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暴力

从“华记星洲受难记”,看新加坡网民如何从同情黄丝到支持蓝丝

with one comment

吴劲宪    2019-11-22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7870

许多新加坡人一开始是同情香港反送中运动抗争者的立场的,然而随着六月后的暴力升级,许多新加坡网民开始转而批评香港人为暴徒。

11月20日,以鹰派言论著称的华记茶餐厅负责人、香港人杨官华在离开新加坡前,于樟宜机场的星耀樟宜商场,录制了一段长6分钟的短片。前半段是以英语赞扬新加坡警察部队在调查之后让他重获自由。从这段身陷囹圄的经历,他看到了人性的“善”——那群在新加坡帮华记的人,与“恶”——很清楚看到落井下石人们的真面目。华记也不忘以“half past six”(当地俚语,意思为不标准)的英语来说这段话:

新加坡是一个非常文明,治安法治非常好的国家。多谢新加坡。其实感激的说话是讲不完,各位帮过我的朋友,我会记在心中!感激感谢感动。


接着,杨官华在短片余下的时间用了广东话讲述,除了重复影片前半段的谈话外,还呼吁支持者星期日在香港区议会选举,出来投给提倡非暴力的建制派候选人,以入主区议会。这位KOL(Key Opinion Leader,关键舆论领袖)还不忘点名香港的黄丝带,说支持者不能再让“暴徒(手足)”伤害香港,不能再被包括民主派在内的反对党政棍欺骗。香港已经遍体鳞伤,不能(再)承受这么多的伤害。

杨官华与入籍新加坡的前港人陈文平,于10月11日在后者位于新加坡滨海湾商业中心内的日式居酒屋举行的“于居住在新加坡的华人朋友表达下意见,对于目前香港的暴动事件看法”聚会后,被新加坡警方要求协助调查。警方是以两人没有申请准证举行公众集会为由,抵触了《公共秩序法令》而调查了41天,最终杨官华被当局限制不能入境新加坡。而提供“聚会”场地的陈文平,也以被警告做为结束。华记拿回了护照之后,马上搭飞机回香港,陈文平的动向则是未知数。

这段为期41天的“华记星洲受难记”到此结束。

杨官华来新加坡“与朋友聚会”,然后深陷触法疑云,这是新加坡人在香港爆发《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引起的社会运动和暴动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香江的黄丝带(简称黄丝)和蓝丝带(简称蓝丝)两大派系的斗争,竟然会从虚拟世界与香港,蔓延至新加坡社会。而杨官华的这趟狮城之旅,是否会为给饱受抨击的黄丝——手足(勇武派)联盟,在新加坡民间网络言论界,带来正面的影响呢?

要了解新加坡人对香港的认知以及民意,首先要知道狮城人对自身社会的看法。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3, 2019 at 2:34 下午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鞭刑是对严刑制度的向往?新马的实践概况

with one comment

陈洸铭    2017-11-14
https://opinion.udn.com/opinion/story/11635/2817117

鞭刑是否能有效地制止犯罪?图为2004年马来西亚警员对国小生展示如何对罪犯施予鞭...

鞭刑是否能有效地制止犯罪?图为2004年马来西亚警员对国小生展示如何对罪犯施予鞭刑。图/美联社

10月23日,台湾民众在国发会的公共政策网路参与平台提议对酒驾累犯、性侵犯及对幼童伤害等增设鞭刑制度,短短四天就通过5,000名的附议门槛,截至今日更有高达2万5000名民众附议,促使法务部需于2018年1月3日前提出正式回应。

新加坡及马来西亚至今仍保留英殖民时期的鞭刑制度,究竟鞭刑能否有效威吓民众、降低犯罪率、减少累犯?还是只是民众对严刑的向往、欲以正义之名赋予暴力的正当性?在马来西亚,鞭刑制度或许不只是刑罚如此简单,还有可能涉及伊斯兰法鞭刑制度等宗教及政治角力。此外,以严刑“著称”的新加坡,又是如何进一步将鞭刑扩张到其他无关身体暴力的犯罪上?

本文从2009年马来西亚的一宗女性穆斯林被判鞭刑切入,简单介绍新马两国的鞭刑制度及实践状况,从而反思台湾是否该走向施予严法之路。

马来西亚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身为穆斯林的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图...

马来西亚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身为穆斯林的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图/欧新社

伊斯兰法与刑法的双轨制法律

2009年,穆斯林女子卡迪嘉(Kartika)因喝酒,被马来西亚彭亨州伊斯兰法庭(syariah court)罚款5,000马币(约台币36,000元),鞭打六鞭。马来西亚刑法(penal code)虽有鞭刑,但惩罚对象只限于男性。伊斯兰法庭的判决,让卡迪嘉成为第一名将被施予鞭刑的女性。当时,亦有伊斯兰学者辩护“可兰经强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分性别。”1

马来西亚执行双轨制法律,伊斯兰法的执法对象仅限穆斯林(在拥有超过60%穆斯林人口的国家,意味着适用于过半人口),刑法则适用于所有人。虽然原则上两种法规互不干涉,但一名穆斯林犯法后,在两种法律下会有不同的判决结果。例如,伊斯兰法庭的判决最高只能罚款5,000马币、坐牢三年及鞭打六鞭;相较之下,刑法远高于此。因此,两者亦不时出现竞争乃至冲突关系。 阅读更多 »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暴力毫无必要

leave a comment »

两只脚走的猫     2015-4-30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5/04/blog-post_68.html

今天惊见少年余澎杉在国家法院外遭一名男子掌掴的即时新闻,心中充满了沉重的情绪。

动手施暴的男子究竟为何这么做,不管他提出什么理由,都是不可被接受的。原因很简单,他的行为是野蛮和无理的,且不谈余被控上法庭的罪名,男子还是毫无根据自行决定扮演道者的角色来“惩罚”余。他的袭击余本身就是犯罪行为,一点也不高贵、崇高。

有人在事后说余“活该”被掴,我认为这样的言论也是低级和无理的。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纵容野蛮的暴行,如果当街出手伤人被认作是英雄式的仗义行为,那么这个社会肯定有病。

不但有病,还不轻。

诚然,余澎杉的所作所为显得离经叛道,不符合社会规范,可是他此刻已经在面对法律的审判和裁决,让司法决定如何处理余的问题就足够了,其他人实在没有权利硬来惩戒他。我甚至觉得,这么蛮横而理直气壮的无理行为的出现是一种羞耻。

还有在场的媒体。报导事件是媒体的职责所在没错, 然而目睹暴力行为的人为什么没有赶紧采取行动——拦下攻击者或追上他不让他在大放厥词逃之夭夭?敢不成这条辛辣、烫手的新闻比一个人的受辱受屈来得更为重要?

如此的冷漠,有可能比暴力来得更可怕。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30, 2015 at 11:30 下午

发表在 媒体, 法律

Tagged with , , ,

不依不饶的行动党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5-2-7

血淋淋的殖民主义者的暴行史实都在行动党历史说教中消失了,侵略者和殖民者倒像是替天行道、匡扶正义的力量,剩下的就是马共血腥的暴力和左翼意图推翻政府的阴谋,甚至荒唐到对社会工作者冠以“马克思主义阴谋”的莫须有罪名加以迫害,让对历史无知的人以阴暗、仇恨的心理看待马共和左翼运动,认为马共和左翼对国家的独立毫无贡献,只有破坏作用。

当前,行动党政权和历史虚无主义者对坚持历史真实的人士展开轮番的攻击,妄图否定历史的真实性。为了更好地理清历史的真实性,有必要对蓄意歪曲历史,蓄意歪解历史的现象加以批驳。

行动党和一些帮闲文人借口历史认知,拼命地竖起一块“学术”的贞节牌坊。他们的这种“学术”往往是抓住史实的片段和细节,不顾主流和本质,从预设的立场出发,有选择地裁剪历史,随意歪曲历史真相和抹煞历史认知既有的真理性。

行动党恣意歪曲历史的本来面目,碎片化历史,企图通过否定马共抗击日寇英帝的历史和左翼运动的历史,从根本上否定马来亚共产党的抗日反英领导地位和作用,进而否定宪制斗争时期的左翼运动。

为吸引眼球,打着结构历史,还原历史真貌的历史虚无主义者配合当权者热衷于抹红左翼运动,通过肆意夹带私货,混淆、颠倒历史是非反证行动党政权残酷镇压左翼运动的合理性和合法性。这根本就不是追求史学“公正”,而是一种政治斗争手段,更不是什么学术之争,而是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

尽管由于立场不同,政见各异,对新马历史发展诸多问题见仁见智,但绝对不应该也不可能否定新马人民反帝反殖斗争是近代历史主线这一基本认知。行动党政权顽固地否定和抹煞马来亚共产党和左翼运动反帝反殖的历史事实和卓越贡献,不依不饶地死揪住马共采取所谓“暴力”和左翼运动是马共的统一战线,也要采取“暴力”来推翻政府,归结为所谓“非法”和“残暴”,这是一种不愿直面历史的自欺欺人。

所谓的马共的暴力,无非是对抗日战争、抗英战争和国内战争的指控。众所周知,马来亚的抗日战争是国际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部分,除了德国、日本和意大利法西斯轴心国之外,全世界主要国家都是反法西斯同盟。行动党指控马共使用暴力反抗日本军国主义者,那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自己摆在德意日法西斯同盟去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