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邻居的霸凌戏法——马哈迪玩牌

with 2 comments

从夜暮到黎明       2018-12-12
http://navalants.blogspot.com/2018/12/blog-post_11.html

从前有个土豪,见到邻居的木瓜结果后想到一箭双雕的方法,把自家的地界挪过马路,安装在邻居的门口,将土地和木瓜占为己有。

邻居抗议了,土豪笑眯眯地说道:“好吧!你必须答应我,在达成共识之前,不可踏入你家门口的争议区域。”邻居的生活空间一夜之间变成“争议区域”。

土豪洋洋得意的在“争议区域”吃木瓜、插王旗。谈判的时候到了,土豪故作惊讶:“瞧,王旗已经飘摇多时,请问它们是你的吗?你到底想干什么?”将不合理的行为合理化。

将不合理的行为合理化

马国于12月4日指责新加坡明年在实里达机场启用新的“仪表降落系统”(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起降程序,将影响巴西古当(Pasir Gudang)的发展,侵犯了马来西亚的主权。巴西古当是柔佛新建的工业区兼港口。

根据维基资料,“仪表降落系统”是目前应用最为广泛的飞机精密进近和降落导引系统,使用无线电信号及高强度灯光阵列为飞机安全进近降落提供精密引导,在诸如低云、低能见度的条件下可以正常运行。

新加坡表示跨境管理遵循国际法,不涉及国家主权,许多国家的领空都由其他国家管理航空交通,以确保飞行安全与效率。

新加坡反将马国这些日子不顾海洋法,侵占新加坡领海的动作曝光。

原来马国于今年10月25日刊登了“修改新山港口界限声明”的联邦政府公报,私自扩大柔佛的港界,侵占新加坡大士一带的领海范围。

第33届亚细安峰会(11月11日至15日)结束不久后,马国进行“插旗”行动,派遣政府船只,于11月24日至12月5日之间,共14次入侵这片海域。虽然新加坡严正抗议,马来西亚政府船并没有撤离的意思,反而由马国外交部长发出照会,建议对方停止派遣船只到“争议海域”,并希望双方尽快协商。

马国的挑衅行为,表面上由回返政坛的94岁高龄马哈迪撑腰。马国将水供、航空管理、取代新柔长堤的弯桥等搬上台面,显然是为了制造配套谈判的机会,并为私自修改的港口界限寻找体面下台的台阶。

大士的领海区域。图片来源:Straits Times, December 7, 2018

海洋法有约束力吗?

1982年签署,经过60国批准后,于1994年生效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UNCLOS)是各国可以参照的国际法。若大家都按牌理出牌,照理可以解决许多领海纠纷。UNCLOS的相关条文包括 [1]

1. 海岸线外12海里(22公里)的水域,沿岸国可制订法律规章加以管理并运用其资源。外国船舶在领海有无害通过之权。而军事船舶在领海国许可下,也可以进行过境通过(transit passage)。

2. 专属经济区(Exclusive Economic Zone, EEZ):海岸线外不超过200海里(370公里)的海域,专属经济区所属国家具有勘探、开发、使用、养护、管理海床和底土及其上覆水域自然资源的权利,对人工设施的建造使用、科研、环保等的权利。其它国家仍然享有航行和飞越的自由,以及与这些自由有关的其他符合国际法的用途(铺设海底电缆、管道等)。

随着海底石油开采逐渐盛行,可钻探4,000米深的海床,专属经济区所属国家管理海床及其上覆水域自然资源的权利,已经超越了渔船捕鱼的经济效益。

四个世纪前,荷兰与葡萄牙在新加坡樟宜外发生“樟宜海战”,欧洲各国开始注意海上贸易所引起的利益争议,于是以欧洲殖民者的价值观和切身利益,促成了海洋法与各公约的讨论和制订。荷兰人Hugo Grotius 提出公海自由论,“海洋是国际领域”成为国际海洋法的基础,演化出今天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

公约到底有多大约束力呢?国际声浪特别大的美国并没有签署相关条约。两年前,中国就南海九段线的历史性主权而拒绝海牙的仲裁。大国基于利益和各种依据,往往不遵守对己不利的判决,已经司空见惯了。国际海事法庭(ITLOS)顶多是适度地解读国与国之间的纠纷,而不是命令式的“this is an order”。阅读全文»

海洋法与新加坡

with 3 comments

从夜暮到黎明    2016-11-18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6/11/blog-post_18.html

南中国海对新加坡有战略意义吗?

Bellin, J. N. (1755)地图:从前的新加坡也称为石叻坡Salat Buro,绝后岛(圣淘沙)也叫长腰岛 Pulo Isle Panjang。不过到底长腰岛指的是新加坡本岛或是绝后岛,有不同的解读。图片摄于新加坡国家博物馆。

在国家博物馆导览时,最常碰到来自大中华区的访客。他们对中国的近代史了如指掌,但很希望多了解先民下南洋后跟家乡所维系的那一条生命线。我们往往在这方面有许多交流与互动,甚至忘了时间。

从前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年代,南海(南中国海)是下西洋的必经之路,中国帆船穿越过新加坡海峡,经过淡马锡(新加坡),续程印度甚至非洲,完成海洋贸易的壮举

来自西洋的船只来到东方,从南海将中国瓷器、茶叶、丝绸运到中东和欧洲,途径新加坡,将马来群岛的香料也一起运到西方,制造了许多财富。

英国人将新加坡视为跟中国做生意的理想中途站,在新加坡设立贸易网络,逐步发展成繁忙的商港。

到了清朝浩瀚移民的大时代,一船船的广东省和福建省华工、妇女和反清志士沿着南海水路下南洋,当时甚至流行带着种子和棺材下南洋之说。万一漂流到荒岛,可以种植来养活自己,万一途中死去,到了异域也可以找块土地下葬。实际上,万一在船上病逝,尸体就会被扔下海,避免传染病蔓延。

20世纪初的新加坡源顺街 Telok Ayer Street。图片摄于海唇福德祠

新加坡作为东南亚的人口集散地,猪仔华工、被卖身的妓女妹仔(奴婢)、种植员工和矿工都先到新加坡,然后运送到印尼、马来亚各地。19世纪中叶,南非、澳洲、纽西兰等地的管制华工入境条例还没实施前,新加坡成为海路中途站,让这些华工航向更遥远的地方,打造他们的淘金梦。

徐悲鸿在新加坡画下的名画“放下你的鞭子”,主角王莹因为“抢”了江青的一部电影的女主角,被怀恨在心,文革时期死于狱中。图片摄于新加坡国家美术馆

清朝跟外国开战,屡战屡败,终于领悟到自傲落后的结局,于是派遣官员前往西方取经,学习洋人的管理与科技。官员在新加坡停留时,由英殖民地政府和华人商贾款待,对新加坡的繁华景象赞不绝口。

孙中山搞革命,康有为百日维新失败逃亡,新加坡是他们必经之地。

中日战争爆发,新加坡成立筹赈会,为中国抗日筹款,并派遣三千多人的华侨机工,在蜿蜒的滇缅公路上为重庆的基地运送物资,日军的炮弹下死了一半。躲过敌人炮弹的,却躲不过自己人的无知,留在“祖国”的机工在文革时不幸丧命,命运是一首悲歌。

徐悲鸿来新加坡画画为抗日筹款,最后之行在新加坡居住了两年,直到日战蔓延到新加坡来,才继续逃亡之路,辗转回到重庆。

上世纪70与80年代,越南船民投奔怒海,在南中国海上漂流。根据难民的反馈,独立不久的新加坡是最人道的国家。多年以后,他们还会回来看一看这个亲切的老地方。

作为一个串联东方和西方的商港,新加坡90%的贸易都通过海洋。新加坡去年的国际旅客达1500万人次,是全球第五大的国际流动人口的城市。阅读全文»

中美冲突尖锐化新加坡平衡外交失衡

with one comment

林友顺     亚洲周刊  2016年10月16日第30卷4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75725012522&docissue=2016-41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接连访问美国和日本,并公开对南海问题的立场,希望中国在南海能克制。新加坡是美国在东南亚的重要盟友,美军停靠樟宜基地,而新加坡也是美国在东南亚的最大贸易伙伴。但“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的平衡战略已越来越难以保持平衡。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九月底访问日本就南海问题发表的谈话引起人们关注,同时也引发中国网民的不满。这是继李显龙在八月访问美国时就南海主权表态后的另一次立场鲜明的谈话,反映出长期来尝试在中国与美国之间采取平衡外交的新加坡外交政策的转变,中美关系的尖锐化迫使新加坡也必须选边站。

李显龙在东京发表演讲时,就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南海仲裁结果一事立场明确地表示,“世界不能没有规则”,“中国应遵守该结果”李显龙说:“在没有法治,大国可随心所欲行动的世界上,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将失去生存余地。”他认为作为维护国际秩序的框架,“国际法很重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十分重要,尊重法律的国家越多越好”。

李显龙告诫中国,中国海洋活动日趋活跃,在南海建造人工岛,建立军事基地等,造成“周边国家的不安正在加强”;他认为,“稳定的外部环境更加符合中国的利益”,并敦促中国根据被称为“海洋宪法”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法律和秩序”采取和平举措。针对东海和南海问题,李显龙表示,“中国应顾及其他国家的关切”,并要求中国根据国际法采取克制态度,李显龙认为,中国大陆如何处理领土纷争议题,将影响各国对大陆的看法,大陆要透过克制,才能消除他国的疑虑。他表示,中国如何处理相关争议,将影响外界对中国崛起的看法, “你可能在钓鱼岛或是南海得到什么,但是你会输掉名誉和世界上的地位,这些都要仔细考量”。他强调:“中国需要承担作为崛起大国的责任”在提及提高存在感的中国时,李显龙表示,“所有国家都需要适应,保持克制”,同时认为日美和东南亚各国比起对立,更应该与中国合作。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李显龙会谈后的记者会上的谈话与李显龙的言论相呼应。安倍表示,关于南海问题两国“确认了法律支配的重要性以及与国际社会合作的重要性”。李显龙回应称“必须保护航空,航海自由”;双方就为推动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 (TPP) 尽早生效而加强合作的方针达成共识围绕新加坡与马来西亚间的高速铁路计划,安倍表示“希望加强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呼吁两国采用日本的新干线技术。李显龙表示,“期待看到日本新干线中标”日新也同意在今年内召开相关部门的副部长级会议,就新马高铁引入日本新干线技术进行研究。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