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杨莉明

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5/145271.html

其实,以新加坡的现实来讲,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钱不是问题,所以他们要的是最好的(超标准也无妨),要是将来医学上胚胎能够改基因,他们会是第一个报名,这是基本心态。用这样的心态来治国,国民就会跟得很辛苦(很多东西瞬间就消失了),口袋的破洞也会越来越大,只能时时等待他们的施舍。

最近由行动党自导自演的《奶粉茶煲》看得众人是眼花缭乱,但是,诧异的是有只政府的看门狗却怎么也没出现在镜头前——那就是“取缔暴利委员会”(Committee Against Profiteering)。这下老娘就明白了,原来“取暴”只是用来对付小贩、小商家;比如说你卖的炒粿条一碟4元,查实本钱才需5角钱,别人都在卖3元,哦!那你是谋取暴利。而大商家像奶粉商,一罐奶粉80元,查实本钱才10元,却不能说他们是在谋取暴利,因为家家都一样,他们创造了“附加价值”。报纸不断地重复说:“由于本地消费者对奶粉品牌忠诚度高,以及偏向购买‘优质品牌’的喜好,制造商通过各种营销手段打造‘优质品牌’形象,也通过科研来强化这样的形象,在产品中加入家长希望孩子食用后可达到某种成效的新成分,因此把奶粉价格给推高。”——却没人告诉我们:一罐他们到底赚了多少?或许即便是有这样的开支,仍是他们盈利的冰山一角。

还有消息说,奶粉商为了抢攻医院“第一口奶”的市场,不惜长期免费供应“水奶”给医院。更有奶粉商为拉拢“接生王牌”,不仅赞助医生全家到欧美旅游,还帮忙打点机票和酒店,甚至策划行程,提供一条龙服务。更有制造商懂得投其所好,知道某医生喜欢到国外打高尔夫球,就赞助他免费到马来西亚或中国打球。竞争局的报告也透露,“婴儿食品业可赞助医疗专业人士出席研讨会,或与医疗、保健、教育相关的活动”。虽然赞助事项一般限于伙食费和注册费,但如果活动在海外举办,业者也可赞助住宿和旅行费。——这样的新闻看下去,随便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是一门有暴利可图的生意,正所谓:不怕你不喝奶,只怕你不喝我们家的奶。

为了了解这个问题,让我们细说从头,从一个禅门公案说起。有个公案是这样说的: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在以前,煮饭和照明用的都是火,本是同源的东西,但是分开使用久了,有些人却产生它们不是同一样东西的错觉。配方奶粉(infant formula)本是母乳的替代品,换句话说,在婴儿得不到母乳的方便供应时,就只好使用替代。与普通奶粉相比,配方奶粉去除了部分酪蛋白,增加了乳清蛋白;去除了大部分饱和脂肪酸,加入了植物油;加入乳糖,含糖量接近母乳;降低了钙等矿物质的含量以减轻婴儿肾脏负担;添加了微量元素、维生素以及某些氨基酸等,使之更接近母乳,所以价格当然会比较昂贵。 阅读更多 »

“先有房才能有孩子论”掀爭议 新国部长:“做爱仅需很小的空间”

with 4 comments

东方网    2016-10-13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international/g025203086146

杨莉明

先有房才能生孩子?

新加坡官员反驳上述言论,並称“做爱只需要很小的空间”。

协助管理人口及人才署的总理公署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日前接受《海峡时报》采访时指出,“你只需要一个非常小的空间来做爱”,不需要先有房屋才能生小孩。

她指出,新加坡人的感情观,或与西方国家有所不同。

“我们的顺序是,男遇上女、男爱上女、男向女求婚、双方计划结婚和准备房子,而在法国和英国等国家,可以是男遇上女,然后当晚他们就能‘造人’了。”

询及一对夫妇表明计划两年内生育,但他们希望先拿到房子,杨莉明对此回答道:“如果他们无法生育,是不是要拿回房子?我们又如何确保他们尝试生育,也不能检查他们是否有用避孕措施对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3, 2016 at 1:24 下午

做爱只需要很小的空间

with 4 com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2, 2016 at 9:08 下午

发表在 社会课题, 民生, 漫画

Tagged with , , ,

政治上的华族、经济上的华侨?文化上的“华”(洋)芋?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6-14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4/blog-post.html新加坡是一个华人人口占大多数的独立国家。根据总理公署、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在国会的发言,新加坡华人一个自认华族,或者华裔,而不是华侨。

从政治上来看,的确如此。新加坡公民只能有一本新加坡护照,不能同时拥有其他国家的公民权。因此,我们不能同时拥有新加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或者中华民国的护照。每当领取新护照的时候,我们都要再一次的签署,我们只有一本新加坡护照。

总理公署、外交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杨莉明昨天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外交部开支预算时指出,华族新加坡人虽与中国人在语言和文化习俗等方面相近,以至被误认为是侨居海外的中国公民,但实际上,华族新加坡人是华裔,而非华侨,是“拥有独立国籍、效忠及身份的华族”。

杨莉明说,新加坡华人不是“侨居海外的中国公民”。那么,根据这个解释,旅居这里的中国公民,可以说是“华侨”了?还是居住在欧美、澳纽、东南亚的华人叫华侨,新加坡除外?

这很可能是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新加坡政府的立场是,我们是华裔、华族,不是华侨。

从经济的角度看,华裔、华族、华侨有什么分别吗?以“商人重利轻别离”出发,哪一个身份比较有利,哪一个身份做生意比较方便,我们很可能会以’模棱两可‘的态度来面对这个问题。或许,只有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政联公司,因为官方色彩,就比较介意,特意要以新加坡华族身份出现。和这样的公司做生意,就和老外公司做生意一样,没有了“华侨”的关系。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7, 2016 at 2:51 下午

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2015

with 2 comments

韦春花    2015-8-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file=start&User=&Pass=&board=luntan&group=2&read=messages/2015/08/143555.html

讲演中列举的多项“成就”,都是2011年大选之后,执政党面对民众的选票教训,特别 是张志贤发表《人口白皮书》所引起的巨大反响,加上各个社会运作机制失灵(公共部门贪污、性贿赂、政策失灵、官员无能等)、基础设施都出大问题,才急忙补 镬的结果。以一名鸡寮经营者的观点看来,我敢以小宝的鸡鸡发誓,这就是不折不扣的“自欺欺人”。

今年的总理国庆群众大会,首先,春花得祝贺李显龙在华语讲演部分,的确花了不少心思细雕,有别于与往年“英校生讲华语”的文法,听来顺耳得多了。

春花总结今年的讲演为:感动、自欺欺人、拉票。李心中的疑团仍然是:明天你是否依然爱我?

【感动、拉票】

感动的部分,套句文言文,就是:感动者恒感动,不感动者恒不感动。自今年3月李光耀的葬礼以来,这招用得太频繁、太烂,很多人不是无感,就是反感。

无可否认,那些坐在礼堂听李显龙讲演的或许会很感动,包括唱歌的陈洁仪,那是因为受邀的人都有特定背景,否则怎会在邀请之列?坐在家中看电视的,少了peer pressure和电视镜头的跟踪(春花就看到一位表情忒多的女士,每有特殊话题,镜头都会特别带一下她),难免心中存疑。为什么呢?因为李显龙在2004年上台当大掌柜的时候,已经表明跟老掌柜告别了,10年后则大打老掌柜牌,莫非是为了选举拉票?

【自欺欺人】

耶鲁大学的佐伊•钱斯 (Zoe Chance) 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实验来专门研究这个课题,这个实验通过观察人们在考试时的作弊行为来研究自欺欺人:

在钱斯团队的实验中,他们会让学生回答一些有关智商和常识的问题。其中一半的参与者拿到的是一份底部印有答案的试卷(明显是故意的)。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抗拒一边做题一边偷看答案的诱惑。

与你所料,一些学生没有经受住诱惑,在考试中作弊。总体来看,试卷上印有答案的一组学生测试结果更好,尽管两组学生都是从同一所大学随机抽选出来的,也就是说他们的能力水平总体应该相当。(我们无法确切知道谁作弊了——因为可能一些学生即使不作弊也能得高分——但是这仍然说明那一组的平均成绩一部分缘于某些聪明的头脑,另一部分缘于手边的答案。)

钱斯的实验提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有答案帮助的一组是否意识到是自己因为有了答案才获得高分?抑或是他们把自己的成绩完全归功于自己的智力?

为回答上述问题,研究者为此对学生进行了另一项测试,并让学生预测这次测试的成绩。学生被允许快速浏览这次测试的题目,并会发现这次跟第一次测试的题目类型相同,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这一次所有试卷的底部都没有答案。研究者的看法是,如果作弊者发现第二次测试无法作弊,他们对自己的预估分数会比第一次测试低。

但实际情况则不然。自欺欺人还是占了上风。第一次测试中作弊的学生对第二次测试的预估分平均高于第一次测试——相当于给他们自己的智商值加了10分。当然,实际测试的结果远低于他们的预估分。

先来看一看国庆群众大会李显龙对自己团队的评估:

过去50年里,政府与人民之间建立了紧密联系。政府履行承诺,我们说要做的已经办到了。我们确保政治清廉,坚持在公共事务的领域保持高诚信标准,没有贪污,没有不诚实……我们的人民期待政府表现良好,他们相信政府是以他们的利益为出发点,也支持政府为人们共同利益所做的决定。因此,即使是在艰苦日子里,我们也能果断地一起行动。

他说“过去50年里,政府与人民之间建立了紧密联系。政府履行承诺,我们说要做的已经办到了。”——有影无? 阅读更多 »

行动党突然现爱心,突然100%支持民主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5-8-22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5/08/100.html

2015选战已经进入计时阶段,行动党开始走温情路线。行动党说他们高举“社会主义之心”,他们关心的是中间的夹心族,住在三房和四房式组屋的人群,他们要以真心换选票,考虑国人的长期利益。好几个行动党候选人,还掉下眼泪。不然,就是说自己是贫穷出身,行动党的制度给予他们提升机会。因此,他们是感恩,为报国?(还是报行动党)而出来竞选。

在国大学会NUSS的10党政治论坛中,行动党代表沈颖更是高声大唱,行动党是100%支持民主,行动党欢迎竞争,行动党屡屡中选,就是新加坡民主的写照。作为新加坡选民,不论支持还是反对行动党,大家都知道新加坡式民主是什么一回事,行动党100%支持的是行动党版本的民主,这和第一世界,国际标准差得很远。

2015大选,选民要给行动党一个明确的指示,我们不要行动党版本的假民主,我们要一个以人民的利益为前提的民主,不是一个以行动党利益为前提的民主。

line_divider
花了三个多小时把NUSS有关大选的政治论坛看完。这个论坛的影响力,很可能不及一个群众大会。但是,它确实一个比较高层次竞争力的表现。行动党并没有派出部长级人物出席,只派了政务部长级的沈颖出席。这个安排相当适合,也符合行动党的温情路线。她在会上也尽量扮演这个角色,为行动党做出一场政治秀。想一想,如果行动党搬出杨莉明,那场面就有可能出现火药味。如果是许连碹博士,那么行动党的白痴面就很明显。阅读全文»

官员们思路不通与僵化的死结

with 3 comments

科技达人    2015-8-22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8469

我也很李光耀,如果你说有人说看了会混乱,那么,请拿出证据,提供说这些话的人的详细身份资料,我要分析,请不要造假。一个人说的就是那一个人,请不要说成——很多人都这么说、有人这么说。

当我看到今天的某个新闻标题《未来公交指示牌 让乐龄出行少障碍》,我连内容都还没看,就猜测了新闻的所有内容。

读下去,果然,完全100%猜中!

结果!又是受访的老人当中,出现那一句我们已经耳熟能详的——希望能有中文指示牌。

结果!原谅我这么说——官腔又出现了——各族群都希望指示牌能附上母语说明,但她说,也有年长者反映指示牌若使用太多语言或造成混乱。她认为一个可行的折中办法是利用浅白易懂的标志代替文字。

多年来,我的Blog内容与及对官方的建议当中,其实交通方面的科技应用话题比重最大,但是,最终都是空谈。

我用研发产品收集资料的习惯,分析一些类似的新闻报道中的结论时,发现了一个以前没考虑到的线索——那些话是谁说的?百分比有多少?为何多数要服从少数?

放着几十年来我们在生活中已知的资料和知识不用,却又要陪着几个老人作抽样的调查,然后就因此得出结论,这样做会很科学?

对不起,再次原谅我这么说——这是典型的书呆子做事的方式。

我们会很轻易的在较年长的亲朋戚友中,得到同样的说法——少了中文的指示牌,所以看不懂英文的他们完全就是半瞎的使用着交通工具,跟人走,开口问人问司机。结果,遇到大量引进的什么都不清楚的外地籍司机,也就白问了。

所以,我才一再的“半恐吓”的说——只要是地铁站发生严重事故,需要紧急逃生,听不懂也看不懂英文的人,会是跑在最后头。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