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欧洲

老地方,城市的灵魂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6-16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6/blog-post_16.html

对于一般移民或志不在寻找城市的内涵的人们而言,这是一座出入方便的宜居城市。如果我们从较高的思想层次出发,这不过是座流动性强的移居城市,欠缺扎根的空间。我们集体成长的年代的生活面貌流失了,陪伴我们成长的从殖民地过渡到自治的年代的历史性地标也消失了。没有了记忆,如何串联民族的根?

2016年11月13日,接受了新加坡艺术理事会的邀请,在艺术之家 (The Art house) 主讲了“老地方,新大楼——城市发展与保留遗产是否必须处于对立的两端?”

出席者跟我一样,认为城市发展需要保留特殊的,集体认同的地标,保留对生活的记忆,在世代之间创造持久的纽带。城市有了自己的灵魂,才能提升人民的精神层次,独树一格。

城市记忆,城市失忆

我对城市调查报告的排名榜兴趣不浓,较关注的是受访人士的反馈。以日本Mori Memorial Foundation 城市策略研究所的调查为例(2016年10月18日),国际访客觉得新加坡跟东京一样的现代化,但跟上海一样,并没有在脑海中留下特殊的印象。相比之下,其他城市不论是感染悠久的人文气息,自由女神,浪漫风情,美食或韩流,都具有一定的文化魅力。

我在国家博物馆和国家美术馆义务导览时,经常碰到来自中国的自由行访客,近期多了趁着周末多拿一两天短假,来去匆匆的年轻人。他们来新加坡散心的理由是:直航,空气好,不用戴口罩,语言没什么压力。一言蔽之,就是飞到新加坡“透气”。

综合起来,新加坡是个现代化的宜居城市,但缺乏可以“寻根”的文化底蕴。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下,许多城市都会扩建基础设施,打造宜居的环境。中长远来看,这些变化对新加坡都是警惕。

日本Mori Memorial Foundation 城市策略研究所的城市印象调查

跟去年11月在艺术之家的交流会时隔半年,代表新加坡出席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续程苏州,参与了“2017世界城市峰会”。《联合早报》2017年5月19日报道[1]

黄循财出席杰出青年领袖研讨会时说,人都有怀旧的情感,想要守住童年的成长记忆,但当城市变迁对居住环境产生影响时,个人的怀旧回忆是不是都属于文化遗产要被保留下来,有待商榷。他以东南亚常见的街边小贩比喻说,小贩们可能需要给新的城市设施建设让道,搬去另一个地方经营,但只要食谱还在、可以为老飨带来地道美食,美食文化遗产一样可以被保留、代代相传。……要想把一些人从全球化的文化认同迷失、不安全感中拉出来,文化投资是一种途径。城市应当持续保有开放的思维,与世界相联,筑牢文化的锚,扩大共享空间以分享社群共同的经历和记忆等,确保城市可持续发展。

关于黄循财一席话,我觉得确实有商榷的余地。

先从科学的角度来商讨:人的头脑有一个小小的海马体,负责记忆与检索,也就是组织人的情感纽带的功能。人必须通过回忆来寄托思想感情,进一步转化为生活的动力。这是与生俱来的,这是人的价值所在,也是人类伟大之处。阅读全文»

英国脱欧与新马分家

with one comment

从夜暮到黎明       2016-7-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6/07/brexit.html

脱欧公投

在英国生活的时候,除了结交了一些当地朋友之外,也认识了一些中国和香港移民,以及在当地居住了三四十年,但依然手持马来西亚护照的大马人。对于当地人善于辩论,善于享受生活,善于尊重人文风貌的气息,我依然保留着美好的回忆。

因为有过接触,所以对于2016年6月23日的英国脱欧公投 (Brexit) 较为关注,锁在BBC图文并茂的网站前看计票。

在3350多万张选票中,苏格兰、北爱尔兰和伦敦这些相对富裕的地区是强烈要求留欧的,英格兰的其他地区和威尔士则是支持脱欧的。大势已定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当地则是一觉醒来的清晨。

威尔士的战争遗址:威尔士与英格兰多数选民一样支持脱欧

有人引述五十多年前的新马分家来形容英国脱欧,认为英国脱欧后就像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一样,从此平步青云。有人认为脱欧是一场大灾难,不只是英国人选择自杀,还会点燃另一场世界性经济危机。未来是个未知数,分析师只是运用当下的讯息来作出预测。不过可以肯定的,脱欧留欧都不会是世界末日。

重温新马分家史

英国脱欧跟新马分家有何异同?我们不妨重话当年。新加坡于1963年9月16日加入马来西亚,成为新加坡州,1965年8月9日脱离马来西亚,成为新加坡共和国,短暂的23个月的离合制造了一些欢乐与许多难以抚平的创伤。分家后除了悬而未决的双边课题外,有些家庭一夜间分隔两地,有些成为马来西亚人,有些则是新加坡人,分不清是新柔长堤开了历史的玩笑,或是两地政客有意无意间制造了桥的两岸的遗憾。

多年来有许多推论揣测,到底新马是否假合并,时任总理李光耀在录像机前宣布新加坡独立时为何流眼泪等,甚至有人根据解密的吴庆瑞“信天翁文件”,解读为新加坡早在合并之前已经预谋分家。

马来西亚虽然于1963年9月16日正式成立,然而在合并的谈判过程中,仍有许多争议未能解决,经济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新加坡要求成立单一市场,马来亚政府表示同意逐步实行,条件是新加坡必须提供一亿五千万元贷款给砂劳越和沙巴(婆罗洲),15年内还清。

新加坡和中央政府第一次发生公开争议是在合并三个月后。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批评中央政府的年度预算案没有给予提升社会状况足够的预算,中央政府也没有推动单一市场的进展等,因此新加坡决定延迟对婆罗洲的贷款。新马双方都称对方在拖延时间,不遵守承诺。新加坡的商人也开始投诉中央政府歧视他们,没有让他们和其他州获得相同的利益,反而对他们实行诸多限制。

1964年12月,马来西亚财政部长陈修信以印尼的对抗活动导致军备预算增加为由,要求新加坡将上缴中央的税收从40%增加到60%,其他州属则没有增加税务。新加坡认为这是挖空新加坡的财富来支援整个马来西亚联合邦,矛盾继续升温。1964年,新加坡经历了7月和9月两次种族暴动,对外贸易严重受损,增加税收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新加坡工商界采取多种方式,抗议联邦政府的征税政策。1964年12月2日,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向陈修信呈递备忘录,正式要求取消营业税与薪金税,调整或暂缓实施糖入口税,并委派一支四人代表团前往吉隆坡,面陈新税对新加坡的影响。阅读全文»

台湾选后重温:《李光耀观天下》的小国现实世界观

with one comment

沈旭晖    2016-1-19
https://www.facebook.com/shensimon/photos/a.969140649786752.1073741953.223783954322429/1050829331617883/?type=3&theater

12063568_1050829331617883_8742938754455489466_n新加坡李光耀在2015年逝世,新加坡在其带领下,实现了国家独立与经济腾飞,更与世界各大国建立了紧密关系,纵有批评声音,但瑕不掩瑜,李光耀本人除了被各国政要奉为上宾,也被认定是一代智者。李光耀的遗作《李光耀观天下》,就是他从新加坡的小国角度,对全球局势观察所得的总结,分析围绕两个核心问题:决定各地发展前景的根本要素是什么?未来世界发展的机遇又在哪里?这些问题是国际关系业界普遍关心,自然也希望从李氏一家之言得到启迪。

李光耀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 (realist) ,但因为习惯了危机处处、左右逢源的小国思维,也加入了不少后天创见。在李光耀看来,影响一个国家发展趋势的基本要素还是人口结构、经济实力、地缘政治等传统条件,但同时也反复强调社会文化因素的重要性,这是他和基辛格一类传统现实主义者的最不同之处。例如在东亚地区,李光耀认为中国人五千年来的文化和思维传统,决定了他们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政体,来确保国家的稳定繁荣,而中国共产党政府恰好提供了这一保证,令中国政府对社会各方面保持控制能力,才能与经济同步发展。相较而言,他认为日本将迎来第三个“失去的十年”:持续的低生育率和人口老龄化,极大限制了日本经济发展的潜力,而日本强烈的民族纯洁性、对外来移民的排斥,都将导致日本无法化解沉重的人口负担,在国际舞台难以再扮演举足轻重角色。

李光耀对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充满信心,认为尽管受到中东战争和金融危机的拖累,美国仍能很快恢复实力,正是因为美国经济相当有活力,而且体制健全。李光耀对美国经济的乐观主要基于四个理由:

(1)美国能够吸引全世界的移民、特别是高质素移民,他们为美国带来创造力与激情,抵销了发达国家趋于安逸的心态;

(2)美国国内遍布经济发展都会,这些城市竞相吸引资金与人才,使美国社会多元而有活力;

(3)美国企业奉行灵活的生产经营策略,能够迅速适应全球市场的变化;

(4)美国社会有鼓励人走向世界创业致富的文化,年轻人被视作社会创造力的核心,上向流动机遇不成问题,是为“美国梦”。

但对大西洋的另一侧,李光耀就趋向悲观。纵然他本人仰慕英国文化,李光耀还是认为欧洲正在走向无可避免的衰落。一方面,他认为欧盟货币一体化的尝试,一直没有各国财政整合作为配套,只要有国家出现难以解决的债务危机,欧元区将难以为继。另一方面,他认为欧洲经济与美国相反,完全缺乏活力,根源在于其僵化的福利社会制度:欧洲的劳工保护体制,让欧洲劳动力相较于东亚失去竞争力;持续高企的社会福利开支,让国家财政难以负担;无差别的福利待遇,则让欧洲人丧失了努力奋斗的动力,令“欧洲的世纪”已成为历史。 阅读更多 »

言论自由的代价

leave a comment »

罗大成    2015-1-13

charlie hebdo

全球40多国领袖1月11日参加巴黎反恐大游行,其中包括一些阿拉伯国家和回教国家代表。

极端恐怖主义者以暴力、血腥手段向全球展示威力,反恐大游行表达的是不受威胁,不示弱的坚决立场。欧洲国家在巴黎沙尔利杂志遭恐怖袭击事件中同仇敌忾,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发生在法国境内的恐怖事件可随时在欧洲任何一个国家重演。坚决的反恐统一阵线是最正当的回应,而要欧洲人把事件的肇因归咎于西方媒体的言论自由是不可能的事,尤其是在西方自由思想启蒙地的法国。

恐怖袭击事件不会使得西方出版物在宗教课题上的表达变得自制和收敛,反而可能刺激更多的效法者。欧洲国家将面对更严峻的安全问题,所谓“防不胜防”,欧洲人的日常生活将受到不少干扰。“但为言论自由故”,欧洲人宁愿付出惨重的代价。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