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李玮玲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15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42

虽然民选总统还未举行,但是,结果会是如何,大多数的老百姓皆已心中有数。立法马来总统的政治代价得不偿失,一个丢失了诚信的政府,要如何带领新加坡国民从风云莫测的恶劣国际格局中,走出一条活路?

李显龙祸不单行,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的最佳写照。被李玮玲指责动用国家机器的纠纷还未完全落幕,这边厢又上演,陈清木挑战启动保留总统选举机制的合法性。

一般老百姓原本对国家机器是什么一个政治概念,没有多大的认识,却因为李光耀旧居的争议,而明了法律是干预私有产权的政府行政工具。如今,社会大众再度见识到,政府可以单方面的,通过修宪而随时,任意和合法的,改变游戏规则。

更严重的是,高庭裁定,国会的选择是政策决定,而这政策决定是在法庭司法范围之外。也就是说,政府制定的游戏规则是政策决定,所以改变游戏规则的行政是否合法,是不在法庭审讯的权力之内。白话文是说,法庭无权审讯政府的政策决定。

对那些相信新加坡是三权分立之民主政体的懵懂国民而言,这一个新的司法认知是不是当头一棒?政府行政决定不受司法审核的真相,在根本上,颠覆了新加坡依法执法的美丽传说。

李光耀旧居的纠纷,盘根错节,不容易清楚理解其中的来龙去脉。相比之下,审讯保留总统选举机制合法性的司法过程,清晰明白,可以从中一览人民行动党,如何动用国家机器来改变游戏规则的真实个案。

2016年1月, 陈庆炎在总统国会施政方针提及,对现有政治制度进行检讨。

2016年2月10日,李显龙针对2017年总统选举,委任九人宪法委员会,从制定民选总统资格标准、总统顾问理事会职权,以及确保少数种族有机会定期获选为总统这三方面做出调整。

2016年3月10日,陈清木宣布有意参加2017总统选举。在记者会回答问题时指出:总统是无关政治的 (apolitical)。如果总统是政治性的,或者你想将总统职位政治化,那我们可就有麻烦了。作为总统,我必须尝试确保新加坡现有的所有政党,有一天能看到他们坐在一起,不玩政治拉拢,大家一起吃顿饭,轻松简单地交谈。在我的选举团队中,不去看是什么政党。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都是一个新加坡。阅读全文»

“李家内斗”正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新政府:“荒谬”说法

leave a comment »

环球时报/辛斌,魏辉,苏静     2017-7-17
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07/10988629.html

震惊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持续发酵。上周末,新加坡出现针对总理李显龙的示威集会,示威者打出“新加坡属于新加坡人民,而不是李家”的标语,要求对李显龙进行独立调查。大约400人的示威队伍放在别的国家或许不起眼,但在反对力量薄弱的新加坡既罕见又扎眼,受到诸多国际媒体的关注。

《李光耀故居争夺战演变成新加坡国家危机》《一个有序统治的典范被痛苦的家族纷争晃动》,这是美国两大报章《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日前两篇报道的标题,前者甚至引发新加坡驻美大使的抗议。

这场引爆新加坡的“李家内斗”风波已经持续一个多月。6月14日,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女儿李玮玲和次子李显扬突然发表联合声明,指责兄长李显龙滥权,并意图阻挠他们履行父亲的遗愿,拆除位于欧思礼路38号的李光耀故居。此后,风波愈演愈烈,李玮玲和李显扬质疑李显龙试图利用父亲影响力“建立王朝”,双方第三代家族成员也被卷入其中。本月初,李显龙破天荒在国会辩论中答复议员的质疑。7月6日,李玮玲和李显扬发表声明,首次表示愿意私下解决纷争。

新加坡《独立报》网站15日称,李显扬的长子李绳武当天就李光耀故居争端在脸书上发文,表明李家纷争远未结束。李绳武在他的脸书账号上链接了一篇《华尔街日报》的文章,称此文为这起“政治危机”提供了很好简述。他还说:“记住,新加坡政府非常好打官司,并有一个顺从的法院系统。国际媒体通常能够报道的内容也因之受到限制。”然后,他链接了《纽约时报》一篇关于新加坡利用诽谤法对外国媒体进行审查的文章。 阅读更多 »

新加坡的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金融时报/吉万•瓦萨加尔    译者:何黎    2017-7-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74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阅读更多 »

谁的罗生门?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12

何惜薇的《走出故居遗愿的罗生门》,谓此“门”很“罗生”,到底谁是造门者呢?哦,原来就是报业控股。

7月4日,开国会的隔天,《联合早报》的头版头条是这样:

这段话说得毫没道理,老福建要说这是“横柴拿进灶”,就像当年李光耀和李显龙经常重复的调调儿:“要不是小李是老李的儿子,他会有更早、更大的成就。”——这段话早就被社会学研究所否定;在布笛和桑德尔那里,他们认为家长的社会资产就是孩子日后成功的要素之一。而李显龙确实如此,要不是老李遗下的“政治”赏饭吃,他能去到哪儿?所以才有“造神”—“需要故居来巩固政权”一说。

何版《罗生门》是这样的:

建国总理李光耀故居去留问题所牵扯出的滥权指控,何尝不是罗生门再现?

同事在梳理引发李家争端的事件簿时就发现,难以纯粹用一条直线去阐明前因后果,而是必须呈现不同人对在单一时间点上发生的事情的诠释,才能清楚看出争议所在。举个例子,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应李显龙总理邀请与内阁见面,商讨如何处置房子的问题。一般的认知是,李光耀向内阁表明了拆房子的意愿,但内阁一致认为不应该拆除房子。

李玮玲医生日前在面簿上称父亲回返住家时,“痛苦和失望”地对她说不应该听李总理的话去见内阁,并对李总理反对他拆房子的要求感到痛心。她的说法不禁让人怀疑内阁当时是否曾向李光耀施压,导致他极度不开心?

曾担任李光耀首席私人秘书,2011年5月大选后进入内阁的财政部长王瑞杰,在7月4日于国会上回应时说,李光耀并没有用本身的资历和建国总理的身份,在会议上坚持己见,而是专心聆听内阁成员的看法。

李光耀一直到2011年12月才致函内阁。王瑞杰相信,这说明李光耀在仔细考虑问题后,认为把他的想法告诉政府是恰当和重要的,而他已准备好要考虑政府或许决定不拆房子的可能性。

由此可见,单是2011年7月21日李光耀见内阁后究竟是否不悦,就至少有两个不同版本,更别说是证明李光耀后来究竟有没有认真考虑不拆房子的可能性了。

何惜薇真的很认真,认真到令人发笑。首先第一个问题是:人可不可以改变主意?接着就是:内阁对李光耀先生2013年第七版本的遗嘱是怎么看?要是行动党内阁严重质疑最后一份遗嘱,那么可以是李显龙以长兄身份(遗产受益人之一),或者以总理对古迹保留的角度把李玮玲和李显扬两姐弟控上法庭,说他们在遗嘱上造假,以寻求公平的判决。要不然李光耀之前的反反覆覆只能视为人之常情,多说无谓。

张志贤作为这场国会表演的编导之一,实在难辞其咎,整场演出是失败的,外地报道甚至称之为“丑闻”或“闹剧”。赌球的朋友都知道,主场优势不可小觑,而张志贤竟然利用国会这个主场,拉拢来吴作栋和英兰妮,还有那个李美花来攻击李玮玲和李显扬,节外生枝指控他们要颠覆政权,让国民觉得很“卸衰”。 阅读更多 »

一党独大之下的李家闹剧

leave a comment »

黄婉玮      2017-7-7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60543/一党独大之下的李家闹剧

李家闹剧让我们见到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之下,国家与社会严重缺乏互动的事实。笔者想起提出“文明冲突论”的美国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有一句名言:“人类可以无自由而有秩序,但不能无秩序而有自由。”这句名言被支持东亚“威权模式”的学者和政治精英奉为政治道理,可是不能否认,有秩序而无自由产生的国家与社会的畸形关系,在东亚国家也比比皆是。

李家闹剧爆发后,社会舆论较多围绕在李家兄妹身上,评论谁较有道理,因此各方讨论的结果最后都还是回到“清官难断家务事”作为结束,而直接批评威权体制的社会舆论并不多见。

其实李家闹剧中促发一个很重要的思考点是“新加坡的价值”,李家兄妹的控诉书,也以“新加坡的价值观怎么了”为标题。只不过,他们心目中认定的价值观应该是指李光耀和整体的李氏家族,而李显龙政府此时此刻也在塑造新加坡的价值观,导致兄妹出现价值观分歧。

新加坡的价值观可以说是由李家塑造的。从李光耀所处的60年代,是新加坡的建国初期,为回应世界现实潮流的需要,而建立一党独大的威权体制。李光耀为新加坡建立一套融合东方儒家秩序和西方法治精神的价值观,是应用于个人家庭、社会及国家各范畴,成为新加坡集体的价值观。而今李显龙所处的时代,是新加坡已经高度发展,也面对比以前更严峻的挑战。在国内,人均收入已经促成中产阶级的崛起,他们可以跟政府分担公共领域的治理,也正是李显龙推动转型的时机,故此他的治国方式也在渐渐的产生变化,一些观察者已经发现他跟从前的政府有不同之处。

李显龙针对自己的家人,仁慈而不采取压制手段,放任对方恶言攻击政府团队的形象,乍看之下,似乎真的已经有民主化转型了。可实际上,社会的讨论是很涣散的,没有任何对政府和李氏家族形成压力的舆论,大多数的言论都跟随权贵家庭的言论,在两边之中选一边站立。 阅读更多 »

李家纷争真能私下和解吗?

leave a comment »

老伟随笔    2017-7-8
http://anchorvalecove.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8.html

在这样谁都不让步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达成和解的,说句不好听的,他们李家不过是在玩弄政治手腕,既不说出实情又不敢上法庭面对考验,只是把球踢来踢去,把国人当傻瓜罢了。

左起:李显龙、李玮玲、李显扬

日前,李显扬和李玮玲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欢迎哥哥李显龙总理在7月4日表明私下解决纷争的意愿,并表示只要他们和父亲的意愿不被攻击或扭曲,他们将停止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更多证据。看来,李家纷争似乎出现了转机,有望停火和解。

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围绕在李显龙身边的部长们,心想你们李家的家事儿无缘无故的把我们拖下水当打手,现在总算松了一口气,天下太平喽!副总理张志贤马上发表声明表示,与大多数国人一样,他欢迎这个正面的发展。希望大家能携手合作,把精力投入在让新加坡向前迈进的事务上。

然而,李家纷争真的能实现停火和解吗?我个人并不这么认为。首先,李家三兄妹都继承了父亲性格的遗传基因,即好胜、不妥协、不让步。李显扬和李玮玲的联合声明说穿了只不过是一种政治手腕,这是说给不明就里的国人听的,顺便把球丢给李显龙罢了,他们真有让步吗?没有!

李显扬和李玮玲在提出私下和解的同时分别在各自的Facebook专页上,就欧思礼路38号纷争,发布了一份长达七页的联合声明,声明中指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在国会表达看法。李显龙总理的政党基本上在国会里掌控大部分议席,议员根本无法有效地向总理提问。没有独立调查员搜集证据,没有同其他证人面谈,或发传票要求交出政府的记录。就如他们之前所指出的,国会并不是调查这类事件的合适平台。在国会上,很多议员都在重复李显龙总理对于李光耀遗嘱和对他们的攻击,这证明了,李显龙的下属受制于他,不能公正地就他们的上司做出判断。

李显扬和李玮玲也认为,在社交媒体进一步发布更多证据,只会模糊事实,并让政府机构面对为李总理找借口的压力,如果有真正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来查核证据,欢迎委员们来提问。他们也认为,无需再向目前的委员会做进一步的陈述,目前,只要他们和他们父亲的意愿不再被攻击或扭曲,他们会停止在社交媒体上提出更多证据,他们不希望看见新加坡卷入一场没完没了的公开争执。最终,政府和新加坡人民必须决定,是否以及要如何让李显龙对事件负责。

据说他们过后还附上条件,就是要求李显龙取消国会辩论、解散部长委员会,以及不回应他们的指控。哈哈哈!这样的声明这样的条件可能达成和解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9, 2017 at 2:2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