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光耀

学者解读李显龙旋风式访华:仍是实用主义哲学

leave a comment »

解放日报     2017-9-22
http://news.sina.com.cn/w/zx/2017-09-22/doc-ifymesii5014081.shtml

专家也提醒,没有必要总是将中美两国放置在新加坡的外交战略中来衡量。对于中国而言,新加坡并不是影响外交战略全局的国家,但新加坡又是一个十分活跃的小国,所以不可低估其所具有的能量。专家均认为,从目前看,李显龙基本沿袭了李光耀时代的外交战略,在重视对华关系方面并没有根本性改变,实用主义仍是其最核心的理念。

4个多月前,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上,东盟国家首脑几乎都到了,但却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4个多月后,中共十九大前夕,李显龙在北京受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等4位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会见,被新加坡媒体称为“高规格礼遇”。李显龙这次“旋风式访华”受到舆论关注,分析人士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采访时认为,李显龙的访问反映了中新两国在经历了近两年的相对疏远后,都愿意摒弃前嫌,让两国关系重新回暖。不过分析人士也指出,新加坡的大国平衡外交战略并没有改变,其最核心的理念就是实用主义,今后新加坡的外交取向,将考验“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决策层的政治智慧。

“画风”尴尬的两年

此次李显龙访华,舆论之所以纷纷用匆忙、突然、仓促等词加以形容,首要原因是,从9月15日公布行程到9月19日正式出行之间,仅仅只有4天时间,这在中新关系发展的历史上较为少见。其次,此访也引出一条微妙的时间线索:眼下正值中国筹备中共十九大之际,李显龙下月将访美,美国总统特朗普11月将访华。更重要的是,过去两年里,中新关系的处境略微有些尴尬。

“近两年里,中新关系经历了一些变化,”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大国外交室主任周士新说。2015年,新加坡开始担任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员国”,然而,它在处理国际事务上的一些做法,却让中新两国关系陷入困境。“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从自身经验出发,坚持认为仲裁结果有效、权威,但却忽视了南海问题的实际情况。”

2015年,美国强行介入南海问题之际,新加坡顺势加强了与美军的军事协作;同年8月,李显龙访美时,再次重申对仲裁结果的认可。当年也是李显龙在过去十余年里唯一没有访华的年份。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族群操作及其效果——新加坡选举史中的不和谐记忆

leave a comment »

刘晓鹏,黄奕维(国立政治大学)      2017-6-29
原载于《台湾民主季刊》第十四卷,第二期(2017年6月)
http://www.tfd.org.tw/export/sites/tfd/files/publication/quarterly/TDQ1402004.pdf

如果宪法修改是因为某个人,这对新加坡人来说将是可悲的。

—陈清木,2016年9月17日

前言

Yahoo Singapore在2016年9月发表的民调显示:高达70%的国民支持副总理尚达曼(Tharman Shanmugaratnam)担任总理。由于在总理李显龙昏倒后不久发布,引起新加坡各界重视,当事人也急于澄清无意愿。在这个议题上,李显龙虽未反对非华人总理,但将懂华文设为条件。约在 Yahoo Singapore 发表民调的同时,李显龙也宣称少数民族难以在选举中获胜,故推动改革总统选制以保障其当选机会。修法工作已于2016年11月完成,2017年9月将选出少数民族担任总统。

Yahoo Singapore 的民调和李显龙的说法,对新加坡人民在选举中的族群考量有相互矛盾的诠释。前者以数据显示新加坡人民能接受跨族群政治代表,是选民成熟、族群和谐的象征,后者则暗示新加坡华人占多数的选民受限于族群思维,倾向支持华人政治代表,因此必须透过修法来补强族群和谐。循此矛盾也使吾人不禁好奇新加坡族群和谐的程度为何?为何民众支持的少数民族政治明星担任总理,需要以说华文为条件?而新加坡以法律保障少数族群知名,就总统选举的位阶而言,应早有相关法律予以规范,为何此时需要迅速修法,保障其担任总统的机会?

为解答这些问题,本文将以族群为核心,回顾新加坡选举史。不但有助解释新加坡官民间视角的差异,也能探讨族群与选举考量衍生的问题,更能检视即将来临的2017年总统选举。

文献回顾

一、族群与记忆

族群的形成十分多元,王甫昌总结各说,将其定义为“一群因为拥有共同的来源,或者是共同的祖先、共同的文化或语言,而自认为或者是被其他的人认为,构成一个独特社群的一群人”,简言之,就是主观认定或被认定有共同传统的一群人。惟正如 Eric Hobsbawm所批评,许多所谓古老的传统,常是最近被编造的(invented),而族群构成就是很好的应用,因为牵渉到复杂的主观认知。学者们普遍指出族群的建构是一连串的“记忆、遗忘、诠释与编造”(remembering, forgetting, interpreting, and inventing),而 Benedict Anderson则指出这些记忆与遗忘的过程,实际上是配合叙述者的目的。例如许多历史上的杀戮,为了符合当今民族建构需求,而出现选择性记忆以定位死亡的价值与意义。

族群的记忆建构最关键的叙述者往往是政府,因此 Carter A. Wilson认为政治是影响种族主义最关键的力量,特别是政府的法律与政策。他以美国的经验为例,法律与政策可以被用来确认美国黑人属于财产而非属公民,国家可以透过暴力来强迫执行种族压迫规范,然而法律与政策亦可迅速改变白人优越的地位,用国家暴力来捍卫有色人种的民权。政策的角色如此重要,不同族群成员因而常透过参与政治竞争,担任政府机构的代表,取得资源分配与诠释政策的权力。Sniderman、Crosby 与 Howell就指出,种族政策的核心是政治,而“竞争性选举压力”(pressure of competitive elections)为其形成的主因之一。

族群与政府的关系密切,也使新加坡政府管辖的多元族群社会格外引人重视。其多元种族政策受到赞誉的同时,也有不少研究关心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如何藉族群政策达到政治目的。Noman Vasu指出,新加坡政府在政治、社会与经济制度上加强种族分类的同时,也藉此将自己塑造为族群和谐制造者,并以此寻求其执政合法性。人民行动党以“父权政府”(paternalistic government)知名,而族群与其执政模式的关联则如 Carl Trocki所指出,多元种族主义(multi-racism)是新加坡“父权式管理社会的借口”(excuse for the paternalistic management of society)。

要做到父权式管理,必定要能压制反对的声音。Kevin Tan形容执政党对付反对者的弹药库(arsenal)中,法律武器之一就是指控其危害族群和谐。James Jesudason则以1997年选举为实例,指出反对党候选人邓亮洪律师,被形容为威胁新加坡的反基督教的大汉沙文主义者(anti-Christian Chinese Chauvinists),这仅是由于他批评了新加坡的英语教育政策,最后也因此流亡海外。

族群和谐要成为压制的理由,必然基于族群和谐必要性的历史记忆,因此如何塑造这种记忆至为重要。种族不和谐多源自社会中少数族群的长期不满,但最后会爆发社会冲突,关键在于该族群是否受到菁英团体在资源与权力上的组织与动员,因为菁英会定义、创造与操纵相关不满与矛盾。菁英操作族群关系必定与自己的利益有关,以前述新加坡政府巩固支持的策略为例,Stephan Ortmann就指出其长期在身份认同上操弄危机意识,刻意强调自己身处“敌人(马来人)领土”(enemy territory),因此记载历史时十分强调族群冲突。 阅读更多 »

李光耀顾此失彼

leave a comment »

杨善勇     2017-9-15
http://news.seehua.com/?p=305948

英年早逝的前副揆依斯迈医生那本没有写完的回忆录《政海浮沉》(Drifting into Politics; 新加坡; ISEAS; 2016)提起李光耀这个人,确有非常专业而入微的观察。

依斯迈医生认为,打高尔夫球的风格,充分显示一个人的性格。就这点说,李光耀步步为营,每一杆他总小心算计。他只管自己的,罔顾后边的球手全等坏了,甚至因此焦躁。他或者实不自知,或者只是视而不见。

李光耀是不是个高尔夫球的高手,我们都不知道,依斯迈医生也没有明白说明,但是,李光耀的球风影响了他在球场的战绩。书里依斯迈医生坦言,前后踟蹰,顾此失彼:要么,差之毫厘;要么,偏远了。结果,本来轻而易举的那一棒,李光耀也屡屡错手。(页72-73)

到底是个澳洲留学的医生,看病察颜,把脉诊断,总有独辟蹊径的见地。依斯迈医生随手开了药方,忠告李光耀,若少点心计,多些信任,凡事包容,宽以待人;对他而言,乃至整个新加坡,必然更胜一筹。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何独李光耀?何况,新加坡的方圆和资源,到底有限,每一寸土地,每一个生命,每一口食水,每一间工厂,皆需经过反复计算,才能一一存活下来。

当然,智者千虑,始终必有一失。处理党务,李光耀宵旰忧之,逆瑾必除;行政部门,他任贤擢材,辅弼大任。励精图治,纵然新加坡已经胥享升平,他仍不放心,主张国人大步走出国外,开疆拓宇。

总而言之,能做到的,能想及的,生前李光耀全做了,想得透透。可惜,前瞻后顾,9月16日94岁冥诞之日,他似乎万万没有料到,最先提前失守的,竟是位在欧思礼路38号,李氏祖家的大院子。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6, 2017 at 1:04 下午

哈莉玛“被当选”值得庆祝

with 2 comments

伍依      2017-9-15

这次的“官选总统”表明看来是行动党人的胜利,实际上是栽了大跟头,这或许是行动党人走向衰败的一个转折点。行动党人再如此继续下去,必将“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没有什么事可做了,只好挟起皮包走路。

《黔之驴》是柳宗元的作品《三戒》中的一篇。(《三戒》含《临江之麋》《黔之驴》《永某氏之鼠》三篇寓言)写的是一头驴被一只虎吃掉的故事。

这篇文章寓意深刻,具有鲜明的针对性、现实性。作者在《三戒》的序中说:“吾恒恶性之人,不知推己之本,而乘物以逞,或依势以干非其类,出技以怒强,窃时以肆暴。然卒迨于祸。有害淡麋、驴、鼠三物,似其事,作三戒。”由此可知,作者写这三篇寓言,是为了警戒世人:毫无自知之明而肆意逞志,必然自招祸患。

行动党人不知道有没有读过这篇寓言,以行动党人的中文水平,恐怕也难于读懂寓言的真意。

从李光耀执政时期起,就惯于耍弄各种伎俩,以维持统治。在耍弄伎俩时,行动党人总是“形之庞也类有德,声之宏也类有能,向不出其技,虎虽猛,疑畏,卒不敢取。今若是焉,悲夫!”,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外形庞大好像有德行,声音宏亮好像有能耐,假使不使出它的技能,老虎虽然凶猛,(但)多疑、畏惧,终究不敢猎取(驴子)。如今像这样的下场,可悲啊!

牢牢稳住政权是目的,其他一切都是借口。目的不会变,借口可以变来变去。尽管借口不同,要做的事却完全相同。行动党人说为了保留少数族群能当选议员,设置了“集选区”制度,现在为了能让少数族群当上总统,再次修改宪法,于是所谓“民选总统”的“保留制度”就出笼了,目的不外乎扫除“外人”的干扰,让行动党人在意的内定人选一定能“被选上”。令人啼笑皆非的是,保留少数族群说是为了照顾到少数族群,可偏偏全新加坡竟找不出一个马来人来当总统候选人,竟硬生生地推出半个马来人来充数,这是对马来人的关怀还是羞辱?马来族群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耻辱?相信是五味杂陈吧。

联系行动党人从创党以来的政治遭遇,在党内斗争,加入马来西亚的全民投票等事件中,不难理解从李光耀开始,就面对强大的政治阻力,如果不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玩弄伎俩,李光耀等行动党大佬,早就被扫出政治舞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5, 2017 at 9:12 下午

摸蛤仔兼洗裤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9-10

“保留民选总统制”的提出,主要为掣肘陈清木,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为上一届总统选举,竟奏出“Tan! Tan! Tan! Tan!”的最强音(让陈庆炎赢得很没面子),所以除了提高门槛之外,还带多一条种族的尾巴,以确保什么意外都没有。素素常说民选总统制的确需要“时时勤拂拭”,不过最近对这个问题思考多了,竟觉得民选总统制完全有废除的必要,恢复指定总统制。

何惜薇的《非常时期的非常任命》主要就是丢烟雾弹,认为总理让陈川仁先丢官,后出任国会议长“必有深意”——“非常时期引发非常任命,无可厚非”。

其实,伊斯迈•卡森(Ismail Kassim,《海峡时报》前资深记者)说的才正确:“来临这场保留给马来人,或自称为马来人的人参选的民选总统选举,与促进多元种族意识根本毫无关系;反之,它只是为了让执政党保留一党独大。”

卡森的“it is all about preserving the dominance of the ruling party”——就如台湾人常说的“摸蛤仔兼洗裤,一兼二顾”,民选总统制已经成了行动党巩固政权的撒手锏。

且让我们看看李显龙如何玩弄哈莉玛和陈川仁这两颗棋子。先说陈川仁这一块:新加坡自2001年大选以来,国会议长这个职务都是由华族以外的族裔议员担任(老百姓差不多都要以为这是国会传统了),最先培养的阿都拉,等纳丹等太久,他老人家退休去也;然后要培养再诺,可惜天不从人愿,输去阿裕尼集选区,没弄成;柏默因为桃色纠纷,连议员都没得做,就桃之夭夭了;哈莉玛临危受命,还好凑够5年,才勉强过关。所以为什么是陈川仁呢?因为接下来不管哈莉玛有没有连任,至少有12年无需“保留制”,等到时候才来培养卒子,否则就会太明显。所以……为什么是陈川仁呢?因为陈川仁期中考不及格,议长成了下台阶,为领导核心找了个体面的退场机制。

“保留民选总统制”的提出,主要为掣肘陈清木,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为上一届总统选举,竟奏出“Tan! Tan! Tan! Tan!”的最强音(让陈庆炎赢得很没面子),所以除了提高门槛之外,还带多一条种族的尾巴,以确保什么意外都没有。素素常说民选总统制的确需要“时时勤拂拭”,不过最近对这个问题思考多了,竟觉得民选总统制完全有废除的必要,恢复指定总统制,理由有六:

1、【初心最重要】初心,又称初发心,是个佛家术语。佛典说:“初发心的四十一种特征:一是心不杂一切之烦恼。二是心相续不贪异乘。三是心坚牢,一切外道无能胜者。四是心一切众魔不能破坏。五是心常能集善根。乃至四十是心护念,诸佛之神力故,四十一是心相续,三宝不断故”。民选总统的初心是要找个立场中立的无党派/私企人士来和执政党一同监管国家贮备金,这份初心可说是败得一塌糊涂。 阅读更多 »

李显龙的幻象:新加坡人对他的dishonorable行为无动于衷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7-9-7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9/dishonorable.html

李显龙的焦虑,最近特别的明显。焦虑后的行动决策,如,总统选举,李光耀孙子李绳武事件,议长人选,都显示他的幻象。他认为,新加坡人对他的所作所为,无动于衷。国人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在高压和照顾既得利益者的背景下,新加坡依然可以保持稳定,经济继续成长,政治上没有改变。

李显龙当然有焦虑,正如他的妹妹和弟弟对他的指责:Dishonorable son。李显龙害怕人们对他的诚信起疑心,因此,在国会搞了一个自辩。既然国会没有提出相关资料证明他的诚信有问题,那李显龙就是清白了。

同时,李显龙也明白,自己的清白,只是国会里才站住脚。在国会外,当然有不同的解读。李显龙还不至于把英国广播公司BBC给关掉,因此,英美的广播和新闻,还是,可以对新加坡政治发展做出评论。李绳武在脸书上对纽约时报对新加坡司法的评论文章,就让李显龙焦虑不已。通过私人管道,进入李绳武的私人脸书部分,焦虑的把私人空间,公开化并且告上法庭。李显龙不顾个人隐私,既然为了个人的焦虑,不惜进入别人的个人空间,这简直就是内安法恐吓手段的升级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9, 2017 at 9:13 下午

总统府成了分裂的象征

with one comment

作者:伊斯迈•卡森(Ismail Kassim, 海峡时报前资深记者)    2017-9-3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147362008697065&set=a.599845960115342.1073741829.100002698301517

感谢行动党的蓄意操纵,当今的总统府已成了国家分裂的象征。

来临这场保留给马来人,或自称为马来人的人参选的民选总统选举,与促进多元种族意识根本毫无关系;反之,它只是为了让执政党保留一党独大。

请看看我们国家早期的历史,并一一检视历届总统——尤索夫、薛尔思和黄金辉的背景。

他们个个无不刚正不阿,德高望重,然而最关键的是,他们都是无党派的。

因此,无须多少努力,他们都成了人民团结的象征。

那是一个简洁利落的制度:政府提名总统人选,再由国会批准。

然而,我们那位熟谙一切利弊,已离我们而去的伟大领袖却把它改成民选总统制。

人们普遍认为,他是把狭隘的私利置于国家利益之上。

近期对本来有缺陷的制度的修改,已使它变得更糟。现在,它已沦为只有行动党前忠臣才能参与的游戏。

否则的话,为何要剥夺99.9%的人民角逐总统位子的资格呢?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4, 2017 at 2:1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