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比拉哈里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小国大外交”面临新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任南岭(中国东南亚研究学者)    2017-7-6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7/07/06/449355.html

虽然新加坡在某些方面具备“大国的角色”,但这并不能改变新加坡作为一个“狮城”本身具有的脆弱性。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纷争尘埃未落,该国外交界多名资深外交官的隔空大论战又罕见上演。据新加坡《联合早报》3日报道,该国资深外交官、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1日在《海峡时报》刊登文章,称新加坡应以中东国家与卡塔尔断交为前车之鉴,牢记“小国应有小国的作为”。他认为,随着新加坡进入后李光耀时代,外交行为也应改变。随后,这番言论引发了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新加坡前外长、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等人的批驳。随后该国多名资深外交官学者卷入其中,论战“小国外交”。

笔者虽无意涉入此次论争,但窃以为,新加坡外交在步入后李光耀时代以来“风波不断”的现实应引致新加坡外交界人士的深思。

新加坡并非典型的“小国”

众所周知,新加坡在国际政治中素来以“小国大外交”闻名,而“小国大外交”的关键无疑在于软硬兼具、阴阳平衡。这里的软硬兼具、阴阳平衡在不同的语境下,含义也有所不同。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新加坡这个国家,也即在国际政治中,新加坡到底算不算典型的“小国”?

如果仅从国土面积、人口等因素来看,新加坡作为“狮城”仅仅是东南亚地区的一个“小红点”,自然属于小国。在这一语境下,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软硬兼具、阴阳平衡则表现在两个层面:其一是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大国平衡”战略及“毒虾策略”,其二是李光耀个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广受尊重的地位及其与中美等大国领导人的私谊,这二者作为新加坡外交的软硬两面使新加坡外交在李光耀时代保持着大体的阴阳调和。基于此,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小国大外交”取得了显着的成功。 阅读更多 »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2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外交官抱怨中国外交“蛮不讲理”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中文网/Jane Perlez      2016-4-1
http://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60401/c01chinasingapore/
英文原文:http://www.nytimes.com/2016/04/01/world/asia/china-singapore-diplomacy-bilahari-kausikan.html

在有争议的南沙群岛,中国在赤瓜礁上修造了建筑物。照片由菲律宾军方提供。菲律宾和其他几个东南亚国家在南海与中国存在尚未解决的领土争端。(Armed Forces of The Philippines, via European Pressphoto Agency)

中国外交官难打交道是出了名的,但你很少听到人讲述到底有多难。新加坡一位资深外交官揭开了这层面纱,谈到中国是如何迫使亚洲小国就范的。

这名外交官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是新加坡外交部的巡回大使以及政策顾问,在亚洲各地和华盛顿以坦率着称。本周三在一个演讲中,他说中国外交官经常“蛮不讲理地”把力气用在“加剧而不是纾解焦虑”上。

虽然他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所发表的这个讲话主要涉及中国、美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复杂的权力关系,尤其涉及南海争议问题,但考斯甘忍不住举了一些中国盛气凌人的例子。

他说,如果在东南亚进行的任何谈判让中国感到不爽,中国外交官就会把责任推在谈判其他各方身上。“这是我们的错,全是我们的错,”他这样评价中国对东南亚国家联盟 (Associ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Nations,简称东盟)成员国的态度,这个区域组织由包括新加坡在内的10个国家组成。

他举了一些例子。2012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东南亚国家的一个峰会上谈到了南海的领海争议,一位中国高级外交官随后转向一位比较年轻的新加坡同行说:“沉默是金”。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外交的新大哉问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6-2-11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6/02/11/新加坡外交的新大哉问/

具体而言,冷战后美国所扮演的国际秩序中流砥柱的角色,会否被中国所取代?对于这个问题答案的判断,将决定未来新加坡外交的走向。

当新加坡在1965年独立时,所面对的主要外交挑战是如何在强邻虎视眈眈的凶险区域形势里,维护自己的主权、尊严、生存和发展。这对决策者提出了最艰难的挑战:对国际形势的误判所制定出来的外交政策,最终的代价很可能是亡国。所以,如何做出正确的外交决策,必须是能提出关键问题并找到相应的答案。

尽管在50年后的今天,新加坡已经拥有本区域最强大的国防实力、最具活力的经济能量,以及相当的国际声望,其外交所面对的问题,在本质上其实同50年前并没有根本的不同。对国际形势做出正确的判断并制定相应的外交政策,依然是决策者必须面对并克服的问题。

在1960年代,冷战的格局大致形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同以苏联为首的东方阵营,在分裂的欧洲铁幕边陈兵相对,同时在世界各地开展代理人战争。闭关自守的中国正开始同苏联决裂,毛泽东提出了三个世界理论,鼓励亚非拉众多刚独立的国家,加入其不结盟运动。

对于类似新加坡这样刚独立的国家,摆脱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控制,在经济上自给自足,避免国际资本的剥削,几乎成为了当仁不让的唯一抉择。况且,社会主义所散发的理想性,无论是苏联式的、中国式的,乃至西欧左派政党所主张的费边主义 (Fabianism),都对这些新兴国家产生了道德吸引力。

当年的新加坡外交决策者尽管不无理想,却清醒地认识到所处的实际环境,意味着他们不能好高骛远。主导新加坡外交决策的核心人物,非建国总理李光耀莫属。自退休后经常就新加坡外交公开发言的外交部巡回大使比拉哈里说:“他(李光耀)明白国际秩序才是国际法和国际组织存在的前提。所以尽管你应当为实现理想而努力,并为此坚持原则,你却得随时务实地根据现实情况而妥协,而非开展堂吉诃德式的无谓之旅。”

当年的外交大哉问,是如何确立新加坡的外交定位。在西方、苏东和不结盟运动三大势力之间,新加坡必须寻找有利于自己的位置。长时期的英国殖民经历所形成的社会现实,使得新加坡缺乏倒向苏东阵营的实际诱因。背后有北京支持的马来亚共产党在马来亚的武装斗争,实际上也阻断了新加坡加入中国阵营的可能性。况且,不结盟运动仅是松散的组织,内部又存在中国及印度的领导权内斗,无法为新加坡的安全和发展带来多大的利益。费边主义则缺乏大国的支持,并不构成一股真正的国际地缘政治力量。同时,作为一个没有资源的岛国,新加坡的外交只能尽可能与人为善,广交朋友。所以,在继续获得宗主国英国的安全保护之余,新加坡成为了广义的西方阵营的一员。

这一选择的成果,在1980年代就已经看到显着的成绩。实践证明,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确实比逐渐僵化的计划经济社会主义更有效率。经济的快速发展,配合带有社会主义公平色彩的教育、医疗、交通、住屋等政策,让新加坡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独立之初的生存危机有所缓解,但危机意识却依然是新加坡外交决策的固有特色。阅读全文»

中马外交风波 马新隔空骂战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5年10月25日 第29卷 42期

狮城外交部巡回大使批评大马华人政治活动,大马在野党行动党领袖反击,三度隔空骂战。

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访吉隆坡唐人街及发表谈话引来大马外交部传召风波刚刚平息,新加坡外交部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却借此发表评论,引来大马在野党行动党领袖的呛声,两人三度隔空骂战,让人看到中国与新加坡对大马政局发展及大马华裔的处境持有不同立场与态度,也改变了部分把新加坡视为模范国的华裔的刻板印象与想法。

比拉哈里在新加坡《海峡时报》撰文,指黄在大马种族紧张非常时刻造访唐人街,是“弄巧成拙”。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为黄辩护,也强调中国保持不干涉的原则,可是之后又掀起一波是否该传召黄的争议。比拉哈里引述一名曾与中国合作过的大马退休外交官指出,若大马对此事坐视不理,将埋下先例的隐忧。

比拉哈里借题发挥指出,对于大马未来的改变,新加坡没法确保完全不受影响,因此必须做好准备,以能在第一时间里遏制大马的问题渲染至新加坡,并尽可能把双边无可避免的摩擦降至最低点,以捍卫国家的和平与稳定。比拉哈里的谈话也让人终于明白为何新加坡政府在净选盟大集会时采取强硬立场,禁止人们在新加坡集会支持净选盟。

比拉哈里更批评大马华人社群以为能改变以马来人主导的政治,因此投向反对党行动党,这么做只是“妄想”,因为大马马来人将通过各种方式捍卫主导权。比拉哈里的谈话引来大马在野党行动党宣传主任兼议员潘俭伟的反击,指其意见“自私”、“傲慢”。比拉哈里不甘示弱,在网上三度回应潘的指责,并形容潘的回应是一种“烦躁感的症状”,可能潜意识里也承认他们的希望最终是“徒劳无功的”。

比拉哈里的言论基本上反映出新加坡政府的外交思维,他们希望与狮城关系良好的大马现任纳吉政府能持续下去。对新加坡而言,大马巫统的种族主义并不可怕,前首相马哈迪朋党、反对党领袖安华或伊斯兰党势力抬头才是令人挂心的。马哈迪执政时期与新加坡闹得不可开交,两国关系陷入低潮,马哈迪也尽一切可能发展大马与狮城竞争。对新加坡而言,他是可怕的对手。狮城对安华及伊党的忧虑在于神权主义的兴起,安华浓厚的伊斯兰背景和操弄政治的手段,以及伊党执意建立伊斯兰国的斗争都是新加坡难以接受的。

狮城依然是“孤岛”

leave a comment »

陈俊安      2015-10-11
http://www.nanyang.com/node/728072?tid=490

狮城是大马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大马也是狮城第六大投资地,而现任首相又是“最了解彼此需要”的领导人,和前首相马哈迪的敌对态度不可同日而语!既然他倾向于同这类政治领导人打交道,自然选择性地对在“净选盟”眼中视为贪腐极致病入膏肓的政府投支持票。

Bilahari and Tony Pua

比拉哈里(左)与潘俭伟(右)

狮城的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发表了《新加坡并非孤岛》,引起了一些争议。

此文洋洋洒洒,纵论了大马政治与社会族群关系的现况,也论及狮城在此骚动纷扰的周边环境中,任何应对,如何自处。

但他“隔岸观火”,难免看不清楚,甚至以偏概全。

比如对“一马公司”以及“七亿弊案”风波,竟然解读为前首相马哈迪主导的权力斗争,而非民众对政治的贪污腐败,已到了无法容忍的地步。

忽视大马示威诉求

提到的“净选盟4.0”大集会,此示威的诉求是干净选举、廉洁政府、异议权利、巩固议会民主、挽救国家经济,他竟然视而不见,反而告诫大马年轻一代的华族,似乎忘记了“513事件”的教训,指他们“天真地以为马来人优先的制度可以改变”、“这是他们的痴心妄想”。

大马民主行党议员潘俭伟已经驳斥了这种论断,强调“大马华人是具有灵魂与愿景的一群,追求和塑造一个并非以种族和宗教为定义,而是以正义、良好管理和民主理性为原则的美好国家。”

比拉哈里何以如此自我蒙蔽,对事实视而不见呢?

比拉哈里孤岛心态

原因很简单,他文章中提到了狮城是大马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大马也是狮城第六大投资地,而现任首相又是“最了解彼此需要”的领导人,和前首相马哈迪的敌对态度不可同日而语!既然他倾向于同这类政治领导人打交道,自然选择性地对在“净选盟”眼中视为贪腐极致病入膏肓的政府投支持票。

这也许就是狮城的本色!在缅甸军政府镇压异议分子,枪杀街头示威者时,狮城顶住西方的压力,不支持开除缅甸出东盟。当然,对于美军入侵伊拉克、埃及、伊朗的民主运动,也就选择噤声了。

其实,这就显明了比拉哈里选择了“孤岛”心态,明哲保身的外交策略。他的文章引起争论,也是自然不过的事了。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