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言论自由

新加坡将罚外国人参加同志游行 特赦组织:言论自由倒退

with 2 comments

自由时报      2017-6-1
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085372

新加坡的同志游行“粉红点”将于7月1日举行。(路透)

新加坡的同志游行“粉红点 (Pink Dot) ”将于7月1日举行,而今年新加坡政府特别强调外国人不得参加,否则将罚1万元新币(约新台币22万)或处以半年刑期,主办单位对此表示遗憾和沮丧,但仍要求大众遵守规定以免被罚。国际特赦组织则批新加坡政府此举会使言论自由倒退。

据《ETNEWS新闻云》报导,粉红点的主办单位表示,当局会检查所有入场人士的身分,违反法律者将会遭到起诉,外国公司也无法赞助此活动,即使感到遗憾与沮丧,希望大家能遵守规定。而此规定是源于新加坡于去年11月制定的新法令,合法公民与永久居民以外人士不得干涉国内政治事务,以及“具争议的社会议题”。

国际特赦组织对于新加坡当局的政令表示,此举会让新加坡的言论自由与和平集会权利更加倒退,在新加坡,异议份子与社会运动人士已经被高度控制。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2, 2017 at 6:49 下午

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leave a comment »

国际特赦组织香港分会    2017-4-7
https://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香港真的需要“新加坡模式”吗?/

余澎杉、鄞义林、韩慧慧

新加坡少年博客余澎杉(Amos Yee)早前获美国芝加哥移民法院批出政治庇护,虽然随即迎来美国政府当局的上诉,令他是否能成功获得庇护添上不确定因素;然而,早年的特首称香港可以参考“新加坡模式”的言论言犹在耳,如今新加坡的一位青年却因为发表意见而要申请政治庇护,令人忧虑,那“新加坡模式”用在香港,香港人的表达自由又是那些光景?

新加坡的“那些”模式

新加坡和香港均于早年被称为“亚洲四小龙”,其城市发展度和规模相若,不少人均不其然将两者比较;诚然,新加坡政府于保障市民适足住屋权等方面或许比香港政府稍胜一筹,然而,对于表达自由,新加坡政府却重重设限。

余澎杉被控以“意图伤害宗教感情”等八项控罪只是一个比较为人熟悉的例子,然而,新加坡已不同法例起诉异见人士,已屡见不鲜;早年,新加坡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因多次批评执政人民行动党而被控诽谤;2006年他因为从事“无准证演讲”而被罚款,后来因难以缴款而面临入狱。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四月 7, 2017 at 9:35 下午

新加坡人很好骗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7-4-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72.html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近来急着要修订这么多有关“言论”的法律呢?主要就是内安法、煽动法已经越来越不好用了,随着互联网的崛起,要对付异议者,法律惟有越来越精致化,不让它有机会成为国际笑话。

在文章开头,让我们重温一段李语录:

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可是,内阁的鹞鹰——尚穆根却处处显露出PAP knows best的智慧。因为他一眼就知道什么是假新闻和知道什么时候警方被诬告,现在只欠一个法,让他在心证成立时立即捉人严惩。

同一天,《联合早报》也有一则《英研究对策制止假新闻继续泛滥》的新闻:“法新社报道,英国国会认为这种(假新闻)现象‘对民主构成威胁’,因此成立委员会研究对策,包括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此外,英国的新闻学院已开始调整它们的教材;英国广播公司则制作了特别节目,向孩童讲解什么是假新闻以及辨别新闻的真伪。”——人家是选择从教育方面着手(新加坡国会则是塞给内长一支匕首),并且从长计议“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因为人家担心会否遏制言论自由,造成冤狱和法令被有心人所利用。

从黄伟曼的国会观察《反恐打假的成本承担》的一段话,莫愁只能用家乡话说她是“头壳袋屎”。她说:“在政府检讨如何对付假新闻传播者后,要向这类网站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要如何确保这不会为其他负责任的网站带来不必要的限制?”——好像是探讨问题的两面,其实都是代表甲方的利益。换成白话就是说:“要向异议者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同时要确保官媒不必蹚浑水。”

早报匿名社论《多管齐下制止假新闻蔓延》以为把坏事说尽,就可以顺理成章支持这种恶法的成立:“假新闻的误导性固然令人担忧,但假新闻背后的商业利益侵入了政治领域,更让许多国家感受到安全威胁。互联网时代孕育了不少新闻网站以及公民记者,它们大部分是通过点击率及广告牟利。为了盈利,有些新闻网站不惜编造虚假新闻以吸引眼球。去年,在澳大利亚运作的‘真实新加坡网站’,便因煽动罪而遭关闭。这家网站的广告收入超过50万元。”——既然他们自己都说了,有煽动法可用,何必又叠床架屋乃至于黄袍加身呢? 阅读更多 »

因批评李光耀被关的星国少年》余澎杉获美政治庇护 移民法官:他是一名政治异议者

with one comment

风传媒/林璟昕    2017-3-25
http://www.storm.mg/article/238964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曾因批评新加坡开国总理李光耀而遭起诉的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英语:Amos Yee),24日获得美国政府政治庇护。(AP)

18岁新加坡少年余澎杉自2年前开始,就因拍片辱骂“开国总理”李光耀、柴契尔等政治人物,而先后遭囚精神病房,甚至吃上牢狱之灾。去年12月他持旅游签证入境芝加哥,并向移民官员寻求政治庇护,如今在被拘留超过90天后,美国移民法官终于在24日裁定余“因其政治与宗教意见,而遭新加坡政府迫害”,因此予以政治庇护。

判定余遭“政治迫害” 美国提供政治庇护

在长达13页的判决书中,芝加哥移民法官寇尔(Samuel Cole)表示,余澎杉(Amos Yee)在去年底抵达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时,曾表示他害怕回到新加坡。寇尔认为,即便余澎杉在社群网路上所发表的言论与影片确实使人不快,但美国并没有因此拒绝提供他政治庇护的理由,除此之外,有鉴于余澎杉曾因其政治意见而受到新加坡政府骚扰的过去经验,他对于回国的恐惧并非没有理由。 阅读更多 »

新加坡博客韩慧慧愿道歉了事

with one comment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海蓝     2017-3-20
http://www.rfa.org/cantonese/news/blogger-03202017090029.html

2017年3月18日,新加坡90后博客韩慧慧(中)与30名公民戴上口罩,到芳林公园沉默抗议没有言论自由。(照片来自韩慧慧脸书)

被新加坡当局控告召集非法集会及发表反政府言论的博客韩慧慧,上周六(18日)与数十名公民到芳林公园,抗议政府打压言论自由。就总检察署或提出6项指控,韩慧慧准备发出道歉声明平息事件,不过,韩慧慧埋怨被新加坡当局得寸进尺,不断将要求条件升级。

韩慧慧周一(20日)对本台表示,她与大约30名公民,上周六戴上口罩在芳林公园沉默抗议,为表达新加坡没有言论自由,抗议从下午4时至7时结束,期间有数名便衣在旁监视,没有阻止集会,另有外国传媒到场采访。

至于总检察署要求道歉及删帖一事,韩慧慧指出,律师上周透过电邮向总检察署查询此事后,现时该部门与她直接透过电邮谈判,他们要求她发出7篇文章,内容包括韱悔道歉、澄清法官公正及否认政治迫害等。现在的重点是要该网民不认为事件是政治迫害,他们要求把帖文内“政治”两个字删掉,并且要她在所有社交媒体包括脸书、部落格等,贴出该7篇文件。

韩慧慧说:总共有7篇,2篇是那6项指控,然后有1篇要我讲我韱悔、后悔和道歉,另外4篇就是讲说不是政治迫害,还有2篇讲的法官是公正的,不是政治化。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21, 2017 at 2:10 下午

惹耶勒南见证李光耀的司法惩罚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11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281

惹耶勒南

英国广播公司的HARDtalk主持Stephen Sackur 专访李显龙的问答中,有两段被华文报章删除而没有报道的对话:

Sackur:让我们花点时间想想新加坡的价值观,那是民主,我想你必定会为自己的民主感到骄傲,但是,实际上,那只是一党专政,你父亲建立的党,他向来都是其核心。自新加坡独立以来就是一党专政。对许多西方人士而言,一个具真实活力的成功民主,必然要有一个能够成为替代政权的强大反对党。你并没有这一事实。

李显龙:我不认为是一党专政。政府是属于一个政党,但是,新加坡有多个政党。竞选有着激烈的竞争。

Sackur:我相信你必然就如我所知道的一样。在国会里的反对党议员只是几个人,事实上,你必须通过立法以确保他们在国会里有一定的数额,要不如此,那就不会有反对党议员。

李显龙:现在有6位民选议员,3位非民选议员。我们会把数目增加到至少12位。但是,这正是我们的民主制度运作。人民投票,他们选择人民行动党的候选人成为国会议员。他们对人民行动党组织的政府有信心,相信政府会提供好的服务。能够维持这一种情况,国会的现状就会是如此。一旦政府不再能够运作,或者说,如果我有一位议员不能够胜任他的工作,失去支持者的信任,而我却继续委任他,那,情况是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我们是开放的。

Stephen Sackur 是在议论新加坡言论与媒体自由的语境下提问,而这两段不过只是就事论事的一般性讲话,虽然总理公署的英文稿件照实报道,却竟然会被华文报章删除。不巧的,华文报章的这一种报道诚信,职业道德,专业素质,却是新加坡社会之民主意识的最佳写照。

从整个访谈内容来看,内部安全法令与对异议者采取法律行动的政治干预,是政府钳制社会言论自由,进而打压政党政治竞争,从而形成一党专政的最根本因素。

诚然,李光耀确实是通过内部安全法令很彻底的清除了反对党的竞争。同样的,李光耀亦毫不犹豫的使用法律行动来阻止反对势力的抬头。历史上,惹耶勒南做为一名反对党人士的不幸遭遇,正是见证司法惩罚的新加坡史实。

Chris Lydgate,于2003年出版之《李氏法律:新加坡如何摧毁异议者》记录与分析了惹耶勒南的政治官司之来龙去脉,此书是在得到当事者,当事者家人,以及其他对此类官司有所认识的人士的协助下完成。从书作者整理的一份司法诉讼清单,可以一目了然李光耀的司法惩罚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1971年9月,惹耶勒南在工人党总部召开了第一次的记者招待会。从此刻开始,惹耶勒南做为李光耀的政治挑战者,很彻底的改变了个人的人生际遇。从一名有事业,有洋房,有车夫,娶英国人太太,生活在上流社会的成功律师,最终沦落为名誉丧尽,一无所有的破产者,晚年时,蜗居在一间小旅馆的小房间里生活。阅读全文»

林福寿见证内部安全法令史实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文献馆     2017-3-4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8245

李光耀自诩新加坡依法执法。但是,内部安全法令却是在嘲讽依法执法的概念,因为这条法令是在依法执法的范畴之外。一旦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捕,受害者就完全无法寻求任何法律上的庇护。

英国广播公司的HARDtalk主持Stephen Sackur在谈及新加坡的言论自由与人权议题时,问李显龙:事实是你有内部安全法令,允许在不提控或审讯的情况下就扣留人。李显龙回应说:我们近数十年来所扣留的都是恐怖分子和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实质上,李显龙答非所问,对提问的回答与新加坡的历史事实沾不上边。

要正确了解新加坡政治历史上,内部安全法令的真正本质,以及,其对基本人权的严重侵犯,可以实实在在的通过法令受害者的自述,明白个中究竟。坊间有两篇相关文献,一是,1972年3月18日《林福寿医生在新加坡监狱的心声》讲述被囚禁9年后,即1972年间,李光耀要求林福寿以忏悔书换取释放的政治交易。二是,2009年11月14日,《林福寿医生演说稿全文》在一个新书发布会上,讲述有关总共长达近20年之囚禁生活中,亲身经历之内安法的一些细节。

顾名思义,内部安全法令是用来处理危及国家安全的重大事宜,但是,历史上,内安法令,却被李光耀滥用为清算政党政治对手的政治工具。也就是说,根本上,林福寿的牢狱之灾,与危及新加坡国家安全一事,无所关系,而是李光耀通过内安法赋予之法定权力,在无需司法审讯情况下,以政府行政手段,任意的长期扣留政治对手的结果。说白了,李光耀无需经过必要的司法程序之监督,就可以以行政权力拘捕与囚禁政治竞争对手。

为此,林福寿之所以被长期囚禁是李光耀的政治清算之说,可以从林福寿记述的情节中求证。

首先,1963年2月2日,林福寿是因为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合并的议题上与李光耀的意见不同,而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1965年8月9日,新马分家的事实,证明了李光耀的新马合并方案失败,所以于理于法,冷藏行动下拘捕的异议人士都应该被释放。然而,林福寿却依旧被囚禁。1972年初,也就是被囚禁9年之后,李光耀建议林福寿以发表公开忏悔声明书来换取人身自由。

李光耀提出两点释放条件:1,交代过去的政治活动;2,放弃政治活动和表示支持国会民主制度。此外,替李光耀传话的的官员告诉林福寿:你必须作出一些让步让李光耀有一个立足点向社会大众解释你为何要遭受如此长期的囚禁。李光耀也必须顾及自已的颜面。假如让你无条件获得释放那他将会很没有面子。意思是,林福寿必须讲一些悔悟的话,要不然李光耀会很没有面子。

按林福寿的讲话来看,李光耀所谓的内部治安风险只是一个可耻的掩饰,这一个表面说词是为不公正的9年囚禁寻找合理性。受害者多年艰苦岁月中白白失去的自由,只是为了李光耀的面子。阅读全文»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