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王乙康

工人党余振忠吁王乙康看看自己部门内可以如何更好与民沟通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频道     2019-12-8
https://democraticsg.wordpress.com/2019/12/08/工人党余振忠吁王乙康看看自己部门内可以如何更好与民沟通/

王乙康讲话。《新报》截图

王乙康讲话。《新报》截图

“一党独大比较好”的教育部长王乙康,日前诡异地发言说,“为了让后代都能继续对国家保持乐观及看到希望,政府必须不断与人民沟通交流,理解他们的顾虑。”

他还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国家的领袖已经改变了他们的治国模式,不仅是为新加坡人服务(working for Singaporeans),也把他们当伙伴一起进行服务工作(working with them)。”

工人党无选区议员余振忠讽刺道,王部长应该看看自己的教育部,可以如何与民众沟通,尤其是当比较有争议性的问题出现时,例如最近的小六会考成绩单事件。

一名小六生,在考试成绩公布当天,被级任老师当全班面讽刺因为母亲未缴交仍拖欠的学费,因此教育部扣留该名学生成绩单。

该学生为马来族,属于新加坡收入普遍偏低的族群。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8, 2019 at 3:47 下午

香港抗议活动引起新加坡上层不安

leave a comment »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斯特凡尼娅•帕尔马梅塞德丝•吕尔    译者:何黎   2019-11-5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5006

新加坡正处于微妙的政治过渡期,比平常更敏感。知情人士称,新加坡一直在秘密制定防止发生香港式骚乱的计划。

新加坡芳林公园(Hong Lim Park)的“演说者之角”常常缺少其名称所寓意的喧闹氛围。

上周的一个午后,这个整洁干净的公园内空空荡荡,只有几名迷路的游客——芳林公园是新加坡唯一一个公民无需警察许可就可以进行抗议的地方。在此处举行示威须遵守严格的规定,违反者可能面临最高六个月的监禁。

这些严格规定是新加坡精心控制下的政治体制的一个特征。自1965年新加坡独立以来,该国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eople ‘s Action party)在每次选举中都以60%或更多的优势获胜。然而,尽管人民行动党牢牢控制着新加坡,但有迹象表明,最近5个月来在亚洲另一个金融中心、与新加坡形成竞争关系的香港发生的抗议活动,已经让新加坡的统治阶层感到不安。

尽管香港与新加坡的政治体制截然不同——前者是北京方面领导下的一个拥有自治权的地区,而后者则是一个管理严格的议会民主制国家——但新加坡正处于微妙的政治过渡时期,这使得它对异见的态度比以往更加敏感。

自2004年上任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预计将在明年的选举中将权力移交给现任财政部长王瑞杰(Heng Swee Keat)。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Lee Kuan Yew)长子李显龙的卸任,将标志着新加坡自独立以来第二次由该家族以外的人执政。

李显龙政府一直持谨慎的态度,不因香港发生的不幸事件而幸灾乐祸。新加坡必须要小心平衡其与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关系。 阅读更多 »

事与愿违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9-10-27

今天新加坡华人有71%在家用英语交谈,这个结果是行动党有心造成,因为他们希望拉惹勒南的单语国族早日实现。否则“讲华语运动”搞了40年,越搞越倒退,有可能吗?这障眼法好好用,父传子之后,要子传孙吧。

人一生当中难免会遇上“事与愿违”的状况,原因主要有两个:1、主观努力不够,结局不如想象;2、形势比人强,不敌外在力量,兵败如山倒。然而,“事与愿违”落到政治操弄(spin)手里,却可以拿来卸责,甚至还可以让人觉得威权政治这回变得可爱和容易亲近。

大选接近了,忽然公家/政联机构“亏钱”的消息多了起来。2019年10月24日,报纸说:“建屋局的2018/19财政年常年报告显示,经盈余抵消,上财年的净赤字达19亿8600万元,比前一个财年的17亿1700万元高出15.7%。由于组屋以低于成本价售予国人,加上政府为屋主提供购屋津贴,并拨款翻新,因此建屋局的财务状况向来呈净亏损。”许文远最近说“为了提升地铁的可靠性,地铁营运业者和政府为此付出了不少代价。首先,为了提高地铁效率,地铁营运业者必须提高他们的营运和维修品质:2016年至2017年间,运行整个地铁系统的总支出增加了2亿7000万元。由于乘客所支付的车资并不足以应付营运开支,各地铁公司其实都在亏本经营。其中,SMRT亏损了8600万元,新捷运(SBS)的地铁部门也亏损了数千万元。政府预计将在接下来5年提供45亿元的津贴,平均一年津贴近10亿元,而这还不包括政府未来建造新地铁线相关土木基础设施所准备砸下的250亿元。”

过去政府教育我们:公共服务部门要能够赚钱才能“永续经营”;所以起价是常态,使用者付费是必然。可是面对选票压力下,他们突然“事与愿违”起来,是不是让大爷您出了一口鸟气? 阅读更多 »

华语从家庭环境中淡出,双语优势从何说起?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仓吉   2019-10-2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1024-3314

李显龙总理前天(22日)在讲华语运动40周年纪念庆典上说,“我国的双语优势正在相对减弱”。(李显龙面簿)

我们的政治领导人经常对中国的领导和官员说,“我们具有双语的优势”。

不少新加坡人也对此感觉良好,有时还觉得有点骄傲。教育部长王乙康也曾引用数据说明,过去20年来,双语家庭有增长的趋势。

总理和教育部长看法有差距

王乙康去年5月间为首届“早报文学节”主持开幕仪式时引用了最新数据说,教育部对小一新生入学时进行的调查显示,同时使用英语和母语作为沟通语的家庭,从1997年的83%,提升至去年的90%。

教育部长王乙康。(新明日报)

他也引用人口普查数据显示,能识读双语或更多语言的家庭,也从2010年的70%,增至2015年的73%。他从比较乐观的角度给双语优势作了注解。

然而,李显龙总理前天(22日)在讲华语运动40周年纪念庆典上说,“我国的双语优势正在相对减弱”。

讲华语运动自1979年推出至今已40年。(李显龙面簿)

所谓“相对减弱”似乎还是比较婉转的说法,说白一点就是,新加坡正在失去双语优势。

总理和教育部长的看法有差距,王乙康去年对双语形势的乐观曾在网上引起不同的声音,而李总理这个时候作出警惕之言乃醍醐灌顶,值得各方思考。

总理的看法是基于一项客观环境和一项主观现实。

客观环境是,中国的崛起已成定局,全世界都必须加以适应,学习汉语已经在欧美学校蔚为风气,意味着懂得包括汉语在内的双语人才会越来越多。其实,在欧洲大陆,人们本身就具有多语能力,加上汉语,他们的优势又岂止是双语而已。

主观现实是,教育部今年针对小一新生的家长进行家庭调查显示,71%的华族家庭在家中主要是讲英语。这个数据反映的是一种加速发展的趋势:新加坡华族家庭正在放弃华语作为上下两代或是三代之间的沟通语言。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25, 2019 at 5:55 下午

非议王乙康言论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10-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10/非议王乙康言论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上周,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在出席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研讨会时,曾劝谕第四代领导班子,理应能欢迎和接纳异议分子的批评;也强调新加坡需要的不是阿谀奉承者(sycophants),而是友爱的批判者和乐于接受批评的人。

“若依循这种美德,政府就不应该禁止陈彬彬执导的纪录片《星国恋》(To Singapore, With Love);也不应该取消掉本地英语小说家程异(Jeremy Tiang)漫画家刘敬贤(Sonny Liew)的津贴”。

许通美认为,互相竞辩的观点是民主中必要的部分,为此不能因为有批评政府或者持有反对意见,政府就急于抹黑他们。

王乙康在国会指亚菲言指导的异议课程“存有动机”

然而,昨日教育部长王乙康针对日前耶鲁—国大学院一门课程被腰斩,回应议员提问时指出,这项由加坡知名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指导的课程,邀请社运分子范国瀚、施兰巴莱等曾因公共秩序有关罪行被定罪的人物;以及邀请《新叙事》的负责人覃炳鑫和韩俐颖等人,他指两人接受“外国资金”。

他引述亚菲言在本月5日(周六)的贴文,指后者提到复兴“新加坡学生运动”,特别是在“政治自觉化”等领域。

“负责有关课程的个人可以保有对新加坡的看法,甚至公开在社交媒体,但我们是否应让这种政治异议存在于我们的教育中?”

有者认为学府享有学术自由,培养学生批判精神,甚至异议能有助促进民主。但王乙康指出,考量所有因素和涉及的人物,会发现“这是有动机和目的的课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8, 2019 at 7:48 下午

新加坡民主党的教育改革政策已就绪 人民行动党仍旧附和我党的教育理念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9-7-17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38

早在1994年,新加坡民主党已指出:“分流制度的主要问题是导致那些被分配到低分流班的学生感到自悲”。

二十五年后,教育部长王乙康了重复我党的警告:“被编入低分流班的学生会感到自卑。”

在2014年,新加坡民主党曾阐述:“目前学前教育主要是由私立企业开办的豆豆班和幼儿园组成。政府并未提供全国制的学前教育。”我党呼吁将学前教育国营化。

在2017年,教育部宣布它将开办国立幼儿园。

这些只是人民行动党抄袭我党所制定的国家教育政策的几个例子。

我们将于2019年7月13日推出我党的替代教育政策。现今制度着重于已过时的死硬学习和考试系统。在现今的创新时代,拥有批判性思维其实才是最重要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7, 2019 at 5:46 下午

华人还学华语吗?30年后,新加坡还会有华文社群吗?

leave a comment »

柳先生   2019-6-2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624-2852

教育部推行母语教育最大的矛盾就在于,一方面它肯定了母语的好处和重要性,比如学华语可以发掘身份、与中国通商等;另一方面它又深怕母语(种族身份)威胁到英语(国民身份)的地位,于是母语所有的好处和重要性,便又成了次要的、非义务的、可选择、可废弃的东西。讲华语不是华人该尽的责任,学生“选择”学华语,必是因为他察觉到华语的功用。

新加坡书展5月30日拉开帷幕,第一天请来作家梁文道讲《香港往事——在身份认同政治以外》。在提问时间,有观众问梁文道对新加坡华文有何看法,梁直说新加坡华文教育最大的问题在于把华文当成工具。(联合早报)

新加坡书展5月30日拉开帷幕,第一天请来梁文道先生讲《香港往事——在身份认同政治以外》。演讲现场满座,唯中老年人居多,本地的年轻人尤其寥寥可数。

梁的演讲近两个小时,谈的主要是香港的国民教育和身份认同,但间中也提到一些新加坡的问题。提问环节有一位观众问他对香港“两文三语”政策的看法。

梁回答:

除了是政策,“两文三语”其实更是对香港现有情况的描述,而在现有政策下每间学校具体的实施方式也有所不同:有的是开始用普通话做教学语言,有的则是普通话当成另一门课,其他科目主要的教学语言仍是粤语。哪一种才是最好的做法不好说,但以普通话或粤语作教学语言,却肯定会决定三十年后粤语的地位。现在的香港人仍可以轻易地以粤语读完《滕王阁序》或讨论哲学,但闽南语等其他地方的方言却很难做到,原因便在于粤语目前仍是香港主要的教学语言。如果以普通话全面取代粤语作为教学语言,那三十年后,或许香港人便再也没法用粤语讨论哲学了。

另外一位观众提问,说新加坡华文程度很难比得上香港,感慨本地人难以华语做深度交流,问梁对新加坡华文有何看法。梁直说新加坡华文教育最大的问题在于把华文当成工具。他以自己学法语为例,法语对他而言就是一种工具,他可以在法国问路点菜,却不可能去读法文的福楼拜、莫里哀。

新加坡学生有办法用华语讨论哲学吗?

这让我直接联想到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在一个以英文为主要教学语言的环境里,我们现在的学生还有办法用华语讨论哲学吗?或者说,除了日常应用以外,新加坡的学生还有能力用华语来讨论些什么?从施政的角度来看,三十年后,华文在我们社会里应该是怎样的一种语言?

日前教育部长王乙康宣布语文特选课程将扩大到中学开办,说了一番话解释背后的用心,据报道摘其原话如下:

我们必须善用学生对祖籍文化与历史,以及其他族群的好奇心。但要了解文化,你就得学习语言,而要有效地学习,我们要让学习变得有趣并实用,少点压力和负担……告诉学生要像父母或祖父母那样把母语学好,或许无法激发他们的兴趣,还可能浇熄他们的兴趣。但如果使学习成为发掘新加坡和国人身份的过程,我相信能更有效地激发学生学习母语的动力。

教育部预计明年开办华文语文特选课程的九所学校会各开一班。(联合早报)

把华文当工具,新加坡教育饱受诟病

只重语言技能,不讲文化精神;只求基本沟通,不求深入掌握——将语言视为应付日常对话的工具,一直是新加坡华文教育饱受批评的地方。语特课程和部长以上的谈话,从某个方面来说,也算是对这种批评的一种回应:如果语文是工具,那至少已不再是学来应付日常沟通的可有可无的工具,而是一种能用来了解文化、发掘自己身份的重要工具。

问题是,把华文当成工具时,我们能发掘的是怎样一种身份?李总理在今年农历新年致辞时提到了本地华族独特的“新加坡华人身份”,那这身份和学习华文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是以前常说的“华人就该学华语”那一套吗?照部长的说法,显然不是。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