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言论自由

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with one comment

作者:施忠明     译者:新加坡民主频道     2019-6-15
https://democraticsg.wordpress.com/2019/06/15/在狮子山下怒吼 VS 在狮子城内蜷缩:两座前英国殖民城市对比

以下内容译自新加坡运动份子施忠明(Martyn See)的一篇题为《哪个才是民主社会?》的脸书贴文:

说来好笑。

我们都是前英属殖民地区,都是面积极小的岛屿,都是华人占多数的社会,且都是物质挂帅的消费市场经济社会。

但我们的共同点就仅止于此。

————————

新加坡人是一个主权国家的公民,但却缺乏掌控自己命运的途径。我们让行动党内最聪明的那些人掌控我们的生命。我们以保姆城市为荣。

香港并非主权国家,但她的居民愿为其自治权极力抗争,试图谱写自己的命运。

————————

新加坡人可以通过选举选出自己的国家领袖,但我们对投票站以外的民主进程鲜少参与。

香港人无法选举自己的政府部会,但他们尽可能行驶并尽全力捍卫他们所拥有的民主自由权利。

————————

新加坡人宣誓“建设民主社会”,但我们完全不顾,且并未真正明白其真正意义。

香港人则走上街头,愿拼死拼活地维护民主精神社会。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5, 2019 at 1:13 下午

柬越铁板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9-6-9

对于“真相”的分歧,维文说:现在可以存在了。对应“防假法”那种直截了当、清晰、正能量的做法,为什么都消失无踪了呢?突然尊重言论自由的高官们只能打哈哈来圆场。

想不到看韩剧还能看到新加坡新闻,最近开播的一部讲述互联网门户公司的新颖剧种,讲到要如何来管理互联网时,有人就提到应该由政府立法来管制。立即有人反对,认为这将彻彻底底扼杀了言论自由的精神。于是那人就举出已有新加坡政府那么做,于是反方立刻反击:全世界只有新加坡那么做。

《防假法》的核心思想有三个:

  1. 真相只能有一个。
  2. 只要部长的心证已成,就可以立即行动。
  3. 如果(民间)不依,马上依法惩处。

可是最近李显龙踢到铁板,而且内阁的“语无伦次”则几乎摧毁了上面的三个核心。事缘李显龙日前在社群网站的贴文,以及第18届香格里拉对话(亚洲安全峰会)上的演说,直言越南当时“入侵”柬埔寨,引发越南强烈反弹,批评李显龙未真实陈述历史,而柬埔寨也有批评声,认为李显龙的发言不尊重赤柬种族灭绝的受害者。

李显龙的中南半岛史是从李光耀回忆录读来的(很好笑,不是吗?),而他也把这儿当作“真相”之一。李光耀当年把柬越战争作为中苏博弈下的产品来检视,并且相信邓小平所说的越南“多年来有个成立中南半岛联邦的狼子野心”。亚细安组织之所以反对越南入侵柬埔寨,其实也没什么“真相”需要厘清,只不过像和事佬劝架那样:总之,打架是不对的!

那么“真相”是什么呢?说到越南和柬埔寨之间的战争(1978-1989),一直搞得有些云遮雾罩的,常常是各说各话,很难清晰地分辨出是谁更有道理。实际上,这场战争之所以爆发,怀疑除了越南妄图建立“印度支那联邦”的野心为主要原因外,两国之间极其敏感的领土纠纷则是直接的导火索:

1954年,法国在奠边府战败,被迫签订了《日内瓦协议》。在撤离印度支那之前,法国人主持确定了柬埔寨与越南间的陆地边界。对这条边界,越柬两国都在原则上予以了承认。由于边界线划分不精确,双方存在一些争议,但总的争议领土面积不超过100平方公里。双方的主要分歧,还在于法国人划定的海上分界线。这条分界线实际上是法国人规定的行政管辖线,包括了一些岛屿的归属。双方的矛盾焦点集中到了一个叫富国岛的岛屿上,这个岛的大部分位于海上分界线的北边,正常情况下应当归属于柬埔寨。然而在行政上,富国岛却是归给越南管辖,只是其领海水域较小,规定领海线为3海里。这样一来,柬方认为富国岛应归属为柬埔寨领土,越方则不理会柬方的诉求,反而对富国岛的3海里领海线不满,想将其扩大……

阅读更多 »

李光耀:我要把新加坡造成一个“没有新闻”的地方

with one comment

陈加昌    2019-5-19
http://www.yan.sg/meiyouxingweidedifang/

李光耀与媒体报人的关系是交集在爱与恨之间?

在“爱与恨”间

上世纪60年代初,他说过,头脑好的人学医,其次学法律,再来就是当新闻记者。当时有报人向他指出他的内阁里就有五六位阁员是新闻记者出身的。李光耀没有回答(自1965年建国至1986年,就有两位总统是新闻记者出身的)。

李光耀登上总理高位之前与后,对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所发表的公开谈话,显示他在这方面的立场,前后有极端的差别。而且,他后来对媒体报界应该在建国中所扮演的角色的期望,也和一般上人们认为媒体在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所肩负的督促施政、反映民意的第四权的任务,大相径庭(当然也有人忘了国情的不同),各种思想自由交流的构想也成了空谈。

早一代的报人记得,1959年上半年之前,人民行动党尚未成为执政党时,李光耀公开表明“言论自由是不应受限制的”,但是他也强调在行使这项自由时,不应违反法律。1955年4月,李光耀第一次当选立法议员后不久,作为反对党议员,他曾多次主张政府不应该限制言论、出版等自由。当时马共及左翼分子还在滋事,李光耀强力主张废除“紧急法令”,鼓吹自由交流,百花齐放。

1959年,仅仅四年后,人民行动党成为执政党后,李光耀对言论自由所持的观点,就与过去还未上台时的观点有越来越大的距离。在同年的5月18日,距离大选还有12天,他似乎已经肯定自那天以后他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会赢得政权。于是他说,他的政府“在5月30日之后,任何报馆如果破坏新加坡和马来亚联合邦的关系,包括合并取得独立的政策,或者使两岸关系紧张,将要面对颠覆罪。任何编辑、评论员或记者如果追随这种媒体的路线,在政府维护公安法令条例下,我们将会扣留他和关禁他(We shall put him in and keep him in)” 。

那一天,李光耀在红灯码头举行的行动党中午竞选群众大会作如此之申明后,《海峡时报》欧亚裔总编辑霍夫曼立即作出激烈反驳。之后将近一个星期,《海峡时报》与李光耀口舌之战不停,恐吓、威胁、互相指责,高潮迭起。西欧方面,英国的《每日镜》报指斥李光耀意图压制新闻言论自由。霍夫曼更专程飞去柏林参加在那里召开的国际新闻学会(IPI)大会,在会上指出人民行动党在恫吓他主持的报纸,使新加坡新闻自由感受威胁。霍夫曼也说即使1942年日本军占领新加坡时,新加坡的报业都未尝面对如此严重的威胁。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19, 2019 at 2:28 下午

扼制假新闻不等于打压异议 不信者恒不信反映政府危机

with 2 comments

江启东   2019-5-9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509-2755

从政府的解释看,法令针对的是假新闻,对政府的批评等异议不受影响,可是人民偏偏不相信。我认为这跟政府“记录不良”有关,包括自建国总理李光耀时代以来,对付异议分子打压的历史,导致民间普遍怀疑政府任何扩权的动作。

新加坡国会昨天通过《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视频截图)

打击假新闻的《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毫无意外在国会三读通过;工人党要求公开记名投票,也毫无意外地呈现朝野对立的结果。

法令最大的吊诡,是几乎没有人不承认,散播速度如野火的网络假新闻,容易对社会造成重大伤害,特别是恶意挑起种族、宗教仇恨情绪的虚假信息,因此必须立法对付。但是,法令却引发在野党、学术界、新闻界,甚至贩夫走卒的担忧和反对。我在咖啡店听到的普遍反应都是:今后不可以乱讲话了。

(欧新社)

但这显然都是对法令的误解。就事论事地说,政府制定这条法令思考得相当周密,从假新闻的性质开始(传播速度快,因此应对方式也必须快刀斩乱麻——这也引发了国会辩论时“先斩后奏”的讥讽),如何最有效地精准打击(要求信息源头刊登更正,严重的话立即取下,否则面对刑责;传播者没有连带责任),以及补救措施(不服者可以针对部长禁令提出司法复议,而且过程便利、廉宜)。

情绪上的担忧跟政府“记录不良”有关

至今,我所听到的反对意见,更多是情绪上的担忧(寒蝉效应、钳制言论自由),很少看到深思熟虑的理性反驳。但是上至学术鸿儒,下至市井小民,无不本能地对法令出现抗拒心理,甚至把法令同大选前布局的联想和阴谋论都出来了。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从旁观者的角度,当然容易批评;但是政府是必须负起维护社会良好秩序责任的,而假新闻的破坏力已经是路人皆知,不可能毫不作为,坐以待毙。但是法令通过,政府得到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一片质疑,我只能说,这代表了令人担心的公信力危机。阅读全文»

反对“打假”法案!刘程强轰政府不择手段,称推法案是为保护执政党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9-5-7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90507-2747

虽然政府说法庭才是最后的裁定者,但这恐怕只是理论而已。在资源完全不对等的情况下,小市民要和政府打官司无异于以卵击石。因此,设计这样的法案,不是一个声称为了保护民主,捍卫公众利益的政府所应有的表现,而更像是一个不择手段,想要掌握绝对权力的独裁政府的所作所为。

——刘程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左)今天在国会上讲了两个小时,说明政府为何要推新法案打击假信息,工人党大佬刘程强(右)则炮轰法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郭跃男制图)

国会复会第二天终于闻到一些火药味。“波马”和“波哈”是今天辩论的重点,反对党工人党针对“波马”向行动党接连发炮。

什么是“波马”和“波哈”?

新加坡人如果还不知道“波马”和“波哈”就out了。两个都是法案的名字,“波马”(POFMA, 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的中文全名是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波哈”(POHA, Protection From Harassment Act)的中文全名是防止骚扰(修正)法案。国会今天辩论这打假的“双波”二读法案。

20190507 social-media-2.jpg

我国政府有意立法应对网络假信息,舆论担心将抑制言论自由。(互联网)

自新法案上月在国会提出一读以来,有不少人担心部长的权力过大,将抑制言论自由,同时引发噤声的“寒蝉效应”。也有舆论担心法案会被滥用,被政府用来打击政敌。

谁应该当假新闻的第一裁定人?

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今天在国会上讲了两个多小时,除了阐述政府立场及回应舆论关切,也透露了立法之后的上诉程序。这些细节,我们稍后再说,先看看国会上的小战火。

20190507 PS screenshot.PNG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表明,工人党反对“打假”法案。(视频截图)

尚穆根讲完之后,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先起身表明工人党的立场:反对!

别搞错,工人党不是反对立法对付利用网络假信息,而是反对政府由内阁部长做为假信息的第一裁定人。也就是说,工人党和行动党之间最大分歧是,谁应该当假新闻的第一裁定人?

工人党反对由内阁部长充当假信息第一裁定人

根据行动党政府推出的法案,内阁部长是第一裁定人,个人或组织如有不满,可以向法庭上诉。工人党则认为,部长/行政权不应该是假信息的第一裁定人,不应该把关系到人民论政自由的基本权利交给部长作判断,同时决定如何施行惩罚。应该先由部长向法庭作出投诉,然后由法官作出判断什么是假新闻,背后又是否存在不良动机。

毕丹星:悬在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毕丹星发言时开宗明义说:

在假信息问题上,工人党不同意行政权作为第一个裁定人。第二、部长单凭个人的主观意见断定什么是对民众有害的假信息,并决定要颁布更正或撤销令等,而行政机构就按照部长的判断去执行,我们不支持。

虽然政府必须有合法权力去阻断恶意散播假信息的行为,但在执行之前应先获得法庭授权。事实上,‘打假’委员会指出,行政机构本身散播假信息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全体新加坡人应该想一想,这个以行政机构作为裁决人的法案,对新加坡到底好不好。

我认为,对那些不支持政府论述或政府立场的人,“波马”很容易成为悬在他们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90507 LTK2 screenshot.PNG

工人党大佬、前秘书长刘程强:工人党对法案感到非常失望和惊讶。(视频截图)

工人党大佬、前秘书长刘程强用华语发言时,炮轰政府提呈的法案,他火力全开用词强烈。

刘程强说,工人党同意有必要立法对付利用网络制造假信息,破坏我国现有的政治体系和多元种族社会的人,制止外国人通过网络影响选举结果,也应该强制网络科技公司撤下可造成社会分裂的言论。

刘程强:立法真正目标是保护执政党并进行政治垄断

不过,对于政府提呈国会的法案,工人党“感到非常失望和惊讶”。

刘程强说:

在工人党看来,政府提出这个法案,不单单只是为了应付以上的挑战,其背后的动机,是为了对社交媒体的批评者起阻吓的作用。

这个法案一提呈国会,主流媒体就已经先声夺人,法案的严刑重罚是报道的重点之一。政府往后只要选择性的惩罚一些触犯者,就可以达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令人不寒而栗,自我审查言论。这就是政府要通过这个法案,达到保护执政党,进行政治垄断的真正目标!

阅读全文»

巧言陈庆文,矫情尚穆根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5-5

【陈庆文】

5月3日,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的文章《打击有害假信息:不是应否而是如何进行》,题目似乎字斟句酌;“假信息”还分“有害”和“没害”?打击它不是“应否”而是“如何”?那么请问:是否也要把“将对公共讨论产生寒蝉效应,从而钳制言论自由”的副作用考虑在内?“如果惩罚包括了巨额罚款和监禁,那么将可能导致人民不愿说话,间接限制了言论自由。……再者,人们也质疑向法庭上诉的程序,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经济负担。”(殷吉星语),所以说“如何”除了立硬梆梆的“法”,“应否”也考虑其他选项?如总统竞选期间,印尼民间团队联手打假新闻比法律更见成效。

陈庆文还说:“负责任言论是民主核心”,不知出自哪个“经典”?他接着开宗明义:“负责任的言论能促进言论自由,而不负责任的言论则破坏了言论自由的基本宗旨。”——殊不知所谓的“负责任、有害/没害假信息”都是一种主观判断,评定者难道就不会错吗?(言者可能认为极负责任,而听者则可以打成一派胡言。)其次,“言论自由”是一种空间概念,是手握公权力的人克己自制所腾出来的空间。而不是在位者的施舍怜悯:你乖一点,我就给你多点言论空间;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处处给你摆上OB Markers。

最新的例子就是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马哈迪在Instagram贴文,对大马这次的第22名排位感到欢喜。他说:“配合世界媒体自由日,我借此机会赞扬马来西亚媒体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的排名提升。”大马在东南亚的排名升至第22位,在世界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23位(新加坡则排名151,所以报业连世界新闻自由日提也不提)。 阅读更多 »

王瑞杰亮相职总 如何满足民间期待?

leave a comment »

谢启明    2019-5-2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0502-2727

行动党目前的最大危机,是跟民众的互信不足。当中的原因是复杂的,包括之前一系列公共事件,特别是地铁大瘫痪以及大瘫痪之前有关机构的傲慢姿态,都累积了相当的民怨。生活费上涨以及就业前景不明朗等,同样影响了民众对行动党的观感。就不知道王瑞杰是否清楚地意识到这些问题。

王瑞杰在5月1日升任副总理,当天首次以行动党第四代领军人物身份,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联合早报)

王瑞杰在受委副总理后,在五一劳动节亮相职总的纪念活动。因为大选脚步逼近,如今台面上的一举一动,都不可能不引起相关政治联想。职总是行动党的选举动员机器,下一届大选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王瑞杰担任未来总理的信任投票,所以王瑞杰在大会上的言行自然备受关注。

行动党连续执政超过半个世纪,最主要的秘诀就是政绩,尤其是推动经济发展和转型,为新加坡人带来好的就业机会和生活品质的提升。管理好经济,工会的配合相当关键,因此劳资政三方协调机制、行动党与职总的共生关系等“富新加坡特色”的制度安排,就显得很重要。

20190502 HSK ST.jpg

副总理王瑞杰5月1日在职总劳动节集会上发表主旨演说。(海峡时报)

20190502 May Day ZB.jpg

5月1日,我国政治领导人、工运领袖,以及企业代表等1600多人出席在白沙乐怡度假村举行的劳动节集会。(联合早报)

王瑞杰在演讲中强调重视工人的利益,自然是再正确不过的调子。但是这也是必须的,因为全球化所带来的巨大挑战,加上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对未来就业的威胁,都是新加坡政府要赢得民心所必须克服的问题。

按照过去的经验,经济表现是一把双刃剑,当经济出现危机时,新加坡人本能会团结在行动党周围。这是因为行动党政府在几次重大经济危机时,都能够化险为夷,所以政绩备受民众肯定。于是,自然的结论是只要行动党能够解决经济问题,特别是新加坡人的就业期待,大选大概就赢了过半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五月 2, 2019 at 5:52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