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民选总统

厘清新加坡总统历史与相关史实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3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55

史实说明,少数族群的马来人,欧亚裔,印度人都已经远远超越人口比例与期限的出任了国家首长的神圣任务。所以说,李显龙要求的:“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早已经是一个既成事实的历史事迹。

官方媒体2016年11月9日报导:

下届总统选举必须在明年8月之前举行。李显龙总理昨天参加法案二读辩论时说,政府听取总检察署的意见,决定启动“保留选举”机制的日期,应从首位行使民选总统权力的黄金辉任期算起。换言之,我国的民选总统制度已进入第五任,而过去30年都没有马来族当选总统,那下届选举就应保留给这个族群的候选人。……

为保障少数族群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当选总统,政府今年9月接受了宪法委员会的建议,决定如果连续五届总统选举,即30年内没有某个种族代表当选总统,第六届选举应只保留给该族群候选人竞选。……

李总理认为,“作为多元种族国家的象征,如果总统人选总是来自同一个族群,那他不仅不再是国家具公信力的象征,国家多元种族的本质也会受质疑。每个公民——华族、马来族、印度族或其他族群,都应该知道属于自身族群的人可成为总统,而且不时确实当上总统。”

官方媒体2017年5月9日报导:

前议员、上届总统选举以微差落败的陈清木医生召开记者会,针对来届总统选举将启动保留选举机制表示质疑。由于认为该课题重要性关乎全国,他决定向英国女皇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 寻求法律意见。“彭力克不同意总检察长的建议,并指出那是不符合宪法的。在收到他的答复后,我不能默不作声,必须让法院决定到底是彭力克的法律意见,还是总检察长的法律意见才是正确的。”阅读全文»

陈清木就民选总统法律入禀高庭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8, 2017 at 11:42 下午

发表在 总统选举, 漫画

Tagged with ,

据传陈清木入禀高庭挑战民选总统之决定

leave a comment »

新国志    2017-5-6

今日早些时候新加坡人民党秘书长吴明盛在其脸书上透露,陈清木医生已入禀高等法庭,要求总检察署就为何新加坡第一任民选总统是黄金辉而不是王鼎昌做出解释。

至今为止,陈清木医生并未证实此清息,而协助陈医生的团队就此报道告诉《公民在线》(The Online Citizen)说:“请耐心等待陈医生的正式声明。”

针对《公民在线》的询问,该团队表示,他们不知道吴明盛从何处获取有关信息,并说他们也正尝试进一步了解该事。

吴明盛过后修改了脸书帖文,说他的消息来自Whatsapp。根据吴明盛的帖文,陈医生委任了Tan Rajah and Cheah律师事务所为其代表律师,而呈交法庭的文件包括了英国顶尖宪法律师彭力克 (David Pannick)男爵的论据。

陈清木医生曾表示要参加今年举行的总统选举,但政府去年11月修改宪法,提高了竞选资格门槛,并在以黄金辉为第一任民选总统的算法下,限制只有马来族才能参与今年的总统选举,使得陈医生失去竞选资格。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6, 2017 at 11:17 下午

新加坡“笼中的金丝雀”,香港“没有自由灵魂”,所以台湾好在哪里?

leave a comment »

作者:Justin Hugo    译者:Wendy Chang     2017-4-27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66796

看向一个国家、把他们当作模范是一件事,但仅仅透过“景仰”一个富有的国家,一个将重要族群边缘化的经济体,而没有意识到她的不平等之处,对自己来说是巨大的伤害。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台北市长柯文哲最近在新新闻30周年庆的演讲场合上,谈论关于台湾以南的国家,其评论引起媒体大量的报导。他认为香港“自由灵魂都没有了”的一番话遭到香港民主活动人士黄之锋的反驳。

“今天的香港就是明日的台湾。”黄之锋这么说,“尽管我们的历史和体制不同,但是当涉及到中国时,香港人和台湾人有必要携手合作。”

然而,柯文哲关于新加坡的叙述“住在笼子的金丝雀”却没有受到大家的挑战,并无引起新加坡政治领导人或是民间社会的反弹,也许是已经反映出了这个岛国一直以来的顺从行为。

事实上,当被媒体更深入地询问时,柯文哲表示他上次出访新加坡时,曾经在一位新加坡高层官员面前发表过相关言论。他甚至说他曾经想要搬到新加坡,但是后来等他从新加坡出访回国后,发现该国跟他想象的很不一样,最后就放弃这个念头。

柯文哲的转变

在赢得2014年台北市长选举之前,柯文哲曾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提到:“新加坡是台湾很好的榜样。”他也希望可以像新加坡学习。而在选后接受美国《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采访时,他更说到:“全世界四个说华语的地区——台湾、新加坡、香港和中国大陆等四个地区,被殖民最久的却是最进步的地区。”

他补充:“新加坡比香港好;香港比台湾好;台湾比大陆好。”

但从那时开始,柯文哲似乎已经被新加坡的“进步”教育了,而且大声反对这个国家好几次,他花了六个月才意识到这一点,他原本是设定目标希望台北可以在八年内超越新加坡,现在他决定台北不应该像新加坡学习,因为台湾已经在“民主的道路上”,不应该跟随新加坡的脚步。 阅读更多 »

接管市镇理事会的政治考量,政治代价?

with 2 comments

否极泰来     2017-4-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4/blog-post.html

人民行动党政府已经做好司法程序,可以在模棱两可“莫须有”的理由下,接管市镇理事会。国会已经通过《市镇理事会修正案》,一旦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出现所谓的状况,国家发展部长便可以顺理成章的、名而言顺的把民选市镇理事会的管理工作接管过来。

这里的市镇理事会,当然是指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行动党没有傻到接管自己的市镇理事会。修改后的司法程序能够让行动党政府,合法合理的在符合新加坡法律的条文下,明目张胆的把一个民选的市镇理事会收归到自己的管理之下。就像民选总统那样,明目张胆的修改选举制度,否定一些人的参选资格。

新加坡人又能说些什么?又敢做些什么?就像陈清木昨天的记者会,他除了对总统选举制度的变更表示不满外,他还能说什么?就是这么简单,轻描淡写的回答:

行动党和李显龙总理,就是看准了,看透了新加坡人的心理,表明这是司法程序,在法庭、在法律上,行动党政府都不会被打败。那些敢于挑战法律的人,在新加坡的短短5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下场都是以悲剧结束。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新加坡最年轻的政治犯余澎杉在美国的遭遇。同样一个人,不同的国情,命运也不一样。阅读全文»

选举是新加坡民主指标?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312

除了一党专政之外,新加坡还出现了一人政党的现实。事实是,国会立法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说了算,而支配国会的人民行动党则是李光耀一个人说了算。这一个有违民主意义与精神的政治现象,并不是一个虚无的理论分析结论,而是实实在在的新加坡史实。

多年前,William Safire《纽约时报》记者称李光耀为独裁者。李光耀回应说:你可以按自己的观点来称呼我,但是,这不表示我就是如你所言,我可以轻易赢得大选,我何必如此?按李光耀的定义,独裁与民主的区别,取决于政府是否举行国会选举。换言之,选举与否决定一个政体属性。因此,由于李光耀赢得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历届大选,所以新加坡是一个民主政体。

近日,李显龙在与英国广播电台的访问中,重申了这一个李光耀对民主政治的定义。李显龙说:新加坡人很开心,他们选择了这个政府。基于选民选了我和我的政党,所以新加坡是一个开放的民主政体。

当然,国会选举是衡量民主政体的一个标准,但是,选举结果却并非衡量民主的唯一准绳,因为选举过程的正当性,决定选举结果的正当性。偷鸡摸狗的选举过程本身,就已经自我否定了选举结果的正当性。明显的,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国会选举,充满了极具争议的投机取巧。

除了选举之外,三权分立的政体结构也是衡量政体属性的一个准则。三权分立主张立法,行政和司法三种国家权力,分别由不同机关掌握,各自独立行使、相互监督以制衡。因此,一个能够满足三权分立之约束条件的政体结构,可以界定为一个民主政治体制。然而,实际运作上,要达到三权分立的相互监督以制衡,另有一个内在的基本条件:适当的政党竞争力度与相对均衡的政党实力对峙,也就是,英国广播电台访问中所指出的:国会有一个可以成为替代政府之反对党的存在。

理由是,三权分立有赖于相互监督机制的实质性存在,因为唯有近乎势均力敌的政局下,三权才有彼此制约的可能性。在这一个层面上,新加坡一党专政的现实,根本上质疑了新加坡存在一个三权分立体制的可能性。阅读全文»

揣着聪明装糊涂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6-11-1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11/144833.html

说到这儿,就不难看出就如集选区制度那样,虽然打着种族和谐的金字招牌,其实是把更多的独裁往自己身上揽。这次匆忙推出的戏码,摆明是要阻挡陈清木成为民选总统候选人。除了高门槛之外,执政者还可以通过种种理由拒绝一些人参选,保留一切诠释的权力,这本是民主制度所不允许的,却变得不得不如此,够高招了吧!

“揣着聪明装糊涂”绝对是一种厚黑学。

“揣着聪明装糊涂”七个字是我们这些祖先来自大陆南端的南洋小子不会用的,盖因这是北方人的语法结构,就好像我们说“惹上麻烦”而不说“摊上麻烦”;然而这七字却很传神地表达那种情境的心理状况。

“民选总统”对上了年纪的新加坡人来说,都知道是行动党为了永续执政而丢出来的撒手锏。明明是要搞“第二权力中心”,却昧着良心说不是“第二权力中心”,这种选举奥步差别在于是他们当政或者不是他们当政。回溯1981年安顺补选送工人党惹耶勒南进入国会,在野党取得零的突破,那时起,行动党大佬们就深谋远虑生怕将来有一天,一个不小心让在野党取得政权。于是需要设计一个机制让他们可以扳回一局;国会的任期4年,民选总统6年的错开……并且以李光耀为麻豆的构想就开始酝酿。先搞定了集选区制度,10年之后修改了宪法搞了个民选总统制出来。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后来李光耀不当却给王鼎昌当了。而这个王鼎昌辞去党籍之后,天真地以为要当一回真正的全民总统,提出要查政府的账,杀行动党大佬们一个措手不及,飙出一身冷汗。之后终于把王鼎昌弄下台,这回就学乖了,找了个听话的“之子”纳丹来让权,于是练就一身盖树胶印的本领,把原本要留给李光耀掣肘的狠招都改了回来。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2011年民选总统选举,原本以为很冷门的竞选却出现了“Tan Tan Tan Tan!”式的命运敲门。四个Tan都来自体制,特别是前议员陈清木仅以7000票的落差败给陈庆炎。而执政党嘱意的候选人——陈庆炎也赢得不漂亮,只得36.2%的选票。到了2015年,陈清木听说李显龙又要改宪,赶紧放话说他来届一定要选,于是李显龙殚精竭虑想了个连陈清木“都不能拒绝的理由”。这些谁没看见,只是大多数揣着聪明装糊涂罢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