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显龙

权位弊端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30

权位有许多好处,现在还加上高薪,唯有加剧死不认错、不肯下来的弊端。而“恋栈权位”本来就是民主设计的大忌,好让不同的人轮流做庄。反其道而行之,必定千方百计阻扰别人上路,最终只会走向独裁。

陈继儒说:“天下可恶的人,都是可惜人。”——说得就是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这类。

老吴说:“这些人打理一家私企或政联公司,年薪都比李显龙总理的220万元高出数倍。而很多国人还不知道的是,我们的前总理,现在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是没有拿薪水的‘政治义工’,免费为政府服务。”(《吴俊刚:平心静气看部长薪金课题》)老鸨敢说,十个新加坡人里有十个都知道这是句谎言。那人除了没领虚名职务的薪水之外,还有大把国会议员、退休金、董事、顾问费可领。

老吴的努力不过是把“高薪养廉”合理化的另一个锦上添花罢了。要真的那么合理——为何在2011大选之后,要大幅度(28-53%)削减高官的薪酬?当年吴作栋要给自己加薪时还说:“政务人员的薪金要是以3百万人口平均计算,那么每个新加坡人所负担的只是五盘炒粿条的价格。”到了2012年他们减薪之后,岂不是只剩三盘炒粿条的价格,哇,好轻松啊!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本主义民主社会都是互相观摩、互相学习的,取长补短是政治常态。为何新加坡部长的百万年薪……自1994年,新加坡发布了《以具竞争力的薪酬建立高效和廉洁政府:部长与高级公务员的薪酬标准》白皮书,确立了百万年薪制之后,历时24年,将近四分一个世纪,还没人学习?李显龙的年薪比起第二名的美国总统还多了500%,老吴可能会说:全世界都是笨人!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30, 2018 at 12:50 下午

分析:受委行动党“第二把交椅”者料将是未来总理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9-28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80927-sg-4g-leader/4140796.html

谁将是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行动党新届中委会选举估计会有答案。(照片:Koh Mui Fong/今日报)

政治观察家估计,人民行动党将在今年迟些时候的新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中,委任至少一名到两名助理秘书长。到时,下一届总理人选料将浮上台面。

接受《今日报》访问的政治分析员认为,两名助理秘书长中的一人将成为李显龙总理的接班人。新任助理秘书长出炉,意味着总理接班人的可能名单将进一步缩小。目前三位领跑者分别是陈振声(48岁)、王瑞杰(57岁)和王乙康(48岁)。

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早前就暗示,应留意行动党年底的中委会选举,留意明年的职务调动。有关言论再次引发谁是下位总理的讨论。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庆文表示,三名领跑者中哪一位能获委助理秘书长,将是“非常有力的指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也认为,他们必须接掌有关党职,以为领导党和政府做准备。

目前行动党的第一、第二助理秘书长,分别是张志贤和尚达曼,他们同时也是我国副总理。而作为领导层更迭的一部分,陈庆文预料,他俩可能会卸下现有党职,并分别出任主席和副主席一职。行动党主席目前是许文远,副主席则是雅国博士。 阅读更多 »

尚穆根教大家看懂新加坡政治:下届选举是对未来总理的信任投票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沈泽玮     2018-9-25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925-1952

2016年第34届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新当选的其中11名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在台上带领党员呼口号。(海峡时报)

下一任总理人选千呼万唤始不出,咖啡店阿伯快没耐性了。

就在这个时候,59岁的3G领导班子大将、内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提醒大家一件事——留意年底中委会选举、留意明年的职务调整。

shanmugam internet.jpg

第三代领导班子的老臣子尚穆根给大家上新加坡政治课。(互联网)

尚部长昨天在第九届“新加坡企业治理周”开幕活动上漏出这个口风。作为还没有达退休年龄的3G班子成员,尚穆根相信是辅佐4G上位、协助人民行动党领导层完成交接的老手之一。

尚老师给大家上上课,教大家如何看懂新加坡政治。

什么是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CEC)?

尚部长口中的中委会就是人民行动党的中央执行委员会,它是党内最高决策机构。

这一届中委会由18名成员组成,他们在2016年12月的中委选举中产生。总理李显龙任党秘书长,两位副总理张志贤和尚达曼分别担任第一助理秘书长和第二助理秘书长。

行动党干部大会2016 SM.jpg

2016年第34届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新当选的其中11名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在台上带领党员呼口号。(左起)陈川仁、哈莉玛、陈振声、雅国、尚达曼、许文远、李显龙、张志贤、傅海燕、颜金勇和维文。(新明日报)

第一个重点:人民行动党的秘书长向来都担任总理职务,这个秘书长相当于议会制国家的党魁,而助理秘书长一般由副总理担任。

新加坡今年最有看头的“小圈子”选举:行动党中委选举

行动党将在今年底举行干部大会选出新一届的中委会。在中委选举之后,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相信将受委出任党内更高领导职务。尚穆根说:

留意那些当选的中委。留意他们的党职,那将说明领导层更新进展。

明年是重要的一年,因为总理说他将在四年内卸任。

留意一下中委会名单,留意明年的(职务)变化。

所以,准备开“猜猜总理是谁”赌盘的大叔们注意人民行动党中委选举的结果了。

第二个重点:一旦看到有陈振声(48岁)、王瑞杰(57岁)或王乙康(48岁)的名字出现在助理秘书长那一行,那么真命天子八九不离十就是他了。

根据行动党章程,中委会最多可以有18名成员。除了得票最高的12人以及增补的两人之外,按照惯例,中委会举行复会时,还可以增补多达四名中委。中委会名单和内阁名单基本相呼应。

中委会选举不开放给所有党员投票,只允许干部投票。根据《联合早报》2016年的报道,现任中委会是由近2000名干部投票选出的。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现任中委会名单:

主席:许文远

副主席:雅国

秘书长:李显龙

第一助理秘书长:张志贤

第二助理秘书长:尚达曼

财政:林瑞生

助理财政:尚穆根

组织秘书:颜金勇、陈振声、王乙康

成员:傅海燕(妇女团主席)、王瑞杰、陈川仁(乐龄行动小组主席)、维文、司徒宇斌、马善高、穆仁理、杨莉明

(注:王乙康、司徒宇斌、马善高和杨莉明通过增补方式进中委。)

上述名单并不新,但可以此推测未来的人事变动。

陈振声基层经验占优王乙康可能先Out

新加坡家喻户晓的三位总理接班人领跑者,“双陈一王”都是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陈振声和王乙康还是党组织秘书。但一个很大的差别是,王乙康是通过增补方式进去的,不是高票当选。

ong ye kung ST.jpg

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陈振声一样是党组织秘书。差别在于,王乙康是通过增补方式进去的。(海峡时报)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去年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曾这么分析:“下任总理人选须先有党职的擢升,才会反映在官职的擢升。他也须获得党干部的大力支持,直接高票当选,而不是以增补的方式进入中央执行委员会。”阅读全文»

难得糊涂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8-9-20

这年头,那些爬上高位的聪明人往往要“难得糊涂”才可享用高薪、特权和胡扯的权力。

【难得糊涂1】

政府高官的高薪这头“圣牛”,最近又被民众牵出来游街。于是,“政府”就出面辟谣啦,那名负责辟谣的官员,大概也没领过百万年薪,为了保住饭碗,只好上头说什么,他就扯什么,还敢敢画出图表,也不管道理说不说得通。

The Factually website said an MR4(entry-level) minister’s annual salary is S$1.1 million, including bonuses. It added:“If the minister doesn’t do well – and if the economy doesn’t do well – he may get well below S$1.1 million.”

According to the Factually website, a minister’s annual salary comprises five components: Monthly pay,13th-month bonus, performance bonus, annual variable component and National Bonus.

春花参考了网上诸类“百科”,从未发现年薪的计算像新加坡那么奇特,因为“可变动工资”这项,其他人都是加法,而新加坡则是减法;也就是说,早已把你应得的花红算进去(假设你各项都得10的满分),要是做不到还要扣钱:

以一名初级(MR4)部长的年薪为例,他的年薪是110万元,这笔款项包括花红。但政府强调:“如果一名部长表现欠佳,以及如果经济不景,他的年收入可远低于110万元。”


这里说个笑话,那名出面辟谣的小公务员还留下一个笑点,原本他斩钉截铁说部长薪金是“包嘎料”,却留下一条尾巴,说110万元(包括一般花红)。那岂不是暗示另有“非一般花红”,真是欲盖弥彰咯。

The Prime Minister’s norm salary is set at two times that of an MR4 Minister. His S$2.2 million annual salary includes bonuses. The Prime Minister does not receive a Performance Bonus as there is no one to assess his performance annually. He does receive the National Bonus.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0, 2018 at 12:53 下午

尚穆根的“禁忌(No No)”是我们政治毅力的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9-8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301376339998761
英文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9/08/shanmugams-no-no-is-a-test-of-our-political-will/

为什么8月30日四名新加坡人和一名流亡者同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医生的会面,会造成新加坡执政党的惊慌失措?

会面的背景再简单不过了。该会面由我召集,经马来西亚资深活跃份子和作家希沙姆汀安排,并得到马哈迪医生的批准。我们见了面,并谈了80分钟。

我有四个目的。

首先是提呈一个新成立的组织“东南亚复兴力量”(FORSEA)的宣言:《东南亚人民宪章》。在场的人当中,只有希沙姆汀和我是这个组织的成员。

其次,邀请马哈迪医生作为FORSEA首个研讨会的主题演讲者。

第三,了解马哈迪医生对马来西亚与新加坡长远关系的想法,并研究如何进一步改善目前的关系。

最后,提呈一份改善柔佛关卡过境人流状况的建议。

由于这类性质的会面是史无前例的,我要让年轻同胞们分享这一特殊待遇。我邀请历史学家覃炳鑫博士参加,并将这邀请开放给其他有兴趣者。我构想的方式让每位新加坡访客能向马哈迪医生发出任何问题。覃炳鑫博士,记者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以及社会工作者和活跃份子范国瀚皆以个人身份出席。

希沙姆汀和我在与马哈迪会面之前向四位新加坡人介绍了会面的方式。在会议室里,马哈迪医生的两名助手作记录。在整个会面中,并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都在场。

我代表FORSEA向马哈迪医生发表讲话,并邀请他出席预定2019年举行的大会并以主题演讲者身份发言。恰恰和新加坡部长要公众相信的情况相反,包括覃博士在内的四名新加坡人都没有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的政治。

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我向新闻界介绍了FORSEA大会的情况。新闻发布会由包括亚洲新闻台在内的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媒体摄制。媒体的报导明确显示,覃炳鑫博士和即将举行的大会无关。他在新闻会上没有说了些什么足以被解释为邀请马哈迪医生干涉新加坡内政的话。报章有关会面的标题告诉了读者,我邀请马哈迪医生在一场有关东南亚民主的大会上发言。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人民行动党律政部长在没有证据基础的情况下怀疑覃炳鑫博士或韩俐颖的爱国情操,并滥用他的职权,针对他们发起莫须有的攻击,说道:“但我认为我们不该邀请某一外国政客来干预我们的内政。我认为这是绝对的禁忌。” 阅读更多 »

不平等的讨论与精英二字

with one comment

黄伟曼     2018-9-6
怡和世纪季刊 第36期 2018年7月

如今看第四代领导更多讲“集体领导”与“合作理念”,更多主张与体制外的精英对话,避免集体盲思,也许也可解读为一种将“精英治国”理念扩展至政治阶层以外的尝试。

“精英”二字近成热点议题应对社会不平等现象,最近被定调为国家“眼下刻不容缓的重点工作”。不过,尽管大家开始放宽来谈贫富差距与社会分层僵化的问题,许多讨论却似乎始终离不开“精英”这两个字。

若追踪报章与网络舆论,也不难发现一般百姓对精英阶层的负面情绪与根本上的反感正在发酵。原来是“房间里的大象”,如今却越来越多人谈,当然是好事,但我们却也得有所警惕,不应让这个舆论导向模糊了整个不平等对话的焦点,忽视真正问题所在。

值得玩味的是,此次把这只“大象”放出来的,其实也是李显龙总理本人。他不久前在国会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谈及名校生源单一化,就讲述了教育部长王乙康向他反映的情况:本地最受欢迎的学校之一莱佛士书院生源的多元化有下降趋势,尽管有53%的学生住在政府组屋里,但一些家长抱着先入为主的想法,因担心孩子不能融入富裕学生的圈子,而不让他们报读该所学校。

于是莱佛士书院再次成为了这次围绕精英主义讨论中,大家尝试深入剖析与解构的名校“样本”。《海峡时报星期刊》以一名父亲是私召车司机的成绩优异生为例,尝试凸显在莱佛士书院就读的学生,不一定来自经济状况优越的家庭,但由于仅这一例子无法完整体现名校实况,报道立即遭来网民抨击;莱佛士书院校长则采取了防守姿态,强调学校目前非常重视社会对它的观感,它将极力“去精英化”,也希望人们改变莱佛士书院是精英学校的想法。

他说:“你一用精英这个词,你是在分化,你是在区别,你是在隔离。我觉得这毫无助益。”

其实,客观来说,莱佛士书院这几年来都没有回避精英学校的问题。2015年,前校长曾宝明就在校庆演讲中,主动提出莱佛士书院不能越来越封闭,并且也承认学校开始出现学生来源固化的问题。因此,更值得探讨的是,国家领导人这次在讲话中将莱佛士书院放置到讨论的中心,是否预示着政府更多是要解决国人在看待精英主义时的观念问题?透过此次有关社会不平等的全国对话,它会宰杀哪些“圣牛”,或是要达到什么成效?

另外,对于新加坡人来说,莱佛士书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象征?对于这类“精英名校”的负面观感,是否会最终延伸为大家对国家政治精英阶层的敌视,也许正是领导人如今所关心的重点问题之一。 阅读更多 »

民主党提替代方案 吁公共住宅政策非营利

with 2 comments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1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民主党提替代方案 吁公共住宅政策非营利

“李总理国庆群众大会的宣布,远离有根据和仔细的研究考量,让人想起他曾告诉选民公共组屋会增值的假说。这种虚假和不负责任地主张,使新加坡陷入当前庞大的住房和财务问题。”

针对李显龙在本周日提到的数项房屋政策,新加坡民主党于今日撰文抨击,与其提出有效的解决方案,人民行动党还在天花乱坠想尽办法争取选票,罔顾国家未来前景堪虑。

文告质疑,如果房子在3、40年后价值归零,住户是否愿意掏钱来翻新即将会贬值的房子?

对于自愿提早重建计划(VERS),该党认为,假设组屋在进行第二次翻新之后10年,就让住户投票决定是否提早出售给政府,似乎不符逻辑,也浪费公共资源。

“出售组屋给政府重建的住户,政府又能赔偿多少?赔偿的款项又从何而来呢?”

文告也提醒,选择性整体重建计划,诱使卖主想从赔偿中获利,同样地,VERS是否也促使人们透过售卖旧组屋套利?

高赔额推高房价

“为安抚住户对99年屋契到期屋价归零的不满,政府在该政策必然提供富吸引力的赔额,然而高赔偿额也将推高转售组屋的价格。”

结果,更多买家掏空他们的公积金来偿还组屋。更何况退休长者,会因为用公积金偿还组屋贷款,影响退休积蓄。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4, 2018 at 9:3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