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氏家族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李家内斗”正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新政府:“荒谬”说法

leave a comment »

环球时报/辛斌,魏辉,苏静     2017-7-17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7/10988629.html

震惊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持续发酵。上周末,新加坡出现针对总理李显龙的示威集会,示威者打出“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民,而不是李家”的标语,要求对李显龙进行独立调查。大约400人的示威队伍放在别的国家或许不起眼,但在反对力量薄弱的新加坡既罕见又扎眼,受到诸多国际媒体的关注。

《李光耀故居争夺战演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这是美国两大报章《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日前两篇报道的标题,前者甚至引发新加坡驻美大使的抗议。

这场引爆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已经持续一个多月。6月14日,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和次子李显扬突然发表联合声明,指责兄长李显龙滥权,并意图阻挠他们履行父亲的遗愿,拆除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故居。此后,风波愈演愈烈,李玮玲和李显扬质疑李显龙试图利用父亲影响力“建立王朝”,双方第三代家族成员也被卷入其中。本月初,李显龙破天荒在国会辩论中答复议员的质疑。7月6日,李玮玲和李显扬发表声明,首次表示愿意私下解决纷争。

新加坡《独立报》网站15日称,李显扬的长子李绳武当天就李光耀故居争端在脸书上发文,表明李家纷争远未结束。李绳武在他的脸书账号上链接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文章,称此文为这起“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简述。他还说:“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道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然后,他链接了《纽约时报》一篇关于新加坡利用诽谤法对外国媒体进行审查的文章。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爆发罕见大规模示威 要求独立调查李显龙

leave a comment »

海外网/吴潇     2017-7-15
http://news.haiwainet.cn/n/2017/0715/c3541093-31021351.html

7月14日,新加坡大约400名抗议者聚集在“演说者之角”,要求对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进行独立调查,弄清他是否在与家人关于如何处理父亲房产的争端中滥用权力。

据英国路透社报道,抗议者在“演说者之角”的舞台上拉出大横幅,上面写道:“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民,而不是李氏家族。”

据了解,“演说者之角”在新加坡商业区中心的芳林公园,是人们表达自己观点的指定地点。

报道称,在新加坡,这样一个抗议政府的400人群体中大部分是中年人,是十分罕见的。这一集会需要得到当局的许可,现场没有警察出现。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6, 2017 at 2:37 上午

新加坡的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金融时报/吉万•瓦萨加尔    译者:何黎    2017-7-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74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应公开讨论其家族政治问题

leave a comment »

英国《金融时报》社评      译者:隆祥     2017-7-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26

李显龙与家族成员的纷争要私下解决,这将让新加坡错失一个良机。对家族的政治作用展开公开讨论有助于国家进步。

眼下看来,审慎似乎占了上风——但新加坡经历了一个痛苦、混乱的公共时刻。新加坡开国领导人李光耀(Lee Kuan Yew)之子、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的行为,受到了自己同胞手足的质疑,由此引出了最重纪律和规矩的新加坡政治中一个最敏感的问题。

李显龙的弟弟和妹妹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李显龙拒绝按照父亲遗愿,拆除父亲故居,反映了他“对权力和个人声望的追求”,并指李显龙有扶植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在奉行精英治理的新加坡,一个家族王朝正在形成——这一说法从李氏家族内部曝出更加具有爆炸性,且让人很难置之不理。由此带来的问题,在正常情况下将立即引发诉讼,正如李显龙在议会中承认的那样。但他表示,自己不会起诉弟弟和妹妹,因为这将“进一步破坏我父母的名声”,并称他们的指责毫无根据,不值得由调查法庭或议会委员会进行调查。反对党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回应称,如果此类指控可以让一个普通公民走上法庭,那就应该举行一场适当的听证。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0, 2017 at 2:57 下午

一党独大之下的李家闹剧

leave a comment »

黄婉玮      2017-7-7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60543/一党独大之下的李家闹剧

李家闹剧让我们见到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之下,国家与社会严重缺乏互动的事实。笔者想起提出“文明冲突论”的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有一句名言:“人类可以无自由而有秩序,但不能无秩序而有自由。”这句名言被支持东亚“威权模式”的学者和政治精英奉为政治道理,可是不能否认,有秩序而无自由产生的国家与社会的畸形关系,在东亚国家也比比皆是。

李家闹剧爆发后,社会舆论较多围绕在李家兄妹身上,评论谁较有道理,因此各方讨论的结果最后都还是回到“清官难断家务事”作为结束,而直接批评威权体制的社会舆论并不多见。

其实李家闹剧中促发一个很重要的思考点是“新加坡的价值”,李家兄妹的控诉书,也以“新加坡的价值观怎么了”为标题。只不过,他们心目中认定的价值观应该是指李光耀和整体的李氏家族,而李显龙政府此时此刻也在塑造新加坡的价值观,导致兄妹出现价值观分歧。

新加坡的价值观可以说是由李家塑造的。从李光耀所处的60年代,是新加坡的建国初期,为回应世界现实潮流的需要,而建立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李光耀为新加坡建立一套融合东方儒家秩序和西方法治精神的价值观,是应用于个人家庭、社会及国家各范畴,成为新加坡集体的价值观。而今李显龙所处的时代,是新加坡已经高度发展,也面对比以前更严峻的挑战。在国内,人均收入已经促成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可以跟政府分担公共领域的治理,也正是李显龙推动转型的时机,故此他的治国方式也在渐渐的产生变化,一些观察者已经发现他跟从前的政府有不同之处。

李显龙针对自己的家人,仁慈而不采取压制手段,放任对方恶言攻击政府团队的形象,乍看之下,似乎真的已经有民主化转型了。可实际上,社会的讨论是很涣散的,没有任何对政府和李氏家族形成压力的舆论,大多数的言论都跟随权贵家庭的言论,在两边之中选一边站立。 阅读更多 »

李家回归凡间

leave a comment »

星洲日报/郑丁贤(副执行总编辑)   2017-6-30
http://www.sinchew.com.my/node/李家回归凡间

长期而言,李氏对新加坡的控制和影响会逐渐淡出,儒家理想也得经过更大考验才能实现。新加坡人会改变思维,以更加务实的态度,来对待他们的领袖和政府。

日前和新加坡同行见面,自然聊起李氏家庭决裂事件。

同行了解更多来龙去脉,说道:“事件并不是突然发生,而是有一些前因,也经过一定的酝酿过程。”

他的结论是:“事件也不会就这样平息,还会引伸更多后果。”

我们共同的看法是,李家阋墙之争,冲击了李显龙的形象,也影响了他的总理威信;新加坡政府的管理和统治模式,也要面对些许的不确定性。

其实,事件延烧至今,我还满同情李显龙的。

从媒体印象,乃至亲身接触,李显龙都让人感觉到人味,这是他和许多其他国家的领导人明显之不同。

他很平易近人,在亲切中感受到他的真诚;交谈时,和对方有眼神交流,拉近彼此的距离;而且,他会注意对方每一句话,有时还会做笔记,表现他对别人的尊重。

这样的领导人,很难不让人不喜欢。他塑造个人的领导特质,尽管这种软性特质,和李光耀的刚性特质很不同,但是,这更适合于后强人时代的新加坡政治。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30, 2017 at 11:59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