应延后,而再度面对民众的不满。而新加坡政府也必须重新审视合同招标的过程流程,从中汲取教训。我认为新加坡贪污调查局也必须出手审查那些负责投标招标的人员,严查利益输送的蛛丝马迹。

新加坡第一次使用中国南车青岛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地铁列车的尝试,正因为大部分列车的质量出现严重问题,而面对着汹涌而来的质疑和嘲讽。

这批投入运营三年不到的35辆中国造地铁列车,有26辆的车身和转向架 (bogie) 的连接处发现了裂缝,问题列车占了全部出口量的近75%。

次品率之高,真是令人瞠目结舌。

在深夜悄悄运走的新加坡地铁车厢(来源:传真社)

南车四方出口新加坡列车的不给力,必将令已经饱受指责的新加坡地铁形象更加雪上加霜,必打乱新加坡提升地铁服务水平的整个计划。公共交通问题一直都是近年来新加坡政府被指责和质疑最多的课题之一。

在上届大选前,已经推动地铁服务有不少进步的新加坡交通部长吕德耀主动辞职,为执政党纾解民意,令新加坡执政团队遗憾地损失一员口碑极佳的大将。

更令人遗憾的是,对新加坡人的日常生活有如此重大影响的新加坡新闻,居然是由香港的传真社 (FactWire) 披露后,才被新加坡的媒体跟进。

出问题的中国造列车

根据新加坡地铁公司SMRT的董事经理Lee Ling Wee对《海峡时报》的声明说:“我们的工程师在制造商在2013年交付的35辆列车中,有26辆的车身和转向架 (bogie) 的连接处发现了裂缝。”

香港《传真社》则报道说,由中国南车四方机车车辆股份有限公司制造的“35列列车因重要结构组建及车身出现裂纹”,已被运回青岛原产地替换车身。

Lee Ling Wee说:“这些有问题的列车还在保修期内,制造商将进行维修。全部26辆列车的维修工作将在2023年完成。“

不会影响安全?

当然,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和坡地铁公司都强调,这些列车出现的问题不会影响列车乘客的安全。

不过香港的九广铁路公司前署理行政总裁黎文熹接受传真社访问时则说:“若新的机件出现裂纹,是很不寻常,而且你不知道它之后可以承受多少压力,因为行车对列车车身、机件构成很大压力。如你所言,除了裂纹之外,电池有问题、其他质素有问题,整个产品检测令人怀疑、令人对产品失去信心”。

黎文熹又补充,生产商在制造列车后,会就列车的保养和维修向营运商提供建议,“你若不相信制造商的生产质素,你又会否相信它提供的技术维修建议呢?这是很严重的问题,要把事件弄清楚,究竟你对制造商有多大信心”。 阅读更多 »

不满无言论自由 李光耀女儿拒再为亲政府传媒供稿

with 2 comments

立场新闻      2016-4-1
https://www.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不满无言论自由 李光耀女儿拒再为亲政府传媒供稿

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公开宣布不再为垄断星洲报界的“新加坡报业控股”供稿,原因是该集团的编辑不允她在文章中畅所欲言,没有言论自由。李玮玲指,事件与她早前公开批评外界过度纪念李光耀有关,但没有披露更多细节。当地网民对她的说法大感意外,“是愚人节的笑话吗?”

李玮玲对新加坡媒体“英雄式崇拜”李光耀大感不满。上月25日,她撰文公开批评国内在李光耀逝世后一周年,即大肆举办纪念活动,是为时太早。

李光耀力主控制媒体 “报章必须服从政府”

“新加坡报业控股”于1984年由多间报业集团合并而成,拥有新加坡11份报章、16份杂志,几乎完全垄断新加城国内的报刊发行,旗下媒体包括最主要的英文报章《海峡时报》及中文报章《联合早报》。

翻查《联合早报》报道,将各大报章整合是总理公署1982年的指令。报道又引述《李光耀回忆录》中李的一段话:“我不接受报章东主具有可以为所欲为,想登什么就登什么的权利。报章东主和属下的记者不像新加坡的部长,他们不是人民投选出来的……报章自由和新闻媒体的自由必须服从新加坡的首要需求,也必须服从民选政府的首要职责。”媒体整合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而行。

集团现任行政总裁陈庆鏻,曾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三年,去年李光耀逝世后,他在悼念活动中透露,李光耀生前不时致电他,关心集团旗下各报章的表现。 阅读更多 »

嚼香蕉对抗强权的星国少年Amos Yee

leave a comment »

施逸翔     2015-7-4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4263

我们恳切呼吁,新加坡政府必须在此刻悬崖勒马,以Amos的无罪解决政府当前有遭到的困局,因为将Amos定罪,无疑证实“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这部影片所言为真,而只要Amos继续被政府打压,这部影片的流传也将无远弗界,贵国的国父也会在网路上持续被“霸凌”。无罪与定罪,哪一个对星国政府较好?答案已不言而喻。

今年4月17日下午三点15分左右,新加坡国家法院外早已聚集许多国内外媒体,记者们在等待的,是新加坡政府在李光耀死后最大的眼中钉:年仅16岁的少年余澎杉(Amos Yee)。他是新加坡当地一位知名的部落客和Youtuber,他在YouTube上制作许多富有创意的个人作品,也曾在2012年担任电影《孩子不坏》的其中一位演员。但真正让他“成名”的不是这部电影,而是Amos竟然敢在李光耀死后第四天(3月27日),在这个政府高压极权﹑社会氛围普遍保守并视李光耀为国父的新加坡,于他个人的Youtube上传一部名为“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译为《李光耀终于挂了!》)约8分钟半的影片。影片短时间内高达百万以上的点击率,但按dislike的人比like的还多很多,甚至网路上纷纷传出针对Amos的攻击威胁言论,Amos一夕爆红,新加坡许多人认为这个“孩子很坏”。

步出计程车的Amos,神情一派轻松,穿着黑色T恤、卡其短裤、单背双肩包的他,一边吃香蕉一边向媒体挥手,闪光灯不断。他与陪同他前来的父母亲,正前往国家法院,要出席一场审前会议,讨论Amos案件是否继续保释,还是要还押樟宜监狱。但,为何这个时间点法官将Amos与父母亲召回开审前会议呢?

Amos因为《李光耀终于挂了!》这部影片,在3月31日遭起诉三项罪名,第一项是违反新加坡刑法298条中的“伤害宗教感受”,因为他在影片中指李光耀与耶稣都是“表面上富有同情心和善良,但其实都是渴望权力和恶毒的人物”。有趣的是,当Amos因为这部影片被警方逮捕后,最早发起连署行动诉求释放Amos的人,就是一位基督徒。另一项罪名,则是涉及违反刑法292(1)的“散播猥亵图像”,因为他在影片中,放了一张李光耀与柴契尔夫人在交媾的漫画。 阅读更多 »

文宣的目的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5-6-1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6/143262.html

住组屋的一大好处,就是信箱经常可以收到各类政府文宣,对于爱阅读的素素来讲,这是知性和娱乐兼备的一件好事。通过这些四种语文具足的文宣,可以透视撰写者的心态和智力。比如最近网上一个邻居们因焚烧金银纸而吵架的视频,使我想起好几年前接过一份“睦邻”的文宣,劝导组屋居民在焚烧金银纸的时候,要“确保(ensure)”灰烬和味道不会飘到邻居家。素素只能说这名撰写者对于风(巽)和味道的传播完全没有物理常识。至于“确保”二字则把自家代表公权力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而视频中那个发难的邻居,或许就是信了“官方说法”,以为对方没有“确保”灰烬和味道不飘到他家,因此才大发雷霆的,你说害不害人?另,一个时期,老人受骗的案件增加,于是警方就发出文宣,劝导老人“不要和陌生人交谈”,我也觉得挺混账的;他们不管在城市里生活“不要和陌生人交谈”是否可行,里头的逻辑很简单:不要期待我们会去捉罪犯,你们“要和陌生人交谈”,那是咎由自取!

新加坡人的可悲,就是官媒经常在下指导棋,让你接受一些莫名其妙的逻辑,然后引导你怎么去看周围的世界。

傅来兴说:“一个国家和社会是否处在不平等状况中,不能只凭感觉、眼见、表面现象来断定。”——不外是要咬定新加坡具有真正的平等。我觉得他是聪明过头了,因为“一个国家和社会是否处在平等状况中,也不能只凭感觉、眼见、表面现象来断定。”——因为在极权国家,“感觉、眼见、表面现象”都被牢牢控制。

就好比潘国驹说的这些:

杨荣文非常重视“南洋大学的精神”,在南大和新大合并时,他即建议一定要保留南大行政楼,和南大牌坊为国家永久历史建筑物,也提议成立“华裔馆”,并提议出版“全球华人手册”。南洋理工大学欲颁发名誉博士给潘受先生,潘先生起初并不想接受,是在杨荣文耐心规劝下,他才含泪答应接受这项荣誉。杨荣文为了在南大设立“陈六使基金讲座教授”,多次主动向政界及大学校长晓以大义,最终设立了这个以陈六使校主命名的教授名称。

阅读更多 »

牵动新加坡神经的亚投行与克拉运河

leave a comment »

李慧敏(BBC中文网东南亚事务特约记者)    2015-5-21
http://www.bbc.co.uk/zhongwen/simp/world/2015/05/150521_sg_aiib_carat_canal

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在新加坡举行为期三天重要闭门会议。

中泰两国政府官员否认参与共同开发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工程,但此前开凿运河的消息已经引起新加坡媒体与网民的关注,担心运河开通后,新加坡的地位将严重受到威胁。

这周发生了两则关乎新加坡未来命运的“实”与“虚”的新闻,而且都跟中国的倡议项目有关。

“实”的新闻是中国倡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在20日(周三)于新加坡举行为期三天重要闭门会议。

“虚”的新闻则是据中国多家媒体早前所报道的,中泰双方还在会上签署了泰国克拉运河项目合作备忘录。

“实”的新闻已经发生而且正在闭门进行中。在新加坡媒体上发表的评论对于亚投行会议抱持欢迎的态度,认为亚投行的成立对新加坡未来的发展呈现了难得的机遇。有评论也指出亚投行的成立将有利于巩固新加坡为金融中心的地位,甚至认为新加坡应该争取成为银行区域总部。

虽然亚投行的闭门会议听起来也很神秘,并且也一直受到关注,但它所带来的震撼性却不如“子虚乌有”的克拉运河项目来得强。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七十后”看李光耀

leave a comment »

李慧敏    2015年4月5日 第29卷 1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27342893294&docissue=2015-13

李光耀具智慧与眼光、懂得用人及部署国家发展战略,但施政手法过于强硬,使人畏惧。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在二月五日入院,与病魔搏斗四十多天后与世长辞,结束了闪耀的一生。他的逝世牵动了不少新加坡人民的心;但对于这位强人的政治生涯,不少人也开始评述他的功与过。

我在先前发表的一篇网络文章中注意到新加坡民众对李光耀病危消息的两种对立情绪,指出有一部分人毫无保留地表达了感激之情,到他入住的新加坡中央医院献上鲜花与祝语。从报章电视媒体上我们看到群众纷纷吊唁,有些伤心得泪流满面,有些对著他的肖像,双手合十,甚至像虔诚教徒在神像前那样跪拜。

另一网民反应是幸灾乐祸的心态,或者认为新加坡媒体夸大了李光耀的贡献,把李光耀神化了。我在文中也提到,在印象中,民众过去在其他新加坡领袖病危或过世时都不曾表露出如此强烈的不屑与憎恶。

写完那篇文章后,我没拟标题就交了稿。编辑以文章最吸引人的部分下了标题,题为《李光耀最虚弱的时候,不满爆发了》,当然内文就没有那么劲爆。至少,新加坡社会表面上看来一切都很平静。

有人把李光耀捧上天,但李光耀到底真的那么棒吗?有人把李光耀评得一文不值,但他真的很坏吗?其实那得看拿他跟谁相比,也要看是以什么样的角度来看待他。对他的政敌来说,他应该是罪孽深重的大恶人,但对于我一个普通市民而言,其实得知他逝世的消息,我心里百感交集。对人民来说他算不上是暴君,但施政手法上过于强硬,使人畏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 2015 at 5:1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