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梁莉莉

新春将至,牛车水挂上“保家卫国”,红蚂蚁祝福“税增国强”

with one comment

卢凌之     2018-1-24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124-1101

“新年新气象,祝你在新的一年种族和谐、居安思危、安邦定国、保家卫国!”

今年牛车水农历新年的贺词装饰,因“居安思危”“保家卫国”等标语的出现,引起热议。(张丽苹摄)

试想在农历新年期间听到这样的祝福:“新年新气象,祝你在新的一年种族和谐、居安思危、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你会傻眼,还是觉得说出这番话的人华语没学好?

还有三周就迎来狗年,新年气氛浓厚的牛车水已经张灯结彩,准备迎接世界各地的访客。与往年有别,今年牛车水的装饰吸引了特别多的关注。除了以狗为主题的灯笼被批长相不喜庆像狼狗,悬挂的传统新年贺词也遭热议。

20180124-zhong zu he xie and Chinatown.jpg

“福星高照”紧跟“种族和谐”。(张丽苹摄)

红蚂蚁特意爬去桥南路看个究竟。“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吉祥如意”“大吉大利”这类连华语不好的人都会背的必备贺词自不用多说,今年更出现了“安居乐业”“团结奋进”“尊老爱幼”等非传统四字标语,夹杂在常见的祝福语之间,看着有些突兀。

最教人讶异的是,“居安思危”“种族和谐”“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也成了灯饰的一部分。是不是错把国庆日和过年弄反了?将学校公民教育课的内容搬到了大坡?还是回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就拿“居安思危”来说吧,意思是“处在安乐的环境中,要想到可能有的危险。指要提高警惕,防止祸患。”虽然今年大年除夕(2月15日)正好是全面防卫日,但叫人边过年庆祝边心理防卫,真真一刻也不能松懈啊!

在一片质疑声中,主办方出来解释了。负责这次牛车水新年装饰亮灯仪式的惹兰勿刹集选区议员梁莉莉医生告诉媒体,团队为符合今年“凝聚力”及“和谐”主题,才使用这些成语。牛车水农历新年庆祝活动筹委会主席陈祖坤则表示,这些“非喜庆”的祝语都是刻意安排的,与我国全面推行”全民保家安民计划”(SG Secure)契合。

20180124-bao jia wei guo (last one).jpg

“保家卫国”被放在一众贺词的最后。(张丽苹摄)

红蚂蚁爬遍世界各地的唐人街,都没见过此等贺词。听了主办方解释,看来是我少见多怪,没有体谅官方为提升人民应对恐袭能力,抓紧一切机会引导公众的良苦用心。

既然今年是狗年,那么为了将功补过,红蚂蚁就顺着官方的思路,根据我国过去一年的社会经济情况,想出六个“非喜庆类新年标语”,和“居安思危”“种族和谐”“安邦定国”“保家卫国”一起凑成“十犬(全)十美”。(按首字拼音顺序排列)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4, 2018 at 9:08 下午

给总理的一封公开信

with 8 comments

作者:林宝音(Catherine Lim)      译者:李莫愁     2014-6-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4/06/141813.html
英文原文:http://catherinelim.sg/2014/06/07/an-open-letter-to-the-prime-minster/

虽然眼看着时局的变化,我有私心想要保持缄默,但是眼下的一些事情,却让我不得不有话要说。我把它处理成一封给总理的公开信形式,来传达这个信息的急迫性。

line_divider

亲爱的总理先生

我们目前正处在一个政治危机之中,即人们不再信赖他们的政府,而政府也无暇挽回他们的信任。

有两个清楚的指标来表示它已经处在危机边缘,而不再是情绪化的分歧,也不是您所领导的行动党和民众渐行渐远。

第一、人们渐渐采取高调的抗议模式,这是前所未见的:比如在建筑上进行大型的涂鸦;尽管有关当局的警告和胁迫,网上刺耳的批评仍挟雷霆之势而来;演说者角落的大型聚会越办越多,同时在这些集会上所展现的敌意也有增无减。

第二、抗议不局限在网上愤青的怨怼而已,而是涵盖各个层面的民众,比如最近一名老者上街涂鸦被捕,还有博客鄞义林被你控诽谤,都得到社会人士的普遍同情,资助的义款也四方八面涌现。

虽然你可以装作你只是照着游戏规则玩,大部分新加坡人却认为是行动党以巨大身躯压死一个小人物的招牌动作。

这个危机是如何萌芽的?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向您指出,这都是由于你不善或者不能聆听民众的声音。随着2011年大选的“震惊”(很多像我一样的新加坡都惊讶这样的改变),从您当下的悔悟一直到后来应承彻底的改变,您所带领的政府其实都岿然不动,更遑论兑现诺言。行动党甚至还走回头路,来到一个更强硬的立场,不惜利用国家机器来散布白色恐怖的年代。

持平来讲,名誉诉讼虽然是法治社会的一个合法工具,让任何蒙冤者寻求赔偿和正义。如果您认为这是你的权利那么做,那么您也应该让博客认为他们名誉受损时提出对国家的诉讼,这才是公正、公开的办法。对于许多新加坡人来讲,很多都戴有对法律只偏袒有权有势者的有色眼镜,一点都不会怀疑最终的结果一定是告到对手报穷为止。虽然你可以装作你只是照着游戏规则玩,大部分新加坡人却认为是行动党以巨大身躯压死一个小人物的招牌动作。

无可否认的,您和你的同僚在2011年“大溃败”之后,的确花了不少力气改善人民的生活,这是有目共睹的。无论是职场、交通、住屋、教育或者休闲都有长足的进步。但是人们最难填补的满足是超物质的需要,特别是年轻人,比如说表达、公开辩论和聚会的自由。不像老一辈轻易满足于现代化厕所、干净的街道就够了,新一代受过良好教育、周游列国,要求当然不同于过往的世代。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8, 2014 at 4:38 下午

官方贫穷线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3-11-1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3/11/141002.html

韩咏梅说:“衡量社会援助是否有效,不在于把钱分给多少人,而是能不能让最多人有尊严地生活着。划一条贫穷线,除了简化资源的分配和容易让公众看到钱给了谁之外,需要帮助的人真的能在获得帮助后有尊严地生活吗?我怀疑。”——话虽没错,不过好像吠错树了。

为了声援陈振声的“不划贫穷线”,韩咏梅想出了一个故事,不过这个故事依我看来,好像是拿L敲头。

首先,韩咏梅和陈振声一起通过官媒造谣,他们说只要“政府”决定要划贫穷线,政策就会一刀切(Kueh Lapis应声没了!):

  1. 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一些低收入者他们要的帮助不是金钱和津贴,一些收入看似不错的人反而可能因为家中有不负责任的成员,连累全家受苦。如果把线划死了,很可能会错过一些统计数字上看起来过得去,实际上却极需要扶一把的人。(韩)
  2. 划一条贫穷线,在处理复杂的问题就好比送许多罐头或快熟面就能帮助到弱势群体一样。资源过度集中在线下者,分配将更不平均而不是更平均。(韩)
  3. 制订“贫穷线”是政治上的权宜之计,它无助于政府为更多有需要的新加坡人提供援助。(陈)
  4. 陈振声不否认贫穷线具有一定的指标作用,但他认为用数字制定政策“治标不治本”。他说:“我们在确认援助对象时,必须摆脱数字的局限,否则会被数字蒙蔽,无法制定能根治问题的政策,这正是我所担心的。”
  5. “在线上但同样需要帮助者一无所得,同时也为低收入者贴上标签。”(陈)
  6. “有心者不会局限讨论一条线还是几条线,而是在不管有几条线的情况下都上前出一把力,也愿意了解我们如何建立制度,照顾国人。”(陈)
  7. “在新加坡,精准地为贫穷制定一个正式的定义并不实际,不仅无助国家改进各个援助计划,还可能削弱政策效果。”(李显龙)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9, 2013 at 2:47 下午

最后一根稻草

leave a comment »

快乐似神仙     2011-5-8
http://cpengng.blogspot.com/2011/05/blog-post_08.html

陈惠华在这个非常时期的子虚乌有,除了严重踩踏了工人党死忠分子的神经线之外,我们有绝对的理由相信,很多原来犹豫不决的中间选民也对她的言行以及其嚣张的态度非常感冒……

詹时中终于可以荣休引退了,与刘程强相比,他没有刘的运气,波东巴西的选民“出卖”了他以及他老婆,民众原来担心刘程强的“出走效应”居然应验在詹爷身上,为之奈何啊?

詹爷年纪毕竟是大了点,我看他在发表演说时的艰苦,委实替他难过。我想最让他扼腕的是,詹娘居然只以112张选票输掉了詹爷镇守27年、苦心经营的江山,真可谓情何以堪啊!

然而,竞争就是这么回事,行动党的“常败将军”司徒宇斌这次亮出他为重振波东巴西的“伟大鸿图”,着实让人为之注目,这也是他险胜波东巴西的一个重要招数。司徒宇斌曾信誓旦旦地说,这次如果再攻不下波东巴西,从此退出政坛!欸……,刘程强好像也有如斯壮士断臂的豪言壮语,原来要“夺权”可以这样搞的!

不过话说回来,我从10几年前看到司徒宇斌傻不隆冬地来到波东巴西,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坚韧精神,对他是打从心里面由衷的尊敬与激赏的。

司徒宇斌这次坚决驻守波东巴西、苦撑的生死决战,超低调的竞选风格,默默耕耘的行事作风,也让民众在詹爷出走之后认真考虑他的一个因素。坦白说,詹娘这次顶着詹爷的光环竞逐波东巴西,论其魄力与气质,选民是有点踌躇的,我估计她失掉的选票,十之八九,应该是中间选民手上的那100多张选票。有选民说,反对党在波东巴西这么多年,也应该换人做做看的了。

政治就是这么现实,再为之奈何乎?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