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移民

文化中心

leave a comment »

從夜暮到黎明     2017-5-2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5/cultural-centre.html

20世纪末以后的移民都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但要融入不同的社会同样面对着各种挑战。“中国新加坡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如何发挥19世纪的“中国驻新领事馆”和“华民护卫司”的功能,两者之间的具体发展,今后可以继续观察。

冈州文化中心三楼

2017年5月19日,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开幕。在八天的节目里,我主讲了“广东妈姐读书分享会”,也于较早前在孙爱玲和邓宝翠的邀请下,参与了短片《柳影袈裟》的拍摄工作,担任妈姐与相关文化的顾问。

设立文化中心显然是大势所趋,当本地正在酝酿“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的当儿,在宗乡总会服务的李国基近水楼台,亲自领军,将冈州会馆转型为冈州文化中心,开启自我更新的旅程。推算起来,那已是2013年的事了。

壬辰年(1952年)广惠肇碧山亭万缘胜会,星洲华人机器商行乐队表演。在那个年代,许多社团组织都有自己的文娱活动,文化艺术非常蓬勃。

不过将会馆打造成文化中心的做法未必获得众人的认同,有些会馆和社会人士认为新加坡有许多类似“文化中心”的组织,如人民协会的民众俱乐部和各艺术团体等。他们认为会馆跟文化中心的最大不同点在于由心出发的互助乡情,文化中心的性质不同,将会淡化传统会馆的精髓。

冈州文化中心源自冈州会馆,将已经营运多年的狮团、武术、粤剧等转型开放,顺应当代思潮,通过文化艺术的窗口来吸引民众认识传统文化。回溯过去的年代,许多会馆社团都设立了文娱组,让会员有个联谊的机会,投入健康正当娱乐的活动之所。譬如鹤山会馆除了狮团武术之外,也有活跃的音乐组;华人机器商行在碧山亭的万缘胜会表演等。当时伴奏的乐队除了常见的西洋鼓、萨克风外,还有小提琴。

中国软实力

鸦片战争电影海报

2015年11月揭幕的“新加坡中国文化中心”规模当然比会馆大得多。近十年来,世界各地的中国文化中心发展迅速,亚洲、非洲、欧洲、美洲与大洋洲已经设立了二十八个文化中心。中国正在通过文化中心的硬件来输出软实力,团结当地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新加坡的中国侨民和新移民比例众多,文化中心可能会带来一些社会冲击。

上世纪70与80年代,虽然中国还没在国外建设硬件实力,但已经逐步恢复改革开放的元气,通过电影来输出文化软实力。刚投入市场的美芝路(Beach Road)黄金戏院中侨院线便是专门播映中国电影的温床,牛车水的长江戏院亦分一杯羹。纪录片《万紫千红》和《春满羊城》,剧情片如《小花》、《巴山夜雨》、《天云山传奇》、《人到中年》、《鸦片战争》、《甲午风云》等都吸引了不少本地文艺界人士。《庐山恋》出现了中国电影第一吻,女主角张瑜成为许多男士的梦中情人。三十年后,张瑜回忆起那段吻戏,形容“我在拍第一吻的时候,只是嘴巴轻轻一碰,我的感觉就是浑身发抖。”阅读全文»

讲真,我一直觉得“融入”是个伪命题

with 12 comments

柳三姐    2017-3-8
http://mp.weixin.qq.com/s/qLmS1_cmTkk3FGXUHPnBcQ

所以,我劝大家别老惦记着要融入,你的出生和前十几二十年所受的教育是无法改变的,别人的接受你也是无法改变的。还是谈谈我们该怎么做,才配得上一个“侨居海外的中国人”的名号。

1

“融入”这个话题并不新鲜,却时时刻刻在诸多场合看到与听到。甚至很多国内的朋友,关系不错的那种,也会问起,你在那边算是融入主流社会了吗? 每每此刻,我都有些难以作答。什么算是主流社会?什么是非主流社会?我回到北京,或者回到我出生的城市,算是主流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认识些本地人?能顺利的用Singlish点菜唠家常?……如果以上算是,那也许我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对政策制定有发言权?与权贵们关系不错?……那么别说回北京了,就算回我的出生地,我也不算。

对我而言,“融入”这个概念,如果非要加在我们的身上,那么也是两个层面的:

1)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是否认可;以及
2)你自己是否打心底里认可自己的重新归化。

别人的想法不能控制,我们对自己还是能高标准严要求的嘛。于是,我们看到不少新移民同胞都以“尽快融入”来要求自己,这一系列的标准通常包括但不仅限于:语言、饮食习惯、习俗、本地朋友和社交圈。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个人觉得入乡随俗,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体验,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然而,别说刚刚来到这片土地的朋友,就算在这里住了十几二十年的老移民,只要是第一代,只要是1949年以后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因为各种不可描述的原因,无论你的Singlish说的多流利,多么爱吃laksa和mee goreng,有多少本地朋友,你都不可能让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认可,你,也是新加坡人。 阅读更多 »

“方言不是毒蛇猛兽”——郭振羽教授谈新加坡的语言和文化

with 36 comments

整理:林清如,林沛
怡和世纪 2017年2月–2017年5月号 总第31期

郭振羽是南洋理工大学终身荣誉教授,现任新跃大学新跃中华学术中心主任。郭教授向来关注新加坡的语言与文化发展,去年11月25日应《怡和世纪》邀请,到怡和轩与编委同仁进行交流时,针对一些有关新加坡语言与文化有关的议题,与同仁分享他的观察与思考。以下为郭教授当天的谈话摘录。

——编者按

14846334935159_page148_image7

郭振羽教授

问:早在1979年4月,您在新加坡区域语言中心的一个国际学术会议中发表一篇论文,根据一些统计数字指出,本地能够听懂六种语言的人数每一年都在增加。您因此结论,在有利的环境底下,要学习官方语言(华语或者英语),不必要牺牲方言的学习。您讲话后不到几个月,建国总理李光耀就启动了旨在取缔方言的讲华语运动。您第一时间有怎样的反应?从语言学角度,您当时是怎么看待那个即将展开的运动的?

答:语言的问题,其实是我在读博士的时候就开始做的研究,我的论文和这个有关系。我那时在美国任教,1973年新加坡大学请我来,大约就是因为我做语言社会学(sociology of language)这个课题。我来新之后开始关注新加坡语言状况,在70年代已经发表了几篇论文。

据我的观察,李光耀先生从1978年起已经好几次上电视演讲和座谈,又到南大谈语言,谈双语问题。看得出来他已经很密集地在做准备了,而我正好那时就在那个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当然我在写讲稿的时候已经看到当局的方言政策趋向,所以我结论才会谈到两种语言的学习不是对立的关系,可以同时学得多、学得好。我也知道这个跟当局当时的方言政策,好像不是很吻合。我还记得,我上午发表报告,中午在餐厅吃饭时就听到新闻广播,报道我的研究内容。这个课题,好像忽然就变得很受各方重视。到了九月初李总理为讲华语运动主持揭幕,我就知道我的观点不符合官方论点,是政治上不正确的。这是当年一个背景。

李先生认为不同语言的学习是“零和”的关系。他认为人的脑筋就如电脑一样,你这边多储存多用,那边就少了,认为多用方言,必然会影响到华语的学习和使用,因此,必须以决断的手段,钳制方言。可是,心理学家不是这样说的。人脑有很多潜力,你用越多就越增强。在这个问题,多年来李先生的想法前后很一致,可说是他一辈子的坚持。一直到他最后出版的两本书——《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2012)和《李光耀观天下》(2013)——他都是这样坚持的。

14846334935159_page148_image8我却始终认为,让方言没落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问题,觉得政府的政策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毕竟,方言是特定族群情感维系的一个重要纽带,尤其是早期的老人们,没有了方言,他们和晚辈间的沟通的确出现了困难。关于华语与方言的关系,究竟是不是“零和”关系,在语言学上是有争议的。有不少学者认为学习方言有助于学习华语,而方言文化(次文化)和高一层的华族文化可以互补相成。方言和方言文化所呈现的价值观,和华族文化价值观,更是一脉相传,融为一体。总而言之,方言不是毒蛇猛兽;方言和华语也不是“零和”关系。毋庸置疑,方言与特定华人族群的文化传承和身份认同是有一定关联的。我同情方言在新加坡的遭遇;从社会学和语言研究的角度,我一向都认为语言环境不必“一刀切”。多种语言(包括方言)共生共存(包括自生自灭),其实是一种更理想的社会文化景观,也会使得新加坡的文化生活和文化环境充满活力。

这么多年来在不同的场合,我基本上一直表达这样的看法:对方言这么样地打压,对语言环境是不好的。有些政策其实是矫枉过正,譬如马上学生要改名字的拼音啦,出生证要改啦,街道要改名啦。而有时一碰到一些问题一些阻力,结果又调整政策,半途改辙。 阅读更多 »

巧言令色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1-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1/145009.html

【陈迎竹】

《早报星期刊》里,陈迎竹的文章《雁渡寒潭》有这样一段文字:

“装甲车事件”让外界以为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到了难以逆转的局面,然而恰恰是这个寒风凛冽的时代关口,新中在坚持全球化贸易的经济体制方面,具有不同于一般的共识与利益,相对于其他矛盾,联手抗拒不知将有多高多厚的保护主义壁垒,更将是长途跋涉的艰巨任务。几天前两国宣布高层会议即将举行,便是观照大脉络下理所当然的发展。

意思是说:新中必须联手对抗保护主义还来不及,没时间小打小闹,最佳证明就是“几天前两国宣布高层会议即将举行,便是观照大脉络下理所当然的发展”。由此来反证:新中关系闹僵,根本就是假消息。——当然,这对“不知头不知尾”的读者来讲,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关心时事的读者怎会不知道“高层会议即将举行”的来龙去脉呢?

1月18日,中国与新加坡达成协议,2月份举行双边合作联委会(JCBC)会议。这个始于2004年的最高层级年度双边会议,2016年破例没有举行。会议恢复举办且提早到2月份进行,对于双边关系具有建设性作用。但中新关系未来如何走,已经不是联委会能解决。需要双方都进行反思(这方面新加坡需要做的更多一些),尔后就处理与对方的关系确定新的指导思想。2016年中国东盟关系的两大看点是:中菲关系急速升温,两国政治关系正常化并带动了经贸关系的快速改善;中新关系急剧变冷,从长远看,可能成为中新关系的转折年。(薛力《中新关系进入反思与调适期》

【王乙康】

王乙康最新的谈话让我想起行销学的“紫牛效应”。

王乙康要推销的当然是他自己。因为按“未来总理人选排行榜”,王乙康的排名是偏后的。所以有必要“偏激搏出位”,做给顶头上司看,没有“正”的做,至少也得捞个“副”的过过瘾。

至于他说的“多党制可能导致社会分化拖慢决策过程”这两件事,现在我们就来评评看:社会分化来源于阶级对立的加深,政党不过是代理人的角色而已。重要的是执政者要如何重新和合理地分配公共财富,使得阶级对立不尖锐化才是正经。对于行动党的精英来讲,或许“拖慢决策过程”是他们最不耐烦的事,不过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让他们一党独大,凡事马上决定,马上实施,修改宪法……有时才惊心动魄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5, 2017 at 11:50 上午

在新加坡观察美国大选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亚洲周刊资深研究员)    亚洲周刊 2016年12月11日 第30卷 4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0564309830&docissue=2016-49

新加坡依赖美国领导的战后自由主义体系,但贸易保护主义的特朗普上台,他对新加坡发起的TPP嗤之以鼻,也未必持续“重返亚太”战略,假如美国不再重视东南亚,新加坡在中国面前的议价资本将大减。

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图:欧新社)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全球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把这现象和自己的处境对号入座,包括美国传统区域安全伙伴新加坡。选举前后,我基本上在新加坡度过,此间学者、舆论对选情自然十分关注,选后对新加坡有何影响,也被热烈讨论中。

新加坡经济发展模式与台湾、香港类似,一大支柱是国际贸易。对这类小型、外向经济体而言,开放的国际贸易体系一直是本地经济发展命脉所在,而新加坡本身对国际经贸格局的结构性影响力又有限,因此长期以来,只能依赖美国领导的战后自由主义体系,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主要经济体,进行密切贸易往来。但新加坡对建构自身在国际制度的角色十分积极,除了成为东盟大脑,推动不同国际组织总部设立在新加坡,同时也是亚太区域合作机制的积极倡议者,不仅与域内各国订立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还长期致力于多边贸易协定建设。奥巴马政府大张旗鼓的泛太平洋经济合作协议 (TPP),原来就是新加坡等亚太小国牵头发起,美国才后来加入,可见新加坡这方面的前瞻性。

然而,特朗普在整个竞选过程中,一直表现出倾向贸易保护主义的立场,甚至在最后一场竞选演说中,指明“新加坡偷走了美国人的工作”,令传统对美国保护充满憧憬的新加坡人大为意外。虽然特朗普本人对新加坡不见得抱有敌意,甚至不见得在点名新加坡前有做过认真研究,但他的立场毕竟暗示,或许会在正式就职后,改写现行的自由主义国际经贸规则。他虽然在当选后有不少弱化迹象,但始终对TPP就嗤之以鼻,坚持不会让其通过,令TPP的原发起国新加坡,可能成了“捍卫TPP之战”的对立面: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十月出访美国时,还一再向美国政府呼吁“TPP是检验美国对亚太盟友承诺的试金石”,暗示美国作为一个超级大国,如此出尔反尔,只会令盟友心淡。一旦缺少了美国参与,TPP将无法达成“升级亚太自由贸易准则”的宏伟目标,新加坡对剩下参与国的商品服务行业配套,也难免要重新检视。何况美国外贸政策对全球经贸格局有重大影响,而特朗普的不确定性,可能让全球各区域经济波动加大,新加坡也难独善其身。 阅读更多 »

《赤道上的极地 新加坡微民族志》读后感

leave a comment »

吴劲宪     2016-10-26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新-雙城記-赤道上的極地-新加坡微民族誌-讀後感/

上个月的台湾和香港,分别有两本讨论新加坡的书籍出版。邝健铭的《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新加坡的未来》,是以新加坡为主,加上了其他国家为辅,谈香港的启示录。这本书,我会稍后花一个篇幅来谈。

台湾方面则是正在香港大学执教,在新加坡待过两年教书时光的吴易叡撰写,《赤道上的极地 新加坡微民族志》(简称《赤》)。本书分四个部分,二十三个章回,通过观点、文化、现象和故事,来呈现我们所不知道的新加坡。

你们当中会问,这本书对香港有没有关联的》?答案是有。在《你好,芳林》章回,除了记载芳林公园在新加坡公民社会的公用之外,还描述了这个公园在2014年10月1日举行的《新加坡声援香港》的活动。当时的占领中环活动在进行当中的当儿,一位当时正在新加坡服兵役的原籍香港人,希望能够通过(小型)公民活动,来为港人发声。于是,他得到了一名在新加坡维护客工权益的JW (Jolovan Wham) 协助,办了那场活动。作者到了会场之后,没有点起蜡烛,没有与在场的人唱着《海阔天空》和《谁还未觉醒》两首歌曲。这就是近年发生在新加坡,和香江有关的公民运动。

承接以上的段落,这本《赤》可以说是以外籍华语知识份子,为过去两年的新加坡谱写了非官方历史,也是一本以人文的角度,来解套发生在狮城里的各种现象。比如港人在乎的言论自由,为何到了新加坡人的手中,不为余彭杉、鄞义林等辈的遭遇而发声。新加坡中学生疑似非礼女生被调查期间而跳楼,社会没有发出巨大的声浪,要求官方尽早公布调查经过的详情。新加坡人再面对搭地铁的乘客,于列车上和地铁站内吃喝然后丢垃圾,不会发出制止的声音。这些等等的社会常态,不会出现在旅游和谈论经济的书籍当中。如果是上了港媒体版面,多数会以夸张的形式出现,更不用说那些整天“唱衰”新加坡的“新加坡独立媒体”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6, 2016 at 8:03 下午

难解的人口危机:新加坡随时有“翻船”之虞

leave a comment »

霍娜   2016-10-2
http://global.dwnews.com/news/2016-10-02/59772962.html

对于当下的新加坡,人口危机尚未完全找到应对办法,大量新移民推动的国家转型却在加剧,在两种压力推挤下,这个小小的城市国家的确随时有“翻船”的可能。

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日前在访日期间表示,新加坡正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老一辈没有忘记过去,而新生代却不太确定未来。”这位子承父业的新加坡总理在东京说,“在今后50年或者更久的将来,新加坡人必须为自己创造未来,选择属于自己的方向和方针,使得我们的国家能够立足于新世界并取得成功。”

新加坡一贯被认为是亚洲甚至世界性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奇迹,这个领土面积极其有限的亚洲小国突破了曾经被认为难以逾越的多层藩篱,立足东方传统而汲取西方经验,在短短几十年里即跻身全球发达国家之列,并且至今仍在亚太地区占有经济和外交层面的关键位置。为何李显龙会提出,新加坡当前“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

当然,李显龙的论断可能包含很多方面的影响因素,但确定无疑的是,新加坡日益严峻的人口问题势必名列其中。新加坡是全亚洲人口密度最高的国家,在全球也仅次于摩洛哥,其国土面积仅有700余平方公里,人口却高达560万,高质量、低成本的人力资源曾是新加坡经济起飞时最关键的优势条件之一,但新加坡历经半个世纪发展至今,曾充当国家迅速发展的关键前提的人口,迄今却面临着种种严峻挑战。

2013年,新加坡政府发布《人口白皮书》,开宗明义地承认,新加坡人口现状至2012年达到了一个拐点,这是因为,上世纪四十年代末至五十年代初新加坡“婴儿潮”中出生的超过90万人,自2012年起开始逐渐超过了65岁的老龄人口界线,而与此同时,新加坡国内出生率和人口增长率均多年保持在1%-2%之间。这意味着,新加坡将在从2012年到2030年的至少十八年里,面临空前的人口年龄结构转变,在2000年就已经开始的老龄社会,将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迅速发展。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