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言论自由

联合国专家对新加坡裁定人权维护者有罪表示关注

leave a comment »

联合国新闻    2019-1-29
https://news.un.org/zh/story/2019/01/1027672

联合国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凯依。(联合国图片/Jean-Marc Ferré)

三位联合国人权专家今天发表联合声明,对新加坡人权维护者范国瀚(Jolovan Wham)被判定有罪表示关切,他们同时敦促新加坡政府确保所有人的基本言论和集会自由。

范国瀚在1月3日因未经许可组织集会而被判有罪。他在2016年11月组织了有关非暴力反抗运动和民主的公开讨论,因此被指控违反了《公共秩序法》。在拒绝签署警方提供的口供书后,他被指控另一项犯罪。1月3日,这项指控也被裁决成立。

发表联合声明的三位人权专家分别是:促进和保护见解和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戴维•凯依、人权维护者处境问题特别报告员米歇尔•福斯特,以及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权利问题特别报告员克莱门特•尼亚莱索西•武尔。

三位人权专家指出,对范国瀚治罪旨在削弱新加坡合法行使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自由的权利。他们敦促新加坡政府放松对公民空间的钳制。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31, 2019 at 2:45 下午

你想让恶霸来当你的政府吗?

leave a comment »

作者:鄞义林(Roy Ngerng)      译者:网络公民/北雁       2019-1-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01/鄞义林:你想让恶霸来当你的政府吗?/

示威者在2013年6月8日,于芳林公园竖立的一个墓碑模型,象征因为政府推行网络新闻的新政策,导致“言论自由死亡”。 人权观察组织在上周五形容,我国扩大对网络的媒体审查,将削弱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图源:路透社)

有人认为,新加坡总理控告某博客,还是某个新闻平台被政府起诉了,都无关紧要。

他们说:没关系,我们还可以到其他平台阅读浏览,新的网站会出现的。

区伟鹏经营的“打哈欠面包”(Yawning Bread)博客,第一篇文发表于2003年。在2012年,他被新加坡政府起诉藐视法庭,并在2015年被判有罪,罚款八千元。“打哈欠面包”最后一文写于今年1月,区伟鹏写了整整14年。

我在从2012年开始在博客“诚心真相”(The Heart Truth)撰文。2014年,我被新加坡总理以民事诽谤提诉,并在2015年被判罪名成立。法庭要我支付总理18万元的损失。我在2016年八月续笔,在去年八月上载数份文章前,还暂停了一阵子。我只写了四年,共700篇博文。

梁实轩的博格就是“Leong Sze Hian”,最早的一篇博文写于2007年。在去年12月,他被总理提告诽谤,可能面对数十万元的赔偿。他的最后一篇文章写于2018年11月,他写了整整11年。

梁实轩是第二位被总理提告的博客。

当人们要写些有关新加坡的事,就面对许多风险,但还是有人继续为国家时事发声。除了博客,还有诸如许渊臣和 Kumaran Pillai等坚守独立新闻网站《网络公民》和《独立新加坡》,当然还有TR Emeritus的Richard Wan。

他们甘冒风险,是因为他们也希望,这个社会可以有更好的运作方式,让缺乏话语权的人声音也能被听见,开创一个发展能让全体百姓受惠、而不仅限于特定群体的新加坡。

但我们不能只在背后摇旗呐喊,仰仗这些少数人为我们发声。他们才最需要我们实际的支持,并且成为这场社会运动中的一部分,和他们一起站稳阵线。我们必须相信,团结起来、互相扶助是为了我们的共同利益,只有这样才能带来改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一月 8, 2019 at 2:03 下午

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8-24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8/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自由主义专制国” 覃炳鑫:行动党营造恐惧层层操控/

透过司法、控制媒体、以及恶法打压异议份子,藉此牢牢掌控政权。新加坡属自由民主(liberal democracy)政体,但是有形无实,使他成为一个“自由主义专制国家”(liberal authoritarian state)。

历史学者覃炳鑫

历史学者覃炳鑫认为,新加坡当权政府人民行动党对国家公器的使用和社会结构操控,都有别于马来西亚。他从历史进展过程和体制角度,分析新马两国的不同之处,阐述新加坡当权者,拥有极度倾斜的选举游戏规则、高度集中的权利,还有近乎包山包海的社会文化控制,成为新加坡变天的层层阻碍。

从社会经济层面,国阵并没有如人民行动党一般,集中式地垄断政权。“1955年选举,国阵横扫51席。不过在一些地方议会却败给反对党(而后国阵索性取消掉地方议会选举,直到今天仍未回复)。在此后选举,也无法掌控一些州属政权,如吉兰丹和登嘉楼。

“1969年,513事件爆发,当时国阵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悬空国会,推出新经济政策、国家五大原则等有利国阵政权的政策。在1974年,说服民政党和伊斯兰党加入国阵。”

覃炳鑫是在本月18日,出席在邻国柔佛举行的“新加坡能复制大马变天?”时事论坛上,列出处以上历史事实,让出席者了解马新两国、国阵和人民行动党之间的差异,从而得知两国面对的不同处境。

他说明,国阵从未如行动党般,享有过绝对论断的政权,马国幅员较广、社群多元,政治体制分为多层次。

相对下,人民行动党在1959年取得政权后,马上废除地方议会、市镇会选举,权力集中,取消各独立组织,或以新组织取而代之,例如直接由总理管辖的人民协会。

再者,破坏新闻独立,把所有媒体由国家掌控。至于可能成为异议分子温床的律师公会、宗教团体、工会和独中等,不是被收编就是被废除。

阅读全文»

“法律不问琐事”?范国瀚,陈两裕因脸书贴文被控藐视法庭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7-19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07/“法律不问琐事”?范国瀚陈两裕因脸书贴文被控藐视法庭/

“法律不问琐事”?范国瀚陈两裕 因脸书贴文被控藐视法庭

法律有句名言“法律不问琐事”(拉丁语:de minimis non curat lex),意即法律不过问对社会、他人财产、性命安危不构成威胁和损害的事项。不过,在我国就有社运人士,却因为一则只有33个赞的脸书贴文招惹官司,在《司法(保护)法令》下,被提控藐视法庭罪。

总检察署高级政府律师在本月17日,在针对社运份子范国瀚和民主党副主席陈两裕的公开审讯时,认为脸书贴文是否构成藐视法庭,取决于一般民众如何诠释该贴文内容,而不是依据作者原意图。

范国瀚是在今年4月,于脸书的贴文称,马来西亚法庭处理政治个案比新加坡司法更独立,而被总检察署指控藐视法庭。有关贴文也转载新闻:《当今大马挑战反假新闻法违宪》。

随后,新加坡民主党党要陈两裕在脸书为范国瀚抱不平,指出总检察署的举措,更加证实范国瀚的批评所言不虚。结果也同样被控藐视法庭罪。不过,至今两人都仍未撤下被指藐视法庭的贴文。

2016年《司法(保护)法令》自去年10月生效,上述两人“抢了头香”,成为该法令生效以来首两位被指控藐视法庭的个案。

高级政府律师Francis Ng声明,范国瀚“没有可想象的理据”去挑出新加坡司法独立性的问题,范的言论等同向一般民众影射在马国进行的宪法挑战,若发生在新加坡必然败诉,是因为这里缺乏司法独立性。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七月 20, 2018 at 4:33 下午

第四代领导层须学习的重要一课

with one comment

马谦竹    2018-5-2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80502-1425

如果行动党还没有忘记“分水岭大选”的教训,那就是今天的从政者必须态度谦卑。这是争取建立与民众互信的基本第一步。但是更重要的是,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国内外局势,行动党不可能再证明且说服新加坡人它拥有所有的答案,而且绝对正确。这就意味着它必须真诚地希望集思广益,征求民间的智慧。要做到这点,它首先就必须改正自己对待忠言逆耳的态度;而且还要学习进一步鼓励辩论,甚至异议。

被官方贴上“修正主义历史学”标签的民间历史学者覃炳鑫利用听证会的机会,在陈情书公开指控人民行动党才是制造假新闻的最大元凶。(Gov.sg视频截图)

第四代领导层须学习的重要一课,是如何正确地对待异议。建国时期那种把“人民内部矛盾”当做“敌我矛盾”无情打击的做法,已经不适用于这个时代了。

最近较引人瞩目的例子,当然是国会召开的关于“假新闻、假信息”的公开听证会。内政部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同被官方贴上“修正主义历史学”标签的民间历史学者覃炳鑫的六小时激烈交锋。就这六小时的交锋本身,舆论的批评主要是它偏离了听证会的主题,当然也有对尚穆根咄咄逼人的态度表达不满的声音。

从新闻到历史,尚穆根与覃炳鑫激辩六小时。(联合早报)

持平而论,是覃炳鑫首先挑起这起“事件”的。

他利用听证会的机会,在陈情书公开指控行动党才是制造假新闻的最大元凶,所以不可能不准备面对行动党当局的强势回应;否则就等于坐实了他对行动党的指控。

同时,覃炳鑫在听证会上也被迫承认,他并没有研究包括马共总书记陈平等要员所撰写的回忆录等历史资料。这对于他的学术专业性当然是个硬伤,也暴露出他或许因为介入社会运动太深,而失去了作为学者应有的距离感和冷静。

但是,尚穆根没有掌握好分寸的对他严加拷问,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气势,在镜头前其实也不怎么讨好。而很不幸的,讨好在现代大众民主是个必要之恶。阅读全文»

德智库转型指数报告书 东南亚政缓经快

leave a comment »

南洋志/编译:Yun-Ling Ko     2018-4-25
https://aseanplusjournal.com/2018/04/25/aseannews20180425/

新加坡总统府(Photo Credit: HargaiNyawa @Flickr CC BY-ND 2.0)

德国智库贝图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近期发布了2018全球转型指数(Transformation Index),针对129个国家的民主化、经济与社会发展程度进行评比。

自2003年起,贝图斯曼基金会每两年一次出版转型指数报告,邀请各地专家依照一国的政治转型、经济转型和政府治理三大范围的指标评分制订。2018年发布的报告及是自2015年至2017年间的发展作出评估,此次报告中,转型最成功的前三名分别为捷克、爱沙尼亚、台湾。

根据该报告,东南亚国家的转型情况中,新加坡因为经济转型仍名列前茅,整体排名仍为东协第一,不过新国政治转型上近年增加不少障碍。菲律宾与印尼则在东协排二、三名,而缅甸虽整体转型排在最后,但政经发展上有所进步,整体排名比前次报告上升七名。综观东协十国,政治转型相对于经济转型缓慢,呈现“政缓经快”的发展趋势。

东南亚国家的转型指数

整体排名
国家 政治转型
经济转型
政府治理
24 新加坡 69 6 30
38 菲律宾 50 33 69
45 印尼 43 51 48
53 马来西亚 78 22 54
87 泰国 110 43 95
94 越南 108 69 78
103 柬埔寨 103 96 113
106 寮国 118 86 95
111 缅甸 104 114 92


新加坡:威权倾向有所回升

新加坡人民行动党(PAP)自2015年李光耀逝世后的第一次大选中大获全胜以来,威权倾向有所回升。例如在2016年五月举行武吉巴督选区补选时,警察曾针对两名人士涉嫌违反“冷静日”规范进行审问。冷静日(Cooling-off Day)为选举投票日前一天,政府禁止所有政治宣传活动。警察针对两名人士在其社交软体上的贴文进行审问,分别是经营政治部落格的Roy Ngerng和政治异议者Teo Soh Lung,这是第一次有违反冷静日规定针对个人的审讯。两位皆表示,问讯时警察并未持有搜索令就前往他的住处,拿走他的笔电与硬碟、记忆卡、手机等,并历经长时间的审讯。新加坡选举局的声明则表示,自2011年规范实施以来,其实在选举中有多次违法行为,过去几起违规多是无心,所以以警告方式处理,然而这次属于严重违规,例如The Independent Singapore网站持续发布与选举有关文章,才下令警察进行调查;而为了调查需要,必须检查电子装置来查看违规者的贴文。很巧的是,这些违规网站与个人的贴文都是支持新加坡民主党候选人徐顺全(Chee Soon Juan)。 阅读更多 »

“打假”不过是个伪命题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8-4-19

尚穆根有意图的“黑脸”表演,旨在杀鸡儆猴。所以听证会后,是不是弄出个“反假新闻法”,已不重要,重要的信息已然传递,恐惧早已深植国人心中:有孩子也绝对不让他去要研究历史了。当然,也有可能弄出个不汤不水的“反假新闻法”。

尴尬了!柔佛王储日前突然出现某超级市场,为当地居民购物买单,吃到甜头的民众当然高喊万岁。然而也诱发人的贪欲,食髓知味,于是谣言满天飞,到处有小道消息谓:还有第二、第三轮快闪买单。可是,主流媒体为了削足适履、对号入座,报道时“谣言满天飞”舍弃不用,改用“假消息”,因为谣言不曾以“新闻”的形式出席,只以口耳相传,勉强用个还可与“假新闻”呼应的“假消息”。

一些事物深究之下,有时会造成滑稽的效果。比如说要“打假”的话,就要有个权威的“真”来对照,Fact Check Singapore算啥东西?那岂不是要成立一个“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乔治•奥威尔的预言成真),出长该部的高官,必然是个博学通才,同时必须一眼就能辨识出“未知”的真伪。

有人去研究恐怖分子进行袭击的手法,发现这是个“本小利大”的行为,因为无论袭击成功与否,甚至胎死腹中,都会造成“反恐工作”更大的困扰。这就表现在机场通关时所需的检查程序逐年增加,大型群众聚会、民族庆祝年节时维安的繁复。这样一来,又加剧民众对“恐袭”的更多不安,进入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说恐怖分子发动恐袭,不在于要杀多少个人,而在于要加大你心中深植的恐惧。

邻国的“2018反假新闻法”出炉之后,经一番当地的评论文章之后,大家也渐渐得出一个结论,就是这种“打假”其实是意在言外,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有位记者就写道

反假新闻法案实施之後,官方不见得立即会有动作,反正民众必定会自我审查。除了互相提醒少议论国是,连转贴、点赞亦可能出事,那大家还是安份一点,免得惹祸上身。自我审查严重妨害民间意见交流,但这是人们的自我保护,可见光是通过反假新闻法案,己伤害言论自由。然而,自我审查的确是人们的自发行为,很难怪在官方头上。於是,官方无须任何动作,便己成功压制部份民间言论。

这就让素素联想到覃炳鑫博士的遭遇。尚穆根对覃炳鑫6小时,还有之后找来政府部门对他的抹黑,质疑他的学术资格等,老吴(老番癫吴俊刚,下同)称他为“挟洋自重”,我想还不如直接安他一个“里通外国”的罪名。这么拙劣的表演,难道冷眼旁观的吃瓜群众都看不出吗?其实就是要你看得出:老子要兴文字狱啦!——效果就请参考上面一段。因为大选可能就在明年,这样的震慑效果在2019大选前的边际效益最大。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