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种族歧视

新加坡人想象中的“印度人”:梁智强新电影爆出的种族争议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6-21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537706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

尽管星国政府长年植入多元种族政策,但最终仍抵不过华人是星国最大的主导群体之事实。或许《新兵正传4》的试镜风波,仅只是这个政策溃败的冰山一角而已。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以《小孩不笨》闻名台湾的新加坡导演梁智强,其最新作品《新兵正传4》日前被爆出,在遴选演员时出现“种族歧视”。在当事人于脸书上贴出亲身经历后,数日间引爆新加坡社会舆论。

5月27日,根据新加坡籍的印度裔演员巴尔加瓦(Shrey Bhargava)的指控,他试镜的角色,是一个使用“Singlish口语、有着新加坡腔的军人”,但却被试镜导演要求要表现得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a full blown Indian man)。巴尔加瓦不满地对试镜导演说“不是所有在新加坡的印度人都说得一口浓厚的印度腔”。他的不满却换来如此的回应:

但那就是我们想要的,而且要做得好笑一点。

巴尔加瓦在脸书上表示,过程中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是他的种族被简化成口音,并且只因为那样“比较好笑”。

电影中“象征少数”:当个彻头彻尾的印度人

根据《新4》张贴于5月20日的试镜公告,制作单位希望征选五个角色:两位一男一女的军官,皆要华人;三个阿兵哥,其中两个是华人(一个要求是帅哥),另一个印度人或马来人皆可。

电影公司的征选要求不难理解,新加坡的主流电影(基本上就是指梁智强的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token minorities)的问题。“象征少数”指的是电影中“刻意”呈现出来的“少数族群”,如少数种族、少数语言、性少数等等。这种刻意的呈现,能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也能达成几个目的,例如:让制片方免于被少数族群批评(不会被批评都用主流群体)、让电影能不带羞耻地去开少数族群的玩笑(因为是透过少数族群自己的嘴巴)。

《新4》试镜公告的要求,再次凸显了“象征少数”带来的问题:制片单位要的只是一个少数族群,至于是马来人或印度人,都不是重点;而且既然已经砸了钱聘请少数种族当演员,那么,要让这笔钱砸得更值得的话——这个人要好笑。

在《少数族群在新加坡电影中形象》一文中,作者Kenneth Tan 观察到,马来人在电影中常以“滑稽”、“前现代”(原始)、“超自然”(迷信)的形象出现,而印度人是“不可理喻”、“可怕的”,或者用来展现“漫画式的喜剧效果”。在梁智强执导的《钱不够用》中,家属冲到加护病房中找病危的华人老太太,掀开棉被,却出现一个满脸胡须的印度男子遗体。Kenneth批评,找错病床的举动对于电影叙事本身,没有明确的意义,印度胡渣男大体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荒谬的笑料。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

新加坡的主流电影一向有“象征少数”的问题,透过刻意呈现少数族群,让电影看起来更加“多元”。图非当事人。图/《新兵正传》剧照

阅读更多 »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with 3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31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31/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3)/

这两天我分享了新加坡网路的一场争辩,写下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和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

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写了一篇文字,反映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的演员的无奈,激起了社会对少数民族定型、文化认同、种族歧视之间的各种思考。

这是一场有关“种族歧视”的争辩,细心观察网民的各种言论,看到了不同的观点,价值鸿沟无法跨越。

很可惜的是,不少网民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1 - 演员(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的职责是敬业乐业,把角色演好就好了,使用夸张的印度口音根本不是刁难你,那是演员应有的本分。(何须想得那么复杂,产生那么多问题?你只是个无名小卒。既然意见那么多,那么干脆自制去拍自己的电影好了。)人家也没有逼你去演戏,是你自己要去演的,干嘛抱怨?当初你为什么不在现场抱怨,而是后来才写文章抱怨,你没出息!(哈哈哈!X&*@%¥YZ…)

2 - 这部戏是喜剧,嬉笑人生,根本不必介意。喜剧里的定型是常见的,对华人也有典型的、刻板的刻画,因此,不能认为饰演夸张的角色就代表种族歧视。

3 - 你在博出位,博宣传。你们印度人就这副德性。(哈哈哈!X&*@%¥YZ…)

4 - 难道,我们已经失去了自嘲的能力?我们是否过度敏感?

5 - 你 (Shrey Bhargava) 几年前也曾经在公开搞笑节目中,嘲弄阿拉伯人,用夸张的口音来表演。你言行不一致,表里不一,当初你就是在歧视他人,现在你却抱怨别人歧视你这个印度人,那么,你分明就是一名伪善者。(哈哈哈!X&*@%¥YZ…)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9, 2017 at 4:33 下午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with 2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30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30/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2)/

上一篇写了《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新加坡印度裔演员 Shrey Bhargava 在这篇文字里,勾绘出在新加坡这个多元文化社会里,感受到的冲击。

“在自己的国家里,却感觉像是个外国人。”

在电影试镜时,虽然他扮演的这个角色是位新加坡军人,使用的语言也是新加坡式英语(Singlish),在这个独有的框架下,他对剧本的理解是,使用本土语言和自然的本土口音,应该是自然不过的。但是,导演偏偏要他刻在表演时,刻意凸显印度人的特征(如使用较浓厚的印度口音,还有他“演得更像个印度人,更好笑一点”)。这激发了他的深层思考:为什么?为什么要我扭转口音(变得不真实)来取悦他人?取悦谁?为什么某些族群觉得某种夸张的、典型的印度口音很好笑?为什么一定要把少数民族刻意勾画成某种搞笑的典型?他的理解是,导演对“印度人”的认知是“对印度人的刻板印象”。

在网路纷扰之时,他写了这篇文字,提出一个根本问题:“在这个电影产业里,印度社群已经未能被充分代表了,为什么还要继续加深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制造定型观念)?”

这一篇写得较长,较深入。基本上,他对“种族定型”提出了质疑和挑战。他的重点是希望人们能够去认真探讨电影里对少数族群的定型。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0, 2017 at 4:37 下午

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with 2 comments

英国琐记    2017-5-29
https://yingguosuoji.com/2017/05/29/从“口音”谈种族歧视 (1)/

这两天,新加坡的社交媒体上,有个关于 “口音” 而延伸出来的话题,我追踪读了几篇,有些看法,想与大家分享。

事件背景大致如下:有位新加坡的印度裔演员(名 Shrey Bhargava),去参加了梁智强的新戏《新兵正传 4》(Ah Boys to Men 4) 的试镜。回来后,他在一篇短文里,发出了心声。

他写得很冷静,陈述了试镜时的一些要求(要求他使用更夸张、更具印度风味的口音,虽然戏里的角色是一位说本地话的新加坡军人),后来,他经过反省后,心有不安,觉得受到了委屈,于是写出了身为一名新加坡少数民族的演员的内心话。

他认为,在演戏里,加强对其他种族(如印度人)的刻板形象,来迎合某种族群的要求,这样的“幽默” 和 “笑料” 是有问题的,是应该检讨的。

搞笑,是谁在笑谁?也许,你会说,这不过是部喜剧,干嘛那么认真嘛?说这样的话的,大部分是华人。 Shrey 是印度裔,他的人生轨迹和我们不一样,他来自一个少数族群的文化,属于弱势文化,身处在其他的强势文化下,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一定经历过许多我们无法理解的事,也承受过各种歧视(例如,语言歧视)。

因此,他的心声,代表他个人的深刻感受,值得我们外人去感受和理解。

可是,网路上有许多人(尤其是华人),对他进行人身攻击,否定他的感受,认为他在做假宣传借以提高知名度。也有很多人认为,笑笑无妨,看戏干嘛那么认真呢?你干嘛那么轻易受伤呢?你不会演戏,你的演艺事业完蛋了种种。可是,我觉得,Shrey Bhargava 的文字,反映的是一个更深刻、更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多元社会里的种族歧视问题。

种族歧视(在个人、文化、社会结构各层面上)是个很复杂的问题。Shrey Bhargava 提出了一个现象,一个存在已久的现象,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位演员,他提出的问题也许会令一些人感到不舒服(“你竟敢说我们歧视你?” “你干嘛那么敏感?” “我们各种族和谐相处,你竟然挑拨种族情绪?”……),但是,这些问题刺激思考。如果你是一位成熟的读者,可以尝试从他的角度看问题,去理解他的出发点,去体会在强势文化下的少数民族的处境。 阅读更多 »

《新兵正传4》试镜被指种族歧视 林俊良出面表态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5-30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0529-lif-abtm/3727572.html

新加坡籍印度族演员称他在电影《新兵正传4》的试镜中受到种族歧视。(照片:Shrey Bhargava/Facebook、Maxi Lim/Facebook)

一名新加坡籍印度族演员日前参加本地导演梁智强的新电影《新兵正传4》的试镜,选角导演要求他以浓烈的印度口音诠释军人的角色,他事后在网上表示不满,认为自己在试镜中受到种族歧视。这则具争议性的贴文在短时间内盛传,《新兵正传》演员林俊良也出面表态。

该男演员Shrey Bhargava星期六(27日)在Facebook上叙述试镜的情况表示,他根据剧本,诠释一名说话带有新加坡人口音的军人后,选角导演要求他把角色诠释得“更像印度人”。

Shrey Bhargava说,他听了后便回应:“不是每个新加坡的印度人都会以强烈的印度口音说话。”

但选角导演表示,“这就是我们要的,就是要好笑。”

男子在贴文中写道:“所以他们要我以滑稽的方式呈现我的种族。我需要用我的口音,因为那是好笑的。这就是他们的电影想要的。新加坡电影的多元化,我想就是要根据种族定性扮演角色,因为多数种族觉得好笑。”

男子表示,原本想拒绝表演,但最后还是根据要求以“装出来的印度口音”表演。男子说:“我离开房间时感到十分反感。我国家的人,以我的肤色,和他们认为我应该有的口音评价我。我认识的多数印度族新加坡人,都没有以浓烈的印度口音说话。”

他也说,“我们不能继续纵容种族定性。我们应该意识到新加坡不是一个华族国家。电影应该停止种族定性,而是加强我们新加坡人的身份。” 阅读更多 »

从质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种族融合与多元文化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24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524

图片

由于历史的关系(新加坡建国起于华人与马来人的政治歧见),新加坡对于团结国内几个主要种族可说是不遗余力。待过新加坡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标语时时可见,含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大忌。

在2015年新加坡欢庆建国50周年的大会上,“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是主题曲之一,同时播出了一段影片,片中的受访者都是在双文化家庭下长大的人(例如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他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对不同文化的包容。

种族多元是新加坡与生俱来的特色。图/Tang Yan Song@Shutterstock

当我还住在新加坡时,常觉得这只是政府的宣传手法,占70%以上的华人仍是主导的族群,和乐融融的表象下藏着感受得到,却听不到的歧视。

直到我搬到美国。

美国在意各种族间的平等,但较少见到像新加坡政府大力宣传“One people, one nation”这样的状况。事实上,美国虽号称“大熔炉”,每个种族实则如“沙拉碗”各自过活。美国的文化、习惯与日常生活中,看不太出来是种族融合下的产物。

不少台湾朋友提过在美国的生活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平常上班在“美国(白人)”的世界,下班后则和同乡的朋友讲中文,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以前在台湾会做的事,仿佛并非身在异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7 at 7:11 下午

台星语言战争,那些新加坡的外来劳力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2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221643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空间与条件时,在这场“本地” vs. “外来”的战争中,语言就成了互相攻击的利器。图/美联社

前所未见,今年1月开始,新加坡保全公司“策安保安机构”(Certis Cisco)将来台招募拥有大学学位,以及基础英语沟通能力,年龄落在20至40岁的役毕人士;需求共120人,月薪2700新币(约6万台币)——这些人力,将成为新加坡的“辅助警察”(Auxiliary Police Officer, APO)。这是首次新加坡招募非星籍或马籍之外国人口作为警察人力,因此引发星国内部激烈讨论。

基于历史与地缘因素,Certis Cisco 旗下3500余名辅助警察中,除了新加坡本地人以外,有不少马来西亚籍人士,但这次指定招募台湾籍人力,却是第一次,因此格外引人注目。该公司在受访时,表示没有招募台湾以外的其它国家人才的打算,但为何特别向台湾征才,也没有回答。

新加坡长期面临人力短缺的困境,“辅助警察”协助正规警察执行诸如反恐任务、边境管制(含闸口的交通与人流管理)等重要安全检查工作,不仅是常态,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能填补警力空缺。但新加坡向来严禁外国人干预内政(比如集会管制),“辅助警察”的外国籍身分本也因此成为两难的争议。

然而这起招募台湾籍保全人士的争议,却是在一个很诡谲的氛围中发酵。

最近星台军事合作出现不少插曲:先有新加坡装甲车离台后在香港遭北京方面拦截,后又有新竹居民抗议要求星光部队撤出。而新加坡网上早已出现要求政府不要触怒两岸议题的言论氛围,加上星国近年就业市场紧缩,国内逐渐兴起排外主义,这次的海外人力招募似乎触怒敏感神经,让新加坡网友备感错愕,不满的情绪于是以某种论战出现,其中之一便是——质疑台人英语能力。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