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光耀遗嘱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谁的罗生门?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12

何惜薇的《走出故居遗愿的罗生门》,谓此“门”很“罗生”,到底谁是造门者呢?哦,原来就是报业控股。

7月4日,开国会的隔天,《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是这样:

这段话说得毫没道理,老福建要说这是“横柴拿进灶”,就像当年李光耀和李显龙经常重复的调调儿:“要不是小李是老李的儿子,他会有更早、更大的成就。”——这段话早就被社会学研究所否定;在布笛和桑德尔那里,他们认为家长的社会资产就是孩子日后成功的要素之一。而李显龙确实如此,要不是老李遗下的“政治”赏饭吃,他能去到哪儿?所以才有“造神”—“需要故居来巩固政权”一说。

何版《罗生门》是这样的:

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所牵扯出的滥权指控,何尝不是罗生门再现?

同事在梳理引发李家争端的事件簿时就发现,难以纯粹用一条直线去阐明前因后果,而是必须呈现不同人对在单一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的诠释,才能清楚看出争议所在。举个例子,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应李显龙总理邀请与内阁见面,商讨如何处置房子的问题。一般的认知是,李光耀向内阁表明了拆房子的意愿,但内阁一致认为不应该拆除房子。

李玮玲医生日前在面簿上称父亲回返住家时,“痛苦和失望”地对她说不应该听李总理的话去见内阁,并对李总理反对他拆房子的要求感到痛心。她的说法不禁让人怀疑内阁当时是否曾向李光耀施压,导致他极度不开心?

曾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2011年5月大选后进入内阁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7月4日于国会上回应时说,李光耀并没有用本身的资历和建国总理的身份,在会议上坚持己见,而是专心聆听内阁成员的看法。

李光耀一直到2011年12月才致函内阁。王瑞杰相信,这说明李光耀在仔细考虑问题后,认为把他的想法告诉政府是恰当和重要的,而他已准备好要考虑政府或许决定不拆房子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单是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见内阁后究竟是否不悦,就至少有两个不同版本,更别说是证明李光耀后来究竟有没有认真考虑不拆房子的可能性了。

何惜薇真的很认真,认真到令人发笑。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人可不可以改变主意?接着就是:内阁对李光耀先生2013年第七版本的遗嘱是怎么看?要是行动党内阁严重质疑最后一份遗嘱,那么可以是李显龙以长兄身份(遗产受益人之一),或者以总理对古迹保留的角度把李玮玲和李显扬两姐弟控上法庭,说他们在遗嘱上造假,以寻求公平的判决。要不然李光耀之前的反反覆覆只能视为人之常情,多说无谓。

张志贤作为这场国会表演的编导之一,实在难辞其咎,整场演出是失败的,外地报道甚至称之为“丑闻”或“闹剧”。赌球的朋友都知道,主场优势不可小觑,而张志贤竟然利用国会这个主场,拉拢来吴作栋和英兰妮,还有那个李美花来攻击李玮玲和李显扬,节外生枝指控他们要颠覆政权,让国民觉得很“卸衰”。 阅读更多 »

李玮玲李显扬7月6日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李玮玲,李显扬     2017-7-6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38oxley/news/story20170706-776961

我们爱新加坡。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亲用尽一生建设新加坡,为这个国家付出。我们希望新加坡获得最好的。要信守他的价值观,就要尊重他和他的精神遗产。

这封信为2017年6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提供背景,并回应前几天国会上出现的一些说法。

背景

2015年4月12日,在我们父亲的遗嘱宣读当天,显龙与我们发生争执。他隔天要在国会上表明我们的父亲已改变主意,没有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必要。我们自然无法同意,因为那不是真的。他也因玮玲能毫不受约束地继续住在故居而生气。他向我们大喊,并威逼我们。这让我们走上不归路。他自此没有再与我们说话。

不久后,显龙写信告诉我们,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黄鲁胜)处理,还问我们的律师是谁。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是手足,一起讨论父亲的故居,却得各自聘请律师。不久后,显龙停止与我们直接沟通。在我们父亲逝世后的首个农历新年团圆饭,我们的哥哥邀请了所有亲戚,除了我们。

我们在过去两年尝试通过各种中间调解人与他对话。我们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声明不久后私下尝试和解,但却碰壁。因此,对于显龙在2017年7月4日声明表示希望和我们私下处理争执,我们欢迎。我们期待与他在没有律师或政府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洽谈。

6月14日至今

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我们写道李显龙反对我们父亲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意愿,滥用作为总理的权力,并且利用国家机关追求自己的个人目标。当时,一些新加坡人对这些指责表示怀疑——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新加坡?

自那以后,你们已见证所有三项指责的证据。李显龙称他回避参与,但却对由自己的部长组成的一个秘密委员会作广泛建议。他寻求挑战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意愿,并且在宣誓声明中宣称李光耀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执行遗嘱。显龙的公开声明与私人声明自相矛盾。显龙以总理的身份获取文件,并把它们用在自己的私人法律纠纷上。他滥用总理公署权力追求他的一己私欲。(我们也发表另一份文件简要总结至今的证据。)

在国会上,你已看到李总理和何晶曾有保存、翻新和搬进父亲故居以继承政治资本的意愿。李光耀签署翻新计划不意味着他接受故居应该被保存。显龙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我们已出示多封电邮证明这点,这些电邮可在附上的总结中找到。)

有后备方案应对不代表一个人希望或接受某种情况发生。若有人说:“如果我的书本着火,请联络我的保险公司”,他并非因此接受书本应该被烧。

在此之上,你已看到国家机关急于协助李显龙的一幕。受严格管制的新加坡媒体不停地做出不客观的报道。部长们急于对事情“负责”,这些事情明显是在显龙指示下进行,目的就是不愿承认我们父亲的遗嘱。政府机构在三更半夜介入,为总理和何晶找借口。

李显龙是双面人。他在公共场合表现为一名行事光明磊落的儿子,寻求家中和谐。私底下,他用公权和他的下属暗中破坏李光耀的遗愿,攻击那些发声的人。 阅读更多 »

欧思礼路38号:古厝乱斗,新加坡李氏大宅门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7-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62874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

欧思礼路38号存废事件,牵扯出李家兄弟妹阋墙丑闻,同时折射出新加坡铲除城市老记忆的惯性及发展主义思维。图/欧新社

上个月中(6月15日),新加坡现任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凌晨无预警的在脸书上,炮火猛烈攻击李显龙,洋洋洒洒六页指控他罔顾已故父亲李光耀的遗愿,拒绝拆除故居“欧思礼路38号”。对此,李显龙否认不尊重父亲遗愿,声明将不参与故居存废的决策,转交由国会处置。于是,7月3日,新加坡国会针对“欧思礼路38号”进行辩论,这出“家事变国事”的“长寿剧”,引起国际媒体高度关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是李光耀一家在二战后首先承租而后买下的房子,房屋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PAP)秘密会议地点,见证了该党的诞生。1948年,李光耀在剑桥大学当选律师会副主席时,《海峡时报》就曾以“新加坡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先生”来指称这位人物。

这座房子,不论作为李光耀私宅,还是人民行动党的作战处,对向来以李光耀为首的新加坡政治而言,都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

也由于李光耀在世前居住于此,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李光耀曾多次公开或在著作中提及,不希望故居以后成为人人皆可进出拍照的“废墟”,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屋龄超过百年,结构脆弱,若要保存会需要一笔花费,若拆除,反而可以透过都市计划的解套,让此地段向上发展,土地价值更能进一步看涨。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

欧思礼路38号位于新加坡中南部的市中心附近,构造为高脚屋,共两层,一楼是地下室,曾作为人民行动党秘密会议地点。图/欧新社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

考量到国家安全的因素,欧思礼路38号及其周遭皆有两层楼的限建。图/路透社

这次李家三兄妹阋墙的主要的争议,在于三人对李光耀遗志的分歧。李光耀的遗嘱多达七个版本,最终版本的遗嘱重拾前两版本删除的“拆除欧思礼路38号”部分,这让该版本的遗嘱是否真为李光耀的最后遗志成为谜团。李玮玲与李显扬也指控,李显龙滥用权力,筹组秘密委员会来左右欧思礼路38号的去留。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在国会辩论时,认为政府本来就有责任评估历史袭产的公共价值,法律也赋予国家权力来公告限制,或甚至征收这些建物。他强调:

政府非但有执行的权力,更有义务来决定怎么做。政府不能把决策责任外包。

但欧思礼路38号是李家的私事?还是国家的公共财产?欧思礼路38号作为一个见证新加坡独立的文化资产,当它以一个建筑物的身分,而不是李家遗产纠纷的物件现身时,该怎么理解整个争议? 阅读更多 »

李光耀故居争夺战演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Richard C. Paddock     2017-7-4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704/lee-kuan-yew-house-singapore/
英文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17/07/04/world/asia/lee-kuan-yew-house-singapore.html

新加坡前任总理李光耀故居。他不希望在自己死后让这里变成一座纪念馆。

新加坡前任总理李光耀故居。他不希望在自己死后让这里变成一座纪念馆。(Edgar Su/Reuters)

去世两年来,新加坡没有为李光耀立纪念碑、雕塑,也不曾以他的名字命名街道。正是这个人将这个城市国家确立为现代国家,将它建成了一个能展现其观念的繁荣的窗口,这个观念就是有限的政治自由最适合亚洲的价值观。

现在,就他那朴素的住宅发生的一起充满怨恨的公开家庭纠纷,破坏了新加坡作为有序的威权主义典范的形象,同时也暗示出这个国家的政治未来存在着更深层的分歧。

李光耀三个子女中的弟妹指控他们的兄长、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滥用职权,违背父亲的意愿,执意保存故居。他们表示,他的目的是以此支撑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并培养自己的儿子,最终建立起一个王朝。

表面看来,这是一场不堪的财产争夺战,但因为这些指控演变成了一场国家危机,令外界质疑这个岛国的治理情况,质疑执政党连续58年统治的基础,以及这个国家选择领导人的方式。

在一个博客作者会因批评政府而入狱的地方,公开传播来自备受尊敬的建国家族内部的怨愤情绪完全是非同寻常的举动。

“这些是关于滥用权力、不按程序办事、任人唯亲和裙带关系的指控,”活动人士及新闻工作者韩俐颖(Kirsten Han)在一个很有人气的博客上写到。“如果是真的,它们肯定会颠覆新加坡精心塑造的纯洁无暇、不存在腐败的形象。

“此外,对新加坡人来说最重要的是,”她继续写道,“它们会揭开‘A队’的真实面目,A队成员数十年一直让民众觉得他们是治理这个国家的最佳人选,实际上却正利用选民赋予他们的权力达成自己的个人目的。”

现年65岁的李显龙(Lee Hsien Loong)总理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并于周一在国会的一场特别会议上加以驳斥,上演了一出利害攸关的大戏。

“待这起不愉快的事件尘埃落定后,人们必定知道政府的运作是透明、公正和得当的,”他说。“知道在新加坡,就连李先生的故居和他的愿望都是接受法律管辖的。”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惨遭池鱼之殃

leave a comment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4, 2017 at 9:16 下午

刘程强:李家事件模糊了公共和私人界限

with one comment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     2017-7-3
http://www.zaobao.com.sg/zvideos/news/story20170703-776087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昨日(7月3日)在国会针对李显龙与弟妹的纠纷发言。以下是讲稿的中文翻译:

议长女士,今天我们需要在这里辩论建国总理后人的纠纷,这是让国会难过的一天。更让人难过的是,整个事情围绕着李光耀先生的遗嘱,而他的遗嘱中关于欧思礼路38号的部分是众所周知的。我要再次明确声明,工人党对这个令人遗憾事件的立场很简单,那就是工人党关心这个事情怎么影响我们的国家。

过去几周,工人党党员和议员对这场纠纷其他层面的意见与一般新加坡人一样多元。作为一个外人,我相信李家后人的积怨之深,远远超过因遗嘱中关于房子的命运产生的分歧,因为争论各方看来都不惜牺牲国家利益,把这个私人事件公诸于世。对此,我感受特别强烈。

整个事件最大的问题是总理在私人身份与公共身份之间,不断模糊界限,而李家兄妹与政府也一样。我们需要恢复公私之间的界限,把这条红线划得更明显。这起纠纷侵犯到公共领域的部分必须处理,让争端退回私人领域。我们必须这么做,才能更专注于处理更重要的国家议题。

这个事件让政府分心,分散了新加坡人的注意力,也让全世界模糊了焦点,同时破坏了新加坡的声誉。

公私不分,各方一再越界

议长女士,私人与公共身份的清楚区分,是良善治理重要的一环,也是新加坡坚定反腐立场的基石。很不幸,在这个事件上,我认为各方一再越界。起初是李显扬和李玮玲医生,他们不应该以一些家庭纠纷中不确定的证据,公开对总理发出粗暴的指控。这些指控看似算计过,目的是削弱总理的权威,这并不是建设性的政治。这是莽撞的行为,我看不出它哪里符合国家利益。

如果他们有详尽和确实的证据证明总理说谎和滥用职权、让他的妻子影响公务人员的任命,他们现在应该马上公诸于世,而不是不断在媒体上发动攻势。政府也有份参与这场口角战。总理和他们的一些内阁同僚在面簿上回应,甚至针对另一方的动机和人格进行还击,对整个事情没有帮助。政府在面对关于诚信的质疑时,应该树立榜样捍卫自己的尊严。不应该卷入面簿的混战中让全世界看热闹。内阁成员比任何人都应该克制,不对指控者进行人格与动机的攻击。政府应该马上停止这场公开争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4, 2017 at 10:51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