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许通美

新加坡模式的政治哲学——从香港流水革命之中新加坡对港评论说起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9-11-8
https://www.facebook.com/xinguozhi/posts/2504737846279312:80

官方“新加坡故事”论述强调新加坡作为小国面对内忧外患,前路危机四伏,国家若要生存,其发展便不能有丝毫差错,与此同时,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行事强有力,其官员清廉与具仁心,言下之意,是国家由此强势政府带领便能繁盛发展。对新加坡传媒乃至精英而言,褒扬香港抗争者,形同挑战上述以政府为中心的“新加坡故事”,动摇新加坡执政党政府认受性根基,由是观之——特别是当新一届新加坡大选将临,李显龙提出“五大诉求旨同推翻政府论”便显得合情合理。

自香港反修例运动爆发之后,黄蓝之争不只在香港出现,东南亚华人社群的黄蓝分布,对香港时局的看法也受香港民众乃至香港内外媒体关注。香港网民尤其会留意新加坡针对香港状况的评论,例如8月时,在香港反修例运动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网上讨论区“连登”便曾刊有以《新加坡官媒:中共解放军进击香港,利多于弊!香港会玩完,但中共会胜利》为题的帖文,文内谈论前《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总编辑冯元良(Leslie Fong)不乏亲中色彩的观点与主张。

新加坡社会上下评论香港现况的观点易受香港民众注意,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新加坡与香港素来被视为比较对象,且在运动期间,香港内外媒体不时报导新加坡如何因香港时局而得益,新加坡舆论自然易被港人留意参考;第二,于香港风雨飘摇之时,相较其他东南亚华人社区的表现,新加坡反应的特别之处,在于狮城政治精英相对积极与踊跃地就香港事务表态。新近例子,是总理李显龙在公开演说指香港抗争者提五大诉求无助解决问题,旨在“推翻香港政府”,此一言论其后广受香港媒体报导,中国网民甚至因而视李显龙为英雄。从香港角度看,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不无可商榷处,甚至不难被否证,参考价值不如想象般高。问题是,这类新加坡言论所针对的主要对象多不是香港人,其framing 实际上犹如新加坡国家发展论述“新加坡故事”的另类演绎,其内容多少附有内政外交功能。

新加坡媒体乃至精英的对港观点基本上离不开三点:第一,香港抗争者被视为“无法无天”的“暴徒”乃至“恐怖份子”﹑被认定是香港乱局的主要问题根源,因为政府权威不容被挑战,社会秩序不能被扰乱,民众生活不能被干扰。香港警察已克尽己职,为制服“暴徒”而疲于奔命;第二,由始至终,中国于香港管治事务里都居于主导地位﹑处于强势位置,香港抗争者与中国政府硬碰硬,是以卵击石,终将徒劳无功;第三,香港乱况是单纯的中国境内内部事务,外国势力对香港处境既不感兴趣,亦无意介入。换言之,香港民众寄望国际社会能为流水革命予提供援助是不切实际;民众力图以所谓“焦土”或“揽炒”方式抗争,只会自毁长城﹑进一步贬损香港在中国之内的战略位置。随中国持续崛起,香港流水革命换取的终将是自杀式悲剧。 阅读更多 »

非议王乙康言论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9-10-8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9/10/非议王乙康言论 许通美:不应妖魔化亚菲言/

上周,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在出席新加坡开埠200周年研讨会时,曾劝谕第四代领导班子,理应能欢迎和接纳异议分子的批评;也强调新加坡需要的不是阿谀奉承者(sycophants),而是友爱的批判者和乐于接受批评的人。

“若依循这种美德,政府就不应该禁止陈彬彬执导的纪录片《星国恋》(To Singapore, With Love);也不应该取消掉本地英语小说家程异(Jeremy Tiang)漫画家刘敬贤(Sonny Liew)的津贴”。

许通美认为,互相竞辩的观点是民主中必要的部分,为此不能因为有批评政府或者持有反对意见,政府就急于抹黑他们。

王乙康在国会指亚菲言指导的异议课程“存有动机”

然而,昨日教育部长王乙康针对日前耶鲁—国大学院一门课程被腰斩,回应议员提问时指出,这项由加坡知名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指导的课程,邀请社运分子范国瀚、施兰巴莱等曾因公共秩序有关罪行被定罪的人物;以及邀请《新叙事》的负责人覃炳鑫和韩俐颖等人,他指两人接受“外国资金”。

他引述亚菲言在本月5日(周六)的贴文,指后者提到复兴“新加坡学生运动”,特别是在“政治自觉化”等领域。

“负责有关课程的个人可以保有对新加坡的看法,甚至公开在社交媒体,但我们是否应让这种政治异议存在于我们的教育中?”

有者认为学府享有学术自由,培养学生批判精神,甚至异议能有助促进民主。但王乙康指出,考量所有因素和涉及的人物,会发现“这是有动机和目的的课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8, 2019 at 7:48 下午

许通美劝谏:少点打压多点宽容 爱你才骂你

with one comment

红蚂蚁/程英生    2019-10-4
https://www.redants.sg/perspective/story20191004-3252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策研究所于2019年10月1日举办新加坡开埠200年研讨会,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左)和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思伟(John Micklethwait,右)在座谈会上就“斗士与建造者”(Fighters and Builders)的讲题交换意见。《海峡时报》总编辑华仁•费南德斯(Warren Fernandez,中)担任主持。(联合早报)

许通美教授最近失声了好几天,幸好到了关键的一天,就是在政策研究院举办论坛的那一天,他的声音回来了,使他能够如期的做了一次演讲。

台上的他,台下数百社会各界人士,都同样深表庆幸。

他不负众望,说到了众人心里的一些话,不算石破天惊,但听者直呼舒快。

那是个题为新加坡开埠两百年的研讨会,学者专家论述新加坡的前世今生和未来。巡回大使许教授说古论今,为领导人提了多个意见,很有谏言的味道,立时激起了一些涟漪。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左),《海峡时报》总编辑华仁•费南德斯(中)和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思伟(右)在座谈会上交换意见。(联合早报)

其中,他吁请第四代领袖宽容对待批评政府的人,只要他们是热爱新加坡的人。

他说:

在民主国家,思想的碰撞是有必要的。有些知识分子,艺术家和作家批评政府,当局不应该因此把他们列入黑名单。


他也说:

如果爱我们的人,他们的爱是盲目的,而批评我们的人,是不爱我们的,那新加坡必将走向衰弱。新加坡需要的,不是拍马屁的人,而是爱我们的批评者(loving critics),以及敢于批评我们的爱人(critical lovers)。

许教授是用精准的英语发言,这里直译他的“爱与不爱”,希望能够保留一点原汁原味。用华校生熟悉的语言,教授所说的是:爱之深,责之切。

他日前在“进谏”的时候,还呼吁提升马来族群的地位,提高低收人工人的工资,遏制社会阶级的形成等等,很有拳拳到肉的感觉。

许教授是资深外交家、法学教授,向来敢怒敢言,对国家又有诸多贡献,而那个“因爱而骂”的人,正是他的写照。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6, 2019 at 3:50 下午

国家信约里的民主观——契连•乔治的追踪与发现

leave a comment »

许冀仁     2019-9-8
怡和世纪 第38期 2019年1月

信约的精神是,当我们集体建设一个民主社会,当我们横向而不只是点向思考时,我们学会互相承认,无论存在什么差异,彼此都是平等的公民;实际上,我们觉察到在彼此的不同权利中有我们共同的权益。今天我的群体维护你的群体的尊严,因为我们知道,否则,明天我们都将成为相互排斥的受害者。这是我们缔结的信约,但在信约写出来后的数十年间,信约的精神也逐渐空洞模糊了。

— 契连•乔治

11月11日,是中国的所谓“光棍节”,一个在中国的民间与网络上流行的节日。每年这一天,中国各网上商场都闹腾着折扣和促销,掀起一波波冲销量榜首的激战。近年来,随着网购普遍化,更把节日的气氛、抢购的兴奋,吹向了中国国外。

不过,2018年当天,新加坡人另有一个关注的焦点。

2018年11月11曰,新加坡长期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举行干部大会,选出新的中央执行委员会。五名部长级前中委的引退,凸显了新一届中委会作为国家大位第四代接班准备梯队的色彩。几天后,该党宣布新一届中委会的职务分配,聚焦点是:财政部长王瑞杰出任该党第一助理秘书长。

至此,新加坡第四代国家领导人这个延宕多时,甚至因此引发二三代总理隔空相互调侃的课题,终于画出了清晰的轮廓。

除非有意想不到的变化,事情该算尘埃落定了。

回想契连风风火火的亮相

人民行动党干部大会举行两天后,《联合早报》社论迅速对此作出述评,希望新选出的第四代领导团队“尽可能在党内反映社会日益多元的观点和利益,并且站稳代表中间多数的立场,避免边缘激进力量撕裂社会”。社论带出“近来关于贫富差距的辩论、男同性恋性行为的除罪与否等争议”,并把“社会原有的宗教、种族和语言等的原始断层”一并纳入,期待新领导团队能“在取得内部共识之余,对外说服国人在这些容易导致撕裂的课题上妥协共存”,因为这“不但会左右行动党自身的前景,更会影响新加坡未来的国运”。

《联合早报》提意见秉承一贯温文尔雅的特色,字斟句酌地遣词用字,但社论具体指出的各项社会分歧,无疑是长时间困扰着民间的焦虑,或说是其部分反映。

社论对新一代领导人的期盼,以及社论提到的社会分歧,使人回想起如今人去了香港浸会大学教书的新加坡学者与公共知识分子契连•乔治(Cherian George)。去年10月26日,契连应邀参与政策研究所成立三十周年研讨会,他的发言,正是针对新加坡如何管理社会分歧的讨论。

引起回想,还有一个因素,事涉和《联合早报》同属一个集团的英文《海峡时报》(Straits Times)。
阅读更多 »

刑法紧箍咒 新加坡LGBT的惆怅与无奈

with 2 comments

中央社/黄自强    2019-5-26
https://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905260015.aspx

新加坡声援同志朋友从2009年起举办“粉红点”活动,倡导包容、多元化及有爱无类,这项集会参与人数逐年增加。中央社記者黃自強新加坡攝 108年5月26日

“非常恭喜!”台湾三读同婚专法,一名星国同志朋友第一时间透过通讯软体,向台湾LGBT祝贺,但言语之间也对星国刑法第377A节条文紧箍咒感到无奈,惆怅之情溢于言表。

新加坡人对刑法第377A节条文是再清楚不过,这是承袭昔日英国殖民时期遗留的法律,把男性同性性行为视为犯罪,如果罪名成立,会判处长达2年刑期。

新加坡虽是东南亚政经发展“小红点”,汇聚东西方文化,充满现代感与活力,但对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者(LGBT)社群态度依然保守。

这座花园城市拥有560万人口,如以比例而论,LGBT社群人数的确不多,称之为弱势族群或许并不为过,但LGBT社群支持者比例逐年攀升,则是不争的事实。

新加坡汇聚东西方文化,充满现代感与活力,虽对同性恋、双性恋及跨性别(LGBT)社群态度依然保守,但LGBT社群支持者比例逐年攀升,则是不争的事实。中央社记者黄自强新加坡摄108年5月26日

新加坡声援同志朋友从2009年首度举办“粉红点”(Pink Dot)活动,今年迈入第11年,最主要目的是声援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团体的恋爱自由,倡导包容、多元化及有爱无类。

这项集会参与人数逐年增加,从举办之初的2500人逐年增加到2013年的2万1000人,2014年吸引2万6000人参加,2015年吸引2万8000人参加,自2016年迄今都有LGBT社群与大批支持者参与。 阅读更多 »

许通美:最低薪资制降低竞争力是假论述

leave a comment »

网络公民/北雁     2018-12-3
https://zh.theonlinecitizen.com/2018/12/许通美:最低薪资制降低竞争力是假论述/

林文兴(左)和许通美是在上月初在脸书隔空论战,辩论最低薪资制还是现有WIS和渐进式薪资更为优越。(图源:《海时》视频截图)

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不认同那些声称最低薪金制将降低竞争力、影响经济乃至吓跑外资的说法,直言这都是“假论述”,企图制造民间对最低薪资制的恐惧。

许通美直言,不论是渐进式薪资制还是就业入息补贴,仍不足以让低收入劳工走出贫穷,关键在于,必须让劳工赚取足以维持生活的生活工资(living wage)。

许通美指出,过去政府也不赞同公共领域五天上班制,指出会侵蚀工作操守、减少竞争力或吓跑外资。但是在2004年,李显龙总理在2004年接任后,宣布把原有5天半制改为五天制,当时全民欢腾,人们几乎都忘了过去反对五天制的论述。

他强调,最低薪资制也不会减少竞争能力,不会为我国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香港落实最低薪资 14万人脱贫

他举例,在香港,制定了约为1400新元的最低薪资,至少让14万脱贫,这是不小的数目。

“在香港、台湾、南韩和日本都有(最低薪资),但是都没出现失业或非法就业的问题。所以,为何要制造最低薪资制会影响经济的假论述?尝试营造恐惧?我是不会被这种假论述吓倒的!”

《海峡时报》在昨日举办一项圆桌对话会,邀请淡马锡控股主席林文兴、许通美、新加坡中小企业协会会长王崇健以及清洁公司Nimbus创办人之一汤信豪,探讨在破坏式经济时代下,国内劳动阶级的薪资模式。

从脸书隔空论战 林文兴许通美再续最低薪资制辩论

这是许通美和林文兴两人,续上月初在脸书隔空论战后,面对面再针对更适合国人的薪资制度进行辩论。

也是前内阁部长、职总前秘书长的林文兴,则坚称最低薪资并无法改善低收入群体的困境。他认为那些落实该制度的国家仍有失业和赤贫问题的存在,且很难去落实生活工资(living wage)。

“我们有就业入息补贴计划,为低收入员工补贴;渐进式薪资设定不同领域如清洁工和保安,确保他们有起始薪资,且依表现逐年增加。”阅读全文»

碹姐,你可以下来了

with 5 comments

韦春花     2018-11-11

他们想象小贩中心是艘奴隶船,唯有通过社企——这名奴隶主的鞭策,才会发出最高的生产力;让奴隶主赚个盆满钵满,才有永续经营的可能。实际上,小贩有点像艺术家,他们的工作就是那几样,要他们解放出人手/时间、提高生产力来干嘛?

辛晓琪都有在唱: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但是春花还是要说:碹姐,你可以下来了。

据说行动党的部长都是“人中之凤”,所以才配享百万年薪,然而一道题拖了超过10年尚未解决,解题者怎好厚着脸皮继续做下去呢?

根据《联合早报》社论,“退还碗碟”计划是在2009年启动的,到了2012年“重启”一次,那么说由卫生部倡议的“收碗碟”外包计划应该是更早咯。照说不该再有“三而竭”,结果还是有白痴提出“顾客归还碗碟奖励计划”,账却要算在小贩或者食客的头上,实在透露出行动党治国的两道板斧(仅此而已)。

救世的精英

那年小贩中心外包“收碗碟”,理由当然是“多快好省”。精英认为小贩经他们的巧手安排,只需付出聘请一名员工四分之一(或者更低)的价格,就能获得相等于五六名员工的相助,何乐而不为呢?问题就在于环境部没把监督的工作做好,加上放任承包商,结果小贩中心就越来越脏乱。这时他们还不认为是自己的错(自己怎么会错呢?),是顾客的素养出问题。他们强调饭后归还碗碟是天经地义的事,居然还要旁人来提醒吗!当年启动计划后,由官媒配合大吹法螺,盛赞有70%的成功率,结果三年后还“重启”一次,到底是在骗谁?这回他们又认为,顾客不合作,乃是得不到奖励的缘故,于是奖励他们归还后能得到几角钱的赏金。至于钱由谁出呢?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有者认为先处罚顾客然后归还(让他们为了几角钱牵挂);有者认为小贩为了做生意,应该由他们出。总之,想来想去就是没有想到他们的职责。

空降的精英认为他们是来救世,再要他们出钱出力,那就太没天理了!所以歪脑筋总是动在顾客和小贩两者。最后碹姐烦不胜烦,就索性把所有的小贩中心逐步外包出去,眼不见为净。于是就有了所谓“社企管理下的小贩中心”,小贩中心也有了所谓的“主要租户”。他们是为了大家好吗?不是,他们是为了自己好(救世的精英也要有私人时间)。理由在哪?君不见,让小贩和社企签的奴隶契约,他们之前都没有过问。突然间,被逼看到了奴隶合约,才猛然惊醒:这是会惹众怒的!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