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种族主义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with 2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30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30/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上一篇写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在这篇文字里,勾绘出在新加坡这个多元文化社会里,感受到的冲击。

“在自己的国家里,却感觉像是个外国人。”

在电影试镜时,虽然他扮演的这个角色是位新加坡军人,使用的语言也是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在这个独有的框架下,他对剧本的理解是,使用本土语言和自然的本土口音,应该是自然不过的。但是,导演偏偏要他刻在表演时,刻意凸显印度人的特征(如使用较浓厚的印度口音,还有他“演得更像个印度人,更好笑一点”)。这激发了他的深层思考: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扭转口音(变得不真实)来取悦他人?取悦谁?为什么某些族群觉得某种夸张的、典型的印度口音很好笑?为什么一定要把少数民族刻意勾画成某种搞笑的典型?他的理解是,导演对“印度人”的认知是“对印度人的刻板印象”。

在网路纷扰之时,他写了这篇文字,提出一个根本问题:“在这个电影产业里,印度社群已经未能被充分代表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加深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制造定型观念)?”

这一篇写得较长,较深入。基本上,他对“种族定型”提出了质疑和挑战。他的重点是希望人们能够去认真探讨电影里对少数族群的定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0, 2017 at 4:37 下午

参赛者必须中文流利?新马“好声音”惹争议

leave a comment »

BBC中文网      2017-5-13
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39908931

“The Voice 决战好声”由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制作。

风靡全球的歌唱选秀节目“好声音”(The Voice)即将推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版本,但参赛者必须会唱中文歌,还要讲流利的中文普通话。这一要求引起了不小的争议。

本月初,新加坡MM2娱乐公司宣布,“The Voice”节目的新马版(中文名为“决战好声”)即将开始海选。

主办方在节目网站上说:“我们欢迎任何十六岁以上,通晓中文并能演唱中文歌曲的选手一起前来发掘自己无限的潜能。”

尽管主办方说非华裔也可以参加,但必须“能以流利的中文交谈并演绎中文歌曲”。

许多当地人认为,“决战好声”的中文要求实际上对非华裔的新加坡人和马来西亚人构成了歧视,也与这两国的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特性不符。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人口构成相当多元,除了华人以外,还有马来人、印度人等等。

尽管新加坡的华裔人口占多数,但该国最通用的语言是英语,华语、马来语和印度的泰米尔语也被列为官方语言。

在马来西亚,最普遍使用的语言是英语和马来语。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7, 2017 at 9:53 下午

当新加坡问题变成问题的新加坡——解密新加坡出走马来西亚

leave a comment »

林恩河    2016-12-18
怡和世纪 2016年10月–2017年1月号 总第30期

14749696969285_page156_image62

1965年新加坡的独立,既没有像一些从殖民地解脱而取得独立的国家一样,在国家象征的广场举行盛大的庆典来欢庆国家的独立,也没有国家领导人在广场发表激励人心的演讲,取而代之的是一场新加坡总理泪洒记者招待会的画面,让新加坡的独立日充满悲壮的色彩。

1965年8月9日上午10点正新加坡广播电台中断日常节目,出乎意料地插播了总理李光耀的“新加坡宣言”:“从1965年8月9日开始新加坡将永远是一个自主、民主和独立的国家。”这一宣告震惊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人民。

李光耀在当天下午一场历史性的记者招待会这么说:“即使在那个时刻,我还是不相信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但是当我和东姑单独会谈之后,……我才觉悟到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唯有他的想法才是解决之道,这就是我们必须离开马来西亚”。“每当想起我们签下这个让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的协议书的时候,这真是一个令人痛心的时刻”。“因为我的一生,你知道我在成年的整个时期都坚信合并和这两个地区的统一”。

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在独立日泪洒记者招待会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通过各种社会主体不断重复的叙述,这一经典画面成为新加坡的国家记忆的一部分,让人觉得在脱离马来西亚的问题上,新加坡扮演的是一个“受害人”的角色,“新加坡是被逐出马来西亚”、“新加坡是被迫独立的”,这样的历史叙述已经成为我们的民间记忆。

马来西亚原本就是为了解决“新加坡问题”而仓促拼凑的一场利益交换 (marriage of convenience) 的政治婚姻,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双方就磕磕碰碰争吵不已,最后落得只维持23个月便宣告破裂的下场。

新加坡是怎样从敲锣打鼓拥抱马来西亚,作了一百八十度转变到寻找退出马来西亚之路?

马来西亚:套在颈项的信天翁

李光耀在自传中曾把他的政治同路人比喻为不祥的“信天翁”:“这些亲共分子就像是套在我们颈项的信天翁 (albatross around our necks,英谚,意为不祥之物或灾难—作者注),我们必须很小心地摆脱他们,如果我们表现投机,利用完后便抛弃他们,我们将会失去讲华语群众的支持,合 并就是与他们分手最好的课题” 。无独有偶,1996年吴庆瑞接受新加坡学者Melanie Chew访问时透露了一个据他形容是“国家机密”的文件,这个文件被称为“信天翁文件” (Albatross File) 。这些文件有李光耀1965年初写给新加坡内阁部长的备忘录,内容是与马来西亚中央政府进行“宪制重组”谈判的一些个人意见和对策、李光耀委托吴庆瑞全权处理脱离马来西亚谈判的委托书,以及吴庆瑞与马来西亚副总理敦阿都拉查和内政部长敦依斯迈谈判的记录。在1980年的口述历史中,吴庆瑞强调“马来西亚就是套在我们颈项的信天翁”。从他们两人同样用“信天翁”来形容“亲共分子”和马来西亚,不难理解他们对这两者均有弃之则吉的心理。

14749696969285_page156_image64_cr

1971年吴庆瑞(左)与敦依斯迈(右)摄于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

随着“信天翁文件”的公开,一些学者在提到新加坡为什么脱离马来西亚的时候,开始提出“这是双方协商的结果”这种说法。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新见解,参与当年谈判的当事人之一敦伊斯迈在回忆录中就这么述及新加坡的脱离:“不管一般上怎么认为,新加坡的脱离马来西亚(其实)是双方的协议”;另一位当事人吴庆瑞在1966年接受访问时,也是这样清楚地表明。本文想从另一个角度去追溯从什么时候开始新加坡有脱离马来西亚的意图、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李光耀怎样设法导致东姑主动提出让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并同意在谈判桌上协议分家的原因。

李光耀当初积极推动马来西亚的成立有两大目的:其一就是消灭共产党的威胁,借此对付其政治对手,以改变行动党在政治上的劣势;其二就是在马来西亚的框架内与马来亚联合邦组成共同市场,并以马来亚联合邦作为新加坡工业生产的资源和销售的腹地,为新加坡经济寻找出路,他也是以这点作为合并的诉求,这两点我们可以从李光耀当年发表的电台广播12讲《为合并而斗争》中看出来。第一个目的,在执行“冷藏行动”大逮捕后基本已经实现,马来西亚成立五天后举行的大选,行动党的胜利进一步扭转了原先处于劣势的局面;第二个经济目的,在马来西亚成立前直到成立之后的几次谈判都未能达至协议。

早在1963年2月面对共同市场谈判的瓶颈,吴庆瑞为了打破僵局,寻求一些国外的专家给予协助,世界银行派了两位专家来新,其中一位就是法国人李奥纳德•里斯特 (Leonard Rist),他是世界银行主席罗伯特•麦纳马拉 (Robert McNamara) 的政治顾问。经过与新、马官员见面讨论后,李奥纳德提出一个折中的方案,就是由联合邦政府掌控开放共同市场的进程。吴庆瑞对这方案并不满意,问道如果共同市场计划不能顺利进行那怎么办,李奥纳德回答:“假如是这样,那就不是共同市场的危机,而是整个马来西亚的概念陷于危机”,吴庆瑞如此形容“他的深刻及预言式的评语触动了我”。吴庆瑞似乎那时候起已经对于马来西亚的概念开始抱持怀疑的态度。

1963年8月7日李光耀下乡访问时在甘榜石叻作了一段颇耐人寻味的演讲:“你们知道,我举个实例让你们看看,一个几乎很少生存机会的小国如何以巨大的决心挣扎求存这么长的时间。以色列处于地中海一小块土地上,几百万犹太人团结在一起决定一起战斗,他们被企图有朝一日把以色列变成阿拉伯一部分的2亿阿拉伯人所包围,但是因为犹太人的决心,这块土地被分割出来,可以这么说我们处于相同的情况” 。这次演讲是在马来西亚成立前的一个月,李光耀发表这样的看法到底是心血来潮,还是心中另有打算? 阅读更多 »

中马外交风波 马新隔空骂战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5年10月25日 第29卷 42期

狮城外交部巡回大使批评大马华人政治活动,大马在野党行动党领袖反击,三度隔空骂战。

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访吉隆坡唐人街及发表谈话引来大马外交部传召风波刚刚平息,新加坡外交部巡回大使比拉哈里却借此发表评论,引来大马在野党行动党领袖的呛声,两人三度隔空骂战,让人看到中国与新加坡对大马政局发展及大马华裔的处境持有不同立场与态度,也改变了部分把新加坡视为模范国的华裔的刻板印象与想法。

比拉哈里在新加坡《海峡时报》撰文,指黄在大马种族紧张非常时刻造访唐人街,是“弄巧成拙”。虽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为黄辩护,也强调中国保持不干涉的原则,可是之后又掀起一波是否该传召黄的争议。比拉哈里引述一名曾与中国合作过的大马退休外交官指出,若大马对此事坐视不理,将埋下先例的隐忧。

比拉哈里借题发挥指出,对于大马未来的改变,新加坡没法确保完全不受影响,因此必须做好准备,以能在第一时间里遏制大马的问题渲染至新加坡,并尽可能把双边无可避免的摩擦降至最低点,以捍卫国家的和平与稳定。比拉哈里的谈话也让人终于明白为何新加坡政府在净选盟大集会时采取强硬立场,禁止人们在新加坡集会支持净选盟。

比拉哈里更批评大马华人社群以为能改变以马来人主导的政治,因此投向反对党行动党,这么做只是“妄想”,因为大马马来人将通过各种方式捍卫主导权。比拉哈里的谈话引来大马在野党行动党宣传主任兼议员潘俭伟的反击,指其意见“自私”、“傲慢”。比拉哈里不甘示弱,在网上三度回应潘的指责,并形容潘的回应是一种“烦躁感的症状”,可能潜意识里也承认他们的希望最终是“徒劳无功的”。

比拉哈里的言论基本上反映出新加坡政府的外交思维,他们希望与狮城关系良好的大马现任纳吉政府能持续下去。对新加坡而言,大马巫统的种族主义并不可怕,前首相马哈迪朋党、反对党领袖安华或伊斯兰党势力抬头才是令人挂心的。马哈迪执政时期与新加坡闹得不可开交,两国关系陷入低潮,马哈迪也尽一切可能发展大马与狮城竞争。对新加坡而言,他是可怕的对手。狮城对安华及伊党的忧虑在于神权主义的兴起,安华浓厚的伊斯兰背景和操弄政治的手段,以及伊党执意建立伊斯兰国的斗争都是新加坡难以接受的。

新加坡观察的表象与实相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5-9-26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5146

表象是来自对实体外在现象之观察的体会,实相是实体的本来面目。表象是实相的局部,局部层次的深浅,体现实相整体的完缺。表象是认知一个真实现象的必须过程,因此,要了解一个现象的实质性,是有必要先从对表象的认知开始,之后,继续的往现象的深层次去追究与探索。

新加坡大选的结果引发了为数不少的评论,其中有一篇的论述,文字简洁,条理清楚,井然有序的分析了人民行动党政府的优越性。诚然,在与其他东亚与东南亚国家的对比之下,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表现确是令他人羡慕,然而,这一表象背后的真实现象是否确实是如此,那还是有待更进一步的去发掘与论证。

为此,不妨从一些对新加坡现象的典型式认知开始,尝试去看看繁华景象背后,较不为人知的另一些实情。

1、“执政人民行动党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赢得了选民的认同,彰显了国家凝聚力。”

国家凝聚力的先决条件是政治包容性,而包容性又是取决于政治参与性,比如,言论与结社的自由。诚然,新加坡宪法明文保障人民的言论与结社自由,但是,集会,既便是在官方指定的地点,也必须事先得到官方的书面批准。历史上,政府以行政手段欺凌与打压反对声音的真实事迹并不罕见。现实是,批评李光耀的言论是要以未申先判的囚禁精神病院为惩罚。

从竞选言论来看,内阁部长的攻击性言论只会增加社会对抗的分裂性。换言之,执政党的政治文化缺乏,或者说,完全没有包容性。事实是,李光耀早已经承认新加坡是一个四分五裂的社会,人民没有凝聚力,新加坡人缺乏国家观念。

2、“从领导执行力看,新加坡强人李光耀长久政绩卓越,获得了市民的信任,领导与民众互信,施政事半功倍。 ”

在新加坡,官方垄断了近乎所有的重要资源,比如,住房、教育、医疗等等公共性服务,于是乎,人为的制造了人民对政府的依赖性。高度依赖性的结果是人民无以更不敢反抗政府的索求;既便索求是如何的不理性。人民不敢反抗政府,不能等同人民信任政府;反抗与信任涉及的是人民享有之意愿自由的多寡程度。

施政事半功倍的关键是在一党专政,人民行动党政府可以随时任意的修宪与立法。在法律框架之下,政府可以无往不利,为所欲为。

举一个例子,在退出机制下,捐献人体器官涵盖全体人民,医院享有比病者家人优先处理器官的权力。如有必要,医院可以借助警方干预,强行摘取垂死病人的器官。

其实,只要看看竞选的主要议题,比如,公积金、公共服务、外劳等等的社会困境,应该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人民对政府的信任是何等程度。阅读全文»

媒体操作的建国论述

leave a comment »

廖佩雯    2015-8-9
http://www.nanyang.com/node/716563?tid=490

大马华人或许对种族和谐日称赞连连,的确,新加坡没有操弄种族主义,但很明显在操弄个人偶像崇拜,或更确切说,伟人膜拜,其结果都一样指向同一目的,巩固执政集团的政权。

新加坡今日举行建国五十周年的国庆大典。自小观看新加坡电视节目,受新加坡建国论述的熏陶已有数十年。记得有一年,由于电视台宣传国庆表演节目很成功,我在国庆日当天就守候在电视机旁,等待观看现场直播的盛大表演;有一年还因为错过期待很久的表演,而责怪父母太晚带我回家。

多年没有观看新加坡电视台,今年留在新山家乡,无论听电台和看电视,都是新加坡933和8频道,无时无刻都深切接收新国根据建国五十的主题,释放海量资讯的宣传节目和广告。

笔者观察近期新国电视节目,短短一小时的晚间八频道,看到戏剧《我们的家园》展现建国初期新加坡的怀旧之情,通过剧中主角柔性解说当时政府实施一些政策的原因。虽用戏剧表现,但像极了国家政策宣导广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5 at 12:18 上午

李光耀成功秘笈:只可非共非殖,绝不反共反殖

leave a comment »

郑赤琰    2015-3-26
http://www.master-insight.com/content/article/3658

在整个非共、非殖、非种族三大政治工程打拼的过程中,李的“狮胆狐心”的政治作为展现得淋漓尽致。 (亚新社图片)

记得我进入南洋大学的第一年,我所就读的政治学系的政治学会请来李光耀演讲,他刚好当上新加坡自治政府的总理,学生要他讲从政的心得。他在演讲中讲了一件事,叫我历经55年仍牢记于心……

马基雅维理的《君王》

他说:当我在政治上碰到棘手的困扰而在床上辗转难眠时,我便会在枕头下拿出一本书来看,很快便感到心安理得而入睡了。说罢,他要念政治学的学生一定要熟读马基雅维理(Machiavelli)的《君王》(The Prince)。接着他还说到这本书叫“君王”要有狮子般的威猛,同时也要有狐狸般的狡猾。后来到外国去深造政治学,才知道这本书早就在西方参政者崇奉为圭臬,研究这本书的著作可说是汗牛充栋。后来观察李光耀这一生的从政,确也是狮子与狐狸的写照。

打从他从英国学成回来参政的1950年代中开始,新加坡早已陷于政局一片动荡,战后不久首先发生了一件荷兰女孩战时与父母离散而被其马来保姆养大成人,而结了婚。被生母找到后,坚持要与养母厮守,生母通过法庭要回女儿,官判养母败诉,社会轰动,即时引爆马来群众同情养母养女,聚众抗议之余还爆发暴动。

这之前的1948年马共武装斗争,这年也把马来联盟计划(Malayan Union Scheme)改变,原先要将新加坡列入合并马来亚的计划改为另行独立建国,马共与左派政党都反对,为争取民族自决而在1946年成立的马来民族联盟组织(简称UMNO,巫统)也坚持不接纳新加坡,怕一旦马来亚联合邦接受了新加坡后华人人口会在联合邦超越巫人,独立建国后实行一人一票选举国会,对巫人不 利。反之,以华人为主的政党则怕自行独立会被孤立。一时之间,英国还未撤走,种族政见歧异已发生连串冲突,加上马共在森林打游击,其部队九成为华人,英国又全力增军打击马共,同时也鼓励华人组织了以商界为主流的政党马华公会。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