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民主

我们放弃自由后取得更多经济增长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区伟鹏    译者:新国志    2017-1-8
原文:https://yawningbread.wordpress.com/2017/01/08/did-we-get-more-economic-growth-by-giving-up-our-freedoms/

如果我们看看新加坡的经济表现,在过去九年它并没有“突飞猛进”。尽管台湾和韩国发生民主动荡、示威、罢工、总统遭弹劾和监禁,但我们的表现并不明显优于它们。我们看起来比它们好,是因为我们一直通过移民增加人口,而伴随而来的是社会压力。

pic_201701_05

“新加坡经济表现超出预期”,《海峡时报》于2017年1月5日报道。“根据贸易和工业部的预测估计,”据说“2016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8%,2016年全年的增长率为1.8%……”

在未质问之前的预测从何而来的情况下,报章写道:“去年的增长远远高于贸工部早前公布的1.0%至1.5%的预测。”我不得不怀疑,该部很早之前就以降低人们的预期来为最新的宣布作铺垫。他们年复一年这样做,已经是老套了。

一二十年前,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8%会被认为是可怕的。当然,这样的回顾比较是不受欢迎的。同样的,指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的增长率也是不受欢迎的,在经济大衰退时期,我们的经济滑落了0.6%。如今,1.8%会被视为值得庆祝的(“表现优异”),并进一步证明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能力。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我们应该看看,同我们的贸易邻国,特别是那些收入和技术水平大致相同的国家比较,新加坡表现如何。然而,目前为时尚早,因为其他国家可能还没有公布其2016年的估计。

九年的GDP数据

作为替代,我决定观察长期数据。从世界银行的网站,我获得了下表的数字(台湾除外,有关数字来自台湾政府统计网站)。

pic_201701_03_480w

这些国家按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组。传统的观点是,较不发达国家更容易实现较高的GDP增长率——尽管我不知道这一信念的理论基础有多坚实——因此在比较分析中,我们将采用这种方式分组。

在我们离开上表之前,我想请你注意九年期间GDP复合增长(右二栏)。新加坡与同一收入阶层的其他经济体相比,表现特出(复合增长54.4%),虽然同较贫穷国家相比差别不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7 at 4:52 下午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保母国家新加坡:嚼口香糖,真的会被鞭刑?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3-24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2362826

都市传说:新加坡到底能不能吃口香糖?图/Shutterstock

都市传说:新加坡到底能不能吃口香糖?图/Shutterstock

在新加坡的几百个日子里头,有个名为“算命先生说我会在新加坡发光发热”的脸书粉丝专页总能让我捧腹大笑,经营专页的是个在新加坡脸书公司上班的台湾女生。有一次,她拍了一张她从台湾带了大批口香糖进狮城的照片,让网友们感到相当震惊——

新加坡不是不能吃口香糖吗?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有人会用嚼过的口香糖去粘住信箱口、钥匙孔,甚至是电梯按钮,那时候是1980年代,新加坡正大量兴建高层组屋,口香糖这种东西的特性,让原本象征新加坡走向现代化与完美国家的工程,变得骯脏不堪。甚至在地下铁系统启用时,也曾发生过零星几次有人将口香糖粘在车厢门的感应处,造成地铁公司需要支付高昂的修复成本。

1992年1月,时任总理吴作栋遂而公布禁令——全国禁止贩售口香糖,也不得进出口口香糖。如果违法贩售口香糖,根据《食品贩售法》(SALE OF FOOD ACT)第283章第56-1节,得处以两千元新币以下的罚款,相当于四万八千元台币;而若违法进出口,则可能被判二或三年以下的牢狱,或是罚款十万(两百四十万台币)或二十万(四百八十万台币)以下的罚款,视详细情况违反哪条细项而定。

1999年美国与新加坡展开贸易谈判,直至2003年的最后阶段,两项仍待解决的议题就是伊拉克战争与口香糖禁令。最终,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病人。

换言之,新加坡从来没有禁止过在其境内嚼食口香糖。而通常小量携进新加坡的个人用途口香糖,也不会被海关禁止携带。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口香糖...

根据李光耀的回忆录,当他还是总理时他发现口香糖造成非常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口香糖这种东西的特性,也让原本象征新加坡走向现代化与完美国家的工程,变得骯脏不堪。图/Shutterstock

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

新加坡允许开放医疗用途的口香糖进口,在符合医药法规的规范下,由牙医师或药师提供给病人。图/美联社

阅读更多 »

选举是新加坡民主指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12

除了一党专政之外,新加坡还出现了一人政党的现实。事实是,国会立法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说了算,而支配国会的人民行动党则是李光耀一个人说了算。这一个有违民主意义与精神的政治现象,并不是一个虚无的理论分析结论,而是实实在在的新加坡史实。

多年前,William Safire《纽约时报》记者称李光耀为独裁者。李光耀回应说:你可以按自己的观点来称呼我,但是,这不表示我就是如你所言,我可以轻易赢得大选,我何必如此?按李光耀的定义,独裁与民主的区别,取决于政府是否举行国会选举。换言之,选举与否决定一个政体属性。因此,由于李光耀赢得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历届大选,所以新加坡是一个民主政体。

近日,李显龙在与英国广播电台的访问中,重申了这一个李光耀对民主政治的定义。李显龙说:新加坡人很开心,他们选择了这个政府。基于选民选了我和我的政党,所以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民主政体。

当然,国会选举是衡量民主政体的一个标准,但是,选举结果却并非衡量民主的唯一准绳,因为选举过程的正当性,决定选举结果的正当性。偷鸡摸狗的选举过程本身,就已经自我否定了选举结果的正当性。明显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国会选举,充满了极具争议的投机取巧。

除了选举之外,三权分立的政体结构也是衡量政体属性的一个准则。三权分立主张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监督以制衡。因此,一个能够满足三权分立之约束条件的政体结构,可以界定为一个民主政治体制。然而,实际运作上,要达到三权分立的相互监督以制衡,另有一个内在的基本条件:适当的政党竞争力度与相对均衡的政党实力对峙,也就是,英国广播电台访问中所指出的:国会有一个可以成为替代政府之反对党的存在。

理由是,三权分立有赖于相互监督机制的实质性存在,因为唯有近乎势均力敌的政局下,三权才有彼此制约的可能性。在这一个层面上,新加坡一党专政的现实,根本上质疑了新加坡存在一个三权分立体制的可能性。阅读全文»

惹耶勒南见证李光耀的司法惩罚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281

惹耶勒南

英国广播公司的HARDtalk主持Stephen Sackur 专访李显龙的问答中,有两段被华文报章删除而没有报道的对话:

Sackur:让我们花点时间想想新加坡的价值观,那是民主,我想你必定会为自己的民主感到骄傲,但是,实际上,那只是一党专政,你父亲建立的党,他向来都是其核心。自新加坡独立以来就是一党专政。对许多西方人士而言,一个具真实活力的成功民主,必然要有一个能够成为替代政权的强大反对党。你并没有这一事实。

李显龙:我不认为是一党专政。政府是属于一个政党,但是,新加坡有多个政党。竞选有着激烈的竞争。

Sackur:我相信你必然就如我所知道的一样。在国会里的反对党议员只是几个人,事实上,你必须通过立法以确保他们在国会里有一定的数额,要不如此,那就不会有反对党议员。

李显龙:现在有6位民选议员,3位非民选议员。我们会把数目增加到至少12位。但是,这正是我们的民主制度运作。人民投票,他们选择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成为国会议员。他们对人民行动党组织的政府有信心,相信政府会提供好的服务。能够维持这一种情况,国会的现状就会是如此。一旦政府不再能够运作,或者说,如果我有一位议员不能够胜任他的工作,失去支持者的信任,而我却继续委任他,那,情况是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我们是开放的。

Stephen Sackur 是在议论新加坡言论与媒体自由的语境下提问,而这两段不过只是就事论事的一般性讲话,虽然总理公署的英文稿件照实报道,却竟然会被华文报章删除。不巧的,华文报章的这一种报道诚信,职业道德,专业素质,却是新加坡社会之民主意识的最佳写照。

从整个访谈内容来看,内部安全法令与对异议者采取法律行动的政治干预,是政府钳制社会言论自由,进而打压政党政治竞争,从而形成一党专政的最根本因素。

诚然,李光耀确实是通过内部安全法令很彻底的清除了反对党的竞争。同样的,李光耀亦毫不犹豫的使用法律行动来阻止反对势力的抬头。历史上,惹耶勒南做为一名反对党人士的不幸遭遇,正是见证司法惩罚的新加坡史实。

Chris Lydgate,于2003年出版之《李氏法律:新加坡如何摧毁异议者》记录与分析了惹耶勒南的政治官司之来龙去脉,此书是在得到当事者,当事者家人,以及其他对此类官司有所认识的人士的协助下完成。从书作者整理的一份司法诉讼清单,可以一目了然李光耀的司法惩罚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1971年9月,惹耶勒南在工人党总部召开了第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从此刻开始,惹耶勒南做为李光耀的政治挑战者,很彻底的改变了个人的人生际遇。从一名有事业,有洋房,有车夫,娶英国人太太,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成功律师,最终沦落为名誉丧尽,一无所有的破产者,晚年时,蜗居在一间小旅馆的小房间里生活。阅读全文»

新工作机会继续给了外来人士,职业库如何有效协助国人?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10-28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6

林瑞生

人力部长林瑞生10月10日在国会里提出建议,“把现有的职业库转换为一站式以及不间断运作的网上求职市场”,以应付日益上扬的失业率。

新网站究竟能够如何安抚面对裁员不断、新就业机会疲弱的新加坡人?目前的国内求职市场正陷入僧多粥少的窘境。

截至6月为止,有超过6万名新加坡人处于失业状态——从去年3月的5万名激增到6万名。(实际的失业人数不只6万人,因为更多的新加坡人已放弃寻找新的工作,所以并没有计算在失业人口的数据内。)

相较2015年的总就业率增长达到32,300份工作,目前的情况尤其令人担忧。本地人(包括永久居民)只占32,300份工作之中的2%(700份工作),其余的98%(31,600)的工作都归外籍人士。 阅读更多 »

民选总统与非选区议员、官委议员等计划实质偏离民主改革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10-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4

政府目前正在检讨宪法,为少数民族当选总统铺路。只有极度天真的人才看不出这一举动的背后目的——那就是为了确保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能登上总统宝座。民选总统制已演变成一场影响深远的政治闹剧。

政府在1993年提出民选总统法案时,曾预言我们的体制将变为一个有更多监督和制衡,更民主的体制

当时的总理吴作栋甚至说道:“政府推出这项法案,实际上是在削减自己的权力。一旦修改议案生效之后,政府的一些权力将受到制衡。”

说得如此堂而皇之,事实却并非如此。相反的,许多人认为政府的这一举动是李光耀先生监督新任总理吴作栋先生所做出的动作。民选总统制度推出后,已故总统王鼎昌在1993年至1999年之间担任新加坡的民选总统。

王先生对吴先生当时的话信以为真,误以为民选总统是为了制衡政府的权力而制定的。王先生当选总统期间,发生了一件街头巷尾皆知的事,那就是王总统要求掌握国家账目的数据时,被告知有关资料需要耗费52个人力年。王先生在他总统任期届满时,曾公开抱怨他与政府的“一堆问题”。他也宣布届满后不寻求连任。

这也正好,因为吴先生透露政府无法支持王先生要求连任。结果是由纳丹接任总统职位。

在卸任之前,王先生其实已向公众表明,一些内阁部长和公务员把他的职位视为一种“麻烦”,而且政府也表明了,在动用国家储备金应对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时根本不需要获得他的批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