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显龙

李光耀儿子加入反对党 李显扬冲击新加坡大选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薛宗合   2020/7/6-7/12 2020年27期
https://www.yzzk.com/article/details/李光耀儿子加入反对党 李显扬冲击新加坡大选

新加坡大选开跑,总理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加入反对党,但并没参选。疫情冲击和经济下滑考验执政人民行动党的支持度,第四代团队迎战在野群雄。

李显扬(左)加入反对党、李显龙(右)连任无悬念

新加坡第十三届全国国会大选将在新冠疫情影响下举行,六月三十日提名活动之后,传统上有助于在野党凝聚人气的群众大会被取消,很多大型造势活动也不得举行,选情因而热不起来,一般相信在短短九天的竞选期中,这一特殊情况对执政人民行动党大为有利,可能横扫千军,回复多年前李光耀时代一党独尊的国会。

今年选情最大的看点是已故总理李光耀次子李显扬正式加入反对党,原本外界猜测他可能出马竞选,争取进入国会与总理大哥李显龙正面叫阵,让兄弟在李光耀去世后爆发开来的矛盾内情进一步揭露。然而他最终不选,只以党员身份支持前议员陈清木创立的前进党,令不少支持者失望。

李显扬在脸书上表示,他选择不参选,是因为相信“新加坡不需要另一个李”,但将以其他方式继续支持他所相信的候选人和政党,希望成为变革的催化剂。

今年选情对很多市民来说显得沉闷之外,还多了一丝诡谲。因为疫情导致的经济情况恶化正日益冲击民众生活,很多小生意难以为继,官方在四个预算案中拨出总共近一千亿新元(约七百一十七亿美元)的援助方案抢救企业与工作岗位,连续几个月协助企业支付薪水,协助店家支付租金,度过市面最难最冷清的困境。然而随着疫情缓和,逐步解封,商家开始面对难以回复原状的景气,援助却无法继续,必须自行面对困境,一时间既需要政府援助,又想教训执政党的那种五味杂陈的情绪逐渐显露。

很多人表达对执政党先前处理疫情失当,导致外劳宿舍传染失控,社区至今也无法完全控制下来的不满,并且不解为何各种隔离措施都做了,疫情仍然传播不停。

近年来在逐步准备接班的第四代领袖主政下的多项缺失,也勾起选民特别是年轻世代的负评,而本届大学毕业生出现新加坡多年罕见的毕业即失业困境,心态上也倾向归咎部分原因于执政能力,“世界最高薪的政治官员”与最有能力的要求不对等,讥讽之声再度充斥网络。 阅读更多 »

李显扬:你可以不投行动党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7, 2020 at 1:20 下午

李显扬投入反对党 观察家:应不致改变选情

with one comment

中央社/黄自强      2020-6-24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006240253.aspx

新加坡即将大选,总理李显龙胞弟李显扬加入反对党新加坡前进党。熟悉星国选情人士分析,李显扬投入反对党阵营,目前就情势观察仅具象征意义,应不会对选情带来太大改变。

新加坡昨天解散国会,6月30日是大选提名日,7月10日投票。朝野政党积极布局,其中,李显扬加入反对党新加坡前进党,今天并参加新加坡前进党在中峇鲁巴剎(Tiong Bahru Market)早餐会。

曾于2015年投入国会大选的工人党参选人陈家喜今天告诉中央社记者,虽然须等到提名日才能确认李显扬是否参选,但从目前迹象显示参选机率应该不大。

陈家喜表示,新加坡大选有单选区与集选区的选举制度,如果李显扬决定参选,投入单选区选举,或对选战造成影响,但如果投入集选区选战应不会有太大影响,最终也不致影响大选结果。

他指出,李显扬加入反对党新加坡前进党的最大意义,除可能扮演一定程度的经费援助角色外,也只具有象征意义,让外界重温李显扬与父亲李光耀之间的父子关系的回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4, 2020 at 6:09 下午

新加坡国会大选升温 总理胞弟李显扬加入在野党

leave a comment »

中央社/黄自强     2020-6-24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006240058.aspx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胞弟李显扬确定加入在野党新加坡前进党,李显扬(白发、身着红白相间polo衫,坐于前桌者)与新加坡前进党成员24日现身中峇鲁巴剎,一同吃早餐。中央社记者黄自强新加坡摄109年6月24日

新加坡即将在7月10日举行国会大选,总理李显龙的胞弟李显扬确定加入在野党的新加坡前进党,他今天与新加坡前进党党魁陈清木共同现身中峇鲁巴剎(Tiong Bahru Market)。

新加坡总统哈莉玛(Halimah Yacob)昨天接受李显龙建议解散国会,大选提名日订在6月30日,7月10日大选。朝野政党均积极为大选布局,遵守疫情下大选的竞选规范,走访选区。

李显扬加入在野党新加坡前进党的消息,新加坡媒体《联合早报》与《新传媒8频道》今天也即时报导。

曾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党员陈清木担任国会议员26年,他去年1月中旬宣布筹组新政党新加坡前进党,受到新加坡民众与媒体高度关注。这个新政党去年获社团注册局(Registry of Societies)批准成立。

对于陈清木筹组新加坡前进党,身为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次子的李显扬不仅透过脸书(Facebook)公开表态支持,并会全心全意支持新加坡前进党的原则与价值观。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4, 2020 at 1:57 下午

星马欢迎美军,背后忧虑的是中共与“大中华胶”的崛起

with 6 comments

许剑虹(Samuel Hui)    2020-5-20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4382

既希望让解放军帮自己攻下马来西亚,或者让更多大陆移民进到马来半岛冲掉马来人的人口,都不是促进华人权益的想法。“大中华胶”的想法越激进,就越会强化马来西亚人民对中共的敌视,美军在星马两地区的存在自然会更加受到欢迎。

美国海军美利坚号两栖突击舰 (Photo Credit: U.S. Navy photo by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Kristina Young)

美国自川普上台执政以来,一反常态的走起单边主义的路线,肆意得罪北约和日韩等盟国,反而让俄罗斯与中共谷底翻身,重新获得世人肯定。

尤其是这次爆发新型冠状病毒之初,俄罗斯与中共更是抢在美国前面,积极为义大利及日韩等盟国提供协助。甚至就连立场向来亲美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也不得不忧虑美国这次怎么不站出来带领大家对抗病毒威胁。

当世人怀疑美国在欧洲和亚太的地位,即将为俄罗斯及中共取代的同时,美军五艘航舰又遭到病毒袭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趁机派出辽宁号航空母舰,多次经由东海与巴士海峡进入南海,引起日本、台湾、菲律宾、新加坡还有马来西亚的注意。

解放军海军的扩张性行为,对中共好不容易靠着向海外输出医疗物资建立的良善形象带来破坏,至少在东南亚是如此的。

尤其是在4月16日当天,中共又派出海警与探勘船进入与马来西亚之间有领土争议的北康暗沙活动,引起马来西亚方面紧张。

为了反制中共,美国海军也派出美利坚号两栖突击队和邦克山号飞弹巡洋舰进入争议海域,执行自由航行任务。美利坚号两栖突击舰上,至少部署了五架F-35B战斗机,对中共的嚣张气焰想必带来了很大的压制。

不过最让笔者注意的,是在美利坚号两栖突击舰的Facebook页面上,出现大量马来西亚网友给美国海军鼓掌叫好。

李显龙虽然在是否该以“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称呼新型冠状病毒一事上,没有选择跟着川普一起挑起种族纷争,但却仍将樟宜港提供给季佛兹号(USS Gabrielle Giffords)与蒙哥马利(USS Montgomery)号驻防,显见星马两国还是不乐见中共将军事力量投射到南海。

这张辽宁号的照片,远看还真的有旧日本帝国海军的味道,让人想起二战时后的日本军国主义。(Photo Credit: 许剑虹)

星马何以惧怕共军?

与其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欢迎美军,倒不如说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惧怕共军还更符合当今东南亚的地缘政治。

在深入讨论此话题之前,笔者采用“美军”和“共军”,而不是“美国”与“中共”,目的就是要厘清新加坡及马来西亚所害怕的仅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然而从经贸与文化交流的角度来看,恐怕没有任何其他国家能取代当前中共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地位。

但是从军事角度上来看,惧怕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可不只是星马两国,几乎已经成为了整个东协的共识。尤其是如果解放军控制了整个南沙群岛,意味的是整个南海成为解放军海军的内海,每一个东协国家的专属经济海域甚至领海都将被垄罩在中共的军事威胁之下。

新加坡并没介入南海主权争夺战,却从权力平衡角度出发,并不乐见任何单一强权掌控南海。 阅读更多 »

领导很多话要说,民众接收能耐受考验

with 3 comments

红蚂蚁/程英生    2020-6-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200609-4083

全国广播消息传出,很多人在寻找新的接收角度,把焦点放在政府的用意和姿态,而不是内容和政策,彷佛在说自己猜得到政府会说什么。

李显龙总理打头阵,上星期天(6月7日)开讲,开启一系列六场全国广播,为期两周。(总理公署提供)

特朗普靠推特(Twitter)治国,每天爽爽就发,全是凭感觉,每则寥寥几句,就足以把世界搞到团团转。

20200609-Donald Trump.png

(特朗普推特)

我们的领导治国比较辛苦,尤其是疫情下,三天两头总有重磅演讲或文章,每篇厚实如学术论文,连题目都是想了很久才想出来的;短的一篇读起来要两三分钟,长的就要一两个小时。

这是空前危机,一切都变了样,市民心中无限事,而领导也有话要说,几个月来说得很多,未来几周会说得更多。

两天前,总理先生打头阵开讲了,由此开启一系列六场全国广播,为期两周,内阁要员轮流上阵,告诉你疫情后的新加坡会是什么样子,然后为你指引前进的道路。

几个月前,民众一听说有全国广播,都赶忙跑到超市买厕纸和食物,然后才安心收听领导演讲。

这次,六场广播即将开锣的消息传出,市面一片平静,超市不见人龙,朋友之间不见紧急互相告知的短讯。

疫情几经转折后到了一个拐点,人们对讯息的反应也到了一个拐点。人们显得更“宰”更淡定,但也容易有饱和感。

各种迹象显示,人们对于一样的讯息,一样的道理,一样的标题,接收的能耐正在急速递减。

全国广播消息传出,很多人在寻找新的接收角度,把焦点放在政府的用意和姿态,而不是内容和政策,彷佛在说自己猜得到政府会说什么。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0, 2020 at 3:57 下午

喜欢居功但不喜欢担责 6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20-6-8

李显龙安排了自己和五名内阁高官发表系列电视“炉边谈话”,莫愁估计能大吹大擂的抗疫功绩不多,所以多会着眼于未来的挑战(说不好听是胁迫国人),好让国人尽快忘掉他们在疫情爆发期间的很多怪招和烂招。所以说早报蓝云舟又揣摩上意错了,他们并没有真正要检讨的意思……因为他们没空。

最近《网络公民》的漫画家画了一张漫画甚是有趣,就说一场障碍赛有三名运动员,其中一名运动员兼裁判直接就绕过障碍奔向终点,而其余两名不仅还没开跑,眼睛还蒙上了黑布。李显龙总理在星期日晚上的电视直播,是仿效美国罗斯福总统的“炉边谈话”(Fireside Chats),明眼人都知道那是大选前的“偷跑”。连官媒黄伟曼也客气地说:

本届政府任期已接近尾声,下届大选最迟须在明年4月14日举行,有政治观察家因此认为全国演说系列是大选正式开跑前的前奏。参与演说系列的阁员包括王瑞杰、陈振声及黄循财等第四代核心领袖,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将在明天的讲话中,谈如何与冠病共存。

李显龙说:“自今年初,2019冠状病毒疾病来袭,新加坡就一直同它对抗。在加强防范措施之后,我们取得了良好成效。社区感染病例显着减少了。客工宿舍的疫情也稳定下来。我国的医疗系统继续能够应付冠病所带来的挑战,这全靠坚守岗位的医疗队伍和护理人员,以及许许多多辛勤工作的前线人员。最重要的是,我国是全世界冠病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大多数患者都已出院。”——又是不谈具体数据的模糊其词。的确,新加坡有可能是全世界冠病死亡率最低的,原因是我们的规模小,医药水平高,但是其余的数据呢?为什么抗疫抗了两三个月,其他国家都有过挂零的经验(中国也有),唯独新加坡每天都在500左右上下?而等待客工的检测完毕又要伊于胡底呢?到底这环出了什么问题,国人都不知道,还说什么透明!再来就是这句“大多数患者都已出院”,李显龙说来不心虚吗?根据6月8日的《联合早报》图表,有12704名确诊病患转到社区隔离措施,大约是累积总人数的三分一,这么多人还在留医应该也是一项世界记录。三分二是大多数?……要强拗也是可以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8, 2020 at 4:03 下午

更强大的公民,不是更强大的政府

with 3 comments

梁文辉(新加坡前进党助理秘书长)    2020-6-7
https://www.facebook.com/leongmwofficial/posts/136788251345213

梁文辉

总理在今天下午7.30点的讲话听起来像是在要求人民给予政府更大的授权。 新加坡前进党(Progress Singapore Party, PSP)坚信,以我们自独立以来多年积累下来的实力,新加坡将最终能克服冠病危机。但是鉴于迄今为止政府应对冠病危机的表现不佳,能够多快控制局面,度过难关是一个疑问。

这场危机与我们过去经历的任何危机都不一样,因为它不仅需要财政资源来支持经济,而且还需要新加坡人调整其生活方式和转变其经济模式。不幸的是,我们的政府在这两个方面都表现不好。除了灌输焦虑和恐惧之外,政府从不帮助新加坡人制定长期财务计划和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取得平衡。它还在研发和培育能力上花费了数十亿美元,但仍然无法转变经济。

在我们进入了危机时,其实我们已经历了二十年的经济管理失误,新加坡人的生活因失去PMET工作,新毕业生的工作和技能不匹配,持续高昂的租金和其他生活成本而变得非常紧张。尤其是社会底层的新加坡人,在危机来袭时因为积蓄很少,更本没有应付危机的能力。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1000亿元救助资金在时间和数量上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需要采取更果断的行动,以建立更强大的公民和经济。政府过去的经济政策以及过去几个月对冠病危机的处理表现证明,政府需要帮助,才能寻得更好的解决方案来克服未来十年的挑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8, 2020 at 3:33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