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显龙

缺席一带一路 李显龙徒奈何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6月4日第31卷22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95685022363&docissue=2017-22

新加坡依赖美国保护,又希望从中国获取经济利益,如今这种外交政策可能行不通了。

印度和新加坡五月中下旬在南海争议海域举行双边军事演习,加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未出席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让国际间产生联想,事件将考验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

共有二十九位国家领袖出席有关论坛,东盟多国与会,包括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有摩擦的越南及菲律宾。虽然新加坡的盟友日本与美国对一带一路持敌对态度,不过两国也在论坛前夕决定派出高层次的代表团列席,这肯定让新加坡感触良多。

印度与新加坡领袖缺席论坛受人瞩目,印度认为一带一路危害该国国防安全,因此决定杯葛论坛。

北京为何未邀李显龙?

北京为何不邀请李显龙?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向媒体表示,“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有关谈话被解读为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

新加坡对中国没有邀请李显龙显得很不是味道,前议员德吉特·辛格在脸书上批评中国“怠慢新加坡”,显示了中国的“小家子气”。有评论认为,李显龙不受邀意味着新加坡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配合度不高,或在倡议中没有可发挥作用的角色。黄循财则反驳指出,中国商务部的资料显示,中国对新加坡的投资占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总额的三成,而这些资金最终多数被投入其他亚洲国家。他以此说明,对于中国资金走出去,新加坡能发挥作用。

中新过去关系密切,许多中国官员也曾在新加坡培训,但两国近几年来逐渐疏离,人们相信这主要是因新加坡在南海等议题上选择靠向美日,协助美日围堵中国,因而触怒中国。这也是为何去年会发生新加坡九辆装甲车在香港被扣留事件。为了突破美日的围堵及美军以狮城为基地控制马六甲海峡,中国进行战略反击,相继在巴基斯坦、缅甸打通原油输送线,又计划投资马六甲皇京港,以解马六甲海峡困局。

新加坡在政治上依赖美国的保护,经济上又希望从中国获取利益。在中国经济仍未强大之时,中国显得无可奈何,但在中国崛起及中美出现摩擦时,新加坡仍然希望两边获利的外交政策可能行不通了。

至二零一六年,中资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二十多个国家建设了五十六个经贸合作区,为东道国创造了近十一亿美元的税收。面对那么大的经济蛋糕,新加坡是否能搭上这趟顺风车,还得看本身的选择。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5, 2017 at 9:00 下午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缺席一带一路峰会 李显龙未获北京邀请?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17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17_87.html

北京刚刚结束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刚刚落幕,但引人注目的是,这个由29个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出席的峰会,居然未见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身影。

这次峰会前,一些中新关系观察人士就私下议论,东盟10国绝大多数的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都与会了,其中包括印尼总统佐科、马来西亚首相纳吉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但是,作为中国—东盟关系轮值协调国的新加坡,却只派出了低阶部长黄循财。

这个动向显然显示,中新关系依然乌云密布。

今天,新加坡《海峡时报》在一篇黄循财的专访中,提及了为何李显龙没有与会一事。

《海峡时报》说,当问及李显龙没有参加一带一路高峰论坛时,黄循财说,邀请是由中方决定。

新加坡另一份报纸《联合早报》也报道说,29国领导人参加了高峰论坛,当中没有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询及总理为何缺席,黄循财回答说,邀请之事由中方决定。

黄循财的谈话是否暗示中方没有邀请李显龙,有待有关方面后续的澄清,本站将密切跟进。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9 下午

官话四则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5239&mesgdir=messages&year=2017&month=05

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先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可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礼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尚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阅读更多 »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4-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463

自开埠以来,马来族群就受到政府政策的优惠,独立后,马来族群持续享有民族一律平等之外的特殊待遇。此刻,集选区制度和不久前立法规定的马来民选总统,都是根基于族群因素来分配政治利益的政府行政措施。这些事实,完全质疑了新加坡政治形态不与族群挂钩之说。

官方媒体有两段报导,一,1965年分家后,新加坡马来族一夜间失去作为国家最大种族的身份,再次成为少数族群。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的改变,新加坡就不可能打造一个多元种族的社会。二,李显龙总理在奥斯曼渥的追悼会上宣读悼词时说:“正因为马来新加坡人和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在1965年怀抱共同身份认同的更伟大梦想,‘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我们今天才能够在新加坡推行以公正与平等为基础,并且不与族群挂钩的政治形态,这在本区域是独特的,在全世界也是罕见的。”

从政治正确扭曲历史正确的历史惯例来看,新加坡官方历史观不反映历史真貌。

1、马来人的牺牲成就新加坡多元种族社会之说,是一个理论认知上的错误观点。多元种族社会的定义是不同民族的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多元社会。形象的说,马来族群,印度族群,欧亚族群,华人族群,聚集一起共同组成一个拥有四大族群的新加坡社会。关键是,这一个四大族群的社会,是不会因为其组成成员比例的变更而有所不同,除非其中的一个或者多个成员已经完全消失。简单的说,四大民族造就一个多元种族社会,无论其成员的组成比例出现巨大或者轻微的改变。因此,马来族群的大小变更,无关乎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的事实。

本质上,所谓的如果新加坡马来族当时不接受这样改变的假设性提问,是一道伪命题。现实是,新加坡的马来人除了接受之外,还会有什么其他的政治出路?集体移民马来西亚?历史上,部分马来人,比如,马哈迪始终认为新加坡是马来人的土地。那么,新加坡的马来人为何要离开自己的土地?

其实,如果把议题修改为马来人的牺牲,成就了李光耀和人民行动党政府之说,应该会有更大和更具可行性的探索空间。事实上,李光耀在分家后就立即放弃了马来文的实质性国语地位,随即,马来文沦为官方仪式用语,比如,军队步操口令,部队检阅仪式口令。

2、马来人民行动党领导人的历史功过,有待历史审判与定案。《新加坡的困境:马来社群在政治与教育上的边缘化》Lily Z Rahim (1998)。作者是一位马来学者,本身既是官二代也是新加坡首位元首尤索夫伊萨的侄女。本书记述个人对马来族群,在人民行动党政府下的不幸遭遇与艰苦命运之如鱼饮水感受与判断。马来领导人的历史功勋,不是靠当权者的恩赐,理所当然,必须是来自马来族群本身的共识。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