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社交媒体

天黑请闭嘴:新加坡的附庸式“新闻自由”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8-5-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3115247

当局似乎预设了,新加坡现在的建国二代、三代、四代,会愿意如建国一代那样,对故障的地铁,或是日渐拥挤的城市等问题闭上他们的眼睛——相忍为国,然后享受“非关政治”的媒体娱乐。只不过,在新闻自由化的浪潮下,现在的新加坡,还是李光耀时代、那个乖乖闭嘴跟随政府的新加坡吗?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

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图/美联社

4月初,马来西亚率先全球通过禁止“假新闻”的法案,未来在知情情况下制造、散布“假新闻”者,最高可能面临6年有期徒刑,而在大马旁边的“狮城”新加坡,也如火如荼展开对于“假新闻”的打击。尽管这个岛屿国家从未停止对于新闻内容的审查,不过感谢川普炒热“假新闻”议题,星国政府现在多了一个能更加严管内容产业的托辞,对于这个新闻学者认为,网路媒体业本就不比马来西亚发达的国家来说,恐怕是雪上加霜。

“社会稳定”一向是新加坡治国的基本逻辑。今年1月,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脸书上指出“假新闻”对于社会秩序的危害,提及1969年马六甲就曾因谣言而造成数百人死亡的种族暴动;星国国会不久也通过决议,设立“线上蓄意假消息”的10人特选委员会来处理这个议题。

在3月22日的公听会中,特选委员会找来Google、Facebook等多家科技公司的代表出席,征询他们对于打击线上假消息的作法。Facebook 代表认为,新加坡已经有诸多法令限制“仇恨言论”、“毁谤”及“假新闻散布”,若再制订新的法律,可能会阻碍社群媒体平台透过自身机制来解决相关问题的现有渠道。

不过,比起接受Facebook代表的谏词,新加坡内务部长尚穆根却“老辣”地连结起当时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将场子变成星国阁员训斥Facebook亚太区高层米尔纳的法庭讯问,把资料外泄一事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模糊焦点,引发网友热议。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

Facebook个资外泄的“剑桥分析丑闻”,被星国政府拿来与无心管控假新闻混为一谈。图/美联社

接着在29日的公听会上,尚穆根再次杠上牛津大学的新加坡籍历史学者覃炳鑫。覃炳鑫指控,执政党人民行动党就是制造“假新闻”的元老——李光耀政府——于1960年代,打击异议分子的“冷藏行动”,透过制造“假新闻”,将政敌塑造为共产主义份子,打压言论自由、逮捕异议份子。随后,尚穆根为此与覃炳鑫展开长达6小时的马拉松式辩论,话题再度失焦。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莫怪社媒,垄断国家权力才是症结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陈华彪     译者:万章     2018-4-2
https://www.malaysiakini.com/letters/418071
英文原文:https://www.theonlinecitizen.com/2018/03/30/facing-up-to-the-ills-of-a-captured-state-not-the-social-media/

在过去六十年里,庞大数据被用来进行对选区边界的变更,从而破坏原本就脆弱的反对党做出的任何努力。有了政治控制的所有强大工具,还有被牵着鼻子走的媒体的唯命是从,目前根本就不需要利用如剑桥分析的服务。整个国家机关就如一个出类拔萃的剑桥分析。

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了题为《面对社交媒体的弊端》的社论。我不晓得这是不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例子。

当剑桥分析及其相关的公司攫取了数百万脸书用户个人资料的消息传开时,西方人感到被侵犯与愤怒。据报道,这些资料被利用来影响美国、英国和其他地区重要选举的结果。

这种愤慨不仅仅是因为个人资料被滥用来赚取利润。脸书出现前的几十年里,我们银行户口的详细资料已经被出卖给银行和信用卡公司来评定我们的财务信用。没人因此皱起眉头。同样的,公众也不会提出道德上的反对,我们甚至还同意让未来雇主从警方资料库中查询我们是否有犯罪前科。很少有人提出反对,即使有的话,通常也只是针对准确性,或因事过境迁而变成无关痛痒。人们默许这些违反隐私的行为是因为他们认为它是必要的。一旦发生差错时,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一些透明度和补救的程序可以遵循。

那么这一回是出了什么问题呢?脸书攫取我们的个人品味、生活方式和政治倾向的信息,是为了预测我们的投票意向吗?在脸书和剑桥分析攫取庞大数据之前,成熟的民主国家的政党是挨家挨户,以及在投票站外收集选民投选习性的数据。这些数据被仔细的收集起来以备下次选举中使用。至今政党仍然采用这种做法,这些数据也同样地被输入强大的电脑来辅助针对性的拉票活动。

这些担忧其实同脸书用户资料被商业机构利用无关。所有脸书的用户都被视为已经同意让脸书与第三方将他们的资料作为商业用途。从英国信息专员公署(ICO)的角度来看,关键问题是剑桥分析是否“非法攫取了数百万脸书用户的资料,并在政治活动期间用它来分析和瞄准选民”。因此,高等法庭颁发了搜查令,剑桥分析的办公室被高调搜索,公司也接受调查。要构成非法罪,数据的转手和使用必须是在没有得到用户的同意下进行,并且超出了允许使用的范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8, 2018 at 4:59 下午

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8-4-1

也有人认为:假新闻和真新闻之战其实是“零和游戏”,素素不知道这么说有何理据,但至少说明一个相生相克的实况:“假新闻有生存空间,是因为真新闻还有很多待挖掘空间。知情权和知情欲告诉我们,我们可以知道100%,可你老兄却只吝啬的透露了30%,其他的70%能被臆想,创造出无限种的版本和可能。”

星期六早晨很幸运地看到亚洲新闻台播出的60分钟“听证会摘录”,让素素有个身临其境的经验。看后赫然发现:亲眼所见和报纸写的有很大的差别,这里有两点总结:

1、几乎所有的供证者都同意网络假信息的危害性不容小觑。

2、几乎所有的供证者都不同意立法打假新闻,或者说质疑立法的有效性。最令人侧目的要算是官媒的供证,因为连他们也担心未蒙其利,先受其害。盖他们的职业天天都要跟各类信息打交道,然后又经他们的手传播出去,有了立法等于是天天游走在悬崖边缘,不知哪天会掉下去?

对于高台上的求证者和台下的供证者也有些观察,用素素习惯的语言这样表达:

1、高台上的求证者认为江湖是黑白分明的,不是名门正派就是魔教、邪派。高堂之上,只要用心求证,必能分辨谁忠谁奸,辟邪剑一出,天下臣服。

2、供证者认为江湖险恶,人心叵测;搞不好,我们还被你利用了。

再者,此次听证会也有个禁忌关键词,就是“打假新闻恐沦为打压异己”,没人敢在听证会内/外说/写出这个。即使覃炳鑫博士被“烤”6小时,也忍住不说。

最近,邻国也赶在大选前匆匆提呈《2018年反假新闻法案》,那里的中文报天天都有新闻工作者写评论,一致担忧“打假新闻恐沦为打压异己”。这里的新闻人却对于本地听证会吱声不出。好不容易看到韩咏梅的《一场关于“必要之恶”的听证会》,却让人觉得此妞的世界观怎可如此扭曲?“必要之恶”是很聪明的一种辨白,“恶”当然是不好,然而“必要之”(无论是治国还是建国)就可以卸去90%的原罪。

早前,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也说了:“网络和社交媒体让操控者可以即时和速效的发布假消息或扭曲意见,也让他们同时在不同对象身上使用不同的伎俩。这种做法可以达到多种目的,如改变或加强一个人或某个特定群体的看法,或是加深已存在的偏见或先入为主的看法,从而达到激化矛盾,加剧分化,引起对立,动摇信心,加深猜疑,破坏信誉等等目的。”——如果把“网络和社交媒体”换成“官媒”,他们不也一样能操控人心?实在有够蠢的。 阅读更多 »

如果不是“真新闻”太烂,“假新闻”怎能横行霸道?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3-23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323-1298

政府最终很可能通过法律途径来夺回网络“维稳”的管控权。什么鬼“剑桥分析”滥用面簿用户数据的行为被揭发,无疑是给政府送上一份大礼,让官方在敏感的言论自由和舆情管控问题上,有更充分的理由去推动立法。 必要的时候,就用法律逼迫社交媒体取下政府判断为不当的信息。

在昨天长达三小时的“拷问”中,尚穆根部长(左)和面簿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Simon Milner)激烈交锋。(海峡时报)

一家资料分析公司通过不正规渠道获得面簿用户大量的资料,竟然能够左右一场选举结果。这个消息连日来在多个国家掀起轩然大波,大家把矛头指向这家叫做“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政治咨询公司和社交媒体巨无霸面簿(Facebook)。

剑桥分析是在2014年滥用大约5000万个面簿用户的数据,以用户上网的习性为依据,精准地向他们投放政治广告,帮助好些国家的政治人物赢得选举,其中包括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

厉害。剑桥分析不应该叫自己做“分析”公司,它应该自诩为“史上最强攻心术广告公司”,造势能力比星球上任何一家党机器都强。

“剑桥分析”搞搞阵,面簿在2015年就知道了,却没有据实公布。东窗事发后,连日来被多国政府和网民骂翻天。就这么巧,新加坡这个时候正在举行网络假信息听证会,我们那位律师出身的尚穆根部长昨天就跟面簿的亚太区公共政策副总裁西蒙•米尔纳(Simon Milner)精彩过招。

在长达三小时的拷问中,尚部长几乎就把老外“烤”成沙爹了,那交锋热度令西蒙先生不得不直呼,“听听别人怎么说吧,咱俩需要休息一下”。西蒙先生口中的“别人”,就是一字排开、共同列席的推特、谷歌和亚洲互联网政策组织的代表。

面簿、谷歌和推特等科技公司代表出席网络假信息听证会。(Gov.sg)

剑桥盗取面簿用户数据引发的风波,可大可小。它散播的“假新闻”不再只是瞎传某个部长或某个明星死去那么简单,这种新闻虽然带有恶搞成分,但不足以持续煽动民众情绪。剑桥使用的伎俩显示,借助于高科技,网民的信息可以被用来发动“攻心战”,对准网民口味、挑起某种情绪甚至是仇恨,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更不要说冲击一个国家的选举了。

面簿用户信息外泄冲击选举 隐私问题成政治问题

个人隐私问题成了赤裸裸的政治问题,政治问题当然就要政治解决。接下来,由十人组成的新加坡国会特选委员会将做出什么措施建议呢?红蚂蚁和大家一样都等着看。

这几天,网络上好多人公开宣扬抵制面簿,什么“#deletefacebook”的运动一大堆。但这么做有效吗?全球信息现在基本上通过网络满天飞,还有多少人是每天准时打开电视机看新闻,一早起身吃早餐配一份报纸的?现在都是网!网!网!

如果不用面簿,那就改采WhatsApp或Twitter或Instagram等等社交媒体吧。那红蚂蚁就好奇了,面簿的用户信息可以被滥用,其他平台是建了一道特别厉害的铜墙铁壁吗?它们的用户信息就不会被滥用吗?即使防得了“剑桥分析”,谁能担保不会冒出什么“牛津分析”、“哈佛分析”、“斯坦福分析”?

媒体生态改变 社交媒体反成信息源头

要不然,就一切打回原形吧。大家都不要上网,不要玩社交媒体,快快恢复原始生活,尽可能摆脱手机和电脑,人人身体健康,寿比南山。但说的比做的容易啊。科技不断把我们的生活带向未来,我们获取信息的方式怎么可能回归传统?

红蚂蚁从平面媒体转向数码媒体谋生,几个月下来基本看到一个趋势:传统媒体有不少新闻是从网上摘取的,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或新闻网站先报了一个消息,然后全部网站一起报,接着几家报纸一起跟风,社交媒体几乎成了主要新闻来源。特别是那些很“立体”的新闻,如咖啡店两方人马瞪眼酿打架、妇女野蛮霸占停车位、车祸发生的那一瞬间,这些特别需要配上视频才有看头的新闻,网民在新闻现场第一时间录下视频后挂上面簿,其实是帮了媒体一个大忙。

3月16日,一名女子被指在购物商场停车场“抢占”一家五口等候的家庭停车位,遭对方质问时,还傲气“炫富”,直言“每个人都知道我有三辆车”。这则消息最先在社交媒体上传出,传统媒体之后再跟进。(互联网)

阅读全文»

财政要人知,网红来相助

with one comment

大腹豪     2018-1-24

聪明地做好事,当然被人赞;自作聪明地做好事,搞不好就会遭人弹。

最近财政部要为财政预算案收集公众的回馈意见,并提高人民对预算案的认识,于是花钱请了50余名俗称“网红”的社交媒体红人在自己的网上地盘发文,希望借他们的人气广泛地将讯息散播出去。

俗话说“没有任何创意是坏创意”,所以财政部敢于尝试也没错。但网红有千百种,这些被挑出来收钱执行任务的,多数不是小鲜肉就是辣妹族,平日关心的都是消费、保养、时尚,常分享的不过就是自拍、美食、露乳沟性感照。要让这些从来似乎都不关心时事,甚至还将“财政部”的英文写错的网红来告诉我们政府课题的重要性?难怪网民会感到“受侮辱”。

记得当年日本有一系列的电视广告,内容都是很潮的年轻人,如冲浪少年(滑板或冲浪?我不太记得了),每支广告里二人的聊天都由潮流巧妙地转移到日本的金融前景,以及他们对未来的期许,这才是高明的宣传嘛。

在社交媒体上,我们常会收到朋友发来的各类讯息,要求你为某活动点赞,或关注其亲朋好友的这个或那个;财政部的做法就如出一辙,该些网红也只是收钱办事,纯粹顺手发讯息而已。只是财政部预计覆盖面可达22万 5000个 的 Instagram 受众中,又有多少人是会真正关注与回应的?

只希望同样的策略不会重复使用在“讲华语运动”,让这些貌似不说华语的网红来告诉你:“大家要多多说 Mandarin 哟。”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4, 2018 at 10:41 上午

澄清假新闻酿成SMRT最严重的公关危机?

with one comment

张丽苹     2017-11-17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117-788

在面对民众的愤怒情绪时,既然要澄清假新闻,那就简洁专业地把事情说清楚就好。为什么要趁机高喊“这显然是假的!”,还用上了感叹号。这还不止,“增加一倍”的英文字还得全部用大写,这简直就是在面簿上“大声呐喊”,让人感觉SMRT在叫屈。这些都是危机公关的大忌。

SMRT总裁郭木财(正中)在视察裕廊地铁团队为员工打气。(SMRT面簿)

看来,这次恐怕连视察和辟谣都拯救不了SMRT总裁郭木财了。

本周三(15号)上午8时20分,SMRT地铁列车在裕群站上演了碰撞事故导致32名乘客受伤,不但使SMRT品牌形象受重创,也撞掉了无数乘客的信心与信任。事发后,蚁族族长就一直摇头叹气,不知道SMRT这回要搞什么公关大戏才能收尾。

36小时后,SMRT昨天深夜10点果真上演了一场“公关大戏”,先在面簿上发布了一则澄清假新闻的帖文,两小时候后(将近午夜)又发出郭总裁视察裕廊地铁团队为员工打气的面簿帖文。

相信SMRT怎样都没想到,如此正面的“公关大戏”不但无法平复民众的情绪,反而火上添油激起新一轮民愤。网民也不再客气,直接跑到SMRT面簿上留言高呼郭总裁快点请辞下台。通常会选在SMRT面簿留言的网民多是来为SMRT打气的。这是地铁发生一连串故障以来,网民群起在SMRT面簿上如此毫不掩饰的“泄愤”,怒火这回真的可以引起火患、唾液也能引发水灾了。

将危机公关掰成公关危机

原本是一个大好机会,可以发挥危机公关的作用让民众的情绪稳定下来,不料却被SMRT的公关搞砸,生生掰成了一场公关危机。凭良心讲,网民这回虽生气,还是比较理智的。

在碰撞事故发生后,网上充斥着各种流言、笑话段子、甚至是假消息和假新闻。这原本就是社交媒体在重大事件发生后的一种惯性反应,无可厚非。但SMRT的公关却偏偏看到了“曙光”,决定为一则指郭木财总裁胡乱裁退员工的假新闻辟谣。

SMRT在面簿上发出的帖文是这么写的:

你们当中有些人肯定看到这则关于SMRT的网上报告(请见截图)。

这显然是假的!如果职工人数减少幅度那么严重,SMRT怎么可能完成供电轨道(power rails)和18万8000个轨枕(sleepers)的更换工作?

相反的,在郭木财总裁上任后,负责照料轨道和轨道旁设备的夜班维修团队人员(Permanent Way,简称PWAY)几乎增加一倍。

夜班维修团队人员已从2010年12月31日的206人,增至今年9月30日的395人。

在同一时期,夜班职员也增加了65%,聘请了更多员工来负责维修南北线和东西线的地铁服务。

如果再加上那些在轨道上协助夜班职员的外部合约工人,那负责维修工作的员工人数就更多了。

帖文也同时附上假新闻的截图,其内容如下:

在SMRT前总裁苏碧华上任前,有三分之二的SMRT职员是夜班维修团队的一员,工作时间为晚上11时到隔天早上7时,他们大部分都是工程师和技术工人。

多数都拥有专业技术文凭,少数几人拥有大学文凭。

在苏碧华担任总裁后,在董事局建议下,她裁退了25%的夜班职员。这还不是最糟的,只是苦了夜班执勤人员,因为必须重新调配工作量,急务先行。

这还不是最糟的。

郭木财上任后就裁退了50%的夜班职员。

原本100%的夜班职员现在只剩35%的人数。

所以现在的问题非常棘手严重。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9, 2017 at 1:59 下午

你要免费新闻,还是愿意付费读高质量报道?

leave a comment »

卢凌之      2017-10-31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31-706

有志之士(无论抱着理想还是商业动机)看准了要做不靠政府不靠广告商、不偏颇任何一方的独立(中立)媒体,从读者出发,发出“草根的声音”。精明的读者一方面当然连连叫好,但问题是,光说不做,只给“精神上的鼓励”,不给点物质上的支持,你让那些记者编辑摄影设计师等等吃西北风养家糊口吗?

(谢静怡制图)

本地又一个时政网站倒了。

英文时政网站“The Middle Ground”(中间立场,简称TMG)宣布由于资金无法支撑采编团队长期运营,将在近期关闭。

由《海峡时报》前副总编辑默乐(Bertha Henson)设立的TMG,从成立伊始,就没有为了满足广告客户的点击率而主打花边新闻吸引读者眼球,反而是瞄准了严肃的时事和社会政治课题,主打新闻加工报道与深入分析。

TMG另一位负责人叶光荣在上周六半夜时分发布的博文《感谢,但我们实在走不下去》写道:“我们的抉择,意味着我们不会如其他平台那般,能吸引大批读者并享有很高的传阅率,而这些都是广告宣传的必须品。不幸的,一个扎实的新闻团队需要上万元的运作经费,TMG难以长期维持下去,除非偏离我们极为重视的核心价值。”

可以想象,要采访、要写分析稿、要修饰文字等各种环节,一篇高质量的文章肯定要耗掉不少工序、时间和金钱的,这些都是打造高质量时政网站的成本。一个好的时政网站没有“金库”做后盾,最后也只能是倒下。读着叶光荣的那篇文章,觉得很心酸,作为本地相当知名的独立媒体,TMG的文章常常在媒体人圈子中广泛传阅。但按叶光荣的说法,原来这个靠公众募捐而运营的网站只有200多名捐款者,每月筹得的资金仅约3000元,远远不够每月1万5000元的目标。

TMG的前世今生可谓“多灾多难”。网站的前身叫“Breakfast Network”,由默乐在2013年10月注册成立,结果隔月就接到媒发局的要求,要求在类别执照计划下注册,承诺不接受外国资金,以避免外国利益透过新加坡媒体控制或影响本地政治。默乐直接以注册后将面对诸多难处为由,选择关闭网站。

“今生”的TMG在满足监管机构的各种要求后在前年5月再次起跑,标榜“中立”立场(尽管很多人不这么认为),在报业控股出身的主笔默乐带领下,对准国会、政事等议题针砭时弊,还有对政治人物的专访,引起关注。谁知犀利过头玩出火,在一年后武吉巴督补选的前一天,刊登含有民意调查的文章而违反选举法,被警方严厉警告。

本地社会时事网站困难重重

唉,小红点上的独立媒体真的不容易混。能想起来的,光是在过去的两年,起码就有两家英文时政网站因无法筹足资金而宣布结束运作。一家叫Six-Six新闻,撑了不到一年;另一家是由前官委议员维斯瓦(Viswa Sadasivan)成立、主打视频的Inconvenient Questions。

《今日报》曾引述一项由新加坡政策研究所(Institute of Policy Studies)所作的研究称,直至今年8月,在大约240个于2015年大选前后设立的博客和社会政治网站中,多达35%已经处于荒废状态,也就是超过一年没有更新,主要原因是缺乏资金。

TMG宣布即将关闭的消息传出后,大家纷纷关心起其他那些仍坚守在网络前线的“难兄难弟”。本地时政网站中经营时间最长的“网络公民”(The Online Citizen)赶紧跳出来说自己募得的数额虽然没有TMG高,但仍会做下去。他们目前每月主要有两个收入来源,一是从众筹网站Patreon筹集的895美元(约1220新元),二是来自订阅读者的135元,合计约1355元,还不够支付一位全职记者的月薪。

谈钱伤感情,那么我们来谈谈内容吧。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孙婉婷博士去年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指出,随着人们接触新闻的方式更多元,再加上社交媒体会过滤掉转载率不高的信息,本地时政网站面对的竞争将更激烈。

她是这么说的:“读者不会忠于某个平台,而是会透过社交媒体获得讯息……这表示网站除了要提高内容素质,他们的内容也要让读者产生共鸣,以便达到更高的转载率。”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本地时政网站The Middle Ground 宣布关闭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 2017 at 4:0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