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经济

“我多么希望它真能实现”:詹姆斯•普都遮里的政经思维 vs 新加坡发展模式的神话

leave a comment »

作者:成国泉(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系高级讲师)   译者:林沛     2018-4-10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通过詹姆斯•普都遮里,回溯人民行动党内部分裂的史实,开拓了探索诸如自由、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民主与国家发展等理念,对本地历史上不同人物意味着什么的替代途径。……今天对普都遮里奋斗经历的挖掘,是对新加坡曾经有过可行的政治经济替代模式的提醒,那就是普都遮里曾经提出的,有别于威权“新加坡模式”的建议。

新近围绕着新加坡1963年冷藏行动(Operation Coldstore)史实的辩论,竟重现冷战时期的话术套路,令人纳闷。政治上备受压迫的左翼资深人士,试图说出他们那一方的故事,这是可以理解的;而代表政府的论者们却对他们的前“共产党”对手,按照陈旧的摩尼教式非黑即白的两分法作出指责,未免叫人讶异。好吧。在辩论时,“我”或许必然要有选择性地强调那些于“我的”历史论述有利的人与事。既然如此,历史学家也可以通过全面确认1960年代曾经有过的,来自各种不同政治光谱,对新加坡与马来亚具有重大正面意义的意见,以此郑重介入有关辩论。针对冷藏行动公开进行的激烈交锋,对不曾经历过相关事故的一般读者帮助不大,这些读者更想知道的也许是,1950年代和1960年代的新加坡与马来亚人民,为什么和怎么会对他们共同的未来持有如此强烈与互不相容的观点,以及这些分歧如何塑造了我们今天的局面。

实际上,立足于殖民地解密档案的一组新的学术论著,针对当地与来自殖民地宗主国的个别人士,如何操纵冷战制裁与安全机制来达成他们的政治与地缘政治利益,已作出了相当客观的重新建构。然而,这些可敬的学者在帮助我们进一步深入了解李光耀和他的左翼对手之间的斗争,还是有所不足。而这,恰恰是新加坡社会关心的课题。李光耀和林清祥之间的斗争,在多大程度上涉及根本理念的差异,譬如采用什么后殖民发展模式,国家及其政治角色,对殖民地所遗留下来的种族、语文、民族意识等问题应如何处理?当代东南亚从事社会政治工作的人,无不为这类既存问题产生纷争,经常为此斗个你死我活。事后回顾,本区域几乎所有新生国家,都曾在1940年代至1970年代因这类问题的困扰而被推到战争边缘,受纠缠的跨期甚至更长更远。

在本文可容纳的篇幅内,我想重构一段介于1956年至1961年,两名新加坡顶尖政治经济学知识分子之间如何合作,及最终如何分道扬镳的鲜为人知的经历。这里说的是吴庆瑞(Goh Keng Swee)和詹姆斯·普都遮里(James Puthucheary)。我将重点放在政治经济思维方面:这两人如何借鉴全球关于第三世界如何发展的理念,循此构思马来亚与新加坡后殖民经济的未来。吴庆瑞是大家都熟悉的,殖民地时期社会福利部官员出身的经济学家,后来成为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的政治家,以及新加坡经济的先驱建筑师。因此,本文将以普都遮里作为焦点,我在研究马来亚大学社会主义俱乐部(Socialist Club)历史的过程中,偶然接触到他的有关经济思维的材料。普都遮里是该俱乐部的创会会员。有别于其他诸如和马来亚合并、工人权利或国民教育系统用语等问题,关于新加坡后殖民经济结构替代模式的辩论,在当下通行的历史研究中不太受到关注。

一方面,人民行动党国家威权资本主义发展模式的成功已成为如此强而有力的神话,导致我们的历史论述不太留意政治经济学上的其他替代观念。我们对成功一般作技术上的解释:归功于人民行动党领导有方,制定了健全的经济与财政政策。另一方面,政治经济学文献倾向于强调政治事变,譬如1961年人民行动党的内部分裂,1965年新加坡脱离马来西亚。这些事变,促使政府集中力量追求建立在外来投资上的“新加坡模式”的出口导向型发展。本文通过审视普都遮里截至1961年人民行动党党内分裂前关于新加坡经济发展的政治经济理念,对上述两个“新加坡模式”的神话提出质疑。

1960年新加坡自治政府与马来亚联合邦政府讨论设立共同市场,站立者为吴庆瑞,坐者右1为詹姆斯•普都遮里。Source:The Straits Times@ Singapore Press Holdings Ltd.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文化创意产业在新加坡

with one comment

怡和世纪    2017-12-25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引言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新加坡各政府部门从创意经济角度出发,就已经接受了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基于“要让文化带动资本创建‘亚洲门户’”的城市发展策略,政府于2000年宣布了一个为期15年的文艺复兴计划。在此计划带动下,新加坡文化艺术领域的生态开始发生变化。2002年成立了泰勒版画研究院,2006年新加坡博物馆重新开放,同年由新加坡艺术理事会与新加坡国家文物局主办的双年展诞生,2010年新加坡自由港开放,2011年第一届“艺术登陆新加坡”成功举办,2012年吉门营房当代艺术区建成,2015年花了10年时间筹建的新加坡国家美术馆落成等等。

第一个15年计划期满后,人们久等不见第二个计划出炉。2016年1月政府成立了未来经济委员会,今年2月委员会发表了它的报告书,篇幅长达108面的报告书居然对人文与艺术的推动毫无着墨。或许有人要问,难道我们在文化艺术的漫漫长路上已失去了继续前进的毅力与耐心?

新加坡华族文化中心2017年5月19日开幕时,19位活跃于本地文化创意产业领域的创意人,呈献了以“新‧创艺”(Creativity in Pulses)为主题的华族文化展览。与此同时,报业控股华文媒体集团也宣布与中心联合推出“早报文创空间”,定期在中心与大家见面,以“探索本地文创话题,营造文创氛围,建立文创产业”。一切有关文化创意的活动随即再成了媒体的热点新闻。

借助华族文化中心开幕时拍出的节奏,《怡和世纪》本期以“文化创意产业在新加坡”为专题,通过各方人士的相互交流,尝试探讨新加坡文创事业的现状与前景,特别是民间力量在推动文创方面所能做的贡献。

以下为今年7月23日《怡和世纪》在怡和轩主催的一个沙龙的实录:

《怡和世纪》沙龙

主持:陈迎竹
出席者:林仁余、李楚琳、刘夏宗、林清如、陆锦坤、林少彬、南治国、谢声群、林沛、郑钧如
记录:邹文学

陈迎竹:按照大家同意的提纲,我们今天谈何谓文化创意产业、新加坡文创产业现状、面对的局限与不足、民间力量能如何推动文创等等。先请仁余谈谈何谓文创产业?为什么文创产业越来越成为现在许多国家发展经济的重点?

文创基本上是国家主导的经济手段

林仁余:我们讨论的文化创产业,也有人讲成创意产业,那是Creative Industry 或者Cultural Creative Industry 的翻译,这个名词最早可能是英国政府在1989年提出,希望以文化产品来创造财富,不过,在英国使用“文化”这个字眼是敏感的,会被人认为政府要操纵文化,于是提出创意产业这说法。提出这概念,是因为看到美国在文化产业方面创造了巨大财富。那之前有所谓无烟囱工业,进入新时代,当政者要寻找新的经济引擎。以美国为例,有好莱坞、迪斯尼、流行音乐、博物馆、快餐文化等,英国政府也提出,文化活动应该成为一种产品,让它产生经济效益。他们建议从三方面去拓展:一是教育培训,二是扶持个人创意,三是提倡创意生活。

1990年代末,本地也加入提倡艺术教育。当时我还在报馆工作,访问艺术理事会请来的一名英国艺术教育专家,他们主张艺术教育应该包含在创意产业里,而且是重要的组成部分。所谓创意行业,包括广告、古董及艺术品拍卖、工艺、服装设计、平面设计、广告设计、影视、广播,甚至包括电脑软件服务、音乐表演、出版等,这些都包括在创意产业里。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在九十年代也努力要推动创意产业,最先是推动电影工业,接下来是动漫产业。所以,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一直在影响着我们。以上是简单介绍一下文创,作为大家讨论的背景。

现在很多地方都在谈论创意产业,日本动漫和韩国的影视都显示了文化产品的力量。 阅读更多 »

马新经济竞争 合纵连横微妙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10月1日第31卷39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5965647591&docissue=2017-39

中马合建铁路,中新两国也合营码头。大马依赖中国来与新加坡竞争,陷入利益冲突。

马来西亚交通部在八月间大动作,请来首相纳吉为东海岸铁路计划主持动工仪式,并豪言要让这条铁路取代新加坡港口,成为中国货轮破解马六甲困局的门口。根据大马勾画的美景,这项由中国融资的战略计划,到了二零三零年,预计每年可让五千三百万吨货物使用这条铁路,成为马来半岛东岸和西岸的主要交通。到时货轮在位于马六甲海峡的巴生港口卸货,然后由铁路把货物拉到东岸面向南中国海的关丹港口,货轮不需要经过新加坡就可直达中国,提前实现泰国克拉运河的梦想。

大马一直把新加坡视为最直接的竞争者,从马哈迪时代至今,都希望能取代新加坡成为区域经济发展老大。中国的崛起为大马创造一个取代新加坡的机会,借着靠拢中国及积极配合一带一路的推行,中国资金源源不断地涌进大马,东海岸铁路及马六甲海港建设成为中马的战略合作项目。中国希望通过大马对基建的需求让资金、技术及材料走出去,大马则希望借用中国庞大的财力及先进技术,大幅度带动国家经济发展以取代新加坡。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忍的。在大马频频动作之际,狮城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选择不太花钱的策略,不大搞基建,而巧用纵横之术,以国际联盟轻轻化解大马“战略基建计划”,让大马措手不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5, 2017 at 9:00 下午

李显龙为何“突然”访华?

leave a comment »

侠客岛     2017-9-19
https://www.sohu.com/a/193120641_357283

许久没有动静的新加坡,最近出声了。没有任何征兆,9月15日中国外交部和新加坡总理公署发布了李显龙访华的消息。为期三天,从本月19日到21日。这事为什么值得关注呢?因为自2013年8月,李显龙应李克强之邀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后,他就再未赴北京参加过任何“国事访问”了。2014年李显龙到访了中国地方几个省区及香港,及出席了北京APEC会议,但并没有对华正式访问。

时隔近4年,突然造访,这背后有什么故事?

转变

这次访华,李显龙不仅接受了中国媒体的专访,还毫不吝惜对中国前景的赞美之词,称对于新加坡来说,中国的崛起是一件好事,“因为一个成功的中国,一个繁荣自信的中国,一个和邻国和其他国家有和平互利关系的中国,不仅是中国的福祉,也是全世界的一件大好事情”。

话说得是很漂亮,但这话风,实在同这两年来,中新两国有些尴尬的关系不太符。

2015年,新加坡接棒泰国成为中国-东盟关系的“协调国”,为期三年。但很显然,接棒以来,这个“协调国”在处理国际关系上的一些做法,屡屡让两国关系,陷入尴尬的境地。

尤其是在南海问题上。新加坡并非南海争端国,却明确地表达了对南海“仲裁”结果的认可。先是2015年,在美国强介入南海之际,新加坡也顺势加强了与美军的军事协作;同年6月,在云南玉溪举行的东盟特别外长会议上,由于东盟在谈到南海议题时,对“法律与外交程序”作了强调,作为主持的新加坡外长便没有出席记者招待会;而随后的8月,李显龙访美时,又再次重申了对南海“仲裁”结果的认可。可见,在这一问题上,过去新加坡的做法,是直接“倒”向了美国。

对此,中国的态度也毫不含糊。2017年5月的北京“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国就被曝“未向李显龙发出正式邀请”。此外,2016年11月,中国香港海关扣押了新加坡“星光部队”在台湾训练使用的9辆步兵战车,并决定向马来西亚海军出售4艘战舰。

两国的关系似乎遇到了一些波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0, 2017 at 12:42 上午

国庆愿景不应只有糖尿病

with one comment

许由     2017-8-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810-136

如果要从国庆献词探知政府的方向,今年所列出的所谓三大挑战,感觉好像政府没有什么方向感。智慧国新加坡已经落后了,的确必须急起直追,可是学前教育和糖尿病?

今年的国庆日气氛相对清冷,不但组屋区自家挂国旗,或者德士和一般汽车挂国旗的现象少了,连总理国庆献词的内容也让人失望。

《联合早报》国庆日当天的头版新闻,报道李显龙总理说政府未来要处理的三大挑战,分别是发展学前教育、对抗糖尿病和建设智慧国,读来让人既意外又失望。我周围的朋友也对献词谈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感到不可思议。

本来,国庆献词为国人了解总理就今后国家发展走向的想法提供一些线索。但是今年的国庆献词,除了智慧国的部分,另外两个所谓的长远挑战,都让人有莫名其妙的感觉。《联合早报》的社论虽然尝试说明发展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的重要性,但是还是无法消除我和朋友的失望。

对,发展学前教育和对抗糖尿病都有它们的重要性,可是有必要由总理亲自来讲吗?教育部长和卫生部长难道就不足以处理这些问题了?国庆献词应该具备纲领性的内容,特别是新加坡现在无论内外,都面对诸多的问题和挑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1, 2017 at 9:39 下午

舢舨与万能插座:新加坡与香港的双城异路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6-30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9642

同为英国前殖民地,香港与新加坡各自走出不同的路。(照片:汤森路透,后制:潘世惟)

近年在不同场合,很喜欢提及新加坡与香港的不同比喻,以演绎香港在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新港这两个前英国殖民地、亚洲重要港口城市现今的不同世界定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视新加坡为“舢舨”,香港特首梁振英期许香港成为“万能插苏(插座)”。

两者的差异在于,“舢舨”能自由活动,可以有广阔活动空间、自由拥抱世界,而“万能插苏”只能被动地依赖一方,不能自主活动,这意味香港会有“警惕外国势力”包袱,难以像新加坡那样自由拥抱世界,成为货真价实的“亚洲国际都会”。

星港10年内变化

双城的政治比喻所衍生的世界定位意涵,与新加坡、香港的竞争力状况很有关连──其中一个可以参考的观点,是2016年4月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 总裁、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政治和国际事务荣誉退休教授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什么是国力强大的关键?》(Connections, not armies, make countries powerful)。

她引用了麦肯锡(McKinsey)顾问公司的研究,指“全球商品、服务、资金、人员和数据流动在决定国家、公司和个人的命运方面‘扮演着越来越大的角色’”。

按这个标准,“处于全球航运和资金流动核心的小型开放经济体”新加坡位列世界连系度榜首,“荷兰、美国、德国、爱尔兰和英国紧随其后”。这里的一个重点是:在现今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之中,与世界联系的广度与深度,是地方竞争力的一大重要来源。从这个角度看,新加坡与香港的“舢舨”与“万能插苏”世界定位孰优孰劣,自不待言。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7, 2017 at 1:26 下午

集体盲思下纸上谈兵新加坡未来经济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5-17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593

虽然未来经济报告一再提起生产力,但是,说来容易,数十年来,人民行动党政府始终无法解决有关难题。一个不具生产力优势的经济,是一个缺乏竞争力的经济。明显的,解决不了生产力问题,也就解决不了相关的廉价劳工泛滥引发的社会民生问题。

近数年来,新加坡经济每况愈下。根据官方数据,自2010年以来,裁员人数逐年上升。2016年的冗员,即裁员及提早解除雇佣合约的人数达1万9000人,是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新高。为此,政府借鉴之前数个经济理事会处理国家困境的经验,于2015年12月份成立新加坡未来经济委员会,由30位委员组成,负责为新加坡制定经济发展策略。

2017年2月9日,未来经济委员会建议报告出炉。过程中,委员会征询1000多名教育家,商界领袖和学者的意见,以及,收集9000条公众意见,并花了一年的时间完成整个报告。

2017年5月1日,原本在2016年5月19日,成立之技能创新与生产力理事会,易名未来经济理事会,负责落实未来经济委员会建议报告的内容。

新加坡未来经济报告勾勒未来十年发展愿景,从五大方面进行策略规划,即产业及市场的未来增长、企业的能力及创新、就业机会及技能、市区发展及基础建设、与世界的衔接性。

委员会共制定七个策略,分别是深化和开拓多元国际联系、掌握和善用精深技能、加强企业创新和扩大规模的能力、增强数码能力、打造机遇处处的活力与互通城市、落实产业转型蓝图、与伙伴携手合作促进增长及创新。委员会重申,这些工作其实已经展开,也会按部就班进行。更重要的是企业必须转型,提高生产力,而国人也需要深化技能,以应付未来的挑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4, 2017 at 10:21 上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