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加坡民主党

本地七反对党有意成立反对党联盟 分析师:我国政局与马国不同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8-5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805-sg-opposition/4094852.html

本地七个反对党正探讨成立反对党联盟,并有意邀请曾参选总统的前人民行动党议员陈清木医生来带领成立此联盟。不少分析师对此发表看法,并指出,我国不能以马来西亚大选结果为标准,因为两国的政局截然不同。

据《今日报》报道,有鉴于近来马来西亚大选中,执政61年的国阵败下阵来,我国不少反对党党员志在通过成立联盟,在下一届大选中组成下一届政府。

反对党国民团结党主席林鼎在社交媒体Facebook发表贴文表示:“现在的风向变了,在过去两年内在各国都可看见。那些认为发生在西方国家和马来西亚的事不会发生在我国的人,都是近视眼,不愿接受事实。”

马来西亚大选结果成为我国反对党有意成立反对党联盟的动力,使他们相信我国也可能有变天的那一天。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曾表示,希望联盟的胜利可能会对新加坡有影响,而他认为“新加坡人民和马来西亚人民一样,对从独立以来就是同一个政府执政感到厌倦。”

(照片:AFP)

对此,不少政治观察家和分析师指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政治情况截然不同。

悦榕控股执行主席何光平表示,虽然两国之间有一些共同点,但若是因此认为我国人民行动党会和马来西亚国阵有相同的命运,那将会是“愚蠢的错误”。他也指出,两国最大也是最致命的区别就是,前马来西亚政府的“猖狂”贪污。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七反对党聚首有望组联盟 推举陈清木当“盟主”

with 2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30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七反对党聚首有望组联盟 推举陈清木当“盟主”/

我现已78高龄,引导这团队为国服务的时光或许有限,但这是眼前的一线机遇,是“乌巴(ubah,即马来语“改变”)”的时机,我愿在我有生之年,将我生平从政的经验传承给下一代。

——陈清木

新加坡民主党于两日前(28日)举办午餐聚会,成功促成本土七个反对党聚首,有望组成联盟,同时推举陈清木医生成为领军人物,迎战来届选举。

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相信,陈清木丰富经验和领导能力可担“盟主”大任。

陈清木则提出条件,反对党必须以国家为先,一旦决定,就应以团队共进退。

包括民主党、人民力量党、民主进步党、革新党、国民团结党、国人为先党和待注册的人民之声,七个反对势力聚首,表达了组成更强大联盟的合作意愿。

陈清木在个人脸书留言,作为观察者受邀出席该聚会,认为上述七大政党的共同点是,虽然在议会中未有席位,但是在过去十年里都是政治老兵,他们对于自己的缺点和抱负都能坦率讨论。

“他们提议组成反对党联盟并推举我当领导。他们知道在上届选举做得不够好,并寻求我的建议。我告诉他们,像更上一层楼,新加坡人的权益必须优先于政党的利益。”

但他补充,这些政党也是相信自己能最好地捍卫人民权益,而在上届选举参选。他说,为了国家大义,一些领袖或许也可能退居幕后。

早前有评论员嘲讽,七政党里都是“三、四、五流”的政治人物,陈清木参与将玷污自身的名誉。后者不忘反击,有关评论员是以何种标准来衡量。“我认识的这些人,例如保罗淡马亚,作为一流君子和一名医生,时刻忧国忧民,很难去标签他。” 阅读更多 »

淡马亚人物专访——倡议多党多元声音 “一党独大如恐龙般将灭绝”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26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淡马亚人物专访——倡议多党多元声音“一党独大如恐龙般将灭绝”

淡马亚表示,历史已经向大家证明:例如墨西哥、台湾,到邻国马来西亚,都显示一党独大的政局不可能长治久安,一党专政会如同恐龙一般灭绝。

民主党主席淡马亚认为,要为民众提供可负担的医疗福利,新加坡应该回归更为公平、进步的税务系统。目前,外资或投资者,在狮城都不需缴遗产税、不需缴资产利得税、也不需缴股息税,定期存款利息也免税。

他不认为在这些事项征税,会减少新加坡作为金融管理枢纽的竞争力,因为我们有卓越人才和完善基础设施,外资在这里投资,或资金寄存于此,即使要求他们多付些代价,并不会让他们感到不满。

另一个淡马亚关注的课题,就是我国公共住房政策已经偏离宗旨。居住本是基本人权,结果政府推出资产增值政策,组屋变成了增加财富和投机的工具。

“应该鼓励民众如果有余钱,比较适合投资在私人房地产,现有的组屋增值说法是误导民众。”

他说,国家发展部也承认了组屋屋契的限制(屋契到期价值归零,且只有4%组屋能获选参与重建计划),他认为,政府最终必须面对和解决这问题,这可是个政治计时炸弹,可能他们会延长将到期的屋契。 阅读更多 »

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翻译    2018-7-2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淡马亚强调在民主社会里,没有人应该为了支持或说出异议,就要担心失去工作,公民发言应视作很自然的人权,而不是勇敢行为。

从医生、社运份子到民主党主席 淡马亚展望狮城民主前景

于去年9月接任民主党主席的淡马亚医生(Paul Tambyah),日前接受《亚洲新闻台》记者巴拉蒂专访,针对医疗课题、反对党和公民社会、人权等社会议题侃侃而谈,认为虽然眼前荆棘满途,但乐观看待狮城民主社会发展,深信一党独大终会迎来终结。

淡马亚医生是国立大学医学教授,也是国大医院传染病学部高级顾问。有着传染病学研究专业背景,引导他投入社会运动,参与新加坡爱之病行动小组(Action For AIDS),与其他社运份子一起,尝试减少对艾滋病的偏见和歧视。

他的政治觉醒也是从此过程而来。他发现,新加坡人只要对某事拥有强烈信念,据理力争足以影响政府决策。随后,淡马亚对社运更加投入,包括创办了人权倡议组织“尊严”“MARUAH”。

但他体认到,公民社会可以针对各种议题发声,但是操纵杆仍掌握在政府手上,要想作出有影响力的改变,“诚如前总理吴作栋所言,你必须参与政党政治。”

这是当前在我国情境下能做的,即使淡马亚不完全认同。他对比国外扮演更显着角色的社运份子,他们不阻碍且鼓励公民社会成长,甚至获得政府拨款,和政府相互拉锯,但却获得平等尊重。

阅读更多 »

“公民抗命”的深层思考

with one comment

黄伟曼      2018-3-13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即使是“水土不服”,或是“不合时宜”,“公民抗命”在任何社会是否仍然有其存在意义?我们是否能跳脱“合不合法”的思维模式,以更哲学的方式探讨“公民抗命”的理论和实践,以此在崭新的社会组织结构中,寻求支持或反对它的更好理由?

不合作运动的身体力行者印度圣雄甘地。

“公民抗命”的一般认知

在新加坡,很多人对公民不服从的概念没有太多认识,更多人则可能觉得那与自己无关,只要自己守法就好,不需要懂。在新加坡,很多人也应该不认识范国瀚。

若在网上搜索有关公民社会运动人士范国瀚(Jolovan Wham)的消息,会立即出现一张七名男女戴着眼罩,并排站在地铁车厢内的照片。他们手上拿着《1987年:新加坡马克思主义阴谋30年后》(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这本刚在今年出版的书籍,七人据知一度也翻开书本坐在车厢内阅读,针对30年前“光谱行动”(Operation Spectrum)这起大规模逮捕事件进行无声抗议;在一些地方,民众也许很轻易地就会把这类行为归为某种表演艺术,但在这里,艺术与政治总一线之差,看到这样的照片,许多新加坡人恐怕政治敏感神经马上被挑起,第一时间就会问:“这合法吗?”

当然,“合不合法”是最直接也是合理的问题,只不过套在“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这课题上时,若只局限于这层讨论就不够全面了。然而,人民的反应却也几乎是反射性的,记得较早前在面簿个人页面分享一篇芳林公园静坐抗议的消息,朋友圈里马上有人留言问“合不合法”的问题,可见即使是面对公园演说角落这种特设的“安全空间”,大家对于言论与行为的自由表达还是抱着忐忑与不确定的心情。

在地铁车厢无声抗议行动中,范国瀚是七名参与者之一。11月29日,范国瀚因多次在无准证情况下举办集会,在公共秩序法令下被控。警方在文告中形容他“屡次公然无视法律”,并列举他至今举办非法集会的事例。这包括2017年7月13日,在面簿上召集众人参加樟宜监狱中心外的一场烛光晚会,以及2016年11月26日,召开室内公共集会,邀请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等海外人士担任主讲者一事。

另一边厢,香港《南华早报》在起诉事件后随即做了跟进报道,以耸动的标题给范国瀚贴上“徐顺全二号”的标签,探讨他会不会是继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领导人徐顺全后“另一根必须被拔起的刺”,以显示新加坡法律对公民不服从行为的不容忍,以儆效尤。 阅读更多 »

佘雪玲之后,工人党还需要什么?

leave a comment »

任千里      2017-12-12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12-925

反对党需要的是理念。那个理念的论述就是:“为什么健康正常的政治需要足够强大的反对党?”

2011年大选时,佘雪玲代表国民团结党(NSP)出战马林百列集选区,收获极高的人气。(联合晚报)

过去一周,本地少了比较严重的地铁故障新闻,媒体淡静不少。但是淡出鸟来的政坛却因为一位清秀佳人的动静,引起一阵小小骚动。

“佘雪玲旋风”引发各种联想

2011年在国民团结党旗下参选马林百列集选区的佘雪玲,被《海峡时报》指出她参加了工人党的基层走访活动,在东海岸集选区出现。虽然离开下届大选还有两三年,但当年的“佘雪玲旋风”有如武侠小说的江湖传奇,很快引起人们的各种联想,报纸纷纷跟进,网上的反对党支持者更是一片小沸腾,好像她计算选票已经领先一样。

但根据报道,佘雪玲还没有加入工人党,只是以义工名义出现。她上届2015年大选期间也被广泛关注是否参加某个反对党出征,结果是她自己选择留在场外。未来两三年,擅长创造人气的她要如何选择,如何进一步营造自己的形象,想必仍然受人关注。

“建设性反对党”理论愈发欠说服力

过去几年,工人党备受打击,除了持续不断的市镇会风波,党和党员的形象也越来越受批评,甚至让支持者感到失望,包括对待社会上异议人士的处境,社会大众关注的各种课题,工人党竟然在很多时候都选择沉默以对。

工人党党魁刘程强。(联合早报)

作为唯一在国会占有议席的在野党,工人党近年来开始受到包括支持者在内——据说党内也有不满意见--的批评。过去刘程强所高举的“建设性反对党”“副驾驶”理论,出现越来越缺乏说服力的迹象。

工人党不相信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

这一低调而试图保持沉稳、甚至等于表态只要做老二的路线,过去几年并没有获得执政党的相对认可。从市镇会风波延续数年可以看出,执政党至今为止,秉持的其实是李光耀时代“没有义务扶持反对党”的理念,对任何可能茁壮的苗头都不给予机会。这在民主政治上,只要手段合法,大致就没有话说,能抗议的只是是否违背民主自由的普世原则。问题就在于,挨打的工人党连这一套普世原则都不去强调,不去争取民众的认同,真奇哉怪也,莫非连他们自己也不怎么相信普世原则?

在很多支持者看来,工人党在民意相对比较成熟也敢于突破(或者“叛逆”?)的东部地区过关斩将,既有多年耕耘的因素,也有天时地利人和的运气。而其实长期观察就知道,工人党20年来对于民主人权和法制等课题的表现,是严重的营养不良。阅读全文»

地铁列车发生碰撞 多个反对党要求彻查事故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6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16-sg-oppparty-mrt/3886010.html

两列地铁在裕群站碰撞。(照片:Koh Mui Fong/TODAY)

我国地铁东西线列车昨天发生碰撞,多个反对党要求彻查以避免类似事故重演。

新加坡民主党:要彻底与独立调查

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昨天(15日)在该党Facebook专页上指出,当局最起码应该要对碰撞事件展开彻底与独立的调查,然而此事不能在许部长指责地铁公司SMRT职员并找他们当替罪羊就草草了结。

贴文说,许文远必须把这项工作交给有领导能力的人,这样才能在发生更严重事故以前解决我国地铁系统的困境。

民主党昨天也在官网发表文章,表示在上个月7日发生地铁隧道淹水之后,该党就呼吁许文远下台,因为已经很明显他没有能力解决困扰SMRT的问题。

文章说:“在裕群地铁站发生列车碰撞之后,新加坡民主党再次呼吁许先生辞职。”

文章指出,许部长把隧道积水事件归咎到SMRT一小群独立的维修人员身上,对他们采取纪律行动并削减他们的花红。

许部长也在14日的首个“公共交通工作者感谢日”表示,SMRT的一小撮害群之马否定了其他SMRT员工的贡献,并让其他交通工友蒙羞。

文章声称:“列车碰撞事故明显点出,SMRT的问题并不局限于一小撮职员。以许先生为首的管理团队出现了系统性的失效。”

民主党表示,从许部长开始的领导层一定要为这最新一起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故负起责任。地铁系统普遍存在的持续性故障是我国公共交通系统领导力欠佳的又一个迹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6, 2017 at 10:3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