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法治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评《威权式法治》——一个自由主义者眼中的新加坡法治

with one comment

郭建    2019-8-30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4275564

本书可以说是令人信服地揭示新加坡法治的实质是将法治当作了政府施政的工具、即使施政中可能损害民众的个人权利也在所不惜,从而不是制约而是扩大了政府的权力。那么读者自然可能会提出一个疑问,为什么这样一党独大长期执政、很少受到法律制约也不受媒体批评的政治体制,没有陷入腐败的深渊?为什么在政府强大影响下的司法体制,被限制提出公共问题的律师,仍然具有很高的权威性,能够公正公平并且高效地处理社会纠纷?

《威权式法治——新加坡的立法、话语与正当性》, [新加坡]约西·拉贾(Jothie Rajah)著,陈林林译,浙江大学出版社2019年7月出版,343页,78.00元

和俗话所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很相近的是,一个外来者往往能比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更能发现本地的文化特色。《威权式法治》这本书也是这种情况,一个来自于印度的法学生以他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求学的意外遭遇,引发了对新加坡法治的兴趣,开启了自己对新加坡法治的研究之旅,并且在以后的学习与研究中、作为新加坡最高法院出庭律师的职业体会中继续这项研究,得以做出这项研究成果。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的成功典范,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2018年新加坡的人均GDP达到了六点四六万美元,在世界上排名第七;而人均国民收入达到五点五五万美元,全球排名第六。在社会政治上,新加坡一直以其政府的高效而廉洁闻名,世界著名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按照全球各国商人、学者及风险分析人员对世界各国腐败状况的观察和感受发布的“全球清廉指数”(Corruption Perceptions Index)历年数据,新加坡都一直稳居在前五位。

但是在西方国家的政治学界,对这个城市国家政治体制的评价却争议很大。根据本书作者的统计与罗列,新加坡政治体制在西方国家法学界得到的各种评价有十四种之多:“威权式的”“半威权式的”“柔性专制”“亚洲式民主”“准民主”“非自由主义民主”“社群主义民主”“专政”“虚假式民主”“有限民主”“强制式民主”“专制政府”“开明的非民主政府”“强权选拔式的威权政府”。同样,新加坡政府一直引以为自豪的法治评价,在西方国家的法学界也是众说纷纭,本书的评价就属于其中较为主流的一种:新加坡只有“法制”而没有“法治”。

作者在本书开始时就明确他所谓的“法治”的定义:自美国独立战争及法国大革命后,法治“其核心要领是必须维护和保护个人的‘自然权利’”,并信奉法律的统治,“相信对政府应当施加一些不容违反的根本性法律约束”。由此作者认为:“新加坡政府既不遵循前自由主义有阶段就存在的对政府的约束,也不认为个人权利是不容侵犯的。新加坡政府挪用并阉割了威斯敏斯特式制度和意识形态(指英国式政治),以使它们(指法律)成为威权政府的‘辅助手段,而不是制约手段’。”作者进一步指出,新加坡政府在立法以及司法实践中通过攫取话语权,不断渲染新加坡立国的脆弱性——体量很小的城市国家,面临的“共产主义威胁”,西方腐朽生活方式的袭扰等等——成功地将法治转变为政府施政的完美工具。

在本书的第二章,作者分析了新加坡立国之初的法律体系建设,认定在建国时,当时的国家领导阶层就有意识地改造了原来殖民地时期留下的英国法传统,尽可能地剔除了其中的自由主义内容。比如新加坡官方法律体系中剔除了殖民地时期的“习惯法”,法院的判决不接受原先殖民地时期法院接受的一些民族“惯例”作为依据。新加坡政府还解散了原先殖民地时期存在的各种自治性社团,从而能造就“一个静默且顺从的民间社会”。

为了证明新加坡政府将西方式法治“阉割”成了政府实行统治的“法制”,作者采用了立法史的研究方法,主要研究了新加坡的几部法律的立法及实施过程,来论证这一基本观点。 阅读更多 »

什么人访问什么人: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香港做到的,新加坡做不到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9-9-22
https://news.mingpao.com/pns/什么人访问什么人: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香港做到的,新加坡做不到

很久没有卷入香港社会,直到这场卷入全民的运动而改变,例如早前关于政府“对话平台”的评论,受到不少朋友关注,想不到传来信息的朋友,包括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

当时他劝我应该走入制度,改变政策,因为特区政府需要真正冷静客观的指导;我笑说香港政府这方面的能力、和真正自主的空间,远比不上新加坡政府,只能各自爬山地促进改变,但不知他是否明白。

谈起新加坡,不少人就想到人民行动党的精英,其实新加坡立国以来,一直有反对党参与选举,只要赢出大选,就可以变天;虽然执政党有种种优势令天变不了,但新加坡人普遍求稳,也是人民行动党能掌控大局的一大原因。

吴明盛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但并没有加入人民行动党,而是进入了一系列反对党:先是代表老牌工人党参选,然后成为国民团结党前秘书长,再自己创立人民力量党,虽然从未成功当选,但一直是监察政府的一家之言。

由于有不少家人在香港,吴明盛对香港政治十分熟悉,评论这场运动的视角,也很值得我们参考。

■答:吴明盛:新加坡反对党国民团结党前秘书长,人民力量党创办人

■问:沈旭晖:GLOs创办人,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

反修例运动成了星执政党维稳文宣

“香港这场运动,对新加坡人绝对是眼界大开”,吴明盛开宗明义这样说。然而新加坡人喜欢稳定,会怎样评价运动?“对我们反对派而言,确实给予了很大挑战。新加坡人不会明白出现暴力场面的成因,也不会深究,看见场面就会害怕,假如我们不小心,无限支持香港运动,会大败;但假如我们批评运动,会被支持者批评为动摇,失去基本盘,同样会大败。我能想到的最理想回应,就是我们支持民主,而民主的目的就是避免暴力,促进和平演变,所以我们不相信暴力,在新加坡,只能这样向民众论述。”但就算是这样,他也担心下次大选的选情,认为“香港牌”给予了执政党一个很大优势﹕“人民行动党一直提倡‘贤人政治’,认为太多民主对社会并无好处。而这次他们会利用香港的暴力画面,去加强这方面的说服力,新加坡人不明就里,很容易被吓倒。我对来届选情是悲观的,我觉得所有反对党加在一起,在选举可能一席不留的大败。”

然而作为不时到香港的新加坡反对党领袖,吴明盛自然不会像通过微信了解香港的新加坡新移民那样,对香港运动的研判,有自己的视角。“其实我看运动的目标还是很精准的,冲击的都是政府建筑物、警署等,针对港铁也是源自后者配合警察的争议,这些都是与政权有关;而香港示威者没有针对任何民居、商铺,没有打击不相关的建筑物,没有出现抢掠,从这些层面而言,香港的运动依然是很有纪律的,背后有一个‘共识建构机制’,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当然,随着事情发展,一切愈来愈难控制,很容易愈走愈过。” 阅读更多 »

陈硕茂:国家政治体系运作成功与否,取决于对权力的有效监督

with one comment

陈硕茂(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    2019-5-8
http://www.wp.sg/protection-from-online-falsehoods-and-manipulation-bill-speech-by-chen-show-mao/

单凭立法多并不代表一个国家法治内涵高,不代表法律对权力进行着有效的监督。如果我们今天所订立的法律赋予当权者绝大的权力,任由他酌情行使,如果我们没有在法律文本里明确的校准对权力的限制,那我们将不能说我们成功地迎接了我们的挑战:成功地结合了法治与我们对德治的期许。

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陈硕茂在国会二读辩论《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时的发言全文:

工人党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陈硕茂

议长先生,

根据《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被定为发传假信息,容易损害我国公共利益的个人可被判坐牢长达10年、罚款最高10万元;法人则罚款最高100万元。这项新法案,不能说是不严厉。

根据法案,政府可以强制个人或网络平台更正或撤下假新闻。每一位部长都有权评断信息真假,是否与公共利益相抵触,然后发布指示要求更正或撤下信息,即使信息已经被修正过或已经不在新加坡流传了。

如何定义信息真假、公共利益?——法案给了每位部长绝大的诠释空间。

“假信息”——法案定义为“虚假或有误导性的信息,无论以全或以偏,也无论是源于信息本身的解读或者结合更广泛背景的解读”(“false or misleading, whether wholly or in part, and whether on its own or in the context in which it appears”);”信息“则定义为“文字(包括缩写及简称)、数字、影像及动像、声音、标志及其它代表符号、及它们之间任何的组合”(“any word (including abbreviation and initial), number, image (moving or otherwise), sound, symbol or other representation, or a combination of any of these”)。

“公共利益”在法案里的定义下则包括公众对我国政府的信心。也就是说,如果任何一位新加坡政府部长认为某项假信息削弱了国人对新加坡政府的信心(这当然包括对他所负责的政府部门的信心),他有权发布指示要求更正或撤下信息。

当事人若对部长的指示有异议,在作出更正或撤下信息后可向法庭提出上诉。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9, 2019 at 12:07 上午

总检察长和遗留下来的烂榴梿

with 2 comments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5-19
https://www.facebook.com/wahpiow.tan/posts/1195281153941614
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5/18/ag-and-the-legacy-of-rotten-durians/

在新加坡,有多少榴梿爱好者知道现任总检察长黄鲁胜在201818日,以马来西亚最著名的猫山王榴梿的形象来形容总检察署的工作?我认为知道的人不多。我不介意他用榴梿来譬喻,但他却错将猫山王当成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榴梿爱好者会根据口感和质地来判断果实好坏,同样地,我们以总检察署依法办事的承担对它进行评定。

对一般公众而言,总检察长黄鲁胜是以诽谤法庭起诉的案件比其他类型案件更多而闻名。此刻,至少还有三起有待审决的案件——李绳武以柔顺来形容新加坡法官;范国瀚比较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法官;最后是陈两裕批评范国瀚被起诉。

在不讨论这些案件的具体情况下,总检察长的角色到底是什么呢?

根据新加坡宪法,他是政府的法律顾问,并有权就任何违法行为启动,进行或终止任何诉讼程序。其他共和联邦国家如马来西亚和英国的总检察长的角色也是相同的。

正如不是每一个榴梿都一样,某些总检察长比其他总检察长对于守护法治的角色更加认真。

以英国为例。2018510日,英国总检察长杰里米赖特(Jeremy Wright)在国会发表声明,毫无保留地向一对利比亚夫妇道歉,承认英国政府与现已遭推翻的卡达菲的利比亚军队共谋对他们进行引渡和虐待。

赖特在一篇谈及他身为总检察长应担当的角色的演讲中表示,他有职责确保政府理解它在法律上和宪法上的责任,而他必须最终确保政府的决定和行为尊重和恪守法治。换句话说,他是确保政府的决定符合人民的宪法权利的公众利益守护者。

这种专业精神在新加坡或马来西亚是前所未闻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5:38 下午

威权法治说双城

leave a comment »

安徒     2017-8-27
https://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70827/s00005/1503769721064

在殖民地,法治首要是为殖民管治服务。“去殖”后的国家往往也从“国家需要”延续殖民政府原来拥有的权力。所以,纵然前殖民宗主远去,但后殖国家也可以把旧的殖民权力以法治的形式承继下来,重新包装为国家安全和维系社会秩序的需要。……香港和新加坡都分享着源自同一个殖民宗主国的法治体系,如果新加坡可以把这体系挪为威权主义所用,那为什么香港不可以?

这两个星期应该是香港公民社会最黑暗的日子,不单反对新界东北发展计划的13名示威者被复核刑期,由社会服务令改判即时入狱8至13个月,雨伞运动中冲入“公民广场”的“双学三子”也因相同程序,导致半年以上刑期。加上前日梁颂恒和游蕙桢宣誓案的上诉申请被终审法院驳回,确立了具追溯力的人大释法。除了自欺欺人者外,人皆可见香港从此变得不再一样,快速进入一个威权或半威权的时代。

在一片神伤、惊叹、难以置信的沉重气氛当中,笔者记起2015年有几位外地学者朋友到港开会,会后我带他们去金钟当日占领区一带考察。当时仍有一些占领期间建成的帐篷还未拆走,有人仍然留守。那些外地朋友充满好奇,兴致勃勃的亲身了解这件轰动世界的香港新闻。

我向其中一位来自新加坡的朋友提到,“占中三子”其中两名大学教授在占领中后期已经因为无法驾驭局势,选择回校上课。我的朋友感到大惑不解,因为他无法想象大学没有即时解雇他们。我唯有苦笑,告诉他们一切还未知终局,因为中国人有句话叫“秋后算帐”。

港人尊敬法院曾经令星人艳羡

这位新加坡朋友也好奇地追问,在回归之后,香港人是否信服法官的裁判。我告诉他香港人一直十分尊敬法院。他听我如此道来,眼中流露着艳羡的目光,细细告诉我新加坡的情况并不一样。虽然我不断试图向他解释雨伞运动中,多少人感到挫败和失望,但听到他这么说,心中不期然感到一阵鼓舞。可能是觉得,无论香港情况有多坏,在香港可能变成另一个新加坡之前,原来香港人还可以作出如此令人瞩目的反抗。

在笔者读大学的1980年代,当时社会学系的老师最热门的研究课题是“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崛起,因为这四个地方摆脱了落后地区经济难以发展的宿命,脱颖而出。一种流行的解释就是所谓“儒教文化”,而另一项特征就是四个地方都是非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当中韩国、台湾和新加坡是威权体制,香港则是英国殖民地。 阅读更多 »

深夜食堂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7-2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7/145391.html

玮玲公主的《深夜食堂》也是在网络半夜开张,所以网络上的“深夜”才是最原装的日版;贪婪、背叛、下流、两面三刀……什么都有。而邻国的《南洋》和《星洲》也一直紧跟报道,来源则参考两边(网络和官媒),偶有佳作,算得上是韩版《深夜》。而韩咏梅的《早报》官媒则是煮泡面的大陆版《深夜食堂》。

日本的《深夜食堂》片集给韩国和中国翻拍,结果都恶评如潮,拍不出原作的味道。本地影视记者这样写道:“日本漫画原作到了中国,水土不服显得尴尬甚至做作,一点儿也不奇怪。大量笨拙露骨的植入广告,还妄想全盘复制日本版独有的人文气息与诗意,无怪乎网民嘲笑此剧是‘广告食堂’。”——归咎于“水土不服”,这理由看来可笑。不过可笑归可笑,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集韩国和中国的影视精英来看一出《深夜食堂》,还看不出门道!大家蒙查查如一旁的吃瓜群众,那还有什么专业可言?中韩的影剧学院大可关门了。

莫愁可是三地的《深夜食堂》都看,虽然大陆的只看了一集就摇白旗了。贫尼认为日本《深夜》的核心就是“不伦”,这可是广义的“不伦”哦。因为食堂设在烟花之地,来的多是三教九流,大家都浮沉在社会的最底层,深受环境所支配,所以他们的道德观和主流比较起来,肯定就是“不伦”。比如说送货小子爱上色情澡堂的妓女,女的却碍于身份不敢接受他的追求;风流男子看上脱衣舞女郎,怎知她一眼就认出是当年抛弃她们母女的父亲,而他却不知情,还一直追到食堂要把她勾引上床;女上司和男下属到食堂吃东西,突然撩起情欲,就在附近的廉价酒店搞上了,过后女上司不当一回事,男下属却不知如何收拾残局等。每个推门进来的人物都有自己的故事和留恋的家乡食物,不加无谓的道德批判,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无论丑恶、好坏,看后都能使你获得心灵的净化。

韩版的失败,就是过滤了“不伦”,尝试把它煮成心灵鸡汤,结果就不像了。不过在食物的呈现方面还是充满了诚意,所以单单为韩食的话,也还可以看。大陆版的根本不知所谓,抛弃了原版的独幕剧形式,天马行空,天天出外景,那还需要什么食堂加深夜?最令人毛骨悚然的,贫尼看到半道儿的时候,突然觉得熟口熟面,这不就是《118 II》的环境喜剧嘛?还把煮泡面当一回事,简直是捡了便宜又卖乖。

玮玲公主的《深夜食堂》也是在网络半夜开张,所以网络上的“深夜”才是最原装的日版;贪婪、背叛、下流、两面三刀……什么都有。《联合早报》记者沈越说:“对传统媒体而言,这是一次标志性的事件。自李显扬和李玮玲先声夺人丢出震撼弹以来,事件的传播已锚定在一种本地前所未见的方式和规模里。这是因为无论是事件主角、配角或客串、身份是政府官员与否,无独有偶都成为了自媒体,频密地通过面簿发言和反驳,实属罕见。/传统媒体忙着转述随时都可能出现的零星论述,引以为豪的第一手新闻传播优势受到巨大冲击,必须在报道的深度与广度方面扬长避短。如果李家事件是一记警钟,它也提醒了传统媒体不仅要跟上自媒体发言者的高速步伐,报道也必须更加深入精湛,才能保持吸引力和竞争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 2017 at 2:26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