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装甲车扣留事件

战车扣留争议,新加坡离中国的想法有多远?

with one comment

庄嘉颖(新加坡政治学学者)     2017-1-25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125-opinion-chongjaian-singapore/

这两三年新加坡与中国间的的一系列摩擦,其实代表的是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北京,中国与新加坡两国国旗在天安门广场迎风飘扬。摄:Imagine China

最近新加坡战车被香港海关扣留一事,受各界关切;甚至有人怀疑,这是否代表新国对中关系恶化。而昨天(1月24日)下午,香港政府宣布将把战车归还新加坡,中新两国是否进行私下交易,也让多方猜测。

新加坡与中国,近年摩擦频传

近两年,可见中新两国屡次发生摩擦。例如,在南海仲裁案前后,北京坚持仲裁过程无效,而新国不仅强调国际法的重要,又有与美国的军事合作。及后,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认为新国政府在不结盟运动(Non-Aligned Movement)高峰会议的发言暗指南海仲裁,大表不满;该报总编辑胡锡进与新国驻中国大使罗家良(Stanley Loh)更展开笔战。

接着,有中国网媒和网友,公开批评新加坡和现任总理李显龙,也有几个双边官方合作的例行会谈被延期。又传新加坡商人,以及赴中旅游、探亲的新加坡人,在中国遭受批评和游说等事。新加坡战车在港被扣押事件,似乎只是两国关系恶化的最新例证。

笔者以为,这两三年新加坡与中国间的的一系列摩擦,其实代表的是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

中新关系由于许多原因,被中国大众视为“应该额外友好”。其中较常见的解释包括:新加坡是“以华人为多数”的社会,所以与中国有文化传统、历史、亲情,甚至血缘上的渊源;新加坡在改革开放初期,就与中国发展深厚的商业、经济、官方往来,提供中国学习的技术和机会;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与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交情良好,奠定双边官方互动的稳定基础;新加坡在中国是最大的外来投资着等等。

同时,中国长期对包括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邻国标榜着“搁置争议”、“寻求连任双赢”,甚至“让利”的政策。此类观点臆断中新之间不会有严重分歧、摩擦或者利益冲突,即使有,也是易于处理的事情。

前述诸多案例,加上新国战车在港遭扣留一事,提醒了双方:假设中新关系必然友好不变,相当不切实际。 阅读更多 »

巧言令色

leave a comment »

李莫愁    2017-1-24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1/145009.html

【陈迎竹】

《早报星期刊》里,陈迎竹的文章《雁渡寒潭》有这样一段文字:

“装甲车事件”让外界以为新加坡与中国关系到了难以逆转的局面,然而恰恰是这个寒风凛冽的时代关口,新中在坚持全球化贸易的经济体制方面,具有不同于一般的共识与利益,相对于其他矛盾,联手抗拒不知将有多高多厚的保护主义壁垒,更将是长途跋涉的艰巨任务。几天前两国宣布高层会议即将举行,便是观照大脉络下理所当然的发展。

意思是说:新中必须联手对抗保护主义还来不及,没时间小打小闹,最佳证明就是“几天前两国宣布高层会议即将举行,便是观照大脉络下理所当然的发展”。由此来反证:新中关系闹僵,根本就是假消息。——当然,这对“不知头不知尾”的读者来讲,有一定的说服力。但是,关心时事的读者怎会不知道“高层会议即将举行”的来龙去脉呢?

1月18日,中国与新加坡达成协议,2月份举行双边合作联委会(JCBC)会议。这个始于2004年的最高层级年度双边会议,2016年破例没有举行。会议恢复举办且提早到2月份进行,对于双边关系具有建设性作用。但中新关系未来如何走,已经不是联委会能解决。需要双方都进行反思(这方面新加坡需要做的更多一些),尔后就处理与对方的关系确定新的指导思想。2016年中国东盟关系的两大看点是:中菲关系急速升温,两国政治关系正常化并带动了经贸关系的快速改善;中新关系急剧变冷,从长远看,可能成为中新关系的转折年。(薛力《中新关系进入反思与调适期》

【王乙康】

王乙康最新的谈话让我想起行销学的“紫牛效应”。

王乙康要推销的当然是他自己。因为按“未来总理人选排行榜”,王乙康的排名是偏后的。所以有必要“偏激搏出位”,做给顶头上司看,没有“正”的做,至少也得捞个“副”的过过瘾。

至于他说的“多党制可能导致社会分化拖慢决策过程”这两件事,现在我们就来评评看:社会分化来源于阶级对立的加深,政党不过是代理人的角色而已。重要的是执政者要如何重新和合理地分配公共财富,使得阶级对立不尖锐化才是正经。对于行动党的精英来讲,或许“拖慢决策过程”是他们最不耐烦的事,不过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并不一定是坏事。让他们一党独大,凡事马上决定,马上实施,修改宪法……有时才惊心动魄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25, 2017 at 11:50 上午

中新关系进入反思与调适期

leave a comment »

薛力(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国际战略室主任)     2017-1-24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1132

古人言,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新加坡的应对方式不够“智”,中国的做法在“仁”上也有改进空间。

1月18日,中国与新加坡达成协议,2月份举行双边合作联委会 (JCBC) 会议。这个始于2004年的最高层级年度双边会议,2016年破例没有举行。会议恢复举办且提早到2月份进行,对于双边关系具有建设性作用。但中新关系未来如何走,已经不是联委会能解决。需要双方都进行反思(这方面新加坡需要做的更多一些),尔后就处理与对方的关系确定新的指导思想。

2016年中国东盟关系的两大看点是:中菲关系急速升温,两国政治关系正常化并带动了经贸关系的快速改善;中新关系急剧变冷,从长远看,可能成为中新关系的转折年。

从6月份玉溪举办的中国—东盟国家外长特别会议、到9月份在委内瑞拉玛格丽塔岛举行的不结盟运动会议、再到11月的香港装甲车事件,中新关系不时起波澜。迄今为止,两国公开表态的官员级别都有限(新加坡方面国防部长最近首次发声,中国方面则限于外交部发言人),但这些事件对两国关系的影响却要大得多。中新两国都没有示弱的意思。古人言,小事大以智、大事小以仁。按照这个说法,似乎表明新加坡的应对方式不够“智”,中国的做法在“仁”上也有改进空间。

对新加坡来说,“不够智”之一:身为南海争端非声索国,又担任中国—东盟关系协调国,却在中国希望南海问题尽快降温、翻页的情况下,不时推动东盟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对抗,事实上承担了阿基诺时期菲律宾在南海问题上的角色。小国挑头对抗大国,这是国际政治中的罕见现象,却发生在新加坡身上,针对的又是自己的“文化母国”。在“南海仲裁案”裁决出来后,李显龙在8、9月份分别访问了美国与日本,却没有访问中国,并在美国发表被中国认为带有施压味道的言论。这显然不是成熟的大国平衡外交,也冲销了“习马会”在中新关系上给他的加分。

“不够智”之二:不重视文化特性在外交中的作用,抛弃了“舒适度”这个东盟方式 (ASEAN Way) 的精髓,以及面子文化在中国外交中的作用,倾向于用西方的思维与方式与中国打交道,如偏好公开应对、轻视私下沟通,突出理性与法律、忽视情感与政治,对“公开表态议题”与“私下沟通议题”把握不当。在中国人看来,这就有点“非我族类”的味道了。这可能是此次中国“左右中”都对新加坡表示反感的深层原因。

“不够智”之三:不注重培育与台湾海峡两岸中国领导人的交情,却试图发挥李光耀的角色作用。李光耀能扮演两岸诤友乃至“导师”(mentor) 角色,是因为已经获得这些领导人的尊重与某种信任,在此前提下,他以柔软的姿态、直率地表达出来的建议与批评,是两岸领导人所能接受的。公开表达批评意见的,或者是一些枝节问题,或者是一些抽象问题。他绝不会让中国领导人觉得他是个外人、试图挑头对抗中国,尽管他被英国前外交大臣乔治•布朗评价为“苏伊士运河以东最英国的人”(the best bloody Englishman east of Suez)。 阅读更多 »

中星会议下月重开 战车或春节前归还

leave a comment »

星岛日报    2017-1-19
http://std.stheadline.com/daily/news-content.php?id=1537440&target=2

新加坡九辆装甲车被香港海关扣押。

中星关系低潮,一年一度的中星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会议去年没有召开,新加坡装甲车被香港海关扣留长达五十天。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前日访问新加坡,与星方磋商,确定中新联委会会议下月举行。北京学者许利平对本报表示,新加坡装甲车有望于春节前归还,为会议召开扫清障碍。中国外交部则称,会议本身与装甲车问题之间没有联系。

中星关系有回暖迹象。据新加坡外交部网站信息,中国副外长刘振民前日访问新加坡,与新加坡外交部常任秘书池伟强在第十次新中双边谘询会议上,讨论今年的双边交流“包括下月即将举行的双边合作联委会会议,以及将在年内举行的中星领导力论坛”。

中国外交部也在网站发布池伟强与刘振民在新加坡进行第十次外交磋商的消息,但只提到“双方就双边关系、东亚区域合作以及共同关心的地区和国际问题交换意见”。

中星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会议是新加坡与中国最高级别的年度性双边会议,已经连续十二年轮流在新加坡、中国召开。现任联合主席是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和新加坡副总理张志贤。但去年十月,依照惯例应该在中国举行的第十三次会议并没有召开。

去年十一月底,新加坡九辆装甲运兵车在台湾结束训练之后经由香港运送回星,被香港海关查扣,至今已经五十天。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副教授王江雨对本报表示,会议一直推迟不仅仅是因战车事件,而是中方不满新加坡同美国过于紧密,以及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分歧等一系列事件,令“中星矛盾上升到政府高层冷战”。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对本报表示,联委会会议为配合“领导的时间”曾一度改期至去年十二月召开,“是既定议程”,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召开,“还是和战车有一定关系”。他认为,会议既然改期至二月,那战车问题应该会在春节前得到解决,要为会议各个方面扫清障碍,否则双方无法谈制度性的合作。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天回答提问说,双边会议本身与装甲车问题之间没有联系,特区政府正在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此事。她前天称,中国非常重视同新加坡的关系,希望新加坡政府切实恪守一个中国政策。

“星光计划”不会终结

with 2 comments

陈文坪    2017-1-15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70115/“星光计划”不会终结/

拜读陈俊安君的大作《“星光计划”应终结》一文(1月7日),文中谈到“狮城九部装甲车在港被扣事件尚未解决,台湾的“星光部队”训练场地却又起波澜;还提及新国政府在处理装甲车事件的思维是陷入“集体盲思”。说到既然澳洲已提供更多土地供狮城部队训练,应趁此终结“星光部队”与中国解冻的好契机等云云。

看似分析得条条是道,其实是陈君非常主观的思维。其见解也是非常片面的。

狮城武装部队军人到台湾训练,也就是所谓的“星光计划”,从1967年新加坡独立后至今已近50年。这不是什么秘密的,而是基于狮城土地有限,只好向外寻求第三方“支援”的一种选择。

低调进行避免误会

然而,新加坡在一中问题上是非常明确的,也是众所皆知的,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一点可以从新加坡政府的立场看出,从来没有含糊地带。

新加坡在海外的训练基地还有美国、澳洲等地。这些海外训练基地,常有政府部长、甚至总统前去检查、视察部队的训练状况,也都有通过文告在媒体加以传达。

但是,在台湾的“星光计划”训练,君是否看到新加坡政府发表一字文告或官员视察基地的任何新闻见报?由此可见,“星光计划”的训练是非常低调,目的就是避免让外界产生误会。 阅读更多 »

中国应当立刻归还被扣新加坡装甲车的理由

leave a comment »

文化长狼     2017-1-15

中国方面现在的态度是,你先答应我和台湾停止军事交流我就还军车给你,你若不答应我就不给,这是霸道而且缺乏风度的行为,会让新加坡有被逼迫的感觉,小个子被逼急了会情绪失控死撑到底,与大家都没好处,毕竟中国方面针对的不是新加坡而是台独。相反如果先还军车然后再要求新加坡方面遵守国际法与台湾解除一切军事交流,这样不但显得大度而且还占着毫无争议的道理。

在中国长期经商的新加坡人方师亮问我有没有空聊聊关于新加坡军车被扣的话题。

我说正合我意。一个是生活在新加坡的中国人,一个是生活在中国的新加坡人,我们彼此都对中新关系有着共同而强烈的期望,那就是希望中国和新加坡可以永远和睦相处。

方师亮是祖籍福建的新加坡本地人,父亲一代才漂洋过海来到新加坡,在福建父亲的老家依然还有许多的同门亲戚,他在中国开办了一个维修电梯的公司就是与家乡的亲戚一起合作的,每年只是过年才回新加坡和家人团聚而已,修整大约一个月,然后再度匆匆回到中国前线。

今天我们粗略的谈了一些,也没有整理,有点凌乱但很坦诚。

他问我这么一个问题:最近新加坡抛出了这么一招国家豁免权,以搞法律的姿态索要这批军车,这个是到底是高招还是昏招?

这要说是昏招到也未必,但如果说是高招的人肯定都是赵高。

我就举了一个例子说说这个豁免权:我和老李在打架呢,你送刀子给老李,被我抓到了,没收了刀子,你跳起来大叫,咱们有村规不能占有别人的东西,我的刀子是我的财产你要还给我。那么看起来你说的是没错,这刀子确实是你的,这刀子有不被没收的权利,但是你给老李递刀是不是同样具有被豁免的权利呢?

这个例子或许有人不明白,等一下我再进一步解说。

方师亮提到扣留这批军车的目的,有人说中国扣留装甲车是为了车里面的某某高科技,还有人说扣留这些大玩具纯粹就是一件偶然事件,他觉得这些都是非常天真的想法。

我非常同意方的观点,你只要思维调整的现实一点,你就会明白没有南海事件李显龙的“义正辞严”,就根本不会有装甲车的“一去不返”。

那么李显龙的“义正词严”方师亮认为这是一种对国际事务缺乏高度敏锐洞察力而脱口而出的一些列脱口秀。诸如“太平洋总统”之类的话,不但令众人失笑,就连奥巴马本人或许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同时在南海仲裁问题上李显龙也不顾得罪中国的危险左一敲右一击给中国难看。

李显龙这样做有自己明确的目的就是推动TPP,他为此非常自信而且付出了很大努力。但可惜的是,他没有足够的洞察力看出来这是一条多么不顺的路。而且在特朗普赢得大选并明确表示要退出TPP后仍然尝试更多的努力,这就像一个失足掉入河里的人,明明身后有一条大船在等着他,他却依旧拼命去抓岸边的草。

要知道,南海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利益,而TPP踢的就是中国的屁屁。李显龙使劲儿的在这些方面和中国分道扬镳,这要中国会怎么想?所以说,扣留新加坡装甲车的目的毫无疑问是存在报复因素的,但凡出手报复的人如果可以用其它方式解释是没有人愿意承认这是报复的。所以安排在香港海关完成这一报复行动,其警告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也就是说,我虽然是在报复你但并不想撕破脸皮。

但报复同样需要找一个合适的借口,那么台湾就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这个问题是这样的,新加坡承认一个中国,也早早和中国说好了要中断和台湾的军事联系,这个都是台面上的,也就是说不管怎样中国得到了这个保证至少在面子上是说得过去的。至于私底下怎样又是另一回事,就还要联系实际情况。

新加坡和台湾以及新加坡和中国之间都关系密切,说断就断也不那么容易,这中国方面也理解,所以台湾和新加坡在新方做出中断与台军事联系承诺之后的相当一段时间里继续和台湾保持军事联系,而且是“明目张胆”的进行。中国方面也没说过什么。这种默契保持了很多年。然而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新加坡的所作所为严格的来说是属于违法的,不仅违法也有违信用了。但中方的沉默说明了什么呢?

至少说明一点,中新之间的事实关系是存在着许多的私交的,至少不是完全依照冷冰冰的法律条文来相处的,这才是是现实。

能和敌对的双方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让台湾和大陆都相信我来靠近你们两个是为了你们好。同时李光耀也因此获得自己的利益。这是李光耀的天才外交手段。但这是依靠两国老一辈领导人之间的高度信任和良好的私交所建立起来的关系。到了下一代领导人手里,可能就没人买账了,这种默契就慢慢淡化了。毕竟时代不同了,过去的也过去了,老一辈领导人为中新关系建立了几十年的良好关系也开始凌乱了。 阅读更多 »

装甲车事件考验的,不仅是新加坡

leave a comment »

欧训国     2017-1-15
http://www.yan.sg/bujingjingshipopoyo/

随着经济的腾飞和财力、军力的跳跃,中国在世界的政治影响力日渐深远。新形势下的中国正在重新审视各国与自己的关系,也在重新确立自己在亚太区域乃至全球的 地位。中国如何处理跟周边小国的双边关系,对其他国家的对华外交战略起着重要的参考作用,长远来说,自然也会对中国的外交造成重要影响。扣车此举是提高了 还是破坏了中国的国家形象?是高招还是败笔?是否有更恰当的方式对星光部队课题提出反对?见仁见智。

新加坡武装部队泰莱斯(Terrex)轮式装甲运兵车在香港被扣一事,已有一个半月。

这批装甲运兵车是星光部队在台湾演习之后,在运回新加坡途中,货轮停靠在厦门时,中国大陆的执法部门已经发现船上有军用品,随后向香港海关通报,导致香港海关以涉嫌走私军火为由将这些军车扣押。

被扣的装甲车

起初,此事看似法规事件,即承运公司未根据海关条例进行必要手续。但是,很快的,随着中国外交部的表态,事情就明朗化——表面上这是法律问题,实际上是政治问题。如果是简单的法规事件,不可能一个半月后的今天,香港政府的调查工作“还需要一些时间完成”。

那么,是什么政治问题?中国外交部的表态十分清楚,“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与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包括军事交流与合作。中方要求新加坡政府切实恪守一个中国原则。”

这就回到星光部队在台训练这一事实。新加坡武装部队自70年代就在台湾进行代号为“星光演习”的短期军事演习和训练。星光部队不是驻军,演习结束随即离开。

星光部队

早在中新建交之前,新加坡已经在台湾进行星光演习。在新加坡,星光演习家喻户晓,并不是秘密。星光演习在中国也不是秘密,早在两国建交之前,新加坡已就此事向中方说明并获得中方谅解。应该说,星光演习的存在不牵涉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问题。而且,从当年的汪辜会谈到2015年底的习马会,新加坡在两岸和平交流和沟通上一直扮演积极角色;也多次重申“一个中国”立场,认为台独严重威胁本区域和平稳定,2004年,时任外交部长杨荣文就曾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指出台湾一些团体试图让台湾走向独立是危险之极的举动。 阅读更多 »

装甲车事件之后,新加坡“平衡外交”能持续吗?

with one comment

南洋视界   2017-1-14
http://news.nanyangpost.com/2017/01/14_74.html

《南华早报》文章指出,9辆装甲车被扣事件,让长期被视为有灵巧外交触感的新加坡领导人,陷入一个需要向国民交代其外交政策的陌生处境中。

自建国以来,新加坡一直与中国和美国维持了密切的关系。其“最大朋友数量”的务实态度,也一直是其外交政策的核心。

但近期,新加坡武装部队的9辆装甲车在香港被扣留,中国媒体也就新加坡在南海问题上没有站到中国一边而多次发文攻击。《南华早报》观察到,这一系列事件促使一些评论家开始质疑新加坡领导人维持平衡外交的能力。

例如,文章指出,《今日报》前总编巴吉(P.N. Balji)将装甲车事件形容为北京“使用代理地区来代它进行攻击和指责”。

据引述,他说:“预计中国将这个问题榨干,以获得最大的优势……现在是对新加坡外交艺术进行认真审查的时候了。”

另外,文章也指出,有一些人则认为现任领导层缺乏前总理李光耀和吴作栋的外交才干,而现任总理李显龙近年来加强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则被指责为中国态度逐渐恶化的原因。

但是,也有一些外交政策专家认为,这样的指责并不公平。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