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慧玲

在选上你以前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2-7

kuso这种普世接受的调侃,到了尚穆根口中就成了“蓄意制造假新闻的行为”,放置OB makers的用意很明显,目的不外是压缩公共讨论的空间,从而使普通公民对于公共事务以及围绕着这些事务的各种主张都要对现政府言听计从,人人自危。

【壹:选择自由】

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他们说爱上你是我一生的错,可是在爱上你以前我又做对了什么?”有人说:这就是盲目的爱情。素素则说这是选择所附带的神秘主义。说不定,有一天李显龙也会对他的继承人唱道:“他们说选上你是我一生的错,可是在选上你以前我又做对了什么?”——所以不要对所选择的带太大的期望和幻想,按平常心去进行就对了。这较附和当下“佛系思想”的指导精神,对不?

读李慧玲的《围绕“4G总理”的几个问题》,通篇读下来,素素也不知道她到底问了什么关键问题,于是把所有结尾有问号“?”的句子都抄了下来:

1、新加坡总理对世界局势的分析与透视力、战略眼光对作为总理是否很关键?
2、站在国际舞台上,他需要有怎样的深度和速度?
3、要带领新加坡在这个阶段冲刺、继续闪闪发亮的总理,需要有怎样的思维模式?
4、而在社会议政需求更强、社会又更趋于分化的年代,人们对领袖有什么不一样的要求?
5、4G总理在政治上要有怎样的动员能力?
6、“勤政爱民”的概括今时今日不足以说明。而今日的民众对未来总理的期望是什么?
7、总理下来还会调动部长的岗位,其实也就等于总理还要更多时间对他们进行考核。但是考核评估的标准是什么?

李阿姐向来善于糖衣毒药,小女子突然想到“在选上你以前”的那句歌词,七个问题都拿来评估李显龙,看当年他是如何上台又是如何执政下去的?这里给些零碎的提示:南海问题、装甲车被扣、穆斯林海洋中的佼佼者、赶搭中国顺风车、阵痛、转型、又阵痛、又转型、变化赶不上形势、个位数经济增长、社会分化、公共服务每下愈况、单语化舒适……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7, 2018 at 10:39 下午

官话四则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5239&mesgdir=messages&year=2017&month=05

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先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可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礼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尚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阅读更多 »

从一帧漫画说起

with 3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4-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81.html

人们只要够理性,使用像谷歌的“事实核查”功能多方斟酌,又何必大老爷的严刑侍候呢?权势者真正怕的是有关他们“负面消息”(negative news)的传播……说到这里,诸位可能有点乱了,“假新闻”到底是什么?那就要看出自谁的口:特朗普口中的Fake New没人认可;negative news也不一定是假新闻;而自他们那里天天制造的假新闻,光明正大地说谎,却死也会不承认就是假新闻。

王锦松先生是新加坡很努力的漫画家,几乎每隔一天就有作品出现,并且不止本地,也登上欧美的报章、网站等。他的漫画很少是莫愁看不懂的,就今天这帧,老实说还浮想联翩。

漫画上,转角处有两名成人在尾随一名报童,而报童是《木偶奇遇记》里的匹诺曹(Pinocchio)所扮演,后面一名身穿制服的成人(执法者?)说了句:“假新闻!”——这到底为什么?是匹诺曹在贩卖“假新闻”,还是因为匹诺曹的“身份”让人认定他的一定是“假新闻”?

“假新闻”主要就是欺骗,借用星期天《早报周刊》董农政的那篇《收藏三骗》的说法,不外:1、被骗;2、骗己;3、骗人。特朗普名望下跌,归咎主流媒体,说它们充斥着Fake New,以此来骗己、骗人。但是贵为一国总统,坐上权力的高位,却来责怪记者,似乎有违常理,因为美国国父林肯曾经说过:

It is true that you may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you can even fool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t fool all of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你可以在一段时间内欺骗所有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某些人,但是你不能在所有的时间内欺骗所有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9, 2017 at 1:56 下午

讦谯三题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8-1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8/144646.html

【程序公正】

人们对“妨碍司法公正”大概耳熟能详,不过对于“司法公正”的议题却不甚了了。其实“司法公正”包括三个方面,即立法公正、司法公正和执法公正。首先,如果立法无法实现程序公正的话,那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长公主李玮玲就捉到要害:

These are very serious penalties for someone who may just want to speak out against an unfair judge and/or an unfair government. …… Now being on the side of the government, Minister Shanmugam seems to see justice only from the point of view of the government and the AGC always being right(这对仅仅要向一个不公平法官/一个不公平政府提出抗议的人是非常严重的惩罚。……现在站在政府的这一边,尚穆根部长似乎认为只有政府和总检察 长的观点才是对的)。

如果我告诉你,有条法律规定某类案件唯一证人就是部长,而法庭必须无条件采信证人的证词(只有他才是对的),等于强权即是公理,你说这样的法律还定来干嘛?

新加坡有关藐视法庭的法律不够完善,还是其惩罚对于执政者来说是到喉不到肺,未能过瘾?有人就找出5年前的一桩案件:76岁的英国作家亚伦•沙德瑞克是在去年(2010年)7月18日被新加坡警方逮捕的。这天早上八点,警察闯入了他下榻的酒店,将睡梦中的他从床上拖出来带走,理由是涉嫌刑事诽谤和其他罪名。……(2011年)5月27日,新加坡最高法院上诉庭传来消息,英国作家亚伦•沙德瑞克藐视法庭罪名成立。之前,他被判6周监禁,罚款2万新元。他提出上诉,结果维持原判。

于是长公主引用了一个很形象的说明,她说强权就好比呛鼻的印尼烟雾,初闻很受不了,久了虽然味道还在,不过已经习惯,让我想起“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这句话。对于70%的新加坡选民来说,这绝对是恰如其说的类比。 阅读更多 »

底线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6-5-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423.html

李显龙在2015年选后重申选出来的国会议员都是人民公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么做倒成了上纲上线——“敬爱领袖和伟大领袖,没有王瑞杰就没有新加坡”的味道。为什么一名部长中风,可以动用什么“宗教联谊会”为他祈愿、医院为他布置祈福堂、报章天天报道、强逼民众表态以加强“上有所好”来期冀“下必甚焉”的回馈?

13-May16-cover星期五吃过午饭,与一群龟奴在丽春院后门闲嗑,突然闯进两名青年,一位操大陆口音的青年自我介绍说他是《联合早报》的,要采访有关民众对王瑞杰部长突然中风的看法。一班“鸟牙”的龟奴一哄而上,期待自己会“见报”(果然第二天早报网还出了视频报道)。另一半则随我向内走,看春花“啧啧”连声,有个小家伙就大胆问道:“主人家,您是怎么啦?”我也没答应,径自走到房内,大口喝了杯雀舌,才在床沿坐下来叹口气。

老鸨我想起“底线”这个词儿。《琅琊榜》里靖王萧景琰对初次见面的“谋士”梅长苏说:“我是有底线的人。”当然,他当时并不知道梅长苏是谁,这已是后话……问题是“底线”出自萧粱朝代古人的口中,这是编剧的错。“底线”是个现代词,大概译自“bottom line”:

“bottom line”原指财务帐目表上最下面的一行或那一行上写的表示盈亏的数目。英文定义是“the final line on a company’s accounting statement that shows profit or loss that the company makes at the end of a given period of time after everything has been calculated.”

所以说英文的“bottom line”是务实的,管得只是自个儿的盈亏。而中文的“底线”则已经超越原本的涵义,它比较多时候是指不可逾越的“道德底线”。行动党经过60年演变,到底还有“底线”没有?答案是:已经没了。想当年,李光耀初上台有整罗厘的“底线”:钞票上绝不印政治人物、名人,所以建国初期,钞票上净是花鸟鱼虫、胡姬、帆船、四大民族和劳动人民;为了杜绝对人民的祸害,绝对不建赌场;公家机关、学校的名字一概不准拿来纪念人物;官员腐败贪墨,赐下白绫七尺,或者自我流放,再见,在也不见……

近期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连李玮玲都看得出悼念李光耀没底线,所以直接上报、上网炮轰她哥哥。而这次,王瑞杰中风事件竟然“有人”要照饭煮碗,连这名李光耀的前秘书都受到这样的“礼遇”,你说行动党和它的喽啰(说你哦,李慧玲!)知道什么是“底线”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5, 2016 at 2:22 下午

世界仔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6-5-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411.html

对一般读者而言,补选输赢如水过鸭背,瞬间即忘。重要的是让他们知道,体制内,仍有一个像她那样:头脑清醒、处事客观和愿意对权势讲真话的公知存在。从这点而言,她绝对有机会回锅当早报的总编辑,因为相对于她的前两任(林任君和吴新迪),此妞的“世界仔Q”比任何人都高:更懂得人情世故;待人接物面面俱圆;会在适当时间人物地点说适当的话;像童话里的蝙蝠,看情况需要,可以是飞禽也可以是走兽;更能欺骗自己去改变,去适应大环境。

有人上香港的《雅虎 知识+》贴文,问了这个:

咩叫做世界仔?

有人话我系世界仔,我都吾知佢系赞我定踩我

最佳解答:人们对世界仔的看法,大致来说是这样:

• 懂得人情世故
• 待人接物面面俱圆
• 会在适当时间人物地点说适当的话
• 可以很容易与不同圈子的人交往,却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
• 跟所有人也相处得很好,但却不知道是不是真心
• 会欺骗自己去改变,去适应

简单点说,这类人好像很多朋友,但却令人猜不透;“懂得”很多方法,却又“不乐意”去做。我说,做人很困难,不懂圆滑让人觉得处事不成熟,学懂了圆滑则让人觉得虚伪。总的而言是坏的较多。

按这个最佳解答,春花认为把“世界仔”这个桂冠赠给李慧玲,应该最恰当不过。

武吉巴督补选翌日,老总李慧玲就在自家晚报写了一篇1600字的评论文章,叫做《徐顺全输了还是赢了?》。虽然标题客气地用了问号,可是通篇文字就是大赞徐顺全“得”了满堂彩:

  1. 徐顺全在九天之中,举行了四次群众大会,大致的套路是炮轰行动党的政策后,末了感性“表露心迹”。主流媒体用相当篇幅报道,当然他更抢到社交媒体上的眼球。在公众和读者的视线里,徐顺全就经常与地铁站挂钩,站内是否会碰到区内的选民,能否深入交流并非关键。重要的是他让大家看到徐顺全站在那里,与人们握手拍照。另一个公众和读者会记得的画面,当然也包括他一家人的温馨,大人孩子相挺相随。之外,大概就是徐顺全区内骑脚踏车的照片。尽管徐顺全抱怨与狠批主流媒体,主流媒体实际上都呈现了他的宣传队伍所要塑造的这些画面和照片。然而细想开来,穆仁理争取的是以年长者为主的武吉巴督选民的支持,从徐顺全的策略来看,年长者上网的或然率较低,对候选人的要求不同,他不是选择设法走访区内选民住家,似乎更是志在引起武吉巴督选民之外的关注。而但就这一点来看,他可说非常成功。因此,徐顺全真的输了吗?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如果徐顺全的实际目的不是武吉巴督的补选,而是用这九天再次把自己展现在全国的目光前,为未来铺路,那他应该也是个赢家。

  2. 民主党传统上的支持者是受英文教育的知识分子,这次网上两个讲华语的视频“崭露头角”,分别透过访问中文作家、文化奖得主英培安,以及去年出版《成长在李光耀时代》后经常受国外中文媒体追捧的李慧敏,把触角伸向讲华语的知识群。中文知识界在新加坡虽然属“小众”,对这次补选更没有起太大的作用,徐顺全让他们跟自己站在一起,也是未来筹码的累积。一方面,徐顺全有备受尊重的人物为他叫屈,指主流媒体过去将他妖魔化;另一方面,人民行动党重量级人物则对徐顺全到底品格如何穷追猛打。两者形成对比,并且行动党越是抨击,徐顺全的身段越是放得更低。

  3. ……而行动党看起来,则二十年如一日地以同样的言辞和论点向他进攻。这在年轻选民当中预料也会形成某种观感。在武吉巴督以外,往下在选民不断更新时,我们不能排除猛被抨击的徐顺全反而是个赢家。

阅读更多 »

不配

with 3 comments

韦春花      2016-5-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5/144398.html

行动党的选战策略是旧事重提来(完全)抹黑徐顺全的人格,可是却反指徐顺全制止党员发言揶揄行动党王金发是“虚伪”的行为。国人在读官媒时一点都不感觉他们在自相矛盾,这就是酱缸最伟大的作用。

长公主在这次补选中提出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不配” (not fit) 。虽然长公主指控自己的兄长“滥用职权”企图建立“王朝”,其实自己也是帝制的产物,否则怎会认为在民主社会中,无凭无据竟有“不配”这个阶级观念呢?——“要和我平起同坐?”你不配!“要和我议论国是?”你不配!“要让我赞同你?”你还不配!!

春花也觉得很奇怪,补选就是王金发偷吃Wendy引起的,整个选战的策略应该就是借批判这个民选代表的操守开始(就像当年李显龙批工人党饶欣龙那样),然后剑指人民行动党。然而,这只过街老鼠却变成不可宰杀的圣牛,有两点为证:

  1. 李显龙说:“民主党群众大会的演讲者向王金发开炮,徐顺全最后上台时说:‘你不应该对一个落魄的人落井下石,这是非常恶劣的’。这完全就是虚伪。”
  2. 李玮玲指出,在上星期的民主党群众大会上,徐顺全的支持者在演讲时攻击武吉巴督区前议员王金发,然后徐顺全本人上台时又假装宽宏地说不应该攻击品格。

可见在李显龙兄妹的心目中,这名本党王姓同志根本没有“不配”的问题,他只是逼于形势,“经过慎重考虑,我相信你作出辞职的决定,是最有利于你的选民、所属政党、你的家庭和个人。”——而顺民和愚民们立即接受后主和长公主的讯息,又把行动党候选人选进来。

此外,李玮玲虽然看得出她兄长的改变——滥用权力、建立王朝。却一点也不关心徐顺全的长进,所以她所说的有关徐顺全的故事,完全是由官媒匙喂 (spoon fed) 的陈年往事(其他的行动党人也大致如此,对于徐顺全提出的失业保险,也没人交锋:钱从哪里来?)。并且还因此下了个道德判断:“尽管他现在利用家庭,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