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光耀

水供再成话题 马新关系转凉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8年7月8日第32卷26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30156501742&docissue=2018-26

马哈迪质疑马国向狮城供水价太低;马新关系变幻,可上溯马哈迪与李光耀多年政治心结。

马来西亚变天后,首相马哈迪的言行一直受到新加坡官方与民间密切关注。他近日再次提到马国柔佛州供应原生河水给新加坡的价格太低,马国向新加坡回购净水的价格又太贵,顿时在狮城掀起一阵不大不小的沸腾。事关供水问题在马哈迪以前担任首相期间也曾成为马新外交课题,折腾多年,狮城外交部立即表态,指出两国都必须遵守这份一九六二年签订长达九十九年并在联合国备案的水供协定。

马国水供可说是新加坡最主要的命脉,从李光耀开始即严肃对待,除了极力经营与水供河流所在的柔佛州王室的关系,新加坡军事战略之一也是以深入柔州保护水供为考量,这是公开的秘密。

此前,马哈迪在选后即针对吉隆坡和新加坡的高铁问题表达取消的意见,就让外界觉得马新关系已经不再像纳吉时代那样如沐春风,而可能会进入湿冷的雨季。之所以如此,可以追溯到马哈迪与李光耀两个人在政治上数十年的心结。

马哈迪以马来民族主义起家,但有务实一面,李光耀则在种族问题上刻意保持族群比例平衡。双方在执政期间有不少政策上的竞争,但显然差距也逐渐拉开,期间马哈迪曾经提出不少在新加坡看来属于刁难的课题,狮城唯有沉着应对,其中一招就是站稳国际法的脚跟。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0, 2018 at 9:39 下午

余音未了——“第55条”

leave a comment »

林清如(怡和世纪总编辑)   2018-6-30
怡和世纪季刊 第35期 2018年4月

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指出,“不经审判的拘押是一种极端措施,在国际法上很难站得住脚。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政府能证明相关人员造成直接威胁且没有其他措施足以应对,但仍须由法院或其他独立法庭进行即时和定期审查,才能避免任意拘押。”

1963年安乐岛暴动后,镇压暴动队押送岛上的拘留犯。 (Courtesy of Singapore National Archives.)

什么是《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第55条”?它指的是不经审判的刑事拘留权力,部长有权不经审判拘留被认为可能危害我国公共安全或社会治安的人士。这个每五年更新一次的法令,本来明年10月20日才到期,政府去年底提出修正案,扩大法令涵盖的犯罪活动,同时提前审议把法令有效期再延长五年。总部设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于今年1月31日致函给新加坡国会议员,吁请他们否决修正案,让这个被他们认为是违反人权的法令在明年到期时自动失效。

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向国会说明保留这项法令的重要性,它主要是用来对付私会党、瓦解犯罪集团使毒品情况受控制、对付非法放贷活动和拘禁犯罪集团成员,确保证人和他们家人安全。部长强调,“新条列只不过是反映现有的做法,并不剥夺司法审查权。”2月7日国会一连三读,顺利通过了修正案。

《联合早报》言论组主任叶鹏飞为文指出,“本次国会对该法令的辩论只是这场探索之旅的中途而非终站。既有的社会条件决定了当下最大的共识是延续‘第55条’,因为这符合多数人对公共利益的认知。但这不会也不应当是最终的结论,随着社会条件的不断变化演进,新一轮的辩论应该也必须到来。”(《仁智互见“第55条”》(《早报星期天》25-02-2018“想法”版))。笔者绝对认同叶文的观点。

“第55条”与本地政治的深层次纠结

在新加坡,不经审判的拘留权力(Detention Without Trial)起源于70年前英国殖民政府为了延续其统治而颁布的《紧急法令》。在该法令下,马来亚共产党被宣布为非法组织后上山展开武装斗争,法令授予警方逮捕并无限期拘禁被认为是共产党的人或嫌疑人士。《紧急法令》原须每年更新,1955年福利工潮过后,殖民政府颁布永久性的《公安法令》,引进《紧急法令》里不经审判而拘留的条款,成为对付反对殖民主义左翼人士的主要武器。当时正值人民行动党欲借助左翼势力崛起,党领袖李光耀批评法令不民主,并且三番几次在立法议院里严词抨击:

我们要么相信,要么不相信民主,要是相信的话,我们必须毫无减损地断然地说,除了依据现行的法律,决不允许任何一个民主程序受到制约。你要是相信民主,你必须毫无条件地相信它。

要是在没有提供任何罪证的情形下,把一个人逮捕与拘留不算极权,那我们对法西斯政权里的一切职责,该做如何解析?要是我们要做为一个民主国家而生存,原则上我们就必须给予我们的敌人,得到我们想要的同样的宪法权利,不论我们是多么地不同意他们的看法。

镇压会积久成习。听说就像做爱一样,第二次总是容易些。第一次你会有良心责备、犯罪感,一旦不断重复,你就会变得毫无忌惮的去做。

《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的最初版于1955年颁布,原来不具不经审判而拘留的权力,法令旨在为那些通过陆路或水路提供物资品给柔佛海峡对岸共产党游击分子者定罪。后来本地私会党活动猖獗,不同派别之间的血腥格斗与日俱增;殖民政府于1958年提出修正案,把不经审判的刑事拘留权力引进该法令(俗称“第55条”),目标瞄准私会党活动。政务部长在提出修正案时强调,正常的司法程序已经不足以应付局势,必须辅以行政权力。他强调法令属于暂时性措施,一旦情况好转,将予废除。

有异于他在1955年高声反对《公安法令》那样,李光耀在1958年全力支持把不经审判的拘留权力带进《刑事法(临时条款)法令》。1959年上台后,行动党政府进一步把法令有效期延长5年,然后引用《公安法令》与“第55条”左右开弓,确保行动党政府在政治上的持续稳定。由英、新、马三方组成的内部治安委员会继续行使《公安法令》的职权以钳制左翼势力,而对于三番五次在选举期间介入政党活动(特别是干扰行动党基层)的私会党分子,新政府引用“第55条”大举扫荡,并把他们送到安乐岛的集中营去。 阅读更多 »

从峰会看新加坡小国生存策略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8-6-17
https://www.facebook.com/KwongKinMing/photos/a.1052788994819878.1073741835.1027813447317433/1698236653608439/?type=3&theater

新加坡举行峰会,背后的外交思维及小国生存策略,与瑞士或北欧国家芬兰并无二致。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共通点,都是以中立形象,透过推动世界和平,增加国际联系,提高国家威望与影响力,进而方便参与全球事务。

美朝历史性峰会,在新加坡举行。新加坡如何成为举办地,有何小国生存之道,北韩能否复制“新加坡模式”,峰会如何影响中新关系,都是值得探究的有趣问题。

峰会选址敲定前,按新加坡《海峡时报》报导,其他选项还包括板门店、蒙古、印尼、泰国、瑞士,当中瑞士的条件,与新加坡不相伯仲。今年4月,瑞士外长访华时,便放风说瑞士愿举行峰会,而按《海峡时报》所列的选址考虑标准,包括保安安排、中立性、与平壤距离、与美朝两国关系、对全球媒体吸引度等,瑞士与新加坡条件一样。

最后选址新加坡,原因有四:一,美方人员希望能建立较强势形象,故此不希望在板门店举行峰会;二,瑞士与北韩距离较远,构成保安问题;三,美国孰意在新加坡举行峰会,某程度上反映新加坡是美国较信任的亚洲国家;四,按新加坡官方说法,北韩不抗拒新加坡的两个原因,是北韩在新加坡设有大使馆,双方也有贸易关系。此外,新加坡人创立、为北韩提供企业培训的非政府组织北韩交流中心(Choson Exchange),亦增加了新加坡对朝软实力。

新加坡举行峰会,背后的外交思维及小国生存策略,与瑞士或北欧国家芬兰并无二致。这些国家的外交政策共通点,都是以中立形象,透过推动世界和平,增加国际联系,提高国家威望与影响力,进而方便参与全球事务。历史学家Beatrice Veyrassat认为瑞士外交成功之处,在于其灵活与实用主义的特点,这些赞词同样适用于新加坡。1954年、韩战停战后一年,南北韩、中国、苏联、美国代表曾在瑞士日内瓦会议,讨论韩战后续问题。至近年,瑞士也有透过机构瑞士发展与合作署(Swiss Agency for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SDC)援助北韩。 阅读更多 »

“特金会”背后的新加坡:小国大野心

leave a comment »

赵灵敏    2018-6-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7995

新加坡做任何决定都从自身利益出发,谈不上笼统的“反华”或“亲华”。任何两国间,亲近的前提是利益的契合。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历史性会见在新加坡举行,能PK掉一众强劲对手取得主办权,是新加坡国际影响力提升的明证。而能在短期里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不出差错又尽量不扰民,则彰显了这个国家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执行力。

而无论会谈成果如何,特金两人是否会不欢而散,新加坡都是此次会谈的大赢家。从1994年的汪辜会谈到2015年“习马会”再到2018年的“特金会”,新加坡作为东道主见证了一系列历史性时刻。如果说前两个会谈的影响力还主要限于东亚的话,“特金会”则是全球关注的国际顶级盛会,能被美国和朝鲜同时相中,说明新加坡的影响力正在冲出亚洲走向世界。而考虑到新加坡是一个面积只有广州的1/10,人口只有560万的弹丸之地,这一成就就让人尤为印象深刻。

只忠于自己的新加坡

“特金会”能在新加坡举行,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美国和朝鲜在新加坡都有大使馆,而这样的国家在世界上并不多。目前,朝鲜和世界上160多个国家有外交关系,但设立的驻外使领馆只有40多个,这是因为朝鲜多年来面临国际制裁,经费有限,开办使领馆不仅是一项外交功能,还是创收的需要。2016年叛逃的朝鲜驻英国公使太永浩就曾经披露了自己作为驻外使节的窘迫生活。韩国《东亚日报》也曾经报道称,朝鲜将一些驻外使馆出租来牟利,朝鲜驻华沙大使馆里落户了40多家朝鲜企业和团体来开展活动,驻保加利亚大使馆则将大使官邸租给当地企业用作结婚礼堂,拍摄杂志照片,开派对,K歌演唱会,放烟花等活动,朝鲜驻印度大使馆地下室里甚至开设了肉铺。

而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和亚太贸易、金融中心的地位,对朝鲜很有吸引力。早在1967年5月,朝鲜和新加坡之间就建立了贸易办公室,1969年11月更升级为外交关系,比中国和新加坡建交还早了21年。目前,新加坡公民可以在免签的条件下赴朝鲜旅游30天。在政治上,新加坡对朝鲜态度温和,未曾激烈批评其内政;在经贸上,根据公开报道,此前新加坡聚集了由几十名朝鲜外交官和商人组成的团队,他们通过各种商业活动,源源不断地将财富、燃料和货物运送回国。2016年,新加坡还是朝鲜的第八大贸易伙伴,双方的经贸关系直到2017年11月才在联合国制裁的压力下停止。而直到今年上半年,还有两家新加坡公司因为向朝鲜贩卖葡萄酒和烈酒而被联合国点名。

新加坡和美国的关系自不用说。新加坡独特的地理位置和美国的超强国际地位,使得两国之间能做到各取所需。根据新美2000年签署的协议,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为美军第7舰队及航母等大型船只提供后勤补给和维修服务,这大大拓展了第7舰队的控制范围。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的失乐园:从死路“绝后岛”到天堂“圣淘沙”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8-6-11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192146

全岛戒备。6月12的“川金会”,将在新加坡的圣淘沙岛举行。图/路透社

全岛戒备。6月12的“川金会”,将在新加坡的圣淘沙岛举行。图/路透社

为了“川金会”的到来,新加坡政府在6月5日,公告将“圣淘沙岛”(Sentosa Island)及其周遭的水陆路交通渠道列为“特别活动区域”;而峰会的预定地点“嘉佩乐酒店”(Capella Hotel),则连同岛上的圣淘沙名胜世界(Resorts World Sentosa)与安曼纳圣殿度假酒店(Amara Sanctuary Resort),列为高度维安的“特别地带”,警方有权执行安检且拒绝人员进入。

紧邻着新加坡本岛南部的圣淘沙,因为只有一条与新加坡连通的道路,被认为在维安上比起早先传出的拟定地“香格里拉酒店”更容易掌握,而建于19世纪的“嘉佩乐酒店”,最早是殖民时期供英国皇家炮兵和海防指挥部官员居住之处,在2009年才成为酒店。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国际关系学者王韦伯(Graham Ong-Webb)认为,选择殖民时期的建筑作为峰会地点,是象征新加坡处在东西之间的交会处,藉此强调星国的中立;而圣淘沙远离了新加坡市中心的“喧闹”,则代表了“和平的渴望”,强烈暗示川金会能带来朝鲜半岛无核化的成果。

然而,圣淘沙更多的象征意义,或许要从这座5平方公里大的小岛身世中得到解答。

圣淘沙只有一条与新加坡连通的道路,在维安上更容易掌握;而选择殖民时期的建筑——嘉...

圣淘沙只有一条与新加坡连通的道路,在维安上更容易掌握;而选择殖民时期的建筑——嘉佩乐酒店——作为峰会地点,象征新加坡处在东西之间的交会处,藉此强调星国的中立。图/联合报系

圣淘沙远离了新加坡市中心的“喧闹”,代表了“和平的渴望”?图/法新社

圣淘沙远离了新加坡市中心的“喧闹”,代表了“和平的渴望”?图/法新社

没有希望的绝后岛

马来西亚华文作家黄锦树的《南洋人民共和国备忘录》中,收录短篇小说《对不起您拨的号码是空号请查明后再拨》,其中写到一段虚构的媒体报导:

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伟大英明的林清祥总理日前发布特赦令,释放马来亚人民共和国最冥顽不灵的反革命分子李关跃(译音)。但仍限制住居于绝后岛,暂时不得申请出国,也不得接见最爱兴风作浪的外国记者、作家、现任及前任政客,及一切可能违反国家安全的嫌疑分子。

黄锦树笔下要断除一切可能的“绝后岛”——也就是今天的“圣淘沙”。 阅读更多 »

老马两李的交锋

leave a comment »

刘泰安    2018-6-5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80605/老马两李的交锋/

“问世间,是否此山最高?或者,另有高处比天高?……”

我国与邻邦新加坡的建国发展与历史进程,与两国领导人敦马哈迪和李光耀及李显龙的互动息息相关。老马与李氏父子交手过招的“恩怨情仇”,令我想起上述1983年版香港电视剧《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的主题曲中歌词的意境。

李光耀比马哈迪年长1年10个月。他从1959年到1990年出任新加坡总理,卸任后担任内阁资政,继续“垂帘听政”,直至2011年为止。笑傲江湖长达52年,如此纪录,史上绝无仅有!

老李在执政期间,使到新加坡增长为东南亚最富裕繁荣的国家之一。但他毁誉参半,既是新加坡的缔造者或“新加坡国父”,也因长期实施威权统治、无情打压政敌,而被称为“温和的独裁者”,甚至是“东南亚的小希特勒”。

老马则从1981年到2003年出任我国第四任首相,长达22年。他在执政期间把大马发展为一个高度现代化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功不可没。但他的威权、独裁领导方式和裙带作风,也使他备受批评,与老李可谓“半斤八两”。

老马老李“瑜亮情结”

老马与老李这两位邻国强人一向有“瑜亮情结”。两人早在1964年至1965年马新分家之前,担任国会议员期间,便时常唇枪舌剑,多次冲突。例如老马不悦老李没完没了的说教,甚至质疑老李有当大马首相的野心。

老李则非议老马退位后贬低接班人的做法。老李说,他只扮演劝谏下一代领袖的角色,如果接棒的新总理失败,就等于他的失败。但老马从来没有这么想,只会贬低自己的接班人。

众所周知,在老马执政22年期间,马新两国的关系曾因拆除新柔长堤、改建美景大桥、售卖沙石、食水供应、白礁岛和填海工程等多项争议而陷入冰点。

值得一提的是,在2008年3•08大选后,大马政坛出现了新格局,国阵失去长期拥有的三分之二议席多数优势,民联夺下5州执政权,“退而不休”的老李突然率领新加坡多名年轻部长,在阔别20年后重新踏足大马,马不停蹄地访问6州,密集拜会我国多名朝野政治人物,偏偏就是不约见他的“欢喜冤家”老马!老马当时只能酸溜溜的声称,就算老李主动邀约,他也不会与后者见面。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6, 2018 at 8:49 下午

政府又要全国对话了 上次到底宰了几头圣牛?

leave a comment »

白丁    2018-5-21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521-1486

一个观察点就在于在权力交接的敏感过渡时期,第四代到底能大刀阔斧到什么程度,当中有谁敢公开否定上一代的政策,或者能够提出让人民信服的论述,让上一代不得不同意修改或不敢反对修改。这个人,才是下一任总理的当然人选。

财政部长王瑞杰。(海峡时报)

财政部长、第四代领导、下一任总理人选之一的王瑞杰,在国会辩论施政方针时宣布,将启动新系列的全国对话会,这次的对象更多是X世代(出生于六七十年代)、二战后婴儿潮以及建国一代的民众。

上一次的全国对话会是在2011年,人民行动党输掉阿裕尼集选区之后的震惊中展开。无独有偶,这一次对话会的开展,则是在一水之隔的马来西亚国阵输掉垄断了61年政权后的震惊中宣布。坦白说,在时间点上,这种容易让人们联想的因素,对新一轮对话会其实不是件太好的事情。

近60个来自各行各业、不同年龄层的新加坡人,2012年10月13日出席了首场由“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Our Singapore Conversation)委员会协调主办的公民对话。领导该委员会的是王瑞杰(右边站立者)。(联合早报)

要让新加坡人相信新一轮对话会的作用,或许要回顾上一次对话会,到底取得什么具体、重大的成果。还有谁记得,如火如荼展开的2011年“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事先被宣传为要“宰圣牛”,彻底检讨所有的政策,有错则改,结果有什么重大政策改变了?

除了建国一代配套这个大红包,唯一让人有印象的,是广开大门的移民政策有所改变,门缝缩小了,中小企业主叫苦连天,但是政府不为所动,改称企业必须提高生产力,否则就关门大吉。同时政府也大兴土木,加快了地铁、组屋和医院等公共设施的建设,逐渐舒缓了公共资源不足的窘境,也一定程度缓解了民怨。2015年全国大选,选民以近70%的选票,肯定了这些作为。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重大政策修改吗?关于70%得票率的对移民政策改变的肯定,当然也不能排除另外两大因素:建国50周年大肆庆祝所带来的正面情绪,以及建国总理李光耀逝世让不少选民缅怀行动党第一代领导人的功绩。所以只能说,上一次全国对话后发生的重大政策改变尽管不多,但只要足以让人民有感,还是会反映在选举成绩单上;至于反应的程度,可能还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

如今没有了建国50周年和李光耀因素,或许下一届的选举成绩,能更准确反映选民对重大政策因为全国对话而修改的态度。可是,如果对话会的结果是对既有政策的微调,恐怕就会出现“狼来了”效应,让人民对全国对话审美疲劳,原本要建立朝野互信的美意,因而适得其反。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