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移民

李光耀儿子加入反对党 李显扬冲击新加坡大选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薛宗合   2020/7/6-7/12 2020年27期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李光耀儿子加入反对党 李显扬冲击新加坡大选

新加坡大选开跑,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加入反对党,但并没参选。疫情冲击和经济下滑考验执政人民行动党的支持度,第四代团队迎战在野群雄。

李显扬(左)加入反对党、李显龙(右)连任无悬念

新加坡第十三届全国国会大选将在新冠疫情影响下举行,六月三十日提名活动之后,传统上有助于在野党凝聚人气的群众大会被取消,很多大型造势活动也不得举行,选情因而热不起来,一般相信在短短九天的竞选期中,这一特殊情况对执政人民行动党大为有利,可能横扫千军,回复多年前李光耀时代一党独尊的国会。

今年选情最大的看点是已故总理李光耀次子李显扬正式加入反对党,原本外界猜测他可能出马竞选,争取进入国会与总理大哥李显龙正面叫阵,让兄弟在李光耀去世后爆发开来的矛盾内情进一步揭露。然而他最终不选,只以党员身份支持前议员陈清木创立的前进党,令不少支持者失望。

李显扬在脸书上表示,他选择不参选,是因为相信“新加坡不需要另一个李”,但将以其他方式继续支持他所相信的候选人和政党,希望成为变革的催化剂。

今年选情对很多市民来说显得沉闷之外,还多了一丝诡谲。因为疫情导致的经济情况恶化正日益冲击民众生活,很多小生意难以为继,官方在四个预算案中拨出总共近一千亿新元(约七百一十七亿美元)的援助方案抢救企业与工作岗位,连续几个月协助企业支付薪水,协助店家支付租金,度过市面最难最冷清的困境。然而随着疫情缓和,逐步解封,商家开始面对难以回复原状的景气,援助却无法继续,必须自行面对困境,一时间既需要政府援助,又想教训执政党的那种五味杂陈的情绪逐渐显露。

很多人表达对执政党先前处理疫情失当,导致外劳宿舍传染失控,社区至今也无法完全控制下来的不满,并且不解为何各种隔离措施都做了,疫情仍然传播不停。

近年来在逐步准备接班的第四代领袖主政下的多项缺失,也勾起选民特别是年轻世代的负评,而本届大学毕业生出现新加坡多年罕见的毕业即失业困境,心态上也倾向归咎部分原因于执政能力,“世界最高薪的政治官员”与最有能力的要求不对等,讥讽之声再度充斥网络。 阅读更多 »

追求民主自由的台湾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20-1-14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20/01/blog-post_14.html

一个生肖轮过去了,台湾人所崇尚的“民主自由,相信台湾”的信念没有改变。我也相信“全世界最爱台湾的,是台湾人自己”,台湾人身历其境,因此最明白。至于我们,始终只是身在局外的旁观者。

台湾有情

新加坡人喜欢到台湾旅游,寻找夜市小吃,这十多年来已蔚然成风。昔日我常到台湾的军事基地进行交流,见证早年老军人坚决“反攻大陆”到后来大幅度裁军的历程。离开相关行业后,我依旧喜欢到台湾感染当地的生活作息。

新加坡建军的时候,以色列协助武装部队建立陆军,台湾则培训空军和海军。1975年4月,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台湾行政院院长蒋经国签署“星光计划”,让新加坡武装部队到台湾进行军事训练。新加坡独立初期,台湾到鸟不生蛋的裕廊工业区投资设厂,珍珠坊的大星百货公司将台湾产品带到新加坡,新台的关系密切。

考完中四最后一张考卷,有将近半年的空档期,我在飞禽公园后面留芳路的台隆造纸厂工作,那是一家台资公司,台湾技师认真工作,不吝赐教的态度叫我大开眼界。

1949年,我素未谋面的堂伯父原在广州陈李济药行工作,决定跟着国民党度过台海,最终这名“外省人”在台北落地生根。41年后,我素未谋面的堂姐咏琪(堂伯父的女儿)手上拿着一份早已被夷为平地的旧地址,面对着早晨开始繁忙起来的车水马龙,感到十分无奈。她站在禧街的旧警察局前,随意问个过路客,是否认识信封上的名字。

咏琪在三百万人口的城市中寻找一个名不经传的普通人,形同大海捞针。但就是这么巧合,她问的是一位不舍得离开,每天都回来找寻记忆的老街坊。就凭这一问,她找到了我们的新地址登门造访。那个晚上,我认识了咏琪,也体会到台湾人的坚持。

咏琪患癌离开人间,走前的几个月活得很开心,还去了一趟梦寐以求的美国迪士尼乐园,圆了童年的梦想。

当然,咏琪只是代表我跟台湾曾经有过一段疏远的亲情。在台湾更深切感受到的是当地对中华文化的执着,社会充满民间自发的动力,教育普及化,公民意识高,人情味浓厚,整体感觉良好。

两党轮替

由于台湾跟中国关系的特殊性,总统选举的造势活动制造了广大民众亲中或台独的激情。2000年,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总统,开启政党轮替的格局。不论是蓝营的国民党或者绿营的民进党当家,台湾是个和谐的社会,这是台湾珍贵的包容性特质。

台湾出现蓝绿阵营的起源可追溯到1979年12月10日,以美丽岛杂志社成员为核心的社会人士组织群众游行及演讲,提出民主与自由的诉求,最终引起警民冲突。被逮捕的党外人士如后来的高雄市长陈菊,副总统吕秀莲,以及辩护律师谢长廷、苏贞昌与陈水扁等,都成为数年后“非法成立”的民进党的核心。可以这么说,我们所看到的具有“包容性特质”的台湾,曾经经历过一场社会运动,最终打破早年国民党长年垄断政治权力的格局。阅读全文»

对保安人员撒野的原来是高薪外来人才,全城怒火狂烧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祥子     2019-10-30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1030-3327

公寓居民与保安人员的口角冲突原本是生活中常见的小插曲,但这次印度金融专才对保安人员撒野事件涉及“外来人才”,搞不好还可能演变成一起政治事件,尤其下届大选脚步声已经可以听到了,此事可能已平添一个选举课题。

印度高管在屠妖节的夜晚对公寓保安人员进行言语攻击。(红蚂蚁团队制图/视频截图/TodayOnline)

过去的长周末,有点不平静,不是屠妖节的热闹,而是一起外来的专业人士与本地保安人员发生的激烈口角视频,在网上迅速地传开来,事情变得可大不可小。

那位在本地大通摩根(JP Morgan)当高管,名叫拉美斯(Ramesh)的来自印度的金融专才态度嚣张,口水乱喷,喷到全体新加坡人的脸上,引起国人群情激愤,满肚子气的网民“让子弹乱飞”,既乱枪扫射那位印度金融专才,政府也躺着中弹。

大通摩根在这起引起全城怒火狂烧的事件后在内部发了一则告全体同仁书,提醒他们在言行上维护“尊敬的文化”,言外之意是雇员在外的言行举止也要检点,不要破坏公司的形象。尽管这通内部电邮没有指名道姓,但任谁看了都知道说的是怎么回事。

对企业来说,雇员的私生活和在外的言行只要不触犯法律,就纯粹是个人的事,与公司无关,上司也管不了下属那么多事。拉美斯发飙事件是否触犯了什么法律,还得依法论法,有关的保安公司已经报警,事件属“警方正在调查中”的阶段,但社会上的关注点可能不只是事件本身。

ramesh -01-01.jpg

在视频中,拉美斯愤怒地指着保安人员并问他是不是华人。(视频截图)

拉美斯怒气冲冲地问一位保安人员“你是华人吗”(Are you Chinese?),这句别有含义的话触动了不少人的种族敏感神经,他如果以为保安人员是基于种族理由而为难他,那就大错特错,太不了解本地的国情。

另一点,他一开口就说,他花了150万元买他的公寓单位,又说“这不是组屋”,也触犯了本地人的另一条神经线。很显然的,他自觉高人一等。新加坡人口中80%以上是组屋居民,他若瞧不起组屋居民,等于是得罪了全体新加坡人。

20191030 hdb 海峡时报.jpg

新加坡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都居住在组屋内。(海峡时报)

拉美斯在网上随即被网民起底,几乎被网民挖出祖宗十八代,他的文凭资格被怀疑造假。他也接到臭骂电话,因此报警。事件迅速发展,高潮迭起。网民的反应,显示网民情绪高涨,平时针对“外来人才”问题积压的不满都借机爆发出来。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30, 2019 at 8:38 下午

香港争议:中国可否借鉴新加坡管治模式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林祖伟    2019-8-29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9419481

香港和新加坡是亚洲两大国际金融中心,多年来经常互为竞争对手。两座城市人口接近,同样面对贫富悬殊以及地少人多引申出的房屋问题。两地在西方学者的角度里,均不是完全民主自由的社会,选举制度倾向建制,而香港享有比新加坡更大的言论、集会等政治自由。

位于滨海湾旁的新加坡金融区(Reuters)

香港《逃犯条例》争议爆发之后,商界对香港前境充满忧虑,一方面担心中国的影响力削弱香港的自由度和独特性,一方面担心香港示威升级令企业面临更大的风险。早前已有声音传出,部分企业考虑到香港未来的不确定性而考虑迁往新加坡。

香港面对主权移来以来最大的管治危机,BBC中文采访香港和新加坡的观察人士,他们认为香港难以实行新加坡的“家长式”统治,因为本身的自由、法治等均是香港的独有优势,而中国如果谋求想香港变得稳定,需要在政策上更尊重香港的本土意识,而并非将其“污名化”并视为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主权事关身份认同

新加坡是独立主权国家,香港是中国“一国两制”制度安排下的特别行政区,没有独立主权。政治地位的差异令两个政府的问责对象不同。

邝健铭曾经出书《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在书中用新加坡的故事,去反思香港的未来和管治方式。

他对BBC中文说,新加坡政府的服务对象很清晰,就是新加坡的国民。但香港政府的服务对象则是中国政府和香港本土社会,港府被人诟病,其服务对象的天秤倾向中国政府。

邝健铭举了多个例子,例如港府把中环海滨用地划作军事用地,高铁实行“一地两检”,以至近期《逃犯条例》争议也是想解决中国治外法权的问题。

这些考量亦会影响民生议题,在供水方面,新加坡为了避开受马来西亚的制衡,而发展海水淡化技术,但香港迟迟未朝这个方向发展,原因不是成本或技术问题,而是政治问题。

在人口老化和少子化的问题上,新加坡2013年发布一份甚具争议性的人口白皮书,被批评可能吸纳太多外来人口,但当时,新加坡的从政者可以再三强调,新加坡人是国家发展的根本,希望新移民建立新加坡的本土意识。

香港接收大量大陆来港新移民,据港府数据,2019年年中比去年同期增长7.3万人,当中4.4万人是单程证持有人。和新加坡不同的是,港府没有打算让他们成为“香港人”,更不会强调本土意识,反而是希望推行国民教育、国歌法及普通话教学等政策,希望香港人增加国家认同感。 阅读更多 »

软威权半民主政体:为何新加坡做到的,香港做不到?

with 4 comments

随缘家书・沈旭晖     2019-7-9
https://simonshen.blog/2019/07/09/软威权半民主政体:为何新加坡做到的,香港做不到?/

《逃犯条例》争议期间,有学者指出这是香港作为一个“软威权半民主政体”(soft authoritarian, semi-democratic)自制的“完美风暴”;既然风暴来了,这个“软威权半民主”政府的对策,据说是构筑“大平台”让各方对话。但逻辑上,这是完全不成立的,因为香港并非真正的“软威权半民主”,新加坡才是;香港不过是一个“威权政体featuring民主成份”的奇怪实验,属最不理想的政治体制,既没有威权、民主各自的好处,却又齐集两者的弊端,因此所有人无论是“蓝丝”、“黄丝”,都不快乐。根据政治正确原则,新加坡作为主权国家,自然不能和香港特区比较;但根据这原则,世上任何地方和香港比较都是犯禁,特区政府的官方文件,就不时充满这类比较,我们落到今天如此境地,总不能再庸人自扰。他山之石,总有启发的。

一、新加坡的真普选,与执政党的危机感

新加坡经常被批评为威权政体,原因是政府“依法治国”操控生活不少层面,这正是读法律出身的李光耀当年精心设计。例如对媒体、公民社会、工会和言论自由,新加坡法律都有严格规范,政府主导了舆论,批评政府只要没有确实证据,很容易被控诽谤,近来又引入针对新媒体假新闻的法规,这一切和西方理解的民主大环境,都有一定距离。但不少笔者在香港的“深黄”友人,到了新加坡,却感到安居乐业,变成了当地“深蓝”,原因之一是说到底,新加坡政府是如假包换、一人一票、没有筛选的真普选选出来。每一届选举,理论上都足以变天。建国以来一直执政的人民行动党明白,要是施政不受欢迎,无论多少行政手段,都不足以改变结果,加上近年选情越趋透明,每一仗都胜得不易。搞群众运动起家的李光耀本人从来充满危机感,他的政党鼓励内部竞争,对民意研判从不松懈。这和香港特首的权力来源完全不同,这几任的特首固不待言,即使是有天真的根据“人大831框架”普选特首,他/她也不会有新加坡领袖的危机感,因为既不容易被罢免,又能找到特首之上的国家领导人位置作退路诱因。

二、新加坡政府对大型群众运动的结构性回应

新加坡对群众运动管得很严,但一旦出现示威、或明显民情逆转,政府的回应速度和魄力,却是惊人的。最明显例子是2013年,执政人民行动党不过在补选输掉议席,加上在2011年大选输掉一个集选区,又出现了一些针对政府的示威,执政党就内部研判为生死存亡的巨大危机。官方表面上说败选原因和物价、民生有关,但群众示威和社交媒体的不少批判,都在针对新移民,洋溢一片“新加坡本土主义”情绪。结果新加坡的移民政策几乎一夜间改变,移民新加坡的门槛高了很多,保护本土就业的措施纷纷出台,聘请非本土员工前都要满足本土化的法律要求,捍卫新加坡本土的文化政策也被推上日程。不像在香港,政府思维只会在立法会“数票”,游行示威无论多少人参加,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没有用”的,除非直接影响到议员投票取态(例如2003年二十三条立法),或直接令议会不能有效表决(例如逃犯引渡条例)。背后反映了单一事实,就是香港的立法会并不具备全面反映民意的功能,只是威权政府借“民主元素”为“justification”的工具,这也直接令政府养成“无须理会游行人数”的惰性。 阅读更多 »

我国合格选民4年增13万 新移民占约40%有利执政党?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9-4-16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90416-2673

2015年新加坡大选,人民行动党支持者在大巴窑体育馆挥舞党旗。(商业时报)

选举局昨天公布,新加坡选民名册经过修订后,合格选民有259万4740人。这个数字和2015年上一届大选相比,增加了逾13万人。

据《联合早报》报道,2015年9月投票时共有246万2926个合格选民,具体增加13万1814人。

很多网民和红蚂蚁一样,第一个念头想到,这13万人当中,有多少是宣誓成为新公民的新移民?有多少是今年满21岁的国人?这个问题有意思,因为咖啡店传闻一直说,新移民大多就是执政人民行动党的票仓。

20190416 new immigrants ZB.jpg

2012年7月7日,宏茂桥和盛港西的200多名新公民在德义民众俱乐部参与宣誓仪式。(联合早报)

官方没有具体公布,红蚂蚁爬了爬好几组数据,尝试得出一些初步答案。

20190416_populationstatistics.jpg

(曾庆祥制图)

看看上面这个图。

新入籍总人数-海外公民新生子女入籍人数=入籍新移民人数

2015年:20,815-1,579=19,236入籍新移民

2016年:22,102-1,513=+20,589入籍新移民

2017年:22,076-1,573=+20,503入籍新移民

                                     ——————————

                                         60,328入籍新移民

                                     ——————————

根据总理公署公布的数据,从2015至2017年,新加坡政府一共让6万零328人成为新公民。

今年2月,协助管理总理公署属下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人力部长杨莉明在国会上透露,2018年一共2万2600人成为新加坡公民,扣除掉1600人是在海外出生的新加坡婴孩,等于有2万1000人成为新公民(见下图)。

2018 citizenship.png

2015至2017年=60,328新移民成为公民

2018年 =+21,000新移民成为公民

               ——————————

                 81,328新移民成为公民

               ——————————

换句话说,从2015至2018年,一共有8万1328个新移民成为新加坡公民。记住这个数字:81,328

这8万1328人不一定每一个都是21岁以上拥有投票权的新公民,但相信比例也不低。翻看2015年、2016年和2017年的数据,21岁以上拥有投票权的新公民占比分别是61%,61.8%,62.3%的数据。

请看以下下三张图:

2015年:20.5%+27.1%+13.4%=61.0%

201521 and above.PNG

2016年:22.0%+27.3%+12.5%=61.8%

201621 and above.PNG

2017年:22.3%+26.7%+13.3%=62.3%

201721 and above.PNG

按2015至2017的数据,那么21岁及以上新公民的比例,稳定维持在约60%.如果按这个比例做个推论的话,我们可以大概算出2015年至2018年的新移民当中,有多少人拥有投票权。

60% X 81,328=48,796

从2015年至2018年入籍成为新加坡公民的新移民,其中有4万8796人拥有投票权。这大约占新增13万选民人数的37.02%,近四成左右。

48,796/131,814 X 100%

=37.02%

虽然不至于过半,但这个比例并不小。这新增近40%的新移民选民会有什么样的投票行为?他们会更倾向投给执政人民行动党政府,还是反对党呢?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7, 2019 at 1:48 下午

非不能也,不为也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8-7-21

如果说到国策,政府不也在全球抢人才吗?人才的去留要端看国策,善待人才,千金买骨让人感动,人才才会留下。孟尝君食客三千,鸡鸣狗盗之徒都养,换作是猜忌妒忌,人才快走还嫌来不及呢。

“国防部指班杰明•戴维斯无意履行服兵役的国民义务,其行为是为了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而不是促进国家利益。新加坡体育理事会(SportSG)也表示,支持国防部拒绝让戴维斯延迟服役的决定。国防部在声明中说,戴维斯的父亲替儿子向当局提出延缓服役的申请时,没有说明戴维斯回国履行国民服役的具体日期。17岁的足球小将戴维斯因与英格兰超级足球联赛球队富勒姆签约,要求延缓服役,但被当局拒绝。”

原来咱们的国防部心证也可以治国!——实证没有,“戴维斯的父亲替儿子向当局提出延缓服役的申请时,没有说明戴维斯回国履行国民服役的具体日期”则成了证据。

素素早说过:民主社会不可以以意识形态治国,只要人家申请的条件足够,就应该豪爽地批下来,免得后世摇笔杆的一桩一件记下来成为笑柄。说来好笑,原来戴维斯一家也是新移民:本杰明出生于泰国,父亲是英国籍青少年足球教练哈维戴维斯。母亲来自泰国。他2005年随家人迁到新加坡,2009年获得我国公民权,过去曾在新加坡体育学校就读。——也就是说“政府”怀疑新移民的忠诚度;他们来归顺我国,恰好是原罪,证明他们也可以归顺他国?!记得早报名人李叶明曾经说过:政府与准移民之间就像男女朋友的约会游戏,必须双方都踏出一步,才有上床的可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1, 2018 at 9:36 下午

褫夺中国富豪公民权 新加坡政策讯号改变

with 2 comments

亚洲周刊/凌志渊    2018年4月1日第32卷1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21692448794&docissue=2018-12

新加坡褫夺原中国籍富豪兰世立的公民权,是对新移民发出的清晰讯息,即“移民政策及移民的权利不是理所当然”,在中国移民圈内掀起波澜。

兰世立二零零二年入籍新加坡

向来对移民敞开大门的新加坡,近一年来出现明显的政策转变讯号,特别是对中国移民。

最新案例发生在三月五日,当地内政部发出文告,将早在二零零二年就入籍狮城的中国富豪兰世立的公民权加以褫夺。换言之,兰世立若没有其他国籍身份,他自此就成了无国籍人士。

新加坡曾是中国富豪移民首选。相对于香港受到中国的影响过大,欧美又有文化的隔阂,很多中国富豪喜欢新加坡的稳定、距离,以及比较保守而隐秘的社会条件。新加坡则从进口富豪的过程中,提高本身的人均所得等数据,也有助于税收。

然而兰世立事件以及去年八月美籍华裔学者黄靖遭撤销永久居民身份驱逐出境的事件,都是在当局高调张扬的情况下公开。狮城观察人士相信,这是对原籍中国的新移民所发出的清晰讯息,也就是“移民政策以及移民的权利不是理所当然”。

事件在中国移民圈内掀起一阵不小的波澜。当地资深律师锺庭辉受访时指出:“这次事件比(黄靖)那一次更震撼,上次是永久居民身份,当时给大家(指新移民)的警告是告诉你好好在新加坡待着,如果做出对不起国家的事情,(当局)随时可以收回(永久居留权)。这次则是持有新加坡护照的人士,情况比较严重,也比较特殊。”

当局对兰世立的指控不是他当下犯法,而是翻旧账,以他十几年前申请入籍时伪造教育证书,也没有申报拥有第三国公民权的资料,后来又用假护照入境新加坡等等,还为此在新加坡坐牢。当局因此认为,保留他的公民身份不利于公众利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2, 2018 at 8:39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