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英文

新加坡华文之难与不难

with 18 comments

柳先生     2017-8-2

华文学习路之所以会“荆棘满途”,主要便是因为新加坡人给自己开了一条永远康庄的后路:舍弃华语,逃离华文。从“华人要学好华语”到“华人要学华语”,从“学华语很难”到“只学英文就好”,如此步步后退,直至退无可退。妄自菲薄,自轻自贱,说更难听一点便是自甘堕落了。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讲华语运动日前闹出听说“渎”写的笑话,一时引起议论纷纷。《联合早报》便有好几篇文章对此做出回应,其中早报新闻编辑郭颖轩的文章《言语图钉》指当局出错可能是三点水的写法难分或可能是赶工时出错。她澄清不是帮当局找借口辩解,只是“尝试从多角度看待问题,以更多同理心了解症结所在,并提出具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那经过多角度看待问题后,所谓的症结在哪里呢?郭小姐提出了两点:其一、“华文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因此容易出错,也容易让学生打退堂鼓;其二、“网络与社媒时代培养的挖苦、嘲笑和乐于捉人小辫子生态的心态”,打击下一代的信心和兴趣。那解决方案呢?郭小姐先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的话,说活动团队已保证将加强现有程序,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文章最后呼吁大家别在“荆棘满途的华文学习路上”“撒钉”。

讲华语运动的听说“渎”写,或者是新加坡华语的每况愈下,其症结究竟在哪里?郭小姐提出的两点断不会是答案,但该文本身却正是新加坡华文症结的最佳演绎。

首先要声明,我并不觉得郭小姐是想刻意辩解或发出什么惊人之语。如果稍加留意的话,你会发现与之持同样论调的实大有人在:行书的三点水不易分,希望各界不要一直取笑嘲讽,“穷追猛打”“得理不饶人”,要有同理心,并从错误中学习。如果说郭小姐的论点是新加坡的主流论述之一,我想并不为过。

这种主流论调所反映出来的,其实就是新加坡人对学习华文的固有思维:华文很难,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之一。这同时也暗示了学习华文是无趣的,读写华文偶有纰漏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学华文这事实在太难了,所以如果有人肯学,我们就应该额手称庆了,怎么还可以苛求,甚至没有同理心地加以嘲笑呢?要是在一些鸡毛蒜皮的错别字上纠结,那更是吹毛求疵是强人所难是捉小辫子是得理不饶人是在华文路上撒钉了。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 2017 at 9:16 下午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7-7-16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716-779437?xtor=CS2-8

如果华语教学程度设得不高,学习不多,基础不实,到了社会上之后,再去强调“华文华语,多用就可以”,恐怕只是治标而已。

日前,讲华语运动推介会错用“听说‘渎’写”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抨击者有之,嘲笑者有之,心痛者有之,坦言“多少年没碰华文了,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是别字”者,亦有之。笔者倒是欣赏后者的坦诚和直率。

究竟因何出此纰漏,想必各种因素有之。就像许多意外空难,起因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小至一颗螺丝帽,但是,在“墨菲定律”下,偏偏就是让一根稻草压死一头骆驼——尤其如果这头骆驼看似健壮,实际羸弱多病。

“听说‘渎’写”,责任固然在主办者,折射的却是宏观的母语境况问题。母语在我国的境况,或许堪比一头外强中干的骆驼。笔者曾从事新闻公关和翻译工作多年,从业内人士口中获悉,不仅华文境况如此,马来文、淡米尔文的境况也不甚乐观。

1979年公布的《吴庆瑞报告书》提出双语教育政策,同年,政府推出“讲华语运动”,都是新加坡华人语言史上的重大事件。

《吴庆瑞报告书》提出了以英文为主,母语为辅,双语教育调整比重的政策。经此定调之后,英文成为了我国所有学生的第一语文。随着华校收生人数逐年减少,最后一所华校于1986年底关闭。从此,除了少数特选课程的学生之外,绝大部分学生都不再以第一语文的要求选读华文。

《吴庆瑞报告书》指出:“我们现在(1959年到1978年)的教育制度非常不合规律,绝大多数的学校是用英语和华语两种语言教导学生,而85%的学生在家里说的却是方言。”学生到学校上课花70%的时间学英语,30%的时间学华语,回到家却全部时间和家长、兄弟姐妹、朋友和邻居用方言交谈。李光耀在《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一书中总结说,在这种情况下,华语是没有办法学习好的,于是,必须以华语代替方言,成为华族国人的共同母语。

讲华语运动就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推出的。早期讲华语运动的预期目标有两个:一、在五年内,所有新加坡华族年轻人、中小学生和大学生及刚离开学校的毕业生,都放弃方言,以华语为华族的共同语;二、在十年内,在咖啡店、小贩中心、商店、戏院等公共场合推广华语。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7, 2017 at 2:58 下午

无语羞问天:沉默不能,呐喊无声

leave a comment »

吴韦材    2017-7-11
怡和世纪 2017年6月–2017年9月号 总第32期

语文是一种浸濡式教育,必须与生活行为密切互动才能具有成效,这说易不易,说难不难,就如所有婴儿也都是通过自己生活中的自然需求来学习母语。语文的群众推广,也只有让语文润物无声地通过其文化进入民间生活才能有望成为良性影响。倘若还是抱着一日和尚一日经地敷衍,难保又会像近日“光复”方言那样,弄成俗不可耐的搞笑闹剧,只会弄巧反拙让人失望而已。

众声喧哗中华文颓势不止

这些年来纵然当局依旧循例作出各类鼓励华语的活动,但我们的华文书写水平却从“日渐浅白”到“日渐苍白”已是不争事实。

以新加坡为非单一种族所组成的背景来看,除非个别种族对自己母文化拥有正确的尊重及价值认同,如若不然,在长年累月多元生活交流里要保养母文化亦不容易。加上新加坡经济模式为了生存必须朝向国际化,社会语境自然也就以英文为主,这环境下要保养单一民族的母语及文化,就比单一种族社会来得困难。

新加坡自十九世纪起其实就已是个多元文化汇聚地,对各族文化及语言的磨合我们其实不乏经验,两百年的历史也让我们拥有南洋岛国语言的风格成果,这些过去的经验同时也印证了母语文化在一个多元社会里除了各有其位同时也各有其独立价值,新加坡要继续成为一个成功多元社会,采取海纳百川共存共化的原则必须延续,才能培养出具有本土真味的人文气候来。

谈到新加坡的华文,其实早在战前及战后廿余年都有过坚实的水平。尤其60年代新马华文文坛一片蓬勃,华文文字媒体几乎就是当时华人的精神粮食,而在那些时代里,就读华校的学生也没遇过所谓学习母语的困扰。既是华人,用华语,书华文,是极其自然的事。再说那时要认的汉字,甚至还是繁体。

但这样的社会语境如今早已不再了。在今天的生活场景里,所听到的多是各种变相华语,书写方面则更教人尴尬,年轻一代似乎连认字都有问题,能真正书写的也就益发稀罕。

没有母语语言环境的华文教学堪忧

在华文教学方面,情况更今非昔比,70年代教育改制之后,传统华校正式消失,华文教学从早期透过各科目的通识式教学,沦为教学中的一项语文科目,而很多中学另辟高级华文,看似鼓励,其实是为方便那些已跟不上学习华文的新一代而分流。

笔者于2010至2012年曾受教育部邀派为驻校作家,进驻过10所中学及3所初级学院,来参与写作训练的基本是高华班学生,即使如此,交上的作文十有八九一看就是模式化美文格式,可想平日华文教学是何种模式,而模式美文毕竟还算通顺文字,遗憾是更多本地学生的书写能力就连通顺都说不上。

从几所学校的中二、三生交流里,发现他们对华文的态度是“其它更重要的学业功课繁重紧逼,就算很喜欢也无暇付出热情”的,这种反应让我明白其实华文在今天教学里纵有各类增益性活动,但在学生心里并不看重华文。

向一些学校负责老师提及这情形,他们答案也几乎充满无奈,大部分学校之内的语境其实也就以英文为主,课室外食堂内此起彼落的学生生活语言也就是本地化的Singlish。至此我不仅深感到学校变了,其实早前那个华人华语的环境也早就变了。 阅读更多 »

习惯性标签 选择性包容

leave a comment »

联合早报/吴新慧(副总编辑)    2017-6-25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625-773938

南大作为高等学府,校园里的一切若真选择只限英文,对语言是一种怎样的姿态,向国内外师生释放的又是怎样的信息?为何会闹出食阁与超市业者的招牌只限英文,甚至是食阁摊主续约条件的风波,是校方需要对内外解释清楚的。

在泰国清迈的古城区游走,心里不免要问:因韩国部署“萨德系统”而禁足韩国的中国游客,莫非都到清迈来了。

不仅街上和各饮食店、商店都有中国观光客,各店面和各式服务基本上都附有中文说明,一些还贴上“可用支付宝”或中国旅游搜寻网站的介绍。这和我五六年前到清迈的景观全然不同。

上网查找资料,这股“中国热”并非来自抵制“萨德”的效应。去年,泰国媒体和中国媒体都曾报道,近年到清迈旅游的中国游客每年达80万人次左右,约占当地外国游客总人次的30%;清迈官方还预计,2016年中国游客将突破80万至100万人次。

此外,随着直飞清迈的中国游客数量不断增加,从2011年的6万3000多人剧涨到2014年的42万1100多人,古城区作为当地热门旅游景区,区里的中文说明与中文招牌林立、不少服务人员都中英语皆通,就是一种自然催生的经济生态了。

市场力量驱动的作息和行为,不必过于解读和标签化为中国经济崛起的文化侵蚀现象,城市管理者当然更不必介入,要商家把中文招牌给拆了。语言和种族宗教一样,最忌标签化和政治化。这不只是在国与国之间,也在国内社会本身。

南洋理工大学传出校园里的食阁和超市被禁用中文招牌和餐牌,无论是否真是“一场误会”或是事出必有因,都令人错愕与百思不解。事件也反映了新加坡建国至今50多年,社会里仍有对华文华语的运用过度解读与标签化的现象。

华文作为新加坡华族间的沟通语言,或对母族语言文化的爱好与传承,应是自然和无可厚非的。如果市场力量驱动的语文选择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世界各地的基础服务设施和商家,也都在增添多语言的服务,本地摊贩或商家基于语言习惯和服务对象的需要使用中文招牌和说明,没理由会成为一种校方需要介入与规范的问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6, 2017 at 1:36 下午

感恩!南洋理工大学现在又允许食物用华文名了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yongxuhuanwenmingle/

昨天,南洋理工大学要求North Spine 的Canteen A 将所有招牌更换为英文、删除中文字的消息一时激起千层浪,不仅摊主不解,学生无语,连吃瓜群众都觉得瓜要掉了:亚洲第一学府这是闹哪样?!

在昨天,NTU回复媒体询问时说,英语才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食阁运营者使用英文提供服务和信息,才能方便大家理解。

可能是引起的反弹过大,今天NTU居然发了新回应:这件事是一场误会,摊位是可以使用双语招牌的。

而NTU副教务长郭建文教授也出面回应:南大向大家保证,所有食阁的招牌可以使用华文,只要同样的信息也用英文展示。同时,他也提到校内会展开调查,寻找消息来源。

然而,NTU校内的食阁摊主可不认为这是一场“误会”:除了这次被要求整改招牌的North Spine食堂之外,NTU里至少还有两家食堂(包括Canteen 2),招牌已经全部改为纯英文!

这家面馆的所有菜品名称,都已经被要求换成了英文,然而,“Biang Biang Noodle”、“Rou Saozi”、“Su Saozi”、“Hui Ma Shi”……真的比中文要“国际化”吗?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47 下午

亚洲第一学府NTU,居然容不下学校食阁用中文?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眼    2017-6-23
http://www.yan.sg/ntushigebuyongzhongwen/

最近,南洋理工大学(NTU)荣获QS排名亚洲第一,自然校友叫好、学子骄傲。不过,也就是这两天,一则南大的规定引发了不少争议:食阁里的招牌禁止使用中文!这个“被禁华文”的食阁位于南大North Spine,摊位不少。管理层最近要求所有摊主删除招牌上所有的中文字样,换成纯英文。而且,这一要求正式下达恰好在不少摊主续约之前,因此摊主们敢怒不敢言,只好多花好几百来更换招牌。

12个摊位里只有2个摊位招牌上没有中文字

North Spine 属于NTU北区,著名的CS专业(电脑科学)、机械学院、土木环境等专业都在这里。这个食阁还靠近NTU最大的李伟男图书馆,因此人流量特别大,去吃的学生特别多,饭点的时候简直挤爆。

校方的这个决定,一石激起千层浪。先是摊主们觉得无法理解:现在的招牌上并不是没有英语,即使有中文字也是双语,现在莫名其妙要删除,到底图个啥!

网友@C-12星人向新加坡眼提供图片,现在的招牌依旧是双语

而且来NTU交流的外国学生,尤其是中国学生不少,许多新加坡食物的英文名本地色彩太过浓郁,人家根本理解不了!就比如“Mee-hoon”(Bee-hoon),光看这名字,根本没法和“米粉”扯上关系,对方问个半天,摊主还得花时间解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3, 2017 at 2:34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