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种族

老大说了算 有什么好不爽?

leave a comment »

兰陵生      2017-9-14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914-406

政府是经过白纸黑字,一人一票,堂堂正正,绝对民主地由全国有资格投票的选民选出来的国家老大。那政府老大推行的政策,你们干嘛不爽呢,当年你投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不爽呢?

老大说了算,这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本来就没有争议。(互联网)

老大说了算,这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本来就没有争议,如果老大说什么都不算,那还选一个老大出来干嘛?

诶,说的是新加坡近日来最热火的话题——保留制民选总统,全民还真的是不爽到一个极点,少见地在各大社论网站及社交媒体骂声一片,非常贯彻团结一致的精神。

政府是民选出来的国家老大

政府是经过白纸黑字,一人一票,堂堂正正,绝对民主地由全国有资格投票的选民选出来的国家老大。那政府老大推行的政策,你们干嘛不爽呢,当年你投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不爽呢?

其实啊,政治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知道。只要不太过分,不踩到民众的底线,基本上,新加坡国民还是很温和兼善解人意兼听懂说教的。这可不是说说而已哦,水费一次过上调30%,物价年年上涨,公积金修改到一个退休了也可能拿不到现金的地步,地铁坏到一个宣布了供电轨全数更换完毕却仍须等两年才可提升可靠性的程度,等等等,民众骂归骂,不满归不满,还是承受了下来,日子照常过。

但这此的保留制民选总统,为何掀起的怨气竟然是史无前例地汹涌澎湃呢?原因其实很简单,政府老大这次玩过火,设立了不容置疑的游戏规则,却又自己打破规则,不仅不理民间反对声音,还要民众接受政府的一番美意。哎哟,今时不同往日了咧,现在新媒体可以让民众随时随地说出心里话,足以形成一股舆论力量。民选总统资格要求太高

那民众到底在不爽什么呢

首先,民选总统的候选人资格,就已经问题多多。根据条例,候选人须担任过国会议长、大法官、部长、常任秘书的公职,非公务员则须担任公司资金达5亿的实权总裁,这个公务员与非公务员的资格,已经设立在一个非常不平等的天平上。

政府要求独立人士有掌管财务及决策的能力,所以将资格定在超高的5亿公司资金,但这一开始就把范围缩小到了几乎只有商人才有资格,而排除了其他领域专业人士问鼎总统的机会。即使是大律师,也得有家公司资金5亿的律师行,大医生也得是资金5亿的医疗集团总裁,才符合资格,更遑论学校校长、大学教授、工程师、艺术家等等。这样的总统候选人资格,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职业与身份方面的不平等待遇,甚至可说是歧视。阅读全文»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14, 2017 at 3:04 下午

摸蛤仔兼洗裤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9-10

“保留民选总统制”的提出,主要为掣肘陈清木,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为上一届总统选举,竟奏出“Tan! Tan! Tan! Tan!”的最强音(让陈庆炎赢得很没面子),所以除了提高门槛之外,还带多一条种族的尾巴,以确保什么意外都没有。素素常说民选总统制的确需要“时时勤拂拭”,不过最近对这个问题思考多了,竟觉得民选总统制完全有废除的必要,恢复指定总统制。

何惜薇的《非常时期的非常任命》主要就是丢烟雾弹,认为总理让陈川仁先丢官,后出任国会议长“必有深意”——“非常时期引发非常任命,无可厚非”。

其实,伊斯迈•卡森(Ismail Kassim,《海峡时报》前资深记者)说的才正确:“来临这场保留给马来人,或自称为马来人的人参选的民选总统选举,与促进多元种族意识根本毫无关系;反之,它只是为了让执政党保留一党独大。”

卡森的“it is all about preserving the dominance of the ruling party”——就如台湾人常说的“摸蛤仔兼洗裤,一兼二顾”,民选总统制已经成了行动党巩固政权的撒手锏。

且让我们看看李显龙如何玩弄哈莉玛和陈川仁这两颗棋子。先说陈川仁这一块:新加坡自2001年大选以来,国会议长这个职务都是由华族以外的族裔议员担任(老百姓差不多都要以为这是国会传统了),最先培养的阿都拉,等纳丹等太久,他老人家退休去也;然后要培养再诺,可惜天不从人愿,输去阿裕尼集选区,没弄成;柏默因为桃色纠纷,连议员都没得做,就桃之夭夭了;哈莉玛临危受命,还好凑够5年,才勉强过关。所以为什么是陈川仁呢?因为接下来不管哈莉玛有没有连任,至少有12年无需“保留制”,等到时候才来培养卒子,否则就会太明显。所以……为什么是陈川仁呢?因为陈川仁期中考不及格,议长成了下台阶,为领导核心找了个体面的退场机制。

“保留民选总统制”的提出,主要为掣肘陈清木,这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为上一届总统选举,竟奏出“Tan! Tan! Tan! Tan!”的最强音(让陈庆炎赢得很没面子),所以除了提高门槛之外,还带多一条种族的尾巴,以确保什么意外都没有。素素常说民选总统制的确需要“时时勤拂拭”,不过最近对这个问题思考多了,竟觉得民选总统制完全有废除的必要,恢复指定总统制,理由有六:

1、【初心最重要】初心,又称初发心,是个佛家术语。佛典说:“初发心的四十一种特征:一是心不杂一切之烦恼。二是心相续不贪异乘。三是心坚牢,一切外道无能胜者。四是心一切众魔不能破坏。五是心常能集善根。乃至四十是心护念,诸佛之神力故,四十一是心相续,三宝不断故”。民选总统的初心是要找个立场中立的无党派/私企人士来和执政党一同监管国家贮备金,这份初心可说是败得一塌糊涂。 阅读更多 »

国庆日遐想

leave a comment »

叶鹏飞     2017-8-25
https://yapphenghui.wordpress.com/2017/08/25/国庆日遐想/

对于种族、语言、宗教等核心身份认同的敏感度,既塑造了富有新加坡特色的各类社会管理政策和制度,也形成了人文意识和认知上的盲点;且受困于对这些原始情绪的畏惧而不敢突破,至今仍围绕着种族、语言、宗教的多元性打转,还没能万法归宗,凝聚有底蕴的共同身份认同。

《联合早报》交流站日前刊登一位在本地生活了20多年的新移民的来函,感叹今年的国庆气氛与往年大相径庭,因为直觉上今年居民自发在家悬挂国旗的人数最少。他猜测这现象是否与持续的经济不景气有关,或者与建国总理李光耀私宅的争议有关,还是国人越来越麻木,国家认同感越来越淡薄。

国庆期间在家悬挂国旗,不同人或许有不一样的想法,但如果因为日子不好过,或因为对公共课题不满而拒绝为之,一方面或许是缺乏与国家荣辱与共的真诚爱国情操;另一方面也可能反映了认知上的错误——党国不分,误把政府与国家等同起来,把对执政党的不满发泄在国家身上。李光耀生前曾坦率地表示:“人民行动党就是政府,政府就是人民行动党,对此我毫无歉意。”

《道德经》说“治大国若烹小鲜”,治理小国何尝不必如履薄冰?李光耀对于治理多元种族的新加坡的一些洞见,至今仍然颠扑不破,比如他形容种族、语言、宗教等核心身份认同元素,犹如地壳式的社会裂缝,处理不当容易导致国家撕裂。政府修宪设立总统保留选举制度所引发的争议,就印证了其洞察力。

如果国家诚如美国学者安德森所形容的,是个“想象的共同体”,只有52年浅短历史的新加坡,国人的想象无疑是相当贫乏的。每当被问到对家乡的具体思念时,除了家人、朋友,旅居国外的新加坡人,几乎都会不约而同地抛出“炒粿条、辣椒螃蟹”之类的“形而下”答案。政府在海外主办联系“侨民”活动时,免费的新加坡美食大概是最具号召力的手段。

所谓“疾风知劲草”,这种对共同身份认同的薄弱想象力,会不会在国家面对存亡挑战时,出现“大难来时各自飞”的窘境,恐怕没有人敢打包票。宽容地说,这也并非全然不情有可原,毕竟集体身份认同得建立在共同历史经验的基础上,而新加坡的历史还缺乏厚度。当然,政府也不断想方设法去除这个软肋,比如推动各类社会运动来培养集体认同感。这些年来安排全国小学五年级学生,分批出席年度的国庆庆典彩排,现场表达爱国心,就是具体的尝试。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6, 2017 at 1:33 下午

新加坡电影 自由的一线曙光?

leave a comment »

JILLSANDY    2017-8-11
http://www.metropop.com.hk/新加坡电影自由的一线曙光?

对于香港人认知的新加坡电影,应数2002年梁智强执导的《小孩不笨》。

2015年,前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离世,少年余澎杉因拍下“李光耀终于死了”短片被指涉嫌诋毁基督教及对李光耀作出冒犯言论被捕。新加坡对传媒监控严格不容置疑,然而余澎杉于2012年曾参演梁智强导演的新加坡电影《小孩不笨》,该电影讽刺新加坡教育问题。讽刺能放于电影,却不能存在于其他媒介,是否暗示电影是新加坡言论自由的一线曙光?

《小孩不笨》

宗教种族避之则吉

香港人认知的新加坡电影,应数2002年梁智强执导的《小孩不笨》。嘲讽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内容写实又搞笑,受了多年填鸭式教育的港人同样能在电影中得到共鸣。有“新加坡影业教父”之称的浸大电影学院副总监及首席讲师文树森指,新加坡政府其实不如外间所说的严谨︰

“新加坡地方细,人口少,却拥有多元宗教与种族,若文化融洽得不完善,国家很易分化,所以只要电视电影在创作上不触及宗教种族议题,在新加坡创作其实好自由。”

《小孩不笨》

曾出任新加坡电影发展局局长的文树森指,新加坡的电视电影以往出现歧视情况,坊间的反应比政府还大。例如2012年新加坡政府曾禁止独立电影《性•暴力•家庭价值》“Sex.Violence.FamilyValues”上画,原因是电影其中一个单元故事《色情咖喱》,华人演员以印裔对手的种族身分开玩笑,电影上映了数天后,被指侮辱印度人被禁。 阅读更多 »

潘朵拉的罐子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7-7-31

显龙大君很懂得“破罐破摔”的玩法,他就会祭出一个“万能匙委员会”——这次叫做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以示中立透明。按照他们的黑箱做法,即使要把哈莉玛定为爱斯基摩族应该也没问题。

显龙大君爱收集瓶瓶罐罐,最近拿出来把玩,却发现这些东西只有两个标签:一个是“潘朵拉”——“慌乱中,潘朵拉赶紧盖住盒子,结果盒内只剩希望没飞出去。”;一个是“can of worms”(一罐的虫子)——A situation of unforeseen problems(美俚:出现不可预见的问题的情况)。

【哈莉玛是西米狼?】

右边这张图,标题下得很温馨,要是换作哈莉玛是个反对党人物,大概标题会是这样:《哈莉玛是印度人还是马来人,请讲清楚说明白?》

老实说,种族课题根本就是潘朵拉的强项,搞不好会引起动乱。你要说父亲是印度人,自己就是印度人吗?莫愁也觉得太武断,因为这太不尊重母亲卵子的功劳了。尤其是新加坡有意建立一个国族的共同理念,异族通婚被认为是好事,如此大费周章来认证根正苗红,岂不是碍着地球转?

但是,新加坡作为一个世俗社会,确实不能免俗。好比说行动党的杰乐•大卫和维文医生,因为父亲是印度人,所以他们被“定义”为印度人;没因母亲是华人而被“定义”成华族,虽然杰乐好像会说华语,至于他们会不会说“印度话”,咦,那倒不是什么参考项。还有英兰妮和祖安清心都属此列,两个靓妞只是会讲广东话的少数族裔,所以显龙大君……套句市井人语,大概就是“拿L 敲头”了。

无巧不成书,最近邻国也因这个“身份”问题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他们的副首相阿末扎希日前在巫统某区部代表大会闭幕仪式上,更公开出示马哈迪身份证副本,表示马哈迪的原名,其实是“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是印度人Kutty的儿子,并且当场念出马哈迪的身份证号码。他说,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却利用马来人的身份,当了22年首相,在利用完了之后,马哈迪就开始背弃巫统。

而首相纳吉于7月18日在吉隆坡出席印裔穆斯林开斋节晚宴时,接纳主办当局印裔穆斯林联合会(Permin)主席达祖丁的建议,同意将印裔穆斯林列入土著,或通过行政手段或在宪报公布,以满足该社群一向来所争取的。换句话说,政府将承认有“印裔穆斯林”这个族群的存在,是和巫裔穆斯林有区别的。这就让莫愁想到,过去为什么我们一直假设哈莉玛是马来人呢?因为无论出席任何场合,她都以戴头巾示人,因此我们就以为她是马来人。其实她戴头巾乃是来自信仰——伊斯兰,所以真正的身份是“印裔穆斯林”,乃冯京马凉之误也。 阅读更多 »

民族总统撼动新加坡国家根基

with 2 comments

新加坡文献馆       2017-7-22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981

总的来看,马来总统是为了继续当权者的政治利益,除了让既得利益集团获得巨大金钱好处,尤其是总统在任期间的千万元金钱收入,社会上的普罗大众,必将为即将到来的社会败坏付出不菲的社会代价。

李显龙为了确保政权完整性而力推执行2017年马来总统选举,是饮鸩止渴的不明智政治决策,势必让整体新加坡人民付出惨重的社会代价。首先,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其次,司法制度政治化,挑战新加坡司法独立的民主根本。其三,高薪养奴政策加剧制度僵化,让社会成本变本加厉。

一、民族总统颠覆新加坡国家信约。

新加坡国家信约:我们是新加坡公民,誓愿不分种族、言语、宗教,团结一致,建设公正平等的民主社会,并为实现国家之幸福、繁荣与进步,共同努力。

国家信约的根本宗旨,是要通过不分种族、言语、宗教,来团结一个缺乏共同历史人文记忆的移民社会,共同构建一个整体的,一个国民、一个新加坡,之国民意识。在此处,构建社会凝聚力是新加坡国家信约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

彼此不分种族的真实意义,正是在于排除以各别种族价值观,作为判断是非黑白的人文标准。

在一个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共同意识下,社会不再有牺牲少数服从多数,或者说,牺牲多数服从少数的社会政治现象。这是构建一个同舟共济,和睦共处,四海之内皆兄弟;一个理想的,新加坡多元种族文明社会。

一个民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是一个包容性,而不是排他性的社会。因此,硬性规定何族可以,何族不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是实质性的在分裂一个种族不分彼此的社会架构。

从这一个基本的建国准绳来看,新加坡宪法规定的国家总统作为共和国象征,必须跨越政党,超越种族。因此,新加坡总统是一个新加坡共和国全体人民,不分种族、言语、宗教的总统。明显的,新加坡总统绝对不是个别马来,印度,华人,欧亚种族的总统。事实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求有不同的马来人总统,印度人总统,华人总统,欧亚人总统,来分别代表各个民族意识?这不仅仅是画蛇添足,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破坏了民族和睦共处的社会根本。阅读全文»

总统选举保留制:候选人是否具“马来特性”成焦点

with 3 comments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7-16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70716-sg-presidential-election/3769364.html

跨国海事与岸外服务公司波旁海事(Bournbon Offshore)亚太区主席法立(Farid Khan)正式宣布,有意参加来届保留给马来族候选人的总统选举。(照片:Monica Kotwani)

本届总统选举将保留给马来社群参选,而候选人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在近几个星期成为热门话题。

政治分析家:选民不应该过于重视候选人的种族身份

《今日报》报道,虽然这个话题引起热议,但一些马来社群领袖认为,新加坡是个多元宗族和多元文化的社会,选举宗旨的定义应该是具包容性、而不是狭义的。

前议员欧思曼(Othman Haron Eusofe)表示:“如果那个人并不是百分之百的马来人,但有融入马来文化、与(马来)社群交流等,那他应该算是个马来族吗?还是你说不是,然后进一步划分这个社群?”

政治分析家也认为,虽然来届民选总统将只保留给马来社群人士参选,但选民不应该过于专注候选人的种族身份。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讲师Eugene Tan说,这么做会“减损总统选举存在的意义,以及当选总统作为我们多种族主义的象征。

62岁的波旁海事(Bourbon Offshore)公司亚太区执行主席法立(Farid Khan),上个星期宣布有意竞选总统。而第二房地产集团(Second Chance Properties)67岁的创办人兼总裁沙里马里肯(Mohd Salleh Marican)早前也同样表示有意愿参选。

法立因身份证上注明巴基斯坦裔身份,在记者会上被质疑是否具有“足够马来特性”;而有印度血统的沙里马里肯也因马来语不流利,而遭受批评。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