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美国

李显龙为何没有去北京参加“一带一路”峰会?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7-5-21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5/21.html

新加坡《星期天时报》(The Sunday Times)就总理李显龙未出席一带一路峰会而引起国民的各种猜测,发表了一篇观点版文章。

上周,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29国领导人出席会议,其中包括7个东盟国家的领导人。新加坡则是由国家发展部部长黄循财代表出席。

就此,出现了两种猜测和解读:中国怠慢了新加坡;新加坡不想参与峰会。

文章指出,黄循才对此已经做出了澄清,在5月16日接受访问时表示邀请是由中方所决定。

文章写道,这意味着,李显龙并没有收到邀请,是中方怠慢了新加坡。

文章对黄循才即时出面摆正事实的做法表示支持。文中指出,信息不足的情况常常会引起国民蜂拥而至的猜测,而外交事务本身具有的不透明性,也为他者提供了操纵感知的机会。

文章引述新加坡前外交部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在脸书上的一文,提醒新加坡国民不要陷入外国势力的“心理战(psychological operations)”。

实际上,中国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赵乐际在16日时与李显龙进行了会面。

据文章引述,考斯甘对此评论道:“故事的寓意就是要保持冷静。心理战只有在对方不冷静的情况下,才能得手。”

就此,文章指出了中新关系中的3个迷思以及其中包含的错误信息,并进行澄清。 阅读更多 »

政治庇护和国家政治文明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4-8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403

是什么样的国家会如此赶尽杀绝一个孤身作战的少年政治反对者?这是何种政治文明?

政治庇护是指一个国家的国民因为宗教,政治,结社,个人价值观的因素,在国内受到逼害以致其基本人权受到严重侵犯,而唯有逃亡到另一个国家寻求司法保护个人的生命安全。

从定义来看,政治庇护涉及政治文明程度有着相对落差的两个国家,受害者必定是从一个政治文明有问题的国家,逃往一个相对有政治文明的国家。换言之,受害者是从一个基本人权没有保障的国家,逃亡到基本人权有所保障的另一个国家。可见,透过政治庇护案例,可以理解一个国家的政治文明程度,以及,国家对国民基本人权的保护实况。

基于此,余澎杉成功获得美国政治庇护的个案,提供了一些客观上的政治现实:一,新加坡是一个政治文明有问题的国家,二,新加坡国民的基本人权没有得到政府的尊重与保证。三,美国司法依据当地政治文明价值观的审判,否定了新加坡是一个西方民主模式的国家。

其实,除了从政治庇护的定义了解新加坡的政治文明实况之外,也可以从余澎杉的个人实际遭遇,也就是说,新加坡官方如何侵犯受害者的基本人权,去明白新加坡政体的确实属性。

此外,不妨从其政治过程看个究竟,那是依法执法?还是拉大旗作虎皮?或者说,是杀一儆百的政治伎俩,以彻底杜绝国民利用网络空间,发表不利政府的批评言论?从媒体的综合报导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新加坡当权者是如何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来对付一个刚从中学毕业,桀骜不驯,乳臭未干的孤独少年。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0, 2017 at 8:33 下午

矛盾五段论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3-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3/145155.html

李显龙在3月头接受BBC访问时,说了如下的名言:“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那内政部说“接纳发表憎恨言论的人是美国特权”又是基于什么道德或智慧的高岗?
在小小岛国,行动党高官天天顶着大智慧和高德道的光环招摇过市,贫尼还真想不出他是如何得出这句和他治国理念完全不符的大话?

【壹】

“按摩椅”余澎杉在美国获得“政治庇护”后,内政部发表文告如下:

余澎杉因冒犯回教徒和基督徒以及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但美国的标准不同,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允许人们发表憎恨言论,例如:美国允许人们以言论自由为名,焚烧《可兰经》。我国的立场有所不同,发表憎恨言论或尝试焚烧《可兰经》、《圣经》或任何宗教典籍的人,将被逮捕或提控。世界各地有许多这类故意发表憎恨言论的人,他们有些可能被起诉,一些人则注意到美国的做法,并考虑向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是人都知道,余澎杉因言获罪绝不是为了啥宗教,乃是“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所以显龙大君才会利用国家机器镇压他。然而,内政部的文告也说了谎,因为余澎杉不曾为“侮辱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两度被判监禁”,因为精英政府也知道,这会成为国际笑话。

如果余澎杉诚如内政部所言,那么美国移民局应当给予他的是“宗教庇护”,而不是“政治庇护”;应称他为“自以为是的无神论者”(self righteous atheist),而不是“年轻政治异见者”。

所以李显龙政府是“王顾左右而言他”,扯远了。

【贰】

近月,一名来自印度南部的回教传教士冒犯基督徒和犹太人的视频被人偷偷放上网,结果引起轩然大波。去年6月,尚穆根强调“对分化社会言论‘零容忍’”的承诺,看来要大开杀戒了。果不其然,一名社会精英——国大马来文系副教授在面簿上批评上载视频的人也不可以,被国大停职思过。尚穆根说:“该名副教授的立场和行为让人无法接受。他随意下结论,没有查证事实,没有查看背景内容。所支持的立场,也与新加坡的常态、价值观以及法律,背道而驰。”——作为一名马来穆斯林且是社会精英,竟然对自个儿的宗教也不能置喙,恰好是律政兼内政部长的智慧比他大得多!

在新加坡,只要“有人报警”,基本上就进入所谓的“司法程序”,平民老百姓一般都不能说什么。直到法庭下判,基本上还是不能说什么,否则“藐视法庭”。那么,大家的事几时才可以说呢?而这件事雷声大、雨点小,最后怎么收科也无人知晓,尚穆根真正做到彻底的“零容忍”吗?抑或是又打下一桩“一切政府说了算”的柱石。 阅读更多 »

因批评李光耀被关的星国少年》余澎杉获美政治庇护 移民法官:他是一名政治异议者

with one comment

风传媒/林璟昕    2017-3-25
http://www.storm.mg/article/238964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18岁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自2年前开始,就因拍片辱骂“开国总理”李光耀、柴契尔等政治人物,而先后遭囚精神病房,甚至吃上牢狱之灾。去年12月他持旅游签证入境芝加哥,并向移民官员寻求政治庇护,如今在被拘留超过90天后,美国移民法官终于在24日裁定余“因其政治与宗教意见,而遭新加坡政府迫害”,因此予以政治庇护。

判定余遭“政治迫害” 美国提供政治庇护

在长达13页的判决书中,芝加哥移民法官寇尔(Samuel Cole)表示,余澎杉(Amos Yee)在去年底抵达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时,曾表示他害怕回到新加坡。寇尔认为,即便余澎杉在社群网路上所发表的言论与影片确实使人不快,但美国并没有因此拒绝提供他政治庇护的理由,除此之外,有鉴于余澎杉曾因其政治意见而受到新加坡政府骚扰的过去经验,他对于回国的恐惧并非没有理由。 阅读更多 »

中新关系好转乍暖还寒?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韩千依   2017年3月19日 第31卷 1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89032271170&docissue=2017-11

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赴北京参加中新双边高层合作会议,令两国关系回暖,而中方在会谈中“留有一手”,新方感受到中方压力。

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右)会见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

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回暖,副总理张志贤在二月二十六日率领庞大代表团赴北京参加两国一年一度的双边高层合作会议。会议延宕了三个月才举行,被外界视为两国关系在经过去年一连串的矛盾爆发之后,首度走向缓和改善。

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以及后来争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上表现出来的姿态,被中国及亲中舆论视为倾向美国在本区域的利益,引发北京的不快,多次藉由舆论发动攻击。去年十一月,新加坡九辆装甲车在台湾训练完成后回国,经过福建及香港,在香港海关被扣留,表面理由是报关程序出问题,其实是北京给予的警告。双方往来明暗之间过招三个月,北京方面按照中国人“不欠过年”的习俗,在今年春节结束前让装甲车放行。两国最高层的双边会议也接着召开。

此次会议,新方主帅张志贤与中方主帅副总理张高丽会见、饮宴、主持会议,一切一如往常。新方外长维文与中方外长王毅、双方其他部长也做了对等的会面和交流。事后有中方消息指出,两国外长的交流与其他部长相比谈不上十分融洽,显示双方外交部门在过去连串的对峙交锋中,入戏极深。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好为人师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2-21

李光耀臧否人物,口气之大与一个弹丸小岛首脑的身份很不相称。他语气中总是以布道式语言,以真理的发言人身份说话,直截了当,不加掩饰,描绘得这样鲜明,尤其是描绘得这样真实,显得自己站在了真理一边,官气、架子、资格十足,好像全世界的真理就装在他一个人的头脑里,可问题是世界上没有永远正确的人。

苏轼《与王庠书》说:“轼少时好议论古人,既老,涉世更变,往往悔其言之过,故乐以此告君也。”苏轼只是“少时好议论古人”,到老年时“涉世更变,往往悔其言之过”。而李光耀在书写回忆录时已经是耄耋之年,根据自己的主观好恶,语气就像师长在学生的毕业证书上写评语似的,臧否各国首脑,很让人有“每闻巧舌宜可憎”(欧阳修《啼鸟》)之感。当然,李光耀臧否的各国首脑,平民百姓无从论断其公正与否,但就其对人物的褒贬和语气上来说,明显地表现出他的偏颇。

李光耀好臧否人物,是一种自我心理膨胀,以为自己真的是治理天下的超人,取得了议题设定的权力,并霸占了对错的标准,这决定了他特定的社会心理,如占有、攫取、打败对手、治人、人上人,把自己当成与上帝一类,每当他的目的不能轻易达到时,就指责那些不肯被忽悠的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对各种首脑的议论,没有正义与否和是非之分,有的是随自己的意识来判定,很少考虑国家、民族、大众的利益。举凡李光耀接触过的人物,欧美、亚非不管是国家首脑还是普通官员,都在他品头论足之列。对自己的僚属如吴庆瑞、吴作栋等等就更不用说了。

李光耀臧否人物,娓娓道来,就如同瀑布一样,居高而下,滔滔不绝。伟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尽显豪迈气势,文韬武略展现地淋漓尽致。而李光耀就像街坊乡里,负曦闲谈,“邻居一杆秤,街坊千面镜”一样,让人感觉到的是小妇人家的絮聒。

李光耀对印尼总统苏哈多最为推崇。“苏哈托同苏加诺总统恰恰相反,是个谨慎细心、思想缜密的人。他性格内敛,纵有滔滔辩才”,“虽然态度谦卑友善,他却有顽强不屈的意志,决定要做的事,就不容任何人反对。我欣赏他,相信彼此可以愉快相处。”“苏哈托总统的个性、脾气和宗旨使我个人能跟他建立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福气。”“他是一个沉默有礼的人,只是比较拘泥于仪式和礼节。”“这些年的相处使我发现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不轻易做出承诺,但是说过的话一定履行。言行一致,贯彻始终是他最大的长处。”

李光耀很清楚苏哈多是一个双手沾满印尼人民和华人鲜血的刽子手,“9月30日的‘九三零’事件,指挥特种部队的苏哈托将军……随后又发生成千上万个(估计有50万人)所谓共产党支持者遭屠杀的事件。死者包括一些华人,这些已经吸引了我们所有的注意力。”

李光耀也知道苏哈多家族贪得无厌。“总统儿女所享有的经济特权……由于子女们对每一个有利可图的合约和垄断行业都插上一脚,而且介人的程度有增无减,苏哈托面对的问题雪上加霜。……在苏哈托心里,作为堂堂的印尼总统,他是一个泱泱大国的苏丹中之苏丹,膝下子女自然应该享有和梭罗苏丹的王子、公主们一样的特权。给予他们这些特权,他一点也不觉得愧疚,因为这是他当苏丹霸主的权利。”

对于犯下残杀人民的罪犯和极端贪腐的总统,是一个“态度谦卑友善”“沉默有礼的人”吗?“使我个人能跟他建立友好的关系,这是我们的福气”?

李光耀真会为苏哈多着想,苏哈多的下台,不是苏哈多本人有问题,而是他的子女“行为过分”,对苏哈多的覆灭觉得惋惜,惺惺相惜之情溢于言表。“对这样一个领袖来说,事情发展到这步田地真是个人极大的悲哀。在这种非常时刻,向来在判断和任用手下方面特具慧眼的他,却选错对象出任要职。他犯下的错误对自己、对国家都贻害无穷。”“我不明白他的子女为什么需要那么多财富。若不是因为他们行为过分,苏哈托在印尼史上将能占有不同的地位。”“我观看了他宣布辞职的电视广播,为他无法更体面地引退而叹息。” 阅读更多 »

从质疑到想念──新加坡的种族融合与多元文化

leave a comment »

Elsa Ho    2017-1-24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722&nid=7524

图片

由于历史的关系(新加坡建国起于华人与马来人的政治歧见),新加坡对于团结国内几个主要种族可说是不遗余力。待过新加坡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不同种族和谐共处”的标语时时可见,含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是大忌。

在2015年新加坡欢庆建国50周年的大会上,“One people, one nation, one Singapore”是主题曲之一,同时播出了一段影片,片中的受访者都是在双文化家庭下长大的人(例如爸爸是印度人,妈妈是华人),他们诉说着这个国家对不同文化的包容。

种族多元是新加坡与生俱来的特色。图/Tang Yan Song@Shutterstock

当我还住在新加坡时,常觉得这只是政府的宣传手法,占70%以上的华人仍是主导的族群,和乐融融的表象下藏着感受得到,却听不到的歧视。

直到我搬到美国。

美国在意各种族间的平等,但较少见到像新加坡政府大力宣传“One people, one nation”这样的状况。事实上,美国虽号称“大熔炉”,每个种族实则如“沙拉碗”各自过活。美国的文化、习惯与日常生活中,看不太出来是种族融合下的产物。

不少台湾朋友提过在美国的生活有种平行世界的感觉──平常上班在“美国(白人)”的世界,下班后则和同乡的朋友讲中文,看台湾的综艺节目,做以前在台湾会做的事,仿佛并非身在异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1, 2017 at 7:1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