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新闻自由

李光耀孙李绳武被指藐视法庭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344&docissue=2017-33

李光耀孙子李绳武,在美遭新加坡总检察署指控藐视法庭,李拒绝回国应讯。

李绳武

在黄靖被撤销永久居民权的当天晚上,新加坡总检察署向高庭申请判李光耀在美国的孙子李绳武藐视法庭罪。

李绳武是李光耀次子李显扬的长子,现在美国哈佛大学从事研究。在总理李显龙与弟弟妹妹为了父亲遗嘱和房子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连串风波中,李绳武相当积极参与,并且在第一时间公开表达自己不会踏入政坛,也认为任何李家第三代的孩子踏入政坛,对新加坡都是不好的。

最新的这场司法事件缘起于上个月中,李绳武在个人脸书设定“朋友”的帖子中,对朋友批评新加坡司法体系,但这一私人帖子却被不知何人截图流传出去。几天后,总检察署对他发出警告信,要求在七天内从各种社交媒体和文件中删除该一贴文,同时签署书面道歉和保证书,并将书面道歉和保证书明显地刊登在个人的脸书上。

李绳武后来要求展延期限,总检察署答应,但过了展延后的期限,他仍未删除贴文或道歉。总检察署向高庭提出的申请中附上给李绳武的警告信,信中指他的贴文中提及“一个温顺 (pliant) 的法庭制度”,总检察署认为这显示他意图指新加坡司法被政府左右。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3, 2017 at 2:37 下午

你行?你来啊!

leave a comment »

大腹豪    2017-8-3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3504

(网络图)

2015年10月,许文远部长说要提高本地地铁服务的可靠性,得尽快缩小与香港地铁服务水平的距离(本地地铁平均每行驶13万7千公里便发生一起事故,香港地铁则平均每30万公里发生一起事故)。

2016年5月,许部长表示台北捷运平均每80万公里才有一起延误事故,得向他们学习改进,希望4年内能赶上台北(新加坡仍是13万公里发生一起,还没赶得上香港)。

然后现在已2017年7月了,部长的期许终究只是期许,地铁系统还是非常不给部长面子地频频故障,常常出其不意地打了部长的脸。可怜的部长防不胜防,所挨的耳光可不少。但部长既然居其位领高薪,当然得司其职负其责,合情又合理啊。

这些故障情况是事实,民众在愤怒也是事实,没想到媒体的据实报道却惹得部长不满。他批评记者以为拿支笔写几篇文章,就能把地铁的信号问题解决,这对背后的工作团队不公平,并说如果真是那么简单的话,就让记者来操作地铁系统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3, 2017 at 10:40 上午

李显扬长子声援父及姑姑.“父母有意移居国外”

leave a comment »

星洲网     2017-6-14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52815/李显扬长子声援父及姑姑.“父母有意移居国外”

新加坡第一家族纠纷闹上台面,当事人之一李显扬的长子李绳武也开腔声援父亲和姑姑李玮玲,并透露父母有意到国外定居。

目前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初级研究员的他,在个人脸书上指他一般不评论新加坡政治,但此次因涉及家人而例外。

“近几年来,我的直属家人对于滥用权力和缺乏制衡,而感到越来越担心。目前的情况让我的父母计划迁居到其他国家。这不是一个能轻易做出,且痛苦的决定。”

现年32岁的他也在贴文内,附上父亲和姑姑发表的联合声明,即指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失去信心。

有脸书朋友留言问他为何新加坡没相关新闻报道时,相信目前人在国外的他回复指新加坡政府严格管制新闻,同时还附上无国界记者组织公布的2017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报告,显示新加坡名列151名,属于新闻不自由国家。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7 at 10:14 上午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掌控媒体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1-7

正当言论被封锁,社会舆论被封杀,不同意见被禁音,这就是新加坡的言论现状。行动党人很热衷于世界排名,几乎样样都名列前茅,唯独不见官方公布新闻自由排名。“新加坡的新闻自由度在全球170多个国家的排名为第149位,和阿富汗与巴基斯坦,是同属一类档次。这种不文明的丢脸排名,是政治思维的必然结果。

媒体对人们思想和行为的影响从来没有像今天如此广泛和深刻,成为官方进行意识形态渗透的主要渠道。李光耀深谙谁掌控了媒体,谁就控制了民众的思想,民众就会自觉的去认同官方的认识,用新闻来洗人们的脑子是非常有效的道理。官方的认知,就成了民众的认知。谁掌控了民意,谁就掌控了操纵政治权力的资格,掌控了历史解释权。因为这件媒体神器可以决定信息的走向,也可以操控人民的情感,能够操控媒体就能够改变人们的行为方式并把自己目的强加给他们,或保护他们不受来自其他主体类似信息的影响。

1959年9月16日东南亚外国通讯员俱乐部设宴请李光耀演讲。“他言辞滔滔地说:‘我要把新加坡造成一个‘没有新闻’的地方……我如果能够减少岛内的一些危机或一些不祥事情,那么驻在本地的外国通讯员就会没事可做了。对我们则是‘没有新闻就是好事。’”(陈加昌《我所知道的李光耀》)

在李光耀上台之前,警告《海峡时报》“我公开表示要同该报对抗,并恫言行动党倘若在该报处处作对的情况下仍旧获胜,事后必会跟他们算这笔账。”

开宗明义,李光耀要牢牢控制媒体了。

新闻自由,是李光耀执政前的主张,执政之后就立马否定自己了。陈加昌说:“李光耀登上总理高位之前与后,对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所发表的公开谈话,显示他在这方面的立场,前后有极端的差别。而且,他后来对媒体报界应该在建国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期望,也和一般上人们认为媒体在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所肩负的督促施政、反映民意的第四权的任务,大相径庭(当然也有人忘了国情不同),各种思想自由交流的构想也成了空谈。”

“早在行动党尚未成为执政党时,李光耀公开表明:‘言论自由是不应受限制的’。”“李光耀第一次当选为立法议员后不久,作为反对党议员,他曾多次主张不应该限制言论、出版等自由。当时马共和左翼份子还在滋事,李光耀强力主张废除‘紧急法令’,鼓吹自由交流,百花齐放。”

“在同年(1959年)的5月18日,距离大选还有12天,他似乎已经肯定自己那天以后他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会赢得政权。于是他说,他的政府‘在5月30日之后,任何报馆如果破环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的关系,包括合并取得独立的政策,或者使两岸关系紧张,将要面对颠覆罪,任何编辑、评论员或记者如果追随这种媒体的路线,在政府维护公安法令条例下,我们将会扣留他和关禁他。’”(陈加昌《我所知道的李光耀》)里外都是理,反正都正确,你能咋滴?

记者陈加昌是“知道”李光耀的。“我清楚记得,5月大选到来前几天……我趁此难遇的‘一对一’机会问他:‘若人民行动党执政,会不会自己来办一份报纸(现有的《行动报》不在内)?意气风发的李光耀冷笑着说:‘哈,哈!到时的报纸都是我们的,我们不会蠢到自己来办报。’”“以李光耀的性格与霸气……他的话不可能是随便讲讲”。“星马两地此时也已经独立建国。新闻采访没有英国殖民地时期灵活有弹性了。”(陈加昌《我所知道的李光耀》) 阅读更多 »

赴美被拘留后首交代情况余澎杉:终可自由发表意见

leave a comment »

立场新闻    2017-1-6
https://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赴美被拘留后首交代情况余澎杉:终可自由发表意见/

资料图片:余澎杉,图片来源:余澎杉片段截图

新加坡异见少年余澎杉,上月赴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被美国警方拘留至今,余澎杉于Facebook首度交代他最新情况,指自己现时情况良好,更处处流露自己现时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的喜悦之情(I’m now able to criticize ideas freely and it will be wonderful, wonderful!)。他又透露,朋友替他成立了一个迁移基金(relocation fund),呼吁公众捐助,支持他在美国安顿下来的生活费,亦可籍此表达对新加坡反新闻自由法律的不满。

余澎杉的Facebook专页今刊出一篇文章,首亲自交代自己的拘留情况,他于文中表示,现时情况良好,形容美国的拘禁室比新加坡的好得多。余澍杉称,远赴美国涉及支出颇大,其银行户口只余下1000元,他的朋友Nina Paley已替他开设了一个迁移基金,资助其法律团队往来涉及的开支和他在美国这段过渡时期的生活费用。

他表示,大家值得用一两餐饭的价钱,去协助他于美国安顿,以显示对新加坡政府的不满,亦可凸显对新加坡侵害言论自由的法律的蔑视。

现年18岁的余澎杉,为新加坡著名博客,前年3月27日、即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死后数日,在YouTube发布短片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并上载一张李光耀与前英国首相戴卓尔夫人肛交的恶搞图片,面对三项控罪,包括散布猥亵图像、蓄意诋毁基督教伤害教徒感受,及侮辱李光耀、对他人构成骚扰,最终两罪罪成被还柙55日。

去年9月,余澎杉再因网络言论,被判“意图伤害宗教感情”罪成,10月中起再度入狱,11月中获释。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6, 2017 at 7:14 下午

新闻自由在风中飘扬——再见赛扎哈里(1928 – 2016)

with one comment

当今大马/苏颖欣(中文版助理编辑)    2016-4-13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337707

赛扎哈里 (Said Zahari) 昨午逝世的消息传来,悲伤四溢。再一个月就是他的88岁生日,或许将和去年一样,一批老战友和敬仰他的年轻人,会齐聚一堂为他祝寿。然而,昨天,大家则聚集在穆斯林墓园送他最后一程。

我从未见过赛扎哈里本人,但却总觉得和这位长辈相识。或许是通过他的狱中诗,那首《Born Unfree》(1963)中被关押的父亲,在狱中初获孩子出世的消息;还是那首铿锵有力的《Revolution》(1963),昭告自己必将无畏无惧抵抗暴政的决心;又或者,是他回忆录的平铺直叙,尽管是书写被单独囚禁的漫漫长夜。

乌斯曼阿旺 (Usman Awang) 说,自己在赛扎哈里被羁押之前,从不知道他也写诗。他们曾在《马来前锋报》共事,乌斯曼在文学文化版,赛扎哈里则负责新闻版。或许,让我觉得和赛扎哈里亲近的契机,也可能是自己从文学研究转为从事新闻工作,想要打破文学和时事的不成文藩篱。

1928年出生于新加坡的赛扎哈里,在1951年加入独立前的《马来前锋报》编辑部,当时的主笔仍是创刊主编尤索夫伊萨 (Yusok Ishak) ,后来的新加坡首任总统。当年的《马来前锋报》和今天的《马来西亚前锋报》当然不可同日而语。

马来民族主义思潮

《前锋报》30年代末创刊时正逢马来民族主义思潮涌动之时,二战后马来人反对英殖民者的“马来亚联邦”计划,促成巫统的成立,而《前锋报》此时正是一份大力提倡反殖,宣扬民族自治的独立报章。50年代在编辑沙末伊斯迈 (A Samad Ismail) 的主导下,《前锋报》聚集不少出色文人,尤其是一众50年代作家行列 (ASAS 50)的知识分子们。

ASAS 50(和许多马来左翼)版本的马来民族主义,和巫统版本的马来民族主义,在本质上有巨大的落差,但是在当时或许仍未被深觉。赛扎哈里在其回忆录提及,自己当时曾怀疑,为什么翁嘉化的巫统高喊“Hidup Melayu”(马来人万岁),而他自己则倾向马来国民党 (PKMM) 、青年醒觉团 (API) 和妇女醒觉团 (AWAS) 提出的“Merdeka”(独立/自由)。

当然,巫统后来也高喊默迪卡,显然是以英国殖民者更能接受的温和方式。独立后,巫统骑劫了原本更激进、更具世界观的马来民族主义论述,舆论被转向捍卫马来人特权,而非在阶级上捍卫人民主权。这时,以东姑为首的巫统菁英,更试图干预已搬迁至吉隆坡的《前锋报》总部的编采自由,要其全力支持执政党。

赛扎哈里这时已升任主编(沙末伊斯迈被“流放”到印尼当通讯员)。1961年,他领导《前锋报》全体职员罢工抗议巫统干预,长达三个月,那年他才33岁。赛扎哈里尔后前往新加坡时,东姑抓紧机会,发出禁令把他挡在马来亚之外,《前锋报》的罢工活动也被驱散告终,自此巫统堂堂正正将之视为喉舌。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