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许文远

真与伪

with one comment

李莫愁      2016-2-26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69.html

严孟达的这篇《话说“伪昭南”》,咋看很有道理,细看高山滚鼓。想不到,严老写政评几十年,也会在这么窄的阴沟里翻船。

严孟达说“昭南”这个名应该前缀一个“伪”字,以示“不予认同”,立论如下:

且说1931年9月18日,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发动“九一八事变”后,占领中国东北的满洲,建立“满洲国”,领土包括黑龙江、吉林、辽宁、蒙古东部,以及河北省承德市,扶植傀儡政权,通过签订《日满协定书》,正式把“满洲国”当作殖民地,从1932年3月1日到1945年8月18日,长达13年多。/不论是中华民国政府还是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都不承认这个所谓的“满洲国”,而称之为“伪满洲国”,其傀儡政权则是“伪满政权”。一个“伪”字不只表达了“不予承认”的立场,更是一种痛恨和批判。

让人觉得他很取巧,以为真实的历史果然如此。其实,称之为“伪”,乃是有“真”的存在,根据《礼记•丧服四制》:“天无二日,土无二王,国无二君,家无二尊。”,有溥仪的“伪满”,才可以对照孙逸仙的“真中华”的存在;有南京的“汪伪政权”,才可以凸显重庆的“蒋真政权”的正当性。以昭南岛为例,原本殖民者的英国将领早已桃之夭夭,只剩下被当作俘虏的红毛兵,那3年零6个月真的是大日本帝国的昭南特别市没错,关“伪”什么事?

还有人讨论把昭南岛的历史放在“展览馆”(gallery)就是表示对侵略者的认同,怎么没看到gallery是个单数词,充其量也只是一个展览厅而已,所以雅国部长在2月19日前才会吃惊:反应怎么会这般强烈!因为“展厅”只是一个更大集合(galleries)的小部分,无论是在同一屋檐下或者星散各地,才能构成一个纪念馆或者博物院这样的范畴。(后来,雅国为馆名公开道歉,莫愁也是满激赏的,要是换作许文远,大概会告诉我们另一个民间传说。)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二月 26, 2017 at 1:34 下午

事实和真相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2-5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2/145027.html

华文媒体集团数码总编辑兼《联合早报》副总编辑韩咏梅的这篇《特朗普给我们出的几个思考题》,不过是借美国总统的酒杯浇自己块垒,跟她想谈的“事实”和“真相”还差几里地咧。破绽在哪里呢?她说:“就任第一天,特朗普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比自由更可贵的东西,应该是‘真相’。”——奇怪了,莫愁怎么想起“没有自由就没有真相”这句老话。接着她说:“然而,碰到人们逢体制必反时,对体制信息以外的任何信息都可能信以为真。在一个自由的世界里,人们有言论自由,也有相信任何言论的自由,但我坚信不同的选择最后的共同点都是追求真相,尊重事实。”——现而今的美国,特朗普就代表了体制,她怎么说反了呢?

要人民团结在“体制”的周围“共同对抗啥啥啥”,还不如教会人们如何分辨是非。最近行动党高官频频不点名批评美国,好像他们所坚信的和美国千差万别,其实行动党政府和特朗普没两样,都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最正确的,差别只在表皮而已。而这个表面之所以能够维持,乃是紧紧握住主流媒体的咽喉之故;主流媒体不敢有贰心,遇事奉御旨不敢有立场,提供给全国人民的充其量也不过是“另类事实”,只有韩咏梅才认为自家报馆提供的是100%有机的“事实”和“真相”。

让贫尼说点最近看电视的感悟。星和的日本台有个很有趣的纪录片节目,叫做《The Before and After》(“前与后”)。在日本的大城市里,有许多七八十年的老旧房子,地面面积仅有两三百平方公尺,有时里头还住着三代人,有些甚至是伤残、有特别需要的孩子或老人,经济情况也不是特别好。可是电视台却找来一些愿意接受挑战的建筑师帮忙,在屋主应付得了的预算之内,帮他们整修房子。说到这儿,大概有人会以为是慈善节目,其实不是,这些具善心的建筑师除了照顾了他们的特别需要和基本要求(阳光、空气、抗震和保暖),甚至还抱着保留该地建筑风貌的人文野心,让屋子恢复昔日的辉煌。

莫愁最记得节目主持说过的一些话,他说:“歪果仁看了这个节目,大概不理解这样的房子,有什么必要这么大费周章,甚至还拍成电视节目。”——这就是日本人为什么能够保持匠人工艺几百年的原因,也引发贫尼的连串思考题。首先,主持人口中的“外国人”,当然包括新加坡人,在没看这个节目之前,大概会按照行动党政府教给我们的逻辑,认为这种烂房子有什么好保留的,建些廉价组屋让他们搬进去,不是更符合“经济效益”?第二、我们大概会开始“评估”这些人是不是值得帮?帮了能有多少人受益?第三、有能力做这种节目的本地媒体,大概要衡量会不会和现行政策冲突?怕很多人们看了会开始怀旧,起而反抗一些现有做法——这样我们就不期然的跌入一种“锱铢必较”的窠臼,我们的“另类”在于连我们自己都不自觉。而看了节目之后,则像打通任督两脉,通体舒畅,知道“真相”不止一个,提升了自己的境界。 阅读更多 »

《经济腾飞路—李光耀回忆录》解读——李光耀的高薪养廉

leave a comment »

伍依    2017-1-16

李光耀始终不明白心存一分私欲,就会遮蔽一分良心的道理,以俸禄招揽来的从政者没有道德家。李光耀相信金钱的法力,但却控制不了来自权贵的贪欲,可见兜里有钱,并不意味着不爱占便宜。金钱是个好东西,是天使也是恶魔。对钱的态度,是衡量个人和国家品质和诚信的基本指标。人的欲望是无限的,金钱不足以止欲,是喂不饱,养不熟的,社会经济制度如果不改变,高薪未必养廉。

新加坡是一个国家吗?事实上它更像一家企业,而且是家族企业。作为董事长的李光耀聘请来的各部门主管和企业职工,当然不允许腐败发生。李光耀不无骄傲地举出“瑞士洛桑国际管理与发展研究院的《1997年世界竞争力报告》,为世界各国的廉洁水平排名,满分是10分。新加坡被列为最廉洁的亚洲国家,得分9.18,香港地区、日本和台湾地区都落在新加坡后头。总部设在柏林的国际透明度机构发表的1998年世界最廉洁地区排名,把新加坡列为第七。”

李光耀自己也知道“美国媒体为了表示不能苟同,一味地形容新加坡是‘经过消毒的整洁’,新加坡办事效率高,却被说成‘毫无灵魂地讲求效率。’”

新加坡的廉洁是李光耀最为得意的政绩,行动党人和媒体反复炖着这个永恒不变的锅底料,是不能诋毁的政绩之歌。在回忆录中,李光耀“我们有着强烈的使命感,要建立廉洁有效的政府。1959年6月,在市政厅大厦会议室宣誓就职的时候,我们一律穿白色的衬衫和白色的长裤,象征个人行为纯洁廉明,担任公职也一样。”“从1959年6月执政第一天起,我们就确保税收的每一块钱怎么花都要有适当的交代,到达基层受益人手上的时候,一块钱照旧是一块钱,中途没被抽掉一部分。”

但是,在炫耀行动党的“纯洁廉明”的同时,李光耀“我始终弄不明白”一些行动党人贪得无厌。

“从60年代到80年代,有几名部长先后涉及贪污,每十年一人。陈家彦担任过国家发展部长,直到1963年在大选中落选。我们委任他为马来西亚航空公司董事会的董事。1966年8月,在马航的一次董事会议上,陈家彦坚决反对购买波音公司的飞机。几天后一位林先生跟波音的银行第一花旗银行接触,表示愿意提供有代价的服务。他是陈家彦在商界的朋友。银行知道政府对贪污受贿立场严正,报告了这件事情。林先生不肯牵连陈家彦,因为政府控告不了他,可我深信背后的人就是陈家彦。”

“1975年环境发展部政务部长黄循文和家人到印尼旅行……后来,他又接受了对方一座价值50万元的独立式洋房,并且以父亲的名义透支两笔总共30万元的款项,由对方担保,进行股票买卖的投机活动。……他被控贪污,罪名成立,判监禁四年半。他提出上诉,罪名不变,不过减刑18个月。”

“1979年12月,我们突然面临另一次挫折。当时的职总主席,同时也是人民行动党国会议员的彭由国,被控四项总共涉及83000元的失信罪名。……彭由国决定弃保潜逃,两名保人损失了5万元的保金。”

“下场最引人注目的是郑章远。他当时是国家发展部长。1986年11月,他的一个老朋友在贪污调查局盘问下,承认曾经前后给过他两笔各40万元的现款。……郑章远宁可了结生命,也不愿面对耻辱,遭到社会的唾弃。他怎么会拿那80万元,我始终弄不明白。”

至于1990年,新加坡商业事务局前局长格林奈因两项“说谎罪”被判入狱3个月,并开除公职,永不录用;1995年,新加坡公用事业局副总裁崔汉添因收取1390万元回扣,被判处14年徒刑;1999年7月至2010年3月期间自政府机关共诈得逾1250万元等案件,李光耀就绝口不提了。不但不提这些有损于新加坡廉洁的声誉,还大言不惭地说“没有一位美国评论员找得出新加坡政府贪污、任人唯亲或道德败坏的任何岔子。”

李光耀始终不明白心存一分私欲,就会遮蔽一分良心的道理,以俸禄招揽来的从政者没有道德家。李光耀相信金钱的法力,但却控制不了来自权贵的贪欲,可见兜里有钱,并不意味着不爱占便宜。金钱是个好东西,是天使也是恶魔。对钱的态度,是衡量个人和国家品质和诚信的基本指标。人的欲望是无限的,金钱不足以止欲,是喂不饱,养不熟的,社会经济制度如果不改变,高薪未必养廉。

俗话说,打不完的苍蝇,捉不完的贼。无论李光耀如何铁腕反腐,克制了中下层公务员的贪婪,新加坡的贪腐事件仍层出不穷,禁而不绝,权色交易、行贿受贿、挪移公款、失信等腐败在警界、商界、教育界、体育界等各个阶层领域发生,甚至在大专学府,也有学生牺牲色相,换得一纸毕业文凭。 阅读更多 »

关键词儿

with 2 comments

李莫愁    2017-1-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7/01/144974.html

早报网搞了个《关键词》的视频节目,除了在自己的网页,也安排在星和都会台定时播出。主要就是为正在发生的时事定个“关键词”——好让大家知道:什么是正确的官媒世界观和政治观。说穿了,就是各地媒体都在使用的“懒人包”新闻解说。三几年前台湾“反服贸”那会儿,韩咏红还语带讽刺地说:

现代人很忙,制作者打着旗号“为懒人服务”,听着就贴心,用少少时间了解复杂的时事课题,以小搏大,不好吗?于是乎,懒人包在台大行其道,举凡“乌克兰风云三分钟看懂”“旺中并购懒人包”都有,甚至还有“懒人包的懒人包”……将事实摆出来,我得到这样的结论:盲目相信懒人包无异于‘脑外包’,将思考力外包他人。

想不到自己的姐姐现在正做得不亦乐乎。

【五十步笑百步】

贫尼近三十年来一直在做的一件事,就是要唤醒铁皮屋里的沉睡人:早报不是个好东西!可惜写了好几百篇,就是没找着关键词,唉!最近,潘耀田的一篇文章《五十步笑百步?》真的是一语中的。早报的二丑们近来频频就“假新闻、假消息”发难,认为他们的就是“真新闻、真消息”,其余的都是垃圾,其实他们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为什么他们有这种幻觉呢?这应该叫做“名门正派综合征”;贫尼手机里留有梁文道的一篇文章叫做《理性》,一直不舍得删,因为梁兄真的写得太绝了。“名门正派”评论时事“理性、冷静”三句不离口,就因为他们认为邪门歪道肯定没有这号儿东西。然而,他们所谓的“理性、冷静”又经不起深究,自己正在做的事藏有很大的私心(也包括私利),从第三者看了,当然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咯。

【“星光计划”应终结】

前阵子陈振声不是说要避免本位主义(groupthink)就得依赖中立的智囊团,可是九架装甲运兵车(大约4千万新元)滞留香港,眼看两个月就要足了,这边还是一筹莫展,国防部长还要在星期一面对国会议员的询问。想不到昨天突然在邻国的《南洋商报》上看到陈俊安的关键词“星光计划应终结”,俊安兄还问:“狮城的政府,难道读不懂这信息么?”不禁拍案叫绝——这不就是中共要的保证?怎么智囊团没人提出?或者提出后没人听?党报怎么也不评论一下?为了“帮助建国”,人微言轻好歹也说一次嘛!好好一个关键词就让隔壁给说了。 阅读更多 »

民主党针对一马公司和新隆高铁工程提出疑问

leave a comment »

新加坡民主党      2016-7-25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97

基于美国司法部 (Department of Justice) 近日宣布将对一马发展公司(1 Malaysia Development Berhad) 以及该公司涉嫌的舞弊行为展开调查,新加坡却在这个时候签署高速铁路备忘录实在令人感到担忧。

第一个问题是有关经营吉隆坡高铁终点站的马来西亚城私人有限公司 (Bandar Malaysia) 。马来西亚城原属一马发展公司所拥有。一马发展公司脱售马来西亚城60%的股权(马币74亿或新币25亿)给中国铁路工程集团(马)私人有限公司 (China Railway Engineering Corp,简称CREC) 和依斯干达海滨控股 (Iskandar Waterfront Holdings,简称IWH) 所组成的IWH-CREC联营财团。

中铁集团 (CREC) 也宣布承诺另外投资马币81亿(新币27亿)打造中铁集团在吉隆坡大马城 (Bandar Malaysia) 的亚太总部。这个消息是在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所主持的仪式上所发布的。

报告也指出,CREC-IWH集团将对新隆高铁项目进行投标,因为根据中铁集团所声称,它将“准备全面地参与高铁发展的每一个项目,包括设计、建造、投资和运作等方面”。

尽管韩国、日本、法国、德国、西班牙和台湾公司对高铁项目深表兴趣,不过中铁集团在竞标高铁项目上占尽优势。

然而在那之后,更多有关一马发展公司的交易被揭露了。 阅读更多 »

地铁公司私有化的政治考量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6-7-20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6/07/blog-post_20.html

(新国志按:淡马锡控股已在7月20日正式提出献议,全面收购SMRT企业。)

行动党不论在国会内外,都是我行我素。只有自己监督自己,别人插不进来。政府想要回答就回答,不想回答,就不回答。反对党议员在国会的提问,政府可以避重就轻的回答,主流媒体更加可以选择性报道。把地铁公司私有化,就是把这个公开的管道给拔掉。

主流媒体传言,在股市上市的新加坡地铁公司,将被淡马锡私有化。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将是基于政治考虑,而非商业考量。

淡马锡目前拥有地铁公司大约54%股权,而不久前,政府也宣布将以10亿元购买地铁公司的资产,表面看来,好像地铁公司中了马票,发了一笔横财,淡马锡肥水不流外人田,私有化就能增加淡马锡的净利。

一般上,有潜力的公司,如果被私有化,就是说将来,这家公司的净利会上升,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做法,有其合理性。就像一家上市的地产公司,知道将来手上的地皮会起价,趁着现在没人发现,快快私有化。过不久,就会净利大增。

当然,私有化还有一个好处,不需要对外公布账目,不需要向交易所报告交易或者不利消息。自然而然,股民和公众也不能向被私有化的公司索取资料。这家公司将来如何经营,给公司管理层发多少薪金,也不需要向人民交代了。

从淡马锡手握几千亿的投资金额,地铁公司在它的整体投资组合中,只不过是一个小咖。即使政府倒贴10亿来购买地铁资产,所增加的利益,也不会对淡马锡整体表现做出巨大影响。

因此,结论只有一个:政治考量。

政府重组地铁管理层,派了一组军人去提升地铁的管理,维修,等等。几年过去了,似乎没有起色。最近又闹出车厢偷偷运回中国维修的不利消息。这显示地铁问题,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可以解决。现在,离大选还有4、5年时间,把地铁公司私有化,有很多不利消息就可以不需要向股民、公众报告了。

不需要报告,自然就有好处了。如果,地铁公司继续上市,它的一举一动,就要有所交代,其中包括将来的盈利预计,政策,薪金,维修,等等。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淡马锡献议11.8亿收购SMRT

工人党对淡马锡控股收购SMRT企业表示担忧

因怡安调查事件,民主党要求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近日电梯事故

with one comment

新加坡民主党     2016-7-15
http://yoursdp.org/publ/chinese_language/41-1-0-1596

许文远(左),黄循财(右)

目前得知有几家公司因拒绝给电梯维修承包商供应所需的零件而正在接受反竞争行为的调查。

其中受调查的是一间负责管理9个人民行动党市镇理事会的物业管理公司——怡安产业私人有限公司 (EM Services)。怡安产业同是电梯供应商,也是维修承包商。

根据《海峡时报》的一则报道,竞争局 (Competition Commission of Singapore) 在两年前接获一起针对怡安产业拒绝供应零件给其竞争者的投诉。

怡安产业后来被证实从事反竞争的商业行为,竞争局却没有对该公司采取任何行动。即使这样,这家公司直到今年5月才答应售卖零件给第三方承包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怡安产业是属于建屋局和吉宝置业 (Keppel Land) 旗下的公司。公司职员包括几名人民行动党国会议员。

最近所揭露的事件显示了人民行动党政府所无法漠视的几个严重问题:

  1. 两年前首度遭投诉之后,怡安产业是在什么时候被证实从事反竞争条例的行为?
  2. 竞争局或其他相关机构是否有对外公布有关怡安产业的投诉案以及调查的结果?
  3. 为什么怡安产业在两年前被证实违反竞争条例后,并没有遭到处分?
  4. 为什么怡安产业直到两个月前为止,还能够继续拒绝售卖零件给第三方承包商?
  5. 怡安产业以及其他正在接受调查的公司所拒绝售卖的零件是直接导致政府组屋电梯发生故障的原因吗?这些电梯事故造成搭客严重受伤,甚至夺走了一条人命。
  6. 前任国家发展部部长许文远和现任部长黄循财是否知情?如果知情的话,那么他们什么时候接获消息,然后又针对事件采取了什么行动?
  7. 黄循财对过去几个月所发生的电梯事故表示关注,为什么却没有在今年较早时发表的声明中提出这一个问题?
  8. 投诉怡安产业和其他公司的业者是谁?投诉所针对的又是哪一方面?
  9. 怡安产业职员或是董事当中,有几位是人民行动党国会议员、市镇理事会职员或是市镇理事会成员?

有关整个事件所泄露的资讯零零星星。所获得的资讯越多,所产生的疑问也随之增加。有鉴于事件的最新发展,民主党吁请政府成立一个独立调查委员会寻根究底,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这可耻的灾难造成了一人丢命,数人严重受伤。因此,追究责任是必要的。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