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许文远

许仙的文字学

with 3 comments

殷素素      2017-10-19

看到没有?高层都没有错,他们只是急于寻找对策,避免“重蹈覆辙”而已,所以才肯认低威,出来鞠躬作揖而已。这就是许仙亲自为 defence in depth(多层防御)量身定制的新招,比起吕德耀,道行高了不止百倍,把错误/责任隔得越来越远,甚至才有可能坐着接受道歉。

韩版《傲骨贤妻》里的惠京说:“再怎么努力下去也得不到真相,我成了奇幻世界里的艾丽丝。”

许仙的文字功力真的不是盖的,除了最著名的的“山伯不知英台是女红妆”之外,最近地铁隧道积水的记者会,就很推陈出新,共出了两大新概念:

1、阴沟里翻船
2、辜负us

【阴沟翻船论】

“阴沟”不是给“船”驶的,而“船”竟也如此这般驶进了“阴沟”,还很不幸地在狭窄的空间里“被翻船”了,于是成了“五十年一遇”或者“百年一遇”的姐妹篇。《联合早报》匿名社论提起“墨菲定律”——凡是可能出错的事情,都一定会发生,就被咱们的许部长轻轻地否决掉,因为“不该发生的竟也发生了,非许之罪也”。

看了地铁公司“大数据”的专业灾难报告,发现:1、面对越来越诡谲的气候变化,这是家连plan B应急/变通手段也没有的交通公司(所以才需要花20小时消除积水,一个星期开记者会);2、新加坡最大的养蚊基地原来就在碧山地铁站的底下。

根据报道:“设于碧山站隧道开口前方、轨道底下的集水池容量相当于两个奥林匹克游泳池(5044立方米),足可应付连续六个小时的豪雨量。根据当天的降雨量记录,集水池共收集到约640立方米雨水,而且大部分还流入了隧道。要是集水池是空的,这样的水量应该只是填满集水池约13%的空间。但是当天集水池几乎填满,显示浮动开关很可能在事故发生前就已故障,却没有人发现。此外,当局在抢修过程中发现集水池的底层,也就是设置水泵和浮动开关的地方积满污泥和杂物,这可能导致浮动开关无法有效运作。”——可以想象,这个集水池平时都积满8、90%的水在养蚊子,只要不溢出来,随着白天气温上升,自然的蒸发作用大概又能够挥发掉1、20%的池水。大概源自苏碧华主政的时期(十一年没加一分钱维修费)已经是这样(水只要不溢出来,就没必要买新水泵,对不?),所以例常巡视的员工都把它当常态。水泵、感应器等一切措施,长期浸在水底下,能不坏吗?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9, 2017 at 4:19 下午

地铁服务沦为“第三世界”水平 到底是谁辜负了谁?

leave a comment »

卢凌之     2017-10-17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17-604

出事鞠躬道歉人人都会(SMRT只是更慢了些),高层拿着高薪却无需问责,难道一直要基层员工扛责?

SMRT主席佘文民(右)在昨天的记者会上为南北线地铁隧道积水事故鞠躬道歉。穿白衣者为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谢静怡制图)

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乘客只有一个心愿,就是不要吃死猫。

地铁这块“烫手山芋”,这回就算是“搞定先生”(Mr Fix-It)许文远拉上他的“高薪弟兄”们,看来都搞不定了。

本月7日,部分南北线列车服务因地铁隧道淹水,从傍晚约5时30分开始中断,宏茂桥站至纽顿站之间的服务到了隔天下午1时50分才恢复,服务中断超过20个小时。算是破了本地地铁瘫痪史的纪录。

无论破了什么记录,国人都已经对这个“从第一世界沦为第三世界”质量的地铁麻木了。从信号系统失灵、电线短路、轨道有问题、月台屏门故障,到此次水泵开关没有正常打开导致隧道淹水。好啦,这回故障得总算有点新意。

看来日后地铁车厢要有新设备了。(联合早报漫画)

根据陆路交通管理局和SMRT昨天在记者会上的说法,按照没有读过工程系的红蚂蚁理解,故障原因是在轨道底下原本用来收集雨水的蓄水池内,控制三个水泵操作的浮动开关(float switches)发生故障,导致既没有自动启动水泵将积水抽出,也没有发出警报给SMRT地铁运作控制中心。加上周围积满污泥和杂物,最终导致泛滥的雨水溢进地铁隧道。

(早报示意图)

当局还给出数据,设在碧山站隧道开口前方、轨道底下的蓄水池容量为5044立方米,相等于两个奥林匹克游泳池,可应付连续六小时的降雨量。

不过,当天的降雨记录显示,蓄水池收集了约640立方米的雨水,且大部分流入水道,但若蓄水池是空的,这样的水量只会填满蓄水池13%的空间。

换言之,蓄水池当天几乎填满,意味着浮动开关可能事发前就已失灵,但没被发现。

陆交局的初步调查认为,浮动开关失灵是隧道淹水的罪魁祸首,但为什么会坏?根据《海峡时报》的报道,连当局都承认,控制水泵和当水位到达警戒线就自动发送警报的两大开关同时失灵的几率是极其低的。但他们仍未查明故障背后的技术原因。

陆交局认为,维修不当(poor maintenance)导致故障发生。但又是什么导致了维修机制和设备不妥善?SMRT地铁首席执行长李遴伟指出,碧山站的抽水系统最后一次检查是在今年6月18日,当时没发现任何问题。原定本月12日再进行检查。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也透露,陆交局和SMRT上月29日已决定更换集水池内的水泵,但就是差了几天。不然这起不幸事故就不会发生了。

“但我想这就是人生吧。”

部长说得很遗憾的样子,但实际上,原本每三个月进行一次检查的系统早在9月就应该检查了。李遴伟解释,“据维修团队称,他们因预约不到检查时段而将9月的检查推迟至本月12日。他们当时就应该直接通知高层,而不是推迟检查。”

理应制度化例常化的检修工作可以因“预约不到检查时段”而延后的吗?昨天的记者会上,没有人给出答案。红蚂蚁只知道,就算有人认为检修工作可以等,事故可不会等你。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7, 2017 at 9:09 下午

交通部长和地铁高管齐道歉 网民:没有人下台?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0-16
http://www.redants.sg/overview/story20171016-601

郭总裁自己都承认,这不仅仅是技术问题那么简单,而是深层次的“文化问题”。那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文化问题”,这个问题是怎么形成的,又存在多久了?郭总裁没有进一步说明。2011年南北线大瘫痪发生至今也五年了,松脱的螺丝还没有栓紧吗?五年时间都搞不定,可见问题是有多顽固、多严重。

SMRT高层今天召开记者会,为10月7日水淹地铁隧道事故道歉。前排右二起:交通部长许文远、SMRT主席畲文民、SMRT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海峡时报)

新加坡在7日发生水淹地铁隧道的严重事故,导致地铁中断20小时。事发后九天,保持缄默的交通部长许文远和躲在部长背后的地铁公司高管们,今天(16日)终于站出来说明情况并道歉了。

果然不出所料,问题的根源就是SMRT维修不当所致。部长和地铁公司高管们罕见地一个个表达歉意。这些道歉虽然来得有点迟,但迟到好过未到。

许文远部长说:“我们很抱歉,事情发生了……所有该做的后续工作已经启动了,没有任何隐瞒。”

SMRT主席佘文民说:“我们为星期六的事件以及对乘客所造成的不便感到抱歉。我们正在进行系统性的检查,同时尽可能加速取代老旧又可替换的零件。”

地铁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长郭木财说:“我代表地铁公司全体人员向上周末受事件影响的乘客道歉。我们都深感痛心。”

像所有出事后的记者会一样,郭木财也准备了一组亮丽数据,说明自2011年大瘫痪以来,地铁公司做了哪些改进,包括地铁职员从3500增至5300,工程师人数翻了三倍,现在有将近500人。地铁也把职员的表现与公司的一系列措施挂钩,其中以安全性和可靠性为最重要考量。地铁公司的资产管理接受了独立方展开ISO55001国际标准评估,最好成绩是四级,地铁公司获三级。

不过,郭总裁,很抱歉,网民这个时候对你晒出的成绩单不感兴趣。你上一次公开发表谈话是在9月16日,陆路交通管理局宣布SMRT标得汤申—东海岸线的经营权。此后,地铁发生任何故障都不做声,在长达两页的讲稿中,网民只对你一句半的话感兴趣。

一个是:“在灌输积极向上的工作文化之后,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不过,公司还是有根深蒂固的文化问题比预期中需要更多时间去根除。”另一个是:“作为集团的首席执行长,我为我职责范围的事,负起全部责任。”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7, 2017 at 12:16 上午

地铁心情

with 2 comments

从夜暮到黎明    2017-10-13
http://navalants.blogspot.sg/2017/10/blog-post_13.html

庭院深深

2016年,新加坡地铁的平均每日客流量为200万人次(台北210万,香港440万,伦敦480万,广州624万,上海773万,北京956万,东京800万)。随着DTL3市区线以及日后汤申线投入服务,相信更多人会考虑放弃私家车,客流量只有增加的趋势。

地铁频频发生故障,导致上班族迟到,学生无法准时上考场,大家都心情恶劣,许多人埋怨,大吐苦水。遇上体恤员工的上司还好,碰到不可一世的老板,那种忐忑的“地铁心情”真叫人哑子吃黄连,有苦自己吞。

一年多前我在麦波申一家小企业当项目顾问,协助小公司了解繁琐的政府部门维修与零配件供应合约内容,以及准备竞标书和相关合约谈判等。出席其中一个上午的会议时,有些员工因地铁故障而迟到了一个多小时,挥着汗气急败坏地冲入小小会议室。

老板冷嘲热讽:“地铁坏关我屁事?地铁坏就不用上班,不用吃饭了吗?我可以说地铁坏了而不发薪给你们吗?你们可以坐德士吗?可以提早一个小时出门吗?再不行的话,提早两个小时出门可以吗?”

员工涨红着脸,极力解释地铁站人头汹涌,德士站排长龙,家里有幼儿,必须等托儿所开门等。大老板擤之以鼻:“你要我在公司开间托儿所伺候你一家人吗?……你还想干的话,迟到多久,今晚就留在公司补回多久!别忘了你每天有一段时间是卖给公司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业市场淡静,员工连这份薪水一般的工作都怕给丢了,只好忍气吞声。小公司的大老板,让我重新见识了当年的小小“万元户”那种跋扈的心态。

自从2011年新加坡地铁大瘫痪,总裁苏碧华最终成为牺牲的棋子,不得不道歉辞职之后,地铁发生过许多突发事件,乘客出门都有点战战兢兢,深感无奈与无助。这两三年来地铁延误半小时至一个小时的事件就不多说了,看看影响较大的例子:

  • 2015年3月3日,环线和东西线都在早晚高峰期出事,东西线停止川行一个半小时。
  • 2015年7月7日,地铁发生超过十个小时的大瘫痪
  • 2016年4月,电力故障影响到三条地铁线和一条轻轨无法川行。
  • 2017年7月12日上班时间,东西线出现两个小时的延误。下班时间则轮到南北线。
  • 2017年8月18日上班时间,东西线和市区线都发生状况,当天刚好是学生的会考日。
  • 2017年9月29日与10月3日,东西线与东北线(SBS Transit)都发生状况,当时都是中小学生的会考日。
  • 2017年10月7日傍晚,南北线地铁隧道变成了大水池,经过20小时抢修后才重新川行。

这回的“水池事件”跟一贯的信号、枕木等无关,而是轮到紧急抽水泵无法启动,动用了民防部队来“救水”。隧道内甚至发生了一场小火患。看来地铁管理的系统性问题(systemic issues)已进一步扩散,长期潜伏的问题,庭院深深深几许。

2010年的SMRT常年报告有一页大字:“Trust cannot be demanded. But it can be earned”(信任不能要求,但可以赚取)。一度号称世界级的本地地铁竟然迅速陷入信任困境,叫人始料不及。

信任不能要求,但可以赚取。图片来源:SMRT annual report 2010

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4, 2017 at 2:17 下午

交通部“救火队长”许文远吕德耀一冷一热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10-10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1010-566

水淹地铁隧道那天(7日),许部长的面簿没有任何动静贴文,8日一整天也没有更新。这个时候,面簿的最新信息停留在7日早上,部长图文并茂发了他在巴拿马与当地官员就物流业发展交换心得的收获。9日晚上,许部长终于发贴了,但谈的不是地铁,而是印度族的蹈火节。

(谢静怡制图)

一场大雨淹了地铁隧道,抽水泵又出故障,导致地铁服务中断20个小时,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地铁事故之一。陆交局和SMRT无人出面召开记者会说明情况。交通部长也没有站出来讲话,甚至在面簿上发个关于隧道积水的只字片语都没有。

官方集体不露面发声,这样给公众的观感会好吗?

当然我们可以说,这是几十年一遇的大雨,防不胜防的天灾因素大于技术性人祸。我们也可以说,现在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时候,不是露面作秀的时候。但是,如果有数以万计或数十万计的乘客受影响,瘫痪时间长达20小时,官方难道不应该出面向民众交代清楚吗?这还不是追究谁该负责的问题,只是要求信息更透明罢了。

突然杀出一个抽水泵坏掉的说法,新加坡人还是第一次听见吧。那么我们就要问了,那个可怜的泵,有没有规定多久维修一次?实际情况是多久没有维修了?有没有监督和检查程序?地铁站有没有后备泵?公众对技术问题不甚了了,心中又好多疑问,但就是无人解答啊。

如果是历史遗留的问题,那也应该说清楚吧。如果一时半刻还无法掌握整个状况,那一旦信息收集得较详尽后,是不是应该向公众交代一声?地铁三天两头这么个坏法,又没有政府官员出面给个完整的说法,只可能造成两种后果。一、时间久了,民众忘了,直到下一次大面积故障发生为止,怨气再来。第二、难保民众不会先对公共交通工具失去信心,接着对政府部门失去信心,最后对整个体制失去信心,骨牌就这么一张张倒下。

地铁坏了早已成为不怎么新的“新常态”,这几年来新加坡的交通部长也确实难为,交通部几乎成了“即将引退部”。林双吉从2006年至2011年担任交通部长,之后退出政坛。吕德耀2011年接棒,2015年大选来临前,宣布“因个人原因”引退。接着,烫手山芋交到许文远部长手中。

许部长上任初期,舆论相当看好,因为他在2003年担任卫生部长期间,处理过沙斯(SARS)危机,在国家发展部的时候,又处理过当时棘手的房屋问题。本地英文报章称他为“搞定先生”(Mr Fix-It),用大白话讲就是“救火队长”。

许部长2015年还没有正式上任,就已经发了好些篇博文,明确工作方向,认为必须加强地铁系统维修方面的投资,并且要增聘和留住更多技术人员,给人相当高的期待。不过,随着地铁事故频率越来越高,人们也留意到许部长的作风和前任吕德耀部长不太一样。

水淹地铁隧道那天(7日),许部长的面簿没有任何动静贴文,8日一整天也没有更新。这个时候,面簿的最新信息停留在7日早上,部长图文并茂发了他在巴拿马与当地官员就物流业发展交换心得的收获。9日晚上,许部长终于发贴了,但谈的不是地铁,而是印度族的蹈火节。

仔细游览许部长的近期面簿,不难发现部长比较喜欢发积极正面的信息,一般可归类为四大类:交通、宗教、选区、出访。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0, 2017 at 2:37 下午

地铁和小六会考,到底是谁“带衰”谁?

leave a comment »

沈泽玮    2017-9-28
http://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70928-491

脑筋动得快的网民说:“SMRT, ‘Simply, Mess-up Rail Time’ and so PSLE, ‘Poor Students Late for Exam’ lor. (SMRT的意思是,简直把列车时间搞乱,PSLE的意思是,可怜的学生考试迟到)”

今天小六会考首日,又碰到东西线地铁故障而延误。(联合晚报)

一个多月前,小六会考口试当天,地铁延误了。今天小六会考第一天,地铁又发脾气,导致地铁东西线丹那美拉站和巴西立站之间的行车时间一度延误30分钟。家长和学生肯定着急了。

地铁延误已经不是新闻了,它已经像“lah”、“leh”等语助词成为新加坡人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地铁没有坏,大家还以为是手机推送新闻的服务坏了。除非自己困在人龙中,否则也懒得去关心到底是坏了多少次。但遇上小六会考就不一样了,会考成绩大过天,学生情绪受影响的话,怎么可能考出好成绩?

今早是举行小六离校会考英文考试以及O水准音乐考试,英文试卷的原定考试时间是早上8时15分考到早上9时25分。尽管新加坡考试与评鉴局表示,截至早上8点30分,没有接获学校通知指有考生受地铁故障影响,不难想象,面簿上仍是骂声一片。

面簿上骂声一片

工人党青年团主席严燕松在面簿上说,他为受影响的小六生、家长们,还有成千上万的打工族感到难过。公共交通服务坏了,连带附有“隐性成本”,这些“隐性成本”中有很大比例是由中层和底层的乘客承担,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现金去花在私人交通服务上。严燕松质问,“难道政府和交通服务营运者难道不应该去找个方法去补充搭客吗?这也是列车服务修补的一部分。”

一些网民要不是苦中作乐,要不就是尽情揶揄SMRT。脑筋动得快的网民说:“SMRT, ‘Simply, Mess-up Rail Time’ and so PSLE, ‘Poor Students Late for Exam’ lor. (SMRT的意思是,简直把列车时间搞乱,PSLE的意思是,可怜的学生考试迟到)”有人挖苦道:“SMRT 给小六会考学生竖立好榜样,竭尽所能,失败是ok的。”还有人说:“我以为那天不是大拜拜了吗?还是坏了,神明都保佑不了!”有人无奈地说:“我是在曼谷吗?”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九月 28, 2017 at 7:42 下午

锻打智慧国

with one comment

殷素素      2017-9-3

弱势族群在这个社会里不断的被异化、抛弃、边缘化……虽然每项政策推出的当儿,都会有部长出来打包票,保证这儿、保证那儿,后来都证明只是表面文章。这群人似乎都活在没有明日的当下,自己的文化、传统、语文、生活方式说变就变,且是在极不愿意的情况下。前车之鉴,年轻人看了会不怕吗?

《联合早报》二丑们对于发展无现金智慧国的刍议,从开始时的关心弱势,如社论《无现金社会仍需加强宣导》《打造智慧国不可顾此失彼》、严孟达的《傻瓜智慧国》和吴新慧的《半杯水里的智慧国》,到这个星期天的韩咏梅和黄伟曼,舆论的势头似乎开始转向。从之前的温馨,到如今的质问:打造智慧国“居然”还要理由吗?——“改变人的习惯,难度不在新事物,而在观念。我们应该谨慎避免自己变得保守起来,遇到需要改变时,不要先想到改变的过程有多困难,而应该想:‘现在不改变,以后会更困难。’这才是一个智慧的小国迈向智慧国应该做的事。”

还有就是:“你觉得这种‘集体焦虑’和中国有关吗?”——“从这样的脉络上看,当新加坡社会有人提出‘难道无现金支付就代表先进?’的质疑时,这啧声中也许也存在‘难道学中国就代表先进?’的一种不悦。中国的科技创新成果,让改革开放初期曾是中国学习对象的新加坡领导人很服气,但说不定却让人民有些不安。”

的确,要打造智慧国,素素都能举出更多的理由,而小女子本身也很热情拥抱新科技。问题是,打造智慧国这个命题,如果按照咱们百万年薪部长的能耐,应该早就建成了,何必要在后头苦苦追赶?其中的原因就太不堪了,且让素素细说从头:

当年李光耀借用美国例外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的逻辑,向国民阐述了另一套“新加坡例外论”;意思大概就是新加坡是上帝(看他所膜拜的对象)特别恩宠的子民,因为限于地小人少,所以祂所赐下的皆是精英(软件),不多也不少,就300个。吴作栋打蛇随棍上,就弄出一个百万年薪的部长薪金(李显龙降薪之后仍是奥巴马的4倍)。当时早报的吴俊刚还弄了一个很steady 的文言文“高薪养廉”口号,虽然近年来早报都极力否认。在这种情境之下,新加坡人还真的被洗脑,以为只要有这些圣贤在,我们永远都走在时代的尖端,所以新加坡的部长可以去中国大陆指导他们怎么建立工业园……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