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翻译

开花结狗,十犬十美

leave a comment »

陈定远      2018-2-11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27499/开花结狗,十犬十美

是的,华文“在这里(新加坡)不可收拾”,华文水平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在新加坡,精通华文确实是“没有增加钱”的机会,只有精英(精通英文的人)才有增加钱的机会。呜呼哀哉!

开花结狗,十犬十美,团圆有余,吠吠扬扬迎新春,这些所谓的吉祥语或祝词,是最近在网上疯传的笑话。新加坡为迎接即将到来的戊戌年(狗年),有人别出心裁,以为很有创意,于是商场挂出“开花结狗”和“十犬十美”,让人看了十分碍眼,感觉似乎有些不伦不类,有点“狗”屁不通。

而在新加坡的所谓“唐人街”,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华人聚居的牛车水,也到处竖立了有关戊戌年生肖狗的平面的或立体的词语图像:立体的狗,凶煞人也;平面的贺岁语,很多却变成了口号标语,例如保家卫国、尊老爱幼和居安思危等,而不是充满节日气氛的祝贺词语。这些不合时宜不合场面的词语图像,也遭到许多人的非议和批评。

而在马来西亚,也有人拿了某一国际知名品牌的购物袋,上面印了一个大大的狗字,招摇过市。这狗字代表的是什么?代表走狗?狗日的?还是狗娘养的?名牌购物袋上印有大大的一个狗字,是不是过于突兀?显示出他的无知?

生肖虽然是一种民俗文化符号,但是了解中文含义的人会知道,含狗字的词汇很少有褒义词,用到狗字的词汇绝大部份是贬义的,例如走狗、狗腿子、狗养的、狗日的、狗头军师、狗皮膏药、狗改不了吃屎。日本人也有姓犬养的,感觉听起来并不怎么好听。带狗字的成语也太多了,例如:狗仗人势、狗屁不通、打落水狗、斗鸡走狗、狗血喷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挂羊头卖狗肉、狐朋狗友、狼心狗肺等等,举也举不完。我在网上查了,带狗字的贬义词至少有一百多个,所以,切莫随意把一个大大的狗字印在购物袋上。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2, 2018 at 11:01 上午

“语言污染”进入新加坡日常生活,很危险

leave a comment »

郭振羽博士(南洋理工大学终身名誉教授、新跃社科大学学术顾问)     2017-8-6
http://www.yan.sg/henweixiangshenghuo/

语言污染事件变得如此普遍,好像人们都已经不那么敏感了。更危险之处在于:当这种“污染”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极有可能开始对其“免疫”。到那时候,污染就会变得更难清理。

相比我所知道其它社会,新加坡可说是最为关注语言及其相关问题。

语言、族群还有宗教,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社会里,一向被审慎对待;而双语,也一直被认为是新加坡教育体系的基石。

新加坡相当持久地推广语言,每年都举办“讲华语运动”活动,至今已有37年历史;除此之外,马来语理事会年年举办“马来语月”,淡米尔语理事会则有“淡米尔语节”,来推广各自的母语。甚至还有“讲正确英语运动”,目的就为推广英语的“正确”使用。

为了推广双语,新加坡还在2011年设立了李光耀双语基金,筹款1亿新币用于资助学习母语和英语的项目和计划。

为了提升翻译质量,大学纷纷提供笔译和通译的学位项目。南洋理工大学的第一批笔译与通译专业的硕士刚刚毕业;新跃社科大学(也就是之前的新跃大学)则才庆祝了笔译通译学士项目的创办10周年。

总体来看,新加坡似乎是个沉湎于语言、语言标准以及与语言相关议题的社会。

然而,翻译和语言使用中的错误却屡见不鲜。最新的例证,就是在2017年讲华语运动的启动仪式上用了错字。当时,中文字“读”被错误打成了“渎”,原本是“读书”的意思,却变成了“藐视”。虽然这两个字,看起来像得不得了,但这个错误在华社看来,依旧不可饶恕。因为这件事恰恰发生在推广正确使用华语的活动中,它引发了不少争议乃至嘲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45 下午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专访张夏帏:大师的遗作,隔世隔空对话

leave a comment »

林琬绯     2016-9-3
怡和世纪 2016年6月–9月号 总第29期

我国多元文化发展的空间,一方面因为“严重迷信英语是万能的”而受到压缩;另一方面也非常吊诡地反而被所谓的华、巫、印、欧亚四大种族不可动摇的社会结构所牵制。
张夏帏一语道破:“这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新加坡要塑造‘国族’的身份认同,在英语为共同语的框架下,各种族必须有平等的代表性,不能偏向任何一方。但这也无形中犹如紧箍咒,自我设下很多不必要的额外束缚。”

14652738206026-1-015

国家美术馆落成,让张夏帏感触最深的是,终于有了这么一个空间,让已故中国艺术大师吴冠中与新加坡画家画作隔空隔世对话与交流,使大师生前与新加坡结下的渊源或者曾经擦肩的缘分,得以在他离世后继续深化延续。

国家美术馆除了永久展厅“新加坡展厅”和“东南亚展厅”分别展出新加坡和东南亚从19世纪至今总共上千幅画作之外,还举办开幕两大特展,分别是《吴冠中:大美无垠》与《蔡逸溪:雨后》,展现吴冠中和本地画家蔡逸溪在融合中西艺术的创新实践上所作出的重要贡献。而张夏帏正是这两场开幕特展的策展顾问。

1999年文化奖得主蔡逸溪(1947年—2008年),是本地新生代水墨画家,师承海派大师范昌干,后赴澳大利亚考取艺术硕士学位,擅长以本土题材入画,力求结合东方水墨形式与西方创作基础。张夏帏指出,蔡逸溪所处的年代虽比吴冠中迟了几十年,但无论是所受的训练或追求的中西合璧创新理念,都与吴冠中“水墨现代化”的方向一脉相承。

至今没有任何记载显示这两位风格相近的画家在生前曾有过任何实质上的接触交集。不过张夏帏指出,其实早在1988年,当吴冠中到新加坡办了关键的第一场海外个展,蔡逸溪也在同一年办了自己的处女个展。那一年在新加坡擦肩而过的遗憾,28年后,终于在国家美术馆弥补了;而蔡逸溪的展览空间就正对着吴冠中展厅,两位“相逢恨晚”的画家遥相呼应。

对此,协助策展的张夏帏感叹:“我们现在可以在同一个空间里,让两位画家和他们的作品相互参照和对话,这本身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格外值得兴奋和欣慰。美术是相通的,不同作品和画家各有相通之处,又各有其特质。两位画家虽都已不在世,但看画的人现在有机会直接地对比参照,成就了一场画家、画作、观众之间隔空隔世的对话。”

不过,这也延伸出他至今的遗憾和思考:如果国家美术馆提早几年设立,吴冠中与新加坡的渊源是否能“比想象中更接近”?

1919年出生于江苏省宜兴县的吴冠中,对新加坡一直有一份特殊的情缘。他在1988年2月应国家博物馆及南洋美专之邀来新举行第一次海外个展,此后不止多次在本地办展,足迹也遍及东京、首尔、伦敦、巴黎等全球各大城市。2008年,89岁的吴冠中将个人的113幅画作捐赠给新加坡美术馆,是当时他个人数量最大的一批艺术捐献,在新中两地引起哗然。他当时受访时向媒体留下这么一句话:“我一辈子努力的就是希望找到人类共同的感情;新加坡离我很近,所以感情近了些。”

投入美术文史研究多年的张夏帏指出,吴冠中一生致力实现的就是“油画民族化、水墨现代化”的理念。而他所认可的中西结合的特质,在与他同代的本地先驱画家身上是充分显现的:“例如刘抗、陈文希、钟泗滨、张荔英,都是代表人物;其中,陈文希与钟泗滨两位尤其精于油画和水墨,并两边交替创作,犹如吴冠中所说的‘水陆兼程’的绘画道路。” 阅读更多 »

文化孤儿的自我诘问——专访沙士德兰

leave a comment »

访问:董家威    译者:董家威     摄影:Tan Ngiap Heng    2015-11-23
http://journal.practice.org.sg/all-issues/issue-8/sasitharan/

对于孤儿,任何人可以认父母……

郭宝崑《郑和的后代》

关于文化孤儿

沙士德兰 (T. Sasitharan)

文化孤儿是郭宝崑于90年代提出的概念。90年代承接80年代而来,我认为80年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年代,因为这个年代是新加坡在剧场身份认同的建构上取得长足发展的年代。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宝崑出狱,回归剧场。他对剧场的意义萌生了许多新的想法,并且在10年后发表了文化孤儿的概念。这个时候的剧场作品开始冲击我们对身份认同的看法。我们开始思考个人认同、国家认同,以及社区认同对我们的影响。文化孤儿通常被视为一种隐喻,意指孤立、缺失、弃置、没有父母的状态。我们觉得自己和本源脱节,成为无根的一代。孤儿代表的就是这层意思。我们缺乏归属感,随之而来的还有迷失、无助、急需依附、寻求出路的焦虑。

就隐喻而言,以上所述不无道理。但我认为文化孤儿的概念也有一种历史层面的意义。如果我们将文化孤儿放到历史发展的脉络中,它其实是一个诘问——一个催促你思考自己过去,以及应该如何看待过去的诘问。如果你没有父母,你可以自由选择任何人成为你的父母。重点在于掌握这份自由——可以书写自己的过去,可以和任何一个过去进行连接——而不是沉溺在缺失与无根的情绪中。当然,从某个程度而言,这个过去会是一种幻想与虚构的产物,但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问题。问题是,对你而言,这个过去是否“真实”。

文化孤儿和移民现象有关,但又不尽相同。马来族群是新加坡唯一的非移民,但他们也必须决定自己认同的过去。他们是否认同自己源自马来族群世界,即马来半岛的一部分?还是认同一个更宽阔的马来文化,即努桑塔拉(Nusantara)和印尼群岛的一部分?所以,即使是我们的原住同胞也得书写自己认同的过去,寻觅自己的文化血脉,选择自己与历史的联系。如此说来,原住民和移民一样都可以是孤儿。 阅读更多 »

浮动翻译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5-7-27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7/143411.html

我们不需要讨论所谓的“建国”到底是59年成立自治邦就可以开始,还是要等到65年才可以捋起衣袖?而是要知道1984年刚好也是一个大选年,所以同样的骗阿伯党搞了一个“建国25周年纪念”的全国性运动以壮声势。

“祖安清心”——乍听之下还以为是哪位日本禅师的法号,实在太不食人间烟火了!这就是丹戎巴葛集选区的骗阿伯党新女候选人Joan Pereira。你看,替她取名的人多花心思(敢情是出自朱亮亮女儿的生花妙笔?)。之前有个官委议员也属“难自弃”的气质,叫做欧生优丽(Eunice Olsen),如今见名仍闻其香。

骗阿伯党不是没有翻译人才的,用在他们自己身上,就特别用心。比如冠中国姓氏的他族议员就如下:殷吉星、殷丹、花蒂玛、易华仁、扎吉哈、孟理齐、哈莉玛、尚达曼、英兰妮、马善高、贺华吉、维凯、尚穆根、费绍尔、再纳、维文等人,目的就是要和华族选民搏感情。

鉴于新加坡的华文翻译近年来常闹国际笑话,所以政府就让双文化(高中程度)的沈颖女士在2015年1月1日带领成立全国翻译委员会,目的是“探讨多个关乎本地翻译水平的课题,包括为需要进行翻译工作的政府部门提供准则,以及如何有效培养年轻翻译员和双语人才等”。可是最近“SG50到底是独立还是建国”的话题沸沸扬扬,连冬烘的教育部都在facebook澄清,认为“公众可以根据其行文和用语习惯的需要,自由使用‘建国50周年’或‘独立50周年’或‘金禧庆祝活动’等,这些中文译名, 显示了我们丰富的语言文化”喔——惟独沈颖女士仿佛不知情。 阅读更多 »

哈啰,您是哪个沙尔利?

with 19 comments

殷素素    2015-1-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1/142631.html

“查理”是个很稀松平常的英文名字,叫“Charlie”的人很多,在白话文最初翻译的外国名字里头,我相信它便是其中一个。本地的英语传承自大英帝国,当然是按照英美的习惯来念。即便国际无线电通话拼写字母(英语:International radiotelephony spelling alphabet),或称北约音标字母(英语:NATO phonetic alphabet),“C for Charlie”(念 Char-Lee)也是标准的念法。要是有人带点北京腔说成“锡-佛-沙尔利”,人家还会以为他讲的是“S for Sierra”(念 SEE-AIR-RAH)。

“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双语对照一目了然,不会旁生歧义,为何放着好好不用,而选择不知所云的“沙尔利周刊”呢?韩咏梅主任说:

《沙尔利周刊》1970年在争议中诞生,它的前身为1960年创办的“Hara-Kiri”杂志。据知它的名称原文是日文,即“切腹”之意。这份杂志因为讽刺了当时的法国总统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而遭禁止发行,于是改名为《沙尔利周刊》重新发行。“查理”名称取自它转载美国漫画的主角查理•布朗(Charlie Brown)。取这个名字也暗藏了嘲讽戴高乐的意思。(编注:Charlie Hebdo,按照法文名字译音译为“沙尔利”,Hebdo在法文是指周刊。也有媒体把法文的Charlie当成了英文的Charlie来译名,因此或译为《查理周刊》)

如果你去谷歌,用《查理周刊》和《沙尔利周刊》分别搜索,大概都会得到1百万条左右的中文答案,然而,用《查理周刊》搜索到的是世界各地的中文新闻,用《沙尔利周刊》搜索到的只是中国官媒和报业控股中文报系的(新传媒也用“查理周刊”)。所以译名很重要,有约定俗成的,也有故意要展现自己“软”实力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8, 2015 at 2:4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