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移民

新加坡的新问题

leave a comment »

金融时报/吉万•瓦萨加尔    译者:何黎    2017-7-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3374

在第一家族围绕李光耀故居发生纠纷之际,借助自由贸易发展起来的新加坡担心,在全球化倒退时代如何保持繁荣?

对于那些批评李光耀(Lee Kuan Yew)手下的部长们享受丰厚薪资的人,领导新加坡从资源匮乏的热带港口转变为亚洲最富裕国家之一的政治人物有一套很简单的反驳措辞。

“你知道,解决这一切讨论的药方是一剂无能政府,”新加坡的开国之父在2007年评论称,“你得到那个替代选择,你就永远无法再让新加坡恢复元气了:已经散架的烂摊子不可能复原。”此言反映出他对标准会下滑的担忧。

在他去世两年后的今天,他的子女之间爆发的争执,突显了这座他一手塑造的闪闪发光的城市国家出现的断层。在这场让新加坡人关注的公开争吵中,李光耀之子、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被弟弟李显扬(Lee Hsien Yang)和妹妹李玮玲(Lee Wei Ling)指责没有尊重父亲的遗愿,并抱有栽培自己儿子的政治野心。

这场纠纷令人关注新加坡的权力小圈子,在这里,国家事务与一个家族的事务纠缠在一起。在这个以精英统治为自豪的国家,李光耀的儿子只是第三任总理,而他的儿媳何晶(Ho Ching)掌管着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Temasek)。

李氏家族上演宫斗剧之际,新加坡正遭遇信任危机。自1965年出人意料地独立以来,新加坡实现了巨额财富,其方法就是利用具有战略重要性的地理位置、专注利基产业以及定位于一个中立和高效率枢纽,连接亚洲和世界其它地区。

不过,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的时代,新加坡担心,如果全球化开始倒退,在贸易自由开放时代蓬勃发展的一个小国将如何保持繁荣?同时该国领导层担心,面对日益富裕和自信的中国的竞争,新加坡的优势正慢慢消失。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我们放弃自由后取得更多经济增长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区伟鹏    译者:新国志    2017-1-8
原文:https://yawningbread.wordpress.com/2017/01/08/did-we-get-more-economic-growth-by-giving-up-our-freedoms/

如果我们看看新加坡的经济表现,在过去九年它并没有“突飞猛进”。尽管台湾和韩国发生民主动荡、示威、罢工、总统遭弹劾和监禁,但我们的表现并不明显优于它们。我们看起来比它们好,是因为我们一直通过移民增加人口,而伴随而来的是社会压力。

pic_201701_05

“新加坡经济表现超出预期”,《海峡时报》于2017年1月5日报道。“根据贸易和工业部的预测估计,”据说“2016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8%,2016年全年的增长率为1.8%……”

在未质问之前的预测从何而来的情况下,报章写道:“去年的增长远远高于贸工部早前公布的1.0%至1.5%的预测。”我不得不怀疑,该部很早之前就以降低人们的预期来为最新的宣布作铺垫。他们年复一年这样做,已经是老套了。

一二十年前,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8%会被认为是可怕的。当然,这样的回顾比较是不受欢迎的。同样的,指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的增长率也是不受欢迎的,在经济大衰退时期,我们的经济滑落了0.6%。如今,1.8%会被视为值得庆祝的(“表现优异”),并进一步证明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能力。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我们应该看看,同我们的贸易邻国,特别是那些收入和技术水平大致相同的国家比较,新加坡表现如何。然而,目前为时尚早,因为其他国家可能还没有公布其2016年的估计。

九年的GDP数据

作为替代,我决定观察长期数据。从世界银行的网站,我获得了下表的数字(台湾除外,有关数字来自台湾政府统计网站)。

pic_201701_03_480w

这些国家按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组。传统的观点是,较不发达国家更容易实现较高的GDP增长率——尽管我不知道这一信念的理论基础有多坚实——因此在比较分析中,我们将采用这种方式分组。

在我们离开上表之前,我想请你注意九年期间GDP复合增长(右二栏)。新加坡与同一收入阶层的其他经济体相比,表现特出(复合增长54.4%),虽然同较贫穷国家相比差别不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7 at 4:52 下午

讲真,我一直觉得“融入”是个伪命题

with 12 comments

柳三姐    2017-3-8
http://mp.weixin.qq.com/s/qLmS1_cmTkk3FGXUHPnBcQ

所以,我劝大家别老惦记着要融入,你的出生和前十几二十年所受的教育是无法改变的,别人的接受你也是无法改变的。还是谈谈我们该怎么做,才配得上一个“侨居海外的中国人”的名号。

1

“融入”这个话题并不新鲜,却时时刻刻在诸多场合看到与听到。甚至很多国内的朋友,关系不错的那种,也会问起,你在那边算是融入主流社会了吗? 每每此刻,我都有些难以作答。什么算是主流社会?什么是非主流社会?我回到北京,或者回到我出生的城市,算是主流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认识些本地人?能顺利的用Singlish点菜唠家常?……如果以上算是,那也许我算。

如果融入主流社会的标准是对政策制定有发言权?与权贵们关系不错?……那么别说回北京了,就算回我的出生地,我也不算。

对我而言,“融入”这个概念,如果非要加在我们的身上,那么也是两个层面的:

1)土生土长的当地人是否认可;以及
2)你自己是否打心底里认可自己的重新归化。

别人的想法不能控制,我们对自己还是能高标准严要求的嘛。于是,我们看到不少新移民同胞都以“尽快融入”来要求自己,这一系列的标准通常包括但不仅限于:语言、饮食习惯、习俗、本地朋友和社交圈。

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我个人觉得入乡随俗,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也丰富了自己的人生体验,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然而,别说刚刚来到这片土地的朋友,就算在这里住了十几二十年的老移民,只要是第一代,只要是1949年以后出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人,因为各种不可描述的原因,无论你的Singlish说的多流利,多么爱吃laksa和mee goreng,有多少本地朋友,你都不可能让土生土长的本地人认可,你,也是新加坡人。 阅读更多 »

台星语言战争,那些新加坡的外来劳力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2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221643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空间与条件时,在这场“本地” vs. “外来”的战争中,语言就成了互相攻击的利器。图/美联社

前所未见,今年1月开始,新加坡保全公司“策安保安机构”(Certis Cisco)将来台招募拥有大学学位,以及基础英语沟通能力,年龄落在20至40岁的役毕人士;需求共120人,月薪2700新币(约6万台币)——这些人力,将成为新加坡的“辅助警察”(Auxiliary Police Officer, APO)。这是首次新加坡招募非星籍或马籍之外国人口作为警察人力,因此引发星国内部激烈讨论。

基于历史与地缘因素,Certis Cisco 旗下3500余名辅助警察中,除了新加坡本地人以外,有不少马来西亚籍人士,但这次指定招募台湾籍人力,却是第一次,因此格外引人注目。该公司在受访时,表示没有招募台湾以外的其它国家人才的打算,但为何特别向台湾征才,也没有回答。

新加坡长期面临人力短缺的困境,“辅助警察”协助正规警察执行诸如反恐任务、边境管制(含闸口的交通与人流管理)等重要安全检查工作,不仅是常态,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能填补警力空缺。但新加坡向来严禁外国人干预内政(比如集会管制),“辅助警察”的外国籍身分本也因此成为两难的争议。

然而这起招募台湾籍保全人士的争议,却是在一个很诡谲的氛围中发酵。

最近星台军事合作出现不少插曲:先有新加坡装甲车离台后在香港遭北京方面拦截,后又有新竹居民抗议要求星光部队撤出。而新加坡网上早已出现要求政府不要触怒两岸议题的言论氛围,加上星国近年就业市场紧缩,国内逐渐兴起排外主义,这次的海外人力招募似乎触怒敏感神经,让新加坡网友备感错愕,不满的情绪于是以某种论战出现,其中之一便是——质疑台人英语能力。 阅读更多 »

《赤道上的极地 新加坡微民族志》读后感

leave a comment »

吴劲宪     2016-10-26
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新-雙城記-赤道上的極地-新加坡微民族誌-讀後感/

上个月的台湾和香港,分别有两本讨论新加坡的书籍出版。邝健铭的《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新加坡的未来》,是以新加坡为主,加上了其他国家为辅,谈香港的启示录。这本书,我会稍后花一个篇幅来谈。

台湾方面则是正在香港大学执教,在新加坡待过两年教书时光的吴易叡撰写,《赤道上的极地 新加坡微民族志》(简称《赤》)。本书分四个部分,二十三个章回,通过观点、文化、现象和故事,来呈现我们所不知道的新加坡。

你们当中会问,这本书对香港有没有关联的》?答案是有。在《你好,芳林》章回,除了记载芳林公园在新加坡公民社会的公用之外,还描述了这个公园在2014年10月1日举行的《新加坡声援香港》的活动。当时的占领中环活动在进行当中的当儿,一位当时正在新加坡服兵役的原籍香港人,希望能够通过(小型)公民活动,来为港人发声。于是,他得到了一名在新加坡维护客工权益的JW (Jolovan Wham) 协助,办了那场活动。作者到了会场之后,没有点起蜡烛,没有与在场的人唱着《海阔天空》和《谁还未觉醒》两首歌曲。这就是近年发生在新加坡,和香江有关的公民运动。

承接以上的段落,这本《赤》可以说是以外籍华语知识份子,为过去两年的新加坡谱写了非官方历史,也是一本以人文的角度,来解套发生在狮城里的各种现象。比如港人在乎的言论自由,为何到了新加坡人的手中,不为余彭杉、鄞义林等辈的遭遇而发声。新加坡中学生疑似非礼女生被调查期间而跳楼,社会没有发出巨大的声浪,要求官方尽早公布调查经过的详情。新加坡人再面对搭地铁的乘客,于列车上和地铁站内吃喝然后丢垃圾,不会发出制止的声音。这些等等的社会常态,不会出现在旅游和谈论经济的书籍当中。如果是上了港媒体版面,多数会以夸张的形式出现,更不用说那些整天“唱衰”新加坡的“新加坡独立媒体”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6, 2016 at 8:03 下午

天下大同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6-10-9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61009-675798

“国家”本质上是排外的,故此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相对单一的民族国家,比如中国,有时很难对移民国家有正确的认识。

上月中旬,应中国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邀请,参加了“外国文化官员访华团”。此行15人,只有我一人是华人,其他14人,各色人等,基本不谙汉语,对中华文化认识也不深。此行下来,有几点有趣的观察。

在活动的第一天,大家作自我介绍,要简单介绍自己的国家、职业。轮到我的时候,循例介绍自己所属单位及职务之前,很自然地就先自报家门——“100年前,祖父因生活艰苦,从福建的一个叫‘金门’的小岛下南洋,当时在新加坡谋生的除了中国人,还有印度人、马来人、阿拉伯人等;我昨天从赤道100公里边上登机,飞了六小时抵达北京。”

为何得先报家门?原因有二。首先,我是华人,但我却不是中国人,而是与其他人一样,是中国人邀请来的朋友,所以我有必要说明我与中国的关系,即:我的先辈是中国人,我是新加坡华人。其次,我的介绍简单扼要说明了新加坡地理位置和人口概况。其他团员作了自我介绍之后,都由中方进行翻译,我则选择了汉英双语发言,不需翻译。

此后,团员凡有什么事都爱找我,让我帮忙跟中方沟通,反之亦然。到了一些文化场所,好为人师的我也很乐意充当义务翻译兼讲解员。刚开始我还蛮享受这个角色,觉得自己有价值,但到后来,有时却出现了一些尴尬场面。

一天中饭,坐我旁边的尼日利亚代表跟我说,你帮我向服务员要筷子。我看了他一眼,说:“你不是能说‘筷子’了吗?为何不自己说?”他说:“我不是主人家啊,不好意思开口。”我哈哈一笑,他才反应过来,忽然醒悟我也不是主人家。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1, 2016 at 10:58 上午

专访吴易叡:新加坡,赤道上的极地

leave a comment »

张瀚元     2016-10-7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007029

“若要我带你寻找最好吃的鸡饭档,可能会力由未逮,因为我终究不是个称职的导游。” ...

“若要我带你寻找最好吃的鸡饭档,可能会力由未逮,因为我终究不是个称职的导游。”图/Shutterstock

若要我带你寻找最好吃的鸡饭档,可能会力由未逮,因为我终究不是个称职的导游。但我愿意带你航向水泥丛林和花园绿地交错的小岛深处展开行脚,寻索在如此自我标榜的社会底下最基本的人类形貌……

……还有,他们如何在忧郁的北纬一度,在赤焰焰的日头底下,随人看顾随人的性命,如何设法在难以改变的命运现实之中,或拳拳服膺,或负隅顽抗,或苟安一‘屿’,甚或犬儒以对的方式。

这段话写于吴易叡最近出版的新书《赤道上的极地:新加坡微民族志》的书序。这不是一本符合台湾人对介绍新加坡的典型印象的书籍,国家、政府、经济、李光耀与其治理手段都只是书中的过客——并不是没有谈到,然而它们仅被用以衬托、说明活在新加坡的市井民众的生存状态。

国家、政府、经济、李光耀与其治理手段都只是书中的过客——并不是没有谈到,然而它们...

国家、政府、经济、李光耀与其治理手段都只是书中的过客——并不是没有谈到,然而它们仅被用以衬托、说明活在新加坡的市井民众的生存状态。 图/路透社

新加坡是台湾政治人物与媒体喜欢据以比较的亚洲四小龙国家,其洁净的街道、优渥的薪水、发达的金融业、有效率的政府、高度国际化、公共组屋亦为不少台湾人钦羡。

台北八年内要超越新加坡!

台北市长柯文哲甫当选的豪言犹在耳畔。然而,对新加坡的理解,似乎也仅止于此。

这正是为何《赤道上的极地》值得注意。不同于梁展嘉2015年出版的《干嘛羡慕新加坡?一个台湾人的新加坡移居10年告白》以政经结构的角度透视新加坡,吴易叡则以漫游者的目光,凝视又抽离的理解新加坡——凝视是为了体验,抽离则是为了思辩——不过度抒情、仔细且实证地呈现了这个国际都会中不那么完美的部分、隐秘幽微的历史,那些我们或许没看过的狮城。

吴易叡出生于彰化,曾为马偕医院、玉里医院与台大医院的精神科医师,后弃医赴英国牛津大学研读医学史与精神分析。曾在香港大学进行一年的博士后研究,后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任教两年,现在是香港大学医学伦理与人文学部的专任助理教授,主要教授医学人文。教学研究之余,吴易叡从事笔耕,着有诗集《岛屿寄生》,译写《自由背包客:台湾民主景点小旅行》,文章散见于《报导者》与《历史学柑仔店》;他也写歌谱曲,曾制作《河:赖和音乐专辑》,亦作曲演唱《海燕》与《向望》等。

从香港飞回台湾进行该书的巡回讲座前,吴易叡抽空接受了我的访问。以下是经过编辑的吴易叡专访,曾交吴易叡本人审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0, 2016 at 3:2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