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言论自由

新加坡:以法律吓阻言论、集会自由——停止压迫性的刑事检控、行政规管和民事诉讼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      2017-12-13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7/12/13/312522

人权观察今天发布报告指出,新加坡政府利用过度广泛的刑事法律、压迫性的行政规管和民事诉讼,严重限缩言论与集会自由。

“新加坡自许为现代化国家和做生意的好地方,但自称为民主国家的人民不应为批评政府或评论政治议题而担惊受怕,”人权观察亚洲区副主任费尔・罗柏森(Phil Robertson)说。“长期以来对于言论和公共抗议加以直接或间接的限制,已使新加坡公益事务的论辩遭到扼杀。”

这份133页的报告,《‘杀鸡儆猴’:新加坡压制言论与集会自由》,深入分析新加坡政府用来压制言论与和平集会的法律和规定,包括《公共秩序法》、《煽动法》、《广播法》、各项刑法条文和藐视法庭罪。报告内容根据34位公民社会活动人士、记者、律师、学者和反对党政治人物的访谈,以及新闻报导和政府官员的公开讲话,检讨新加坡当局如何利用相关法律条文限制个人的言论与集会权利。

人权观察曾致函新加坡总理、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外交部长和通讯及新闻部长,征询其对本报告内容的意见,但没有任何政府官员或机关给予答复。

人权观察指出,新加坡批评政府及司法机关,或对宗教和种族问题发表评论的人士,经常面临刑事犯罪或民事侵权的控告,但控告的理据通常并不充分。

在芳林公园一隅的“演说者角落",人们在标语旁燃点烛光,声援香港占领运动的示威者,2014年10月1日,新加波。

在芳林公园一隅的“演说者角落”,人们在标语旁燃点烛光,声援香港占领运动的示威者,2014年10月1日,新加波。 ©2014路透社

新加坡政府持续骚扰直言批评人士,鄞义林(Roy Ngerng)即为一例,他的博客广受欢迎,经常发布批评政府政策措施和社会不平等问题的帖文。2014年,他在半年内先后被李显龙总理控告诽谤,被工作单位辞退,并且被控非法示威与公共滋扰罪名。2016年,他在一场补选中公开支持反对党候选人,遭当局指控违反“冷静日”不得发布竞选广告的规定而被警方密集侦讯、入户搜索并查扣他的手机和电脑,警方还要求他交出社交媒体账号密码。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公民团体烛光声援范国瀚,促新国政府撤控

leave a comment »

当今大马/黄凯荟    2017-12-9
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04928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新加坡社运分子范国瀚面对新加坡政府司法打压之际,大马公民团体昨晚在吉隆坡举办烛光会,跨海声援范国瀚,力促新加坡政府撤销起诉。

这场烛光会在中央艺术坊捷运站外的长廊举行,约有15人出席,其中包括业余者、赵明福民主基金会、独立新闻中心(CIJ) 等多个公民团体的代表。

集会者手举大字报面对着苏丹街来往的车辆,大声高喊诉求。这些大字报写着“跟范国瀚站在一起”、“和平集会不是罪”等。

随后,他们点燃蜡烛及轮流发表演说,并高唱《人民之声》(Surara Rakyat),并在30分钟后解散。

警方也派驻多名警员全程监督,惟并未介入。

声援新国异议人士

赵明福基金会执行长黄业华表示,新国应停止政府打压异议分子,并修法促进言论及集会自由。

“我们今天站出来,不仅是声援范国瀚,我们也声援其他受新加坡政府打压的异议分子,例如艺术家西南巴莱(Seelan Palay)、韩慧慧及其他社会运动者。”

“我们要求新加坡政府撤除对范国瀚所有提控,并修法保障新加坡的言论及集会自由,以确保新国达到国际人权的水平。”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9, 2017 at 1:20 下午

请声援曾在狮城声援占中的范国瀚

leave a comment »

阎靖靖(自由撰稿人)      2017-12-4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realtime/article/20171204/57539554

新加坡社运人士范国瀚被指多次在未经许可下举办集会而被起诉。(互联网)

范国瀚是谁?他就是Jolovan Wham。如果你听说过,2014年10月1日,曾有400余名新加坡人举办集会,点亮烛光并齐声高唱《海阔天空》,声援香港雨伞运动,那次声援活动,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黄之锋因为Skype视频参与新加坡的一次研讨会,而被控“未事先向警方申请许可”,那次研讨会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有一群新加坡人在地铁车厢里手捧《1987: Singapore’s Marxist Conspiracy 30 Years On》新书静默阅读,有些甚至黑布蒙眼,纪念三十年前“光谱行动”中遭受政治打压的人,那次沉默抗议就是Jolovan办的。

如果你听说过,有些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因为声援祖国的Bersih(要求杜绝选举舞弊的民主运动)而遭移民局取消工作签证,曾有新加坡人在芳林公园组织集会,为他们发声,那场活动也是Jolovan办的,并且他还是少数强调非本国公民在新加坡亦应享有言论自由的新加坡人。

2010年,我曾在新加坡访问过他,向他请教中国籍劳工在新加坡的状况与困境——Jolovan长年从事外籍劳工救助,他所服务的HOME曾为数不清的外劳提供过住宿、膳食、医疗和法律援助。他对各类案例了若指掌,如数家珍。他的Instagram上,常常见到他与各种肤色的劳工在一起聚会、庆祝各族节日。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5, 2017 at 5:10 下午

新加坡活动人士因组织集会被诉,曾邀黄之锋讲话

leave a comment »

纽约时报/王霜舟    译者:Jowii    2017-11-30
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71130/singapore-arrest-protests-gatherings/

“范国瀚因组织和平集会而被起诉,表明新加坡公众集会法律的荒谬,以及政府意在惩罚发声者,”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分部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在一则声明中表示。“新加坡政府应开始听取批评,不再把和平集会视作犯罪,并停止迫害集会的组织者。”

新加坡活动人士范国瀚被控于去年在未经警方允许的情况下,组织了三场小型集会。(Edgar Su/Reuters)

新加坡检方指控一位活动人士组织未获批准就举行公众集会,人权组织批评此举过度限制了言论自由。

37岁的范国瀚(Jolovan Wham)被指控在去年组织了三次小规模集会,包括一次特邀香港民主倡导人士黄之锋(Joshua Wong)通过Skype发表讲话的活动。当局表示,范国瀚组织集会并未获得警方同意,违反了新加坡的《公共秩序法》(Public Order Act),初犯者最高处以3715美元的罚款。

新加坡对言论和未获批准的公众集会有严格限制,即使对小规模的和平政治集会也是如此。言论自由组织表示,这样的法律太过苛严。

“范国瀚因组织和平集会而被起诉,表明新加坡公众集会法律的荒谬,以及政府意在惩罚发声者,”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亚洲分部副主任菲尔•罗伯逊(Phil Robertson)在一则声明中表示。“新加坡政府应开始听取批评,不再把和平集会视作犯罪,并停止迫害集会的组织者。”

对范国瀚的指控包括一项破坏公物罪——最高获刑3年,最低处以3至8下鞭刑——以及三次对警方供词拒绝签字,最高可获刑3个月。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30, 2017 at 3:01 下午

少年博客余澎杉 受哈佛大学学生团体邀请演讲

leave a comment »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1
http://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11-sg-amos/3880876.html

余澎杉。(照片:Youtube/Amos Yee视频截屏)

本地19岁的少年博客余澎杉(Amos Yee),最近受哈佛大学的一组学生邀请,到哈佛大学校园出席公开对话会。

据“哈佛开放校园倡议”(Harvard College Open Campus Initiative)的Facebook页面可见,该单位邀请到了余澎杉出席公开对话会,活动将在当地时间星期一(13日)举行,地点是在哈佛大学内的科学中心讲堂。

贴文表示,对话会当天将会有关于余澎杉身世的讨论,接着也会有与学生的公开讨论环节。

余澎杉也在YouTube上载视频,表示自己受邀出席演讲。他说:“他们为我订了酒店和机票,完全免费!”

余澎杉这次的讨论会,是对外开放的活动。他说:“活动很有趣,不会是我给一个小时半的演讲、观众被动聆听那种,如果是这样,我其实可以留着房间做视频就好,效果也会更好。我坚持活动要有80%至90%的问答环节,所以大部分的时间,我将与在这个特别的哈佛社群交流。”

他也说,自己没有公开演讲过,但他认为活动将会很有趣。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1, 2017 at 4:37 下午

第8功能与社区行动网络关于西兰·巴莱被捕的联合声明

with one comment

第8功能,社区行动网络    2017-10-4
https://www.facebook.com/function8ltd/photos/a.350454085131572.1073741847.350013055175675/840285242815118/?type=3

第8功能(Function 8)与社区行动网络(Community Action Network, CAN)对于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Seelan Palay)于2017年10月1日星期天在国会大厦外被逮捕感到极度困扰与难过。他于2017年10月2日获得保释。严厉的保释条件包括不准离开新加坡。

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只是纯粹在实践他的表演艺术。他的表演展示自由意志是不受空间,如芳林公园的局限。请看当天他的表演:https://www.facebook.com/theonlinecitizen/videos/10155815921176383/。他在表演中展现出他的自由精神。他从芳林公园泥泞的草地上开始表演,然后沿着桥南路走到政府大厦(现在的国家美术馆),接着走到国会大厦,也就是他被捕的地点。

沿途没有愤怒或暴力的群众。西兰•巴莱在整个表演过程中表现出他是一个严肃的艺术实践者。他除了简单地解释他的艺术和回答警方人员的问题外,并没有多说什么。

我国宪法第14条保障人民言论、表达、集会与结社自由。我们看不出西兰•巴莱的表演会给新加坡造成任何伤害或损失。事实上,他的艺术表演会对打造新加坡成为艺术与文化城市做出贡献。可以肯定的,他不应该因为表演而被逮捕。

在场观看西兰•巴莱表演及他被逮捕的旁观者遭到警方人员的恐吓与骚扰。警方人员向他们索取身份证的资料。这是完全非法的,应即刻停止,因为新加坡目前不是处于战争或紧急状态。

我们呼吁新加坡警方停止骚扰和恐吓活动分子,并解除对艺术工作者西兰•巴莱的所有限制。

相关链接: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5, 2017 at 8:44 下午

报格

leave a comment »

殷素素      2017-9-30

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向党国负责任的角色,帮助行动党前进;为了掩盖一次又一次的政治谎言,言论自由的尺度越缩越窄。谢谢尚达曼!

素素认同尚达曼在贴文中所说的:“新加坡媒体不会等着接受指示,也不会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我认为主流媒体在不断演变的民主进程中扮演严肃的、负责任的角色,帮助新加坡前进,但又避免发表分裂社会的言论。”

经过50多年的一党专政,如果“新加坡(主流)媒体”还要“等着接受指示”,那这些高官就不值得那百万年薪了(虽然,偶尔那些童子军将军们会找报馆高层茶叙)。这些年的汰旧换新,“新加坡(主流)媒体”已经完全可以进入自动导航模式,都深得上意,而不必费时揣摩上意。像白士德那类爱党爱到很出面的人物,已经不合时宜。现在出来的都是世界仔和二丑:

义仆是老生扮的,先以谏诤,终以殉主;恶仆是小丑扮的,只会作恶,到底灭亡。而二丑的本领却不同,他有点上等人模样,也懂些琴棋书画,也来得行令猜谜,但倚靠的是权门,凌蔑的是百姓,有谁被压迫了,他就来冷笑几声,畅快一下,有谁被陷害了,他又去吓唬一下,吆喝几声。不过他的态度又并不常常如此的,大抵一面又回过脸来,向台下的看客指出他公子的缺点,摇着头装起鬼脸道:你看这家伙,这回可要倒楣哩!这最末的一手,是二丑的特色。因为他没有义仆的愚笨,也没有恶仆的简单,他是智识阶级。他明知道自己所靠的是冰山,一定不能长久,他将来还要到别家帮闲,所以当受着豢养,分着余炎的时候,也得装着和这贵公子并非一伙。(鲁迅《二丑艺术》)

即是二丑,又何必“为政府所做的每件事找托词”呢?岂不是露馅。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