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精英

来不及聪明就变笨了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8-2-15

这些所谓的“双语精英”久而久之也着了自己的道儿,以为寡人真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真有点“高处不胜寒”了。既然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所想出来的“创意”,当然不介意和全世界交流了嘛。

戊戌狗年把新加坡华文华语拉出来溜一圈,看看这头土狗身上长了多少癞痢?去年讲华语运动口号果然一语成谶,多“渎”就可以,正所谓:笑话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新加坡的华文笑话,深究其因,程度低劣也是其一,难怪有人感叹其为“不可收拾”(Top up unavailable here),还有“小的更改也无法在这里”(Small change unavailable here)。然而,即使不识字的白丁也懂得“献丑不如藏拙”的粗浅道理,那么大剌剌地野人献曝,还真是前不见古人。素素认为真正的原因是没有“敬畏之心”,古人之所以敬天地畏鬼神,乃是在大自然和未知面前,知道自己的渺小,如荀子《劝学篇》:“故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不知地之厚也;不闻先王之遗言,不知学问之大也。”——好比新加坡有一位多元艺术家,根本不通古琴,竟也能“设计”古琴,道理是一样滴。原来笨者和勇者有一物相似:大家都无惧。

说起来,是行动党政府多年的言行身教,把这种“谵妄”的认知障碍植入新加坡人的DNA。行动党自1959年上台以来,就借助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框架,不断地制造新加坡神话。他们虽然自谦是东南亚的小红点,实则自恃是“马来海洋里的善泳者”。那些“猪哥、掘土”要超赶新加坡的成就,至少得耗上百年的光景。然而,环视我们的邻国,近几年来,在经济、民主方面的改革都和这里并驾齐驱,甚至在吸引中资方面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李光耀认为中国需要新加坡“双语优势”的扶持才能与国际接轨。虽然低调说是赶搭顺风车,心里却认为只有他才有资格下指导棋,因为新加坡是资本主义的识途老马,兼手中掌握最尖端的科技管理理论云云,今日回首一看,才知是笑话一则。中国现阶段都要淘汰ATM,过渡到无现金社会,而新加坡的ATM到紧要关头还吐不出钞票,NETS听起来更像笑话……

说回华文华语,这里把那些略懂华文、英文的人称作双语精英,实则人家的文史哲丁点儿没去涉略。韩山元曾一度把“精英”和“精华”稍作曲解:精通英文叫做“精英”;精通华文叫做“精华”,乃是他读书太少的缘故(谷歌一下“含英嘴华”这一条)。因为他的曲解,不过是把人家的谎言/神话坐实:肯定了新加坡有语文精英这回事。而这些所谓的“双语精英”久而久之也着了自己的道儿,以为寡人真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还真有点“高处不胜寒”了。既然是出类拔萃的精英,所想出来的“创意”,当然不介意和全世界交流了嘛。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5, 2018 at 11:36 上午

那些曾经让你深信不疑的神话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8-1-5

《新国志》的这篇《〈活在新加坡神话中〉绪论》文章真的振聋发聩,过去很多想不通的事情,一下子——彷佛若有光——就举一反三了。有时与老朋友闲聊时局,这些老友都事业有成,汽车、洋房都有啦,鉴于少年时的经历,总不爱明说支持行动党。所以酒酣耳热之际,听到小女子批龙鳞,不予苟同之时,总会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假若当年不是行动党上台,现在会是怎么样?——当然,没人能完满回答这样一个假设性的问题,于是“凡存在必合理”,他们又悄悄占了上风。读了《神话》才明白,原来他们是打从骨子里服膺了行动党这么多年来所炮制的神话:没有行动党就没有新加坡,不然的话,至少也得走多几十年的弯路。

【壹】

那天看到这则新闻,不免心里犯嘀咕:“这样也可以啊!”

马哈迪近时改弦易辙,屁股指挥脑袋,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大肆批评当政者。于是对于曾经是“执政者”这个身份所犯下的事,当然要求大家“水过鸭背”,“认低威”一次,忘了他是阿谁。这种便宜行事,在本地中文报退休的二丑们身上也很常见。当年他们领着高薪为执政者制造神话,小心护航,一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样。如今退了下来,坐在自家公寓的阳台看着云起云落时,突然“又回过脸来,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点,摇着头装起鬼脸道:你看这家伙,这回可要倒楣哩!”不甘寂寞的他们,于是在报纸开专栏,又或者是找个千万富翁俱乐部出本华文刊物,说些尽人皆知的不堪往事(如华文华语的没落),不外就是要整出一副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模样出来,以小妹看来,和老马“不认错的道歉”没差。

【贰】

最近杨荣文的新闻又见报了,原来是他的老婆大人患癌,去波士顿求医,他和家人也到那里全程陪太太治疗,然后张志贤又去那里探望他们,好温馨的一则报道啊。其实这则新闻背后,说的却是一名千万富翁家人求医的奢华生活(没钱没闲根本就做不到)。

“行动党精英必属佳品”这个神话由来已久,且深入人心。不过,这项“佳品”并没有做到任人唯贤的海纳百川,它只是选择那些愿意投靠它的角色,“认家己人”是最大的瑕疵。就好比SMRT无论做到多烂,大家好像还是以为只有许文远和郭木财能解救,从来没想要从港铁或者台湾捷运挖个总裁过来。政府委员会出现什么肥缺,也总是“行动党精英”回锅的多,“凭什么?他们能胜任吗?”——不曾在国人脑海里出现过。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5, 2018 at 1:03 下午

门当户对,物以类聚:阶级分化了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8-1-2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8/01/is-there-class-divide-in-singapore.html

政府尝试解释精英不问出身,但大家都明白,虽然精英的家庭背景不同,但都来自“名校”。王瑞杰当教育部长时,说每间学校都是好学校,人民只是一笑置之。近年来我参观了一些学校,可以肯定地说,名校的硬体设施与学习环境都比邻里学校优异得多。精英与农民的阶级分野在踏入中学门槛那一刻已经形成。

方以类聚,物以群分

在大中华区行行走走,不难发现门当户对的老建筑。“门当”俗称门墩,有方圆之分,方形为文官,象征砚台;圆形为武官,象征战鼓。“户对”是嵌在门楣上的一对六角形的装饰,户对的大小与官品大小成正比。有门当的住宅,必须有户对,这是建筑学的和谐观。

建筑学上的“门当户对”

将“门当户对”引申到日常生活上,根据百度的解释,门当是门第的概念,挣钱的门道相当,才能落户成亲。恋爱事小,只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则事大,牵涉到至少两个家庭。如果大家有相近的生活习惯,对事物的看法相近,两家人才会有更多共同语言,相处起来从容自在。

何谓物以类聚?根据百度的解释,“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出自《战国策•齐策三》《周易•系辞上》,比喻同类的东西常聚在一起,志同道合的人相聚成群。物以类聚是门当户对、志同道合的统称。

门当户对反映了人类社会对阶级的态度,物以类聚是人类与动物社会的常态。

阶级之分无处不在,我懂事以来,殖民地官员与平民,富人与穷人,老板与工人,上司与下属,男人和女人,皇帝与臣民,英校生与华校生,社会就是这样阴阳互现,各自寻找一方寸土,寻找和谐之道。走投无路,别无选择时,不惜通过斗争来换取和平。

小学时代的回忆:贫富的分化

40多年前,我在小学念书的时候,领教过因贫富所引起的阶级分化的滋味。小五的时候,一位从香港移民到新加坡的同学邀请我们三人到他的武吉知马的洋房打乒乓。屋子气势雄伟,放了张乒乓桌还绰绰有余。吃过晚饭后,同学的父母开车送我们回家。第一位是住在马里士他一带的唱片制作公司的小少东,再偏僻都拐到住家门口。接下来是我,过后才是第三位住在Mohamed Sultan Road的同学。他们执意要送我到家门口,知道了我的住处后,竟然耍起脾气,冲过两个交界才停下车来。

下午班放学后已经六点多,天色渐暗。碰到滂沱大雨,我只好在学校的骑楼下避雨。开车的老师走过,见到唱片行的少东在骑楼下等车,刻意走过来嘘寒问暖。“星唛”白色汽车来到校门口,还撑着伞送少东上车,跟他的父母挥手后才离开,对于我则只瞟了一眼就开车走了。

回忆起这些经历不是因为负面情绪,而是当时从作家老师那儿学到富在深山有远亲,先敬罗衣后敬人。似懂非懂的小心灵,咀嚼个中滋味,竟然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

青少年时代的回忆:语文的分化

1970年代的新加坡有华英校之分。当时我在裕廊的台湾投资的台隆造纸厂工作了将近半年筹学费,所做的是蓝领工作。同期打工的,有数名来自华义和东林工艺中学的华校生,来自女皇镇和立道中学的英校生,以及一对已经在那儿工作了一段日子的印籍母女。那位叫做Benjamin的英校生的英语非常动听,以对中文一窍不通而引以为豪。Benjamin就自己英文一流而以老大自居,发号施令,引起大家的不满,集体向人事部投诉。或许是台湾厂的关系,这位“老大”隔天就不见踪影了。

离开台湾厂,进入当年的新加坡工艺学院(如今的新加坡理工学院),英文环境成为许多华校生的苦差,我也不例外。班上的英校生来自传统贵族学校和现在所说的邻里中学。来自邻里中学的较能接受华校生,通过Singlish和方言沟通,逐渐打成一片。来自贵族学校的,一般上有自己的小圈子,对旁人顶多点点头。久而久之(其实也没多久),分化的局面已经成型。

后来我才了解到语文造成的阶级分化是普遍的社会现象,这些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过客只不过是社会的折视镜。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3, 2018 at 10:30 上午

精英VS平民:新加坡将进入一个阶级对立的社会?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2-29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229-1008

这些威水的奖学金得主,日后就会变成我们的高级公务员或精英统治阶层的一份子,变成政策执行者甚至是最高决策层成员,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分分钟都影响你我的生活。这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他们到底接不接“地气”?与基层群众是不是早就脱节了? 有没有体恤底层生活困境的恻隐之心?

新加坡名校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乖乖的,没有私会党徒,没有人带刀上学打架,学校生活“太干净”,不知社会险恶。(纽约时报)

今天两份大报《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的头版新闻都报道了一则关于社会阶级分化的新闻。

最新调查显示,教育背景和住房类型已成为社会断层线。“名校生”和“非名校生”倾向呆在自己的小圈子中,居住私宅者也较少同居住组屋者存在亲密关系,阶级分界愈发固化。

社会阶级分界固化大家早就心照不宣了

你是不是和红蚂蚁一样,看到新闻的第一反应是:废话,这还用说吗?这不是早就长期存在的事实吗?大家应该早知道了,只是心照不宣,在等一个“调查”来正式公告天下。

这个调查终于是交由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进行,他们在去年1月至今年10月间,对3000人展开抽样调查,其中82.2%是新加坡公民,其余是永久居民,这相信也是我国首个类似调查。

这个调查用了两个重要关键词——“房屋类型”和“教育背景”。

调查显示,国人较难跨越教育背景和住房类型差异所造成的社会分化,一个居住在政府组屋的人,与他关系亲密的亲友,可能没有一个人是居住在私宅的。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名校生”和“非名校生”之间。

换句话说,社会已经形成“组屋圈”VS“私人住宅圈”以及“名校生圈”VS”“非名校生圈”的隔阂。根据逻辑推断,隔阂的下一步往往就是矛盾与对立。

社会断层线:精英与平民的隔阂

社会的断层线有很多:本土与外来,富贵与贫穷,精英与平民,不同种族,不同宗教之间等等。新加坡作为一个多元种族社会,种族和宗教长期被视为需要呵护的敏感话题,维系种族和宗教和谐更是执政者经常挂嘴边的老生常谈。智库的报告发布之后,新加坡最敏感的社会“断层线”会不会从潜在各种族与宗教之间的矛盾,转向精英与平民之间的对立?对任何社会来说,种族宗教矛盾再加上阶级对立,绝对是两个绑在一块儿的社会“计时炸弹”。

“计时炸弹”要怎么拆?在住房方面,有钱人喜欢买私宅住私宅,邻居也都是有钱人,只要金钱的来源是合法的,爱怎么花就怎么花,政府管不着。要干预的话,从教育方面下手比较实际可行。除了家庭教育之外,一个人的品格和价值观,很大程度就是在中学至高中的成长期形塑而成的。

红蚂蚁先说说自己的经验吧。蚂蚁应该说是属于非“高端”非“低端”的“中端人口”吧。虽然读的是名校(一所特选中学和其附属小学、知名初级学院和国立大学),但住的是组屋(有几年搬去私宅,但后来又回蚁窝)。自己很阿Q地说,是“组屋圈”和“名校生圈”两边都沾上的混合体。

现在回想起来,名校有两大问题——太干净、太精英。

名校“高端人口”不少,“太干净”

名校的学生绝大部分都是乖乖的,没有私会党徒,没有人带刀上学打架,学校生活“太干净”,不知社会险恶。因为没有亲眼看到很坏的,所以在小蚂蚁的认知内,抽烟的人就是坏人,蚂蚁出来社会工作之后才发现,抽烟和人品没有关系,抽烟的人不一定是坏人,坏人不一定抽烟。蚂蚁有一位同事也是这样,读的也是名校,工作之后才知道:啊,什么?原来有的邻里学校学生会带巴冷刀上学的。

名校里确实有好些是家境富裕的。蚂蚁托她们的福,得以开开眼界,知道有钱人是怎么生活的。蚂蚁有个住大洋房的中学同学,四五个同班同学一起做假期作业混熟后,富家女就邀大家到她家玩,还带大家去某个乡村俱乐部吃东西。那一年,蚂蚁14岁。第一次体验到,家里有佣人伺候确实不一样,第一次去乡村俱乐部,蹭到“高端人口”的餐饮服务,很像刘姥姥逛大观园。学校到底有多少这样的有钱人,蚂蚁不知道,但家徒四壁的真没听说过。

名校不像邻里中学那样,什么三教九流的人都可能有。蚂蚁听当老师的中学同学说,她们被分配到邻里学校去执教时,都经历过一场不小的“文化激荡”,学生的行为和当年我们做学生很不一样,他们很野、很难教。邻里中学的孩子们,可以在老师讲课的时候,和窗外的同学像唱山歌那样喊来喊去,甚至有人会故意在老师面前扫地,当老师是透明的。

当然,更坏的孩子就天天逃学,加入私会党,闹事打架,被判入感化院什么的都有。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30, 2017 at 1:26 下午

锻打智慧国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9-3

弱势族群在这个社会里不断的被异化、抛弃、边缘化……虽然每项政策推出的当儿,都会有部长出来打包票,保证这儿、保证那儿,后来都证明只是表面文章。这群人似乎都活在没有明日的当下,自己的文化、传统、语文、生活方式说变就变,且是在极不愿意的情况下。前车之鉴,年轻人看了会不怕吗?

《联合早报》二丑们对于发展无现金智慧国的刍议,从开始时的关心弱势,如社论《无现金社会仍需加强宣导》《打造智慧国不可顾此失彼》、严孟达的《傻瓜智慧国》和吴新慧的《半杯水里的智慧国》,到这个星期天的韩咏梅和黄伟曼,舆论的势头似乎开始转向。从之前的温馨,到如今的质问:打造智慧国“居然”还要理由吗?——“改变人的习惯,难度不在新事物,而在观念。我们应该谨慎避免自己变得保守起来,遇到需要改变时,不要先想到改变的过程有多困难,而应该想:‘现在不改变,以后会更困难。’这才是一个智慧的小国迈向智慧国应该做的事。”

还有就是:“你觉得这种‘集体焦虑’和中国有关吗?”——“从这样的脉络上看,当新加坡社会有人提出‘难道无现金支付就代表先进?’的质疑时,这啧声中也许也存在‘难道学中国就代表先进?’的一种不悦。中国的科技创新成果,让改革开放初期曾是中国学习对象的新加坡领导人很服气,但说不定却让人民有些不安。”

的确,要打造智慧国,素素都能举出更多的理由,而小女子本身也很热情拥抱新科技。问题是,打造智慧国这个命题,如果按照咱们百万年薪部长的能耐,应该早就建成了,何必要在后头苦苦追赶?其中的原因就太不堪了,且让素素细说从头:

当年李光耀借用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逻辑,向国民阐述了另一套“新加坡例外论”;意思大概就是新加坡是上帝(看他所膜拜的对象)特别恩宠的子民,因为限于地小人少,所以祂所赐下的皆是精英(软件),不多也不少,就300个。吴作栋打蛇随棍上,就弄出一个百万年薪的部长薪金(李显龙降薪之后仍是奥巴马的4倍)。当时早报的吴俊刚还弄了一个很steady 的文言文“高薪养廉”口号,虽然近年来早报都极力否认。在这种情境之下,新加坡人还真的被洗脑,以为只要有这些圣贤在,我们永远都走在时代的尖端,所以新加坡的部长可以去中国大陆指导他们怎么建立工业园…… 阅读更多 »

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7-8-18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7/08/sota-6-sota.html

以SOTA“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为题重点报导,而实际上这位SOTA学生的获奖却是建立在“放弃当初艺术梦想”的基础上?这究竟又是在表扬SOTA 还是讽刺SOTA?!

昨天在报上看到有关总统奖学金的报导。大标题是:《新加坡艺术学院学生获总统奖学金》。

根据这位新加坡艺术学院“创校以来首位”获得总统奖学金学生的获奖致辞:“自己怀着成为世界著名芭蕾舞蹈家的梦想进入SOTA ,历经6年的努力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归属不是舞台,‘生活不能尽如人意’。”(年纪轻轻就讲这样的话?!)

这名来自乐赛学校高才班的“高材生”在入学SOTA 之后“却逐渐认识到舞蹈不仅仅是舞台表演,也涵盖舞蹈理论,历史,以及编舞方面”,“随着舞蹈家的梦想渐渐褪色,新的梦想取而代之……”。她说:“我不认为我会是聚光灯下的表演者,但我可以在幕后做出更多的贡献”。再次证明SOTA是“杀梦者”?(见附文

而她的新梦想是什么?就是:“选择成为公务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9, 2017 at 3:59 下午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