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加坡民主党

新加坡应公开讨论其家族政治问题

leave a comment »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      译者:隆祥     2017-7-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26

李显龙与家族成员的纷争要私下解决,这将让新加坡错失一个良机。对家族的政治作用展开公开讨论有助于国家进步。

眼下看来,审慎似乎占了上风——但新加坡经历了一个痛苦、混乱的公共时刻。新加坡开国领导人李光耀(Lee Kuan Yew)之子、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的行为,受到了自己同胞手足的质疑,由此引出了最重纪律和规矩的新加坡政治中一个最敏感的问题。

李显龙的弟弟和妹妹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李显龙拒绝按照父亲遗愿,拆除父亲故居,反映了他“对权力和个人声望的追求”,并指李显龙有扶植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在奉行精英治理的新加坡,一个家族王朝正在形成——这一说法从李氏家族内部曝出更加具有爆炸性,且让人很难置之不理。由此带来的问题,在正常情况下将立即引发诉讼,正如李显龙在议会中承认的那样。但他表示,自己不会起诉弟弟和妹妹,因为这将“进一步破坏我父母的名声”,并称他们的指责毫无根据,不值得由调查法庭或议会委员会进行调查。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回应称,如果此类指控可以让一个普通公民走上法庭,那就应该举行一场适当的听证。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0, 2017 at 2:57 下午

李光耀故居风波重挫李显龙威信

leave a comment »

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7月2日第31卷2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8105053161&docissue=2017-26

李光耀故居处置风波继续延烧,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因“家事变国事”而向国民道歉,并宣布在国会就此事接受议员质询,期望消除疑问,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但舆论质疑,国会交代仍未能理清是非和化解争议。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如何处置引发的风波没有歇息之兆,反而转入另一阶段。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结束度假之后,六月十九日透过视频向全国表达道歉之意,为自己家事影响新加坡名声表达不安。他同时宣布要在七月三日的国会公开让议员就此事所涉及的政府相关课题,包括被弟妹指责为滥用权力等,接受质询,他表示将解除党鞭约束,允许党内议员自由提问发言,同时欢迎非选取议员和反对党议员“毫不保留地”向他和部长提问。

李显龙希望藉由国会一场“彻底和公开的辩论与问责,能够消除事件所带来的疑问,并且加强公众对体制和政府系统的信心”。然而随即有人指出,他这是学自父亲李光耀的招数。李光耀和李显龙在一九九六年由于买房获得折扣事件,引发街谈巷议,一连三天在国会交代,接受议员质询,最终获得议员信任,父子并且将约百万新元的折扣款捐出给慈善。

舆论质疑李显龙这一决定的是,以国会绝大多数是同党议员的情况,哪里会有人敢针对他弟弟李显扬关于他滥权和公器私用,乃至私人律师晋升总检察长的指控,做出追根究底的强烈质问?其次,国会提问没有法律惩处的效力,就算回答不足以使人信服,又能如何?

多个分析人士在网上指出,李显龙此举旨在对公众和国际社会交代政府行为,并不在于理清自己的程序或政治责任。党内老将、有意参选今年总统却因修宪而失去机会的陈清木直接表示:“国会不是解决家庭纠纷的正确地方。家庭纠纷应该在法庭解决。国会里的议员无从得知细节,只能听总理的一面之词。”诉诸法庭也是李显扬稍早提出的挑战,引起网民关注。此举在气势上占了极大优势,许多网民因他看似不惧司法的偏袒而更相信他。很多人指出,国会交代无助于化解争议,更无助于理清是非,因为纠纷的另一造李显龙的妹妹李玮玲和弟弟李显扬无法参与。 阅读更多 »

李家家事升级为新加坡国会大辩论,反对党7问李显龙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眼    2017-6-20
http://www.yan.sg/fanduidang7wenlixianglong/

昨天,李显龙总理在道歉视频中,“吁请议员,包括非人民行动党议员,对此次争议务必追根究底,在国会毫不保留地向我和我的部长提问。”

于是,就在今天,新加坡最主要的反对党:工人党今天发布声明,抛出了对于李总理“家庭纠纷”的一系列问题。工人党指出,关于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家事留给李家自己处理,或是上法庭解决,他们只关心权力是否如指责中那样被滥用,是否会伤害人民对于新加坡的信心,以及政府的威信。

工人党议员、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主席毕丹星:想询问总理,政府会否同意成立一个特别特选委员会(Special Select Committee),让由不同政党议员组成的委员公开听审,同时现场向公众直播,以便调查李总理弟弟和妹妹指李总理滥权的指控,也让指控者有机会在国会提呈所有相关证据。

新加坡工人党主席林瑞莲:想询问总理(a)政府有何措施约束部长及高级公务员,不让他们参与自己有个人或经济利益的讨论或决策?制度上如何保证?(b)对于李光耀的遗产和资产,政府和总检察署是否认为与内阁阁员产生或可能产生利益冲突?(c)这些利益冲突或潜在的利益冲突如何处理?

后港单选区议员方荣发:想问总理,(a)政府有无明确的规定或者制度,能让部长和次长们的家属,不滥用自己的身份,在超出他们专业的领域里接触,影响,命令高级公务员们?(b)这类规定或制度是以什么频率和形式传达到公共服务和他们的家属们?(c)如果有证据证明权力被滥用,应采取什么法律制裁? 阅读更多 »

新工作机会继续给了外来人士,职业库如何有效协助国人?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10-28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6

林瑞生

人力部长林瑞生10月10日在国会里提出建议,“把现有的职业库转换为一站式以及不间断运作的网上求职市场”,以应付日益上扬的失业率。

新网站究竟能够如何安抚面对裁员不断、新就业机会疲弱的新加坡人?目前的国内求职市场正陷入僧多粥少的窘境。

截至6月为止,有超过6万名新加坡人处于失业状态——从去年3月的5万名激增到6万名。(实际的失业人数不只6万人,因为更多的新加坡人已放弃寻找新的工作,所以并没有计算在失业人口的数据内。)

相较2015年的总就业率增长达到32,300份工作,目前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本地人(包括永久居民)只占32,300份工作之中的2%(700份工作),其余的98%(31,600)的工作都归外籍人士。 阅读更多 »

勿视民脂民膏为理所当然,应解决武吉班让轻轨系统问题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民主党    2016-10-16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5

考虑停用武吉班让轻轨系统的建议,是现任政府萎靡不振、缺乏方向的典型做法。

无法跳出现有的思想框框寻求实际的解决方案,人民行动党只能选择浪费公款,舍弃耗资将近三亿元建造的交通系统。

由陆交局管辖的SMRT则借故说武吉班让轻轨系统已接近20年产品生命周期的尾声,所以理应舍弃不用。

这是违背常理的做法。实际上,世界各地拥有比武吉班让系统更旧的列车系统。其中一些甚至是早在19世纪时期建造,早期运作时还使用蒸汽机拉动木制车厢。

然而,它们的列车继续运作至今,因为富有创新精神的人们不断地改造并改善列车系统。这些地方的人们对工作秉持着精益求精的精神,而这正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领导显然所欠缺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8, 2016 at 12:09 下午

民选总统与非选区议员、官委议员等计划实质偏离民主改革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10-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4

政府目前正在检讨宪法,为少数民族当选总统铺路。只有极度天真的人才看不出这一举动的背后目的——那就是为了确保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能登上总统宝座。民选总统制已演变成一场影响深远的政治闹剧。

政府在1993年提出民选总统法案时,曾预言我们的体制将变为一个有更多监督和制衡,更民主的体制

当时的总理吴作栋甚至说道:“政府推出这项法案,实际上是在削减自己的权力。一旦修改议案生效之后,政府的一些权力将受到制衡。”

说得如此堂而皇之,事实却并非如此。相反的,许多人认为政府的这一举动是李光耀先生监督新任总理吴作栋先生所做出的动作。民选总统制度推出后,已故总统王鼎昌在1993年至1999年之间担任新加坡的民选总统。

王先生对吴先生当时的话信以为真,误以为民选总统是为了制衡政府的权力而制定的。王先生当选总统期间,发生了一件街头巷尾皆知的事,那就是王总统要求掌握国家账目的数据时,被告知有关资料需要耗费52个人力年。王先生在他总统任期届满时,曾公开抱怨他与政府的“一堆问题”。他也宣布届满后不寻求连任。

这也正好,因为吴先生透露政府无法支持王先生要求连任。结果是由纳丹接任总统职位。

在卸任之前,王先生其实已向公众表明,一些内阁部长和公务员把他的职位视为一种“麻烦”,而且政府也表明了,在动用国家储备金应对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时根本不需要获得他的批准。 阅读更多 »

与其带头支持奥巴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李总理应该帮助新加坡工友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8-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0

总理李显龙目前在美国进行官式访问,吁请美国核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一项由美国总统奥巴马所倡议并秘密进行的自由贸易举措。在许多人眼里,这是一项由大型跨国企业一手拟定的计划,目的是为了提高利润而进一步剥削劳动力和天然资源。

这造成收入不均的问题继续恶化,进而威胁全球金融与社会稳定。全球人口1%的巨富所拥有的财富相等于其余人口的财富总和。

基于这些理由,全球人口中的各个阶层人士强烈地反对自由贸易协定。

2003年,在前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 (George W Bush) 与当时的我国总理吴作栋任期期间,新加坡与美国签署了美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 (US-Singapore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USSFTA) 的一项协定。

这造成新加坡贫富差距的问题日益严重。亿万富翁蜂拥至新加坡,给本地人造成物价上涨的局面。这也同时迫使我们开放移民条例,引入了大量的外来人进入我们的经济体。这间接地压低了新加坡人的工资。

美新自由贸易协定 (USSFTA) 的商定是为服务企业而不是为服务工友的。综合采购计划 (Integrated Sourcing Initiative,简称ISI) 这项鲜为人知的计划便是最好的证明。在这个计划下,印尼所生产的电子组件和医疗仪器可以被归类为新加坡的制造品。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