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警察

不应通过包山包海的公安法案——新法案将过度限制集会、言论权利

leave a comment »

人权观察     2018-3-12
https://www.hrw.org/zh-hans/news/2018/03/12/315856

联合国人权专家早已指出,不能仅以可能扰乱交通或干扰交易为由下令驱散抗议活动,但该法案不仅允许驱散阻碍交通的和平集会,还授权其他严重限制人权的措施,例如不经法院许可对相关地区的人员和车辆执行搜索。

新加坡国会大厦,2016年6月2日。

新加坡国会大厦,2016年6月2日。(©2016路透社)

人权观察今天表示,新加坡审查中的公共安全法案将扩增政府压制集会和言论自由的权力。政府应修改2018年2月27日经国会一读的《公共秩序与安全(特权)》法案,确保公共安全的维护不致侵犯基本人权。

“新加坡政府素有依法起诉政治异议的纪录,因此这部公共安全法案特别令人怵目惊心,”人权观察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说。“公共抗议不构成安全威胁,不能作为概括取消基本权利的正当理由。”

国际法虽然允许各国政府基于国家安全或公共秩序限制某些权利,但必须与其目的相当。这部公安法草案对和平集会与言论的限制,相对于抗议人士可能造成的具体威胁,显然极不相当,且新加坡既有法律已经足够应对抗议活动。

按照这部《公共秩序与安全(特权)》法案规定,只要“重大公安事件”已经、正在或可能发生,内政部长就拥有广泛权力。尽管该法案以“严重暴力和大规模公共骚乱”为目标,但由其例示的“重大事件”形态看来,该法显然可以适用在和平抗议人士。

当内政部长宣布有重大公安事件发生,即可授权警方做出各种处置,包括:

  • 封锁道路;设立警戒区或宵禁;
  • 不经法院许可执行逮捕、搜索和扣押物品;
  • 限制特定人员的行动自由;以及
  • 下令解散集会或游行。

法案并具体授权警方为执行命令可以动用“必要武力”,包括使用致命武器。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人很好骗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4-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4/145172.html

为什么行动党政府近来急着要修订这么多有关“言论”的法律呢?主要就是内安法、煽动法已经越来越不好用了,随着互联网的崛起,要对付异议者,法律惟有越来越精致化,不让它有机会成为国际笑话。

在文章开头,让我们重温一段李语录:

这是个多元的世界,没人有道德或智慧的专利。

可是,内阁的鹞鹰——尚穆根却处处显露出PAP knows best的智慧。因为他一眼就知道什么是假新闻和知道什么时候警方被诬告,现在只欠一个法,让他在心证成立时立即捉人严惩。

同一天,《联合早报》也有一则《英研究对策制止假新闻继续泛滥》的新闻:“法新社报道,英国国会认为这种(假新闻)现象‘对民主构成威胁’,因此成立委员会研究对策,包括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此外,英国的新闻学院已开始调整它们的教材;英国广播公司则制作了特别节目,向孩童讲解什么是假新闻以及辨别新闻的真伪。”——人家是选择从教育方面着手(新加坡国会则是塞给内长一支匕首),并且从长计议“能否封杀假新闻传播者和是否需要认证真正的新闻媒体”,因为人家担心会否遏制言论自由,造成冤狱和法令被有心人所利用。

从黄伟曼的国会观察《反恐打假的成本承担》的一段话,莫愁只能用家乡话说她是“头壳袋屎”。她说:“在政府检讨如何对付假新闻传播者后,要向这类网站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要如何确保这不会为其他负责任的网站带来不必要的限制?”——好像是探讨问题的两面,其实都是代表甲方的利益。换成白话就是说:“要向异议者追究法律责任会更容易吗?同时要确保官媒不必蹚浑水。”

早报匿名社论《多管齐下制止假新闻蔓延》以为把坏事说尽,就可以顺理成章支持这种恶法的成立:“假新闻的误导性固然令人担忧,但假新闻背后的商业利益侵入了政治领域,更让许多国家感受到安全威胁。互联网时代孕育了不少新闻网站以及公民记者,它们大部分是通过点击率及广告牟利。为了盈利,有些新闻网站不惜编造虚假新闻以吸引眼球。去年,在澳大利亚运作的‘真实新加坡网站’,便因煽动罪而遭关闭。这家网站的广告收入超过50万元。”——既然他们自己都说了,有煽动法可用,何必又叠床架屋乃至于黄袍加身呢? 阅读更多 »

台星语言战争,那些新加坡的外来劳力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2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221643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

新式英语(Singlish)代表着草根的认同,当外来人口增加,压缩到本地人的生存空间与条件时,在这场“本地” vs. “外来”的战争中,语言就成了互相攻击的利器。图/美联社

前所未见,今年1月开始,新加坡保全公司“策安保安机构”(Certis Cisco)将来台招募拥有大学学位,以及基础英语沟通能力,年龄落在20至40岁的役毕人士;需求共120人,月薪2700新币(约6万台币)——这些人力,将成为新加坡的“辅助警察”(Auxiliary Police Officer, APO)。这是首次新加坡招募非星籍或马籍之外国人口作为警察人力,因此引发星国内部激烈讨论。

基于历史与地缘因素,Certis Cisco 旗下3500余名辅助警察中,除了新加坡本地人以外,有不少马来西亚籍人士,但这次指定招募台湾籍人力,却是第一次,因此格外引人注目。该公司在受访时,表示没有招募台湾以外的其它国家人才的打算,但为何特别向台湾征才,也没有回答。

新加坡长期面临人力短缺的困境,“辅助警察”协助正规警察执行诸如反恐任务、边境管制(含闸口的交通与人流管理)等重要安全检查工作,不仅是常态,在一定程度上也确实能填补警力空缺。但新加坡向来严禁外国人干预内政(比如集会管制),“辅助警察”的外国籍身分本也因此成为两难的争议。

然而这起招募台湾籍保全人士的争议,却是在一个很诡谲的氛围中发酵。

最近星台军事合作出现不少插曲:先有新加坡装甲车离台后在香港遭北京方面拦截,后又有新竹居民抗议要求星光部队撤出。而新加坡网上早已出现要求政府不要触怒两岸议题的言论氛围,加上星国近年就业市场紧缩,国内逐渐兴起排外主义,这次的海外人力招募似乎触怒敏感神经,让新加坡网友备感错愕,不满的情绪于是以某种论战出现,其中之一便是——质疑台人英语能力。 阅读更多 »

新加坡来台招募辅助警察 月薪6万入队奖金9万

with 7 comments

上报/朱明     2016-12-25
http://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9620

近日东吴、中兴、师范等多家大学的人才招募公告栏中,刊登了一则“新加坡皇廷资源顾问公司来台招募合约2年的新加坡辅助警察”的广告,开出月薪约台币约6万多元,入队奖金9万元,这是新加坡首次来台招募辅助警察。(合成画面/图片:李昆翰摄、取自网路)

12月中旬在东吴、中兴、师范等多家大学的人才招募公告栏中,以及“批踢踢看板”中都刊登了一则“新加坡皇廷资源顾问公司来台招募合约2年的新加坡辅助警察”的广告,因开出月薪约台币约6万多元,入队奖金9万元,以及与台湾警察一样,上下班制,每天12小时(含吃饭时间),享加班费的福利,由于这是新加坡首次来台招募辅助警察,除引起大学生之间的讨论,警政署也相当关心新加坡辅助警察来台招募的发展。

明年1月北高面试,至少聘用50人。

世界许多国家都存在警力不足问题,警察疲于应对复杂的治安形势,为了弥补警力不足,如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均组建了辅警队伍,来协助警方来执行任务。新加坡辅助警察虽被定位为保全性质,但其工作特性是提供武装安全维持、政府及非政府单位巡逻、随扈重要VIP人士,庆典安全维持,嫌疑犯及犯人保护管理以及监视及各检查点与移民检查;而这次来台招募辅助警察工作,特别说明新加坡治安良好,辅警的工作是新加坡樟宜国际机场检查证件、大型活动人群管制、交通疏导以及警察业务协助。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6, 2016 at 5:05 下午

粉红点活动遇到麻烦

with one comment

Written by xinguozhi

六月 13, 2016 at 9:54 下午

新加坡的两面镜子:权力膨胀和权利克制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6-2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6/blog-post.html

在克制权利,放任权力膨胀的背景下,少数人的个人利益,必须在集体利益下被牺牲。大法官已经表明立场。因此,我们只能祈祷自己不是一个牺牲者。难怪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

人民行动党调教下的新加坡务实,权利的自我克制、自废武功,导致的结果是当权者的权力膨胀。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尤其是从相片和录像中,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这种现代文明的怪现象。

或许,我们已经变成惊弓之鸟,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作为一个旁观者好些。依照行动党的规划和方式生活,也是一种选项,有些人还乐在其中,享受行动党所安排一切。

谁来监督权力膨胀

新加坡警方的权力,很可能比你想象中还要大,几乎可以说是大膨胀。而以下这些相片和录像,你很难在主流媒体中看到。

一句“arrestable offence”,就可以无需搜查令进入屋内,带走个人物品。原来警方一接到选举局的投诉,就已经认定这是“serious breaches of the rules”,想好下一步要什么做了。

选举局,警方和政府要这么想,一般人是无可奈何的。甚至,有人还鼓掌叫好。或许,有人认为这是选择性办案,但这是新加坡人务实的地方。也确实如此,这样的发展,当权者的权力才会在没有监管下,膨胀起来。尤其是在我们自我克制权利下,膨胀更快。

下面的报道,让我们看到务实选择的代价。当然,如果我们听话,我们就能享受看到别人不务实的后果。

Teo Soh Lung visibly shaken from police raid involving 7-8 officers without search warrant

Roy Ngerng shares his thoughts after 8 hour ordeal with the police

阅读全文»

重如鸿毛:致年轻而陌生的你

leave a comment »

吴易叡      2016-3-8
https://www.twreporter.org/a/opinion-a-young-child-death

俊辉,你父亲说,那天下午从警局回家时,你的手冰冷无比。这让许多人开始臆测你所面临 巨大恐惧的根源。但其实,警察在调查的过程中握有多大的权力,程序有多少瑕疵,都还是次要的问题。更加举足轻重的现实是:在这座岛上,被遮蔽在党国威严和法律的恫吓力之后,还存在着细致的恐惧操作空间。

也许只是老调重弹,但在网路媒体上看见你的新闻,仍然倒抽了一口凉气。

就让我开门见山吧。自杀不是个新鲜的话题,但消息的传出在有些地方很快,有些地方总是慢半拍。官方媒体不会抢先披露,原因当然包括为了尊重逝者的家人。但你我都知道,在你所生长的岛上,死亡的话题一直以来都是禁忌。但我这次想单刀直入、无所顾忌地谈。

离开新加坡也已有半年余,偶尔还能从朋友们的脸书上知道一些岛上的消息。冬天刮起冷冽的季候风时,我还会怀念那永远艳阳高照的云南园、有时会拂进办公室里的和煦海风。脸友们小小的嗔怪和牢骚是这座城邦岛屿的日常,14岁少男林俊辉的死亡是其中一则,但对此时的我却如此怵目惊心。

从网路媒体上的消息、林俊辉父亲写的公开信、家人架设的追思网站,一直到等待已久的政府回应,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以来,林俊辉的死本来看似无足轻重。

未成年人之死,引发的同情和哲学辩论总是多些。被归类为“非自然死亡”的种种不幸,除了留给家属一点时间和空间,更需要详实的调查,也因此学校、警方和官员缓慢而谨慎的回应都是可以理解的。但重重的疑点和扩及的庞杂议题,却让你的悲剧在一天之内成了众人之事。

本来可能只是个船过无痕的事件。年轻的你被控在放学后尾随一位更年轻的女孩进入一栋公寓电梯,对她上下其手,被控非礼。在这个凡事依法行事的社会,如果你的罪成,可能发展的方向便是讯问、检控、保释、聆审、宣判、辅导。然而你在保释那天激烈的寻短,到政府公开回应,已经超过一个多月。种种疑点让电子媒体和网民不堪等待,开始拼命揣测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让一个还充满延展性的生命嘎然止于一个让人无法参透的瞬间,十四岁半,中三(编按:九年级)。

我在想,如果还留在新加坡,而你一路升学,课业如果表现得不错,搞不好再过两、三年,你就有机会到大学的开放日看看,那时你便可能在我照顾的摊位上遇见我。再不然,如果你在高中的学业表现出色,甚至有机会参加给中学生的研究计划,你就有机会体验什么叫做大学,做研究是什么样子。当然我也深知,这样的机缘是少之又少的。因为在新加坡,许多好的机会多是留给明星学校、好班级里的出色学生。而你只是一位和大部分孩子一样,在教育体系为你设计好的框框里循规蹈矩,一格一格前进的少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10, 2016 at 6:08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