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生产力

国庆愿景不应只有糖尿病

with one comment

许由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10-136

如果要从国庆献词探知政府的方向,今年所列出的所谓三大挑战,感觉好像政府没有什么方向感。智慧国新加坡已经落后了,的确必须急起直追,可是学前教育和糖尿病?

今年的国庆日气氛相对清冷,不但组屋区自家挂国旗,或者德士和一般汽车挂国旗的现象少了,连总理国庆献词的内容也让人失望。

《联合早报》国庆日当天的头版新闻,报道李显龙总理说政府未来要处理的三大挑战,分别是发展学前教育、对抗糖尿病和建设智慧国,读来让人既意外又失望。我周围的朋友也对献词谈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感到不可思议。

本来,国庆献词为国人了解总理就今后国家发展走向的想法提供一些线索。但是今年的国庆献词,除了智慧国的部分,另外两个所谓的长远挑战,都让人有莫名其妙的感觉。《联合早报》的社论虽然尝试说明发展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的重要性,但是还是无法消除我和朋友的失望。

对,发展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都有它们的重要性,可是有必要由总理亲自来讲吗?教育部长和卫生部长难道就不足以处理这些问题了?国庆献词应该具备纲领性的内容,特别是新加坡现在无论内外,都面对诸多的问题和挑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1, 2017 at 9:39 下午

新加坡的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金融时报/吉万•瓦萨加尔    译者:何黎    2017-7-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74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阅读更多 »

集体盲思下纸上谈兵新加坡未来经济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93

虽然未来经济报告一再提起生产力,但是,说来容易,数十年来,人民行动党政府始终无法解决有关难题。一个不具生产力优势的经济,是一个缺乏竞争力的经济。明显的,解决不了生产力问题,也就解决不了相关的廉价劳工泛滥引发的社会民生问题。

近数年来,新加坡经济每况愈下。根据官方数据,自2010年以来,裁员人数逐年上升。2016年的冗员,即裁员及提早解除雇佣合约的人数达1万9000人,是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为此,政府借鉴之前数个经济理事会处理国家困境的经验,于2015年12月份成立新加坡未来经济委员会,由30位委员组成,负责为新加坡制定经济发展策略。

2017年2月9日,未来经济委员会建议报告出炉。过程中,委员会征询1000多名教育家,商界领袖和学者的意见,以及,收集9000条公众意见,并花了一年的时间完成整个报告。

2017年5月1日,原本在2016年5月19日,成立之技能创新与生产力理事会,易名未来经济理事会,负责落实未来经济委员会建议报告的内容。

新加坡未来经济报告勾勒未来十年发展愿景,从五大方面进行策略规划,即产业及市场的未来增长、企业的能力及创新、就业机会及技能、市区发展及基础建设、与世界的衔接性。

委员会共制定七个策略,分别是深化和开拓多元国际联系、掌握和善用精深技能、加强企业创新和扩大规模的能力、增强数码能力、打造机遇处处的活力与互通城市、落实产业转型蓝图、与伙伴携手合作促进增长及创新。委员会重申,这些工作其实已经展开,也会按部就班进行。更重要的是企业必须转型,提高生产力,而国人也需要深化技能,以应付未来的挑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4, 2017 at 10:21 上午

与其带头支持奥巴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李总理应该帮助新加坡工友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8-3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600

总理李显龙目前在美国进行官式访问,吁请美国核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 (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是一项由美国总统奥巴马所倡议并秘密进行的自由贸易举措。在许多人眼里,这是一项由大型跨国企业一手拟定的计划,目的是为了提高利润而进一步剥削劳动力和天然资源。

这造成收入不均的问题继续恶化,进而威胁全球金融与社会稳定。全球人口1%的巨富所拥有的财富相等于其余人口的财富总和。

基于这些理由,全球人口中的各个阶层人士强烈地反对自由贸易协定。

2003年,在前美国总统乔治•沃克•布什 (George W Bush) 与当时的我国总理吴作栋任期期间,新加坡与美国签署了美国—新加坡自由贸易协定 (US-Singapore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USSFTA) 的一项协定。

这造成新加坡贫富差距的问题日益严重。亿万富翁蜂拥至新加坡,给本地人造成物价上涨的局面。这也同时迫使我们开放移民条例,引入了大量的外来人进入我们的经济体。这间接地压低了新加坡人的工资。

美新自由贸易协定 (USSFTA) 的商定是为服务企业而不是为服务工友的。综合采购计划 (Integrated Sourcing Initiative,简称ISI) 这项鲜为人知的计划便是最好的证明。在这个计划下,印尼所生产的电子组件和医疗仪器可以被归类为新加坡的制造品。 阅读更多 »

感恩一次就够了,一党独大绝对无法持续强大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5-5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5/blog-post_5.html

武吉巴督选民,阿穆中选,代表了行动党无须改变,老方法照旧用,人民最先被牺牲。如果,徐顺全当选,他就像桑德斯那样,要求行动党政府考虑人民的利益,而不是财团,大企业,政联公司的利益。

2015大选,为了感恩,新加坡选民给人民行动党强有力的支持。感恩一次就足够了,感恩不能当饭吃,更加不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永续发展。

大家都知道经济前景不好,每一次经济不好,行动党最先拿人民来开刀。1986年,李显龙领导的经济委员会,就大幅度削减工资和公积金缴交率。之后,每次出现经济危机,就削减工资、公积金来提高竞争力。

尤其当行动党无法解决生产力的问题时,就只能依靠削减工资来提高竞争力了。

在全民团结,共同面对经济危机的号召下,行动党专门选择最容易的政策——工资,来提高竞争力。行动党要求人民作出牺牲,它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保住饭碗。真的如此吗?

为什么每一次都是人民第一个做出牺牲,而在经济复苏后,却是最后一个得到好处。不幸遇到经济转型,或者再度陷入不景气,工资不但无法提高,还要再度下降。

选民认清了这套猴戏,明白了行动党的把戏,就知道为什么经济高速增长,而贫富距离却越来越大。当然,也要看清谁是“低薪工友10年没有加薪”的黑手了。

可以预见,李显龙政府处理经济问题的方案将会继续是换汤不换药。而牺牲人民利益,将会是他的惯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5, 2016 at 7:29 下午

就是现在

leave a comment »

徐顺全(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     2016-5-2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81

你好!我无法告诉你们,我能以候选人的身份再次回到这个选区参与补选是何等的兴奋。

不过,由于一些状况,王金发先生必须辞去职务,我们也因此得以参与武吉巴督的补选活动。

我清楚地记得我当时在会议中听见同时向我耳语:“王金发辞职了!王金发辞职了!”我当时还暗暗自忖,究竟谁是王金发?直到同事提到了“武吉巴督”的名字,我才意识到那人是议员。没多久,我们就决定参加补选。

我唯一的顾虑是,像我这样的姓氏(注:徐顺全的英文姓氏是Chee) ,参与的又是补选(注:补选的英文是by-election,把徐顺全的英文姓联合起来念,听起来会像福建话的某句脏话)——我的天,你可以想象吗?——铁定会让互联网乐翻天。也确实是如此。

言归正传,能再度回到这个选区的感觉很好。新加坡民主党曾在1991年参与过武吉巴督的竞选,并取得优越的成绩,拿下了将近48.2%的得票率。由于民主党当时的得票率逼近人民行动党,让武吉巴督岌岌可危,所以人民行动党在1997年的选举中把武吉巴督单选区纳入武吉知马集选区,之后又纳入了裕廊集选区。

过了将近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后,人民行动党认为武吉巴督已成为了他们的安全地带之后,便让武吉巴督恢复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惯性的政治把戏。每当单选区有机会落入在野党的手里时,它就会急速地改动选区划分。记得如切吗?当如切快落入工人党的囊中之物时,人民行动党便赶快把它划入马林百列集选区里。

现在人民行动党会说:“欸,这些年来,新加坡民主党怎么不见踪影?”看到吗?这就是人民行动党运作的方式。我们在武吉班让、荷兰—武吉知马、马西岭等地区一直努力地展开竞选活动,然后人民行动党就会突然在毫无迹象的情况下,根据它的喜好,在最后一分钟——整整20年后——把武吉巴督再度变成单选区。

这就是人民行动党爱耍的政治把戏。过后,又故意缭乱你的视线,问你:“哦,在野党在哪里?”

然后,就告诉你它的候选人穆仁理先生在武吉巴督活动了16年,却只字不提他是阿裕尼集选区2015大选的竞选团队成员之一。顺便在这里提一提,大多数我们所拜访过的选民不是没见过穆仁理,就是不知道穆仁理是谁。

即使如此,我们新加坡民主党不被过去牵绊,我们永不言败。我总是会说:“是的,我们可以的!”我们向前看,凭着没有什么能难得倒我们的精神迈向前。

因此,当我们知道武吉巴督又成为单选区后,我们马上宣布我们将到这里竞选。为什么?因为我们觉得这是我们的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新加坡民主党回来了。Kita suda balek kampong(马来语:我们回家了。) 阅读更多 »

难解的人口问题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5-10-8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5/10/08/难解的人口问题/

毋庸讳言,吸纳新移民必然会产生所谓的“融入”的问题,尤其是当新移民数量增加得太快太猛,让社会产生“消化不良”的矛盾;更需思考的,或许还是长远而言会否出现“鸠占鹊巢”的现象。2015年大选结果公布后,坊间就浮现所谓的“新公民因素”的影响。虽然经不起推敲,却反映了社会的某种焦虑。

在被李显龙总理称为“分水岭”的2011年大选之后,政府于2012年9月展开了约一年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全国性民意收集活动,全面检讨各项重大政策的民意基础。在对话会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政府却在2013年1月公布了《人口白皮书》,其中关于在2030年为690万人口做规划的说法,犹如一颗震撼弹,引爆了民意的激烈反应。约2000名公众在2013年2月16日冒着大雨,在芳林公园集会抗议,表达对白皮书的不满。虽然政府事后一再强调,690万并非实际政策目标,但民间的不安情绪似乎并没有完全消散,690万也不幸形成了某种刺激国人政治情绪和想象力的符号数字。

国会在芳林公园集会前一共花了五天时间审议白皮书,近70名议员参与了激烈的辩论。最后,在执政党议员动议修改白皮书,删去“人口政策”字眼,清楚写明2020年后的人口预测,是为了供土地资源和基础设施建设的规划作参考,并非人口增长目标,同时表明政府将在2020年对人口政策展开中期检讨,才在2月8日以77票赞成,13票反对及一票弃权的结果,在国会通过;八位包括执政党在内的议员,在这场记名投票中缺席。

商界在接下来的几年,无不切身感受到移民政策收紧的苦果,依赖人力的餐饮和零售业首当其冲,一些业者因为招聘不到足够的员工,被迫缩小营业规模甚至停业。然而,民间对移民政策的不满却没有完全消除。2011年12月15日地铁南北线大瘫痪,2015年7月7日南北和东西两大干线同时瘫痪,都被反对增加人口的一派,视为外来人口导致基础建设不胜负荷的佐证。尽管新医院加紧开工建设,投入服务,公共医疗资源供需是否失衡,仍然陷入被正反两派做“水杯半空/半满”的争辩。

意外的是,人口问题并没有在今年9月的全国大选中,对执政党造成太大的伤害。同选前网络与坊间不时传出的不满移民的怨言对比,移民问题并没有成为选举的主轴。尽管主要反对党工人党在群众大会上,不时会让个别候选人就此发表演说;另一个比较有组织的新加坡民主党,也提出了相对完整的人口替代政策,移民问题却似乎并非决定选民投票倾向的关键因素。反而,那些操作排外情绪的小党,得票率都不超过三成。结果,执政党全国总得票率非但没有继续上一届下滑的趋势,反而逆势回升,猛增了近10个百分点,人民行动党更从工人党手中,夺回在2013年补选中丢失的榜鹅东单选区。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