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精英

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5/145271.html

其实,以新加坡的现实来讲,精英不过是富人的代名词。钱不是问题,所以他们要的是最好的(超标准也无妨),要是将来医学上胚胎能够改基因,他们会是第一个报名,这是基本心态。用这样的心态来治国,国民就会跟得很辛苦(很多东西瞬间就消失了),口袋的破洞也会越来越大,只能时时等待他们的施舍。

最近由行动党自导自演的《奶粉茶煲》看得众人是眼花缭乱,但是,诧异的是有只政府的看门狗却怎么也没出现在镜头前——那就是“取缔暴利委员会”(Committee Against Profiteering)。这下老娘就明白了,原来“取暴”只是用来对付小贩、小商家;比如说你卖的炒粿条一碟4元,查实本钱才需5角钱,别人都在卖3元,哦!那你是谋取暴利。而大商家像奶粉商,一罐奶粉80元,查实本钱才10元,却不能说他们是在谋取暴利,因为家家都一样,他们创造了“附加价值”。报纸不断地重复说:“由于本地消费者对奶粉品牌忠诚度高,以及偏向购买‘优质品牌’的喜好,制造商通过各种营销手段打造‘优质品牌’形象,也通过科研来强化这样的形象,在产品中加入家长希望孩子食用后可达到某种成效的新成分,因此把奶粉价格给推高。”——却没人告诉我们:一罐他们到底赚了多少?或许即便是有这样的开支,仍是他们盈利的冰山一角。

还有消息说,奶粉商为了抢攻医院“第一口奶”的市场,不惜长期免费供应“水奶”给医院。更有奶粉商为拉拢“接生王牌”,不仅赞助医生全家到欧美旅游,还帮忙打点机票和酒店,甚至策划行程,提供一条龙服务。更有制造商懂得投其所好,知道某医生喜欢到国外打高尔夫球,就赞助他免费到马来西亚或中国打球。竞争局的报告也透露,“婴儿食品业可赞助医疗专业人士出席研讨会,或与医疗、保健、教育相关的活动”。虽然赞助事项一般限于伙食费和注册费,但如果活动在海外举办,业者也可赞助住宿和旅行费。——这样的新闻看下去,随便用膝盖想,都知道这是一门有暴利可图的生意,正所谓:不怕你不喝奶,只怕你不喝我们家的奶。

为了了解这个问题,让我们细说从头,从一个禅门公案说起。有个公案是这样说的:早知灯是火,饭熟已多时。在以前,煮饭和照明用的都是火,本是同源的东西,但是分开使用久了,有些人却产生它们不是同一样东西的错觉。配方奶粉(infant formula)本是母乳的替代品,换句话说,在婴儿得不到母乳的方便供应时,就只好使用替代。与普通奶粉相比,配方奶粉去除了部分酪蛋白,增加了乳清蛋白;去除了大部分饱和脂肪酸,加入了植物油;加入乳糖,含糖量接近母乳;降低了钙等矿物质的含量以减轻婴儿肾脏负担;添加了微量元素、维生素以及某些氨基酸等,使之更接近母乳,所以价格当然会比较昂贵。 阅读更多 »

有识之士拒绝发声,新加坡何去何从?

with 2 comments

否极泰来     2017-3-4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03/blog-post.html

新加坡的精英、有识之士、知识分子、中产阶级拒绝对国家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评论,分享,分析他们对国家前途的看法。这种情形在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每况愈下,越来越严重,已经成为新加坡目前面对的最大挑战,国家继续前进的绊脚石。

最近,李显龙和他的一群高级顾问,不约而同的呼吁有识之士出来,提供意见,对国家各方面建设,提供不同版本的建议。

李显龙说,他尝试不让身边只有只说“对”的人。如果,整天被唯命是从的人围着,那将是一种灾难。言外之意,就是说领袖必须接受批评,承认错误。#1

李显龙的高级顾问更进一步。他们说新加坡需要说“不对”的人。他们要更多不同的意见,反对的声音,甚至悲观的声音。他们认为新加坡需要更多(公务员)人出来挑战当局。最重要的,他们认为有识之士对政策的发声,能够让新加坡未来50年更加美好。

这种呼吁,呼应要求有识之士出来发声,提供反对意见似乎是一种哀求。有识之士的反对意见有助国家未来更加美好?为何立国以来,从来就没有如此哀求过?可见,事情已经失控,有识之士已经意兴阑珊,提不起兴趣。他们翻看历史,提供反对意见的人,尤其是反对党的有识之士,下场如何?阅读全文»

向新加坡学习,不能忽视其主权国身分

leave a comment »

沈旭晖    2016-11-16
http://www.hk01.com/【書評】向新加坡學習,不能忽視其主權國身分

香港舆论经常提起新加坡,不过焦点往往有其局限──不是只从管治精英角度出发、少从民间视角探究新加坡的社会文化生活日常,便是认为香港应该学习新加坡的某一领域──例如房屋政策,或智能城市发展。
舆论甚少了解,香港与新加坡所以会走上不同的发展路,当中一个很基本的原因是两地政治地位不同──前者是国家之内的特区,后者是主权国家。

新加坡国旗。 (Getty Images)

星港比较 常忽视政治地位差异

政治地位差异,令两地有不同的管治氛围与意志、有不同的社会经济结构、有不同的文化与世界观。故此倡议学习新加坡前,如不认清星港的基本差异,观点便会容易流于一厢情愿、“见木不见林”。

另一方面,香港研究的视角,一直比较内向,很少注意到本土与国际关系属一体两面、可以从世界思考本土,也因此甚少意识到可以透过“新加坡故事”思考“香港故事”。

新加坡与香港的相近处,起码有两点:

  • 一是两者曾为英国殖民地、是英帝国远东的港口城市;
  • 二是两地社会皆以华人为主。

不过,两地也有不少差异──例如,新加坡有多元种族,相对而言,香港人口较纯粹。早前书评介绍、台湾学者所著的《比较霸权:战后新加坡及香港的华文学校政治》,便是依此背景,分析星港两地语言政策与身份认同的不同发展轨迹。香港纵然经常提起新加坡,却鲜见评论乃至著作能像此书,从政治、文化与社会的历史脉络入手、以更广阔视野、而非止于单位大细比较星港。

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

书本封面。 (youbeli.com)

今次介绍的邝健铭新着《双城对倒:新加坡模式与香港未来》,可以说是弥补了上述香港对新加坡的认知缺陷。这本书触及了新加坡的国民教育、经济与文化政策、世界定位、语言政治、身分认同、社会民生状况,以及近年转变中的社会—政府关系等管治议题。

不过,此作的着眼点,并非只限于新加坡,作者亦参考了北欧国家、瑞士、以色列、卢森堡等其他比较案例,以更立体地呈现“新加坡模式”的强弱处。本书书写带有浓厚的香港问题意识,触及的新加坡政策议题,其实都是香港昏乱、前路茫茫之际,很多人关心的管治问题。换句话说,这本书的一大价值,是藉着梳理“新加坡模式”的发展脉络,思考香港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作者邝健铭,毕业于香港,曾在新加坡读书与工作。他的上一本着作《港英时代:英国殖民管治术》,与新着《双城对倒》都有共通主题,那就是尝试连结“本土”与世界、思考何谓“亚洲国际都会”;此刻政府提出初中中史课程改革、课程涵盖香港史,邝健铭著作的意义,便是为“香港故事”设下面向世界的广阔叙事框架,作为讨论的一个基础。 阅读更多 »

从小六考试评估改革谈起

leave a comment »

冯焕好(资深教育工作者)     2016-10-30
怡和世纪 2016年10月–2017年1月号 总第30期

许多新制度在理论上合情合理,非常有效。但在执行时往往忽略了教育是以人为本。人有不同资质和潜能,人的心智发展也有快慢不同,用划一的制度,用一考定终生的制度,怎不引起家长和学生的恐慌,怎不让人感受学习的压力?加上当局对精英的吹捧,家长都盼望孩子成精英,以后受到器重,平步青云。作为市井小民,我们不能改变已定政策。为了生存,只好设法去适应。久而久之,读书为应试成为我们的教育目标,怕输成为我们的特性。

14749696969285_page156_image61为了减少我国小学生的考试压力,教育部在三年前开始研究和探讨小学离校考试评估制度,终于在今年7月13日宣布改革细节。在2021年的小六离校考试中,教育局将采用“分八级”的积分等级来评估学生成绩,不再以与同届考生成绩相较后计算的总积分 (T-score)。

半世纪的教育改革

T-score 从1973年开始采用,但不向考生公布总积分。1980年,以A、B、C、D代表科目的表现水平,隔年再推出A*级别。学生至少三科及格才能升学,当中须包括英文。1982年起,学生的会考成绩单还列出个人的总积分,以及同届考生最高和最低积分。学生拿到成绩单就知道自己有多优越或多差劣。

这种考试评估被采用了47年,将近半个世纪。这期间教育部还制定各种各样的措施,不胜枚举。略计有小三和小四分流、高才班、中学分流、统一教学媒介语、南大关闭、小学、中学和高中课程纲要的经常改变、特选中学、自主学校、中学和初院会考成绩排名、直接收生计划以及修订大学入学准则等等,可说是三年一小变,五年一大变。

《礼记 • 学记》曰:”建国君民,教学为先”。远在先秦时代,孔子就强调教育,认为要管理好国家必须要重视教育和发展教育。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中国教育家陶行知也说:”教育是立国之本”。立国之本就是建立国家或使国家永续存在下去的根源和本质。一个国家有没有发展潜力看的是教育,这个国家富不富强看的也是教育。因此,当今世界的先进国家政府都加强教育投入,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办学,重视普及义务教育和高等教育,也配合社会所需培养人才。

建国以来,我们的教育制度不断更新,与时并进,本是无可厚非的。但有时改变来得迅速,改变来得频仍,往往令人措手不及。回顾几十年来的改革,个人觉得不少新主意是从上而下,只要最高领导有一个念头,说过一句话,唯命是从的左右就根据这个想法去制定改革细节。直到细节公布,执行者都会公事公办,照章行事,殊不知受影响的就是身在其中,生逢其时的莘莘学子。

长年累月形成的压力

八、九十年代,国家求才若渴,希望迅速为建设国家培养所需人才。开始大量建立学校,让人人有机会读书。为了降低辍学率,让每个孩子都有机会接受至少初中教育,不至于半途被淘汰,当局便因才施教,根据学生的学习能力给于不同的教育内容。八十年代初,教育部将小三学生(后来延迟一年)分流。根据他们的小三成绩,分成EM1(英文和母语第一语文)、EM2(英文第一,母语第二)和EM3(英文第一,母语第三)。学生在名校读书,在分流时如果进入EM3,就必须转校。这些学生以后不能上主流中学,要去工艺中学学技艺准备谋生。作为家长,总不想孩子这么早就注定以后做技工,当然会想办法让他们去补习,因此补习行业兴盛起来。

接下来是根据小六会考成绩分流,把小六生分配到中学读特选、快捷、普通学术、普通工艺四种不同课程。第四种课程读完后也只能接受工艺教育,不能进理工学院或初级学院。当我朋友的孩子分配到第四种时,他无可奈何地把13岁的儿子送到澳洲读寄宿中学。那些没钱出国的,只好接受教育部的安排。 阅读更多 »

当国家求生“恐惧”不再,何为新加坡威权政治的核心支柱?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6-9-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49978

近年的转变,反映执政党的认受公式效用已不如以往,社会中各种共有“恐惧”正在淡化、国家中央集权的必要性开始受到质疑。
民众或则认为国家经年未来发展,像共产主义思想盛行、种族冲突的威胁已今非昔比,对社会的控制可以松绑;或则认同国家生存基础薄弱、恐怖袭击的威胁仍然存在,但慢慢地多了人认为威权政治不是唯一出路。

位于新加坡的莱佛士像。Photo Credit: corbisimages/达志影像

自1966年起,每年新加坡总理都会在8月国庆期间发表政治演说,述说国家未来发展要点,这已成为新加坡的政治传统。在1990年退任新加坡总理之位前,李光耀历年的演说都有几个共通点:

第一,提及各种经济发展策略,包括如何吸引外国人才、重整国家经济结构、提高国家生产力、参考其他国家例子增加国家优势(例如1982年提到,工业学习日本,国防学习瑞士)、管理新加坡工资水平、新加坡值得发展的行业(如造船业)等,这都旨在提升新加坡在世界中的位置与价值。

第二,不断提醒国民世界没有免费午餐,不能松懈与任意冒险、要律己奋斗与具适应力、降低生活期望,否则新加坡难以生存;分析国际形势对新加坡的意义,例如1990年演说,用上大篇幅分析波斯湾危机对世界局势与新加坡的意义。

第三,解释为何政府需要有发展主导角色,例如1974年与1985年的演说分别解释,为何政府提高公积金缴交率,原因是如果新加坡人自愿储蓄、而不是透过公积金制度被强制储蓄,他们就会如香港工人一样,“手头上有很多现款可花,这造成长期的消费。他们租赁狭小的房子,要给房东缴付高昂的租金。他们拼命购买大量衣物、鞋子、家具、电视机……他们没有重要的或永久性的资产可以展示”。公积金既方便新加坡人成为屋主,政府亦可利用公积金投资,增加国家财富,减轻外围经济波动带来的影响。

李光耀亦不时提及香港,以对照新加坡的发展状况。例如早在1967年,李光耀便提到“香港的人口密度虽然比我们多……可是生活水准比我们低了一半”;1988年李光耀解释政府语言政策时,指新加坡的危险,在于“有太多以西方的英文为第一语言的东西……但若是个伪西方社会,那就如同一个假货,那就是一场灾难了”。香港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原因是“在香港,英国的西方影响只在表面。香港上层人士懂英文说英语,但是香港仍是一个说中文与说广东话的中国价值观的社会……他们不必担心被西方文化淹没,也不必担心原本的文化会被取代。”

这些演说,反映李光耀信奉的是实用主义;1965年,在宣布星马分家、新加坡独立的记者会中,李光耀如此解说实用主义:“‘那么,不管新加坡政府是社会主义政府或其他,是非共或反共政府,它必须与魔鬼贸易为其人民谋生计以求生存’。为了生存,甚而与魔鬼贸易也在所不计。这就是现实,这是我的见解”。

Commuters pass by a signboard displaying a tribute to the late first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in a train station at the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in Singapore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政治继承:过渡与隐患

leave a comment »

何启良     2016-8-28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561684/新加坡政治继承:过渡与隐患

虽然李光耀已逝,但是新加坡似乎还没有踏入“后威权时代”,党内利益集中化的局面的没有多大改变,遑论竞争了。政治继承人还是会在体制之内选拔出来,但是就从政经验而言,不管是在官僚体制任事或面对多元政党竞争,都不会很深厚。新加坡为了经济的发展采取了威权政治模式,当前还是传统的最高层协调、精英协商、权威指定,这样的选择使到接班人的合法性都不足,留下的后遗症也会很大。

财政部长王瑞杰中风、总理李显龙晕厥、前总统纳丹逝世,三个事件短期之间连环发生,一方面提醒我们生老病死乃人生正常规律,另一方面,从政治层面来看,却牵涉到实际的新加坡政治领导人的继承问题。

无论在民主或威权制度,政治或权力继承一直是动荡的重要因素。在新加坡,所谓“政治继承”,用大家熟悉的话语来说,就是所谓的接班人问题。这里有两层意义,第一是广义的政治领导层班底的交替,所谓第一代、第二代、第三代领导班底是也。第二层较狭义的说法,就是总理人选。

1965年以来,新加坡政治继承是内定制,由现任权威还活着的时候,预先挑选接班人,用逐渐树立接班人权威的方式,实现权力交接的过渡。吴作栋当家虽然不是李光耀属意的接班结局,但是上述的政治继承模式基本成立。新加坡民主制度发展了51年,显然李显龙班底还是企图根据这个模式选择接班人,但是至今为止看来有极大的挫折感。

王瑞杰是人民行动党第四代领导核心人物之一,也是所谓传闻中的总理人选。他现年55岁,民事服务出身,曾担任过李光耀私人秘书,从政后被委任为教育部长,后担任财政部长一职,查历任财政部长都攀升为更高领导,不是副总理就是总理,所以坊间说他是总理人选颇有根据。他是官僚精英出身,给人的印象是聪明人,但是民众亲和力有限。也就是说与其它行动党的新一代领导分别不大。姑且不论他的政治魅力能力如何,如今不幸疾病在身,尽管健康允许复职,其仕途是否能更上一层楼已经难免挂上了问号。

李显龙现年64岁,在新加坡的政治语境里,六十出头就给人英雄迟暮感,是政治文化传统所致。李显龙2004上台后提及栽培继承人多次,曾表示不希望自己70岁时还担任总理,对“卸任”日期虽然曾经改口,但是始终一致是“必须积极栽培接班人”的说法。人民行动党每届大选也的确有引进一班新力军,但是不知为何,在这一批一批的新人里,总是没有一位可以脱颖而出,令人纳闷。

久而久之,李显龙是否有诚意退位也开始让人怀疑了,就是他“卸任”后,是否也会像前面两位总理一样,退而不休,在幕后或掌权、或指示、或影响,新加坡民心应该是有默契的。 阅读更多 »

谁有权让谁滚去哪里?

with 2 comments

柳三姐     2016-7-2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xMjQyODUwMA%3D%3D&mid=2247483699&idx=1&sn=24f3faa0f729ec5790acbd8396b0cb7e&scene=2&srcid=0702MtRXjxkub4VH3N85t6e0

有相当一部分明事理的人,在是非曲直面前会有一个基本理性的判断,是非还是大于国籍。只有在事件起因比较模糊,换一个立场就会得出不同结论,而表面证据都指向“中国人有失”的情况下,本地人才会自觉或不自觉地选择“本土”立场,去做出判断,维护自身的利益,排外情绪就名正言顺地被导出。

黄教授和出租车司机的一点小冲突,一夜之间在新加坡这个没什么新闻的地方迅速发酵。

说实话,直到现在我的感觉还是,真够无聊的。

套用好友一句话,不就是一场误会吗,至于势必要掀起民族仇恨吗?

都是媒体人,心里跟明镜似的,这事儿,真的有些过度炒作了。

为什么?

由黄教授所代表的“外来精英层”和出租车司机所代表的“本地草根层”,这两个鲜明的符号,实在是牵动了太多人的神经。

我觉得,我应该写点东西,从尽量客观和克制的角度来谈谈这件事。

根据多方面还原,事件的过程是这样的。

黄教授在樟宜机场打车回学校,一路上与司机气氛融洽,到达地点之后,教授付给司机22块钱,包括一块钱小费(新加坡是一个没有给小费习惯的地方)。付完钱后,教授在后座停留的时间比较长,原因是教授刚刚从国外回来,钱包里可能比较乱,就坐在后面清点,动作比较慢,没有及时下车。

此时,司机说:why don’t you get out?(你怎么还没滚出去?但可能他的意思是你怎么还没下车,据说新加坡很多司机的英文不够好)

教授很惊诧,以为自己听错了,毕竟新加坡是一个受英文教育的国家,不大可能有人无缘无故这样爆粗。于是问司机,你说什么?

司机又重复了一遍,get out.

教授火大坚持让司机step out of car to show your respect.

司机当然不干,两个人就僵持着。

教授依然坚持让司机下车以示专业与尊重和专业。

司机遂报警。

事情被扩大是因为司机将视频上载去了STOMP,但不知何故,STOMP上只有教授坚持让司机step out的这一段录音。

【原始报道请看】
http://www.stomp.com.sg/singapore-seen/singapore/police-called-after-passenger-gives-cabby-1-tip-then-tells-him-step-out-and

因此,毫无意外地,观者一面倒的更加同情出租车司机,认为教授不应该把自己看得那么高贵,也不应该觉得自己给了一块钱小费而要求司机下车。由此延伸开来,中国人(其实教授早就加入美国籍)是无理取闹、小题大做、看不起劳苦大众,等等。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