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美国

新加坡突驱逐华裔专家向北京释放了什么信号

leave a comment »

多维新闻/编译:东坡        2017-8-13
http://news.dwnews.com/global/news/2017-08-13/60006577.html

新加坡8月4日认定华裔教授黄靖试图为外国政府影响新加坡的外交政策,宣布将其驱逐。新加坡突然驱逐一名华裔中国通背后有何玄机呢?

香港《南华早报》8月12日发表题为《驱逐中国通黄靖,新加坡想表达什么》的文章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到亚洲之外的地方旅行的时候,经常会遇到一些关于他们的国家的地理位置上的无知问题。“你来自新加坡?那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作为大中华区外唯一的一个以华人为主的国家,同时新加坡还没有一个城市大,一些关于新加坡地位的疑惑是可以理解的。52年后,新加坡发现,它仍然需要教育教育这个世界,那就是它是一个主权共和国。

文章称,一个星期前,新加坡又给世界上了一课。8月4日,新加坡宣布以对方试图为匿名的外国政府影响这个城市国家的外交政策为由,驱逐一名华裔美籍教授。黄靖是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的中美关系专家,被指控向新加坡高级官员提供“机密信息”,以影响他们的决定。

新加坡的突然举动是否会影响中新关系呢(图源:新华社)

新加坡的声明说:“他(黄靖)同外国情报机构合作做这些事情。这相当于颠覆和外国干预新加坡的内部政治。”

文章称,新加坡虽然没有透露黄靖是为哪个国家效力,但是大多数人都认为那是中国,他出生的国家。这起事件引发了激烈的讨论和猜测。因为这样的驱逐行为总是具有象征意义的,那么问题是新加坡想要传达什么呢。

文章说,要把这次举动放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来解读。许多专家称,新加坡有许多行为让北京不快。黄靖也列举了一些他认为是战略错误的行为。虽然新加坡敢于面对问题,但是有很多清晰的迹象表明,新加坡对于一些言论极为敏感,那就是它在处理对华关系上或许犯了一些错误。在这个背景下,黄靖的被驱逐可以被视为政府的一个毫不含糊的警告,它不会让人多误事的现象出现在新中关系上。另外一个针对的关键目标就是那些来自中国大陆、在新加坡机构的潜在舆论制造者。 阅读更多 »

狮城谍影疑云震慑外来学者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04&docissue=2017-33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266&docissue=2017-33

新加坡内政部指中国背景的美籍华裔学者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取消他和太太的永久居民身份,永远禁止他们入境,事件震慑在新的外来学者。仍在狮城的黄靖提出上诉。

新加坡学术圈外来人才众多闻名世界,尤其少数几个被视为官方智囊的机构,网罗了来自多个国家、拥有各种国籍的学者,也通过开设高等课程吸纳世界各国研究生,作为高等人才相对稀缺的狮城观照世界也提供政府不同意见的渠道。原本不为外界注意的这种学府氛围,近日却意外传出“谍影”疑云,引发国际关注。

新加坡内政部在八月四日星期五傍晚忽然发布文告,指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讲座教授兼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是“试图影响当地舆论的外国代理人(agent of influence)”,确认他曾“参与损害新加坡国家利益的活动”,因此依据新加坡移民法令取消他和妻子杨秀萍的永久居民身份,并且把这名中国出身的美籍学者及妻子列为不受欢迎的移民,永远禁止入境。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同步表示即日起停职停薪,终止其聘约。

黄靖对媒体否认指控,表示“外国代理人”之说是无稽之谈,“为什么不指名是哪一国呢?美国还是中国?”他将依法向内政部长提出上诉。若上诉不果,他须在特定时间内离境。

隶属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在亚洲高等研究学府拥有崇高地位,成立十余年来培养了八十多国两千多名学生。前总理吴作栋刚在今年四月接替年事已高的王赓武出任董事会主席。

事件立即在当地学术圈和移民圈子引发寒蝉效应的“骚动”,许多外国学者私下议论纷纷,试图勾勒完整的拼图,也纷纷相互提醒要更加谨言慎行。 阅读更多 »

“小国”新加坡陷入“过度紧张”

leave a comment »

葛红亮(察哈尔学会研究员,供职于广西民族校园东盟研究中央)     2017-8-8
http://opinion.huanqiu.com.vrp3d.com.cn/hqpl/2017-08/11092996.html

2015年失去“国父”李光耀后,东南亚最富足、且长期稳定的弹丸小国新加坡经济、内政与对外交往风波不断。

经济方面,新加坡经济近几年受世界经济复苏乏力及自身经济转型的深刻影响,呈现缓慢增长。数据展示,2013年至2016年新加坡GDP增长率分别为5.0%、3.6%、1.9%和2.0%,而2017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在1%至3%之间。经济转型与整改期的增长缓慢也深刻影响社会情绪,在李光耀去世后,新加坡国内的政治与社会结构持续整改。前不久,新加坡“第一家庭”的争吵不但损害新加坡国家形象,更使新加坡人原本引以为傲的政治制度备受指责。

外交方面,新加坡多位知名外交官的隔空论战虽表明已经新加坡学者或官员开始反思新加坡的“小国外交”,却也意味着近年来新加坡与大国间的关系,特殊是对美对华交往的确出现问题。一系列因素作用下,新加坡作为小国本身具有的脆弱性,在现有状况下展现出过度的紧张与保守。对美国籍学者黄靖教授的“莫名”驱逐则在巨大程度上反映出新加坡政府的这一心理。

新加坡内政部就黄靖教授一发表告示,外界便产生质疑,至今未有打消。黄靖教授是华裔,但新加坡本身就是华人为主体的国家,华裔面孔并不稀缺;黄教授还是美国籍人士,来新加坡服务之前,一直在美国高校与智库工作,是新加坡千百万海外引进人才的一员。如今,由于招致“莫名”指责,黄靖教授可能很快会被逐出新加坡。由于此事涉及新加坡国家机密及对外关系,新加坡政府公布相关证据的可能性较低。若如此,像黄靖一般在新加坡重要企业、高校与智库等机构服务的外国引进人才难免会有所顾虑。鉴于此,黄靖教授被“莫名”指责一事很可能会深刻影响新加坡向来引以为傲的丰富海外优质人才资源。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8, 2017 at 11:21 上午

“近”而远之?——探讨新中关系与东亚海事的新趋向

leave a comment »

庄嘉颖     2017-8-7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演变中的区域环境和美中关系紧张加剧的情势,可能使新加坡持续已久的“不选边”政策,从“中间路线”变成“两边不讨好”。这种情形可能逼迫新加坡有意无意,在南海议题、军事部署、后勤支援、安全合作、和外交支持等层面上,偏向美中的某一边。假如美中某一方认为新加坡的举动,实质上损害到自己的利益,失利的那一方或许会对新加坡采取更强硬的手段。

向来平静的新中双边关系近年来正在经历一段少见的摩擦。虽然新加坡并不是南海领域争议的一方,但是新中之间所产生的张力,却主要来自南海纷争,特别是两国对联合国海洋公约(UNCLOS)的诠释和对中国在南海填盖人工岛礁的态度。新中观点落差背后是双方对现有国际秩序、国际法、海事管理,以及新加坡与美国战略合作的认知差异。既使新加坡政府认为自己的观点反映了该国在华府与北京之间“不选边”的长期立场,但是海事和航海权益的问题仍然可能把新加坡卷入美中紧张关系。

中国有所不悦

新中关系近几年降温最具代表性的现象,可能是中国媒体对新加坡的一系列公开批评。声称新加坡在南海议题上“偏袒美国,反对中国”的中国媒体报导和论点日益普遍。中国媒体因官方管制,能持续一段时间的论述,多少反映了与中国政府有一定的默契。去年秋天还见新加坡驻中国大使罗家良与中国新华集团旗下《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该报上进行了几回合的公开笔战。争议的焦点是《环时》认为新加坡政府在2016年委内瑞拉非结盟国家运动高峰会议上的发言提到南海法治问题,意图偏袒美国政府的立场与中国作对,间接谴责中国官方立场。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记者招待会上更似乎间接认同了《环时》的观点。新加坡官方则反对如此解读。

中国一些舆论和官员以个人名义同时也表达了对新加坡明显不满的意见。网上论坛和评论,时不时就会怪新加坡“忘本”,骂新加坡是“汉奸国”。这类言论与新加坡人口大多数是华人有关,对中国民族主义者而言,这是特别会挑起情绪。汉奸一词,极易唤起人们对中国抗日战争时期有一些中国人士与日本合作的痛苦回忆和愤慨。有报道甚至还称,中国方面会在与新加坡商业来往时,散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无能”、“无效”等不满言论。中国舆论对新加坡的批评铺天盖地,一些中国网站以此恶搞,把“憎恨新加坡”列为爱国中国公民每天应做的事。

这一轮新中摩擦,起源于2010年在越南河内举行的亚细安区域论坛(ARF)会议。时任新加坡外长杨荣文被指带领亚细安成员国批评中国关于在南海争议性海域拥有主权的立场。据报导,时任中国外交部长的杨洁篪向在座的亚细安成员国代表说了一句话,“小国”必须记得自己的地位,据说在说此话时目光一直望向杨荣文。之后,中国时不时就会传出对新加坡和美国密切安全与军事合作的批评言论,指新加坡不该“挑拨大国之间的关系”,更不应该允许自己被美国“操作”。新加坡在南海议题坚持依照法治原则处理,显得不大重视中国的反对,更加引起北京的不满。新加坡在台湾的单边军事训练,一样令中方不悦,强调新加坡必须遵守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接着2016年底新加坡战车从台湾演习结束,归国途中被香港海关以“未经许可运送战略性物品”名义扣留三个月。

新加坡面对的困扰

新加坡近来对中国在南海的举动也有一定错愕感。中国近几年在南海大量填海,建造人工岛礁,在人工岛礁上装置武器,在受争议的海域开采能源,不但让自己的渔船进入受争议海域作业还驱逐和扣留他国渔船。这样的行为让中国的许多邻国,包括新加坡,感到不安。中国在南海的填海工程远超过其他争议者的类似举动,中国藉此增强了控制海上和空中交通的实质能力,更直接影响到依赖对外贸易的新加坡。在新加坡当局眼里,中国在南海的行为与对UNCLOS和亚细安睦邻原则的主流理解有所出入,这使新加坡对局势更加有所疑虑。作为小国,新加坡深深认识到国际法律和常规,对于约束大国权力滥用的重要性。另外,新加坡也担心中国在东海、黄海和南海用船只和飞机挑战南韩、日本和美国海军和海巡单位,可能鼓励更多国家在南海采取类似行动,加深区域紧张。 阅读更多 »

舢舨与万能插座:新加坡与香港的双城异路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7-6-30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19642

同为英国前殖民地,香港与新加坡各自走出不同的路。(照片:汤森路透,后制:潘世惟)

近年在不同场合,很喜欢提及新加坡与香港的不同比喻,以演绎香港在1997年主权移交之后,新港这两个前英国殖民地、亚洲重要港口城市现今的不同世界定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视新加坡为“舢舨”,香港特首梁振英期许香港成为“万能插苏(插座)”。

两者的差异在于,“舢舨”能自由活动,可以有广阔活动空间、自由拥抱世界,而“万能插苏”只能被动地依赖一方,不能自主活动,这意味香港会有“警惕外国势力”包袱,难以像新加坡那样自由拥抱世界,成为货真价实的“亚洲国际都会”。

星港10年内变化

双城的政治比喻所衍生的世界定位意涵,与新加坡、香港的竞争力状况很有关连──其中一个可以参考的观点,是2016年4月智库“新美国”(New America) 总裁、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政治和国际事务荣誉退休教授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什么是国力强大的关键?》(Connections, not armies, make countries powerful)。

她引用了麦肯锡(McKinsey)顾问公司的研究,指“全球商品、服务、资金、人员和数据流动在决定国家、公司和个人的命运方面‘扮演着越来越大的角色’”。

按这个标准,“处于全球航运和资金流动核心的小型开放经济体”新加坡位列世界连系度榜首,“荷兰、美国、德国、爱尔兰和英国紧随其后”。这里的一个重点是:在现今全球化的世界体系之中,与世界联系的广度与深度,是地方竞争力的一大重要来源。从这个角度看,新加坡与香港的“舢舨”与“万能插苏”世界定位孰优孰劣,自不待言。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7, 2017 at 1:26 下午

新加坡“小国大外交”面临新考验

leave a comment »

任南岭(中国东南亚研究学者)    2017-7-6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7/07/06/449355.html

虽然新加坡在某些方面具备“大国的角色”,但这并不能改变新加坡作为一个“狮城”本身具有的脆弱性。

新加坡第一家庭的纷争尘埃未落,该国外交界多名资深外交官的隔空大论战又罕见上演。据新加坡《联合早报》3日报道,该国资深外交官、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1日在《海峡时报》刊登文章,称新加坡应以中东国家与卡塔尔断交为前车之鉴,牢记“小国应有小国的作为”。他认为,随着新加坡进入后李光耀时代,外交行为也应改变。随后,这番言论引发了新加坡巡回大使比拉哈里、新加坡前外长、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等人的批驳。随后该国多名资深外交官学者卷入其中,论战“小国外交”。

笔者虽无意涉入此次论争,但窃以为,新加坡外交在步入后李光耀时代以来“风波不断”的现实应引致新加坡外交界人士的深思。

新加坡并非典型的“小国”

众所周知,新加坡在国际政治中素来以“小国大外交”闻名,而“小国大外交”的关键无疑在于软硬兼具、阴阳平衡。这里的软硬兼具、阴阳平衡在不同的语境下,含义也有所不同。这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新加坡这个国家,也即在国际政治中,新加坡到底算不算典型的“小国”?

如果仅从国土面积、人口等因素来看,新加坡作为“狮城”仅仅是东南亚地区的一个“小红点”,自然属于小国。在这一语境下,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软硬兼具、阴阳平衡则表现在两个层面:其一是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大国平衡”战略及“毒虾策略”,其二是李光耀个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广受尊重的地位及其与中美等大国领导人的私谊,这二者作为新加坡外交的软硬两面使新加坡外交在李光耀时代保持着大体的阴阳调和。基于此,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的“小国大外交”取得了显着的成功。 阅读更多 »

外国人对新加坡的误解

leave a comment »

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       编译:HannieSun      2017-6-26
http://www.weidu8.net/wx/1011149846955885
原文: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722865-city-states-success-offers-much-admire-little-emulate-how-foreigners-misunderstand

新加坡从来不缺少赞美之词。很多发展中国家的领导人都十分敬重它的建国之父李光耀:他抵抗着西方政治自由化的压力,把这个有“花园城市”之称的国家从第三世界带领至第一世界。卢旺达的铁拳总理保罗•卡加梅希望他的国家能够成为“非洲的新加坡”。罗德里戈•杜特尔特的追随者将他和李光耀相比较:坚强的意志以及对犯罪和腐败的零容忍。

近来,发达国家也开始关注这个岛国。在唐纳德•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后,美国保守派电台福克斯新闻里就充满了这样的讨论:“想要放弃奥巴马医改计划?复制新加坡健康医疗制度的奇迹吧!”这个观点认为,新加坡的“医疗奇迹”的两大特征深得共和党的心——“赋予消费者权力和促进竞争”。一些强硬的脱欧派人士梦想把英国变成“泰晤士河畔的新加坡”:一个税收低、管制少的天堂,期待与欧洲进行自由贸易。可是,就像众所周知的盲人摸象故事一样,这些新加坡的爱慕者们都向往着新加坡令人称羡的方面,却忽视了全局。

从支持脱欧者开始说。英国的5600万人口,几乎是新加坡的12倍,分布在比新加坡大337倍的土地上。按欧盟标准,英国的税收和监管均较低。然而,与新加坡相比,英国仍然是个庞然大物。目前,英国最高的所得税率是45%,这个数字是新加坡的两倍;政府支出占GDP的38%,几乎也是新加坡的两倍。缩小英国政府规模意味着减少政府支出和对国家卫生服务部门进行彻底改革。选民会问责任何一个做出这样尝试的党派。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7 at 1:11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