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经济

马新经济竞争 合纵连横微妙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10月1日第31卷3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5965647591&docissue=2017-39

中马合建铁路,中新两国也合营码头。大马依赖中国来与新加坡竞争,陷入利益冲突。

马来西亚交通部在八月间大动作,请来首相纳吉为东海岸铁路计划主持动工仪式,并豪言要让这条铁路取代新加坡港口,成为中国货轮破解马六甲困局的门口。根据大马勾画的美景,这项由中国融资的战略计划,到了二零三零年,预计每年可让五千三百万吨货物使用这条铁路,成为马来半岛东岸和西岸的主要交通。到时货轮在位于马六甲海峡的巴生港口卸货,然后由铁路把货物拉到东岸面向南中国海的关丹港口,货轮不需要经过新加坡就可直达中国,提前实现泰国克拉运河的梦想。

大马一直把新加坡视为最直接的竞争者,从马哈迪时代至今,都希望能取代新加坡成为区域经济发展老大。中国的崛起为大马创造一个取代新加坡的机会,借着靠拢中国及积极配合一带一路的推行,中国资金源源不断地涌进大马,东海岸铁路及马六甲海港建设成为中马的战略合作项目。中国希望通过大马对基建的需求让资金、技术及材料走出去,大马则希望借用中国庞大的财力及先进技术,大幅度带动国家经济发展以取代新加坡。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忍的。在大马频频动作之际,狮城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选择不太花钱的策略,不大搞基建,而巧用纵横之术,以国际联盟轻轻化解大马“战略基建计划”,让大马措手不及。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5, 2017 at 9:00 下午

李显龙为何“突然”访华?

leave a comment »

侠客岛     2017-9-19
https://www.sohu.com/a/193120641_357283

许久没有动静的新加坡,最近出声了。没有任何征兆,9月15日中国外交部和新加坡总理公署发布了李显龙访华的消息。为期三天,从本月19日到21日。这事为什么值得关注呢?因为自2013年8月,李显龙应李克强之邀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后,他就再未赴北京参加过任何“国事访问”了。2014年李显龙到访了中国地方几个省区及香港,及出席了北京APEC会议,但并没有对华正式访问。

时隔近4年,突然造访,这背后有什么故事?

转变

这次访华,李显龙不仅接受了中国媒体的专访,还毫不吝惜对中国前景的赞美之词,称对于新加坡来说,中国的崛起是一件好事,“因为一个成功的中国,一个繁荣自信的中国,一个和邻国和其他国家有和平互利关系的中国,不仅是中国的福祉,也是全世界的一件大好事情”。

话说得是很漂亮,但这话风,实在同这两年来,中新两国有些尴尬的关系不太符。

2015年,新加坡接棒泰国成为中国-东盟关系的“协调国”,为期三年。但很显然,接棒以来,这个“协调国”在处理国际关系上的一些做法,屡屡让两国关系,陷入尴尬的境地。

尤其是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并非南海争端国,却明确地表达了对南海“仲裁”结果的认可。先是2015年,在美国强介入南海之际,新加坡也顺势加强了与美军的军事协作;同年6月,在云南玉溪举行的东盟特别外长会议上,由于东盟在谈到南海议题时,对“法律与外交程序”作了强调,作为主持的新加坡外长便没有出席记者招待会;而随后的8月,李显龙访美时,又再次重申了对南海“仲裁”结果的认可。可见,在这一问题上,过去新加坡的做法,是直接“倒”向了美国。

对此,中国的态度也毫不含糊。2017年5月的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国就被曝“未向李显龙发出正式邀请”。此外,2016年11月,中国香港海关扣押了新加坡“星光部队”在台湾训练使用的9辆步兵战车,并决定向马来西亚海军出售4艘战舰。

两国的关系似乎遇到了一些波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0, 2017 at 12:42 上午

国庆愿景不应只有糖尿病

with one comment

许由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10-136

如果要从国庆献词探知政府的方向,今年所列出的所谓三大挑战,感觉好像政府没有什么方向感。智慧国新加坡已经落后了,的确必须急起直追,可是学前教育和糖尿病?

今年的国庆日气氛相对清冷,不但组屋区自家挂国旗,或者德士和一般汽车挂国旗的现象少了,连总理国庆献词的内容也让人失望。

《联合早报》国庆日当天的头版新闻,报道李显龙总理说政府未来要处理的三大挑战,分别是发展学前教育、对抗糖尿病和建设智慧国,读来让人既意外又失望。我周围的朋友也对献词谈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感到不可思议。

本来,国庆献词为国人了解总理就今后国家发展走向的想法提供一些线索。但是今年的国庆献词,除了智慧国的部分,另外两个所谓的长远挑战,都让人有莫名其妙的感觉。《联合早报》的社论虽然尝试说明发展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的重要性,但是还是无法消除我和朋友的失望。

对,发展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都有它们的重要性,可是有必要由总理亲自来讲吗?教育部长和卫生部长难道就不足以处理这些问题了?国庆献词应该具备纲领性的内容,特别是新加坡现在无论内外,都面对诸多的问题和挑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1, 2017 at 9:39 下午

舢舨与万能插座:新加坡与香港的双城异路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6-30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9642

同为英国前殖民地,香港与新加坡各自走出不同的路。(照片:汤森路透,后制:潘世惟)

近年在不同场合,很喜欢提及新加坡与香港的不同比喻,以演绎香港在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新港这两个前英国殖民地、亚洲重要港口城市现今的不同世界定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视新加坡为“舢舨”,香港特首梁振英期许香港成为“万能插苏(插座)”。

两者的差异在于,“舢舨”能自由活动,可以有广阔活动空间、自由拥抱世界,而“万能插苏”只能被动地依赖一方,不能自主活动,这意味香港会有“警惕外国势力”包袱,难以像新加坡那样自由拥抱世界,成为货真价实的“亚洲国际都会”。

星港10年内变化

双城的政治比喻所衍生的世界定位意涵,与新加坡、香港的竞争力状况很有关连──其中一个可以参考的观点,是2016年4月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 总裁、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政治和国际事务荣誉退休教授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什么是国力强大的关键?》(Connections, not armies, make countries powerful)。

她引用了麦肯锡(McKinsey)顾问公司的研究,指“全球商品、服务、资金、人员和数据流动在决定国家、公司和个人的命运方面‘扮演着越来越大的角色’”。

按这个标准,“处于全球航运和资金流动核心的小型开放经济体”新加坡位列世界连系度榜首,“荷兰、美国、德国、爱尔兰和英国紧随其后”。这里的一个重点是:在现今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之中,与世界联系的广度与深度,是地方竞争力的一大重要来源。从这个角度看,新加坡与香港的“舢舨”与“万能插苏”世界定位孰优孰劣,自不待言。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7, 2017 at 1:26 下午

集体盲思下纸上谈兵新加坡未来经济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93

虽然未来经济报告一再提起生产力,但是,说来容易,数十年来,人民行动党政府始终无法解决有关难题。一个不具生产力优势的经济,是一个缺乏竞争力的经济。明显的,解决不了生产力问题,也就解决不了相关的廉价劳工泛滥引发的社会民生问题。

近数年来,新加坡经济每况愈下。根据官方数据,自2010年以来,裁员人数逐年上升。2016年的冗员,即裁员及提早解除雇佣合约的人数达1万9000人,是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为此,政府借鉴之前数个经济理事会处理国家困境的经验,于2015年12月份成立新加坡未来经济委员会,由30位委员组成,负责为新加坡制定经济发展策略。

2017年2月9日,未来经济委员会建议报告出炉。过程中,委员会征询1000多名教育家,商界领袖和学者的意见,以及,收集9000条公众意见,并花了一年的时间完成整个报告。

2017年5月1日,原本在2016年5月19日,成立之技能创新与生产力理事会,易名未来经济理事会,负责落实未来经济委员会建议报告的内容。

新加坡未来经济报告勾勒未来十年发展愿景,从五大方面进行策略规划,即产业及市场的未来增长、企业的能力及创新、就业机会及技能、市区发展及基础建设、与世界的衔接性。

委员会共制定七个策略,分别是深化和开拓多元国际联系、掌握和善用精深技能、加强企业创新和扩大规模的能力、增强数码能力、打造机遇处处的活力与互通城市、落实产业转型蓝图、与伙伴携手合作促进增长及创新。委员会重申,这些工作其实已经展开,也会按部就班进行。更重要的是企业必须转型,提高生产力,而国人也需要深化技能,以应付未来的挑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4, 2017 at 10:21 上午

我们放弃自由后取得更多经济增长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区伟鹏    译者:新国志    2017-1-8
原文:https://yawningbread.wordpress.com/2017/01/08/did-we-get-more-economic-growth-by-giving-up-our-freedoms/

如果我们看看新加坡的经济表现,在过去九年它并没有“突飞猛进”。尽管台湾和韩国发生民主动荡、示威、罢工、总统遭弹劾和监禁,但我们的表现并不明显优于它们。我们看起来比它们好,是因为我们一直通过移民增加人口,而伴随而来的是社会压力。

pic_201701_05

“新加坡经济表现超出预期”,《海峡时报》于2017年1月5日报道。“根据贸易和工业部的预测估计,”据说“2016年第四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1.8%,2016年全年的增长率为1.8%……”

在未质问之前的预测从何而来的情况下,报章写道:“去年的增长远远高于贸工部早前公布的1.0%至1.5%的预测。”我不得不怀疑,该部很早之前就以降低人们的预期来为最新的宣布作铺垫。他们年复一年这样做,已经是老套了。

一二十年前,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1.8%会被认为是可怕的。当然,这样的回顾比较是不受欢迎的。同样的,指出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低的增长率也是不受欢迎的,在经济大衰退时期,我们的经济滑落了0.6%。如今,1.8%会被视为值得庆祝的(“表现优异”),并进一步证明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能力。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一问题,我们应该看看,同我们的贸易邻国,特别是那些收入和技术水平大致相同的国家比较,新加坡表现如何。然而,目前为时尚早,因为其他国家可能还没有公布其2016年的估计。

九年的GDP数据

作为替代,我决定观察长期数据。从世界银行的网站,我获得了下表的数字(台湾除外,有关数字来自台湾政府统计网站)。

pic_201701_03_480w

这些国家按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分组。传统的观点是,较不发达国家更容易实现较高的GDP增长率——尽管我不知道这一信念的理论基础有多坚实——因此在比较分析中,我们将采用这种方式分组。

在我们离开上表之前,我想请你注意九年期间GDP复合增长(右二栏)。新加坡与同一收入阶层的其他经济体相比,表现特出(复合增长54.4%),虽然同较贫穷国家相比差别不多。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2, 2017 at 4:52 下午

从2017国防授权法案检视新加坡战略思维

leave a comment »

杨于胜(台湾前海军上校)   2017-2-7
http://news.gpwb.gov.tw/News/208834

在法案所提之“增加整补点、现代化后勤设施及船舶维修能量”,其目的在为大部队的行动与后勤提供支援,而新加坡在过去本就有扮演这类角色。如今,美国前脚重返菲律宾,却因杜特蒂“重经济”优于“讨南海公道”的战略转向,新加坡的角色会否更为吃重呢!面对南海问题,新加坡并不仅以过激的军事化对峙来检视,更忧心“非传统安全”。

已卸任的欧巴马总统于2016年的平安夜前夕,签署美国会通过的2017年国防授权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NDAA),相比过去紧缩国防预算,贯彻欧巴马总统任内国防政策最后一次的预算内容,强调强化投资国防部的核心能力来恢复国防实力与提升军队行动力,预算微幅调增,惟对比川普竞选期间开出的支票检视,仍然是相去甚多。川普的国防政策是强军为本,增加国防预算的承诺,各界观望,其中最让各国在意的是美军力是否调整,及相对应可能要增加“军费支出”。

星国的国安思维

当国际媒体用“菲变节”来看待杜特蒂总统,或认为新加坡“背离”北京来下标题时,似乎都忽略一个事实——“没有永远的敌人与朋友”,特别是国家利益当头。对菲国而言,想要延续政权,是杜特蒂总统的出发点,国家经济发展优于对狭隘国防安全的考量,向中共靠拢,是为了话语权。而北京要的便是藉由菲国态度散发的意涵与影响。相较于菲国觊觎中共“一带一路”所挟带的基础建设,及附加经济投资效应,新加坡则更在意争取当下的地缘战略与经济发展的话语权,及预防当前外交平台失去左右逢源的机会。既然都是选择,便有时机上的选择,而新加坡此刻合作面取决在国家利益需要。

值得省思的另一个问题:新加坡非属环南海周边国家,亦无与中共有主权上的争议,其声称共军在南海强化岛礁建设与海警船、军舰的强力巡弋,已让周边陷入紧张升温的局势。

从地缘战略检视,新加坡在军事与安全领域,依靠的重点依然是美国,从来没有把“依靠中国”当作增加国家安全的一个选项。因此,支持美国强化在亚洲的军事存在的本质一直存在,包括从支持美国参与海峡反海盗巡逻的国家:美军1990年代撤出菲律宾基地后,让美舰通过轮换、访问等方式实现事实上的常驻,使樟宜军港成为美国军舰在东南亚最主要的停靠点;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支持,让滨海战斗舰长期轮驻外,现已同意P8反潜机进驻。所有配合的行动皆属担忧中国大陆崛起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对地区力量平衡的影响。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