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社会主义阵线

国家如何对待学者?──从新加坡一场六小时的听证会说起

with one comment

魏月萍    2018-4-13
http://contemporary-review.com.my/2018/04/13/1-61/

新加坡政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日前举办公开听证会接受公民组织和个人建言,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事后引发百多位国际学者连署,抗议听证会的审问方式,学者的诚信和学术信誉受到政治人物审查,恐对学界形成“寒蝉效应”,冲击新加坡的学术自由。当听证会转变为公审会,原来为收集各专业领域意见、听取建言与多方意见的公共论说场域,却成为“伪学术法庭”。这已经和假新闻议题或反假新闻法的制定毫无关联,而是一场以国家为名,对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抗衡行动,同时也是一场捍卫政治行动合法性的保卫战。

(来源:Phuket News)

网络假新闻(online fake news)猖獗流窜,为制定反假新闻法,新加坡政府从2018年3月14日至29日举办为期八天、由十人特选委员会召开的“公开听证会”(public hearing,以下简称听证会),渉及六十多个组织和个人提呈建言,备受大众关注。但本有公民谘询和审议意义的听证会,却意外牵引出一场六小时被称为“律师对垒历史学者”的辩论。不过在看完六小时冗长的录影后,说辩论恐未甚贴切。在大多数以“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是还是不是”的主导口吻底下,律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K Shanmugam,下图左)和旅英历史学者覃炳鑫(Thum Ping Tjin,下图右)的一来一往,说得轻一点,仿佛是“论文答辩”现场,说得重一些,俨然是“伪学术法庭”。

覃炳鑫虽然是旅英历史学者,多年来在自己经营的广播电台,讲述有关新加坡的历史,以学术介入现实。他同时也是牛津大学东南亚研究项目的主要协调人,并和自由撰稿人韩俐颖、漫画家刘敬贤创办立足于东南亚新视野的英文评论媒体New Naratif(《新叙事》)。覃炳鑫在呈交给听证会的陈情书中,虽然提出扩展媒体通识课程(Media literacy programmes)、废除《报业与印刷法》(Newspaper and Printing Presses Act)等具体方案以制止假新闻的过度扩张,但他抛出的两个核心议题,却是“直剿蜂巢”:一、人民行动党和李光耀是假新闻的散播者;二、无论是1963年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其逮捕行动目的乃在政治利益,而非国家安全问题。

(来源:Phuket News)

以上两个核心问题实互相关联,这是因为无论是1963的冷藏行动或1987年的光谱行动,背后支持逮捕行动的合法性,乃在于认为当时一些左翼或地下组织,受到马共阴谋的唆使,试图进行不利于新加坡的政治活动。鉴于此,尚穆根和覃炳鑫“辩论”的核心便在于:在1950至1960年代期间,新加坡是否有共产主义阴谋的流布?其次,工会、华文中学、文化组织或左翼团体,是否受到共产主义阴谋论的影响,同时也是共产党统一战线(Communist United Front)的一部份?马共是否利用一些地下组织来宣传他们的理念,以及社会主义阵线(Barisan Socialist)是否被马共渗透等问题。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with one comment

韩俐颖(Kirsten Han),汤姆怀特(Tom White),覃炳鑫(Thum Ping Tjin)    2018-3-12
https://pnn.pts.org.tw/main/2018/03/12/新加坡前政治拘留者纪念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
英文原文:https://newnaratif.com/journalism/remembering-coldstore-singapores-former-detainees-speak/

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至今已经55年了。在这场大规模逮捕行动中,有超过110人被捕,当中包括活跃参与反对英殖民统治的人士、职工运动者、学生和党派人士。

逮捕行动以“反共”的名义,严重打击新加坡左翼反殖民运动,并摧残了当时的主要在野党——社会主义阵线(社阵当年在立法议会的51席位中占有13席。由时任总理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政府占有25席)。在行动中被捕的人士当中,有些从未经过司法程序,被扣押长达10余年之久。“冷藏行动”仍是新加坡史上最大一场逮捕和拘留行动。

在过去数十年,有关左翼分子的活动事迹,在新加坡官方叙述中大部分被遮掩或磨灭。根据2015年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1963年2月2日“冷藏行动”是最被新加坡人遗忘的历史事件。不过新加坡老左异仍然牢记着这段历史:每年的农历新年,“老左”都会举行团聚午餐会。对于他们而言,这个聚餐会是与战友相聚和回顾当年的场合。

今年 New Naratif 在新加坡“老左”的农历新年聚餐会上,借机采访了一些前政治拘留者,与他们进行了简短的采访并附上他们的照片。在访谈文章里我们同时并列了政治部,也就是当年“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Singapor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的档案资料评注。该会当时由7人组成:英国最高专员公署和2名高级的英国殖民地官员,包括李光耀在内的3名行动党政要,及马来亚联合邦内政安全部长,敦・伊斯迈尔医生 Tun Dr. Ismail。“新加坡内部安全理事会”就是负责政治逮捕行动和拘留的决策机构。New Naratif 提供的政治部解密资料取自英国国家档案馆

蔡炜伴

蔡炜伴被拘留时仅23岁,当年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会员。(Tom White)

他们要我签署文件“背弃”共产主义;他们说(政治部)如果拒签,就不会释放我。

我当时是新加坡书报印务业职工联合会的成员。我被监禁大约10年。我在不同的监狱里待过。其中包括樟宜监狱、女皇镇监狱、中央警署、樟宜明月湾中心(一所设在樟宜监狱内、专门关押政治犯的拘留所。现在已经关闭)。我并没有受虐待;但是,我被单独监禁了3个月。

英国档案资料

保密级别:涉嫌为共产主义份子

最先接触共产主义思想是在中正中学求学期间,后来是新加坡中学学生联合会的活跃分子。1956年新加坡中学联被封禁时,由于涉及学校的亲共活动而被开除。

于1959年第一次进入纺织工友联合会成为受薪秘书。或许是按照马来亚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指示,在1959年大选时,由于行动党领导层出现分裂,主张亲共工会领袖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与大选的推动者之一。但不知何故,虽然已经敲定一些候选人,不过终究没有提名参选。

1960年6月,他在亲共的泛星职工联合会担任更重要的职务:负责该工会《泛星报》刊物的出版工作,同时特别积极地训练工会干部,灌输共产主义理论。1961年11月,他担任新加坡书报印务 阅读更多 »

纪念林福寿医生

with 2 comments

伍依   2017-2-18

(本文为作者在《坚贞的人民英雄》导读会上的发言)

林医生身上闪烁的正是最璀璨的人性之光,他的精神是永恒的,他的精神境界是一切善良的热爱真理的人的精神家园。他代表了一段历史,而且还是一段复杂与辉煌共存的历史。

lim hock siew

林福寿医生

林福寿是一个医生,按一般人的观点,医生是一个高收入的职业。假如医术高明,可以名利双收;假如投入执政党阵营,或许就是部长。但是,林福寿医生的伟大,就在于他摈弃世俗,在中学时期,就开始阅读大量书籍,有了政治觉悟,萌生了社会主义思想,学会了热爱国家,热爱人民。在大学时期,积极投身社会主义活动,是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的发起人之一,是学生刊物的编委;大学毕业后,是人民行动党创党人之一,是新加坡社会主义阵线创党人之一,担任中央委员,党报主编。一个杰出的左翼领导人就此诞生,当时只有30岁。同年辞去政府医院工作,甩开铁饭碗,与同为左翼领导人的傅树介医生开办人民药房,实实在在地践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为什么林医生偏偏不能理解人对物质的需求,放着世俗之人认为有着光明前途的大道不走,却满怀热情地投入到反殖民主义统治的洪流中去?就因为林医生有一颗毫无利己之心,把人民的事业当作终身奋斗的目标。在殖民地社会中,完全没有奴颜媚骨,没有分毫私心,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我们今天纪念林福寿医生,就是要学习和继承他这种毫不利己,一心为人民的崇高精神。有了这种精神,就能追寻生命的意义,就能领悟人活着究竟为了什么,什么样的生命才有价值,怎样让生命的价值最大化。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5, 2017 at 11:06 下午

方水双,人民行动党的发起人之一,曾经叱咤风云

leave a comment »

林金兰    2007-8-2
http://www.sc.edu.my/jiaofeng/mix-detail.php?id=2067

fong-swee-suan

方水双年轻时的照片

方水双,一个当年叱咤风云的人物。他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发起人之一。在人民行动党上台执政初期,曾担任新加坡政府劳工律政部政治秘书。后因马新合并,与行动党中央意见分歧,和林清祥、李绍祖及林福寿等另组社会主义阵线。

1963年2月2日,在马新合并前夕,身在新加坡的方水双被内部安全委员会逮捕,并被驱逐到马来亚。他被人从新加坡带到吉隆坡警察总部,6个月过后,被关到麻坡的扣留营,一待便是4年6个月。

到了1967年,方水双在马来亚独立10周年时获得自由,他从此退出政坛从商。当时,他36岁。

岁月匆匆,转眼数十年后,方水双已是75岁的老者,其妻依然相伴在旁。他们的儿女多已成家立业,闲时弄孙是他们最快乐的事。

2002年,新加坡的《海峡时报》记者访问方水双以及其他早期活跃于新加坡政坛的人士,该报准备结合所收集的资料和访问出版成书。

描写五六十年代人民行动党、工潮,以及社政组织的书籍不少。方水双认为,大部份书籍比较着重官方的说法,是执政者的历史。

“他们认为我们是五六十年代人民行动党的发起人,报章和书籍较少提到我们这些人。有鉴于此,我便答应了《海峡时报》的访问。我要求他们列出纲要,他们列了。根据该纲要所提及的事件,我过后整理了一些资料,并接受访问。直到目前,《海峡时报》还在整理着有关书籍的资料,还未见出版。”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5, 2017 at 2:31 上午

前左翼政治人物方水双逝世 享年85岁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早报/谢燕燕      2017-2-4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singapore/story20170204-720948

前左翼政治人物和早期工运领袖方水双逝世,享年85岁。(档案照片)

前左翼政治人物和早期工运领袖方水双2月4日下午在家中逝世,享年85岁。他留下遗孀陈宝珍和三名子女。

方水双是上世纪50年代的工运领袖,也是人民行动党成立时的召集人之一,当过行动党首届中委。不过他后来因为政见不同离开行动党,并与林清祥等人组织社会主义阵线。

方水双的长子方永晋(48岁,漫画作者)告诉《联合早报》,父亲因年迈自然离世。虽然他之前曾多次进出医院,但家人还是没有料到他会突然辞世。

方永晋当天下午遛狗后回返家中时,发现父亲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便赶紧召救护车。民防人员在下午5时15分宣告方水双去世。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5, 2017 at 2:14 上午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的“新马分家”

with one comment

伍依   2016-10-22

事实非常清楚,李光耀完全知道脱离马来西亚的前因后果,却在回忆录中故作神秘,好像被吉隆坡政权踢出马来西亚是“突如其来”的,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受了委屈。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国力已日落西山,无力再保持庞大的殖民统治,必须采取紧缩政策,物色代理人,维持殖民利益。苏卡诺领导的印度尼西亚,民族主义高涨,冲击周边国家民族解放的要求。为了遏制这股凶猛的民族主义浪潮,“大马来西亚计划”就应运而生了。因此,“大马来西亚计划”被称为“新殖民主义”。

所谓“大马来西亚计划”是“英国为解决其北加里曼丹三邦(汶莱、砂拉越与沙巴)的非殖民化问题,以‘合而治之’的新殖民主义,让其代理人出面提出。1961年5月东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Putra Al-Haj ibni Almarhum Sultan Abdul Hamid Shah,简称‘东姑’)提出马来西亚计划”。(严秋霞《左派领袖林清祥与新加坡左派职工运动(1954-1963)》)

行动党分裂后,以林清祥为首的左翼力量组成社会主义阵线,给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政权沉重的打击。如果不借助吉隆坡政权,李光耀将很难保住政权。但是吉隆坡政权又因为民族结构问题,不愿意单独接纳新加坡,英国殖民部和吉隆坡政权才策划将英国殖民地的砂拉越和北婆罗洲以及汶莱纳入“大马来西亚计划”。“1961年1月16日,英共和联邦关系部及殖民地大臣邓肯•桑底斯莅马,在金马仑高原的岑氏别墅召开一项英、马、新非正式极峰会议。与会者有英驻马最高专员陶里、英驻新最高专员薛尔克、澳洲驻马最高专员克里芝利、纽西兰驻马最高专员班纳、印度驻马最高专员普拉、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和财政部长吴庆瑞、马来亚首相东姑与副首相拉萨和内长依斯迈医生。”这就是被称为“金马仑高原的密谋”的会议。(《马来亚劳工党斗争史》)

从英国解密的文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李光耀急于要并入马来西亚联邦,并不是基于新加坡人的福祉,而是为了解救行动党风雨飘摇的政权。李光耀与英国殖民部和吉隆坡政权密谋的是如何摧毁新加坡的反对力量,商谈的是什么时候采取逮捕行动较为恰当,由谁出面逮捕,要逮捕多少人,逮捕谁。

李光耀在回忆录的《后记》中说溜了嘴:“1963年,我们跟马来亚合并成马来西亚,解决了共产党人引起的问题。”

社阵领导人之一傅树介在《冷藏行动中被扣留》一文中,引用英国解密文件揭露了李光耀的图谋:

“李(光耀)很担心,大马来西亚和合并的主动提出,不应被看成是来自英国,因为这将使他更难在新加坡推行这计划。他想要先跟东姑达致协议,然后到伦敦访问,使这项计划看来好像是马来亚领袖主动提出的结果。”(CO: 1030/981, Tel. 312)

“李光耀渴望与马来亚联邦合并。这关系到他的政治前途。”(CO: 1030/981, R/042/14/61)

“他明确地投诉说他在一方面被英国,在另一方面被联邦当做傀儡……。我强迫他说出他究竟要的是什么。他说他要一项与联邦合作的清晰计划,以便他在10月底之前可以向选民阐明。之后他有意举行全民投票或大选……他谈到东姑时毫不客气。他对于那位王子打躬作揖已感到反倦。他不准备继续这么做……”(CO: 1030/1149第93页)

“三个星期之后,英联邦公关部的电报写道:‘李光耀……于1962年7月29日参加(伦敦)谈判……。他之前在5月间曾访问过伦敦。那时他向英国的部长们强调建立马来西亚的迫切性,因为他的党的政治处境不妙。他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在接下来几个月,保有马来亚——新加坡合并计划的有效支持。”(CO: 1030/103第181页1962年8月10日)

处于风雨飘摇境地的李光耀政权,捉住了“大马来西亚计划”这根救命稻草,积极响应,于是就有了所谓的“全民投票”。 阅读更多 »

“新加坡问题”促成“大马”计划的出台?――从解密档案看马来西亚的成立

leave a comment »

林恩河      2016-7-3
怡和世纪 2016年6月–9月号 总第29期

14652738206026-1-120

1961年5月27日东姑鸭都拉曼在雅达菲酒店演讲。Source: The Straits Times ©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imited.

马来西亚刚成立的时候,我正在上小学,收音机喊得价天响的口号是“马来西亚如同升起的太阳,谁也阻挡不了”。言犹在耳,新加坡竟然闹出走,竟然“被独立”了。

短暂的马来西亚的岁月,留在我脑海里的马来西亚的记忆,如今只剩下那个像光芒四射的太阳的国旗和显得有点浪漫又有点抒情的“Nagaraku”。当年我们以童稚的声音缓慢抒情地唱着“Negaraku”的时候,哪里会想到这首国歌所代表的马来西亚,它的成立是那么地充满政治算计和暗潮汹涌。

提到马来西亚成立的缘起,大家很自然地就会想起马来亚联合邦 (Federation of Malaya) 总理东姑阿都拉曼 (Tunku Abdul Rahman) 1961年5月27日在新加坡艾德菲酒店 (Adelphi Hotel) 那场所谓历史性的演讲,这是钦定的历史说辞,英国上议院在1963年7月26日寻求三读通过的“马来西亚法案”(Malaysia Bill) 的讨论中也是如此定调(注1)。

在这个由东南亚新闻工作者协会举办的午餐会演说中,东姑提出了“有必要拟定计划把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沙捞越 (Sarawak)、文莱 (Brunei)和北婆罗州 (North Borneo)联合起来,建立更紧密的政治和经济上的合作”,东姑还强调这个合作计划的目的就是“要遏制共产主义的影响,因为这会危害到本区域的安定”。

从表面上看,东姑的演讲像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相关地区的政党、人民和政治人物的反应。不过随着近年有关这方面的档案的解密,这种说法开始受到人们的挑战。

自治邦政府成立和王永元事件

让我们先回顾一下东姑发表“历史性”演讲前新加坡的政治局势:1959年5月新加坡举行第一届自治邦大选,人民行动党 (People’s Action Party) 以反殖和社会主义的政治诉求作为竞选纲领,击败了原首席部长林有福领军的新加坡人民联盟 (Singapore People’s Alliance) 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在51个立法议席民行动中得到43席。

虽然人民行动党以多数党的地位组成新加坡第一届自治邦的政府,不过在执政的初期表现不如预期,再加上面对党争和党内左右两股势力的角力,行动党的执政地位其实处在风雨飘摇的处境。

首先发难的是内阁要员国家发展部长王永元,他曾是新加坡首任市议会市长,自视有能力挑战作为自治邦总理的李光耀。1960年6月王永元通过自己所在的选区行动党芳林支部抛出所谓“十六条议决案”(16 Resolutions),要求实现党内民主和兑现释放全部政治犯的竞选承诺,并对新加坡的独立议程的进展缓慢表示不满。

由于得不到党内大部分人的支持,1960年7月27日王永元和支持他的两位行动党立法议员黄庭坚和宁甘 (S V Lingam) 一起被开除出党。1960年12月副总理杜进才在立法议会提出动议弹劾王永元“不诚实的行为”,王辞去芳林区立法议员职务,旋即在1961年4月举行的芳林补选中以高票击败行动党候选人易润堂。

王永元的胜利到底是个人的“卡里斯马”(charisma) 还是选民对时局的不满?相信两者兼而有之。王永元的压倒性胜利让人民行动党感到很难堪,特别是作为面对王永元直接挑战的李光耀,英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薛尔克 (Lord Selkirk) 事后这样评述这场补选:“政府(指行动党政府)最大的失败之处就是不能完全理解一个成功民主政府的机制,最显着的例子就是他们处理王永元事件的方式”。(注2)

除了面对王永元的挑战,党内左派也对当权派寻找借口试图阻止释放政治犯的举动逐渐不满,开始向行动党政府施予压力。面对四面楚歌的困境,以李光耀为首的当权派开始寻求脱困之计,“通过合并取得独立”(independent through merger) 应运而出成为杀手锏,让他们有了反击的武器。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