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显龙

海外华人,被纳入中国的未来

leave a comment »

澳大利亚人报(The Australian)/Graham Lloyd   2019-10-28
https://cn.theaustralian.com.au/2019/10/28/30345/

Mr Wang and Ms Ding enjoying Singapore’s nightlife. Picture: Vanessa Hunter

Tony Wang是居住在海外的6000万华裔中的新面孔。

年轻,聪明,见多识广,自13岁与父母移居新加坡已经17年的王先生,对于改变了自己祖国面貌的经济奇迹感到非常自豪。

王先生确信他和他的父母有一天会回到中国退休。他对全球事务有着乌托邦式的看法,不介意在网上被监视,认为香港的抗议者缺乏尊重,而且认为一个世界政府是解决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国际问题的答案。

“人们误解了中国人,”王先生说。“我们向全世界敞开胸怀。我选择仍然做个中国人,因为我希望中国的未来会更好。现在很好,但是会变得更好。”

王先生的观点凸显了有关中国对海外华人社区的态度可能会如何变化的辩论。过去,在其他地方获得公民身份的中国人被大陆回避,而且他们被迫放弃他们的中国护照。

共产党的新态度是鼓励海外华人保持联系。在中国有句老话是:“落叶归根”。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公开强调有必要将世界各地的华人聚在一起,共享“中国梦”。

《澳大利亚人报》周末版(The Weekend Australian)周六启动了一个由六个部分组成的系列报道,将探讨中国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的侨民。

并非所有的海外华人都是一样的。侨民来自中国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时间而且为不同的原因而来。非法移民和有组织犯罪造成的人口走私依然是主要特征。在英国埃塞克斯郡的一辆卡车后面发现了疑似来自中国的39人遇害,这加剧了人们对人口贩运的担忧。(编按:后证实受难者全部来自越南)

有些人已在其他国家取得国籍。并非所有人都说相同的语言,而且许多人对中国有不同的感受。人数上看仍然很清楚,那就是自从中国开始放宽对移民的限制以来,大多数离开中国的人都选择不回国。

然而,中国不断增强的经济实力和进步正在改变一代人的观念。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8, 2019 at 9:29 下午

荒腔走板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9-11-17

韩咏梅说:“处理大是大非的课题,不论它有多棘手,这是领袖该有的‘做对的事’精神,哪怕短期内人们不能接受,至于最终是不是对的,如果一段时间内没有办法让每个人看清楚,就留给历史去评功过。”——话虽没错,问题是:当权者无论做什么事都以为自己在‘做对的事’,自我感觉良好,那才是万劫不复的沉沦。

人民行动党的修辞更进一步了,以前是说敢于推行“不受欢迎”的政策,如今是说要推行“对的政策”;李显龙总理更以此说明自己不会把责任推卸给下一代。当然,“不受欢迎”带有贬义,“对的政策”正能量多了。

2019年11月11日《联合早报》社论说:“电动踏板车从11月5日起禁止在所有人行道上使用,这道突如其来的禁令,影响的不仅是拥有电动踏板车者,也冲击约7000名依赖电板车的送餐员的生计,他们到多名部长和议员的接见选民活动上求助。四天后,政府宣布与业界合作,推出总额700万元津贴的过渡期援助配套,鼓励送餐员将电板车换成其他代步工具。”

其实单这段文字也写得荒腔走板。以前他们把电池驱动的个人代步工具称为PMD,而蓝彬明的禁令也是针对PMD(包括电动脚踏车和电动踏板车),两者都不准在人行道驾驶。莫愁还特地找来《亚洲新闻台》的节目看了视频,证实官方的说法无误,就是不明白为何早报后来一律只称电动踏板车?于是乎近来路上的踏板车都不见了,却还是看到电动脚踏车在送餐,或许就是主流媒体颠三倒四的报道所致,没人愿意花点时间去查个究竟,给点准确的说法。所以社论才会一错到底,称“也冲击约7000名依赖电板车的送餐员的生计”,其实送餐员大多用电动脚踏车,不是电动踏板车。所以“政府宣布与业界合作,推出总额700万元津贴的过渡期援助配套,鼓励送餐员将电板车换成其他代步工具(按:换成脚踏车、电动脚踏车,或是电动轮椅等代步工具(社论结尾))。”——很伟大咩?换成其他就保证不出“板祸”吗?换了之后,过两天部长再禁怎么办?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7, 2019 at 3:50 下午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香港抗议活动引起新加坡上层不安

leave a comment »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斯特凡尼娅•帕尔马梅塞德丝•吕尔    译者:何黎   2019-11-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5006

新加坡正处于微妙的政治过渡期,比平常更敏感。知情人士称,新加坡一直在秘密制定防止发生香港式骚乱的计划。

新加坡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的“演说者之角”常常缺少其名称所寓意的喧闹氛围。

上周的一个午后,这个整洁干净的公园内空空荡荡,只有几名迷路的游客——芳林公园是新加坡唯一一个公民无需警察许可就可以进行抗议的地方。在此处举行示威须遵守严格的规定,违反者可能面临最高六个月的监禁。

这些严格规定是新加坡精心控制下的政治体制的一个特征。自1965年新加坡独立以来,该国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eople ‘s Action party)在每次选举中都以60%或更多的优势获胜。然而,尽管人民行动党牢牢控制着新加坡,但有迹象表明,最近5个月来在亚洲另一个金融中心、与新加坡形成竞争关系的香港发生的抗议活动,已经让新加坡的统治阶层感到不安。

尽管香港与新加坡的政治体制截然不同——前者是北京方面领导下的一个拥有自治权的地区,而后者则是一个管理严格的议会民主制国家——但新加坡正处于微妙的政治过渡时期,这使得它对异见的态度比以往更加敏感。

自2004年上任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预计将在明年的选举中将权力移交给现任财政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长子李显龙的卸任,将标志着新加坡自独立以来第二次由该家族以外的人执政。

李显龙政府一直持谨慎的态度,不因香港发生的不幸事件而幸灾乐祸。新加坡必须要小心平衡其与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 阅读更多 »

事与愿违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9-10-27

今天新加坡华人有71%在家用英语交谈,这个结果是行动党有心造成,因为他们希望拉惹勒南的单语国族早日实现。否则“讲华语运动”搞了40年,越搞越倒退,有可能吗?这障眼法好好用,父传子之后,要子传孙吧。

人一生当中难免会遇上“事与愿违”的状况,原因主要有两个:1、主观努力不够,结局不如想象;2、形势比人强,不敌外在力量,兵败如山倒。然而,“事与愿违”落到政治操弄(spin)手里,却可以拿来卸责,甚至还可以让人觉得威权政治这回变得可爱和容易亲近。

大选接近了,忽然公家/政联机构“亏钱”的消息多了起来。2019年10月24日,报纸说:“建屋局的2018/19财政年常年报告显示,经盈余抵消,上财年的净赤字达19亿8600万元,比前一个财年的17亿1700万元高出15.7%。由于组屋以低于成本价售予国人,加上政府为屋主提供购屋津贴,并拨款翻新,因此建屋局的财务状况向来呈净亏损。”许文远最近说“为了提升地铁的可靠性,地铁营运业者和政府为此付出了不少代价。首先,为了提高地铁效率,地铁营运业者必须提高他们的营运和维修品质:2016年至2017年间,运行整个地铁系统的总支出增加了2亿7000万元。由于乘客所支付的车资并不足以应付营运开支,各地铁公司其实都在亏本经营。其中,SMRT亏损了8600万元,新捷运(SBS)的地铁部门也亏损了数千万元。政府预计将在接下来5年提供45亿元的津贴,平均一年津贴近10亿元,而这还不包括政府未来建造新地铁线相关土木基础设施所准备砸下的250亿元。”

过去政府教育我们:公共服务部门要能够赚钱才能“永续经营”;所以起价是常态,使用者付费是必然。可是面对选票压力下,他们突然“事与愿违”起来,是不是让大爷您出了一口鸟气? 阅读更多 »

华语从家庭环境中淡出,双语优势从何说起?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仓吉   2019-10-2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1024-3314

李显龙总理前天(22日)在讲华语运动40周年纪念庆典上说,“我国的双语优势正在相对减弱”。(李显龙面簿)

我们的政治领导人经常对中国的领导和官员说,“我们具有双语的优势”。

不少新加坡人也对此感觉良好,有时还觉得有点骄傲。教育部长王乙康也曾引用数据说明,过去20年来,双语家庭有增长的趋势。

总理和教育部长看法有差距

王乙康去年5月间为首届“早报文学节”主持开幕仪式时引用了最新数据说,教育部对小一新生入学时进行的调查显示,同时使用英语和母语作为沟通语的家庭,从1997年的83%,提升至去年的90%。

教育部长王乙康。(新明日报)

他也引用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能识读双语或更多语言的家庭,也从2010年的70%,增至2015年的73%。他从比较乐观的角度给双语优势作了注解。

然而,李显龙总理前天(22日)在讲华语运动40周年纪念庆典上说,“我国的双语优势正在相对减弱”。

讲华语运动自1979年推出至今已40年。(李显龙面簿)

所谓“相对减弱”似乎还是比较婉转的说法,说白一点就是,新加坡正在失去双语优势。

总理和教育部长的看法有差距,王乙康去年对双语形势的乐观曾在网上引起不同的声音,而李总理这个时候作出警惕之言乃醍醐灌顶,值得各方思考。

总理的看法是基于一项客观环境和一项主观现实。

客观环境是,中国的崛起已成定局,全世界都必须加以适应,学习汉语已经在欧美学校蔚为风气,意味着懂得包括汉语在内的双语人才会越来越多。其实,在欧洲大陆,人们本身就具有多语能力,加上汉语,他们的优势又岂止是双语而已。

主观现实是,教育部今年针对小一新生的家长进行家庭调查显示,71%的华族家庭在家中主要是讲英语。这个数据反映的是一种加速发展的趋势:新加坡华族家庭正在放弃华语作为上下两代或是三代之间的沟通语言。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25, 2019 at 5:55 下午

我国与新加坡 就飞行情报区问题谈判

leave a comment »

印度尼西亚商报社论    2019-10-9
http://www.shangbaoindonesia.com/read/2019/10/09/editorial-1570639406

我国与新加坡飞行情报区(FIR)问题的谈判能否取得成果,两国的互利合作承诺正在经受考验。因为谈判已经失败了几十年,今次如果谈判成功,将是佐科威总统的好成就,预计今后政府将能够适当有效地控制上述边境地区。

这期间上述边界领空的控制对我国非常不利,包括一些非常敏感的事情,因为它涉及国家主权问题。新加坡还控制着边界地区的所有商用飞机飞行,制定了包括报价费在内的许多规定。

10月8日,佐科威总统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会晤后发表的新闻声明中说,两国于9月份签署了飞行情报区重组的谈判框架。目前两国的技术小组已开会,并有望很快取得具体成果。总统解释说:“技术小组已经开始谈判。我们鼓励尽快进行谈判以取得具体成果。”

目前,新加坡不仅控制了廖内群岛上空,还继续进行空中军事演习。在没有明确法律框架的情况下,新加坡各种型号的战斗机在印尼领土训练,对我们非常不利。最初,新加坡的军事演习是根据两国关于军事训练区(MTA)的协定进行的。

然而该协定已经于2001年结束,并且没有延长,因为我国政府感到处境不利。新加坡空军继续进行军事演习,因此任何飞机,包括我国空军的战斗机都不得越过该军事训练区。政府已就这问题进行了多次谈判,甚至在2007年,该协议的扩展草案,即国防合作协议(DCA)也已出台,但直到现在还没有被落实。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