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加坡民主党

陈清木会是“狮城敦马”?

leave a comment »

陈文坪|    2019-1-21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90121/陈清木会是“狮城敦马”?/

新加坡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医生宣布成立新政党,组织名称为“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对民主社会来说,结社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自由权利,至此,新加坡也多了个党派,应该给予赞许。

不过,一个新政党的成立,并不意味着真正能为人民带来什么样的改变,有时也只是昙花一现,过后也就没没无闻了;革新党成立时也是特别受到关注,但不久后,一些党要与党领导人也因理念不合而退党,影响反对党的声誉。

陈清木今年79岁,毕业于新加坡大学医学系,是前新加坡人民行动党议员,当选多届国会议员,深受选民的支持;2011年5月,参选第七任总统选举,在四角战中最终以0.34个百分点的微差败给前副总理陈庆炎。

自从落选总统后的多年以来,陈清木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媒体的关注。媒体曾报道,他时而与反对党喝茶,时而与一些“重要人士”不期而遇吃早餐,让他的声名不时出现在媒体上,新加坡人民也乐见有这样的人物受媒体追捧。

特别是2018年5月9日大马大选后,希望联盟一夜间翻身为执政联盟,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愿望,实现了变天。

5•09刺激狮城反对党

这一点,狮城反对党也受到刺激,多个反对党也蠢蠢欲动,酝酿如何向敦马哈迪医生取经;更重要的是寻找狮城的“敦马”,谁能胜任如“敦马”这样的人选?带领反对党向前跨进一步。

新加坡民主党于2018年7月28日举办午餐聚会,成功促成本土7个反对党聚首,他们是民主党、人民力量党、民主进步党、革新党、国民团结党、国人为先党和待注册的人民之声,他们都表达了组成更强大联盟的合作意愿,同时推举陈清木医生成为领军人物,迎战来届选举。

现在,陈清木宣布自己将成立新加坡前进党,过后肯定与其他反对党组成联盟,如同马来西亚的希望联盟,在来届大选挑战与击败执政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部分反对党愿意同陈清木合作 分析家:不能上演“独角戏”

leave a comment »

8视界新闻     2019-1-20
https://www.8world.com/news/singapore/article/tan-cheng-bock-new-party-reax-389851

陈清木。

陈清木(图:今日报)

在人民行动党前国会议员陈清木宣布成立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后,至少五个反对党已经表达意愿,有兴趣与他合作,或对组成联盟持开放态度。分析家认为,若要这个新党获得人们信任且长久,陈清木必须拥有强大的团队,不能自己上演“独角戏”。

《今日报》报道,这五个党包括新加坡民主党、国人为先党、国民团结党、革新党和新加坡民主联盟。其中除了民主联盟外,其他四党都出席了去年7月的工作午餐会,当时七个反对党讨论组成反对党联盟的可能性,而陈清木则受邀领军该联盟。

不过他们表示,陈清木在上次见面后并没有再和他们联络。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受访时,恭喜陈清木再度参与选举政治,“这次是和反对党一起”。他期待见到前进党的成立,并和陈清木合作,加强反对党势力。

而国人为先党秘书长陈如斯说,该党希望和陈清木合作,“我们会在他的申请被批准后再谈”。

除了上述政党外,我国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反对党工人党受询时表示,不予置评。

人民力量党主席吴明盛则表示,如果陈清木有意组成联盟,将等待他伸出橄榄枝。

陈清木在这个星期三(16日)宣布重返政坛,并已向社团注册局申请成立新政党。陈清木前天(18日)在Facebook贴文说,他和他的团队希望前进党能成为国会的另一把声音。

在适当的时候,随着党和候选人越趋成熟,我们准备治理国家。与此同时,我们将先和认同我们的国家政治信念的人合作,无论他们是政党还是个人。


社团注册局发言人表示,平均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来处理申请。
阅读更多 »

覃炳鑫掀国家主权争议与政府玩猫抓老鼠,漫画家刘敬贤称见马哈迪“太天真”

with 3 comments

红蚂蚁/沈泽玮    2018-8-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903-1890

异见人士批评政府不重视民主自由人权,批评政府政策失误或者是替弱势群体发声,这些行为在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是必须受到肯定的。但一旦打出“主权牌”、触碰到国家主权红线,被看作是“勾结外国势力”时,那所有为争取民主自由人权所做的努力也就白费了。用膝盖想也知道,“主权牌”在新加坡会有市场吗?

左起:尚穆根、覃炳鑫、谢健平。行动党两位议员过去两天先后向覃炳鑫施压,要他就国家主权立场表态。(郭跃男制图)

面对行动党议员的“逼供”,历史研究员覃炳鑫终于打破沉默,今早针对他在面簿上掀起的“主权争议”做回应。

不过,他并没有针对“新加坡是不是马来西亚一部分”的命题做回应,而只是强调他“爱国爱民”,任何关于他背叛国家的想法是“荒谬且毫无根据的”。

覃炳鑫玩“主权牌”?

覃炳鑫上次在假新闻听证会上和尚穆根过招六小时,相信已经是成了被政府盯上的“坏小孩”。这一次,“坏小孩”看来又要让政府很头疼了。

话说,覃炳鑫和马国首相马哈迪会面之后,接连高调在面簿上发文,甚至在主权议题上打擦边球。他8月31日发文祝前马来亚联邦“独立日快乐”,也祝新加坡人“非正式的独立日快乐”。

红蚂蚁智商一般,不太看懂覃炳鑫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新加坡是前马来亚联邦的一部分吗?那指的是“过去式”,不是“进行式”吧?

政府出动“狙击手”逼迫覃炳鑫等人表态

国家主权议题不容半点含糊,政府出动一个较为低调的国会议员当“狙击手””,逼迫覃炳鑫表态。

马林百列集选区议员、国会特选委员会代主席谢健平9月1日发文说:“我很意外覃博士和他的支持者会宣称新加坡为马来西亚(或马来亚)的一部分。可能因为如此,他认为让马来西亚现任首相来干预我国的国事是可容许的。”谢健平还说:“在我看来,覃炳鑫很明显的是对新加坡不安好心。”

显然的,行动党政府刻意把覃炳鑫那番话理解为“进行式”,是现在、是当下,刻意以激将法逼迫覃炳鑫把话说清楚。注意,谢健平在发文还补上这么一句,“有意思的是,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竟然和覃炳鑫扯在一块。”很明显的,官方也要逼韩俐颖、范国瀚和刘敬贤表态。

谢健平扩大战线 成一大败笔

这一场“敲打”看似进行顺利,但坏就坏在,谢健平没有把攻击火力集中在覃炳鑫身上,反而去扩大战线,把另一位异见人士张素兰和民主党给拖下水,模糊了焦点。

谢健平指张素兰在时评网站的留言中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然后把覃炳鑫、张素兰和民主党全部打包成一个统一战线的敌人一起打,结果打人不成反被打,今天在面簿上向张素兰道歉。这也让人又想起我们那个高高在上的威权政府无所不包,连骂人也要“全包”下来骂,网民看了肯定要给异见人士送上同情分。

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反驳谢健平

9月2日,新加坡民主党在面簿澄清覃炳鑫和张素兰都不是民主党党员。

同日,韩俐颖和张素兰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

韩俐颖谢建平张素兰.jpg

韩俐颖(左一)和张素兰(右一)同声对谢健平的言论表达不满。(郭跃男制图)

张素兰指身为对抗网络假信息国会特选委员会成员,谢健平不应作出这类“不负责任、煽动仇恨”的言论,并要求他删文。张素兰也在面簿上强调自己不是民主党党员,然后反驳谢健平说,当她说新加坡是马来亚的一部分时,那个语境是放在视频中的英属马来亚时期,并指责谢健平将她的话断章取义。

韩俐颖则在面簿称,谢健平的贴文引起网民对他们的鞭挞,甚至因此收到死亡恐吓。她指谢健平的言论“毫无根据”,并要求他撤除贴文。阅读全文»

民主党提替代方案 吁公共住宅政策非营利

with 2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民主党提替代方案 吁公共住宅政策非营利

“李总理国庆群众大会的宣布,远离有根据和仔细的研究考量,让人想起他曾告诉选民公共组屋会增值的假说。这种虚假和不负责任地主张,使新加坡陷入当前庞大的住房和财务问题。”

针对李显龙在本周日提到的数项房屋政策,新加坡民主党于今日撰文抨击,与其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人民行动党还在天花乱坠想尽办法争取选票,罔顾国家未来前景堪虑。

文告质疑,如果房子在3、40年后价值归零,住户是否愿意掏钱来翻新即将会贬值的房子?

对于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该党认为,假设组屋在进行第二次翻新之后10年,就让住户投票决定是否提早出售给政府,似乎不符逻辑,也浪费公共资源。

“出售组屋给政府重建的住户,政府又能赔偿多少?赔偿的款项又从何而来呢?”

文告也提醒,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诱使卖主想从赔偿中获利,同样地,VERS是否也促使人们透过售卖旧组屋套利?

高赔额推高房价

“为安抚住户对99年屋契到期屋价归零的不满,政府在该政策必然提供富吸引力的赔额,然而高赔偿额也将推高转售组屋的价格。”

结果,更多买家掏空他们的公积金来偿还组屋。更何况退休长者,会因为用公积金偿还组屋贷款,影响退休积蓄。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4, 2018 at 9:34 下午

本地七反对党有意成立反对党联盟 分析师:我国政局与马国不同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8-5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805-sg-opposition/4094852.html

本地七个反对党正探讨成立反对党联盟,并有意邀请曾参选总统的前人民行动党议员陈清木医生来带领成立此联盟。不少分析师对此发表看法,并指出,我国不能以马来西亚大选结果为标准,因为两国的政局截然不同。

据《今日报》报道,有鉴于近来马来西亚大选中,执政61年的国阵败下阵来,我国不少反对党党员志在通过成立联盟,在下一届大选中组成下一届政府。

反对党国民团结党主席林鼎在社交媒体Facebook发表贴文表示:“现在的风向变了,在过去两年内在各国都可看见。那些认为发生在西方国家和马来西亚的事不会发生在我国的人,都是近视眼,不愿接受事实。”

马来西亚大选结果成为我国反对党有意成立反对党联盟的动力,使他们相信我国也可能有变天的那一天。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曾表示,希望联盟的胜利可能会对新加坡有影响,而他认为“新加坡人民和马来西亚人民一样,对从独立以来就是同一个政府执政感到厌倦。”

(照片:AFP)

对此,不少政治观察家和分析师指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政治情况截然不同。

悦榕控股执行主席何光平表示,虽然两国之间有一些共同点,但若是因此认为我国人民行动党会和马来西亚国阵有相同的命运,那将会是“愚蠢的错误”。他也指出,两国最大也是最致命的区别就是,前马来西亚政府的“猖狂”贪污。 阅读更多 »

七反对党聚首有望组联盟 推举陈清木当“盟主”

with 2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30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七反对党聚首有望组联盟 推举陈清木当“盟主”/

我现已78高龄,引导这团队为国服务的时光或许有限,但这是眼前的一线机遇,是“乌巴(ubah,即马来语“改变”)”的时机,我愿在我有生之年,将我生平从政的经验传承给下一代。

——陈清木

新加坡民主党于两日前(28日)举办午餐聚会,成功促成本土七个反对党聚首,有望组成联盟,同时推举陈清木医生成为领军人物,迎战来届选举。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相信,陈清木丰富经验和领导能力可担“盟主”大任。

陈清木则提出条件,反对党必须以国家为先,一旦决定,就应以团队共进退。

包括民主党、人民力量党、民主进步党、革新党、国民团结党、国人为先党和待注册的人民之声,七个反对势力聚首,表达了组成更强大联盟的合作意愿。

陈清木在个人脸书留言,作为观察者受邀出席该聚会,认为上述七大政党的共同点是,虽然在议会中未有席位,但是在过去十年里都是政治老兵,他们对于自己的缺点和抱负都能坦率讨论。

“他们提议组成反对党联盟并推举我当领导。他们知道在上届选举做得不够好,并寻求我的建议。我告诉他们,像更上一层楼,新加坡人的权益必须优先于政党的利益。”

但他补充,这些政党也是相信自己能最好地捍卫人民权益,而在上届选举参选。他说,为了国家大义,一些领袖或许也可能退居幕后。

早前有评论员嘲讽,七政党里都是“三、四、五流”的政治人物,陈清木参与将玷污自身的名誉。后者不忘反击,有关评论员是以何种标准来衡量。“我认识的这些人,例如保罗淡马亚,作为一流君子和一名医生,时刻忧国忧民,很难去标签他。” 阅读更多 »

淡马亚人物专访——倡议多党多元声音 “一党独大如恐龙般将灭绝”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2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淡马亚人物专访——倡议多党多元声音“一党独大如恐龙般将灭绝”

淡马亚表示,历史已经向大家证明:例如墨西哥、台湾,到邻国马来西亚,都显示一党独大的政局不可能长治久安,一党专政会如同恐龙一般灭绝。

民主党主席淡马亚认为,要为民众提供可负担的医疗福利,新加坡应该回归更为公平、进步的税务系统。目前,外资或投资者,在狮城都不需缴遗产税、不需缴资产利得税、也不需缴股息税,定期存款利息也免税。

他不认为在这些事项征税,会减少新加坡作为金融管理枢纽的竞争力,因为我们有卓越人才和完善基础设施,外资在这里投资,或资金寄存于此,即使要求他们多付些代价,并不会让他们感到不满。

另一个淡马亚关注的课题,就是我国公共住房政策已经偏离宗旨。居住本是基本人权,结果政府推出资产增值政策,组屋变成了增加财富和投机的工具。

“应该鼓励民众如果有余钱,比较适合投资在私人房地产,现有的组屋增值说法是误导民众。”

他说,国家发展部也承认了组屋屋契的限制(屋契到期价值归零,且只有4%组屋能获选参与重建计划),他认为,政府最终必须面对和解决这问题,这可是个政治计时炸弹,可能他们会延长将到期的屋契。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