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林清祥

天降大任漫画中──刘敬贤和他笔下的主角陈福财

with 2 comments

雨石    2017-7-23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从加东区月眠路艺术中心出来,浮想联翩,一个英校生,对艺术、对政治、对历史竟有如此异乎寻常的热诚和认知,着实叫人深思。父母给他取了个“刘敬贤”的美好名字,但他却以Sonny Liew响遍西方漫画界。

三年前,他以不惑之年,创作一部轰动新加坡和欧美的英文漫画小说《陈福财的艺术生涯》(The Art of Chan Hock Chye)。之所以轰动,因为艺术理事会以此书涉及“敏感课题”和 “有损政府的权威和合法性”为由,撤销原先允诺的8000新元资助。结果,这部呕心之作在本地引起抢购热潮,卖出15000本,创造图书出版的“奇迹”。美国漫画界随后跟进,美版新书很快就成了亚马逊和纽约时报名榜上的畅畅书,好评如涌。英国《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称:此书所呈现的史诗式的故事“极具创意性”;国际《出版人周刊》把此书列为2016年“最可期待的书本之一”;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批评家约翰鲍威尔形容这部漫画小说电掣般的风格,令人目不暇给,感同身受,“堪称新加坡历来最了不起的文艺作品”。

Sonny Liew 何许人也?

那么,Sonny Liew(刘敬贤)何许人也?

1974出生于芙蓉(Seremban),父亲则出生于林茂(Rembau)。父亲是新加坡大学医学院毕业生,后赴英国攻读儿科。父母在新加坡结识,之后偶然在英国重逢(母亲是新加坡人,当时也在英国进修护士专业)。两人在英结为连理,有了一个姐姐。后来回到芙蓉市执业,又获麟儿,他便是未来的天才漫画家刘敬贤。

“小时候住在一栋公寓里,家里说英语,但低层屋主将房屋改为旅馆,又开了一间酒廊,与玩伴们多用广东话和福建话交谈。(哈哈,Chan是广东音,严格说应该是Tan Hock Chye)5岁被带到新加坡,住在芽茏外婆家中,因外婆和姑姑在附近菩提小学经营学校食堂,1980年我报读那所小学。”

刘敬贤

我们几个老华校生,绕桌而坐,屋子四周靠墙的书架上放满各类书籍,空档处挂着他历年创作的漫画或油画,面前坐着的是一位眉目清秀,模样要比实际年龄小得多的年轻人。

“哦,原来小学是念华校的,”我们不约而同地说。

“不,当时这是一所‘双语’小学,但我的华文一直不怎样。”他又说:“接着在维多利亚中字和初级学院完成学业,然后进入剑桥大学历史悠久的克莱尔学院(Clare College)攻读哲学。”

“你父亲没让你步他后尘念医科吗?”

“有的,但不坚持。”

他从小就酷爱漫画,耽于奇想,涂涂画画,长大后又博览群书,受罗素的著作、James Minchin的《独石不成岛》(No Man Is An Island)等书籍的影响,视野早穿越了学校这口井。大学的哲学专业,把他带入更高的思想境界。90年代中期趁大学放假,在新加坡小住期间,他的创意被现已停刊的英文《新报》(The New Paper)一位编辑看上,“毎周5天,每天画5幅,个别政治性画面被滤掉。”1996年时报出版社(Times Publishing Ltd)将他的讽刺性漫画出版成册,书名叫Frankie & Poo。他回忆说:“这本书的出版,坚定了我要成为漫画家的志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3, 2017 at 2:30 下午

用漫画讲述非官方版本的新加坡建国故事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张彦      2017-7-18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0718/sonny-liew-singapore-charlie-chan-hock-chye/
英文原文:https://www.nytimes.com/2017/07/14/world/asia/sonny-liew-singapore-charlie-chan-hock-chye.html

漫画家刘敬贤在他新加坡的工作室里,这里装点著图画,以及他笔下人物的图样纸板。他书写了官方建国故事之外的一种替代历史。(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新加坡——半个世纪以来,新加坡的建国故事已经变成一个关于严厉之爱的故事。

基本是这样的:冷战中,弱小的新加坡刚刚从比它强大的邻国马来西亚独立出来,为共产主义渗透者所困扰,周围的国家接二连三落入共产党之手,后来它的创始人李光耀战胜了危险的左翼对手,遗憾的是这一过程中许多人被投入监狱,但新加坡最终找到了稳定与繁荣之路。

这个年轻国家的建国叙事在其教科书、大众媒体和电视节目中一再被强调。反对它就意味著,在这个由国家控制大部分资金与各级权力的地方,有可能未经审判就遭到羁押,面临代价高昂的诽谤诉讼,或是遭到极端的边缘化。

但是,关于过去的单一观点已经开始发生变化,部分是由于一位说话温和的艺术家,以及他以机械人、外星人和蟑螂为主角的漫画。

《陈福财的艺术》(The Art of Charlie Chan Hock Chye)系列漫画讲述了新加坡最伟大的漫画家的故事,这位名叫陈福财的漫画家在二战后长大,当时英属马来亚和新加坡殖民地正在为独立展开斗争,他以一系列短篇漫画记录了那个暴动和抗议的时代,每一个短篇都在向世界各地的漫画家致敬,并且一直在挑战错误观念,让那些被官方版本抹去的无名人物重见天日。

读者慢慢才会发现,陈福财是虚构的,甚至也不那么有名气,而“呈现”其作品的刘敬贤(Sonny Liew)才是真实存在的艺术家。但是,刘敬贤在书中呈现的历史却不是虚构的,他的书所造成的轰动也绝非虚假。自从两年前首次出版以来,刘敬贤的书已被多次重印,在这个国家对自身历史、文化和价值观的慢热讨论中居于核心地位。

“当人们问我关于新加坡和政治方面的问题时,我告诉他们,我只是一个漫画家,”刘敬贤在接受采访时说。“我的书旨在为新加坡的历史提供一个更具包容性的版本,鼓励读者用批判性的眼光审视所有叙事。” 阅读更多 »

《坚贞的人民英雄》 前言

leave a comment »

孔莉莎    2017-3-6
https://www.nandazhan.com/zj/jianz001.htm

坚贞的人民英雄 cover (Maroon) 13Dec2016这本册子是为了纪念林福寿医生逝世5周年。约有三、四成的篇幅是林医生的论述和演说稿,其他篇章大部分出自他的同志,他们是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或是在内安法的前身即公安法令下被捕的,包括曾经分别在樟宜监狱E座牢房和女皇镇监狱跟林医生关在一起的牢友。

在林医生于2012年6月4日逝世一个月后,于7月3日为他举行的追悼会上,曾分发了一本题为《向坚定的自由战士林福寿医生敬礼》中英文纪念文集。

去年,我们出版了一本纪念林清祥逝世20周年的册子。

时隔5年,又再编辑一本纪念林福寿医生的册子,相隔时间似乎短促些。然而,他的现存同志,大部分都已是七老八十之辈,深知时日不多,他们等不到林医生逝世10周年的纪念日了。

林福寿医生坚持斗争到最后,凛然无畏,毫不妥协,对不经审讯的长期监禁,对长期单独监禁的虐待行径,对指他和他的同志们是要通过暴力实现政治目的的亲共份子、共产党同情者或共产党分子的诬告,以及行动党政府凭借内部安全法令来保住政权的行为等等,给予强烈谴责。

他是代表全体同志发声。

他们在本册的文章中,重申了林医生的话语,这等于是肯定他们并没有轻易屈服于现有体制的霸道。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有步骤绞杀民族教育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12-26

李光耀独尊英文,是其被殖民化的思想观念和土生华人的文化传统决定的,有着深厚的文化观念根源,是由其对华校生根深蒂固的敌视和偏见决定的。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偏见,李光耀无法正确地认识和对待民族教育,他无法理解作为民族传统的继承者的文化存在和发展的历史必然性。

李光耀从祖上一家大小都接受英国殖民主义奴化教育,靠着英文英语吃饭,整个家庭没有中华人文修养,没有什么国家民族观念。日本人来了,“我在国泰大厦报道部当电讯编辑期间(1943―1944年),常得向东京皇宫的方向鞠躬”,“恨不得英国人快点回来”。民族自尊已被奴化教育驯化得荡然无存,这就难怪李光耀对民族教育天生就感到厌恶。“华文课依然叫人头痛。我在家跟父母讲英语,……学校所教的华文对我来说陌生得很,跟我的生活沾不上边。老师所讲的大部分我听了摸不着头脑。……两三个月后,我再恳求母亲让我转英校,这回外祖母答应了。”(《风雨独立路——李光耀回忆录》)

推行英文之上政策

李光耀说:“我们本要在1965年就推行以英文为工作语言的全国教育政策,但是50年代的华校中学生暴乱给我们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所以我们迟至1978年才这么做。”“反对以英语作为全民共同语言的声浪持久不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自己跟他们一样热切渴望保存华文教育的精髓……然而问题的症结是,在这个多元种族、多元语言的社会里,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并能让新加坡立足于国际社会。”李光耀说的与事实不符。

李光耀把华校中学生为反对英国殖民政府强制的国民服役运动说成是“华校中学生暴乱”,意思很明确:敌视华校生。搞笑的是,当时李光耀却是“华校中学生暴乱”的辩护律师!

2008年8月8日新加坡文献馆刊登周文龙的《英语剧场的华语式悲情?——从新加坡戏剧节谈起》)一文指出:

“或许可以考虑60年代林清祥(著名左派运动领袖)所提倡的‘以马来语为工作语’的想法。”

马来西亚诗人Usman Awang说:“林清祥对马来人和马来社会的贡献却很大,而且很重要。林清祥和他那些在新加坡受华文教育的同道,通过一条议决案,使马来语成为共同语、国语和媒介语。”(《林清祥与他的时代——历史长空的一颗明星》)

从林清祥提出马来语为共同语和国语后,各民族都欣然接受,新加坡人民掀起了学习马来语文的热潮,当时的公务员也被强制学习马来语文,并须考试及格。“英语是唯一能让大家接受的中立语”只是瞎子拉琴瞎扯。

现在看来,宪法规定马来语文为国语,只是刘备摔阿斗,安抚马来民族而已。可怜的马来语文,目前沦落到唱国歌的时候才能听到“Majulah”和在军队中听到马来口令,华语、淡米尔语都靠边站,“平等对待各民族语文”信誓旦旦的承诺只能随风四处飘,对着月亮攀谈说空话。

在民族教育问题上,“可不让林清祥占尽便宜”,“林清祥还是有办法打破条规,违反主席的意愿。他提出了一份备忘录,不仅要求华校和英校具有同等地位,而且要求政府拨款兴建华校,实行六年小学免费教育,承认学生有权成立自治会(也就是每一所中学都设立激进的新加坡华文中学生联合会的分会)。他同意有必要修改学校教科书,以反映马来亚的背景——这是马共的正式政策,目的在于讨好马来亚的马来人,因为马来人占了马来亚人口总数的一半左右,如果得不到他们的支持,反对英国的殖民主义者的斗争恐怕无法取胜。……维护华族语言文化的沙文主义者占了上风。”李光耀还真会编造,当时李光耀不是和共产党,和林清祥领导的左翼力量,和华校生共同进行“反对英国的殖民主义者的斗争”吗?不是在团结三大民族吗?不是想取得反殖斗争的胜利吗?

“华族商人、宗乡会馆的领导人和中华总商会的巨头都希望立法议院里能有他们的民选代表,能够用流利的华语,而不是用不通顺的英语替华人讲话,……我们早在1954年11月人民行动党正式成立以前,便支持过他们的建议。如今,中华总商会又一次提议把华语列为官方语言之—。”

其实李光耀的内心是反对将华语列为官方语言之—的。他说:“然而在一个多元种族、多种语言的社会里,有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是如何组织能够发挥功能的立法议院和政府,又不至于沦为混乱吵杂的空想计划。世界上,每一个存在已久的社区都有一种主要的语言,凡是移居这个社区的人都得学习这种语言;如果是到美国或加拿大,就得学英语,到魁北克则须学法语。”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的卸磨杀驴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11-24

李光耀及其追随者成功地将左翼工团的被毁灭变成李光耀天空的礼花。其实,不管怎样,左翼工团都是拥护李光耀上台的有功之人,李光耀一上台就指责自己曾担任法律顾问的左翼工团,骂自己曾为之担任法律辩护的罢工工人是“暴徒”,一杆子就把自己打到污水里去了。这种骂人的人,一定更象一个流氓,难怪有人说李光耀是“政治流氓”。

中国战国时的哲学家庄子说:“得鱼而忘荃,得意而忘言。”(《庄子外物》)意思就是说,捉到鱼后就忘了鱼笱(一种捕鱼器)形容或讽刺一些人忘恩负义,在别人的帮助下达到了某种目的,便忘了甚至反过来损害别人。李光耀就是一个“白粳米堆满了禾桶,就忘了种子是谁送的”人。

希特勒在进攻波兰前召集的高级军事会议上声称:“心要狠,手要辣,谁强就是谁对。”李光耀独裁的确像极了希特勒。当李光耀一感到脚下的根基已经相当稳固的时候,就不折不扣地做到了心狠手辣。他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左翼工团头上悬一支达摩克利斯剑。

马克思在谈到工会的产生时说:“工会的产生,最初是由于工人们自发地企图消除或至少削弱这种竞争,以便在协议中争取到哪怕是能使他们摆脱纯粹奴隶状态的一些条件。因此,工会的直接任务仅仅是适应日常的需要,力图阻止资本的不断进攻,一句话,仅仅是解决工资和劳动时间的问题。”(马克思《工会(工联)它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选自《临时中央委员会就若干问题给代表的批示》,下同)

在左翼工会成立之前,“劳资之间永远不可能在公平的条件下缔结协议,即使在物质生活数据和劳动数据的所有权同活的生产力相对抗的社会看来的公平条件下也不可能。”(马克思《工会(工联)它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在殖民统治下,工人的工作条件和生活状态是非常悲惨的。“由于家境贫穷不能供我读书,我在16岁念完四年级之后就出来工作了”的1963年中选为社会主义阵线的国会议员李思东说:“当年即使有了一份工作,很多工人都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失业者因为必需借钱度日,而欠了许多债。我在新华鞋厂工作的时候,一年只能休假两天:农历新年除夕和大年初一。我从早上七点一直工作到晚上八点。工作条件很差,工作没有保障也没有任何福利,比如不能享用公定假日或病假。万一生病了,就必须自己照顾自己。”(2013年11月21日《李思东专访记录: 既是蓝领工人,也是工运激进份子》)

在殖民统治下的工人就像马克思说的“他们由于不利的条件而处于完全孤立无援的境地。”(马克思《工会(工联)它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工人阶级的觉悟高涨,纷纷组织工会来维护自己的权益,于是逐渐形成了日益强大的工会组织,“工会已经不知不觉地变成了工人阶级的组织中心。”“不管工会的最初目的如何,现在它们必须学会作为工人阶级的组织中心而自觉地进行活动,把工人阶级的彻底解放作为自己的伟大任务。工会应当支持这方面的任何社会运动和政治运动。”(马克思《工会(工联)它们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李光耀审时度势,利用这一大好时机,借壳上市,捞到了“维护正义律师”的称号,腰杆子像枪杆子一样倍直,积累了雄厚的政治资本。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新加坡经济的腾飞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6-11-13

新加坡的“经济奇迹”,离不开地理基础与历史机遇。周边拥有广大腹地,腹地物产丰富、人口总多,可以作为生存和发展的长期依靠。新加坡又得上天的垂顾,没有 地震、海啸、台风、等天灾;海港港阔水深,风平浪静,更扼马六甲海峡咽喉,是商船必经之地。……
有了李光耀,新加坡才有今日的成就,“照顾200万人民生计的重担突然落在李光耀肩上,困难重重”,这是一伙人惯于跪拜和传唱的颂歌。明白了真相,就不要听他们无耻忽悠了。

由于新加坡在经济上的成就,李光耀志得意满,常骄傲地用来与一些国家进行对比。新加坡经济起飞的时间点,正好是在李光耀担任总理任期内。别有用心者利用了李光耀与经济起飞的“同时”关系,硬生生歪曲成“因果”关系。李光耀和他的拥趸最热衷制造经济神话,把新加坡的经济成就,悉数归功于李光耀,对李光耀进行舆论造神,似乎是上帝挽救新加坡的使者。

新加坡经济起飞原本并不难认清的真相,被制造了层层迷雾。皇粮笔杆子就如此说:“照顾200万人民生计的重担突然落在李光耀肩上,困难重重,他怎样为新加坡人民开辟一条生路呢。”(《李光耀回忆录•前言》)

其实造神者可以自我吹嘘的资本并不多,无非就是经济快速增长而已。人类社会是向前发展的,没有特大天灾和战争动乱等人祸,在和平年代每个国家每个民族的经济都在进步发展,今天的生活一定比昨天好,而明天的生活更比今天强。

为了凸显李光耀的功绩,李光耀和他的同伙是不会把新加坡的经济起飞的真正关键告诉人们的。

德国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黑格尔承认地理环境对人类社会发展所起的作用, 他认为需要个人民族和国家作为工具或手段, 而且需要自然界作为活动舞合, 这舞台便是历史的地理基础。黑格尔说“助成民族精神的产生的那种自然的联系, 就是地理的基础。”(黑格尔《历史哲学》)十八世纪法国启蒙学者孟德斯鸿也提出地理环境决定论。恩格斯认为社会历史的决定性基础的经济关系中本来就包括这些关系赖以发展的地理基础。

中国史学家的有关撰述也认为,一定的历史活动,总要在一定的区域上展开,历史的发展是离不开地理条件的,司马迁在《史记•货值列传》中就有详述地理基础的重要性,总结出:“故待农而食之,虞而出之,工而成之,商而通之。”从司马迁这段话来看,他对经济区域的划分,主要是从地理条件来考虑,经济区域观念非常明确。

新加坡地处世界重要的海上交通线马六甲海峡的南端出口,战略地位重要。“商而通之”使新加坡成了世界航运中心,物流中心,随之而来的是资金流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商业中心,世界各国的银行分行有近千家设在新加坡,以处理自己的转运物流,世界资本,特别是产业资本流向所谓新兴市场国家,新加坡优越的地理位置,是经济发展的最关键基础。

当然,把地理环境的作用极端化是一种不科学的理论,但以新加坡来说,随着亦商亦盗的莱佛士登陆新加坡,为着掠夺殖民地资源,建起了海港和机场、公路、铁路,从中国、印度招引了许多“猪仔”劳工,李光耀接手的新加坡,早已具备了经济起飞的基础。李光耀自己也说“1819年,东印度公司的史丹福•莱佛士发现了一个大约只有120个渔民的小岛,之后把它发展成一个从印度走水路到中国必经的商业中心。国际贸易促使这个英帝国在东南亚的商业中心蓬勃发展。”“在1965年以前的146年里,这个小岛却只是英国统治者的一个前哨。它因为对世界有用而繁荣兴旺。新加坡是全球大都会网络的一部分,先进国家的成功企业都已在这些城市设立业务。”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的“新马分家”

with one comment

伍依   2016-10-22

事实非常清楚,李光耀完全知道脱离马来西亚的前因后果,却在回忆录中故作神秘,好像被吉隆坡政权踢出马来西亚是“突如其来”的,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了委屈。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国力已日落西山,无力再保持庞大的殖民统治,必须采取紧缩政策,物色代理人,维持殖民利益。苏卡诺领导的印度尼西亚,民族主义高涨,冲击周边国家民族解放的要求。为了遏制这股凶猛的民族主义浪潮,“大马来西亚计划”就应运而生了。因此,“大马来西亚计划”被称为“新殖民主义”。

所谓“大马来西亚计划”是“英国为解决其北加里曼丹三邦(汶莱、砂拉越与沙巴)的非殖民化问题,以‘合而治之’的新殖民主义,让其代理人出面提出。1961年5月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 ibni Almarhum Sultan Abdul Hamid Shah,简称‘东姑’)提出马来西亚计划”。(严秋霞《左派领袖林清祥与新加坡左派职工运动(1954-1963)》)

行动党分裂后,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力量组成社会主义阵线,给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政权沉重的打击。如果不借助吉隆坡政权,李光耀将很难保住政权。但是吉隆坡政权又因为民族结构问题,不愿意单独接纳新加坡,英国殖民部和吉隆坡政权才策划将英国殖民地的砂拉越和北婆罗洲以及汶莱纳入“大马来西亚计划”。“1961年1月16日,英共和联邦关系部及殖民地大臣邓肯•桑底斯莅马,在金马仑高原的岑氏别墅召开一项英、马、新非正式极峰会议。与会者有英驻马最高专员陶里、英驻新最高专员薛尔克、澳洲驻马最高专员克里芝利、纽西兰驻马最高专员班纳、印度驻马最高专员普拉、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和财政部长吴庆瑞、马来亚首相东姑与副首相拉萨和内长依斯迈医生。”这就是被称为“金马仑高原的密谋”的会议。(《马来亚劳工党斗争史》)

从英国解密的文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李光耀急于要并入马来西亚联邦,并不是基于新加坡人的福祉,而是为了解救行动党风雨飘摇的政权。李光耀与英国殖民部和吉隆坡政权密谋的是如何摧毁新加坡的反对力量,商谈的是什么时候采取逮捕行动较为恰当,由谁出面逮捕,要逮捕多少人,逮捕谁。

李光耀在回忆录的《后记》中说溜了嘴:“1963年,我们跟马来亚合并成马来西亚,解决了共产党人引起的问题。”

社阵领导人之一傅树介在《冷藏行动中被扣留》一文中,引用英国解密文件揭露了李光耀的图谋:

“李(光耀)很担心,大马来西亚和合并的主动提出,不应被看成是来自英国,因为这将使他更难在新加坡推行这计划。他想要先跟东姑达致协议,然后到伦敦访问,使这项计划看来好像是马来亚领袖主动提出的结果。”(CO: 1030/981, Tel. 312)

“李光耀渴望与马来亚联邦合并。这关系到他的政治前途。”(CO: 1030/981, R/042/14/61)

“他明确地投诉说他在一方面被英国,在另一方面被联邦当做傀儡……。我强迫他说出他究竟要的是什么。他说他要一项与联邦合作的清晰计划,以便他在10月底之前可以向选民阐明。之后他有意举行全民投票或大选……他谈到东姑时毫不客气。他对于那位王子打躬作揖已感到反倦。他不准备继续这么做……”(CO: 1030/1149第93页)

“三个星期之后,英联邦公关部的电报写道:‘李光耀……于1962年7月29日参加(伦敦)谈判……。他之前在5月间曾访问过伦敦。那时他向英国的部长们强调建立马来西亚的迫切性,因为他的党的政治处境不妙。他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在接下来几个月,保有马来亚——新加坡合并计划的有效支持。”(CO: 1030/103第181页1962年8月10日)

处于风雨飘摇境地的李光耀政权,捉住了“大马来西亚计划”这根救命稻草,积极响应,于是就有了所谓的“全民投票”。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