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许文远

事与愿违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9-10-27

今天新加坡华人有71%在家用英语交谈,这个结果是行动党有心造成,因为他们希望拉惹勒南的单语国族早日实现。否则“讲华语运动”搞了40年,越搞越倒退,有可能吗?这障眼法好好用,父传子之后,要子传孙吧。

人一生当中难免会遇上“事与愿违”的状况,原因主要有两个:1、主观努力不够,结局不如想象;2、形势比人强,不敌外在力量,兵败如山倒。然而,“事与愿违”落到政治操弄(spin)手里,却可以拿来卸责,甚至还可以让人觉得威权政治这回变得可爱和容易亲近。

大选接近了,忽然公家/政联机构“亏钱”的消息多了起来。2019年10月24日,报纸说:“建屋局的2018/19财政年常年报告显示,经盈余抵消,上财年的净赤字达19亿8600万元,比前一个财年的17亿1700万元高出15.7%。由于组屋以低于成本价售予国人,加上政府为屋主提供购屋津贴,并拨款翻新,因此建屋局的财务状况向来呈净亏损。”许文远最近说“为了提升地铁的可靠性,地铁营运业者和政府为此付出了不少代价。首先,为了提高地铁效率,地铁营运业者必须提高他们的营运和维修品质:2016年至2017年间,运行整个地铁系统的总支出增加了2亿7000万元。由于乘客所支付的车资并不足以应付营运开支,各地铁公司其实都在亏本经营。其中,SMRT亏损了8600万元,新捷运(SBS)的地铁部门也亏损了数千万元。政府预计将在接下来5年提供45亿元的津贴,平均一年津贴近10亿元,而这还不包括政府未来建造新地铁线相关土木基础设施所准备砸下的250亿元。”

过去政府教育我们:公共服务部门要能够赚钱才能“永续经营”;所以起价是常态,使用者付费是必然。可是面对选票压力下,他们突然“事与愿违”起来,是不是让大爷您出了一口鸟气? 阅读更多 »

巧言陈庆文,矫情尚穆根

with one comment

韦春花    2019-5-5

【陈庆文】

5月3日,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的文章《打击有害假信息:不是应否而是如何进行》,题目似乎字斟句酌;“假信息”还分“有害”和“没害”?打击它不是“应否”而是“如何”?那么请问:是否也要把“将对公共讨论产生寒蝉效应,从而钳制言论自由”的副作用考虑在内?“如果惩罚包括了巨额罚款和监禁,那么将可能导致人民不愿说话,间接限制了言论自由。……再者,人们也质疑向法庭上诉的程序,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经济负担。”(殷吉星语),所以说“如何”除了立硬梆梆的“法”,“应否”也考虑其他选项?如总统竞选期间,印尼民间团队联手打假新闻比法律更见成效。

陈庆文还说:“负责任言论是民主核心”,不知出自哪个“经典”?他接着开宗明义:“负责任的言论能促进言论自由,而不负责任的言论则破坏了言论自由的基本宗旨。”——殊不知所谓的“负责任、有害/没害假信息”都是一种主观判断,评定者难道就不会错吗?(言者可能认为极负责任,而听者则可以打成一派胡言。)其次,“言论自由”是一种空间概念,是手握公权力的人克己自制所腾出来的空间。而不是在位者的施舍怜悯:你乖一点,我就给你多点言论空间;你要是不听话,我就处处给你摆上OB Markers。

最新的例子就是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马哈迪在Instagram贴文,对大马这次的第22名排位感到欢喜。他说:“配合世界媒体自由日,我借此机会赞扬马来西亚媒体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中的排名提升。”大马在东南亚的排名升至第22位,在世界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23位(新加坡则排名151,所以报业连世界新闻自由日提也不提)。 阅读更多 »

马国想拿回领空权又侵犯我国领海 是要玩海陆空大斗法?

leave a comment »

红蚂蚁/沈泽玮     2018-12-5
https://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1204-2182

我国交通部长许文远今天下午在实里达机场接受媒体采访,就马国提出拿回柔南领空管理权一事做出回应。(联合早报)

喜欢翻印度煎饼的马哈迪回锅当首相之后,新马关系好像也得跟着翻滚。

今早媒体报道称,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在国会中答询时表示,希望从2019年底开始收回自1974年开始就由新加坡掌管的柔佛州南部领空的控制权,到2023年要全面收回。陆兆福还称,新加坡为了提升实里达机场而公布仪表着路系统(ILS, Instrument Landing System),“侵犯了马国领空主权”。

20181204_lok.jpg

马国交通部长陆兆福.。(陆兆福面簿)

新马海空角力上演?

新闻嗅觉敏感的蚁粉一定猜到,继高铁弯桥等虚虚实实的陆路议题之后,新马海空角力可能要上演了。

20181204_khaw.JPG

(联合早报)

我国交通部长许文远今天下午4点左右在实里达机场接受媒体采访,针对马国的动作迅速做出回应。交通部也差不多同个时候发新闻稿,反指马来西亚有意扩大柔佛新山港口的海域界限,以致侵犯到我国大士一带的领海,我国已经向马国表达“强烈抗议”。

蚁粉是不是懵了?一个称领空主权被侵犯,一个称领海被侵犯,海空同时有争议,是巧合还是刻意的?从前例判断,是不是只要马哈迪执政,新马之间就会上演“捆绑式”的马拉松谈判?

陆兆福:实里达机场发展将影响巴西古当

马国今天先开首炮。

根据马国《星洲日报》的报道,陆兆福称,马国外交部将向新加坡发抗议书,反对新加坡在没有获马国政府同意,就擅自公布实里达机场的仪表着陆系统,甚至明年1月就全面生效。

20181204_seletar.JPG

实里达机场。(联合早报)

陆兆福称,一旦新加坡政府再发布实里达机场的航行资料汇编(Aeronautical Information Publication, AIP),那将影响巴西古当的发展建设,包括当地港口和船运业,因为当地建筑物将不得超过机场周边建筑物的国际高度标准。

陆兆福还称,一旦实里达机场获准开发新航线,将打击巴西古当及柔佛港口的发展,并威胁马国航空主权。据亚洲新闻台报道,陆兆福说:

实里达机场归属新加坡政府,你要起一个机场,我们不能说不。我们所反对的,只是飞越巴西古当上空的航线……实里达机场离巴西古当很近,我们就无法在那里盖高楼。

实里达机场离巴西古当有多近呢?

map.png

红色“A”标识为实里达机场的位置,隔了一个海峡没多远处就是巴西古当(Pasir Gudang)。(互联网)

根据《星洲日报》的报道,实里达机场距离柔佛边界两公里,而巴西古当也就位于沿海一带。

马国部长讲这么多,原因就一个:担心实里达机场的发展影响巴西古当及柔佛港口,担心自身利益受侵犯,所以就干脆想收回柔南部空域的管理权。也因为马国政府不满,所以马国飞萤航空公司转移至实里达机场起降一事最近突生变故,12月起暂停航班。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5, 2018 at 2:45 下午

行动党干部:总理接班人王乙康已出局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8-11-13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singapore/20181113-sg-ong-ye-kung/4178040.html

王乙康。(资料照片:Justin Ong)

李显龙总理接班人名单再次缩小。人民行动党干部告诉《今日报》,教育部长王乙康因不被视为党内的核心领导人,因此已“出局”。

据《今日报》报道,引退的中央执行委员会(Central Executive Committee)成员没有推荐王乙康进入中委会。

受访的党干部透露,引退的中委通常会通知党干部他们所推荐的候选人,以确保这些核心领导人能够进入中委会。中委会的名单除了具有广泛的代表性,如包括不同种族和性别的成员以外,也显示出个别成员在党内的地位。

在举行两年一次的中委会选举之前,即将引退的中委、行动党支部主席和秘书长等人,将最多提名20人。在星期天(11日)举行的选举中,共有19人被提名。

包括两名前议员在内的四名党干部接受《今日报》访问时表示,即将引退的中委一般会推荐六到七个人进入中委会。这些被推荐的领导人占了获选进入中委会的12人当中,至少一半的名额。

由于党干部未获准向媒体发言,因此他们不愿透露姓名。

一名前议员表示:“这是为了确保主要的领导人能够进入行动党的最高决策核心,并且在一个可控情况下,进行领导班子的更替。”

“不然,党干部可能不会推选某一名核心的领导人进入中委会。”

他重申,由引退中委推荐的人选,都被视为党内“内部核心组织”的一员。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3, 2018 at 3:57 下午

星马高铁算总帐:新加坡的扩张愿景成泡影?

leave a comment »

徐子轩    2018-6-6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3/3180525

用高铁连结星马,真的不好吗?图为新加坡的丹戎巴葛火车总站,直到2011年6月,这...

用高铁连结星马,真的不好吗?图为新加坡的丹戎巴葛火车总站,直到2011年6月,这里都会发车连结两国。图/美联社

由于“隆新高铁”是在马来西亚前首相纳吉,与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强力推动下尘埃落定,原本预定今年开标、2026年竣工使用。岂料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以马哈迪为首的新政府早在选前就誓言反对,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的心意。

当新加坡见到媒体报导后,由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表示已透过外交途径要求大马澄清对高铁计划的立场,并宣称将继续承担相关费用,直到马来西亚确定取消。同时,新加坡也将研究取消后所涉及的协议赔偿问题。如此看来,马哈迪政府尚未正式提出废弃高铁的照会。

对于高铁的效益众说纷纭,不妨来分析一下隆新高铁的经济帐,大马、新加坡究竟能从中获得多少利益呢?

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高铁计划的心...

马来西亚大选后变天,选后李显龙虽立即会见马哈迪,但显然无法说服他取消高铁计划的心意。图/路透社

关键载客量:高铁与廉航的竞逐

2006年丹麦学者曾经做过研究,审视14国共210个交通建设的事前评估。以铁路计划为例,结果发现,十分之九的载客量都被高估,平均高估比率为106%;2010年这些学者又做了基础建设成本超支的研究,针对20国共258个计划,发现绝大多数建设的完工费用都高于原始的预估。再以铁路为例,平均成本比原来计多出45%。

MyHSR的估计,隆新高铁年运量将达到2,200万人次,有论者认为即使砍半仍可媲美欧洲之星的乘客数。

票价则是决定搭车的重要关键,一般预估吉隆坡到新加坡单程在50美元(约台币1,500元)左右,与廉价航空机票相近,应可在中产阶级负担范围内。不过这也将影响其他既有的运输方式,特别是廉价航空。

去年吉隆坡到新加坡航线乃是世界最繁忙,全赖廉航之功。若高铁开通,可以想见廉航势必重挫,唯有削价以应,分食市场大饼。最糟的状况便是高铁既达不到预估的人数、廉航又丧失足以维持经营的人数,高铁亏损还有政府买单、廉航只能选择倒闭,而做为消费者也是纳税人,更将蒙受其害,达到三输局面。 阅读更多 »

医疗保险,谁是赢家?

leave a comment »

从夜暮到黎明     2018-3-30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8/03/blog-post_30.html

当时我为一家小型企业当工程合约顾问,该公司的老板投保了全额附加险,到莱佛士医院割痔疮,医生告诉他可以顺便做直肠检查,不需掏出一分钱。结果,割痔疮的费用为15,000元,至于检查直肠的费用,该老板没说,只是到处炫耀他的肛门有多娇贵。

医疗保险与附加险

随着医疗科技的进步,人们越来越长命,不过长命不表示健康,只是越来越多的疑难杂症都受到控制,延缓死亡。说得难听些,想死变得越来越难,想活也变得越来越费钱,医疗开支水涨船高。

20多年前我在欧洲工作的时候,发现西方国家重福利,通过国家医保来支付看医生住院的费用。这笔保险费为个人所得税的一部分,直接从薪水扣除。那些想要享受更好的医疗服务的,可以自己另掏腰包,购买私人健保。

当时新加坡的医疗保险机制并不完善,我回国后曾经提出西方的医疗保险值得借鉴,不过当时的有关人士认为这将拖垮国家经济,只是一笑置之。随着人口增加,政府终于推出医疗保险,甚至可以购买全额附加险(full rider)。这么一来,住院的共同承担额(co-payment)和自付额(deduction)全免。投保人无论接受多少必要或无谓的治疗,都不需要自费分文,医疗费全由保险埋单。

叶伟强报道,我国390万名居民当中,有68%购买综合健保计划医疗保险(Integrated Shield Plan,简称IP),额外购买附加险的有35%,当中绝大部分(29%)投保全额附加险,相等于超过110万人。[1]

(综合健保计划医疗保险,Integrated Shield Plan。图片来源:MOH网站 accessed 28 March 2018)

我没有数据来印证什么人购买了附加险,不过从所接触过的人士中,一般年长者认为终身健保(Medishield Life)相等于过去的健保双全(Medishield),每年从保健储蓄户口扣除保费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他们并不知道投保的那笔钱进入“公共池塘”(common pool),就好象从前社团会馆的互助金,也可以花在别人身上。

此外,一般年长者并不知道入院的话,必须先支付一笔1,500至3,000元不等的自付额,只有扣除了这笔款项后,才能够享受保险的好处,他们亦必须支付10%的共同承担额。

至于“非一般”年长者和较年轻的高收入群,他们会物尽其用,投保综合健保计划医疗保险之余,还会购买附加险,住院不需要支付一分钱。其中一个至今还为人津津乐道的例子就是“8元开心论”:许文远部长只支付了8元动心脏手术,开心的向全民报佳音。

(自付额与共同承担额的医保模式。图片来源:MOH网站,accessed 28 March 2018)

医疗保险是否被有心之徒滥用?

我的岳父到中央医院动直肠癌手术,由于没有投保附加险,在所谓的建国一代配套的“优惠”下,最终在保健户口扣除了约1,000元。当时我为一家小型企业当工程合约顾问,该公司的老板投保了全额附加险,到莱佛士医院割痔疮,医生告诉他可以顺便做直肠检查,不需掏出一分钱。结果,割痔疮的费用为15,000元,至于检查直肠的费用,该老板没说,只是到处炫耀他的肛门有多娇贵。

隔了没多久,我的另一名朋友入住莱佛士医院割盲肠,费用也是15,000元,但同样不需掏腰包。她甚至自怨自艾,反正有保险埋单,竟然没趁机呆在医院,享受多几天帝王般的待遇。

虽然这类有附加险的保户索性吃到胀,如果没有医院医生的怂恿,也许就不会明目张胆的贪那么多小便宜了。阅读全文»

洋专家:地铁信号系统故障 肯定有人工作时在睡觉

leave a comment »

张丽苹     2018-3-14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80314-1273

地铁信号系统拖延更替并非什么天大秘密。这次比较不同的是,当年参与地铁设计与策划的一位洋专家亲口确认了这件事,分量就不一样了。

82岁的布鲁诺1984年加入地铁管理局建造67公里长的南北与东西地铁线路。最先竣工的路段就是他身后的大巴窑站至杨厝港站之间的轨道。(海峡时报)

新加坡地铁信号系统近年老发生故障,乘客一直纳闷究竟怎么回事,这个星期终于知道答案。

原来该信号系统是在1987年地铁建成时开始启用,服务寿命是15年,2002年必须更换成新的信号系统。不知何故,地铁公司迟迟未付诸行动,直至2016年才决定替换信号系统,足足拖延了至少14年。

这也难怪乘客会经常无缘无故遇见“姑丈”。原来我们都错怪了地铁信号系统,不是它闹脾气罢工,是它已经被迫超时工作约14年,早已风烛残年。

曾参与我国地铁线路建设规划的资深交通顾问布鲁诺(Bruno Wildermuth),近日向《海峡时报》反馈如何简化本地易通卡的无现金充值做法时,爆出了关于地铁信号系统当年的内幕。该报道于本月12日(周一)刊出。

82岁的布鲁诺说:“当年我们设计地铁系统时,就已经明确说明信号系统必须在15年后替换。”对于新的地铁信号系统一直到2016年才开始更换,今年(2018年)中才能替换完毕的做法,布鲁诺只总结出一句话:

肯定有人工作时在睡觉。(Someone must have been sleeping on the job.)

“在睡觉”其实是比较文雅的说法。老先生的意思其实是指有人在偷懒,明明该做的事情却没做,也就是大家常说的“bo zo gang”。(没做工)

有本地社交媒体非常敏锐地揪出了这个深埋在文章中的内幕消息,用醒目赚人眼球的标题写道:“肯定有人工作时在睡觉”——说服李光耀兴建地铁线路的专家爆料,信号系统早该在2002年升级”。

虽然目前仍不清楚布鲁诺老先生所说的“工作时在睡觉的人”是谁?对方已经睡醒了吗?但红蚂蚁判断,如果是布鲁诺老先生所爆的料,那应该是可靠的。

其实,本地中英文报章过去几年也曾以不同方式,或暗示或引述或总结,先后提及地铁信号系统已超时工作,却迟迟未更换的情况。

《联合早报》2015年底曾引述工人党传媒组副主席严燕松的话,将地铁故障问题归咎于老旧的地铁资产的更替有所拖延。严燕松说,根据地铁公司网站的资料,“地铁信号系统使用期为10年,但现在却已超出10年。供电轨是经常导致地铁故障的缘由,而它的使用期限是30年,期限快到了。”

《海峡时报》交通专线高级记者Christopher Tan去年11月撰写的一篇题为“MRT可以从纽约地铁得到的教训”的评论里也提及:1997年曾宣布要提升地铁信号系统,并在2002年完成。但这个项目到了去年才开始、2018年中才能完成,足足晚了16年。

可见,地铁信号系统拖延更替并非什么天大秘密。这次比较不同的是,当年参与地铁设计与策划的一位洋专家亲口确认了这件事,分量就不一样了。

当年说服建国总理建地铁的就是布鲁诺

据报道,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的地铁系统其实是这名瑞士工程师据理力争后才说服建国总理李光耀同意兴建地铁。否则80年代末,我们就坐不到地铁了。

目前是新加坡永久居民的布鲁诺1972年来到新加坡为地铁系统的建立进行可行性分析。当时,我国政府正在探讨是否该兴建地铁系统来改善交通状况。布鲁诺于是向政府提议建造一个贯穿全岛、四通八达的地铁交通线路。

布鲁诺当年为建造地铁展开辩论时的电视转播。(海峡时报)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17, 2018 at 4:00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