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民主

报格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7-9-30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向党国负责任的角色,帮助行动党前进;为了掩盖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谎言,言论自由的尺度越缩越窄。谢谢尚达曼!

素素认同尚达曼在贴文中所说的:“新加坡媒体不会等着接受指示,也不会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我认为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负责任的角色,帮助新加坡前进,但又避免发表分裂社会的言论。”

经过50多年的一党专政,如果“新加坡(主流)媒体”还要“等着接受指示”,那这些高官就不值得那百万年薪了(虽然,偶尔那些童子军将军们会找报馆高层茶叙)。这些年的汰旧换新,“新加坡(主流)媒体”已经完全可以进入自动导航模式,都深得上意,而不必费时揣摩上意。像白士德那类爱党爱到很出面的人物,已经不合时宜。现在出来的都是世界仔和二丑:

义仆是老生扮的,先以谏诤,终以殉主;恶仆是小丑扮的,只会作恶,到底灭亡。而二丑的本领却不同,他有点上等人模样,也懂些琴棋书画,也来得行令猜谜,但倚靠的是权门,凌蔑的是百姓,有谁被压迫了,他就来冷笑几声,畅快一下,有谁被陷害了,他又去吓唬一下,吆喝几声。不过他的态度又并不常常如此的,大抵一面又回过脸来,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点,摇着头装起鬼脸道:你看这家伙,这回可要倒楣哩!这最末的一手,是二丑的特色。因为他没有义仆的愚笨,也没有恶仆的简单,他是智识阶级。他明知道自己所靠的是冰山,一定不能长久,他将来还要到别家帮闲,所以当受着豢养,分着余炎的时候,也得装着和这贵公子并非一伙。(鲁迅《二丑艺术》)

即是二丑,又何必“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呢?岂不是露馅。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官主是个好东西

leave a comment »

天尝地酒      2017-9-14

那年,中国俞可平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新加坡立即有不少人在《联合早报》上高唱反调,说民主属于西方不适合东方,甚至列举台湾议会朝野的恶斗抹黑民主。

既然民主不是个好东西,对新加坡政府来说“官主”自然是好的。因此,哈莉玛可以在毫无对手竞逐,没有人民一票支持下当选新加坡第八任总统。李光耀曾搞了个投空白票也算是赞成新加坡并入马来西亚的全民公投;李显龙则是创立了一个少数族裔总统轮任的制度,借机排除陈清木问鼎总统职位的机会。

“皆因伪装的民主,被有心人操控!一句民主可以被轻易叫出,往往不易得到真心实意的实现。民主既可以成为操弄人心的工具,用来收买人心;也可以成为打击异己的武器,用来除掉对手。”这是新浪博客江宁霄汉生在《伪民主的成功下,哪来真民主的思想自由?》一文所说的。他又说“民主运行的轨迹中,一旦权力有了不受约束的迹象,民主的贞洁就会受到玷污,进而堕落成伪民主”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4, 2017 at 2:50 下午

哈莉玛不战而胜 执政党将为总统选举“保留制”付出什么代价?

with 3 comments

沈泽玮    2017-9-1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911-387

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

(互联网)

前国会议长哈莉玛果然不出外界所料,不战而胜成为我国第八位总统。新加坡在同一天迎来新国会议长和新总统。

选举局今天(11日)傍晚五点钟发文稿宣布,总统选举委员会只发出一份民选总统选举合格候选人证书。选委会并没有透露合格者身份。但除了哈莉玛,还会是谁?

这意味着只要合格者后天(13日)到指定为总统选举提名站的人民协会总部提交提名表格,只要一切程序顺利,就能自动成为下一任总统。这个结局完全不让人意外。吃瓜群众随便做个猜测吧,官方的最后评估是,没有选举总比走过场的“保留制”选举来得体面些。

也好,这场“新加坡特色”的民主大戏还是赶紧收场好,以免拖下去手尾越长越难看。随便扫一扫面簿,尽是骂声一片。随手一抓都是这样的评语:“早就预料到,但还是生气”、“至少要假装玩公平的民主游戏啊”、“自己选自己(Ownself choose ownself)”“这真的是新加坡悲哀的一天”。

坊间对总统选举“保留制”早颇有怨言,走到咖啡店议事厅去,不耳背的大概都能听到,现在政府属意的人选又不战而胜,民间反应完全可以理解。

上个周五,官方才火力全开,派出两名重量级部长亲自喊话,加强对总统选举“保留制”的宣传工作。

喊话平台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上周五(9月8日)举办的保留总统选举论坛。两位部长尚穆根和陈振声分工,一人用数据说话,另一人掏心掏肺和与会者互动,关键时刻还掏出“内幕”加强宣传效果。

1)尚穆根打“数据牌”陈振声打“哀兵牌”

打第一棒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用去年的一项旧民调称,96%的华族会选华人当总统,只有59%接受马来总统。总统是团结国家的象征,如果不启动保留选举,每一届的总统都来自一个特定族群的话,总统的象征性角色就会受质疑。

当然,人们同样可以质疑,这个民调靠谱吗?有没有另一个民调可以反向证明,选民其实不看肤色投票?

有的。去年,雅虎新加坡网站委托商业与公共政策研究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展开的一项民调显示,有69%的受访者支持副总理尚达曼成为下一任总理人选。排在后头的依序是,副总理张志贤 (34%),财长王瑞杰 (25%),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 (24%),时任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陈川仁 (16%),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和两位教育部长王乙康和黄志明的支持率都少过10%。

作为唯一的非华族,尚达曼能在民调中领跑,说明了什么?总理掌握的实权比总统要大很多,受访者呈现“色盲”状态的最合理的解释是,新加坡长期推崇的制度——任人唯贤。谁能力好就谁做,管你是什么肤色。

尚穆根抛出冷冷的数据,压轴的陈振声则选择打“哀兵牌”。陈振声坦承,执政党将因“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强调“保留制”的出发点是高尚无私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好,这也要归功于李总理。

陈振声还大唱赞歌说:“李总理的答案会一直印刻在我脑海里。这就是领导人与政客的不同。”他说,“李总理说,我们可能会因为启动保留选举而付出政治代价,没有特定种族当总统所引发的问题可能不会马上浮现,但万一问题二三十年后出现,新一代的领导人是否有足够的时间和(政治)空间来制定应对机制?一个政治领导人必须预先察觉将来可出现的议题并适时制定机制。”

简而言之,行动党要传递的信息是:我们知道将因力推总统选举“保留制”而付出政治代价,但用中国的用语就是,坚持要“把问题扑灭在萌芽中”,大家还没看到问题,我们已经看见了。陈部长掏心掏肺,就不知道务实的新加坡人吃不吃这套?阅读全文»

威权法治说双城

leave a comment »

安徒     2017-8-27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827/s00005/1503769721064

在殖民地,法治首要是为殖民管治服务。“去殖”后的国家往往也从“国家需要”延续殖民政府原来拥有的权力。所以,纵然前殖民宗主远去,但后殖国家也可以把旧的殖民权力以法治的形式承继下来,重新包装为国家安全和维系社会秩序的需要。……香港和新加坡都分享着源自同一个殖民宗主国的法治体系,如果新加坡可以把这体系挪为威权主义所用,那为什么香港不可以?

这两个星期应该是香港公民社会最黑暗的日子,不单反对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的13名示威者被复核刑期,由社会服务令改判即时入狱8至13个月,雨伞运动中冲入“公民广场”的“双学三子”也因相同程序,导致半年以上刑期。加上前日梁颂恒和游蕙桢宣誓案的上诉申请被终审法院驳回,确立了具追溯力的人大释法。除了自欺欺人者外,人皆可见香港从此变得不再一样,快速进入一个威权或半威权的时代。

在一片神伤、惊叹、难以置信的沉重气氛当中,笔者记起2015年有几位外地学者朋友到港开会,会后我带他们去金钟当日占领区一带考察。当时仍有一些占领期间建成的帐篷还未拆走,有人仍然留守。那些外地朋友充满好奇,兴致勃勃的亲身了解这件轰动世界的香港新闻。

我向其中一位来自新加坡的朋友提到,“占中三子”其中两名大学教授在占领中后期已经因为无法驾驭局势,选择回校上课。我的朋友感到大惑不解,因为他无法想象大学没有即时解雇他们。我唯有苦笑,告诉他们一切还未知终局,因为中国人有句话叫“秋后算帐”。

港人尊敬法院曾经令星人艳羡

这位新加坡朋友也好奇地追问,在回归之后,香港人是否信服法官的裁判。我告诉他香港人一直十分尊敬法院。他听我如此道来,眼中流露着艳羡的目光,细细告诉我新加坡的情况并不一样。虽然我不断试图向他解释雨伞运动中,多少人感到挫败和失望,但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不期然感到一阵鼓舞。可能是觉得,无论香港情况有多坏,在香港可能变成另一个新加坡之前,原来香港人还可以作出如此令人瞩目的反抗。

在笔者读大学的1980年代,当时社会学系的老师最热门的研究课题是“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崛起,因为这四个地方摆脱了落后地区经济难以发展的宿命,脱颖而出。一种流行的解释就是所谓“儒教文化”,而另一项特征就是四个地方都是非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当中韩国、台湾和新加坡是威权体制,香港则是英国殖民地。 阅读更多 »

民选官选 争论焦点

with one comment

天尝地酒    2017-9-2

新加坡即将举行总统选举。据报章反映,学者普遍认为哈莉玛可能会“不战而胜”。在民主国家,这种无一票便获选担任国家首脑的现象,说是“民选”显然诚属罕见。这次选举不是无人参选,而是有人因种族身份,或其他参选条件不符而资格待定。到目前为止,唯独前国会议长哈莉玛符合参选总统资格。

在民选总统制度之前,总统是受委任的,头衔不会有争议。可是现在如果哈莉玛是不战而胜却冠予她“民选”总统头衔,难免会引发争论。

新加坡摆脱英国殖民地统治后,便沿袭英国威斯敏斯特体系(Westminster System)的议会民主制度。除了议员是民选外,国家元首是经过多年后,才规定由全民投票选出。新加坡民选总统应从哪一位总统算起,虽已由国会确定,但即使曾是执政党国会议员的陈清木医生都持有异议。他和人权律师拉维多次向法庭提出诉讼不果,相信争论日后仍会持续不断。

在民主法治的国家,每个公民均享有平等的政治权利,没有人能通过法律赋予任何人政治特权。公正、平等和自由是民主社会的普世价值,只要是公民就有选举或被选举的权利。把资产、学历、种族身份或宗教信仰定为参选资格,理由尽管十分堂皇,仍然是剔除了“人作为纯粹的人所拥有的天然权利”(见中国政法学者储成仿:《官主是个坏东西》)。这样的做法属于官主或官选的人治范畴。在官主制度下,一般人民不具有权力制定参选条件,一切都由官家认可后再交人民去票选。这与经人民选出再由国家认可不同,官民做主先后次序明显有很大区别。

任何涉及政党或个人重大利益的宪法条文修改,都应举行全民投票。现代真正执行法治的民主国家,“任何组织和个人都没有权利凌驾于法律之上”(见储成仿:《官主是个坏东西》)。

为了维护自己长期的特权统治,从集选区制到为2017年总统选举量身定制参选门槛的做法,明显符合储成仿所言的:“只有官的自由,没有民的自由,只有官的权力,没有民的权利。”如果把此次当选的总统硬说成是“民选”,无疑是愚弄人民的智慧。这种愚民的统治者在资讯开放和发达的今天,只能成为人们谈资的笑话。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 2017 at 2:40 下午

政治图腾之欧思礼路38号

with one comment

星洲日报/郑丁贤(副执行总编辑)     2017-6-16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653360/政治图腾之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治国方式,在政治学的意义范围内,人们可以说他缺乏民主风范,但是,在人格层面,他却把自己放在一个凡人的位置,这其实也是民主的一种风范。

欧思礼路38号

新加坡李氏家族成员的争执,可以确定的是,它不完全是家庭内部问题,也包括治国哲学以及人格的思考。

一切可以从欧思礼路38号,李光耀故居说起。

李光耀生前遗愿,要拆除老屋,避免后人将它作为个人崇拜的工具。

李显龙和他领导的政府,没有遵照李老爷子的交代。欧思礼路38号保留下来,总理夫妇还一度想要搬进去住。

总理的弟弟显扬和妹妹玮玲觉得很不妥当,说这个哥哥违背父亲遗志,是基于个人的政治目的。

因为只要人们看到欧思礼路38号,就会想到李光耀,连带的会对他的继承者产生信心。

他们说,这么做显然是要利用李光耀的光环,达致巩固政治权力的目的。

我想起政治图腾学的论述。统治者必须要建立一个权力的象征,进行思想的教化,以及控制。

过去的帝王时代,那是大兴土木,建得愈雄伟愈好,像是埃及的金字塔。进入民主时代,不好明目张胆搞个人崇拜,要做得含蓄一些,却也只是换个包装。

欧思礼路38号,就是一座政治图腾;只要它在那里,就会有人膜拜。 阅读更多 »

我们放弃自由后取得更多经济增长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区伟鹏    译者:新国志    2017-1-8
原文:https://yawningbread.wordpress.com/2017/01/08/did-we-get-more-economic-growth-by-giving-up-our-freedoms/

如果我们看看新加坡的经济表现,在过去九年它并没有“突飞猛进”。尽管台湾和韩国发生民主动荡、示威、罢工、总统遭弹劾和监禁,但我们的表现并不明显优于它们。我们看起来比它们好,是因为我们一直通过移民增加人口,而伴随而来的是社会压力。

pic_201701_05

“新加坡经济表现超出预期”,《海峡时报》于2017年1月5日报道。“根据贸易和工业部的预测估计,”据说“2016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8%,2016年全年的增长率为1.8%……”

在未质问之前的预测从何而来的情况下,报章写道:“去年的增长远远高于贸工部早前公布的1.0%至1.5%的预测。”我不得不怀疑,该部很早之前就以降低人们的预期来为最新的宣布作铺垫。他们年复一年这样做,已经是老套了。

一二十年前,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8%会被认为是可怕的。当然,这样的回顾比较是不受欢迎的。同样的,指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的增长率也是不受欢迎的,在经济大衰退时期,我们的经济滑落了0.6%。如今,1.8%会被视为值得庆祝的(“表现优异”),并进一步证明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能力。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我们应该看看,同我们的贸易邻国,特别是那些收入和技术水平大致相同的国家比较,新加坡表现如何。然而,目前为时尚早,因为其他国家可能还没有公布其2016年的估计。

九年的GDP数据

作为替代,我决定观察长期数据。从世界银行的网站,我获得了下表的数字(台湾除外,有关数字来自台湾政府统计网站)。

pic_201701_03_480w

这些国家按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组。传统的观点是,较不发达国家更容易实现较高的GDP增长率——尽管我不知道这一信念的理论基础有多坚实——因此在比较分析中,我们将采用这种方式分组。

在我们离开上表之前,我想请你注意九年期间GDP复合增长(右二栏)。新加坡与同一收入阶层的其他经济体相比,表现特出(复合增长54.4%),虽然同较贫穷国家相比差别不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7 at 4:52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