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讲正确英语运动

“语言污染”进入新加坡日常生活,很危险

leave a comment »

郭振羽博士(南洋理工大学终身名誉教授、新跃社科大学学术顾问)     2017-8-6
http://www.yan.sg/henweixiangshenghuo/

语言污染事件变得如此普遍,好像人们都已经不那么敏感了。更危险之处在于:当这种“污染”变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人们极有可能开始对其“免疫”。到那时候,污染就会变得更难清理。

相比我所知道其它社会,新加坡可说是最为关注语言及其相关问题。

语言、族群还有宗教,在新加坡这个多元社会里,一向被审慎对待;而双语,也一直被认为是新加坡教育体系的基石。

新加坡相当持久地推广语言,每年都举办“讲华语运动”活动,至今已有37年历史;除此之外,马来语理事会年年举办“马来语月”,淡米尔语理事会则有“淡米尔语节”,来推广各自的母语。甚至还有“讲正确英语运动”,目的就为推广英语的“正确”使用。

为了推广双语,新加坡还在2011年设立了李光耀双语基金,筹款1亿新币用于资助学习母语和英语的项目和计划。

为了提升翻译质量,大学纷纷提供笔译和通译的学位项目。南洋理工大学的第一批笔译与通译专业的硕士刚刚毕业;新跃社科大学(也就是之前的新跃大学)则才庆祝了笔译通译学士项目的创办10周年。

总体来看,新加坡似乎是个沉湎于语言、语言标准以及与语言相关议题的社会。

然而,翻译和语言使用中的错误却屡见不鲜。最新的例证,就是在2017年讲华语运动的启动仪式上用了错字。当时,中文字“读”被错误打成了“渎”,原本是“读书”的意思,却变成了“藐视”。虽然这两个字,看起来像得不得了,但这个错误在华社看来,依旧不可饶恕。因为这件事恰恰发生在推广正确使用华语的活动中,它引发了不少争议乃至嘲讽。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45 下午

语言乱局?!

leave a comment »

潘耀田    2016-9-9
http://phoonyewtien.blogspot.sg/2016/09/2000-speak-good-englishmovement-1950.html

现时此地语文观念十分混乱,有些华族“英语人”还很强烈的认为:华语不是他们的母语,方言才是,主要理由只是因为他妈自小和他讲的是自家的方言。同时:这个所谓的母语也只是有音而无字,有字也只是英语拼音字母,并非汉字!

新加坡的华文为了“让位”给英文(?!)早已大势已去,之后方言为了“让位”给奄奄一息的华语,也被收拾得七七八八了(除了大选时把这头“怪兽”放出来表示亲民以外),照说英语英文这种官方规定的行政语文(新加坡的第一语文)应该更加形势一片大好罢?吊诡的是,新加坡的英文正面临一种官方始料未及以及前所未有的忧虑和威胁?

或许有人会对“讲华语运动”(的诚意)不以为然,但仿佛鲜少华文源流者或华校生会出来表示反对的,反而当政府在2000年推行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讲正确英语运动)时,许多“英语人”(不是英校生,严格来说,现在已经没有所谓的英校生了,只有以英文为生活语文的华人)却跳出来激烈反对!为什么呢?

政府的原意是要鼓励新加坡人学习讲正确文法的英语以便和世界接轨,这似乎并没有错,然而为何却遭到许多“英语人”的反对?

我想:这又要回到了教育的原点。众所周知,我国以务实立国,连教育也不能幸免?但从真正(必须强调,因为时下山寨版的教育名目比蟑螂还多)的教育观点来说,学习一种语文不只是文字文法发音而已,最最重要的还是要了解语文背后的文化。因此学习者须要对它有兴趣甚至有感情才可能有所成就。只是一味“现实主义”的财迷心窍,难矣!

其实,新加坡普遍的英文水平在1950到1970年代都是很不错的(必须说那时的华文水平也远比现在强),之后却每况愈下,当英文成为主流语文之后也仿佛回天乏力?政府的一番“苦心”,为何竟落到今日两头不到岸的田地?!阅读全文»

新加坡人是怎么说英语的

with one comment

作者:魏俐瑞    译者:陈亦亭  2016-5-18
http://cn.nytimes.com/opinion/20160518/c18sui/zh-hant/

政府对新加坡式英语发起的战争终于结束了吗?我们的这种古怪而抑扬顿挫的混合语,看上去可能像是岛上四种官方语言的穷亲戚,但官方数年的打压却让它兴盛了起来。如今,连政界人士和官员都在用新加坡式英语。

正流行的说法是“ownself check ownself”(自己查自己)。让它广泛流传起来的是反对党工人党(Workers’ Party)的议员毕丹星(Pritam Singh)。他藉此嘲笑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eople’s Action Party)的说法,即政府足够廉洁诚信,可以充当自己的监护人。

新加坡式英语是一种东拼西凑的方言,结合了新加坡官方语言英语、马来语、华语和泰米尔语,以及闽南语、粤语、孟加拉语和其他几种语言。其句法部分来自中文,部分来自南亚的语言。

“Steady poon pee pee”来自闽南语,意思是非常镇定,值得接受欢呼。“yaya papaya”是形容一个人骄傲自大,yaya可能源自yang-yang(古马来语中指众神之神)或jâjâ(古爪哇语中父亲的意思),加上“papaya”(木瓜)是因为它押韵,并且有一种嘲讽的味道。“Blur like sotong”的意思是一无所知:Sotong是马来语中鱿鱼的意思。

新加坡式英语灵活、实用、多变,每一个使用者都可以影响它。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它在半个世纪前还像个非殖民化副产品一样默默无闻,多年后却成了新加坡最具政治意味的语言。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