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蔡深江

理想国的困惑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6-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6/145315.html

如今尚穆根一句“丧心病狂”拿成了令箭,借网民之名,大肆人肉搜索、揭老底,“如鲨嗜血,群起攻击……说仗义执言可以,说替天行道也罢,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欺凌,如同炫富般在另一个平台上,主客易位,周而复始着人性的卑劣。”

歹势!一开始就要岔开谈点其他的事。最近看韩剧有了一些感悟,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咱们不是常听高官说,是因为国民不够“饥饿”,所以午餐才会被别人抢去吃吗?这段话似乎有点儿道理,但是再仔细想想,这难道是高官们刻骨铭心的体会吗?……又好像不是。这些人要不是出生有点儿家世背景,又或者很会读书,被钦点为精英接班人重点培养,几时饿过肚子?看了韩剧才知道,这是他们选狗腿时的习惯;他们享受位高权重的淫威,让下面的人为了一个狗腿位子,抢得是头破血流,他们就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儿选“冠军”,久而久之,以为国民也应该是这样了。

最近有件奇案,话说有名前空少因为就一名交警的死在自己的面簿上极尽嘲讽的能事,竟然引起尚穆根严厉谴责为“丧心病狂”。当然,“丧心病狂”是句形容词,法律上不能入罪,要是换作另一个场景,道貌岸然大谈“包容、容忍”的时候,也许就可以轻轻放下。可是就在他出言不逊之后二日(六月四日),竟在Mustafa偷香水被捕,翌日就被控上法庭,表面罪状成立。此外,还得还押心理卫生学院评估精神状态。照说按无罪推定原则(presumption of innocence),负责任的正派报章不能未审先判,而两家晚报则凭律政部长的一句话做后盾——披上斗篷替天行道、仗义执言起来,借网民的名义数落他是“人坏心也贪”,是个缺德男。

说它“奇”也要话分两头。老娘在网上驰骋少说也有三四十年,对于一些“人来疯”——爱出风头——嘴贱的人物从来都是避之惟恐不及,因为“生气就中他计”。而报纸说“恶毒言论遭网民围攻”,或许就止于那一帖吧,怎么老娘都没在别处看到?部长谴责网上某帖“丧心病狂”也诚少见,动机可疑。连古代“大风吹倒了梧桐树”都允许“旁人论短长”,更何况这个互联网时代,难道部长要倒退到一言堂时代,OB markers处处?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6, 2017 at 9:26 下午

官话四则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5-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all.pl?board=luntan&records=145239&mesgdir=messages&year=2017&month=05

官话,顾名思义就是做官的说的话,是不是可信、可听?看下去就知道……

【壹】

先说一个听来的故事,话说丘吉尔有一次乘车要去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由于时间紧迫,于是叮嘱司机开快一点,哪知道半道就被一名警察拦截了。司机下车去和警察理论,并暗示他车上坐着一位重要人士。可是小警察不予理会,坚持一定要开罚单。丘吉尔听了之后不怒反倒频频点头,会议之后还特地写了一封信给警察总长,告诉他培养了一名正直的下属,并建议擢升这名警员。警察总长的回信也十分客气,但是断然拒绝了丘吉尔的建议,认为大英帝国的警察不能因为做了份内的事而获得提升。

可是李显龙的新加坡却十分不同,近年来,凡有行动党元老归天,总是动用所有官媒大肆吹捧一番,要所有国民感恩戴德——没这个人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果然不出他老妹所料,他要行的是帝制。按照民主制的平常心,干政治的和卖煎饼的没什么两样,大家都是为人民服务而已。而这些幸运混球在位时享受荣华富贵——百万年薪,退休时勋章挂满胸前,死后还要极尽哀荣,送进宗庙或忠烈祠!?

礼拜天的《早报》头条差点害莫愁晕倒,这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目前的“部长”很多都没在独当一面咯。老实说,自李显龙上台开始,政治职务可说是架屋叠牀(还记得对“资政”的多项发明吗?),部长还分第一、第二,要搞出个第三也顺理成章。政务部长更是花样百出,懒得去参照英文,也不知道华文报是怎么翻译出来的。单单一个总理公署里面,辅佐他的就有多位公署部长,“东革”多得不得了。其实,按照心水清的莫愁旁观,李显龙不过是拿着纳税人的钱来购买阁员对他的向心力;新加坡的部长不是全世界最高薪的一组人么?要让更多人进入百万圆桌俱乐部,当然职衔就要脑洞大开,如康希对好莱坞制片人所说的:The sky’s the limit。

【贰】

尚穆根在政治上的蛮横街知巷闻,简直是李显龙的打手/疯狗,按照老福建的说法就是“横柴拿进灶”。城中最忌讳高调谈论审理中的案件,惟独他一人可以例外。最近《今日报》访问尚穆根,他忘情地大谈“执法心得”,结果被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副院长刘浩典找着破绽,并写道“依靠公众舆论来制定法律是推崇民粹主义,公众可能会对刚发生的事件印象深刻,而产生一些不理智或冲动的情绪、导致舆论变得无知、不合逻辑,也缺乏代表性。拟定公共政策同样的也不能根据公众的喜好而定,罪案的刑法也不能只参考公众的看法。如果刑法是为了反映公众舆论,那为何还需要法官判刑?在判决前举办民意调查就行了。” 阅读更多 »

事实和真相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27.html

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这篇《特朗普给我们出的几个思考题》,不过是借美国总统的酒杯浇自己块垒,跟她想谈的“事实”和“真相”还差几里地咧。破绽在哪里呢?她说:“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奇怪了,莫愁怎么想起“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相”这句老话。接着她说:“然而,碰到人们逢体制必反时,对体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为真。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人们有言论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论的自由,但我坚信不同的选择最后的共同点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实。”——现而今的美国,特朗普就代表了体制,她怎么说反了呢?

要人民团结在“体制”的周围“共同对抗啥啥啥”,还不如教会人们如何分辨是非。最近行动党高官频频不点名批评美国,好像他们所坚信的和美国千差万别,其实行动党政府和特朗普没两样,都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差别只在表皮而已。而这个表面之所以能够维持,乃是紧紧握住主流媒体的咽喉之故;主流媒体不敢有贰心,遇事奉御旨不敢有立场,提供给全国人民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另类事实”,只有韩咏梅才认为自家报馆提供的是100%有机的“事实”和“真相”。

让贫尼说点最近看电视的感悟。星和的日本台有个很有趣的纪录片节目,叫做《The Before and After》(“前与后”)。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有许多七八十年的老旧房子,地面面积仅有两三百平方公尺,有时里头还住着三代人,有些甚至是伤残、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或老人,经济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可是电视台却找来一些愿意接受挑战的建筑师帮忙,在屋主应付得了的预算之内,帮他们整修房子。说到这儿,大概有人会以为是慈善节目,其实不是,这些具善心的建筑师除了照顾了他们的特别需要和基本要求(阳光、空气、抗震和保暖),甚至还抱着保留该地建筑风貌的人文野心,让屋子恢复昔日的辉煌。

莫愁最记得节目主持说过的一些话,他说:“歪果仁看了这个节目,大概不理解这样的房子,有什么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还拍成电视节目。”——这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能够保持匠人工艺几百年的原因,也引发贫尼的连串思考题。首先,主持人口中的“外国人”,当然包括新加坡人,在没看这个节目之前,大概会按照行动党政府教给我们的逻辑,认为这种烂房子有什么好保留的,建些廉价组屋让他们搬进去,不是更符合“经济效益”?第二、我们大概会开始“评估”这些人是不是值得帮?帮了能有多少人受益?第三、有能力做这种节目的本地媒体,大概要衡量会不会和现行政策冲突?怕很多人们看了会开始怀旧,起而反抗一些现有做法——这样我们就不期然的跌入一种“锱铢必较”的窠臼,我们的“另类”在于连我们自己都不自觉。而看了节目之后,则像打通任督两脉,通体舒畅,知道“真相”不止一个,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阅读更多 »

关键词儿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1/144974.html

早报网搞了个《关键词》的视频节目,除了在自己的网页,也安排在星和都会台定时播出。主要就是为正在发生的时事定个“关键词”——好让大家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官媒世界观和政治观。说穿了,就是各地媒体都在使用的“懒人包”新闻解说。三几年前台湾“反服贸”那会儿,韩咏红还语带讽刺地说:

现代人很忙,制作者打着旗号“为懒人服务”,听着就贴心,用少少时间了解复杂的时事课题,以小搏大,不好吗?于是乎,懒人包在台大行其道,举凡“乌克兰风云三分钟看懂”“旺中并购懒人包”都有,甚至还有“懒人包的懒人包”……将事实摆出来,我得到这样的结论:盲目相信懒人包无异于‘脑外包’,将思考力外包他人。

想不到自己的姐姐现在正做得不亦乐乎。

【五十步笑百步】

贫尼近三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唤醒铁皮屋里的沉睡人:早报不是个好东西!可惜写了好几百篇,就是没找着关键词,唉!最近,潘耀田的一篇文章《五十步笑百步?》真的是一语中的。早报的二丑们近来频频就“假新闻、假消息”发难,认为他们的就是“真新闻、真消息”,其余的都是垃圾,其实他们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为什么他们有这种幻觉呢?这应该叫做“名门正派综合征”;贫尼手机里留有梁文道的一篇文章叫做《理性》,一直不舍得删,因为梁兄真的写得太绝了。“名门正派”评论时事“理性、冷静”三句不离口,就因为他们认为邪门歪道肯定没有这号儿东西。然而,他们所谓的“理性、冷静”又经不起深究,自己正在做的事藏有很大的私心(也包括私利),从第三者看了,当然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咯。

【“星光计划”应终结】

前阵子陈振声不是说要避免本位主义(groupthink)就得依赖中立的智囊团,可是九架装甲运兵车(大约4千万新元)滞留香港,眼看两个月就要足了,这边还是一筹莫展,国防部长还要在星期一面对国会议员的询问。想不到昨天突然在邻国的《南洋商报》上看到陈俊安的关键词“星光计划应终结”,俊安兄还问:“狮城的政府,难道读不懂这信息么?”不禁拍案叫绝——这不就是中共要的保证?怎么智囊团没人提出?或者提出后没人听?党报怎么也不评论一下?为了“帮助建国”,人微言轻好歹也说一次嘛!好好一个关键词就让隔壁给说了。 阅读更多 »

苏碧华的烂摊子的烂摊子的烂摊子

with 3 comments

白马非马    2015-7-13
https://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5/07/13/苏碧华的烂摊子的烂摊子的烂摊子/

我想不通的,当然还是这门子攸关全体新加坡人福利的公众交通,究竟是“国营”呢抑或是“私营”?如果是“私营”的话,那么吕德耀这个交通部长,此刻就必然指着郭木财的鼻子跳脚咆哮,那里还会有这个闲情逸致让陆路交通管理局和SMRT的联合开记者会?
其实,说到底,记者的这句话:“已经四年了,你们到底还需要多少时间?”的“你们”,答案已经是跃然纸上,那就是官商一体,公私不分!

Saw Phaik Hwa女王苏碧华秉着对钱的嗅觉,发挥了小吃店老板娘拼搏的精神,在几年之间,赚得盘满钵满,让SMRT的大小股东笑逐颜开。谁都知道,SMRT最大的股东就是政府。一时间,苏碧华志得意满,飘然九重天。谁知道一场飞来横祸,无知的地铁不识情趣,竟来一场大罢工——啊哈,那一场史无前例的地铁大瘫痪,就像雷公的大铁锤,一锤敲得苏碧华眼冒金星,从女王的壮男大轿子上跌下来。

苏碧华走得虽然狼狈,其实却是伊的运气。虽说新加坡人很喜欢投诉,然而政府却从来没有“问责”的习惯。因此,苏碧华留下烂摊子,刷刷屁股就走人,虽然不够潇洒,却也无事一身轻。过后政府立即宣布注资9亿元来翻新地铁系统,还延请了武装部队第六任三军总长郭木财中将接替苏碧华的大位。

新加坡式的吊诡,众所周知啦,虽说地铁是“私营”企业,在政府的运筹帷幄之下,创制了世界唯一的“车资方程式”,保证股东年年大丰收,年年大肥年。那么,有道是:“月有阴晴圆缺”,有盈必有亏,SMRT股东的利益既然神圣不可侵犯。那么,政府必然就得给苏碧华的烂摊子擦屁股——啊哈,那9亿元说多不多,和国家投资在地铁的软硬设施不算什么。然而,说少不少,毕竟还是国库里头敛聚的民脂民膏。总的说来,啊哈,就是人民买单啦!

闲话少说。这郭木财既然是三军总长,当然非等闲人物。一开始,国人也相当期许,以为从此云开见月、雨后天晴,放放心心的上地铁、放放心心的下地铁,好不快哉。谁知道,小小小小、不大不小的地铁障碍事故依然层出不穷不说(这倒是苏碧华的功德,烂摊子肯定是最好的挡箭牌),就在枕木也就将替换完成了,当局也喜滋滋的宣布地铁即将正常提速了、车资也一并提高了……当然,最兴奋的,莫过于郭木财了——股东大会一致通过了对他的大幅度加薪。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14, 2015 at 11:40 上午

破功(2)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5-7-10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7/143354.html

为什么地铁在前20年运作良好,而自苏碧华上台之后就变样了呢?因为这正是政策的转变——公交私有化,帮股东赚钱为首要目的。

媒体作为第四权应该是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然而蔡深江的这篇《什么东西不会坏?》倒是像骆驼放屁,连我这个玉洁冰清的奇女子也要第二遍才看得懂。

蔡老大的“什么东西不会坏?”原来是要对应地铁公司的遁词:“地铁系统老化,加强维修也不可能找出所有潜在问题。”这似乎也是政府和地铁公司尽全力要引导公众注意的方向;李显龙的面簿还特地放出一张照片,见他神情凝重地在听取地铁公司的报告,omy打出的标题是:《当局探讨为旧线安装新电压管理器》。老实说,公众要知道这些技术细节来干嘛?其实政府也不该注意这些细节。如果此说成立,那么有152年历史的伦敦地铁,还横跨三个世纪,出故障停走一头半个月更是可以原谅的咯!政府的职责是要去地铁公司“掀桌”兴师问罪、调整政策,甚至承认自己施政上的失误。

素素看了工人党的所谓statement,整篇文章根本就是修辞作业而已,循着行动党的思路,没看法也没新观点,这样也可以,哎哟!倒是民主党有创见,因为这是关系政府外劳政策、与多国的贸易协定、人口白皮书、公共服务私有化、政府投资公司等多项因素所累积/滋生的奇难杂症。虽然看起来像是“大而化之”,实际上正是问题的症结。 阅读更多 »

度的复仇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5-3-1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5/03/142823.html

“度”是个很Chinese的概念,“过度”了又会怎样呢?子曰:“过犹不及”。有不明者自然会问:很中国的“度”只属华夏、炎黄子孙的吗?其实不然,它是一个普世道德标准的东方体现。在希腊神话里,纳米西斯(Nemesis)就是西方的“度”,她代表正义和复仇,可见正义和复仇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东西。有个故事说Narcissus拒绝Echo的爱,纳米西斯为惩罚他,让他爱上自己水中的影子,最后也使他得不到所爱的对象憔悴而死(一说是滑入水中而溺死),用复仇使正义得以伸张。

【度(壹)】

报业控股的蔡深江喜欢吹嘘执政党的政策精算和沟通技巧,可是,看了下面这张照片,素素只能摇头,这样没常识的人还有资格领导新加坡吗?

李光耀的健康有几点常识需要记取:

  • 他是个90岁以上的老人,说得好听叫做“耄耋之年”,说不好听是“风烛残年”。
  • 他已经活过新加坡人的life expectancy(82.14年),并且新加坡是世界第四高的国度。
  • 他的健康每下愈况是近几年大家都知道的事实。
  • 消息传出后,全球大媒体都纷纷在做“后李光耀”的专辑筹备。
  • 他自2015年2月5日进院以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都一直“还在使用镇静剂和呼吸辅助仪器,也在继续服用抗生素”,要不是吴资政说李老的“思维仍很活跃”(自由心证?),几乎可以假设是昏迷状态。雅国博士用“听说”(have been informed)来转达“好转”的消息,仿佛是“情非得已”或者怕遗臭万年。

这样的情况下,政治领袖一字排开跟着大伙儿起哄,拉布条要他“早日康复”,似乎有自欺欺人之嫌。像陈川仁那样年富力强,突发性肺腔积水,祝愿他“早日康复”还有道理。可见整个总理公署和官媒二丑们,竟没人有能力在修辞上设计些较贴近事实的好话,那真的太逊了!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