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英文

如果爱迪生是新加坡人,他现在的命运会如何?

leave a comment »

李慧敏     2018-4-18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5

或许我的同学都缺少百折不挠的个人坚持,不过一个小学生对世界的认知受到生长环境所局限,如果没有适当的家庭环境,怎么可能会想到挑战庞大的体制?

让我先从往事说起吧……

“如果爱迪生是新加坡人,他永远不会有出头日。”

这是我中学老师在考试前夕为我们进行复习课时,突然冒出的一句话。

我们都知道爱迪生在学校里上课不专心,常被老师认为是笨学生。后来他小学没毕业就辍学了。

“爱迪生考试不及格,被退学,他后来可以成为发明家,那是因为他在美国。那里我们把社会变得一元化后,却又希望从外头引进多元。有很多不同的发展机会和出路让他选择。在新加坡,凡事看学业成绩和大学文凭,你再聪明,但是没有学历,你就永远也别想翻身!”老师口沫横飞,卖力地劝勉著那些不做功课、无心向学,死到临头还不肯努力学习的学生。

班上同学没有一个到过美国,大家对美国的认识都是从电视和电影里得到的印象。对我们来说,美国是一个很自由、很美丽,但又很陌生的国家。听了老师那番话,我们心里感到很无奈。我们的父母连飞机都没搭过,更别奢望自己到那么远的国度成为发明家了。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从小学到中学,在过关斩将经历了好几个分流考试后,我们也知道那位老师绝对不是在说笑。

这让我想起以前一位跟我年龄相仿的邻居。这个小男孩经常来找我们玩耍,有时候还会亲手制作一些玩具逗我们开心。当父母买给我们的转动式或者电动玩具坏了瘫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时,我们就会把玩具捧到他手中。

经过他双手一修,嗖嗖三两下,本来已判了死刑的玩具马上复活。看著失而复得的玩具,我们脸上又绽放了灿烂笑容,而他也露出自豪神气的表情。

老师从来也没教过我们怎么修理任何机器,我也不相信那个整天嫌我数学成绩差的班主任做得到,因为每当班上的投影机坏了,她都会紧张得抓狂,急得要班上同学向隔壁班老师求救。我在想,邻居在的话,肯定要把投影机拆了仔细研究一番。

当时我一直不明白他怎么会有这个特殊的能力,但是他总是能把玩具一拆,眼睛一瞄,就发现问题所在。这应该是天分吧。我曾尝试自己修理,模仿他的各种姿势和神情,但怎么也学不会。唯一学到的就是把东西拆开,却不懂得如何将部件一一组装回去。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19, 2018 at 11:22 上午

特选学校与启蒙班的存在意义

with 8 comments

庄永康    2018-3-5
怡和世纪 2018年1月–2018年3月号 总第34期

特选学校是洪水猛兽吗?君不见,在新加坡整个政制建构中,比如青年节,比如国民服役,集选区制度,政府组屋的种族人口比例,宗教理事会等等,都围绕着种族和谐而建树良多。试问,要是这么多的国家建构都无法带来种族间的同心同德,那么主要以英语教学而只是多读点华文的特选学校,何故成为破坏团结的代罪羊?

华语里面并没有“吃饱没”这样的表达,但针对一部方言掺杂的本土电视剧,读者却在报上创意地表示,这是个 “吃饱没事干”的制作,低估了观众的智商。另一读者反映,电视剧还一再重播,浪费公众资源。

读者没提,这部被观众视为无厘头的电视剧,还参与红星大奖的角逐!

吊诡吗?不。深看一层,这其实牵涉了新加坡语言与政治的博弈和拉锯,是个很严肃的课题。处理不好,会影响我们华文华语的传习,以及它本应享有的官方语文地位。

护苗保根曾是重要考量

新加坡语言与教育政策的订定,自然要追溯到建国之初的李光耀时代。引进新科技与工业化的同时,也要保留各种族文化的根。同时也因为华人子弟分别来自英文源流与华文源流(后来还多了新移民子女的学生群),华文课程须特别设计。

上世纪七十年代,新加坡教育的成效曾提呈给美国研究机构作专业检讨,得出的结论是,双语教育要是两头不到岸,后果是灾难性的——尤其是无法掌握通往理工与科技的英文。这促使了1987年新加坡全国学校统一以英文作为教学语文政策的出台。

尽管现在看来很仓促,但统一以英语教学的政策,是有段筹备期的。早在1979年,政府便在“华校被淘汰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的理由下,成立了九所特选学校。进入廿一世纪,南华与南侨也加入行列,特选学校数目达到11所。

特选学校,全称是“特别辅助计划学校”,英文简称为SAP,有“幼苗”、“胚芽”的意思。值得指出:护苗保根的构想,源自华社与华文教育界。同步推出的,是在这些传统华校中设立启蒙班学前教育。

“启蒙班”于1992年停办。而目前,虽然特选学校都成名校,但“特选”计划是否过期作废的辩论,正在全国上下,从国会到互联网,激烈展开。 阅读更多 »

开花结狗,十犬十美

leave a comment »

陈定远      2018-2-11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27499/开花结狗,十犬十美

是的,华文“在这里(新加坡)不可收拾”,华文水平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而在新加坡,精通华文确实是“没有增加钱”的机会,只有精英(精通英文的人)才有增加钱的机会。呜呼哀哉!

开花结狗,十犬十美,团圆有余,吠吠扬扬迎新春,这些所谓的吉祥语或祝词,是最近在网上疯传的笑话。新加坡为迎接即将到来的戊戌年(狗年),有人别出心裁,以为很有创意,于是商场挂出“开花结狗”和“十犬十美”,让人看了十分碍眼,感觉似乎有些不伦不类,有点“狗”屁不通。

而在新加坡的所谓“唐人街”,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华人聚居的牛车水,也到处竖立了有关戊戌年生肖狗的平面的或立体的词语图像:立体的狗,凶煞人也;平面的贺岁语,很多却变成了口号标语,例如保家卫国、尊老爱幼和居安思危等,而不是充满节日气氛的祝贺词语。这些不合时宜不合场面的词语图像,也遭到许多人的非议和批评。

而在马来西亚,也有人拿了某一国际知名品牌的购物袋,上面印了一个大大的狗字,招摇过市。这狗字代表的是什么?代表走狗?狗日的?还是狗娘养的?名牌购物袋上印有大大的一个狗字,是不是过于突兀?显示出他的无知?

生肖虽然是一种民俗文化符号,但是了解中文含义的人会知道,含狗字的词汇很少有褒义词,用到狗字的词汇绝大部份是贬义的,例如走狗、狗腿子、狗养的、狗日的、狗头军师、狗皮膏药、狗改不了吃屎。日本人也有姓犬养的,感觉听起来并不怎么好听。带狗字的成语也太多了,例如:狗仗人势、狗屁不通、打落水狗、斗鸡走狗、狗血喷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挂羊头卖狗肉、狐朋狗友、狼心狗肺等等,举也举不完。我在网上查了,带狗字的贬义词至少有一百多个,所以,切莫随意把一个大大的狗字印在购物袋上。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12, 2018 at 11:01 上午

狮城的华文轶事

with one comment

冯焕好(资深教育工作者)      2017-12-15
怡和世纪 2017年10月–2018年1月号 总第33期

华文大势已去,英文日益壮大。强欺弱、大欺小,是社会常态。许多不近人情,不合理和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了,有些不为人知,有些知情者置若罔闻。……当时,学校的公民课已改用英文,每个班主任都要教这科,华文老师也不例外。可怜的华文老师,拿着英文课本,用蹩脚英语结结巴巴地讲课,看到学生暗地里交换脸色和窃笑,心里淌泪。但为了五斗米养家活儿,他们只好忍气吞声,忍辱偷生。

6月22日《联合早报》爆出南洋理工大学不允许校园食阁摊贩在招牌和菜单上使用华文的消息;还说在北区大楼经营的百美超市不能在店内展示印有华文的促销宣传牌,不能播放华文歌曲。新闻一出,舆论哗然。

南大当局给了不同的解释,先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拥有来自超过100个国家的人士,而英语是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因此要求食阁营运者使用英语提供产品和服务信息,以便每个人都能理解。国际化、行政语言……这真是堂哉皇哉的理由,言之有理吧?

但紧接着,南大又再澄清,说食阁的招牌和餐牌可以用中文,但是同样的信息必须也以英文展示。更说那是一场误会,校方要进行调查。谁会相信这种模棱两可、自圆其说的论调?

我想,如果摊主不告知传媒,只是敢怒而不敢言,在续约前乖乖换上纯英文的招牌,今南大人就圆了南大国际化的大梦,以后在大学排名更上几级了。

看到这则滑天下之大稽的新闻,我只感到气愤,不感到惊讶,可能是见怪不怪吧!自己受华文教育和毕生从事华文教学工作,与华文有深深的、不可切割的情意结。许多年来,目睹华文在狮城的悲惨身世,饱受风风雨雨;见华文几经艰辛留住了根,而后又差点被连根拔起的过程;也听过不少关于华文的传奇故事,我想应该把它们记录下来,当作狮城轶事。

华文和英文都是外来语文

在狮城,华文和英文都是外来语文。英文是因为英国政府在这里殖民,把语言文化带入而生根,得到很好的培植与成长。华文是随着我们华人先辈的移入而撒下的种子,不容易破土而出,更难茁壮长大。

犹记19世纪,中国国势衰败,西方列强伺机蹂躏,炮火齐击,以致战祸频仍。国土被占,民不聊生,老百姓泪别家乡,走出国门求生。狮城的华族先辈大都是在这时南来拓荒。在筚路蓝缕,胼手胝足谋生之余,先辈不忘兴办教育,传承华族文化。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华文之难与不难

with 18 comments

柳先生     2017-8-2

华文学习路之所以会“荆棘满途”,主要便是因为新加坡人给自己开了一条永远康庄的后路:舍弃华语,逃离华文。从“华人要学好华语”到“华人要学华语”,从“学华语很难”到“只学英文就好”,如此步步后退,直至退无可退。妄自菲薄,自轻自贱,说更难听一点便是自甘堕落了。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讲华语运动日前闹出听说“渎”写的笑话,一时引起议论纷纷。《联合早报》便有好几篇文章对此做出回应,其中早报新闻编辑郭颖轩的文章《言语图钉》指当局出错可能是三点水的写法难分或可能是赶工时出错。她澄清不是帮当局找借口辩解,只是“尝试从多角度看待问题,以更多同理心了解症结所在,并提出具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那经过多角度看待问题后,所谓的症结在哪里呢?郭小姐提出了两点:其一、“华文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因此容易出错,也容易让学生打退堂鼓;其二、“网络与社媒时代培养的挖苦、嘲笑和乐于捉人小辫子生态的心态”,打击下一代的信心和兴趣。那解决方案呢?郭小姐先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傅海燕的话,说活动团队已保证将加强现有程序,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文章最后呼吁大家别在“荆棘满途的华文学习路上”“撒钉”。

讲华语运动的听说“渎”写,或者是新加坡华语的每况愈下,其症结究竟在哪里?郭小姐提出的两点断不会是答案,但该文本身却正是新加坡华文症结的最佳演绎。

首先要声明,我并不觉得郭小姐是想刻意辩解或发出什么惊人之语。如果稍加留意的话,你会发现与之持同样论调的实大有人在:行书的三点水不易分,希望各界不要一直取笑嘲讽,“穷追猛打”“得理不饶人”,要有同理心,并从错误中学习。如果说郭小姐的论点是新加坡的主流论述之一,我想并不为过。

这种主流论调所反映出来的,其实就是新加坡人对学习华文的固有思维:华文很难,是世界上最难的语言之一。这同时也暗示了学习华文是无趣的,读写华文偶有纰漏是在所难免的。因为学华文这事实在太难了,所以如果有人肯学,我们就应该额手称庆了,怎么还可以苛求,甚至没有同理心地加以嘲笑呢?要是在一些鸡毛蒜皮的错别字上纠结,那更是吹毛求疵是强人所难是捉小辫子是得理不饶人是在华文路上撒钉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 2017 at 9:16 下午

教我如何不想它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7-7-21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07/blog-post_21.html

中文被边缘化是本地大环境的格局,使用中文的人士普遍认为本地中文顶多只剩黄金十年,当最后一群能够自信地驾驭中文的华校生老了,没有太多精力了,就到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时刻。结局是否如此,十年后我们若能相逢,再把酒追探昔日事。

读是个常用字,渎则是个贬义字。(图片来源:互联网)

2017年度华语运动开锣,活动宣导的大标语“听说读写”的读,竟然变成为亵渎的“渎”,活动主宾傅海燕(文化、社区及青年部长)被安排站在“渎”后,非常戏剧化。

“读”是个简单的中文字,可是精英们竟然无法分辨“读”与“渎”,除了凸显中文程度惨不忍睹,审查机制严重疏漏外,社群网络纷纷热议,认为这项失误等于是在亵渎华人文化。这类一年一度的中文活动形式远远大于内容,更何况用错了这么普通的文字的,正是鼓励国人使用标准华语的单位。

国会“仪”员的笑话。(图片来源:互联网)

眼尖的网民传阅了另一则盛港西国会议员蓝彬明访问选区的告示,蓝彬明的身份为国会“仪”员,有人讽刺国会需要殡仪员,将中文送入火化场;有人认为新加坡已经失去对中文的尊重,需要一名“礼仪员”来指导等。

这些事件使我想起2013年9月所发表过的心声,对本地使用中文的人士不受尊重,表达了个人看法。当时本地中文媒体都跟进了,多个国际平台亦转载了相关讯息。政府当然必须摆出架势,多名部长出面,说要提高中文与翻译水平等,轰轰烈烈地推出一系列宏观的“补救措施”。舆论压力过去后,一切都恢复“正常”。这是过去数十年来新加坡的政治生态。

南大初建时

爱过才知情重,这种情意结不是“精英”所能理解的。

一群印刷工友到兴建中的南洋大学参观,背景为文学院。1955

我在个人收藏中找到了一张颇具时代意义的旧照,照片中的印刷工友来自水仙门禧街(Hill Street)的德盛印刷所,以及中华总商会对面禧街与陆佑街(Loke Yew Street)交界的中南印务所。背景为南大文学院。

其中一位尚健在的老人家说,工友们对使用中文的东南亚第一所中文大学充满期待。民间创建的南大的泥潭多过建筑物的时候,已经兴致勃勃地前往参观,并为贡献了自己微薄的薪水而深感自豪。

如今,照片中多人已不在人间,如果知道当下的南大食阁与超市禁用中文,不准播放贺年歌曲,是否会从某处跳出来?阅读全文»

皮之不存 毛将焉附

leave a comment »

许振义     2017-7-16
http://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70716-779437?xtor=CS2-8

如果华语教学程度设得不高,学习不多,基础不实,到了社会上之后,再去强调“华文华语,多用就可以”,恐怕只是治标而已。

日前,讲华语运动推介会错用“听说‘渎’写”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抨击者有之,嘲笑者有之,心痛者有之,坦言“多少年没碰华文了,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是别字”者,亦有之。笔者倒是欣赏后者的坦诚和直率。

究竟因何出此纰漏,想必各种因素有之。就像许多意外空难,起因都是一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小至一颗螺丝帽,但是,在“墨菲定律”下,偏偏就是让一根稻草压死一头骆驼——尤其如果这头骆驼看似健壮,实际羸弱多病。

“听说‘渎’写”,责任固然在主办者,折射的却是宏观的母语境况问题。母语在我国的境况,或许堪比一头外强中干的骆驼。笔者曾从事新闻公关和翻译工作多年,从业内人士口中获悉,不仅华文境况如此,马来文、淡米尔文的境况也不甚乐观。

1979年公布的《吴庆瑞报告书》提出双语教育政策,同年,政府推出“讲华语运动”,都是新加坡华人语言史上的重大事件。

《吴庆瑞报告书》提出了以英文为主,母语为辅,双语教育调整比重的政策。经此定调之后,英文成为了我国所有学生的第一语文。随着华校收生人数逐年减少,最后一所华校于1986年底关闭。从此,除了少数特选课程的学生之外,绝大部分学生都不再以第一语文的要求选读华文。

《吴庆瑞报告书》指出:“我们现在(1959年到1978年)的教育制度非常不合规律,绝大多数的学校是用英语和华语两种语言教导学生,而85%的学生在家里说的却是方言。”学生到学校上课花70%的时间学英语,30%的时间学华语,回到家却全部时间和家长、兄弟姐妹、朋友和邻居用方言交谈。李光耀在《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一书中总结说,在这种情况下,华语是没有办法学习好的,于是,必须以华语代替方言,成为华族国人的共同母语。

讲华语运动就是在这个时代背景下推出的。早期讲华语运动的预期目标有两个:一、在五年内,所有新加坡华族年轻人、中小学生和大学生及刚离开学校的毕业生,都放弃方言,以华语为华族的共同语;二、在十年内,在咖啡店、小贩中心、商店、戏院等公共场合推广华语。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7, 2017 at 2:5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