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英语

新加坡人“双语通烂”

with one comment

杨善勇    2019-1-14
http://news.seehua.com/?p=420572

此时此刻,新加坡的中文日渐欧化,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争议。但是,英文的水平呢?记得前新加被政府常任秘书严崇涛先生年前接受“新加坡海南杰出人物”专访(新加坡:新加坡海南文化研究中心;2013),曾有独辟之见。

久经官场之磨练,严先生深知实际之状况,应答之时说得坦率:“新加被虽然重视英文教育,却只学习了英语而没有接受英国文学的熏陶,年轻一代的新加坡人,并没有足够的基础吸收西方文化的精髓。”

眼下亿万身价的超级大富豪罗杰斯抨击新加坡人“双语通烂”,所反映的,似乎也正是这么一回事。千里迢迢举家迁到这里,希望千金可以从中学习标准的英语,规范的华语;没有想到,久住多年,终于发现,事与愿违,一举零得。

说是这样,罗杰斯所言,想必确有偏颇之处了。何况,淮橘为枳,也很常见。

新加坡人英语烂华语也烂,固然满街都是;但是,精通三语的林清祥先生,甚至像谢太宝博士那样游刃多语的卧虎藏龙,其实也有不少。

耐人寻味的是,当地的英文教师受访,不但不以为过,随之自诩新加坡学生之英文书写和语法程度,皆强,而且自辩“新加坡式英语”并不等同于英语不佳,“这不过是新加坡的文化”也。

这个当然,然则,市民日常所用的“新加坡式英语”,其实不是语文学家定义的正统英语。部分词汇实为洋泾滨语之分支,与罗杰斯的美式母语,格格不入,恐怕也是不争之事实。

罗杰斯的问题是,他显然对语言之学习,和新加坡的大环境,有所误会。与其说新加坡人“双语通烂”,罗杰斯的政治认识,也不怎么样。十年之后,总算后知后觉,确是太慢了。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15, 2019 at 1:42 下午

我的“亚洲富豪婚礼”:关于新加坡“上流社会”的记忆,与跨越阶级背景的真挚友谊

leave a comment »

Lukas Niu      2018-11-7
https://crossing.cw.com.tw/blogTopic.action?id=938&nid=10906

周末午后的一通电话,突然牵起了我的高中岁月──电话那头,是我在新加坡就读高中时的老朋友 Sean ,他兴高采烈地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我要结婚了!”并兴奋地邀请我务必去新加坡参加他的婚礼。

我开玩笑地说:“你难道是因为最近看了上映的《疯狂亚洲富豪》受到启发,才决定结婚的吗?”他大笑着回:“你一定要来,来了就知道了!”

脸上仍挂着笑容挂上电话,不少五味杂陈的回忆,却也顿时一次涌现⋯⋯。

《疯狂亚洲富豪》剧照。图/电影官方网站

高中时赴新加坡交换,意外见证“阶级分明”的门第差距

第一次自己出国时我16岁,就是到新加坡当交换学生念书一整年──当时懵懂的我,只知道有机会就想出去看看世界,却根本连自己要去念哪一间新加坡的学校都不清楚。

命运就像抽签一样,随意地抽起那张印有未来学校的名字,也就这样把我送到“新加坡华侨中学”(Hwa Chong Institution)念书。还记得收到讯息的当下,只觉得自己学校的名字相较于前往“维多利亚学院”、“莱佛士学院”,怎么听起来好像一点都不威风?

后来才知道,这间历史悠久的学校,几乎是全新加坡优秀学生的首选中学之一:它每年录取的对象,是小六会考中总分最高的前3%考生;也是牛津、剑桥大学在英国本土以外最大的新生来源地之一,可说从小建构了新加坡的菁英人才库。

新加坡的“华侨中学”四字名称,几乎说完了它的历史沿革:早在20世纪初(1913年),当时的华社领袖、商业巨子陈嘉庚先生,为了新加坡华裔青年的教育需求,就倡议在当地成立一所初中,成为今日华侨中学的前身。作为传统华校,华侨中学早期一直使用中国课本、用中文教学,学生和老师都是早年的中国移民或移民后代;到了1980年代,政府决定在全新加坡推行英语教学,华侨中学也开始转型。尽管如此,该校至今仍然有浓厚的传统文化背景,学生也大多来自于仍保有传统中华文化的家庭。

在念书的期间,我很快就发现在学校使用的语言,有时候代表了你来自的家庭背景与行事风格,同时也暗示了新加坡相差甚巨的“门第阶级”:

校园里,有说着完美英文,从小受到西方菁英教育的一群人。他们每天坐着黑头车来到学校,下了课则去从事打网球、高尔夫球、骑马等“上流社会的运动”;也有另外一群来自比较传统华人社会的学生,大部分说着华文(新加坡通常称中文为“华文”或“华语”,以下沿用之),每天手上抱着作业跟书,战战兢兢地准备考试,深怕自己的成绩哪一天又会被超越;当然也有我这种,从另外一个国家来的交换学生,似懂非懂地半只脚踏在这个生态圈里,努力适应着这一切。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7, 2018 at 6:29 下午

想加个“啦”就学会星式英语吗?那你也要“啦”对才行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8-8-22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101910

澳洲国立大学的语言学者Jock Wong发现星式英语的“啦”,受到新加坡华语声调的影响,不同声调会具有不同的文化意义,这些差异很细微,但是用错声调却会让人觉得不对劲,以下就来一一介绍。

这个月是新加坡国庆日,也意味着新加坡53岁了!美国驻星大使馆的人员为了表达他们的祝贺,录制了星式英语大挑战(The Great Singlish Challenge)的影片,博得新加坡网友一片好评,不过这些考验美国外交人员能否正确使用 lah(啦)、leh(咧)、lor(啰)这些句末语助词的题目,也让一些星国网友觉得其实答案可以有很多种,一切端看使用情境而定。这篇文章就让我们稍微来了解一下,究竟 lah 在星式英语里,有什么样的功能呢?

新加坡有很多将星式英语商品化的文创经济,我印象最深的是写着“to lah or not to lah”的磁铁,很符合一般外国人对星式英语的印象,但同时也在告诉外国游客,不是每一句英语后面加个“啦”就是星式英语,即使是同为华语使用者的台湾人,也常误以为星式英语使用“啦”的时机与华语相同,事实则不然。

澳洲国立大学的语言学者Jock Wong对新加坡人使用“lah”的方式做了分析,他发现星式英语的“啦”,受到新加坡华语声调的影响,不同声调会具有不同的文化意义,这些差异很细微,但是用错声调却会让人觉得不对劲,以下就来一一介绍。

要求对方接受的ㄌㄚˇ(lah3)

暂时忽略新加坡华语与台湾华语的声调调值听起来稍有不同,三声的ㄌㄚˇ(lah3)大量出现在各个谈话的情境中,使用的时机可概括化为以下:

(1)我现在在想一些事情

(2)我觉得你好像不是这样想

(3)我不想要这样

(4)我想要你这样想

(5)我觉得如果我说些什么你就会这样想

(6)我要说了

如果今天你和某人交谈的过程中,你隐约觉得对方好像跟你想的不一样,但你希望对方能够像你这样想,也就是接受你的立场,那么这时候你说出的下一句话会附加上一个三声的啦,因为带有一点强迫性质,所以Jock Wong称为“强加性的啦”(the impositional ‘lah’)。

举例来说,阿炳看到阿美在镜子前照了老半天,迟迟不肯出门,阿炳觉得阿美一定还想再对她的妆发做补强才愿意出门,但这样阿炳又要再继续等,阿炳不想这样,所以他跟阿美说:

Nice already lah3.(hen棒了啦!)

阿美就算不觉得自己已经很可以了,但阿炳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她接受已经可以出门了。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28, 2018 at 2:20 下午

发表在 文化

Tagged with , ,

掩耳盗铃的双语家庭比率增加

leave a comment »

隋紫艾    2018-7-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702-1635

教育部必须认真思考,除了华文一科,其他的人文科目,如中国文学或新华文学、历史、地理等人文科目,应该也用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唯有这样,才可能扩大学生的华文词汇、使用机会,进而提高他们的程度。舍此不为,而去做什么双语家庭比率增加的调查,只能让有识之士看笑话。这件皇帝的新衣披太久了,还是裸身面对现实吧。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

让幼儿从小接触双语已成趋势,学前教育中心纷纷以双语教学为卖点,就连英国文化协会的幼儿园也是英语和华语各占一半。图为在武吉知马华中国际学校内的伊顿中华幼儿园,孩子们的每个班级都以唐宋文学家命名。(联合早报)

朋友圈中有一些所谓特选中学或语特毕业生,其中更有结为夫妇的,两公婆的母语虽然不同,但是在职场以外的社交场合,都还是习惯在用华语交谈。

当中的好几对在为人父母后,却没有延续这个习惯,而是把孩子当洋人一般对他们说英语。这大概也不是什么再值得大惊小怪或嗤之以鼻的事情了,毕竟谁不望子成龙呢?他们的孩子在进入教育系统后,也就顺理成章使用这个“母语”和老师同学互动,在跟我们这些叔叔阿姨长辈被迫讲华语时就结结巴巴,词不达意。

看到5月28日《联合早报》的新闻报道说,教育部对小一新生入学时进行的调查显示,同时使用英语和母语作为沟通语的家庭,从1997年的83%,提升至去年的90%。报道于是得出结论说:“过去20年来,使用双语的本地家庭有增加趋势。”

我脑海里第一个浮现的影像就是这些不跟孩子讲华语的朋友。他们必然也属于调查所以为的那90%双语家庭吧。

这个由第四代领导班子成员、教育部长王乙康透露的调查报告,延续了建国以来对于华文教育的态度。当年本地华教同左派学生运动、马来亚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千丝万缕的纠葛,使得华文教育成为了高度政治化的敏感课题,政府和社会从来都没有机会,好好地、理性地、专业地辩论它。尽管当事人陆续作古,课题的敏感性余威仍在。但是,再不走出这个阴影,结束毫无作为的现状,代价是会越来越高而且难以承受的。

20180702 learn mandarin 2.jpg

2017年8月19日在新达城举行的母语学习论坛上,学前刊物《小小拇指》和香港设计及文化研究工作室合作举办了两场“个个都好有趣”亲子工作坊,跟小朋友介绍竹子的妙用与趣事,通过游戏互动的方式让孩童学习中华文化。(联合早报)

我这里无意自己去戴上“华文沙文主义”的高帽,只是想请问教育部,关于双语教育的种种政策假设,是否立足于严谨的科学研究?教育部对于当前的华文华语教育成果(考试拿A但是生活里无法表达自如)满意吗?那种误以为人脑犹如电脑,装了华文就没位子装英文的无知,是否还继续主导我们的政策讨论?学术界最新的关于幼儿语言学习的研究发现,有多少被拿来作为决策根据?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3, 2018 at 10:49 下午

真正把新加坡族群和宗教凝聚起的语言,不是“英女皇英语”而是伟大的“Singlish”

with 10 comments

李慧敏    2018-4-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93012

Singlish虽然亲切,非常具有新加坡特色,但它也相当粗糙。它的存在反映了我们的语言教育,甚至是整个教育体系所存在的一个严重缺陷。

Photo Credit: JON@Flickr CC BY SA 2.0

谈到新加坡的语言课题,绝对不能不谈Singlish!

我们的官方语言有四种:英语、华语(中文)、马来语和淡米尔语(Tamil,印度南方语言),而我们的国语是马来语。

不过真正把新加坡各个不同族群、不同种族宗教凝聚起来的,不是纯正的英语,也不是国语马来语,而是我们伟大的Singlish!

简单来说,Singlish是一种以英语为基础,混杂了新加坡中文、华族方言和马来文词汇的英语,就如加勒比地区的克里奥尔语和出现在巴布亚的皮钦语,以及旧上海带有中国口音的“洋泾浜英语”。

在早期的新加坡社会,多数老一辈的新加坡人没有真正学过英语,但却需要以这个语言来沟通,于是将就使用了混杂式的英语。

现在,在任何公共场所里,你都能听到Singlish,一些在这里居住较长时间的外国人,甚至还能说几句地道的Singlish呢。

很多人常认为,只要加上lah、leh等句末语助词就是Singlish了。社会语言学家虽然对这个语言现象做出不同的定义和解释,但由于Singlish不是一个规范的语言,所以大家都有不同的说法。

按我个人的观察,Singlish里有一些被广泛使用的词汇,不过不同种族新加坡人所说的Singlish却有些差别,马来人和印度人的Singlish就跟华人的Singlish有些不同。华人说的Singlish受到南方语言习惯的影响,而且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华文思维。

现在就举几个普遍听到的例句吧!

Why you lai (like) that?

翻译:你为什么这样?

说明:说话的人懒得把like完整发音,所以念成lai。

What he talking ah? I catch no ball!

翻译:他在说什么啊?我完全听不懂!

说明:Catch no ball是直接从福建话“抓不到球”翻译过来,表示没抓到要点。

Want go makan?

翻译:要去吃饭吗?

说明:Makan的意思是吃,是马来语。

Ask so much for what? So kaypoh!

翻译:问那么多做什么?这么多管闲事!

说明:Kaypoh是“鸡婆”的福建话发音。

Singlish对新加坡人来说,已经成了很亲切的沟通语言,甚至已经开始成为我们身分的代表,但是这也成了新的矛盾体。 阅读更多 »

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leave a comment »

赵晓彤     2018-3-8
https://www.hk01.com/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封面图片:视觉中国

导演欧文杰在电影《十年》“方言”想象香港在十年后的城市语言环境变化:普通话才是香港最流通的语言,学不好普通话的人在生活与生计处处碰壁。“方言”是欧文杰对香港未来的想象,而另一华人人口甚多的地域新加坡,则自1979年实施“华人讲华语运动”,广东话以及其他中文方言从此在电台、电视、公营机构消失。英培安是新加坡的著名作家,母语是广东话,见证着新加坡的语言政策如何在三四十年间改变一个地域的语言环境。以下是记者与英培安的书面访问。

问:你对广东话有怎样的感情?

答:我的父母都是广东人,从小到大我和他们都是讲广东话,小时候住在旧楼的板间房里,同楼的邻居也是广东人,大家都讲广东话,所以,广东话不仅是我的母语,也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的生活语言。旧楼有装丽的呼声,我是听香港的广播剧、粤剧与广东流行歌曲长大的。那时候新加坡有个用广东话讲故事的李大傻先生,非常出名,我认识中国古典名著,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榜等,是听他在丽的呼声讲古开始的。我也听了不少他讲的武侠小说,如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女,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等。

小时候我很爱玩,不大读书,但作文还算不错,常在文章里引用一两句成语或古文,可能是喜欢听粤剧与李大傻讲古的缘故。所以推行讲华语运动的衮衮诸公认为,方言会影响学习华语,要学好华语必须要禁止使用方言,我认为是极荒谬的理论。这些读洋书的精英,其实是因为连方言都不会,所以没办法把华语学好。

推广讲华语运动,先是逐渐减少广播媒体上的方言节目,最后是完全禁止。1980年代初,官办的电视与电台已没有方言节目了,私营的丽的呼声虽已没有了香港广播剧,广东流行歌曲,每星期仍保留半小时由该公司的粤语话剧组提供的粤语广播剧。1978年我因为政治原因被内政部拘留过,释放后不能进入媒体工作,所以用孔大山这笔名卖文生活:在《南洋商报》写专栏,也替丽的呼声的粤语话剧组写广播剧。大概写了两年左右,方言节目终于全面禁止,粤语话剧组因此解散。广东话不仅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生活的语言,还曾经是我谋生的工具,我对它的感情如何,可以想见。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政府不爱的“方言”,星式英语登入“新英语”殿堂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2-25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6130

新加坡政府一直想要让人民说着一口正确英语,进而推动了“讲正确英语运动”。只是,来自民间草根力道十足、揉进了马来语、福建话、广东话与华语元素的“星式英语”,才是新加坡人的最爱,就在最近,这个英语变体转身晋级成新英语了。

星(新)式英语(或译为星洲英语)是英语抵达新加坡后所衍生形成的英语变体,在英式英语与当地语言如马来语、福建话、广东话与华语等接触后,逐渐发生从句法、语音到词汇的结构性改变,并且稳定地成为一大群人的日常通用语言,语言学家称其为“克里奥语”(Creole language),这个语言不是只是改个口音,加个啦咧啰就好了,而是有一套自成一格的逻辑与规则。2000年,新加坡时任总理吴作栋发起讲“讲正确英语运动”(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认为新加坡既然作为一个国际性都会,新加坡人应当使用“文法上正确”的英语,才能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听得懂本地英语。

这个由政府带头做起的语言政策,实际上就是一个贬低“星式英语”的运动,英语离开其原生地(英国),来到世界上各式各样的地方,举凡美国、加拿大、澳洲、香港等,势必会与因应当地生活需求,产生不一样的模样,这是语言自然演变的铁律,几乎无人能阻挡,因此我们会知道世界上至少有美式英语与英式英语的差别,再者更有港式英语、澳洲英语、纽式英语、菲式英语、日式英语等等,百花齐放的沟通方式。

外国人真心听不懂才讨厌星式英语?

根据社会语言学的研究,星国政府声称外国人对于星式英语持有的负面态度,多半不是来自星式英语本身,更多的是关于本地人与外地人间的冲突,而这样的冲突与新加坡政府计划性地引进外来移民有直接的相关。

拿蓝领移工来说,McKay的研究指出,来到新加坡的移工多半是因为家乡贫穷,所以到达异地讨生活,其中不乏许多英语系国家,如印度与菲律宾,他们在访谈中,会将印度英语或菲式英语与星式英语相比,企图彰显自己国家的英语远远好过星式英语,这样的做法是为了翻转自己在星国被视为蓝领外劳的劣等位置,反过来用英语能力来证明自己并不逊于“高尚的”新加坡本地人。

如果是白领外国人,另外一份De Costa的研究,则针对一位中国留学生进行探讨。这位女孩的专业是设计,透过新加坡政府吸引外国人才的奖学金计划,她得以以专业白领的身分,来到新加坡求学。研究者参与在课堂的过程中,发现这位中国女孩刻意在课堂交流中坚持使用她认为的“标准英语”,而不要被本地同侪的星式英语给“带跑”,以企图维系她是星国政府政策支持下的“专业人才身分”,换言之,并不是因为星式英语难懂,而是她希望藉以区隔出自身的优越性。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