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光耀

总理“薪情”全球最好何晶:不能让有能力的人领不合理的薪资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李国豪     2019-8-21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90821-3090

总理夫人何晶(右)发文相挺李显龙总理(左)。(李国豪制图)

我国总理李显龙的薪金是全球国家领导人榜首早就不是秘密了,不过对于必须在生活中咬紧牙关,勒紧腰带过日的平民百姓来说,总理和部长们的好“薪情”往往也是坏他们心情的来源。一言不合,就拿这些官员坐领高薪来说嘴更是司空见惯的事。

红蚂蚁今天(21日)发现,护夫心切的总理夫人何晶忍不住跳出来为夫君辩驳(虽然作为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员的她本身也经常被质疑爽领高薪),在面簿转载了一篇题为《为什么新加坡总理薪金这么高》的部落格文章。

何晶说她对于谁应得(多少)薪金没有特别意见,不过她想对文中把李显龙列为全球最高薪国家领导人的图表表达异议:

一个很大的区别就是新加坡是纯薪金制度,换句话说,没有任何其他的津贴,而大部分国家则有很多其他津贴,例如管家、理发师、国家航空的免费航程甚至是家庭旅游等等。也有一定比例(的国家)像是美国,会包含结束任期后的津贴。

简单来说,李显龙总理的薪金,包含所有花红在内,不多不少,每年年薪就是220万新元。这里头没有其他的隐藏式收入。

李显龙的年薪就是220万元,不多不少。(海峡时报)

作为总理,实拿回家孝敬老婆的钱就是220万元。想剪头发?抱歉,你得自掏腰包。出国旅游?自己想办法……

不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有没有理发津贴?(互联网)

虽然,连年收入都远远不及总理大人月收入的红蚂蚁也实在想不透,有了220万元年薪真的还会在乎那些剪头发或搭飞机出国旅游的寥寥津贴吗?

虽然表示自己没有特别意见,何晶文末还是“忍不住”针对我国政府部门长期引起民众诟病的“高薪养廉”制度提出自己的见解:

当我们寻找从事公共服务或社会服务的人时,我们需要那些具有使命感和热忱的‘有心人’、拥有技能、知识与能力的‘有用人’,以及了解长期效应和永续制度背后的智慧的‘有脑人’。有这些卓越特质的人,我们千万不能占他们便宜,付给他们不合理的薪资,或要求他们像圣人那样生活清苦。

白话的说,就是能者居之,但钱不能少给他们,因为治理国家或服务社会并不是当义工。弦外之音,李显龙总理没有津贴只有薪水能拿,而且不是在当义工,不能要求他白白付出啊!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2, 2019 at 12:49 下午

何晶转载文章“为何总理薪资那么高”为夫君高薪说理

with one comment

网络公民/北雁    2019-8-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8/何晶转载文章“为何总理薪资那么高”为夫君高薪说理/

还记得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在去年引起网民怒火的“部长高薪论”吗?吴作栋当时捍卫“高薪养廉”,也批评要部长减薪的建议乃民粹主义做法,引起网民热议。

时隔一年,总理夫人何晶,在个人脸书分享一则文章,题为《为何新加坡总理的薪资那么高?》,并且发表个人观点,似乎也有意为夫君的高薪说理。

她开头先言“对于谁值得拥有什么”没有意见,但对于他所分享的文章表达看法,指出在新加坡“裸薪”政策下最大的区别是,为官期间除了薪资外不会再享有任何其他额外待遇,即便离职后也不会有任何退休金和其他福利。

她续指,即使不是全部,大部分其他国家的领导在位时,都能享有许多待遇,例如可以有管家、理发师、乘坐免费航班,甚至家庭假期;而如美国等国的领袖,即便退位后都还享有其他待遇。

她在贴文中说道:“不论是对公共服务,还是在协助贫穷、弱势群体的社会服务领域,我们都需要的确有热诚、肯付出之人,且拥有相符的能力和知识,且拥有智慧和理解长远影响和可持续性的体制。”

“不应占便宜”给不足薪资

她需称,如果这些能人都拥有这些卓越的素质,更不应该“占他们便宜”给他们过低的薪资,或者强要他们戴上圣人的高帽”。

然而,当她提及在其他国家,从政者即便退休后都有额外待遇,但不禁令我们想起,包括前总理公署部长林文兴2011年在离开政坛后,隔年就加入淡马锡基金;前副总理兼内政部长黄根成也受聘为淡马锡旗下子公司星桥腾飞董事长,尚有其他例子,不胜枚举。

至于有关探讨为何总理李显龙薪资为何全球居首的文章,作者声称“没有任何政治背景”,仅是透过研究分析,摆事实讲道理,来厘清网络上对总理薪资的各种流言。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2, 2019 at 12:37 下午

吴作栋回忆录揭狮城秘辛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王守阳   2019年8月18日第33卷32期
https://www.facebook.com/yzzkgroup/photos/a.165406990337191/1296180127259866/

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出版回忆录,揭开了他与李光耀父子交往的秘辛,并一再强调当年是他把李显龙引进政坛,也否认自己是“暖席者”。

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现身说法的回忆录《吴作栋传││高难任务》(Tall Order: The Goh Chok Tong Story)第一辑最近面世,作者白胜晖是出身英文报的资深媒体人,全书多个章节采用作者叙述辅以问答和简短总结的方式,轻松易读。而在问答部分,难得作者发挥专业媒体人精神,在一些关键课题中深入追问,发掘出传主的内心真正想法,因此在近年来狮城多部政治人物回忆录中,可读性相对更高。

本书因吴作栋的身材高眺而取其名,作者不因为采访对象是前总理而有所避忌,这是本书可贵之处,而吴作栋开放坦率的谈话也增添了本书的趣味一面,印证出身寒微的他,确实有别于工于心计、在自己写的回忆录中处处流露虚伪情节的《李光耀回忆录》。

吴作栋是杰出技术官僚,大学读经济,成绩一流,进入政府部门后迅速受重视,转入航运业又表现出色,帮助新加坡海皇轮船起死回生,打造成国际主要航运公司之一。因为如此,他很快被李光耀的第一代政府关注,积极培养,纳入接班队伍。

吴作栋一再强调不是自己要进入政坛,而是政治找上他。他在书中一再重申自己以平常心面对政治,从中学习,也透露了一些第一代领袖之间的人事问题。有趣的是,他在讲述李光耀和同辈之间,以及他自己和李光耀之间所存在的矛盾时,不断重复这些都是为国家为公事,而没有私人恩怨,印证自己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也具备强烈的和事佬性格。事实上,李光耀在劝退许多当时才五十几岁、经验丰富的第一代同志时,内部反弹相当强烈,一些老同志不能理解他为何急着进行“世代交替”,而不是让年轻一代在较低的职位上历练多几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1, 2019 at 11:51 上午

那些年我们一起反殖

leave a comment »

林沛(怡和世纪编委)    2019-8-9
怡和世纪 第40期 2019年7月

那些年来,从马来亚民主同盟,到泛马(或全马)联合行动委员会与人民力量中心的各个组织(含紧急状态下“被非法”的马来亚共产党),到劳工阵线、人民行动党、人民党、工人党等陆续站出来的政党,到各个职工会和学生组织,到提及或未提及的有名有姓的个人和无从提及的当年在广场上欢笑与夹道欢呼的诸多个人,1959年6月3日的“国庆”,这朵反殖初步胜利的鲜花,都有他们以血泪和汗水,青春甚至生命浇灌的一份。

新加坡自治邦于1959年12月3日开始举行的效忠周,各阶层代表行经市政厅接受新任国家元首尤索夫依萨的检阅。

我们的历史意识,忽然变得空前强烈。空前,是不留余地的用词。这么说,貌似鲁莽,没有丝毫保留,其实不过针对全国范围连续长时间开展运动,进行历史“宣教”这个国家举措,做一个如实的写照罢了。

被淹没了的SG60

四年前(2015年),我们刚有过覆盖全国长达一年的SG50庆祝活动。这个“50”,说的是我们独立五十周年庆;源头是1965年8月9日脱离马来西亚,独立的新加坡共和国于焉而生。今年(2019年),SG200(SG Bicentennial)纪念活动又来,同样为期一年,同样覆盖全国。这个“200”,说的是新加坡开埠两百周年;源头是1819年莱佛士看上了这个位处马来半岛南端的小岛,据说,小渔村从此脱胎换骨,新加坡的现代化于焉开始。

说到周年庆祝或周年纪念,2019年本当还有一个 SG60,只是如今淹没在正闹得沸沸扬扬的SG200下面,一时不见了。这个“60”,说的是我们“建国”六十周年庆;源头是1959年6月3日新加坡成为自治邦这个“国庆”(National Day),“全面”内部自治的民选政府于焉上台。

Courtesy of National Archives of Singapore.

实际上,拿周年说事,被淹没的SG60,也许比淹没它的SG200要来得更顺理成章。它没那么久远,还有见证人在。起码不必为了给活动寻找正当性浪费许多唇舌,如目前这样,究竟是纪念还是庆祝、是登陆还是开埠、是200年还是700年,是尊重历史还是尊崇殖民,都要煞费思量地再三斟酌,解释折腾半天。

至于和SG50相比,SG60似乎也较有清晰而且喜庆的面目。SG60是一张张集体谱写成的大笑脸,人们兴奋上街,涌到政府大厦前的广场,见证宣布实现“全面”内部自治和新的民选政府上台的群众大会,齐声发出众志成城的胜利欢呼(终于有这么一天)。SG50有的则是一副垂头落泪的哀容,从电视屏幕上播放出来,定格在国人的心中(怎么会这样)。

我们本来庆祝的是6月3日;然后,为了宣示马来西亚,变成9月16日。接着又提前来到8月31日,因为其他人都在8月31日庆祝。再下来,只好是8月9日了,这个8月9日不是我们愿意的,而是只得如此。

1966年8月9已已故李光耀以总理身分,在独立的新加坡共和国庆祝第一个国庆时,就是这么说的,“We used to celebrate the 3rd of June”,以及“and then it had to be the 9th of August, and the 9th of August it is, not because we wished it to be but because it was”。话说得如此直白。

(尽管脱离马来西亚到底是被人扫地出门还是主动运作的结果,至今仍有不同的揣测和传奇。不过,从垂泪到“不是我们愿意的”,其内在逻辑总是一致的。)

1960年6月3日纪念第一个国庆的首日封(林少彬珍藏)

总说一句,6月3日没那么许多麻烦。它出现当天,肯定不伴随着凄风苦雨,而是在政府大厦前受到了众人的祝福。

在战后婴儿潮前后诞生的这些人,从那一天走下来,走呀走的,被人贴上各种标签地走过了那么些年,无人多加理会地又走过了那么些年;走呀走的,慢慢一点一点变老,忽然先后都有了尊称。先一批,被称为建国一代;当时还是少年或孩童的一批,被称为立国一代。

无论“建国”“立国”,如今俱已白头,也许眼花,也许耳背。而他们身上都有故事,也许亲历,也许耳闻目睹。

他们若开口,第一句话,估计多半将会是这样的:

“那些年,我们一起反殖……”,建国说。

至于立国,其中早熟的,有不少当时也许已经跟在了父亲母亲、叔伯婶姨、大哥哥大姐姐们的身后,屁颠屁颠地跑,口里一边叫着:

Merdeka。 阅读更多 »

陈清木:为了孩子的未来,今天就拿出勇气,接受挑战!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前进党/陈清木    2019-8-4
https://psp.org.sg/陈清木:为了孩子的未来,今天就拿出勇气,接受挑战!/

这是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在前进党的发布会上的发言(8月3日):

今天,我站在这里,能得到众多新加坡人的鼓励和支持,让我代表他们,领导一个政党,我深感荣幸!到了我这个年纪,很多朋友都建议我退休,享享清福,我很庆幸,我并没有听取他们的意见。因为我觉得,我还可以为我的国家做一些事情,尽我的微薄之力!当然于我,这也确实,是一份荣誉!

我知道,未来的挑战异常艰巨!但我跟你们一样热爱我的国家。尤其是当我发现我的国家确实有些问题时,我更不能回避,不能违背自己的良知,这不是我的风格。当发现不对时,我必须,把它矫正!

这些年来,我们目睹了很多变化,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最令人担忧的是人民对政府渐渐失去了信任。我之所以能这么说,是因为我经历了七八十年代,目睹了很多变迁。还记得我们从甘榜搬到政府组屋,从没文化到能接受高等教育……

苦尽甘来,我们一度为自己是新加坡人而感到自豪。不过现在,在我和各个阶层的新加坡人的交谈和互动中,我意识到我们的自豪感大不如从前。

环目四顾,你可能会惊叹于我们身处雄伟的高楼大厦之中,我们的医院、购物中心林立,在这些庞大而完善的基础设施中,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个伟大的国家,生活着快乐的人民。如果真的如此,为什么我们会集聚在这里?各位殷切的期盼着,希望我可以带给大家一个“更好的新生活的方案”。那肯定是有哪里不对了!

在这繁华而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种种忧虑和不安。

根据一份路透社的报告显示(此数据来自2018媒体技术趋势报告,第13页),有高达百分之63的新加坡人害怕在公开场合,也包括互联网上,表达自己的政治观点,“因为那会让他们惹上麻烦”。

在这份超过对30个国家的调研报告中,我们排名倒数第二,仅次于土耳其。而这种恐惧感还在持续……

那么这种恐惧感是如何影响新加坡人的生活呢?当我们研究这份恐惧的深广程度时,发现它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很多人。我们甚至没有意识到它大大改变了我们的行为。人们担心会丢了工作,阻碍他们的晋升,得不到政府补助,失去租赁资格,或是会被起诉……新加坡人只能小声的抱怨着,他们在说话之前要看看是否隔墙有耳,他们更不敢公开的讨论政府的政策。

但我们不能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当什么事情都没有。若真那样,扪心自问,那是真的忠诚和爱国吗?敢于发声,不等同于叛国!李光耀先生在邀请我加入他的政党时曾清楚的告诉我:“我不需要唯唯诺诺的人”,所以我加入了。当我有反对意见时,我会毫不犹豫地大声说出来。沉默并不能让新加坡变得更好。

是什么把我们推向沮丧?是什么让我们质疑新加坡的未来?

我在上周的记者招待会中曾提及过,今天我要再次重申!政府的行事风格和以前大相径庭,管理模式已经误入歧途,作为良政的三大支柱:透明、独立、问责,已受侵蚀。

我之前举过高层职位任命的例子,这些高层任命应该由与内阁有关的人担任吗?问题的关键点在于,不是“能否胜任”,而是他们“该否被任命”。质疑的种子播种在人民的心里,不信任和怨恨自然就开始萌芽……政府妄图用简单的否认去敷衍,试问你的人民行动党议员中有没有人在议会上就这个问题发表过意见?他们没在听。

正因为如此,人们对政府开始心存质疑,信任感也随之严重动摇。

人民担忧起就业、医疗、子女前途、退休、乃至住房等等问题。

我们不能再放任这种国家管理模式,我们必须挺身而出,确保国家以更好的方式,让新加坡人生活的更好。

什么样的新加坡才是我们想要的? 阅读更多 »

新马华社的褒马贬李

with 2 comments

游黎     2019-4-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6852&mesgdir=messages&year=2019&month=04

华社褒马贬李,很大程度源自华社对马哈迪李光耀跟中国的关系。大马的种族结构,使马哈迪有足够的政治资本灵活变通对中国的态度,政策,审时度势,可善可恶,有时亲近,有时疏远。李光耀在华人占绝对多数的新加坡,就没有如此的伸缩空间。新加坡的邻居都是猜疑妒忌,有排华历史的非华族主配的国家。因此顾虑,李光耀治国一生,极力与共产中国保持距离,拘谨得体。不少受华文教育的新加坡华人,把这看成文化上的数典忘祖,政政治上的亲西反华。

李光耀在新马仍是一家时的20世纪50年代已开始活跃于新加坡政坛,比马哈迪早十多年冒出头。要简单的说出他们一生的政治生涯共同点,那便是:两者都是利用种族情绪为政治资本的马基雅维利权术高手。

李,马针锋相对的开始,当推大马成立后。李光耀通过马来西亚计划后门,走进吉隆坡国会,希望取代陈修信马华公会的华族代表地位,躲在“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面纱后,挑战中央政府的马来中心主义。马哈迪正是此时崛起的马来土族特权的少壮派代表人物。

李光耀无法取代马华,退其次保住统治占人口~70%的新加坡李氏王国这条生存底线。吊诡的是,吉隆坡东姑政权在李光耀击败岛内反对派势力,取得新加坡政治权这桩事业上,帮了不小的忙。从假借恐共反共,华人沙文主义等等污篾抹黑,到引用内安法打压逮捕反对党,都得到中央的默许支持。从马哈迪角度看,李光耀不仅忘恩负义,东姑也对李过于手软。可以想象,如果当时马哈迪是中央首相,他会叫李跳进柔佛海峡,那会有个新加坡李氏王国管治那么春风得意。

如果李光耀没有~70%华人当筹码,东姑不会轻易放弃马来亚最大贸易大城新加坡。所以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其实是李光耀征用华人憎厌马来土族特权的情绪,用来表达“我们华人也要一份蛋糕”的代号,只是李光耀没说的那么,粗俗,露骨。

如果说“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是李63-65的代表作,那与其相庭抗礼的则是马哈迪的“马来人的困境”。马哈迪前任当相期间的种种土特政策的根据,便是出自于马来人困境的理论根据和心态。可怕可憎的是,GE14重任首相的马哈迪,一丝没改他的种族主义思维,情绪。 阅读更多 »

“独立和主权”与新加坡人有关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德里克·库尼亚 (Derek da Cunha)     译者:新国志      2019-7-11
https://www.facebook.com/DerekdaCunha/posts/10158154989188797

(新国志按:新加坡前外交官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7月11日在《海峡时报》发表文章,谈论香港最近的“反引渡条例”风波。在文章中,比拉哈里指出“与香港不同,新加坡是独立和有主权的。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新加坡政治学者德里克·库尼亚博士(Derek da Cunha)针对这句话提出了一些想法。 )

新加坡前外交官比拉哈里在《海峡时报》发表的文章〈香港的残酷现实〉。

“与香港不同,新加坡是独立和有主权的。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第一句话是事实陈述。没什么不寻常的。第二句话只是一句老生常谈,但值得我们好好审视一番。

在最近与马来西亚的双边争端中,新加坡人不仅被提醒,而且完全理解作为一个“独立和主权”国家的重要性。然而,除此之外,对普通新加坡人而言,“独立自主”越来越像个抽象概念,当他们被告知“我们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时,他们想知道“我们”是与个别新加坡人有关,还是仅仅与国家有关?

至少有两个主要课题让一些新加坡人提出疑问,作为个人,他们在多大程度上认为新加坡是“独立和有主权的”。其中一个问题是建屋发展局组屋;另一个涉及新加坡人公积金账户里的钱。

新加坡公共住房计划的巨大成功如今被某些不确定性所笼罩,因为过去几年(实际上是从2017年开始),99年租期的组屋即将到期的现实已开始对人们产生影响。政府试图通过一些新的计划来化解这一现实的影响,但并未能完全消除人们的担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2, 2019 at 1:3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