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沙里马里肯

选民玩弃保?总统可能连选都没得选!

with one comment

子惠      2017-8-28
http://www.redants.sg/essay/story20170828-253

2011年总统选举的结果对政府来说却是一场噩梦。选战尤其激烈,充斥着不少反对政府的情绪,政府背书的候选人陈庆炎最终仅以7269张选票或0.34%险胜陈清木。这对政府来说无疑是一记警钟,自然不愿在今年的总统选举中“铤而走险”,尽全力为哈莉玛制造一个相对安全的竞选环境。

(左起)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 (Farid Khan) 和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 (Mohd Salleh Marican) 表态有意参选总统。(联合早报)

9月总统选举终究还是一场只让马来族人士参加的“保留选举”。

至今表示有意参选的马来族代表中有三人:不久前辞去国会议长和人民行动党党籍的哈莉玛(Halimah Yacob)、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和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其中沙里马里肯和法立已提交表格,只待总统选举委员会审核结果。

《联合早报》日前报道前反对党人士阿都拉欣(Abdul Rahim bin Osman)有意参选,但他经营的公司今年5月倒闭,公司原来的规模也不大,股东权益只有区区1万元左右,远不符合企业股东权益至少达5亿元的自动参选资格。此人显然是来搅局的,分析尚且先把他排除在外。

弃保效应不大可能出现

《红蚂蚁》日前刊登一篇文章“新加坡选民会玩弃保吗?”谈选民是否会在投票时玩弃保战略,重视总统“独立性”的选民若玩真的,确实很有可能在法立和沙里马里肯之间择其一,把选票集中在一人身上,这样才有可能威胁重量级的哈莉玛的胜选概率。不过这显然只是总统选举中的可能出现的其中一个情况,即三人都取得参选资格证书,但各种迹象显示,这种情况恐怕不大可能出现。

首先,让我们先盘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

第一种情况就如上述所言,哈莉玛、沙里马里肯和法立都取得资格证书,选民若不愿选择被视为与政府走得太近的哈莉玛,就应该考虑把选票集中在沙里马里肯或法立其中一人身上。

第二种情况是哈莉玛自动符合资格参选,沙里马里肯和法立两人中只有一人取得资格证书,总统选举出现一对一局面。

第三种情况则是沙里马里肯和法立都没有获得参选资格证书,哈莉玛作为唯一的候选人自动当选,大家也就不必投票了。

三人中只有哈莉玛因担任国会议长超过三年的关系,而自动符合参选资格。沙里马里肯(67岁)虽然经营本地首个上市的马来回教企业,但股东权益只有大约2.5亿元。62岁的法立先后担任总部设在法国的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的执行董事和主席,号称领导公司遍布在亚太区的所有业务,不过根据一些媒体报道,该公司股东权益也只是处于3亿元左右的范围,距离自动符合参选资格的5亿元门槛还有一段距离。

2011年“三陈”条件相近总统选委会从宽处理

两人能否顺利参选,完全取决于总统选举委员会的判断,而这个六人委员会酌情从宽的“宽”到底有多“宽”?我们能参考的前例也只有2011年的总统选举。

当时的“四陈”中,最终胜选成为总统的陈庆炎因曾担任部长的关系,是唯一明确自动获得参选资格的候选人。

陈清木以担任泉合控股非执行主席一职参选。公司的缴足资本略高于当时设下的1亿元门槛,虽然他作为“非执行主席”没有直接参与日常管理,但委员会当时仍认为他“出任公司总裁超过三年”,符合参选资格。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选民会玩弃保吗?

leave a comment »

陆接舆     2017-8-2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23-230

上一届选举的经验,那些投给陈如斯和陈钦亮的选民,肯定会很懊恼自己的一票等同作废,因为这两个候选人根本就没有胜选的机会。他们从那次选举所汲取的教训是很清楚的:投给最可能获胜的人选,比投给自己喜欢的人选重要。

最高法院上诉庭已经驳回了陈清木医生的上诉,下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族群已成定局。体制所推崇的人选,自然是宣布参选意愿后请辞国会议长和退党的哈莉玛。体制外至今有两人表达参选意愿,他们是67岁的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以及62岁的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

选举局已经在6月核定新的选民册,预计在8月颁布选举令状(Writ of Election),之后还要等待当局确认参选人是否具备选举资格,待提名日后才能知道是否有得投票,所以至今还存在一些变数。

对执政党而言,最理想的当然是哈莉玛不战而胜。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沙里和法立的参选资格并不充分。两人都不符合“私人企业家的企业股东权益至少须达5亿元”的条件,必须等总统选举委员会酌情决定,要不要发出竞选资格证书。因此,哈莉玛自动当选的可能性相当大。

当然,作为修宪之后的第一次保留选举,如果出现自动当选的情况,各界观感如何,必然是当局要慎重考虑的因素。特别是马来社群内部,应该很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希望能够投下神圣的一票,选出自己心仪的人选出任国家元首。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4, 2017 at 5:09 下午

哈莉玛出马选总统 她将不战而胜或遇多角战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9-116

政治一天都嫌长,目前还不知道是否会像上一届总统选举那样,跑出“前体制中人”打乱整个局。一般相信,若无意外,哈莉玛可创造多个“第一”:第一位民选马来总统、第一位想住(但未必可以住)在组屋的总统、第一位女国会议长。

不说不说,还是终须一说。卖关子卖了好几个月的哈莉玛,终于在8月6日的马西岭区国庆晚宴上宣布参选总统。

这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我国政府自去年宣布来届总统选举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后,“哈莉玛”三个字就出现在全岛多个咖啡店名嘴的名单中。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有幸成为“陈大仙”,今年二月在国会辩论总统选举修正法案时,两次称呼哈莉玛为“总统女士”,是部长先生有卜卦能力还是另有原因就不清楚。

除哈莉玛外,迄今公开表明有意参选的马来族候选人还有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67岁)和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62岁),但两人都不符合私人企业家企业股东权益必须达至少五亿元的条件。

明眼人都知道,处在体制内的哈莉玛是执政人民行动党属意的人选。前阵子,舆论就“何谓马来族”问题吵个不休,并因为哈莉玛的父亲是印度人、母亲是马来人而质疑她的马来族身份。有本地主流媒体发文为哈莉玛背书说,马来族的定义是:一个属于马来社群的人,不论是否属于马来族,必须自认是马来社群的一分子,并且普遍被马来社群所接受。

事有凑巧,邻国马来西亚近日也因大选逼近而挑起血统课题,前首相马哈迪被现任副首相阿末扎希指拥有印度族血统,并非纯正马来人。阅读全文»

小市民谈民选总统:Halimah 或 Hareema?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8-5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05-108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咖啡店对话:

Uncle A:今年又要选总统了。
Uncle B:报纸说,今年要选马来人。
Uncle A:他们讲那个Second Chance的老板要出来选。
Uncle B:Second Chance 没有 Chance。有没有看到Halimah最近很忙,她出来选的话,包中。
Uncle A:可是他们讲Halimah是印度人。
Uncle B:她是Marsiling GRC的MP,是马来人MP,什么印度人?
Uncle A:orrh……你说是就是lor。

总统选举还没有正式开打,有关潜在候选人的“不够马来人”问题就在网上炸开锅。

今年的民选总统选举将首次启动“保留机制”,只让符合资格的马来族候选人参选。不过,看似定义简单的“马来族”原来颇为复杂。

哈莉玛的父亲是印族回教徒,网络舆论因此质疑她到底是属于哪一个族群?甚至有网站开玩笑说,在哈莉玛人头像上打上Hareema这个看似印族的名字。

不只是哈莉玛,另两位表态参选的潜在候选人都有“身份”问题。波旁海事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 (Farid Khan,62岁)的身份证上写着的是,巴基斯坦裔。第二房地产集团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 (Mohd Salleh Marican,67岁)有印度血统,马来话也被媒体批讲得不流利。换句话说,三位潜在候选人都“不够马来人”,这是何等的尴尬。

于是乎,互联网上网民抛出了各种猜想:如果印族回教徒可以竞选总统,那么华人回教徒是否也可以?采取“保留制”的民选总统到底要保留给某个族群?还是某个宗教?甚至有人建议,让曾经红极一时的足球金童范迪阿末参选总统,并称他没有“马来族性”的问题,但又有人反驳,范迪阿末的资历过不了官方定下的高门槛,他只能角逐足球总会主席。阅读全文»

总统选举保留制:候选人是否具“马来特性”成焦点

with 3 comments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7-16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716-sg-presidential-election/3769364.html

跨国海事与岸外服务公司波旁海事(Bournbon Offshore)亚太区主席法立(Farid Khan)正式宣布,有意参加来届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总统选举。(照片:Monica Kotwani)

本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而候选人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在近几个星期成为热门话题。

政治分析家:选民不应该过于重视候选人的种族身份

《今日报》报道,虽然这个话题引起热议,但一些马来社群领袖认为,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族和多元文化的社会,选举宗旨的定义应该是具包容性、而不是狭义的。

前议员欧思曼(Othman Haron Eusofe)表示:“如果那个人并不是百分之百的马来人,但有融入马来文化、与(马来)社群交流等,那他应该算是个马来族吗?还是你说不是,然后进一步划分这个社群?”

政治分析家也认为,虽然来届民选总统将只保留给马来社群人士参选,但选民不应该过于专注候选人的种族身份。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讲师Eugene Tan说,这么做会“减损总统选举存在的意义,以及当选总统作为我们多种族主义的象征。

62岁的波旁海事(Bourbon Offshore)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上个星期宣布有意竞选总统。而第二房地产集团(Second Chance Properties)67岁的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早前也同样表示有意愿参选。

法立因身份证上注明巴基斯坦裔身份,在记者会上被质疑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而有印度血统的沙里马里肯也因马来语不流利,而遭受批评。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