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藐视法庭

应撤告批评法庭人士——修改藐视罪條文以允许评论司法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组织    2018-5-16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8/05/16/318115

社运人士范国瀚(中)庭审结束后走出初审法院,新加坡,2017年11月29日。©2017路透社/Edgar Su

人权观察组织今天表示,新加坡当局应终止以藐视法庭诉讼对付在社交媒体上发文批判该国司法机关的两名异见人士。

社运人士范国瀚因为2018年4月27日在脸书上留言称“马来西亚法官处理政治性案件比新加坡更独立”而被控藐视法庭罪。在野的新加坡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随之在个人脸书评论范国瀚案“只能证明他所言不虚”,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

“发表有关新加坡司法机关的意见,不应被视为刑事犯罪,对范、陈二人的控告应被撤回,”人权观察组织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这些案件说明,凡是评论新加坡法院的言论,不论多么轻微或空泛,几乎都可被诠释为可能损害司法,进而使发言者沦为藐视法庭罪的被告。”

依据新加坡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发布任何指责法庭有不正当动机,或质疑法庭不正直、不适当或不公正,以致司法公信力可能因此受损的言论,即可构成藐视法庭。以往依据新加坡普通法,相关言论必须对司法公信力造成“真实危险”才能构成藐视法庭罪,但2017年10月生效的《司法(保护)法令》仅以造成“危险”为要件,不论这种危险多么轻微。范、陈两人可能被判处三年以下徒刑,且得并科新币10万元(74,500美元)以下罚金。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1, 2018 at 12:05 下午

德智库转型指数报告书 东南亚政缓经快

leave a comment »

南洋志/编译:Yun-Ling Ko     2018-4-25
https://aseanplusjournal.com/2018/04/25/aseannews20180425/

新加坡总统府(Photo Credit: HargaiNyawa @Flickr CC BY-ND 2.0)

德国智库贝图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近期发布了2018全球转型指数(Transformation Index),针对129个国家的民主化、经济与社会发展程度进行评比。

自2003年起,贝图斯曼基金会每两年一次出版转型指数报告,邀请各地专家依照一国的政治转型、经济转型和政府治理三大范围的指标评分制订。2018年发布的报告及是自2015年至2017年间的发展作出评估,此次报告中,转型最成功的前三名分别为捷克、爱沙尼亚、台湾。

根据该报告,东南亚国家的转型情况中,新加坡因为经济转型仍名列前茅,整体排名仍为东协第一,不过新国政治转型上近年增加不少障碍。菲律宾与印尼则在东协排二、三名,而缅甸虽整体转型排在最后,但政经发展上有所进步,整体排名比前次报告上升七名。综观东协十国,政治转型相对于经济转型缓慢,呈现“政缓经快”的发展趋势。

东南亚国家的转型指数

整体排名
国家 政治转型
经济转型
政府治理
24 新加坡 69 6 30
38 菲律宾 50 33 69
45 印尼 43 51 48
53 马来西亚 78 22 54
87 泰国 110 43 95
94 越南 108 69 78
103 柬埔寨 103 96 113
106 寮国 118 86 95
111 缅甸 104 114 92


新加坡:威权倾向有所回升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PAP)自2015年李光耀逝世后的第一次大选中大获全胜以来,威权倾向有所回升。例如在2016年五月举行武吉巴督选区补选时,警察曾针对两名人士涉嫌违反“冷静日”规范进行审问。冷静日(Cooling-off Day)为选举投票日前一天,政府禁止所有政治宣传活动。警察针对两名人士在其社交软体上的贴文进行审问,分别是经营政治部落格的Roy Ngerng和政治异议者Teo Soh Lung,这是第一次有违反冷静日规定针对个人的审讯。两位皆表示,问讯时警察并未持有搜索令就前往他的住处,拿走他的笔电与硬碟、记忆卡、手机等,并历经长时间的审讯。新加坡选举局的声明则表示,自2011年规范实施以来,其实在选举中有多次违法行为,过去几起违规多是无心,所以以警告方式处理,然而这次属于严重违规,例如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网站持续发布与选举有关文章,才下令警察进行调查;而为了调查需要,必须检查电子装置来查看违规者的贴文。很巧的是,这些违规网站与个人的贴文都是支持新加坡民主党候选人徐顺全(Chee Soon Juan)。 阅读更多 »

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的上诉庭最终审理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8-2-9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8/02/city-harvest-church.html

上诉庭的最终裁决

城市丰收教会失信案的最终审理裁决于2018年2月1日上午出炉,最高法院上诉庭以潘文龙法官(Andrew Phang)为首的五司经过半年斟酌,宣判时表示,城市丰收教会六名被告不能被视为职业代理(Agent),因此不构成严重失信罪。五司维持高等法庭的原判,没有加重创会牧师康希和五名副手的刑罚。

对城市丰收教会而言,这是一份贺年大礼。

根据2月5日律政部长尚穆根在国会上所言,1976年高庭裁定公司董事郑春华(译音)触犯严重失信罪,根据刑事法典第409节条文(penal code 409)下判,当时“公司董事”被认定为该条文中的“代理”。此后40年来,法庭对这项条文所采取的立场有了明确定夺,在至少16起有撰写判词的案件中,法官都沿用了郑春华案件的判例。

去年4月的城市丰收案,高庭推翻了1976年的判例,三司是在二比一的情况下改用刑事法典第406节,以较轻的失信罪名给众人减刑。如今最高法院上诉庭也同意这个看法。上诉庭解读,“代理”应为职业代理,即保险经纪和房地产经纪等,不包括公司董事。

新加坡维护法律的最高执行机构:左为前最高法院,右为现最高法院

第406-409条文

我们不妨先看看收录在PENAL CODE (CHAPTER 224)的失信罪条文(Punishment of criminal breach of trust): [1]

406. Whoever commits criminal breach of trust shall be punished with imprisonment for a term which may extend to 7 years, or with fine, or with both.(第406节:任何人触犯失信条例,将处以最长7年徒刑,罚款或者两者兼施。)

407. Whoever, being entrusted with property as a carrier, wharfinger or warehouse-keeper, commits criminal breach of trust in respect of such property, shall be punished with imprisonment for a term which may extend to 15 years, and shall also be liable to fine.(第407节:任何人受委为承运员,码头管理人或仓库管理员,若触犯失信条例,将处以最长15年徒刑,并可被判罚款。)

408. Whoever, being a clerk or servant, or employed as a clerk or servant, and being in any manner entrusted in such capacity with property, or with any dominion over property, commits criminal breach of trust in respect of that property, shall be punished with imprisonment for a term which may extend to 15 years, and shall also be liable to fine.(第408节:任何书记或员工,或受聘为书记或员工,受委托为财产管理人,若触犯失信条例,将处以最长15年徒刑,并可被判罚款。)

409.Whoever, being in any manner entrusted with property, or with any dominion over property, in his capacity of a public servant, or in the way of his business as a banker, a merchant, a factor, a broker, an attorney or an agent, commits criminal breach of trust in respect of that property, shall be punished with imprisonment for life, or with imprisonment for a term which may extend to 20 years, and shall also be liable to fine.”(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受委托为财产管理人,不论是公职人员、银行家、商人、管理人、经纪人、律师或代理人,若违反对该财产的信托,将处以终身监禁,或者监禁最长20年,并可被判罚款。)

根据这些条文,职业代理可在第409节条文下被治罪,监禁期可达20年,甚至终身监禁;一般员工若监守自盗,可在第407节或408节条文下被治罪,监禁期最长15年;至于公司董事只能以第406节条文的一般失信罪来提控,罪成的监禁期最长7年。

尚穆根阐述政府的立场,一个机构的高层和董事获得更多信任,同时拥有更大的决策权支配机构资产,罪罚理应比普通员工重。

城市丰收案的裁决凸显了现存法典的严重漏洞。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9, 2018 at 7:36 下午

在选上你以前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2-7

kuso这种普世接受的调侃,到了尚穆根口中就成了“蓄意制造假新闻的行为”,放置OB makers的用意很明显,目的不外是压缩公共讨论的空间,从而使普通公民对于公共事务以及围绕着这些事务的各种主张都要对现政府言听计从,人人自危。

【壹:选择自由】

有一首歌是这样唱的:“他们说爱上你是我一生的错,可是在爱上你以前我又做对了什么?”有人说:这就是盲目的爱情。素素则说这是选择所附带的神秘主义。说不定,有一天李显龙也会对他的继承人唱道:“他们说选上你是我一生的错,可是在选上你以前我又做对了什么?”——所以不要对所选择的带太大的期望和幻想,按平常心去进行就对了。这较附和当下“佛系思想”的指导精神,对不?

读李慧玲的《围绕“4G总理”的几个问题》,通篇读下来,素素也不知道她到底问了什么关键问题,于是把所有结尾有问号“?”的句子都抄了下来:

1、新加坡总理对世界局势的分析与透视力、战略眼光对作为总理是否很关键?
2、站在国际舞台上,他需要有怎样的深度和速度?
3、要带领新加坡在这个阶段冲刺、继续闪闪发亮的总理,需要有怎样的思维模式?
4、而在社会议政需求更强、社会又更趋于分化的年代,人们对领袖有什么不一样的要求?
5、4G总理在政治上要有怎样的动员能力?
6、“勤政爱民”的概括今时今日不足以说明。而今日的民众对未来总理的期望是什么?
7、总理下来还会调动部长的岗位,其实也就等于总理还要更多时间对他们进行考核。但是考核评估的标准是什么?

李阿姐向来善于糖衣毒药,小女子突然想到“在选上你以前”的那句歌词,七个问题都拿来评估李显龙,看当年他是如何上台又是如何执政下去的?这里给些零碎的提示:南海问题、装甲车被扣、穆斯林海洋中的佼佼者、赶搭中国顺风车、阵痛、转型、又阵痛、又转型、变化赶不上形势、个位数经济增长、社会分化、公共服务每下愈况、单语化舒适……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7, 2018 at 10:39 下午

李显龙侄子被控藐视法庭,新加坡总检察署赴美递文件遇挑战

leave a comment »

澎湃新闻/刘乐凯      2017-12-5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893328

被问及为什么当时没有配合新加坡总检察署删文和道歉,避免可能到来的司法麻烦,李绳武表示“不能为自己没有犯的罪而道歉”。随后,在被追问为何不为自己辩护时,他说道:“如果有灰色地带,我或许会去为自己辩护。但事情简单明了,那么交给律师处理就好了”。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李绳武(海外网资料图)

本周,新加坡“第一家庭”成员的动向再度进入公众视野。

就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侄子李绳武被新加坡总检察署提控、涉嫌藐视法庭一案,新加坡最高法院高庭(The High Court)于当地时间12月4日早晨举行了审前会议。

李绳武是李显龙的弟弟李显扬之子,目前正在美国哈佛大学担任初级研究员,他并未回国出席当天的会议,而是委任了律师代为处理。

而高庭允许新加坡总检察署赴美向李绳武递交法律文件的举动也面临挑战,李绳武委托的律师事务所以法律文件过多需要时间研究为由,要求暂时搁置这一法院指令。

在今年夏天的新加坡“第一家庭”的纷争中,李绳武因为在社交媒体发表的一番言论而被卷入其中。新加坡检方随后获法院批准对李绳武展开藐视法庭的诉讼程序。

李绳武脸书评家族纠纷,被控藐视法庭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5日报道,李绳武辩护律师所属的律师事务所4日发表声明称,律所将向高庭提出申请,要求搁置高庭允许新加坡总检察署派员前往美国、亲自把法律文件递交给李绳武的指令。

该律所表示,已经告知高庭这一申请意向,并向其解释了理由:新加坡总检察署的法律文件超过1300页,律所需要更多时间,对总检察署为何有权在新加坡司法管辖权范围外递交法律文件进行研究并作出回应。

高庭则在会议上要求,李绳武的辩护律师须在12月22日之前提交这份申请,并告知下一次审前会议定于明年1月4日举行。

对此,新加坡《联合早报》4日称,若这项要求搁置庭令的申请成功,这意味着总检察署向李绳武发出的法律文件与原诉传票(originating summons)均无效。

新加坡总检察署曾在8月21日回复《联合早报》询问时表示,高庭已在前一日(20日)批准总检察署的申请,对李绳武展开藐视法庭的初级聆讯。总检察署接下来会向高庭提出具体的拘押令申请,李绳武将接获聆讯通知。“根据法庭条例,总检察署会把所有必要的文件递交给李绳武,让他能作出回应。若他到时人在国外,总检察署会申请把文件递交出境。”

12月4日审前会议举办前,新加坡总检察署已经派人前往美国,亲自将法律文件递交给了李绳武。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6, 2017 at 1:48 下午

李光耀孙李绳武被指藐视法庭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萧翔      亚洲周刊 2017年8月20日第31卷33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02353370344&docissue=2017-33

李光耀孙子李绳武,在美遭新加坡总检察署指控藐视法庭,李拒绝回国应讯。

李绳武

在黄靖被撤销永久居民权的当天晚上,新加坡总检察署向高庭申请判李光耀在美国的孙子李绳武藐视法庭罪。

李绳武是李光耀次子李显扬的长子,现在美国哈佛大学从事研究。在总理李显龙与弟弟妹妹为了父亲遗嘱和房子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连串风波中,李绳武相当积极参与,并且在第一时间公开表达自己不会踏入政坛,也认为任何李家第三代的孩子踏入政坛,对新加坡都是不好的。

最新的这场司法事件缘起于上个月中,李绳武在个人脸书设定“朋友”的帖子中,对朋友批评新加坡司法体系,但这一私人帖子却被不知何人截图流传出去。几天后,总检察署对他发出警告信,要求在七天内从各种社交媒体和文件中删除该一贴文,同时签署书面道歉和保证书,并将书面道歉和保证书明显地刊登在个人的脸书上。

李绳武后来要求展延期限,总检察署答应,但过了展延后的期限,他仍未删除贴文或道歉。总检察署向高庭提出的申请中附上给李绳武的警告信,信中指他的贴文中提及“一个温顺 (pliant) 的法庭制度”,总检察署认为这显示他意图指新加坡司法被政府左右。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3, 2017 at 2:37 下午

说好的法治呢?新加坡李家纠纷背后的政权焦虑

leave a comment »

周思城(自由撰稿人)    2017-8-1
http://initium-analytics.initiumlab.com/article/20170801-opinion-leung-singapore/

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便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今年六、七月间,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子女,为了父亲故居的保留和拆除,在脸书上爆发了一场公开纠纷。这宗事件透露了新加坡政治模式的一大败笔──新加坡政治制度虽然在控制民众和一般官员方面,有相当大的作用,不过一旦面对高层政治领导涉嫌触犯权限、越权、滥权、利益回避和利益输送等议题时,却显得无能为力,甚至纵容。

这一切对新加坡政府而言,其实相当讽刺。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 PAP),向来标榜自己以严刑厉法,确保施政的清廉和效率,奠定新加坡的长期稳定发展。在面对“专制”、“软性威权”等批评时,行动党经常会强调自己是“依法治国”,法律大于个人或个别团体利益。李氏家庭争议却意味着,这套做法一旦碰到权贵核心,恐怕有突然失效的可能。

对后李光耀时代的新加坡和行动党而言,这次无意中揭发的权限和利益回避议题,是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面对当前的社会氛围、经济环境和外在压力,掌权者很容易为了一时的政治考量,陷入集权的诱惑,强化对社会、资讯和政治的控制,削弱对自己权力的约束。这样的举动,虽然可能有助于一时摆平异议,但整体而言,对国家的长期发展却带着负面影响。

以上所提的举动,可能会提高政治胜负的代价,包括在行动党内部,使政治斗争更加严峻,甚至还可能渗透社会其他层面。在政治人物缺乏广大社会支持的时候,更是如此。更进一步的政治控制,也可能缩减新加坡社会的弹性,让国家更难因应经济、外交和其他冲击。新加坡因为资源、人口都十分有限,在面对当前的诸多挑战,比以往更不能缺少灵活。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故居,欧思礼路38号。摄:Wallace Woon/EPA

李氏家族争议与官员介入

据李光耀幼子李显扬的脸书发文和总理李显龙的几次回应,李家长子李显龙与弟妹的严重分歧起源于2015年,李光耀逝世之后,李显龙不满最后遗嘱内要求李光耀后人,在李光耀次女李玮玲搬出欧思礼路38号故居后,拆除建筑物。遗嘱虽然把故居留给李显龙,不过李显龙后来又以市价一倍半的价格,把资产转让给李显扬。

今年6月中,李玮玲和李显扬在脸书贴文,指控李显龙为了借用父亲的威望、巩固势力、扶持其次子李鸿毅进入政坛,而企图违反李光耀遗嘱,利用国家机器强行保留李光耀故居。二人还称李显龙因为不满他们坚持父命,要求拆除故居,而使用总理职权动用国家机器,监控他们本人、家属和亲友人。李显龙及资深律政部政务部长英兰妮(Indranee Rajah)则回应质疑李光耀最后遗嘱的正当性,和李显扬妻子林学芬参与撰写遗嘱的角色。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