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王乙康

保护新加坡文化资产人人有责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899

一个国家丢失了自己国家民族的历史文物,就如同丢失了国家文化内涵的压舱石,必将沦落为一个没有文化方向之迷失人性的国家社会。这可不就是当下新加坡的文化困境?

事不过三。李显龙霉运当头祸殃新加坡,岛上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几件看似无关,却有共通性的反社会现象。一是,李光耀旧居的去留,二是,南洋理工大学之中文招牌的去留,三是,结霜桥旧货市场的去留。四是,新加坡华人文化历史文物的去留。这四件事的内容全然不同,而共同之处却是历史认知,历史保留,和历史文物去留的问题。

此时此刻,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之际,新加坡很有必要重新认识,并且反省本土人文文化根基,以便在即将快速降临的新国际格局下,重新设定新加坡国家内涵。新加坡唯有立即重新自我定位,否则将会丧失做为一个国

家的存活空间。这是燃眉之急,并非危言耸听之说。

有创见,有自信,有国际视野的中国学者,正在积极构建中国模式框架下的世界话语权,在一带一路的大时代背景下,向全世界讲述由中国人撰写的中国故事。在全新世界格局的现实压力下,原本高高在上的西方学者正尽快修整自己的理论,寻求一套既能够解释为何中国崛起,也同时解释为何西方衰败之新的国际政治论说,来配合中国快速发展的新趋势,以便保留一席之地,有足够话语能力继续的参与到国际事务的研究和探索。

中国模式的王道政治哲学,正在全力挑战支配世界的西方霸道政治思维。一个崇尚仁义公正反对强权暴力的新世界观,必然会彻底颠覆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实质上,李光耀的新加坡故事,是一个缺乏生命力的虚构假说,经不起时间的考验。形象的说,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如同一盆盆栽,是靠铁线和剪刀,用强力规范和大力修剪而成。盆栽毕竟是盆栽,只能形似自然界的古树参天。

2017年6月14日,将会被历史界定为新加坡政治发展里程碑上的单一最大拐点,那,不是后李光耀时代的结束,而是后人民行动党时代的开始。李显龙传承的人民行动党政权,正在内忧外患的双重重大打击下分化。最终,极度僵化的人民行动党,必将逐步的自我瓦解。

在这一种划时代背景下,新加坡国民有必要认真反思在新政治格局下,未来国家的人文内涵,因为国家人文界定国家的未来大方向。在有什么样输入就会有什么样结果的定律下,什么样的新加坡人文社会,就会塑造出什么样的新加坡国家。阅读全文»

巧言令色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1-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1/145009.html

【陈迎竹】

《早报星期刊》里,陈迎竹的文章《雁渡寒潭》有这样一段文字:

“装甲车事件”让外界以为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到了难以逆转的局面,然而恰恰是这个寒风凛冽的时代关口,新中在坚持全球化贸易的经济体制方面,具有不同于一般的共识与利益,相对于其他矛盾,联手抗拒不知将有多高多厚的保护主义壁垒,更将是长途跋涉的艰巨任务。几天前两国宣布高层会议即将举行,便是观照大脉络下理所当然的发展。

意思是说:新中必须联手对抗保护主义还来不及,没时间小打小闹,最佳证明就是“几天前两国宣布高层会议即将举行,便是观照大脉络下理所当然的发展”。由此来反证:新中关系闹僵,根本就是假消息。——当然,这对“不知头不知尾”的读者来讲,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关心时事的读者怎会不知道“高层会议即将举行”的来龙去脉呢?

1月18日,中国与新加坡达成协议,2月份举行双边合作联委会(JCBC)会议。这个始于2004年的最高层级年度双边会议,2016年破例没有举行。会议恢复举办且提早到2月份进行,对于双边关系具有建设性作用。但中新关系未来如何走,已经不是联委会能解决。需要双方都进行反思(这方面新加坡需要做的更多一些),尔后就处理与对方的关系确定新的指导思想。2016年中国东盟关系的两大看点是:中菲关系急速升温,两国政治关系正常化并带动了经贸关系的快速改善;中新关系急剧变冷,从长远看,可能成为中新关系的转折年。(薛力《中新关系进入反思与调适期》

【王乙康】

王乙康最新的谈话让我想起行销学的“紫牛效应”。

王乙康要推销的当然是他自己。因为按“未来总理人选排行榜”,王乙康的排名是偏后的。所以有必要“偏激搏出位”,做给顶头上司看,没有“正”的做,至少也得捞个“副”的过过瘾。

至于他说的“多党制可能导致社会分化拖慢决策过程”这两件事,现在我们就来评评看:社会分化来源于阶级对立的加深,政党不过是代理人的角色而已。重要的是执政者要如何重新和合理地分配公共财富,使得阶级对立不尖锐化才是正经。对于行动党的精英来讲,或许“拖慢决策过程”是他们最不耐烦的事,不过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让他们一党独大,凡事马上决定,马上实施,修改宪法……有时才惊心动魄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5, 2017 at 11:50 上午

王乙康南大历史论是无齿之言?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1016-12-3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7917

回头来看,谴责网络信息等同虚假消息是毫无意义的,因为虚假消息并非网络媒体的专利,新加坡官媒上的虚假消息更是无日不有。此外,更不要以为只有网络言论会造谣做假,新加坡的政客与党棍更是造谣做假的个中能手。其实,能够把虚假新闻和消息包装在真实事件中的第一能手,非李光耀莫属。

ong-ye-kung

王乙康

近日,官方媒体很努力的在敲打网络舆论,其中的一篇言论大意是说:网上虚假消息无日不有,虚假新闻和消息又经常包装在真实的事件中,或是报道中加入很多个人评论和意见,让读者分不出真假。因此,政治人物有必要积极参与社交媒体,随时驳斥网上的妖言惑众,恶意捏造的新闻和消息。

按这种谴责网络言论的说法,其相对的意思是实体报章不会刊登妖言惑众,使读者分不出真假的不实言论,政治人物更不会造谣撞骗,无中生有的在实体报章上编制谎言。报章果真如此言行一致?

为此,不妨检验官媒刊登的两篇政客论述,是不是童叟无欺,货真价实的事实评论?又或者,是迷惑社会大众,扭曲历史事实的虚谎言论?

其一,2011年11月29日《联合早报》的《李光耀新加坡为何实行双语政策》

当华文小学和中学已转而使用英文时,保留“南大”或南洋大学来提供华文高等教育是没有意义的。报读南大的学生的素质急速下降,但大学却让他们毕业。我征询了毕业于南大的国会议员的意见,包括庄日昆、何家良及其他人,问他们我应该怎样避免浪费这些年轻人的生命。他们要求我把南大改变成一个讲英语的环境。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长期以华语执教的教师,尽管有从美国大学考取的博士学位,已经丧失了英语能力。阅读全文»

官字两个口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6-9-1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6/09/144710.html

上网搜索,有句谚语是这样的:“官字两个口,没有硬说有”——这就是州官和百姓的差别,他要说你是racist,没有硬说有;你要说他是racist,“煽动、藐视、诽谤”三棒就侍候了。

“官字两个口”有个前提,就是需要无耻文人办的传媒、研究机构和高等学府全力配合。

行动党是个致力于“政治正确”的政党,所以从掌权开始不久,就牢牢捉住传媒的咽喉,不让他们乱说乱动,采用中央控制的新闻联播制。此外,国民打从幼儿班上学读书,早课就是要背诵“信约”,独立50多年以来,从三岁到七十岁,谁不知道要“不分”(regardless of)种族、语言、宗教来做新加坡人。

说到“信约”,原来还有一段古,这是李光耀自己说的。他说在设计“信约”的当儿,当时是交给拉惹勒南去处理,而拉惹在想法上比较“激进”,希望在最短时间内就建立一个新加坡身份的“国族”。而李光耀却认为很难在短时间内达成,于是就在“信约”里加了regardless of的但书,让各族保持自己的民族文化认同。到了八十年代,当政府“消灭”了华人的方言,让“三大语言”源流的学校也渐渐名存实亡,各族的“母语”都贬为“第二语文”,英语/英文出柜成为“工作语文”的时候,单语舒适的内阁开始有人认同拉惹勒南的想法,认为新加坡在最短时间内已经建立一个“国族”,于是“国庆例牌歌曲”就有了《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

让莫愁再扯点题外,“政治正确”这种东西占据主流,一般人很难与之对抗;顺流则阻力较少,如鱼得水。反之,逆流则困难重重,需要据理力争,当然更需要道德勇气。所以说,这有点儿像孔老夫子所说“德之贼也”的乡愿,孟子为之诠释:“言不顾行,行不顾言,……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而教育部见习部长王乙康日前的发言,令贫尼皮皮挫,他说“国人未做好只以新加坡人自居的准备”——有影无?这和行动党一路来说我们多种族和谐、我们多任人唯贤,国会里能选出七十多个行动党的各族精英大相径庭,简直是一个天和一个地。为什么要这么说……为什么行动党要指责人民是racist(种族歧视)呢?唯一的解释就是看他们的需要,因为官字两个口。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政治继承:过渡与隐患

leave a comment »

何启良     2016-8-28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61684/新加坡政治继承:过渡与隐患

虽然李光耀已逝,但是新加坡似乎还没有踏入“后威权时代”,党内利益集中化的局面的没有多大改变,遑论竞争了。政治继承人还是会在体制之内选拔出来,但是就从政经验而言,不管是在官僚体制任事或面对多元政党竞争,都不会很深厚。新加坡为了经济的发展采取了威权政治模式,当前还是传统的最高层协调、精英协商、权威指定,这样的选择使到接班人的合法性都不足,留下的后遗症也会很大。

财政部长王瑞杰中风、总理李显龙晕厥、前总统纳丹逝世,三个事件短期之间连环发生,一方面提醒我们生老病死乃人生正常规律,另一方面,从政治层面来看,却牵涉到实际的新加坡政治领导人的继承问题。

无论在民主或威权制度,政治或权力继承一直是动荡的重要因素。在新加坡,所谓“政治继承”,用大家熟悉的话语来说,就是所谓的接班人问题。这里有两层意义,第一是广义的政治领导层班底的交替,所谓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领导班底是也。第二层较狭义的说法,就是总理人选。

1965年以来,新加坡政治继承是内定制,由现任权威还活着的时候,预先挑选接班人,用逐渐树立接班人权威的方式,实现权力交接的过渡。吴作栋当家虽然不是李光耀属意的接班结局,但是上述的政治继承模式基本成立。新加坡民主制度发展了51年,显然李显龙班底还是企图根据这个模式选择接班人,但是至今为止看来有极大的挫折感。

王瑞杰是人民行动党第四代领导核心人物之一,也是所谓传闻中的总理人选。他现年55岁,民事服务出身,曾担任过李光耀私人秘书,从政后被委任为教育部长,后担任财政部长一职,查历任财政部长都攀升为更高领导,不是副总理就是总理,所以坊间说他是总理人选颇有根据。他是官僚精英出身,给人的印象是聪明人,但是民众亲和力有限。也就是说与其它行动党的新一代领导分别不大。姑且不论他的政治魅力能力如何,如今不幸疾病在身,尽管健康允许复职,其仕途是否能更上一层楼已经难免挂上了问号。

李显龙现年64岁,在新加坡的政治语境里,六十出头就给人英雄迟暮感,是政治文化传统所致。李显龙2004上台后提及栽培继承人多次,曾表示不希望自己70岁时还担任总理,对“卸任”日期虽然曾经改口,但是始终一致是“必须积极栽培接班人”的说法。人民行动党每届大选也的确有引进一班新力军,但是不知为何,在这一批一批的新人里,总是没有一位可以脱颖而出,令人纳闷。

久而久之,李显龙是否有诚意退位也开始让人怀疑了,就是他“卸任”后,是否也会像前面两位总理一样,退而不休,在幕后或掌权、或指示、或影响,新加坡民心应该是有默契的。 阅读更多 »

李显龙演讲身体不适 接班团队任重道远

leave a comment »

郑维      2016-8-22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mid=2247484427&idx=1&sn=530f0387c53fc278aa8d0f7e681425be&scene=1&srcid=08225bThMyHduLFIUWlCAgwr

首先向各位粉丝们道歉,最近维哥杂事不少,今天终于偷得半日闲,我想还是写一写无数网友们关心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接班问题吧。

先看视频


李显龙总理演讲中身体不适

李显龙总理昨晚(8月21日)发表他作为新加坡总理以来的第13次国庆群众大会演讲 (National Day Rally) 。

中国网友可能对新加坡的政治体制不熟悉,我顺便介绍一下。

新加坡的国庆日是8月9日。在国庆日后的下一个星期天,新加坡总理都会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对过去进行总结,对新一年施政方针做一个前瞻性的阐述。

因为各国的政治制度有天壤之别,如果打一个不是太恰当比方,新加坡的国庆大会演讲大概和美国总统每年在国会联席会议上发表的国情咨文 (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 类似。两者区别之一,美国总统是对着参众两院的议员们发表咨文,而新加坡总理是对着经过精挑细选的政界、劳工界、媒体界等等代表们发表国庆大会演讲。当然,如此重要的讲话,当然有电视直播。

一般上,李显龙总理会用马来语、华语和英语这个顺序发表演讲,马来语和华语演讲相对简短,英文演讲最详细,大部分的新政策都会在英文演讲中宣布。 阅读更多 »

挫咧等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5-1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11/143852.html

“挫咧等”的心态虽然救了骗阿伯党的票房,但是这种流毒将会贻害子孙后世。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处处依赖政府的民间少了主动性和创造力,当然不敢动不动就破格思考啦。过去的50年,尽管骗阿伯党的高官对于未来趋势都有很多洞见,然而民间却交不出成绩,成了“观念先行、落实却后置”的窘境。

台语“挫咧等”是句很有意思的话,形容的是一种心理状态,甚至是一种心理暗示,或者自我暗示。华语流行音乐教父李宗盛有一次上谈话节目,谈到养女儿不易,他很传神地说:“女儿一出世,我就挫咧等。”

2015年3月李光耀死后,我就一直很好奇:到底骗阿伯党通过教育和官媒给新加坡人下了什么心理暗示,就像巴甫诺夫的小狗,听到铃声就会流口水?哦,这种心态说是“居安思危”太正面了,应该就是“挫咧等”的莫名心理。

这次由政策研究所主导的选后调查,“是在大选两个星期后进行,一共访问了2015名选民。许林珠表示,尽管新加坡人仍然希望在国会里听到多元的声音,但这次选民的投票偏向保守,原因是一些令他们认为不满,导致他们在2011年的大选中投反对党的课题,都已经获得解决。”——春花承认此次调查的数据大致正确,但是台面上的解读却不是那回事,难怪早报新进的“小赤炼”黄伟曼要说:

在刚过去的大选中,“保守”选民的比率增加了,但整体来看,新加坡选民却也越来越不“保守”。

上述这句话乍看下也许不容易理解,但请放心,笔者绝对不是在玩文字游戏。这是根据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最新选后调查得出的有趣结论,而在这项调查中,所谓“保守”选民可泛指主张保留现有选举制度或维持政治现状者,其称谓虽然不足以是“人民行动党支持者”的代义,但调查仍能让我们看出执政党行动党本届大选取得压倒性胜利的一些端倪。

其实,这次政策研究所的选后调查相当全面,甚至可以说是太全面,以致让人觉得好多部分都可用以解释本届大选成绩,结果其实什么都没有说明。

这番调查,当然是希望通过官媒的大喇叭对大选结果“统一口径”,讨个定于一尊的说法。然而,却又不能坏了骗阿伯党的声誉,甚至坏了将来的选情,所以释读方面就显得“结果其实什么都没有说明”。就像黄伟曼之流的文章,矛盾对立又统一,还有什么是不能拗的。

如果要说选民选择“保守”,岂不是暗示骗阿伯党就是个“保守党”!所以黄伟曼的标题说《不保守的“保守”选民》。所以新官王乙康就选择在一个场合说:“其实,骗阿伯党的赢面没有如所见的那么大!”——怕什么呢?怕的就是钟摆效应。如果说2011年的大选成绩让很多选民在过去4年挫咧等,才促成2015年大选骗阿伯党的佳绩,搞不好几时又摆回去咯。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