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社交媒体

为了这个字,新加坡全民生气!

with 3 comments

南洋视界       2017-7-12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7/12_12.html

7月11日,新加坡人全民生气,就因为一件事!

事情发生在7月10日深夜,社交媒体上出现一张“2017年讲华语运动推介仪式”的照片,其中推介仪式的标语牌却大出洋相。标语牌原意是“华文华语,听说读写,多用就可以”,结果“读”写成了亵渎的“渎”,让人大呼不可思议。

而且,照片上“渎”后面赫然在目的竟然是新加坡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

照片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新加坡社交媒体社群,人民感到震惊甚至愤怒。单是在《南洋视界》Facebook上,就涌入大量网友表达意见,几乎众口一词抨击主办单位。

可以这么说,在新加坡社媒社群中,这个“渎”字达到了刷屏的效果,这在新加坡实在是非常少见的现象。

根据推广华语理事会官网,该理事会是由新加坡的私人机构以及政府部门单位的代表所组成,并由新加坡国家文物局负责有关秘书处事项。政府背景相当明显。

一位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写道:“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尤其是来自‘讲华语运动’。”

众多网民用“丢脸”一词形容自己的感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2, 2017 at 10:43 上午

李家纷争真能私下和解吗?

leave a comment »

老伟随笔    2017-7-8
http://anchorvalecove.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8.html

在这样谁都不让步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达成和解的,说句不好听的,他们李家不过是在玩弄政治手腕,既不说出实情又不敢上法庭面对考验,只是把球踢来踢去,把国人当傻瓜罢了。

左起:李显龙、李玮玲、李显扬

日前,李显扬和李玮玲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欢迎哥哥李显龙总理在7月4日表明私下解决纷争的意愿,并表示只要他们和父亲的意愿不被攻击或扭曲,他们将停止在社交媒体上发布更多证据。看来,李家纷争似乎出现了转机,有望停火和解。

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围绕在李显龙身边的部长们,心想你们李家的家事儿无缘无故的把我们拖下水当打手,现在总算松了一口气,天下太平喽!副总理张志贤马上发表声明表示,与大多数国人一样,他欢迎这个正面的发展。希望大家能携手合作,把精力投入在让新加坡向前迈进的事务上。

然而,李家纷争真的能实现停火和解吗?我个人并不这么认为。首先,李家三兄妹都继承了父亲性格的遗传基因,即好胜、不妥协、不让步。李显扬和李玮玲的联合声明说穿了只不过是一种政治手腕,这是说给不明就里的国人听的,顺便把球丢给李显龙罢了,他们真有让步吗?没有!

李显扬和李玮玲在提出私下和解的同时分别在各自的Facebook专页上,就欧思礼路38号纷争,发布了一份长达七页的联合声明,声明中指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在国会表达看法。李显龙总理的政党基本上在国会里掌控大部分议席,议员根本无法有效地向总理提问。没有独立调查员搜集证据,没有同其他证人面谈,或发传票要求交出政府的记录。就如他们之前所指出的,国会并不是调查这类事件的合适平台。在国会上,很多议员都在重复李显龙总理对于李光耀遗嘱和对他们的攻击,这证明了,李显龙的下属受制于他,不能公正地就他们的上司做出判断。

李显扬和李玮玲也认为,在社交媒体进一步发布更多证据,只会模糊事实,并让政府机构面对为李总理找借口的压力,如果有真正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来查核证据,欢迎委员们来提问。他们也认为,无需再向目前的委员会做进一步的陈述,目前,只要他们和他们父亲的意愿不再被攻击或扭曲,他们会停止在社交媒体上提出更多证据,他们不希望看见新加坡卷入一场没完没了的公开争执。最终,政府和新加坡人民必须决定,是否以及要如何让李显龙对事件负责。

据说他们过后还附上条件,就是要求李显龙取消国会辩论、解散部长委员会,以及不回应他们的指控。哈哈哈!这样的声明这样的条件可能达成和解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9, 2017 at 2:21 下午

李玮玲李显扬7月6日联合声明全文

with 2 comments

李玮玲,李显扬     2017-7-6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report/singapore/38oxley/news/story20170706-776961

我们爱新加坡。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父亲用尽一生建设新加坡,为这个国家付出。我们希望新加坡获得最好的。要信守他的价值观,就要尊重他和他的精神遗产。

这封信为2017年6月14日以来发生的事件提供背景,并回应前几天国会上出现的一些说法。

背景

2015年4月12日,在我们父亲的遗嘱宣读当天,显龙与我们发生争执。他隔天要在国会上表明我们的父亲已改变主意,没有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必要。我们自然无法同意,因为那不是真的。他也因玮玲能毫不受约束地继续住在故居而生气。他向我们大喊,并威逼我们。这让我们走上不归路。他自此没有再与我们说话。

不久后,显龙写信告诉我们,他聘请了一名律师(黄鲁胜)处理,还问我们的律师是谁。这让我们目瞪口呆。我们是手足,一起讨论父亲的故居,却得各自聘请律师。不久后,显龙停止与我们直接沟通。在我们父亲逝世后的首个农历新年团圆饭,我们的哥哥邀请了所有亲戚,除了我们。

我们在过去两年尝试通过各种中间调解人与他对话。我们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声明不久后私下尝试和解,但却碰壁。因此,对于显龙在2017年7月4日声明表示希望和我们私下处理争执,我们欢迎。我们期待与他在没有律师或政府机构介入的情况下洽谈。

6月14日至今

在2017年6月14日发表的公开声明中,我们写道李显龙反对我们父亲李光耀拆除故居的意愿,滥用作为总理的权力,并且利用国家机关追求自己的个人目标。当时,一些新加坡人对这些指责表示怀疑——这些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新加坡?

自那以后,你们已见证所有三项指责的证据。李显龙称他回避参与,但却对由自己的部长组成的一个秘密委员会作广泛建议。他寻求挑战李光耀拆除欧思礼路38号故居的意愿,并且在宣誓声明中宣称李光耀在不知道内容的情况下执行遗嘱。显龙的公开声明与私人声明自相矛盾。显龙以总理的身份获取文件,并把它们用在自己的私人法律纠纷上。他滥用总理公署权力追求他的一己私欲。(我们也发表另一份文件简要总结至今的证据。)

在国会上,你已看到李总理和何晶曾有保存、翻新和搬进父亲故居以继承政治资本的意愿。李光耀签署翻新计划不意味着他接受故居应该被保存。显龙误导李光耀(与全家人)让他们认为故居必将列为国家古迹。(我们已出示多封电邮证明这点,这些电邮可在附上的总结中找到。)

有后备方案应对不代表一个人希望或接受某种情况发生。若有人说:“如果我的书本着火,请联络我的保险公司”,他并非因此接受书本应该被烧。

在此之上,你已看到国家机关急于协助李显龙的一幕。受严格管制的新加坡媒体不停地做出不客观的报道。部长们急于对事情“负责”,这些事情明显是在显龙指示下进行,目的就是不愿承认我们父亲的遗嘱。政府机构在三更半夜介入,为总理和何晶找借口。

李显龙是双面人。他在公共场合表现为一名行事光明磊落的儿子,寻求家中和谐。私底下,他用公权和他的下属暗中破坏李光耀的遗愿,攻击那些发声的人。 阅读更多 »

刘程强:李家事件模糊了公共和私人界限

with one comment

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国会议员/工人党秘书长)     2017-7-3
http://www.zaobao.com.sg/zvideos/news/story20170703-776087

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昨日(7月3日)在国会针对李显龙与弟妹的纠纷发言。以下是讲稿的中文翻译:

议长女士,今天我们需要在这里辩论建国总理后人的纠纷,这是让国会难过的一天。更让人难过的是,整个事情围绕着李光耀先生的遗嘱,而他的遗嘱中关于欧思礼路38号的部分是众所周知的。我要再次明确声明,工人党对这个令人遗憾事件的立场很简单,那就是工人党关心这个事情怎么影响我们的国家。

过去几周,工人党党员和议员对这场纠纷其他层面的意见与一般新加坡人一样多元。作为一个外人,我相信李家后人的积怨之深,远远超过因遗嘱中关于房子的命运产生的分歧,因为争论各方看来都不惜牺牲国家利益,把这个私人事件公诸于世。对此,我感受特别强烈。

整个事件最大的问题是总理在私人身份与公共身份之间,不断模糊界限,而李家兄妹与政府也一样。我们需要恢复公私之间的界限,把这条红线划得更明显。这起纠纷侵犯到公共领域的部分必须处理,让争端退回私人领域。我们必须这么做,才能更专注于处理更重要的国家议题。

这个事件让政府分心,分散了新加坡人的注意力,也让全世界模糊了焦点,同时破坏了新加坡的声誉。

公私不分,各方一再越界

议长女士,私人与公共身份的清楚区分,是良善治理重要的一环,也是新加坡坚定反腐立场的基石。很不幸,在这个事件上,我认为各方一再越界。起初是李显扬和李玮玲医生,他们不应该以一些家庭纠纷中不确定的证据,公开对总理发出粗暴的指控。这些指控看似算计过,目的是削弱总理的权威,这并不是建设性的政治。这是莽撞的行为,我看不出它哪里符合国家利益。

如果他们有详尽和确实的证据证明总理说谎和滥用职权、让他的妻子影响公务人员的任命,他们现在应该马上公诸于世,而不是不断在媒体上发动攻势。政府也有份参与这场口角战。总理和他们的一些内阁同僚在面簿上回应,甚至针对另一方的动机和人格进行还击,对整个事情没有帮助。政府在面对关于诚信的质疑时,应该树立榜样捍卫自己的尊严。不应该卷入面簿的混战中让全世界看热闹。内阁成员比任何人都应该克制,不对指控者进行人格与动机的攻击。政府应该马上停止这场公开争论。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4, 2017 at 10:51 上午

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leave a comment »

香港01/罗恩赐     2017-7-2
https://www.hk01.com/李家风波牵言论自由争议 青年对余澎杉看法值细味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两人在facebook展开连场游击战,发表种种大多新加坡人民不会也未曾敢于公开发表的言论,成为全球各地国际新闻的焦点。

争议的导火线是位于欧思礼路(Oxley Road)38号的李光耀故居。(网络图片)

阅读新加坡的主流媒体与报章,如最大英文报章《海峡时报》,你会觉得新加坡社会纯是一片太平盛世。在这个新闻与言论自由相对匮乏的国度,社交媒体却打开盛世的缺口,呈现不一样的新加坡面貌,近日的李氏家族纠纷正是最好的例子。就此,《香港01》记者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当地的公务员、媒体工作者、以及社运参与者,望能藉此更为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桩事件。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弟妹李显扬与李玮玲称其兄长设法保留李光耀故居,不但违背父亲意愿,更属滥权。

对于习惯活在“盛世”的新加坡人来说,这宗涉及当权者而罕有被公开谈论的家族纠纷实在令人震惊,部分人更为李显扬与李玮玲感到丢脸,认为他们令新加坡成为国际笑柄;另一些人则认为他们将权力制衡、言论自由等等新加坡人不敢触碰的议题放到台面。为更深入了解不同新加坡人怎样看待这件事,《香港01》记者书面访问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篇幅所限,3人的回复皆经剪辑。

《香港01》记者访问到3名新加坡青年,他们分别是硕士毕业后随即加入政府工作的阿男(化名)、主流媒体工作者陈莹纮(中)、以及社运参与者与自由新闻工作者韩俐颖(右)。(中、右相片由受访者提供)

Q1. 在李氏家族的纠纷中,李显扬明显利用facebook而不是主流媒体去发表自己与李玮玲的意见,而李玮玲早前也结束了她在《海峡时报》的专栏,声称编辑不容许她行使言论自由。李显扬的儿子李绳武亦在facebook表示新加坡的媒体被国家严重控制。你怎么看待他们的说法?

无关痛痒的家族私事

我觉得这是李家的私事,那么赤裸裸地被摆出来遭人唇舌固然让人感觉不好受,但总之不影响政府的运作,我觉得无大碍。再者,facebook 是美国的科技企业,新加坡政府是无法在facebook上消音的。李玮玲结束海峡时报的专栏应该是跟她之前抄袭他人文章有关。

公务员阿男

阅读更多 »

我为什么要发声

with 3 comments

李显扬    2017-7-2
https://www.facebook.com/LeeHsienYangSGP/posts/1908210799419020

自从关于我父母的欧思礼路家居事件曝光之后,我姐姐玮玲与我在没有其他途径的情况下,被迫利用社交媒体向新加坡人民说出真相。

我是前总理李光耀的小儿子,我哥哥是现任总理李显龙,姐姐是李玮玲医生。我不是一个政治家,也从来没有这个愿望。在这事件之前,我是一个从来没有在Facebook张贴的人,是个初学者。我既没有工作人员队伍,也没有团队支持我。希望大家体谅,我只不过是一个执行先父遗愿的人而已。

《为什么》

许多人问我跟玮玲为什会被迫把这事对全国的新加坡人公布?为什么公开成了国家的争议? 原因是我们被哥哥设立的一个秘密内阁委员会所逼迫。

在李光耀先生的家庭里长大是一个非常独特的经验。父亲影响力非凡,母亲是一个非常有原则,隐私的女性。从小,父母教导我们要廉洁,正义,是非分明。

父亲去世的时候,执行双亲对欧思礼路家居遗愿的问题就浮现。根据父亲的遗愿要执行欧思礼路家居的拆除。父亲深信新加坡需要注重前途,不是什么纪念碑。身为先父遗嘱执行人的我和姐姐玮玲抱着先父的期望和信任来完成他的遗愿。但是,我们的哥哥与大嫂强烈反对拆除父亲的故居。

我跟玮玲在执行父亲的遗嘱的过程,每一步都受到巨大的阻碍。哥哥不希望我们达成父亲的遗愿,甚至企图改写历史说先父要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哥哥显龙私下利用权力来保留欧思礼路的故居。为了私人目的,违背了先父的遗愿。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告诉自己:“这事件太庞大了,我不善于政治。不如顺其自然,这事不值得。何必惹来公众哗然,角色暗杀,甚至流亡的下场? ”但要做正确的事情,又谈何容易。

我只是一个凡人。但我会尽我所能,全力以赴来执行双亲对我的期望- 正直和守诚信的来完成先父委托于我的遗愿。父亲跟母亲要拆除欧思礼路家居的心愿是坚定不移的。为了达到双亲的心愿,身为儿女的我和玮玲别无选择,把这事件公开于所有新加坡人民。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 2017 at 5:55 下午

韩咏梅和黄鼠狼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44.html

综论韩咏梅的文章,“就是剩下立场,没有是非了。”
最后这段值得玩味,她说:“希望他的后人拿出智慧处理好这件事,过去一周那一连串深夜突袭,已经把一个父亲不需要让外人知道的一面公诸于世,将来大家都会懊悔的。”——莫非是在说李光耀晚期……

【韩咏梅】

韩咏梅的练习曲《令人难过的一周》,一方面要说李家纠纷微不足道,另一方面又承认影响深远,自我一直矛盾下去,让人读来兴味盎然。

她说:“我相信以他们(指李玮玲和李显扬)的智力和资历,这些动作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在坚定的意志底下做出的决定。/我们谁都不可能弄清楚别人家事,所以古人才有‘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样的说法……在我从事新闻工作这20年里,除了……没什么新闻让那么多新加坡人感到难过和关注,在联合早报面簿上许多网友点了‘愤怒’和‘难过’的表情符号,有个留言说,建国总理的遗愿是什么?不需要白纸黑字的遗嘱,全国人民都懂,就是“国家永远兴盛,国民团结一致”。这位网友希望这起事件别再公开闹下去,‘给国家留点颜面’。/新加坡人普遍把这件事当成一场悲剧,有报贩说这几天报纸买气很旺,但是这个钱他赚得心痛。我们每天在跟进报道,也一样难受。接踵而来的内容,看得心惊肉跳,三更半夜在面簿上发贴文,过了报纸截稿时间不处理又指‘媒体受管制’,网络上只好全天候即时跟进。一场家庭纠纷,有至于此吗?”——由此来证明:“新加坡人经历了震惊、难过,甚至是愤怒的一周。”

首先,在《早报网》留言的就代表全体新加坡人了吗?报纸好卖,难道不是新加坡人喜大普奔,细思恐极的反应吗?——皇帝心狠手辣,对自己的亲弟妹都下得了重手,更何况非亲非故的政敌!?嗯……过去的传闻果然被证实,今天总算亲眼得见。香港一名直播客就断言,这场纠纷,一开始李显龙就输了,因为要打倒姓李的,唯有另一个姓李的。

咏梅说:“把兄弟姐妹之间的纠纷放到社交媒体上公开讨论,这样的讨论不会让事情越辩越明,只会让家人感情越来越坏,无异于”大街上洗dirty laundry。“一个房子拆与不拆,在社会上还有没有共识的现在,这个问题有到亟需处理的程度吗?如果为了家庭内部的分歧,或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不和谐,就把问题提升到国家层次,甚至把国家的基本价值和体制也提出质疑,无疑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令人痛心。”

所以这是家事……然而,她又引述日本经济新闻的中野贵司:“随着李家私人争端的表面化,新加坡社会的动揺令人担心。在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认为外国人导致房地产价格暴涨、正在夺走就业岗位等不满十分强烈。此前,只要努力就能取得成功的价值观成为新加坡国策,如果这点发生动摇,国民不满可能加剧。”——是根导火线,所以是国事?

邻国《星洲日报》郑丁贤就分析得很好,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已然是个政治图腾,大有利用价值。“至于李显龙有没有搞个人崇拜,我认为,看看上次新加坡大选就好。执政党当时大打李光耀牌,简直是以李老爷子作为竞选旗帜,新加坡选民在缅怀感恩的浓郁情怀感召之下,纷纷把票投给了执政党,哦,应该说是投给了死去的李光耀。这种操作手法,至少在这一代还会有效,也还可以继续发挥。人们能怪总理和执政党吗?别傻了,他们是政治人物,也是政治动物,只要能多赢得选票,那就值得去做,何况,这也没有违法。”——可见李显龙游走于灰色地带,生怕别人忘了他是李光耀的儿子,而韩咏梅只是故作不懂罢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