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胡锡进

“近”而远之?——探讨新中关系与东亚海事的新趋向

leave a comment »

庄嘉颖     2017-8-7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演变中的区域环境和美中关系紧张加剧的情势,可能使新加坡持续已久的“不选边”政策,从“中间路线”变成“两边不讨好”。这种情形可能逼迫新加坡有意无意,在南海议题、军事部署、后勤支援、安全合作、和外交支持等层面上,偏向美中的某一边。假如美中某一方认为新加坡的举动,实质上损害到自己的利益,失利的那一方或许会对新加坡采取更强硬的手段。

向来平静的新中双边关系近年来正在经历一段少见的摩擦。虽然新加坡并不是南海领域争议的一方,但是新中之间所产生的张力,却主要来自南海纷争,特别是两国对联合国海洋公约(UNCLOS)的诠释和对中国在南海填盖人工岛礁的态度。新中观点落差背后是双方对现有国际秩序、国际法、海事管理,以及新加坡与美国战略合作的认知差异。既使新加坡政府认为自己的观点反映了该国在华府与北京之间“不选边”的长期立场,但是海事和航海权益的问题仍然可能把新加坡卷入美中紧张关系。

中国有所不悦

新中关系近几年降温最具代表性的现象,可能是中国媒体对新加坡的一系列公开批评。声称新加坡在南海议题上“偏袒美国,反对中国”的中国媒体报导和论点日益普遍。中国媒体因官方管制,能持续一段时间的论述,多少反映了与中国政府有一定的默契。去年秋天还见新加坡驻中国大使罗家良与中国新华集团旗下《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在该报上进行了几回合的公开笔战。争议的焦点是《环时》认为新加坡政府在2016年委内瑞拉非结盟国家运动高峰会议上的发言提到南海法治问题,意图偏袒美国政府的立场与中国作对,间接谴责中国官方立场。当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记者招待会上更似乎间接认同了《环时》的观点。新加坡官方则反对如此解读。

中国一些舆论和官员以个人名义同时也表达了对新加坡明显不满的意见。网上论坛和评论,时不时就会怪新加坡“忘本”,骂新加坡是“汉奸国”。这类言论与新加坡人口大多数是华人有关,对中国民族主义者而言,这是特别会挑起情绪。汉奸一词,极易唤起人们对中国抗日战争时期有一些中国人士与日本合作的痛苦回忆和愤慨。有报道甚至还称,中国方面会在与新加坡商业来往时,散播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无能”、“无效”等不满言论。中国舆论对新加坡的批评铺天盖地,一些中国网站以此恶搞,把“憎恨新加坡”列为爱国中国公民每天应做的事。

这一轮新中摩擦,起源于2010年在越南河内举行的亚细安区域论坛(ARF)会议。时任新加坡外长杨荣文被指带领亚细安成员国批评中国关于在南海争议性海域拥有主权的立场。据报导,时任中国外交部长的杨洁篪向在座的亚细安成员国代表说了一句话,“小国”必须记得自己的地位,据说在说此话时目光一直望向杨荣文。之后,中国时不时就会传出对新加坡和美国密切安全与军事合作的批评言论,指新加坡不该“挑拨大国之间的关系”,更不应该允许自己被美国“操作”。新加坡在南海议题坚持依照法治原则处理,显得不大重视中国的反对,更加引起北京的不满。新加坡在台湾的单边军事训练,一样令中方不悦,强调新加坡必须遵守中国的“一个中国原则”。接着2016年底新加坡战车从台湾演习结束,归国途中被香港海关以“未经许可运送战略性物品”名义扣留三个月。

新加坡面对的困扰

新加坡近来对中国在南海的举动也有一定错愕感。中国近几年在南海大量填海,建造人工岛礁,在人工岛礁上装置武器,在受争议的海域开采能源,不但让自己的渔船进入受争议海域作业还驱逐和扣留他国渔船。这样的行为让中国的许多邻国,包括新加坡,感到不安。中国在南海的填海工程远超过其他争议者的类似举动,中国藉此增强了控制海上和空中交通的实质能力,更直接影响到依赖对外贸易的新加坡。在新加坡当局眼里,中国在南海的行为与对UNCLOS和亚细安睦邻原则的主流理解有所出入,这使新加坡对局势更加有所疑虑。作为小国,新加坡深深认识到国际法律和常规,对于约束大国权力滥用的重要性。另外,新加坡也担心中国在东海、黄海和南海用船只和飞机挑战南韩、日本和美国海军和海巡单位,可能鼓励更多国家在南海采取类似行动,加深区域紧张。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大使笔战《环球时报》,与新国精英的态度

with 2 comments

沈旭晖(香港国际关系学者)     2016-10-18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018-opinion-simonshen-singapore/

新加坡媒体朋友私下说,收到不少“热心华人读者”大骂新加坡立场的短讯、投稿,这在新加坡立国以来,几乎前所未见。

沈旭晖:新加坡精英最担心的反而是一个潜在问题:中国移民新加坡的人口越来越多,他们会不会有天公然和政府唱对台?摄:EPA via Imagine China

不久前,新加坡和中国在半官方渠道,爆发了一场笔战,参与者是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以及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 (Stanley Loh)。二人通过纸媒、官方声明、互联网微博等隔空笔战四回合,激烈程度近年罕有。

虽然中国官方立场一直是“《环球时报》不代表我”,但也一直依靠《环球时报》测试风向,和满足国内民粹要求。加上好些细节要是没有官方披露,“报人”不可能获取,所以新加坡朋友普遍认定,中国在背后发功无疑。

中新地缘利益的矛盾

这场笔战的爆发,突显了两国在今日地缘政治的重重矛盾。新加坡一直被视作东盟大脑,尽管自身不涉及南海领土争端,但四个与中国存在纠纷的当事国都是东盟成员,新加坡作为东盟核心,自不能置身事外。加上南海是连接亚太的重要海上枢纽,新加坡以外贸立国,海上运输线即是其生命线,一旦南海被中国一国主宰,也不符合新加坡利益。

早前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美时,高调呼吁美国投入更多资源,以实践“重返亚太”承诺,这和李光耀晚年对美国的循循告诫,乃一脉相承。但南海偏偏是习近平政府的“重中之重”,不仅是民族主义政策的实验室,更是对外经贸扩张、反制美国围堵的主战场。习近平强化南海优势的决心,亦非前朝可比。新加坡要求美国长存东南亚,中国官媒就表示“希望新加坡尊重中国利益”,字里行间,不满已现。 阅读更多 »

中新关系不应有“半官半媒”的尴尬

leave a comment »

张锋(澳洲国立大学国际关系学系研究员、中国南海研究院兼职教授)    2016-10-1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671?full=y

中新“书信事件”成为《环球时报》“媒体外交”的显赫例子。但媒体宣传在中国外交中地位上升是好事吗?

最近发生在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和《环球时报》之间的所谓的“书信事件”,在中新关系史上颇不寻常。它突出体现了中新关系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也反射出中国外交呈现出的一些新状态和新趋势。分析并反思这些问题和趋势,不仅对处理磕碰中的中新关系有益,也可启发对中国周边外交的一些思考。

此次“书信事件”体现出的最直接的问题,是双方在“这一事件的关键到底在哪里”这一根本性问题上,出现了认知的错位与沟通的障碍。罗大使认为《环球时报》的报道存在事实性错误:新方并没有在不结盟运动峰会上提南海问题或南海仲裁案。他因此想通过他所知道的事实来驳斥这篇报道,以便让《环球时报》、中国政府和民众、甚至关注这一事件的其他国家,了解事件的真相。

但是,《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最关心的却似乎并不是罗大使所谓的事情真相,而是新加坡在不结盟运动峰会上表现出来的针对南海问题的态度和意图。胡总编也为报道的真实性进行了辩护。但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真正想和新加坡说的是,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了,已经损害了中国的利益。

罗大使大概尚未认识到胡总编的这一“真意”,因此在第二封信中依然在强调事实的真伪,并认为胡总编在其信中对新加坡南海政策的解读与事情真相无关。从“技术”层面看,罗大使是对的;但在政治层面,他不免已经“失之毫厘,去之千里”。

胡总编(估计不少政府、学界和民间人士也是如此)并不想和新加坡在其是否在不结盟峰会上提了南海问题或仲裁案这个细节问题上纠缠。他们关心的是新加坡南海政策的趋势甚至意图。从趋势看,今年以来的新加坡政策给很多中方人士的感觉是,它就是要或明或暗地给中国找麻烦、设障碍;新加坡是否在不结盟峰会上提了南海问题,并不影响他们对该国总体政策性质的判断。 阅读更多 »

天下大同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6-10-9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61009-675798

“国家”本质上是排外的,故此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说法。相对单一的民族国家,比如中国,有时很难对移民国家有正确的认识。

上月中旬,应中国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邀请,参加了“外国文化官员访华团”。此行15人,只有我一人是华人,其他14人,各色人等,基本不谙汉语,对中华文化认识也不深。此行下来,有几点有趣的观察。

在活动的第一天,大家作自我介绍,要简单介绍自己的国家、职业。轮到我的时候,循例介绍自己所属单位及职务之前,很自然地就先自报家门——“100年前,祖父因生活艰苦,从福建的一个叫‘金门’的小岛下南洋,当时在新加坡谋生的除了中国人,还有印度人、马来人、阿拉伯人等;我昨天从赤道100公里边上登机,飞了六小时抵达北京。”

为何得先报家门?原因有二。首先,我是华人,但我却不是中国人,而是与其他人一样,是中国人邀请来的朋友,所以我有必要说明我与中国的关系,即:我的先辈是中国人,我是新加坡华人。其次,我的介绍简单扼要说明了新加坡地理位置和人口概况。其他团员作了自我介绍之后,都由中方进行翻译,我则选择了汉英双语发言,不需翻译。

此后,团员凡有什么事都爱找我,让我帮忙跟中方沟通,反之亦然。到了一些文化场所,好为人师的我也很乐意充当义务翻译兼讲解员。刚开始我还蛮享受这个角色,觉得自己有价值,但到后来,有时却出现了一些尴尬场面。

一天中饭,坐我旁边的尼日利亚代表跟我说,你帮我向服务员要筷子。我看了他一眼,说:“你不是能说‘筷子’了吗?为何不自己说?”他说:“我不是主人家啊,不好意思开口。”我哈哈一笑,他才反应过来,忽然醒悟我也不是主人家。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1, 2016 at 10:58 上午

新加坡周旋中美之间的焦虑

with one comment

郑学南     亚洲周刊 2016年10月16日第30卷4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75725012615&docissue=2016-41

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与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针对南海问题笔战,冲击新中关系。新加坡周旋于中美两大国之间,希望各方遵循国际法则,并期望美国为主的大国继续在东南亚发挥影响力。

亚洲面积第一大国中国和最小国家新加坡,近期因《环球时报》与新加坡驻华大使针锋相对,使得两国长久以来的潜在矛盾浮上台面,引发各方不同解读,却也触及中国近年在一带一路大战略下的外交手腕,一方面对沿线周边国家许以丰沛的经济投资合作糖果之余,另一方面也持续以大棒子施压,特别在南海问题上,软硬兼施,试图影响东南亚诸国。

今年第十七届不结盟运动峰会在委内瑞拉举行,九月十八日闭幕后,许多争执依然在新闻媒体上曝光。其中《环球时报》在九月二十一日根据不知名消息,指控新加坡在峰会最终文件磋商过程中“执意要求塞入”关于南海仲裁案为菲律宾背书的内容,“企图强化成果文件涉南海内容,由于多个国家明确反对未能得逞”。

这一篇千来字的报道前半部分以大量负面形容词描述新加坡在场内的行为,却由始至终没有写出任何“知情人士”的国家或人员身份,让人乍看以为在场国家无一个敢得罪新加坡,公开驳斥其不合理行为。

了解新加坡外交习惯的人均晓得,作为世界其中一个最小的国家,新加坡在外交场合极其重视纪律与规则,报道内容描述的“气急败坏”,“冷嘲热讽”,“恶意攻击”,“反覆纠缠”,让一些新加坡人读来瞠目结舌。

环时网站猛批星国亲美

报道后半部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为重心,再以南海仲裁案以来狮城的表现作结。虽然情节描述犹如电视剧情,但迅速在中国媒体及海外亲中媒体间传开。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二十六日去信《环球时报》,驳斥其“罔顾事实”,“胡编乱造”,《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随即以冷嘲热讽并带训诫的语气回应新加坡大使,指责“您的国家在南海问题上做过头了”。罗家良再度回应反驳,环时未再表态,但网站上连日刊载“揭露新加坡真面目”的大量文章。

新加坡在双方交锋中反击指出,发给峰会主席信函要求将有关南海课题加入最终文件的是东盟轮值主席国老挝(寮国),其所代表的是东盟十国的共同立场。此外,与《环球时报》报道恰好相反,新加坡“从未在峰会上提及南海或仲裁结果”。罗家良附上英文原件信函给环时,但该报始终不见刊登,读者因而不知这一真相。

这期间,中国外交部公开呼应胡锡进,不点名指“极个别国家坚持要求在成果文件中片面渲染有关涉南海内容”。

事件在中国媒体引发针对新加坡和总理李显龙的大量“追杀”文章与口水,但狮城方面在上述来回之后,官方与媒体均加以冷处理。 阅读更多 »

中美冲突尖锐化新加坡平衡外交失衡

with one comment

林友顺     亚洲周刊  2016年10月16日第30卷41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475725012522&docissue=2016-41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接连访问美国和日本,并公开对南海问题的立场,希望中国在南海能克制。新加坡是美国在东南亚的重要盟友,美军停靠樟宜基地,而新加坡也是美国在东南亚的最大贸易伙伴。但“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的平衡战略已越来越难以保持平衡。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九月底访问日本就南海问题发表的谈话引起人们关注,同时也引发中国网民的不满。这是继李显龙在八月访问美国时就南海主权表态后的另一次立场鲜明的谈话,反映出长期来尝试在中国与美国之间采取平衡外交的新加坡外交政策的转变,中美关系的尖锐化迫使新加坡也必须选边站。

李显龙在东京发表演讲时,就海牙国际仲裁法庭南海仲裁结果一事立场明确地表示,“世界不能没有规则”,“中国应遵守该结果”李显龙说:“在没有法治,大国可随心所欲行动的世界上,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将失去生存余地。”他认为作为维护国际秩序的框架,“国际法很重要,《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十分重要,尊重法律的国家越多越好”。

李显龙告诫中国,中国海洋活动日趋活跃,在南海建造人工岛,建立军事基地等,造成“周边国家的不安正在加强”;他认为,“稳定的外部环境更加符合中国的利益”,并敦促中国根据被称为“海洋宪法”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等“法律和秩序”采取和平举措。针对东海和南海问题,李显龙表示,“中国应顾及其他国家的关切”,并要求中国根据国际法采取克制态度,李显龙认为,中国大陆如何处理领土纷争议题,将影响各国对大陆的看法,大陆要透过克制,才能消除他国的疑虑。他表示,中国如何处理相关争议,将影响外界对中国崛起的看法, “你可能在钓鱼岛或是南海得到什么,但是你会输掉名誉和世界上的地位,这些都要仔细考量”。他强调:“中国需要承担作为崛起大国的责任”在提及提高存在感的中国时,李显龙表示,“所有国家都需要适应,保持克制”,同时认为日美和东南亚各国比起对立,更应该与中国合作。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与李显龙会谈后的记者会上的谈话与李显龙的言论相呼应。安倍表示,关于南海问题两国“确认了法律支配的重要性以及与国际社会合作的重要性”。李显龙回应称“必须保护航空,航海自由”;双方就为推动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定 (TPP) 尽早生效而加强合作的方针达成共识围绕新加坡与马来西亚间的高速铁路计划,安倍表示“希望加强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呼吁两国采用日本的新干线技术。李显龙表示,“期待看到日本新干线中标”日新也同意在今年内召开相关部门的副部长级会议,就新马高铁引入日本新干线技术进行研究。 阅读更多 »

中国的南海心态需经得起“新加坡考验”

with one comment

朱锋(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2016-10-4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69601

新加坡没有多大伤害中国的能力和意愿。相反,如果中国愿意仔细聆听、善意回应忧虑和批评,并有决心调整自身政策与行为,体谅对方的忧虑与关切,才是强大的中国。

近一段时间来,新加坡和中国的关系、尤其是新加坡究竟在奉行什么样的南海政策,一时成为了国内媒体关注的重要热点。继《环球时报》胡锡进总编和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之间的隔空论战之后,媒体又引用中国军方专家的评论,强调应该“让新加坡付出代价”。一时间,新加坡似乎成为了东盟国家在南海问题上专门和中国“过不去”的国家,惩罚新加坡这个中国南海政策的“搅局者”的言论四起。然而,如果因为新加坡的南海政策而实质性地伤害中新关系,实在没有必要。

新加坡大使和中国国内知名媒体间的“碰撞”本来是好事。新加坡英文版的《海峡时报》9月27日全文翻译和刊登了《环球时报》有关批判新加坡外交官在委内瑞拉不结盟会议上表现的文章;《环球时报》6月28日则全文刊登罗家良大使的来信,同时也刊登了胡锡进总编回应罗大使信件所提问题的复函。双方的观点有来有往、解疑释惑、公开刊发,这本来是展示以《环球时报》为代表的中国媒体开放、坦诚的一个积极事件。然而,因为中新双方有不同的南海认识、对委内瑞拉举行的不结盟会议上新加坡表现有不同的认识,就此断定新加坡“反华”,并由国内媒体连续发动“惩罚”新加坡的“讨伐声浪”,则既是对中新关系的误导,又说明了某些人或许在“看世界”问题上未免促狭和片面。

什么是新加坡的南海政策?首先,新加坡确实是当前中国南海政策的批判者。这是事实。但总的来说,新加坡是中国南海政策还算含蓄的“批判者”;新加坡政府就南海问题解决的原则立场上,强调尊重国际法,基本不提及南海主权的历史沿革和中国最早提出南海诸岛主权主张的历史事实。作为中国的亚洲邻国,新加坡在南海主权争议上虽说对归属不持立场,但只重法律、不重历史的南海问题认知,对中国是不公平的。

在众多的双边和多边国际场合,新加坡对南海问题解决途径的政策宣示,肯定是更倾向于和美国等西方国家“对表”。但新加坡的南海立场还是顾及了新中关系,并不是一个高调的、赤裸裸的“批判者”。7月12日菲律宾南海仲裁裁决公布之后,新加坡外交部的反应相对还算含蓄,并没有对这份存在着“深层缺陷”的仲裁裁决大唱赞歌。在7月25日的中共—东盟万象外长会议上,新加坡对于中国和东盟达成的这份强调双方回归2002年《南海行为宣言》、不提及仲裁裁决的联合声明,总体上是支持的。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