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民族意识

爱屋及乌:北京与李光耀的友谊,1954-1965

with 2 comments

刘晓鹏(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教授兼亚太研究英语硕士学程主任)   2019-11-2
http://www.taipeiforum.org.tw/print/P_561.php

北京在新加坡建国的过程中扮演的是正面角色,李光耀数次取消访问中国也显示,中国只是他处理内部敌人与对抗吉隆坡的工具,并非主要敌人。但由于李利用共党威胁论达成独立,中国在当今人民行动党的论述中,只能永远是建国时的敌人。

前言

学界常怀疑1950与1960年代李光耀建国时,北京藉族群联系操作新加坡共党暴动,因此中国身份认同往往也被认为有损新加坡的国家建构。虽然中共介入巅覆活动的证据薄弱,但众多相关论述占主流地位,使许多反对李光耀的政治人物被指为“共党”。这些“共党”未经审判即遭监禁多年,至今未得平反,诸多族群与意识型态考量也衍生出当今新加坡的语言与种族政策。

不过,虽然李光耀从1950年代末开始反共,中共照理应当时就反对李光耀,然而,对他的批评却始于1960年代末期。时间差表示中国操纵新加坡共党的论述值得重新思考。从大结构来看,北京在韩战后努力向中间地带的国家与政府争取友谊,鼓励海外华侨减少与祖国的政治连繋。新加坡当时正努力摆脱殖民,反美气氛浓厚,也与中国有密切的贸易关系(1959年是中国第十大贸易伙伴,1960年代成为中国仅次于香港的第二大外汇来源),中国似乎没有理由藉华人的民族意识,在新加坡发动共产革命。

新加坡第一任首席部长马绍尔(David Marshall)访问中国留下的纪录中,中国关心新加坡反殖运动远超过共党革命。韩素英与Geoff Wade也指出北京并未利用海外华人对抗李光耀,周恩来甚至支持李领导马来西亚。本文以中国外交部开放至1965年的资料为基础,认为李光耀在意识形态与身份认同上向中国靠陇,让北京觉得他要建立一个亲中国家,因此默许李镇压政治对手、配合李对抗吉隆坡,并积极游说印尼承认新加坡独立,北京事实上支持李光耀,其做为也有助新加坡建国。

李光耀与北京的那些“第一次”

主流论述的新中关系,多依李光耀的自传,指1965年8月9日独立后一直到1970年代初,和北京并无外交接触。但实际上新加坡甫独立,8月18日派高德根(时任新加坡驻马来西亚最高专员)就赴香港见新华社副社长祁烽,向北京传讯。9月29到10月1日间,由杜进才副总理、教育部长王邦文,与外交部长S. Rajaratnam,也在肯亚与坦桑尼亚拜会中国大使王雨田与何英,向北京传讯。

独立后就有此层级接触,可见独立前即有基础。双方的第一次联系纪录是在1957年12月8日,由李光耀透过Alex Josey (李的秘书,世界第一本李光耀传的作者,另一说是英国军情六处的特工)联络在苏联的贝却敌(Wilfred Burchett),通知中国外交部情报司长龚澎,说明李光耀希望访问中国。此后的连繋由Alex Josey与中国人民外交协会处理。1958年4月3日,协会收到通知李光耀将于9月访问中国,但4月17日又收到通知取消。

李光耀首次派人正式访问中国是于1959年10月26日。易润堂与陈翠嫦经中国驻丹麦使馆与香港中国旅行社安排,访问中国一周。前者是李光耀的秘书与立法议员,后来也出任不同内阁职务。后者是王邦文的妻子,也是立法议员。接待他们的是廖承志,廖当时虽然主管华侨事务,但却是以亚非团结协会主席身份接待。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人和中国人与支那人

with 18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6-10-2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472

新加坡不是华人国家的这一个说法,实质上,也就证实了新加坡已经没有华人的存在。因此,拿新加坡华人来说事,就是拿一个非确实存在的虚体来说事。说白了,无事生非的伪造议题来转换议论焦点,为的是要避开回应,新加坡为何在政治言行上挑战中国核心利益。

许通美《中国对新加坡的四项误解》与王赓武《中国和新加坡:回望过去 理解未来》分别解读当前新加坡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之政治冲突的背景缘由;两篇论述的一个共同点就是拿新加坡华人来说事。

许通美指出:许多中国朋友错误地视新加坡为华人国家,把我们形容为“亲眷”。他们觉得,既然新加坡人同样是华人,就应当比亚细安其他成员国更了解中国的政策。他们也认为新加坡应该支持中国的政策。我相信这是造成新中关系存在误解的一个原因。中国必须明白,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而不是华人国家。此外,作为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新加坡的利益也不是时常和中国相吻合。简言之,基于新加坡不是华人国家,所以中国对新加坡是华人国家的认识与期待是错误的。因此,是中国人的亲眷误会造成了对立问题,新加坡是无辜的。

王赓武的说法是,中国希望海外华人在居留地帮助搭建连接中国及其所在国的桥梁。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对以华人为主的新加坡有所期待。然而,新加坡尽管四分之三人口是华人,但领导人并不强调华人的优越性,因为新加坡是多元种族的现代化价值观国家。另外,美国是新加坡的英语国家同盟,新加坡选择保持与美国人的关系。用白话文来说,王赓武的意思是,尽管四分之三人口是华人,新加坡领导人却不认同中国人的语言文化,而且新加坡是美国人领导的英语国家同盟的一分子。由于新加坡不是华人国家,所以中国对新加坡的期待是不切实际的诉求。因此,是中国人的错误期待造成了对立问题,新加坡是无辜的。

其实,社会大众只要稍微多阅读几篇有关中国南海的时事新闻与评论,都会知道导致新加坡和中国对立之单一最重要因素,是新加坡毫无约束的一再插手中国地缘政治,渲染没有司法正义的南海仲裁结果,公然在香山论坛发言上否定了中国南海九段线的历史存在。阅读全文»

新加坡独立建国历史纪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5-8-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4803

SG50庆典与此前之李光耀辞世,迎来了众多的有关新加坡模式和李光耀治国的各种各样的论述,其中不乏知名学者的文章。遗憾的是,这一类本质上是愚忠愚孝的论述,除了锦上添花之外,对了解新加坡的真实社会情况与历史进程不具学术贡献。

万绿丛中一点红。台湾年轻学者刘晓鹏《马习共同悼念李光耀的背后》《评再版的李光耀旧作:中国外交部档案的视角》却是分别为新加坡独立建国的议题提供了新视野与新参考资料。

《马习共同悼念李光耀的背后》:1959年的自治邦是反殖潮的结果,而这股潮流的最关键的力量就来自日本。二战时……日人以反殖意识形态催动东南亚的民族主义,几乎各地都有支持者。以新加坡而言,……吴庆瑞……李光耀……而前总统纳丹不但在日军警察部门工作,不久前出版的回忆录中仍十分回味当年与日本军官的交情,并称在其中逐渐滋生民族主义。

说吴庆瑞,李光耀与纳丹是日本军国主义支持者的说法,应该是可以成立的。至于,反殖潮流的最关键的力量就来自日本之说,却是一个新颖的论述观点。而要论证这一个观点,必须首先挑战马来亚之反殖民运动的政治力量是来自马共的传统观念。

日人以反殖意识形态催动东南亚的民族主义之说,如果能够成立,也只使用在具有民族意识的在地人身上,比如,有华人意识的华人与有印度人意识的印度人。换言之,主要是那一群受民族母语教育的华人与印度人。民族意识只能够来自对自身语言文化的认识和体会,没有这一种文化上的认识与认同,要如何知道我是谁的自我醒悟?自我认识是塑造民族意识的先决与不可或缺的条件。阅读全文»

无所适从的双语双文化政策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2-7-14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8523

一个迷失文化方向的社会,是一个走向崩溃的社会,一个后果不堪设想的社会现象。这些双语政策的后遗症,看来就是为何李光耀会如此的耿耿于怀

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新加坡的双语双文化政策有正名定分的必要性,从表面来看,这一项教育政策是指,在教导华裔学生母语文化的同时,也培养了学生的英语文能力。学生不仅仅有了华英双语的沟通与书写能力,也兼备了东西方文化的内涵。然而,事与愿违,现实情况并非如此完美。

根据李光耀双语之路:‘新加坡人说新加坡土语的状况和远在非洲的毛里求斯和在欧洲的卢森堡,有很多相似之处。这两国语文教育失败的教训,使我对新加坡语文的未来,忧心仲仲。’

诚然,当下的社会现实是,华裔新生代不仅丢失了华人意识,也没有能力讲正确的华语,更遑论书写通畅的华文,而具本土特色之洋泾浜英语则是大行其道。这是一群缺乏语言表达能力,也欠缺生活文化内涵的新生代,看来新加坡和毛里求斯与卢森堡的处境,大同小异。

可见,美其名为双语双文化的政策不单是有名无实,亦是一个失败的教育政策,不但无法教导学生正确的华英语文会话和书写能力,更无法传承东西方的文化认知。明显的,双语双文化政策之标签具严重的误导性,很有正名的必要。

那么,何以新加坡引以为豪的成功基石,会是一个如此失败的教育政策?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