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

新加坡突驱逐华裔专家向北京释放了什么信号

leave a comment »

多维新闻/编译:东坡        2017-8-13
http://news.dwnews.com/global/news/2017-08-13/60006577.html

新加坡8月4日认定华裔教授黄靖试图为外国政府影响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宣布将其驱逐。新加坡突然驱逐一名华裔中国通背后有何玄机呢?

香港《南华早报》8月12日发表题为《驱逐中国通黄靖,新加坡想表达什么》的文章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到亚洲之外的地方旅行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关于他们的国家的地理位置上的无知问题。“你来自新加坡?那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作为大中华区外唯一的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同时新加坡还没有一个城市大,一些关于新加坡地位的疑惑是可以理解的。52年后,新加坡发现,它仍然需要教育教育这个世界,那就是它是一个主权共和国。

文章称,一个星期前,新加坡又给世界上了一课。8月4日,新加坡宣布以对方试图为匿名的外国政府影响这个城市国家的外交政策为由,驱逐一名华裔美籍教授。黄靖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中美关系专家,被指控向新加坡高级官员提供“机密信息”,以影响他们的决定。

新加坡的突然举动是否会影响中新关系呢(图源:新华社)

新加坡的声明说:“他(黄靖)同外国情报机构合作做这些事情。这相当于颠覆和外国干预新加坡的内部政治。”

文章称,新加坡虽然没有透露黄靖是为哪个国家效力,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那是中国,他出生的国家。这起事件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和猜测。因为这样的驱逐行为总是具有象征意义的,那么问题是新加坡想要传达什么呢。

文章说,要把这次举动放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来解读。许多专家称,新加坡有许多行为让北京不快。黄靖也列举了一些他认为是战略错误的行为。虽然新加坡敢于面对问题,但是有很多清晰的迹象表明,新加坡对于一些言论极为敏感,那就是它在处理对华关系上或许犯了一些错误。在这个背景下,黄靖的被驱逐可以被视为政府的一个毫不含糊的警告,它不会让人多误事的现象出现在新中关系上。另外一个针对的关键目标就是那些来自中国大陆、在新加坡机构的潜在舆论制造者。 阅读更多 »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洪奕婷有羞愧感吗?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2-6-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2/06/60805.html

今天报业控股是执政党的禁脔,而被大多数国人视作跑腿、走狗、打手,只是空穴来风吗?要是整个报馆上下都有一种“中箭”的集体感受,没有羞愧感,反而要求人家给你们时间去慢慢“成长”,不要给那么多压力,那么这很危险,因为里头连个懂得独立思考、敢于冲撞体制、遇强则强的人也没有了。

读洪奕婷的《我们又中箭了》,有几点好奇怪,兹逐点拿出来讨论:

又中箭了?

这是一种什么心态,似乎需要前缀“无端端”三字吧?而最可怜是这种的“中箭”竟无人同情:

  1. 重返校园的近一年里,来自五湖四海的同学们知道我是全班近80名学员中唯一的新加坡媒体代表,也总会在这些指控后面附加问号向我提问。
  2. 本地学生每每谈及政府与媒体的关系时,免不了嘲讽我国有限的新闻媒体自由(press freedom)、主流媒体所面对的种种法律和人为管制,以及它如何被视为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喉舌,随后必定亮出最佳理据:新加坡媒体在非政府组织“无国界记者”2011年度新闻媒体自由度排行榜上的不堪排名(179个国家中仅位居第135名)。

所以说如果这样的事实成立的话,那也不可能是“无端端”,因为早在2003年9月林任君就告诉李阿姐:

我们要办一份可信、可亲、可敬、可爱的报纸。诚信可靠是《联合早报》绝不妥协的原则,亲切友善是它对待读者和客户的态度,专业精神、公正持平和以国家社会利益为先的编辑方针是它博取尊敬之道,内容与民众息息相关及文化精神上的心灵相通,则使读者和它休戚与共,对它爱不释手。

——就是要打造出一份人见人爱、车见车载的cute报纸,怎么会搞出一份在一次选举过后就里外不是人的报纸呢?

诚信

堂堂一名被报馆派到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修读硕士的高级记者/采访主任,竟然连“诚信”和“守法”的概念都分不清楚:

诚然,新加坡的媒体不是全世界最自由的,但也不应该就此断然地把自由和诚信画上等号,然后认定我们的作业方式是偏私,是有欠公允,是没有诚信的。自由的新闻媒体不一定最有诚信,标榜新闻自由的西方媒体也可以出现有违诚信的“窃听门”事件;同样的,没有最大自由的新闻媒体不代表就全无诚信可言。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