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社交媒体

韩咏梅和黄鼠狼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6-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44.html

综论韩咏梅的文章,“就是剩下立场,没有是非了。”
最后这段值得玩味,她说:“希望他的后人拿出智慧处理好这件事,过去一周那一连串深夜突袭,已经把一个父亲不需要让外人知道的一面公诸于世,将来大家都会懊悔的。”——莫非是在说李光耀晚期……

【韩咏梅】

韩咏梅的练习曲《令人难过的一周》,一方面要说李家纠纷微不足道,另一方面又承认影响深远,自我一直矛盾下去,让人读来兴味盎然。

她说:“我相信以他们(指李玮玲和李显扬)的智力和资历,这些动作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在坚定的意志底下做出的决定。/我们谁都不可能弄清楚别人家事,所以古人才有‘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样的说法……在我从事新闻工作这20年里,除了……没什么新闻让那么多新加坡人感到难过和关注,在联合早报面簿上许多网友点了‘愤怒’和‘难过’的表情符号,有个留言说,建国总理的遗愿是什么?不需要白纸黑字的遗嘱,全国人民都懂,就是“国家永远兴盛,国民团结一致”。这位网友希望这起事件别再公开闹下去,‘给国家留点颜面’。/新加坡人普遍把这件事当成一场悲剧,有报贩说这几天报纸买气很旺,但是这个钱他赚得心痛。我们每天在跟进报道,也一样难受。接踵而来的内容,看得心惊肉跳,三更半夜在面簿上发贴文,过了报纸截稿时间不处理又指‘媒体受管制’,网络上只好全天候即时跟进。一场家庭纠纷,有至于此吗?”——由此来证明:“新加坡人经历了震惊、难过,甚至是愤怒的一周。”

首先,在《早报网》留言的就代表全体新加坡人了吗?报纸好卖,难道不是新加坡人喜大普奔,细思恐极的反应吗?——皇帝心狠手辣,对自己的亲弟妹都下得了重手,更何况非亲非故的政敌!?嗯……过去的传闻果然被证实,今天总算亲眼得见。香港一名直播客就断言,这场纠纷,一开始李显龙就输了,因为要打倒姓李的,唯有另一个姓李的。

咏梅说:“把兄弟姐妹之间的纠纷放到社交媒体上公开讨论,这样的讨论不会让事情越辩越明,只会让家人感情越来越坏,无异于”大街上洗dirty laundry。“一个房子拆与不拆,在社会上还有没有共识的现在,这个问题有到亟需处理的程度吗?如果为了家庭内部的分歧,或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产生的不和谐,就把问题提升到国家层次,甚至把国家的基本价值和体制也提出质疑,无疑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令人痛心。”

所以这是家事……然而,她又引述日本经济新闻的中野贵司:“随着李家私人争端的表面化,新加坡社会的动揺令人担心。在经济增长放缓背景下,认为外国人导致房地产价格暴涨、正在夺走就业岗位等不满十分强烈。此前,只要努力就能取得成功的价值观成为新加坡国策,如果这点发生动摇,国民不满可能加剧。”——是根导火线,所以是国事?

邻国《星洲日报》郑丁贤就分析得很好,他认为欧思礼路38号已然是个政治图腾,大有利用价值。“至于李显龙有没有搞个人崇拜,我认为,看看上次新加坡大选就好。执政党当时大打李光耀牌,简直是以李老爷子作为竞选旗帜,新加坡选民在缅怀感恩的浓郁情怀感召之下,纷纷把票投给了执政党,哦,应该说是投给了死去的李光耀。这种操作手法,至少在这一代还会有效,也还可以继续发挥。人们能怪总理和执政党吗?别傻了,他们是政治人物,也是政治动物,只要能多赢得选票,那就值得去做,何况,这也没有违法。”——可见李显龙游走于灰色地带,生怕别人忘了他是李光耀的儿子,而韩咏梅只是故作不懂罢了。 阅读更多 »

理想国的困惑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6-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15.html

如今尚穆根一句“丧心病狂”拿成了令箭,借网民之名,大肆人肉搜索、揭老底,“如鲨嗜血,群起攻击……说仗义执言可以,说替天行道也罢,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如同炫富般在另一个平台上,主客易位,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

歹势!一开始就要岔开谈点其他的事。最近看韩剧有了一些感悟,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咱们不是常听高官说,是因为国民不够“饥饿”,所以午餐才会被别人抢去吃吗?这段话似乎有点儿道理,但是再仔细想想,这难道是高官们刻骨铭心的体会吗?……又好像不是。这些人要不是出生有点儿家世背景,又或者很会读书,被钦点为精英接班人重点培养,几时饿过肚子?看了韩剧才知道,这是他们选狗腿时的习惯;他们享受位高权重的淫威,让下面的人为了一个狗腿位子,抢得是头破血流,他们就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选“冠军”,久而久之,以为国民也应该是这样了。

最近有件奇案,话说有名前空少因为就一名交警的死在自己的面簿上极尽嘲讽的能事,竟然引起尚穆根严厉谴责为“丧心病狂”。当然,“丧心病狂”是句形容词,法律上不能入罪,要是换作另一个场景,道貌岸然大谈“包容、容忍”的时候,也许就可以轻轻放下。可是就在他出言不逊之后二日(六月四日),竟在Mustafa偷香水被捕,翌日就被控上法庭,表面罪状成立。此外,还得还押心理卫生学院评估精神状态。照说按无罪推定原则(presumption of innocence),负责任的正派报章不能未审先判,而两家晚报则凭律政部长的一句话做后盾——披上斗篷替天行道、仗义执言起来,借网民的名义数落他是“人坏心也贪”,是个缺德男。

说它“奇”也要话分两头。老娘在网上驰骋少说也有三四十年,对于一些“人来疯”——爱出风头——嘴贱的人物从来都是避之惟恐不及,因为“生气就中他计”。而报纸说“恶毒言论遭网民围攻”,或许就止于那一帖吧,怎么老娘都没在别处看到?部长谴责网上某帖“丧心病狂”也诚少见,动机可疑。连古代“大风吹倒了梧桐树”都允许“旁人论短长”,更何况这个互联网时代,难道部长要倒退到一言堂时代,OB markers处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6, 2017 at 9:26 下午

怎么解决装甲车问题?问问李光耀吧

with 41 comments

郑维      2017-1-10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MjkzMDc0MQ%3D%3D&mid=2247484460&idx=1&sn=e93fc14fab4a9e6921da052bb610bb38&chksm=9bab1ff6acdc96e01ffd24a9d779fcfca102a60adab670b1b7844a02d8ab317764d79af33e1d#rd

老郑曾粗学围棋。围棋的易学难精实在不是盖的,学了一个星期后觉得自己的思维能力要让棋力进阶到精深的程度,估计遥遥无期。于是就此罢手。

后来儿子学了一段时间的西洋棋,我也拿了点资料跟着走一点,发现这西洋棋真是和围棋天差地别,思路比起围棋来直观许多,攻伐凶狠。当然,精算棋子的战力是和围棋有异曲同工之处的。

我一直觉得要了解中国人的思维模式,稍微学点围棋挺有帮助。围棋里头的势、劫争、在吃对方子之前慢慢紧对方的气、全盘布局不着眼于一时一地之争等等等等,都是极佳的例子。

而在比较西化的新加坡,很多人已经习惯了西洋黑白棋的思维模式,直线斜线加黑白,在遇到围棋式的手法时,往往想得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好,现在大家去倒杯酒,咱们一起来看新中关系。

趁着酒劲,写一点醉话。

最近新中关系从新加坡承办习马会后的亲密状态急转直下。在南中国海岛礁的仲裁问题上,新加坡的表态并不为中国所喜,引来了中国媒体对新加坡的口诛笔伐,在社交媒体上痛斥新加坡的言论可谓是汗牛充栋。

之后,就发生了新加坡的装甲车在香港被扣的事件。事情发生后,新加坡外长维文说“不会让单独事件绑架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可事实是,两国关系急转直下,已经成为了事实。不少在华的新加坡商人朋友也曾对我吐苦水,说现在两国关系这样差,他们在中国也很难做。

装甲车事件比较吸引眼球,所以被谈到得最多。可是行内人看新中关系降至冰点的最大一个征兆,是一年一度的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 (JCBC) 在去年没有举行。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为什么联委会的会议这么重要?而这个委员会是中国和新加坡年度最高层的双边平台,来讨论加深和拓宽新加坡和中国的合作。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分别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高丽和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 阅读更多 »

中新双边合作联委会今年不举行 中国新加坡关系降至冰点

leave a comment »

南洋视界     2016-12-28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6/12/28_28.html

中国和新加坡的关系降至冰点,据悉,原定在本月初举行的年度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 (JCBC) 十三次会议,今年无望举行,这使得今年成为首个没有举行这个高级别委员会年度会议的年份。

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分别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和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

根据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网站的“政治往来”的目录,最新一次的中新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是在去年10月份在新加坡举行,当时张高丽飞往新加坡和张志贤一起主持了第十二次会议。

而新华社的新闻也显示,2014年10月,张高丽和张志贤共同在苏州主持了双边合作联委会第十一次会议。

2013年10月,中国和新加坡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第十次会议在新加坡举行,当时张高丽和张志贤共同主持了会议。

不过,今年已经来到12月28日,这次重要的会议却没有举行。

一位熟悉此事的人士受访时说,双边合作联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今年肯定无法举行了,初步定于明年五月举行。这位人士说,会议延后的原因不详。

中国和新加坡今年下半年以来关系紧张。11月下旬,新加坡的9辆装甲车从台湾运回新加坡途中,停靠香港时被香港海关扣押至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8, 2016 at 5:12 下午

《赤道上的极地 新加坡微民族志》读后感

leave a comment »

吴劲宪     2016-10-26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新-雙城記-赤道上的極地-新加坡微民族誌-讀後感/

上个月的台湾和香港,分别有两本讨论新加坡的书籍出版。邝健铭的《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新加坡的未来》,是以新加坡为主,加上了其他国家为辅,谈香港的启示录。这本书,我会稍后花一个篇幅来谈。

台湾方面则是正在香港大学执教,在新加坡待过两年教书时光的吴易叡撰写,《赤道上的极地 新加坡微民族志》(简称《赤》)。本书分四个部分,二十三个章回,通过观点、文化、现象和故事,来呈现我们所不知道的新加坡。

你们当中会问,这本书对香港有没有关联的》?答案是有。在《你好,芳林》章回,除了记载芳林公园在新加坡公民社会的公用之外,还描述了这个公园在2014年10月1日举行的《新加坡声援香港》的活动。当时的占领中环活动在进行当中的当儿,一位当时正在新加坡服兵役的原籍香港人,希望能够通过(小型)公民活动,来为港人发声。于是,他得到了一名在新加坡维护客工权益的JW (Jolovan Wham) 协助,办了那场活动。作者到了会场之后,没有点起蜡烛,没有与在场的人唱着《海阔天空》和《谁还未觉醒》两首歌曲。这就是近年发生在新加坡,和香江有关的公民运动。

承接以上的段落,这本《赤》可以说是以外籍华语知识份子,为过去两年的新加坡谱写了非官方历史,也是一本以人文的角度,来解套发生在狮城里的各种现象。比如港人在乎的言论自由,为何到了新加坡人的手中,不为余彭杉、鄞义林等辈的遭遇而发声。新加坡中学生疑似非礼女生被调查期间而跳楼,社会没有发出巨大的声浪,要求官方尽早公布调查经过的详情。新加坡人再面对搭地铁的乘客,于列车上和地铁站内吃喝然后丢垃圾,不会发出制止的声音。这些等等的社会常态,不会出现在旅游和谈论经济的书籍当中。如果是上了港媒体版面,多数会以夸张的形式出现,更不用说那些整天“唱衰”新加坡的“新加坡独立媒体”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6, 2016 at 8:03 下午

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with one comment

李佳佳(电视节目主持人、制片人,专栏作者)    2016-10-27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872#ccode=iosaction

虽然中国与新加坡关系降温,但集西方制衡制度和东方威权于一体的“新加坡模式”,对中国远未过时。

http-_i-ftimg-net_picture_4_000060264_piclink

自邓小平时代以来,新加坡成为全球唯一一个得到中国四代领导人首肯、表态需要学习的国家。其经济高度发达、政府清廉高效、环境葱郁整洁、民众温良礼让的治理奇迹几乎满足了中国朝野对于美好社会的全部想象。

然而最近一个月,由于南海问题导致的后续争议,中国与新加坡的双边关系降至二十多年少见的冰点。在民族主义情绪下,对于新加坡的指责乃至辱骂不断见诸官媒和网络,“弹丸小国”、“美帝走狗”等字眼频频出现,曾经备受热捧的“新加坡模式”似乎已经时移世易。

那么,“新加坡模式”过时了吗?

新加坡模式的前世今生

1978年11月,邓小平第一次访问新加坡,看到曾经认为是“南蛮”的地方发展得如此现代化而震撼不已。李光耀回忆,当时他曾对邓小平说:“我们大多数是中国南方没有土地的农民的后代,你们完全可以发展得更好。”在四天的访问结束后回国的第二个月,邓小平便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了改革开放。

尽管彼时便初初开启学习之门,但“新加坡模式”真正开始被中国朝野上下津津乐道却是1990年两国正式建交之后的事情。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将对于新加坡的称赞具体化:“经济秩序好、管得严,我们要借鉴他们的做法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由此开始,全国掀起了学习新加坡的热潮。1997年起,中国市长协会开始组织一些市长赴新加坡参加“中国市长高级研修班”。1998年,南洋理工大学开始专门设立以中文授课、招收中国学员为主的管理经济学硕士学位班,并在后来成为了度身定制课程培训中国官员的基地,逐渐有了“海外党校”之称。从2001年起,中组部和教育部也先后开始向新加坡选送学员。

被中国官方选定为学习对象长达二十余年热情不减,“新加坡模式”的核心被认为在于其治理模式证明了威权政治并不必然导致腐败,相反其严格和高效对于发展中国家可能还是一件好事。简而言之,在中国官方眼中,学习新加坡模式即为学习“现代化威权 (authoritarian modernity)”。其中最令他们感兴趣的三个基本元素在于:惩治腐败、增加政府专业性以及更好地回应民意。

为何中国政府将新加坡视为可学习的模板?

首先,新加坡所代表的“亚洲威权”统治所取得的成功展示了经济现代化和长期一党执政可以同时并存、相得益彰,并对于以政党竞争轮替为标志的西方自由民主的普世性提出了挑战。

其次,为了巩固其官方话语体系,新加坡政府和中国政府都严格控制着对于影响民众意识形态至关重要的机构:包括博物馆、教育体制,以及最为重要的——新闻媒体。 阅读更多 »

批评新加坡警察一文遭Facebook移除──所谓何事?

leave a comment »

作者:Mong Palatino     译者:So Wan Ting    校对:Fang-Ling Hsueh     2016-7-19
https://zhs.globalvoices.org/2016/07/19/14725/

Teo Soh Lung and Roy Ngerng, another activist who has been investigated for political activities. Photos from International Service for Human Rights and The Heart Truths (Roy's blog).

张素兰(Teo Soh Lung)(左)和另一名因参与政治活动而被调查的积极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照片来自人权国际服务中心及鄞义林的英文部落格The Heart Truths。

当新加坡警方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搜索政治活动人士及维权律师张素兰的公寓与电子设备时,她对此事件进行公开批评。她于Facebook发表文章描述有关2016年5月的事件,而她的律师亦把警方搜查公寓的影片上载到YouTube。贴文和影片在网络上广泛流传,轰动一时。

但是张素兰在Facebook上最新发表的贴文却面临另一命运:审查。张素兰指她谴责新加坡警方滥用权力的贴文(见下文)遭Facebook以“违反社群守则”为由而移除。

Teo Soh Lung received a notification that her post criticizing the Singapore police was removed on Facebook for violating community standards. Photo from the Facebook page of writer Kirsten Han

张素兰收到通知,指她在Facebook发表批评新加坡警方一文因违反社群守则而被移除。照片来自新加坡部落客韩俐颖 (Kirsten Han) 的Facebook专页。

张素兰及其社会运动同伴鄞义林在选举前一天因“发表数篇网路文章及贴文,而该举动相当于为选举进行宣传,在选民前往投票所前为选举中衍生的各种议题带来影响”而遭到警方调查。选举当天的竞选宣传活动也是被禁止的,但这些限制主要适用于网上新闻站台,而非个人。张素兰及鄞义林怀疑因他们曾积极参与政治活动而被有关当局盯上。

张素兰在一个社会政治网站Function 8的Facebook专页发表了一篇贴文,描述她在五月底跟警方接触的经历。她贴文的后半部如下所示(部分贴文已如上图所截录):

警方强行夺去我的财产,对我造成极度不便。他们挖掘我的资料数据;他们读了我所有的私人文件,也知道谁是我的朋友;他们侵犯我的隐私,他们犯了罪。我很生气,但我可以向谁求助呢?我们没有国家人权机构,但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与缅甸等我们认为较落后的邻国都有这样的机构。这就是我的新加坡,也就是你们的新加坡,我们是一个警察国家。新加坡人会因为鸡毛蒜皮的琐事感到愤怒,继而向警方控诉。但当警察犯错时,我们该向谁控诉呢?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