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加坡精英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大使笔战《环球时报》,与新国精英的态度

with 2 comments

沈旭晖(香港国际关系学者)     2016-10-18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18-opinion-simonshen-singapore/

新加坡媒体朋友私下说,收到不少“热心华人读者”大骂新加坡立场的短讯、投稿,这在新加坡立国以来,几乎前所未见。

沈旭晖:新加坡精英最担心的反而是一个潜在问题:中国移民新加坡的人口越来越多,他们会不会有天公然和政府唱对台?摄:EPA via Imagine China

不久前,新加坡和中国在半官方渠道,爆发了一场笔战,参与者是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以及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 (Stanley Loh)。二人通过纸媒、官方声明、互联网微博等隔空笔战四回合,激烈程度近年罕有。

虽然中国官方立场一直是“《环球时报》不代表我”,但也一直依靠《环球时报》测试风向,和满足国内民粹要求。加上好些细节要是没有官方披露,“报人”不可能获取,所以新加坡朋友普遍认定,中国在背后发功无疑。

中新地缘利益的矛盾

这场笔战的爆发,突显了两国在今日地缘政治的重重矛盾。新加坡一直被视作东盟大脑,尽管自身不涉及南海领土争端,但四个与中国存在纠纷的当事国都是东盟成员,新加坡作为东盟核心,自不能置身事外。加上南海是连接亚太的重要海上枢纽,新加坡以外贸立国,海上运输线即是其生命线,一旦南海被中国一国主宰,也不符合新加坡利益。

早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时,高调呼吁美国投入更多资源,以实践“重返亚太”承诺,这和李光耀晚年对美国的循循告诫,乃一脉相承。但南海偏偏是习近平政府的“重中之重”,不仅是民族主义政策的实验室,更是对外经贸扩张、反制美国围堵的主战场。习近平强化南海优势的决心,亦非前朝可比。新加坡要求美国长存东南亚,中国官媒就表示“希望新加坡尊重中国利益”,字里行间,不满已现。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