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林瑞生

官话四则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5239&mesgdir=messages&year=2017&month=05

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先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可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礼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尚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工作机会继续给了外来人士,职业库如何有效协助国人?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10-28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6

林瑞生

人力部长林瑞生10月10日在国会里提出建议,“把现有的职业库转换为一站式以及不间断运作的网上求职市场”,以应付日益上扬的失业率。

新网站究竟能够如何安抚面对裁员不断、新就业机会疲弱的新加坡人?目前的国内求职市场正陷入僧多粥少的窘境。

截至6月为止,有超过6万名新加坡人处于失业状态——从去年3月的5万名激增到6万名。(实际的失业人数不只6万人,因为更多的新加坡人已放弃寻找新的工作,所以并没有计算在失业人口的数据内。)

相较2015年的总就业率增长达到32,300份工作,目前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本地人(包括永久居民)只占32,300份工作之中的2%(700份工作),其余的98%(31,600)的工作都归外籍人士。 阅读更多 »

公主彻夜未眠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6-4-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4/144291.html

公主彻夜未眠为的是哪桩?曰:少了言论自由。听起来很滑稽是不是?新加坡还有几百万贱民,几时才轮到她呀?

尽管她对政府牢牢掌控的新闻门面出言指责、对编辑的品行进行质疑,可是报业和专业新闻工作者(如今是高官)还不是乖乖跪在堂下小心回话。哪有对付贱民丢掷法律大书的那种霸气?她享受了礼遇还不知,说穿了就是李氏家族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遗传。

这是为民请命吗?看来也不是。她知道新加坡人很缺言论自由吗?她才管这些!因为她只在乎她的文章发表和删改权,别人都得应和她所叙述的父亲形象,否则就是不行。她要和群众站一块儿做朋友吗?这也不必:

to the numerous people who have requested to join as a friend on my facebook, there is no need. i won’t post often, but when i post, it will be on issues that Singaporeans should know about, and so it will be posted like this announcement, meaning completely public.

她也不管“党媒姓党”,然而自由民主新加坡的新闻工作者则早已认定“党媒姓党”,竟然比中共治下的媒体人还认命,也算是天下奇闻咯。“审查”和“编辑”已经傻傻分不清楚,因为官媒带有“帮助建国”的任务,而他们偏偏在这里是“党国不分”。

贾纳达斯•蒂凡在面簿指出,阅读李玮玲医生未经编辑的文章如同在“雾里行舟”,但他否认曾审查其稿件。原来官媒大幅删改不符主旋律的文章,乃是它们看来“如雾里行舟”,所以后来很多人就索性不写,这样春花就明白了。而像李叶明、翁德生之流的LP客大唱主题曲,则可以一字不改,让它“煽动”到底。

贾纳达斯还轻轻顶撞了公主,他说:“我们愿意相信她为《海峡时报》撰稿是受到非常多的压迫,但她愿意承受压力并痛苦坚持长达十多年,这听起来能有多可信?”——那么拥护公主的忠臣,这番痛心之言,春花能理解。

这是一党长期执政所造成的奴性。老娘听过一些老广播员的录音档案,对于执政党牢牢控制的新闻播报,他们都直言不讳地说出来,并且很乐意自己成为别人的读稿机,还沾沾自喜哩。倒是听的人cringed了,怎么人有这么贱的? 阅读更多 »

铁锤减镑

with 3 comments

韦春花    2015-9-13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9/143659.html

这些新公民将来对新加坡是是祸是福,春花不知道。不过以目前的形势看来,真的是帮了骗阿伯党很大的忙。真正核心新加坡人的政治倾向应该和2011年没多大的变化,而这新加的13%恰好改写了大选的成绩,今后这股力量也应该是左右新加坡政局的重要因素。

这次的选举得感谢所有在野党开展一个全民都有得选的局面,然而也是此举造成他们自己的悲剧;不但铁锤减镑,刘程强可能还要忍更久……

此次大选出现的肯定是freak result,韩咏梅在选后当即写下的《新加坡人的理性选择》就说了真话:

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人料到本届大选的结果会这样。虽然大家觉得送别建国总理时的那股凝聚力、SG50的欢庆气氛,加上这两年推出的建国一代、终身健保等等惠民政策,会巩固人民对执政党的支持,但没有人会想到人民行动党在面对阵容日益壮大的反对党冲击下,还能获得那么漂亮的成绩。/89个议席中获得83席,总得票率达69.86%,如果用最近常常提的一个词“freak result”(异乎寻常的成绩),这算不算是个freak result?

星期天叶鹏飞的可以佐证:《沉默的超级大多数》

当首三个单选区的抽样计票结果公布时,社交媒体上一片哗然。人民行动党非但居前,而且都是以超过60%甚至70%的绝大多数得票率遥遥领先;后续宣布的集选区抽样计票结果,也出现同样的趋势。手机里不同的朋友圈的群聊情绪沸腾,无论党派立场,几乎都对这样的成绩感到难以置信。原本被舆论视为可能生变的几个集选区,行动党都以大幅的选票差距,轻易打败对手的挑战。行动党秘书长李显龙在选后的记者会上坦承,选民强有力的委托让他感到惊喜。

陈庆文在选后《今日报》 (Why the PAP won big) 的分析文章开头也写得意气风发:

GE2015的竞选成绩说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 (PAP) 能伸能屈,并在一党制情况下的应变能力。通过他们的选票,新加坡人民给予人民行动党一项重要的委托。结果真的是出人意表,行动党在多个选区都赢得轻松。举国上下,选民的心都全线地摆回到行动党这边,意味着对1959年就上台执政的行动党全面的认可,我们要怎么来解释这个显着且出人意料的成绩呢? (GE2015 demonstrated the adaptability of the ruling People’s Action Party and the resilience of the one-party system in Singapore. With their ballots, Singa­poreans have handed the PAP a strong mandate. The outcome was unexpected, as the party romped home comfortably in most contests. The swing back to the PAP was across the board, representing widespread endorsement of the party, which has governed Singapore since 1959. How do we explain this significant, unexpected result?)

阅读更多 »

谈大选2015

leave a comment »

小伟乐园      2015-9-9
http://jwong512.blogspot.sg/2015/09/2015.html

2015年大选的9天竞选活动终于画上了一个休止符,明天是“冷静日”,禁止一切和竞选有关的活动,9月11日,即来临的星期五,全新加坡预计约有246万合格选民将前往各自指定的投票站,投下手中神圣的一票,选出89名能为他们代言请命的代议士。

我在上一篇博客《漫谈全国大选》里提到,在野党阵营里,只有工人党能够在这次大选中,在某些选区与行动党分庭抗礼,而经过9天冷眼旁观各政党的竞选活动,我还是坚持我个人的看法。

其实,卜基开出的盘口和赔率,还有执政行动党针对哪一个在野党和对手穷追猛打,是最能够反映竞选的战情。从行动党一开始就咬住工人党的“市镇会帐目”,质疑工人党的诚信不放,对其他在野党的不闻不问,就清楚的看出行动党根本就没把其他在野党放在眼里,而明确的知道工人党才是他们最强的竞选对手。

虽然,新加坡民主党的秘书长徐顺全博士(左图)在这次大选中,一改以往激进的形象,受到许多选民的拥护,人气和支持度也跟着飙升,但我个人认为他这次中选为国会议员的机会不大,或许还需要五到十年的奋斗以踏入国会。

我一直坚持,分析政治局势要做到客观准确,一定得头脑冷静,尽可能不要渗入自己的政治立场和主观情绪,应该根据现实局势的发展和走向,作出符合客观现实的判断。当然,对于这次大选的走势和成绩,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的看法,我也是从个人的观点出发谈谈这次的大选,你当然可以不同意我的见解。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党徽

我觉得人民行动党这回的竞选策略真的是乏善可陈,他们不外是紧抓着欢庆建国50年的余温,颂扬政府50年来的治国成就,暗示人民必须感恩,还有,就是对工人党的“市镇会帐目”穷追猛打,等到发觉人们已经厌倦这种政治手段后,才如梦初醒的转入如何改进政策,改善民生等攸关人民切身利益的话题。

行动党这次以工人党市镇会帐目来大做文章其实是失策的,因为普通百姓和选民缺乏对这种专门领域方面的知识。所以,当刘程强在群众大会上把榜鹅东市镇会帐目亮出来,指出在交接时市镇会其实亏损了28万余元时,行动党的张有福、张志贤和再纳竟然乱了方寸,从开始声称有100万元盈余,减到80几万,30几万,最后居然变为两万余元。究竟谁是谁非,专家们都说不清楚,就别说是我们平民百姓了。所以说,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争议上,只能令人益觉反感,倒不如把精力放在解答人们对某些政策的不满和意见上。阅读全文»

“自来水管漏水50%” 星大选消费台湾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报/林以君     2015-9-8
http://udn.com/news/story/5/1173918-“自来水管漏水50%”  星大选消费台湾

新加坡大选在即,选民相当投入。美联社

新加坡大选如果没有“消费”一下台湾,就不像新加坡选举。同是华人为主体组成的国家,新加坡向来不愿学习台湾式的民主进程,这天晚上竟连台湾自来水管漏水,都成了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竞选演说的题材。

前国会议员符喜泉在晚会上说,“台湾水管漏水50%”,这数字夸张,也不知是引用自何处、何时的数字,但台下支持者听得入神。她接着引伸到新加坡执政党人民行动党的官员,每年都会全岛检查水管管线,看如何修理水管。

另一位议员候选人连荣华也提到,新加坡反对党其实是套用台湾“悲情牌”的选战策略,想要引起选民注意。他也提到,国会议员应有双重职责,除在国会讨论国家议题,也要处理选区居民日常事务,但他指民主党籍竞选对手只想在国会论政,到了竞选就在几座组屋露露脸,目的是拍照后上传脸书,“花十分钟就完成选区访问”。

消费别国,总是能让新加坡执政党候选人安心,且轻松对比后就获得选民支持。而且,台湾也不是唯一被消费的国家。

执政党参选人林瑞生用潮州方言告诉选民,“幸亏”当年他父亲坐船来新加坡、也“幸亏”一九六五年星马分家,否则他就是中国人、马来西亚人,而不是新加坡人。一句话,惹火中、马两国人民。 阅读更多 »

东方不白

leave a comment »

卮言优语    2015-9-8
http://zhiyanyouyu.blogspot.sg/2015/09/blog-post.html

笔者大胆的预测至今有13个议席比较有可能落在反对党手中,其中除了铁锤帮原有的7个议席外,由于一个人口花花,在这个非常时期还说错话,说什么Heng啊,却变成不Heng了,现在彼岸的婉君已经纷纷出来叫屈,我们这位部长也显得太不厚道了,所以原本还有的打的东海岸集选区(4个)和凤山区(原本就属于东海岸集选区)变得岌岌可危,最后当然还要再加上利用轮椅攻势的“暂时挡”夫人的波动巴西区。

随着9月1日的选举提名,一场华山论剑正式开启,谁胜谁负,鹿死谁手,只要等到星期五便会揭晓。这次的武林大会比过去所有举办过的武林大会都来得更盛大、更激烈、也更精彩。

在上一届的武林大会,后港的潮州怒汉大胆的走出老窝,跟其他四位武林高手一起联手不但成功的拿下阿裕尼集选区,还让一位后生仔成功守住后港的老窝,一时间全国哗然,成为了武林佳话。白衣人这次为了不让铁锤帮再次得逞,使出一招“帐目有问题”就把潮州怒汉跟其他四位高手“雾锁阿裕尼”,动弹不得。是的,如果潮州怒汉一行五人抽身转战其他集选区的胜算也很高,就是五人选择各自单飞,转战其他的单选区,其中尤其是潮州怒汉的机会更高。可是现在五人团队一旦离开阿裕尼集选区,白衣人接下来一定会说:“看,肯定帐目有问题,所以他们想要一走了之”;就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铁锤帮五位高手只能选择站在原地不动,而这恰恰中了白衣人“雾锁阿裕尼”之计,白衣人这一招也的确可圈可点,但如果白衣人重复的使出这一招,也许会让人感到厌烦的。

自从2011年华山论剑之后,铁锤帮已经稳坐武林老二的地位,这次采取以阿裕尼为中心向外扩张的政策,所派出来的人数又不超过国会总议席的三分之一,表现出非常谨慎、理智和有系统的攻势,放长线钓大鱼,全力集中攻打以东部为主的地盘,看得出是要实现“东方不白”的局面,赞。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