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许文远

莫忘初心

with 5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2-23

警察保安局指挥官的决定就是耍特权,并且当局后来也“提醒负责保护总统个人安全的警察保安局人员根据交通规则停车”,说明他们也熟读《交通规则》,那为什么不开罚单呢?更奇的是,事件都发生了好几天,哈莉玛躲在总统府,怎么没就此事向全民道歉呢?她的初心被狗吃了?

初心或者说初发心本是佛门术语,《华严经•梵行品》曰:“初发心时便成正觉,知一切法真实之性,具足慧身不由他悟。”——就是说“初发心”是最纯洁和最单纯的,秉持着这样的信念走下去,定能成佛。日韩民族早已把这些融入日常生活,电视剧常能看到男女主角在那儿嚷嚷:“抱着必死的觉悟,不忘初心!”,最近则连习近平在十九大也喊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简直红到发紫。

近日,邻国《南洋商报》陈俊安的《官场应有“知耻文化”》就提到许文远,他说:

我们可能感到讶异,正值日本高铁公司在世界各地竞标子弹火车的订单,日本高铁安全的神话面对挑战的时刻,新闻仍然大肆报道此起事故,不是摆明拆自己的台么?这其实就是日本的“知耻文化”的威力了!无论是官场、企业界、知识界、艺文界,都服膺此知耻文化。有者犯错知耻而下台,有者知耻而自杀谢罪,知耻而向民众道歉!……对比一下,狮城的地铁前一阵子频频故障或意外事故,部长没有在第一时间承认错误,检讨管理的疏漏,还把矛头指向媒体,指媒体大肆报道地铁事故,引起民众恐慌,还挑战记者:“地铁管理涉及复杂的系统,有本事,你来管管看!”

依据的是顾炎武的“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故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当然,如果从“初心”的角度出发,也能够扯得上滴。这些人当初参政,为的不外是维护民主,让人民当家作主。如今则是为民做主,他的都是对的,别人的都是错的,有本事,你来管管看!

而许文远冬至在面簿发帖,英文写的不外是他的一贯思维,然而两家中文媒体的“翻译”,则是极尽舔痔之能力,仿佛“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是他们的天性,忘了“忠实报道”是报人的初心。《联合早报》标题《许文远冬至面簿发文 今年对交通部是多事之秋》,新传媒8频道新闻:《许文远:交通部2017年发生重大事件 明年将双倍努力》——把他塑造成一名谦谦君子,仿佛深具反省能力。把“eventful”翻译成“多事之秋”和“重大事件”都不贴切,本意是“应接不暇”。为什么许文远会说“应接不暇”呢?因为下一句他马上说:“much to celebrate and unfortunately also some mishaps which should not have happened.”(有很多值得庆祝的,还有少许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23, 2017 at 12:36 下午

因循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1-25

所以说“政”到三代,就会养出一个像金正恩那样的大怪物,“政”到第二代,就会宠出像李显龙那样的小妖精。下头的老油条个个“循矩度,而不见精神,则登场之傀儡也;做事守章程,而不知权变,则依样之葫芦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已。

《那年花开月正圆》里,沈家二少沈星移对周莹说:“你看不起我吗?”那妇人啐道:“凭什么要我看得起你?”——的确,精英人物常有一种错觉:觉得人家必须得看得起他们,然而“凭什么”?

《红蚂蚁》最新有篇文章是仓吉所写,叫做《临时换将就解决问题了吗?》,单看标题就知道他要说的是些什么,背地里就是这种“因循”思维。

“因循”在四字成语里,都是和一些贬义词配对:因循怠惰、因循旧习、因循误事、因循苟且、因循贻误等。

“因循”其实就是“换人做做看”的一大理由。让小女子用“常数”和“变数”两个概念来说明这个问题:一个制度如果久了,“常数”就越来越多,下属看到领导人翘起尾巴,就知道他要拉屎/拉尿;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果全盘推倒,重新洗牌,则无法继续揣摩上意,“变数”增多,且看到血淋淋人头落地,大家只好兢兢业业,为建设新局而努力。

就好比五十多年前,李光耀带领着人民行动党赶走了百年老店——大英帝国,争取独立,开启了一个全新的局面。那时新国家、新气象,公务员都是真心为人民服务,没人敢开小差。可是多年以后,“常数”越来越多,那天看到一篇主流文章,说什么“挺许文远是必然选择”,可见连二丑也看出许多“常数”,了然于心。所以说“政”到三代,就会养出一个像金正恩那样的大怪物,“政”到第二代,就会宠出像李显龙那样的小妖精。下头的老油条个个“循矩度,而不见精神,则登场之傀儡也;做事守章程,而不知权变,则依样之葫芦也。”——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而已。

陈继儒说哉:“大家渐及消亡,难期其复振,势成于因循也。”——信然。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5, 2017 at 12:53 下午

PAP的新加坡特产:义务政治人物、自愿行政高管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7-11-21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7/11/pap.html

人民行动党的一项创举就是培养了一大批义务自愿的政治和行政精英。这批所谓的新加坡特产,往往以责任为前提,挂着为民服务的口号;事实上,在衡量责任和权益时,却把个人的权益收益、事业前途、和金钱收入,放在责任之上。权益高于、大于责任,才是他们真正的本色。

人人皆知,李光耀推崇儒学、孔子的思想,希望新加坡的从政者,尤其是人民行动党的领袖,都有天下为己任的高尚情操。这基本上也是新加坡的成功之道。然而,李光耀过世才两年,我们现在才体会到李光耀提倡儒家思想的结果,竟然是一批批的新加坡特产:

他们一边打着义务工作者的形象,自愿的为国为民服务,没有计较个人的得失,从事最没有人想要工作,忍辱偷生,默默的工作。另一边,却是考量事业前途光明,高薪照领,没有一点脸红。

或许,李光耀当初推崇的就是虚伪的儒家思想,只是表面功夫。李光耀只是要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是想要培养一股浩然正气。因此,他一走,什么气也跟着没有了。

新加坡上至总统,下至部长,可以说都是义务的政治工作者。因此,与之互相辉映的政联公司主管、董事,当然,也是自愿的CEO和董事局成员。这可以说是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掌政50多年来,建立的政治官商文化。表面上,似乎,他们都是义务自愿的为国为民服务,担负重任,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一心一意把一生贡献给新加坡。真实面,在地铁事件,淡马锡,政府投资公司上,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25, 2017 at 12:45 下午

晴时追尾雨翻船,抱残守缺遭雷劈

with 2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1-22

新加坡时局已经进入十分微妙的境界,在许仙看管下的公共交通,不仅人怨,如今还牵涉更高的存在:天怒。而李显龙还是一如既往,继续其抱残守缺。

自从许仙出言不慎,得罪了向来陪跑的主流媒体,虽然他们也没怎么样,不过有关地铁新闻都报得巨细靡遗,图表、历年记录齐出,唯恐报迟了,已经让有关当局相当的“吃力”。而《联合早报》新成立的子公司《红蚂蚁》传媒,也像尝试了新的高分子聚合体超薄卫生巾,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和自由。

李显龙的治国理念,由于过度强调“任人唯贤”,变异成“官官相护”,成了自己的绊脚石。诚如他自己说的,他们要汲取教训,然后继续前进;实际上,“汲取教训”在国人耳中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磨出老茧,哪儿有汲取教训啦?哪儿有轻装前进啦?

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政策研究所副所长许林珠博士认为:地铁可靠度、民选总统制的改革,甚至是李总理与家人的争端等,这些关键议题都需要时间解决或平息。毕竟,要解决问题,第一步是承认有问题,就先谈民选总统制和李家纠纷两项,有解决吗?非但没有,如今还把自己的侄子控上法庭,你以为全国老百姓都是瞎的吗?所以话转回来,以为把两个议题拿到自己主场——国会wayang一番,就是透明治国,这根本就是否认(denial)状态下的守缺。

地铁“姑丈”,李显龙和许仙都说过“这些事件不应该发生”,这里给它个深究其义。为什么“不应该发生”呢?还不是因为有“贤人”在位。那么还是发生了怎么办呢?当然还是要“贤人”来搭救啊。 阅读更多 »

新加坡中邪电车:保母国家也救不了的地铁事故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1-17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2822489

新加坡政治有两个定律,第一定律是“星国政府不允许政治上有任何见缝插针的可能,势必要填补每个空隙,全方面控制所有的政治议程”;第二定律则是,任何“公民发起的动作都将遭到政府力量上不对等的强力反击”。
长久下来,这样的政治氛围造就了今日地铁的现况:即便发生再多次的地铁故障,有关当局都会以运输专业语汇来回应公众的疑虑;即便新加坡网民几乎把整个国家的创意都发挥在网路恶搞SMRT上了,但地铁照跑、人照搭、部长继续做、营运商继续赚。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

自2015年开始,新加坡地铁像是“中邪”一样,三天两头就因各种原因系统异常,导致旅客行程大乱。图/路透社

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就在上班时间9点前的尖峰时刻,新加坡东西线的端点站——裕群站(Joo Koon)——发生一起令人匪夷所思的“地铁碰撞意外”,造成地铁系统停摆,多处站点挤得水泄不通——“又来了”。

新加坡地铁频频故障已经不是新闻,但这次却让星国人民跌破眼镜,因为地铁列车相互碰撞这种事情,已经超过容忍范围。

事故的发生是因为一辆在裕群站故障的列车正在进行检修,后方列车先是按照预期停驶在故障列车后,随后不知什么原因,竟突然向前移动,直接撞上前方故障列车,乘客因站立不稳而在车厢内跌倒碰撞,造成包含检修人员两名在内,一共28人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有骨折与关节脱位情形,需要留在医院观察。

事发后,《联合早报》和多家媒体欲到裕群站月台进行连线,却纷纷被新加坡地铁(SMRT)站务人员以“地铁站内禁止直播”为由,驱赶到楼下车站大厅;而离开医院的受伤维修人员,也拒绝接受采访。SMRT以其一贯大事化小的风格,试图扑灭所有可能的公关危机,但殊不知,这样的处理方式,正是新加坡国民最无法接受的公关方式。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p

2017年11月15日早上8点18分,尖峰时刻,新加坡地铁“又”发生碰撞意外。图/路透社

负责东西线营运的SMRT与主管机关陆路交通局(LTA)召开联合记者会,指出事故原因是前方故障列车的保护软体因“误删”,导致信号系统误判此辆列车是一个三节车厢的列车,而非真正的六节车厢,使得后方列车系统误以为前方仍有空间前进,最终导致两辆列车发生“接触”(came into contact)。

不过,谁在乎是什么系统错误删除,SMRT和陆交局出来讲再多“菁英术语”,都无法压住新加坡人民对地铁系统不堪的怒火,媒体也纷纷在官方用语“接触”上,打了引号标题维持地铁“碰撞”(collision)。

晚间,交通部长许文远出面接受采访,脸面沉重而疲惫地向所有受到影响的通勤民众道歉,他说:

今天是可怕的一天。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真是可怕的一天。”图/路透社

阅读更多 »

地铁列车发生碰撞 多个反对党要求彻查事故

with one comment

新传媒8频道新闻     2017-11-16
https://www.channel8news.sg/news8/latestnews/20171116-sg-oppparty-mrt/3886010.html

两列地铁在裕群站碰撞。(照片:Koh Mui Fong/TODAY)

我国地铁东西线列车昨天发生碰撞,多个反对党要求彻查以避免类似事故重演。

新加坡民主党:要彻底与独立调查

新加坡民主党(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昨天(15日)在该党Facebook专页上指出,当局最起码应该要对碰撞事件展开彻底与独立的调查,然而此事不能在许部长指责地铁公司SMRT职员并找他们当替罪羊就草草了结。

贴文说,许文远必须把这项工作交给有领导能力的人,这样才能在发生更严重事故以前解决我国地铁系统的困境。

民主党昨天也在官网发表文章,表示在上个月7日发生地铁隧道淹水之后,该党就呼吁许文远下台,因为已经很明显他没有能力解决困扰SMRT的问题。

文章说:“在裕群地铁站发生列车碰撞之后,新加坡民主党再次呼吁许先生辞职。”

文章指出,许部长把隧道积水事件归咎到SMRT一小群独立的维修人员身上,对他们采取纪律行动并削减他们的花红。

许部长也在14日的首个“公共交通工作者感谢日”表示,SMRT的一小撮害群之马否定了其他SMRT员工的贡献,并让其他交通工友蒙羞。

文章声称:“列车碰撞事故明显点出,SMRT的问题并不局限于一小撮职员。以许先生为首的管理团队出现了系统性的失效。”

民主党表示,从许部长开始的领导层一定要为这最新一起以及之前发生的事故负起责任。地铁系统普遍存在的持续性故障是我国公共交通系统领导力欠佳的又一个迹象。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6, 2017 at 10:36 下午

狮城地铁事故政府应要问责

leave a comment »

亚洲周刊     2017年11月26日第31卷47期
http://www.yzzk.com/cfm/content_archive.cfm?id=1510804266728&docissue=2017-47

两辆地铁相撞造成二十五人受伤,政府相关部长及地铁公司高层是否能再次逃脱责任?

二零一七年肯定不是新加坡地铁公司年,新加坡地铁系统接二连三发生重大事故,民众在等待政府及地铁公司如何自圆其说,李光耀时代严格执行的问责制会否出现?

十月七日因地铁隧道淹水导致地铁系统大停顿后,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及地铁公司两大巨头总裁郭木财和主席佘文民向民众道歉,信誓旦旦表明将会医治生病了的公司“根深蒂固的企业文化问题”,怎料日前再次发生两辆地铁相撞事故,造成两名维修人员在内共二十五人受伤,这使民众怒火再次燃烧,并开始猜测,这是否将成为压垮许文远以及营运商新加坡地铁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淹水事件导致多名技术人员及相关部门主管被追究责任,此次相撞事故后,相关部长及公司高层是否能再次逃脱责任?

新加坡人一向以本国的地铁系统为傲,并且喜欢与香港地铁服务相比较,不幸的,新加坡最近几年来地铁故障频仍,常常发生在上下班的尖峰时间,从十分钟到数小时不等,影响甚大,引起民怨。一六年两个在轨道上检修的维修人员遭撞死,事后当局声称一切按照标准程序作业,显然不愿负责。今年七月早上上班时间东西线发生长达“两小时”的大故障,随后下午换南北线讯号异常,网民和媒体涌现一片痛骂政府的声音,许文远却指媒体唯恐天下不乱,说地铁是非常专业的事务,一般人怎么可能理解。十月一场暴雨,地铁轨道严重淹水,导致地铁停摆长达二十小时。事发九天后,许一改强硬态度,转而抨击地铁公司维护不善,民众才惊觉,一向强调效率的地铁公司运营与管理问题那么严重。

狮城政府投资臂膀淡马锡控股在一七年全面控制地铁公司股权,这意味着这是一家官联公司。郭木财是前三军总长,手握牛津工程科学及哈佛公共管理文凭,于一二年执掌地铁公司。今年七月接任主席的佘文民曾任新科电子总裁,他在就任时发给全体职员的信函中说:我的指导原则非常清楚,我们的公共交通服务必须是“世界第一等”。然而老天总爱作弄人,事故接二连三发生,有网民上贴李光耀一九八四年的谈话:“每个领域都必须运作正常,无论是水、电、煤气、电话、电报,都必须正常运作。如果无法运作,我想知道为什么?若我不满意,而我向来都不会不满意,负责人必须离去,我再去找负责人。革除负责人是简单的工作。”民众开始在想,若李光耀还在世,他会有什么动作?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16, 2017 at 9:27 下午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