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语言政策

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leave a comment »

赵晓彤     2018-3-8
https://www.hk01.com/禁绝方言的新加坡 英培安:望能放松管制

封面图片:视觉中国

导演欧文杰在电影《十年》“方言”想象香港在十年后的城市语言环境变化:普通话才是香港最流通的语言,学不好普通话的人在生活与生计处处碰壁。“方言”是欧文杰对香港未来的想象,而另一华人人口甚多的地域新加坡,则自1979年实施“华人讲华语运动”,广东话以及其他中文方言从此在电台、电视、公营机构消失。英培安是新加坡的著名作家,母语是广东话,见证着新加坡的语言政策如何在三四十年间改变一个地域的语言环境。以下是记者与英培安的书面访问。

问:你对广东话有怎样的感情?

答:我的父母都是广东人,从小到大我和他们都是讲广东话,小时候住在旧楼的板间房里,同楼的邻居也是广东人,大家都讲广东话,所以,广东话不仅是我的母语,也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的生活语言。旧楼有装丽的呼声,我是听香港的广播剧、粤剧与广东流行歌曲长大的。那时候新加坡有个用广东话讲故事的李大傻先生,非常出名,我认识中国古典名著,如三国演义、水浒传、封神榜等,是听他在丽的呼声讲古开始的。我也听了不少他讲的武侠小说,如金庸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女,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等。

小时候我很爱玩,不大读书,但作文还算不错,常在文章里引用一两句成语或古文,可能是喜欢听粤剧与李大傻讲古的缘故。所以推行讲华语运动的衮衮诸公认为,方言会影响学习华语,要学好华语必须要禁止使用方言,我认为是极荒谬的理论。这些读洋书的精英,其实是因为连方言都不会,所以没办法把华语学好。

推广讲华语运动,先是逐渐减少广播媒体上的方言节目,最后是完全禁止。1980年代初,官办的电视与电台已没有方言节目了,私营的丽的呼声虽已没有了香港广播剧,广东流行歌曲,每星期仍保留半小时由该公司的粤语话剧组提供的粤语广播剧。1978年我因为政治原因被内政部拘留过,释放后不能进入媒体工作,所以用孔大山这笔名卖文生活:在《南洋商报》写专栏,也替丽的呼声的粤语话剧组写广播剧。大概写了两年左右,方言节目终于全面禁止,粤语话剧组因此解散。广东话不仅是我童年到少年时生活的语言,还曾经是我谋生的工具,我对它的感情如何,可以想见。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政府不爱的“方言”,星式英语登入“新英语”殿堂

leave a comment »

万宗纶     2017-12-25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6130

新加坡政府一直想要让人民说着一口正确英语,进而推动了“讲正确英语运动”。只是,来自民间草根力道十足、揉进了马来语、福建话、广东话与华语元素的“星式英语”,才是新加坡人的最爱,就在最近,这个英语变体转身晋级成新英语了。

星(新)式英语(或译为星洲英语)是英语抵达新加坡后所衍生形成的英语变体,在英式英语与当地语言如马来语、福建话、广东话与华语等接触后,逐渐发生从句法、语音到词汇的结构性改变,并且稳定地成为一大群人的日常通用语言,语言学家称其为“克里奥语”(Creole language),这个语言不是只是改个口音,加个啦咧啰就好了,而是有一套自成一格的逻辑与规则。2000年,新加坡时任总理吴作栋发起讲“讲正确英语运动”(Speak Good English Movement),认为新加坡既然作为一个国际性都会,新加坡人应当使用“文法上正确”的英语,才能让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听得懂本地英语。

这个由政府带头做起的语言政策,实际上就是一个贬低“星式英语”的运动,英语离开其原生地(英国),来到世界上各式各样的地方,举凡美国、加拿大、澳洲、香港等,势必会与因应当地生活需求,产生不一样的模样,这是语言自然演变的铁律,几乎无人能阻挡,因此我们会知道世界上至少有美式英语与英式英语的差别,再者更有港式英语、澳洲英语、纽式英语、菲式英语、日式英语等等,百花齐放的沟通方式。

外国人真心听不懂才讨厌星式英语?

根据社会语言学的研究,星国政府声称外国人对于星式英语持有的负面态度,多半不是来自星式英语本身,更多的是关于本地人与外地人间的冲突,而这样的冲突与新加坡政府计划性地引进外来移民有直接的相关。

拿蓝领移工来说,McKay的研究指出,来到新加坡的移工多半是因为家乡贫穷,所以到达异地讨生活,其中不乏许多英语系国家,如印度与菲律宾,他们在访谈中,会将印度英语或菲式英语与星式英语相比,企图彰显自己国家的英语远远好过星式英语,这样的做法是为了翻转自己在星国被视为蓝领外劳的劣等位置,反过来用英语能力来证明自己并不逊于“高尚的”新加坡本地人。

如果是白领外国人,另外一份De Costa的研究,则针对一位中国留学生进行探讨。这位女孩的专业是设计,透过新加坡政府吸引外国人才的奖学金计划,她得以以专业白领的身分,来到新加坡求学。研究者参与在课堂的过程中,发现这位中国女孩刻意在课堂交流中坚持使用她认为的“标准英语”,而不要被本地同侪的星式英语给“带跑”,以企图维系她是星国政府政策支持下的“专业人才身分”,换言之,并不是因为星式英语难懂,而是她希望藉以区隔出自身的优越性。 阅读更多 »

星国近40年的“讲华语运动”,不但让当地方言消退,连邻近马国新山都遭殃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7-11-10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82980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1979年开始实施的“讲华语运动”,虽然现在回头看是赋予了该国人民口说中文的能力,但却也造成了华人文化中的福建话、潮州话与广东话使用比例大幅降低,连邻近的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山当地华人也受到影响。

(Photo Credit: 新加坡讲华语运动2009年宣传影片)

在一堂“语音学与声韵学”的课堂上,来自上海、入籍新加坡的老师,发现我名字的拼写方式后(不是汉语拼音),请我示范“惊输”的Tai-gi / Taiwanese(他用的词)发音,他要同学注意的是“惊”(kiann)这个发音中的鼻音,而不是新加坡年轻人看着本地英语单字 kiasu(怕输)所发出的没有鼻音的 kia。老师随后请我示范更多的台语词汇发音,我却开始显得捉襟见肘,让他发现我根本不会说台语,在我表明我事实上来自客家文化后,他再试图请我示范客家话发音,没想到我的客家话比闽南语更烂。

他看着我,然后说:“这是非常令人难过的,我到现在都仍坚持跟我的小孩说上海话,不管是发生在台湾还是新加坡的事情,都是很遗憾的。”

是什么原因,让“惊输”这样一个新加坡语汇,竟然没有一个新加坡同学能够念出其福建话发音?

袭卷狮城的华语

1979年,中国即将改革开放,配合本地的教育改革,新加坡政府嗅到了庞大的经济动能,遂而启动“讲华语运动”(Speaking Mandarin Campaign)。

这个运动在初期将华语和其他中国语言塑造成对立面,比如宣传片中,就刻意使用菜市场作为背景,然后一群讲着各种方言的菜篮族七嘴八舌讲着同一种菜,老板却无法理解,随后,华语的引进让广告中的菜市场变成一片和谐。

这种丑化方言的推广华语方式,据信是受到了台湾国民党“国语运动”的启发,实际上是要强化新加坡接轨中国市场的潜力,或者团结华人社群的好处,这让李光耀碰到正在一反过去“国语运动”而改推动本土化运动的李登辉时,感到不能理解也不能认同。

国民党在台湾强推国语运动,是因为这个政权是由外来者所构成,而台湾本地使用的各种语言,听在他们耳里,完全是无法理解人民到底在说什么的“土语”,为了符合反共的政治需求,达成对台湾的全面控制,“国语运动”应然而生。

而新加坡,却完全有着相反的历史背景。 阅读更多 »

南大的交代

leave a comment »

大腹豪    2017-8-10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3516

南大校方记得你们第一次回应媒体时是怎么说的吗?你们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又是英语,所以要求食阁经营者只使用英文是合理的。后来大概你们发现事情大条了,才又二改声明,也因此惹来嘘声不断;那证明了你们校方高层其实也完全不了解自己所谓的语言政策嘛,或当时根本就只是为了应急而丢出的敷衍说法,那诚意何在呢?

(网络图)

绝对不是我事后孔明大放马后炮,但自从南大校方就食阁禁中文事件表示会成立5 人委员会彻查,要给关心事件的公众一个交代后,我就预料到这交代就只是“交代交代”而已。

我所预料的“交代”会是:1. 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内部的某负责人,与校方无关;2. 负责人的错误决策全是因为误会;3. 校方将内部处分该负责人;4. 保证以后绝不再犯。结果,事件的澄清居然也照着我虚构的剧本走。

日前调查报告终于出炉,我说“终于”,因我实在不明白6月时事件已发生,为何耗时甚久至8月才有调查结果。照逻辑程序来说,不过就是把下达指令的当事人找出来,然后问他到底在搞甚么冬冬,就此而已,一个星期都办不了吗?

好吧,毕竟调查工作的而确地是进行了一个月以上,所以我想象南大校方应该是有很详尽的资料需时整理,以给公众一个全面解惑的报告,或者慎密地编筹一个天衣无缝的说法来圆场。结果校方不过只给了一个如我之前所料1.2.3.4.式的“交代”,所以实在令人失望。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56 下午

潘朵拉的罐子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7-7-31

显龙大君很懂得“破罐破摔”的玩法,他就会祭出一个“万能匙委员会”——这次叫做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以示中立透明。按照他们的黑箱做法,即使要把哈莉玛定为爱斯基摩族应该也没问题。

显龙大君爱收集瓶瓶罐罐,最近拿出来把玩,却发现这些东西只有两个标签:一个是“潘朵拉”——“慌乱中,潘朵拉赶紧盖住盒子,结果盒内只剩希望没飞出去。”;一个是“can of worms”(一罐的虫子)——A situation of unforeseen problems(美俚:出现不可预见的问题的情况)。

【哈莉玛是西米狼?】

右边这张图,标题下得很温馨,要是换作哈莉玛是个反对党人物,大概标题会是这样:《哈莉玛是印度人还是马来人,请讲清楚说明白?》

老实说,种族课题根本就是潘朵拉的强项,搞不好会引起动乱。你要说父亲是印度人,自己就是印度人吗?莫愁也觉得太武断,因为这太不尊重母亲卵子的功劳了。尤其是新加坡有意建立一个国族的共同理念,异族通婚被认为是好事,如此大费周章来认证根正苗红,岂不是碍着地球转?

但是,新加坡作为一个世俗社会,确实不能免俗。好比说行动党的杰乐•大卫和维文医生,因为父亲是印度人,所以他们被“定义”为印度人;没因母亲是华人而被“定义”成华族,虽然杰乐好像会说华语,至于他们会不会说“印度话”,咦,那倒不是什么参考项。还有英兰妮和祖安清心都属此列,两个靓妞只是会讲广东话的少数族裔,所以显龙大君……套句市井人语,大概就是“拿L 敲头”了。

无巧不成书,最近邻国也因这个“身份”问题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他们的副首相阿末扎希日前在巫统某区部代表大会闭幕仪式上,更公开出示马哈迪身份证副本,表示马哈迪的原名,其实是“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是印度人Kutty的儿子,并且当场念出马哈迪的身份证号码。他说,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却利用马来人的身份,当了22年首相,在利用完了之后,马哈迪就开始背弃巫统。

而首相纳吉于7月18日在吉隆坡出席印裔穆斯林开斋节晚宴时,接纳主办当局印裔穆斯林联合会(Permin)主席达祖丁的建议,同意将印裔穆斯林列入土著,或通过行政手段或在宪报公布,以满足该社群一向来所争取的。换句话说,政府将承认有“印裔穆斯林”这个族群的存在,是和巫裔穆斯林有区别的。这就让莫愁想到,过去为什么我们一直假设哈莉玛是马来人呢?因为无论出席任何场合,她都以戴头巾示人,因此我们就以为她是马来人。其实她戴头巾乃是来自信仰——伊斯兰,所以真正的身份是“印裔穆斯林”,乃冯京马凉之误也。 阅读更多 »

当国家求生“恐惧”不再,何为新加坡威权政治的核心支柱?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6-9-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49978

近年的转变,反映执政党的认受公式效用已不如以往,社会中各种共有“恐惧”正在淡化、国家中央集权的必要性开始受到质疑。
民众或则认为国家经年未来发展,像共产主义思想盛行、种族冲突的威胁已今非昔比,对社会的控制可以松绑;或则认同国家生存基础薄弱、恐怖袭击的威胁仍然存在,但慢慢地多了人认为威权政治不是唯一出路。

位于新加坡的莱佛士像。Photo Credit: corbisimages/达志影像

自1966年起,每年新加坡总理都会在8月国庆期间发表政治演说,述说国家未来发展要点,这已成为新加坡的政治传统。在1990年退任新加坡总理之位前,李光耀历年的演说都有几个共通点:

第一,提及各种经济发展策略,包括如何吸引外国人才、重整国家经济结构、提高国家生产力、参考其他国家例子增加国家优势(例如1982年提到,工业学习日本,国防学习瑞士)、管理新加坡工资水平、新加坡值得发展的行业(如造船业)等,这都旨在提升新加坡在世界中的位置与价值。

第二,不断提醒国民世界没有免费午餐,不能松懈与任意冒险、要律己奋斗与具适应力、降低生活期望,否则新加坡难以生存;分析国际形势对新加坡的意义,例如1990年演说,用上大篇幅分析波斯湾危机对世界局势与新加坡的意义。

第三,解释为何政府需要有发展主导角色,例如1974年与1985年的演说分别解释,为何政府提高公积金缴交率,原因是如果新加坡人自愿储蓄、而不是透过公积金制度被强制储蓄,他们就会如香港工人一样,“手头上有很多现款可花,这造成长期的消费。他们租赁狭小的房子,要给房东缴付高昂的租金。他们拼命购买大量衣物、鞋子、家具、电视机……他们没有重要的或永久性的资产可以展示”。公积金既方便新加坡人成为屋主,政府亦可利用公积金投资,增加国家财富,减轻外围经济波动带来的影响。

李光耀亦不时提及香港,以对照新加坡的发展状况。例如早在1967年,李光耀便提到“香港的人口密度虽然比我们多……可是生活水准比我们低了一半”;1988年李光耀解释政府语言政策时,指新加坡的危险,在于“有太多以西方的英文为第一语言的东西……但若是个伪西方社会,那就如同一个假货,那就是一场灾难了”。香港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原因是“在香港,英国的西方影响只在表面。香港上层人士懂英文说英语,但是香港仍是一个说中文与说广东话的中国价值观的社会……他们不必担心被西方文化淹没,也不必担心原本的文化会被取代。”

这些演说,反映李光耀信奉的是实用主义;1965年,在宣布星马分家、新加坡独立的记者会中,李光耀如此解说实用主义:“‘那么,不管新加坡政府是社会主义政府或其他,是非共或反共政府,它必须与魔鬼贸易为其人民谋生计以求生存’。为了生存,甚而与魔鬼贸易也在所不计。这就是现实,这是我的见解”。

Commuters pass by a signboard displaying a tribute to the late first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in a train station at the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in Singapore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阅读更多 »

方言必须死——李光耀教你说“华语”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5-10-26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1219685


新加坡“标准配音版”的《夜市人生》

在新加坡社区型的美食广场 (food court) 吃饭,常常会看见电视机播放中国的古装剧以及台湾的乡土剧;前者,我通常可以忽略不太传神的英文字幕,用听的即可;但对于后者,却是怎么样也看不下去,台湾的乡土味全失,因为他们换上了“标准”的华语配音。

早期来到新加坡的华人以福建人为主,新加坡的老一辈华人,不管你是广东人或是客家人,都能说上一口福建话,甚至某个晚上,住在楼下的广东人阿姨按铃抱怨我们挑灯夜读吵到她睡觉时,我还能用一口破烂的台语和阿姨的福建话来“搏感情”;但年轻一辈的华人,大部分逐渐丧失了说“方言”的能力。为什么?

中共/马共+华语=讲华语就是共产党

其实在建国初期,反共倾向强烈的李光耀政府,曾因为对受到中共鼓舞的马来西亚共产党相当感冒,将华语教育视为共产思想传播的工具——说华文等于共产党、共产党也就等于罪孽。此外,当时华语学校出身的菁英,也让英校系统出身的李光耀感到相当厌烦,他非但没有企图推动华语,还非常痛恨这些意图左右新加坡的意见氛围的华校菁英。

李光耀曾批评:“说华文时会触动的是中国文化,以及透过华校保存的中国传统。这不是一个无产阶级议题,很明显的,这是简单的‘爱国沙文主义’。”他不仅透过半官方组织去削弱华人宗亲会中意见领袖的力量,也取巧地在经济现代化的过程中,刻意选择与跨国公司或是政府相关企业携手,而不和有势力的华裔商人合作,如此一来便能大大降低他们的政治影响力。

李光耀说,他不要新加坡当“第三个中国”。他在其回忆录里,狠狠地写下:“我们很难分辨谁是好的华校人才,当共产党对人民行动党政府开火时,谁会保持忠诚……我们和共产党份子是在同个池塘里钓鱼,但他们同时掠夺着华人民族主义与毛派马克斯主义的平等主义思想……那些华校出身的人们,心里想的是中国历史、中国寓言和格言,以及中国共产党如传奇般的革命成功,拿这些来作为他们在新加坡挫败生活的参照。”这是建国后华校菁英连结的共产势力,以及英校系统的李光耀政府之间,两类华人随着历史累积而成的鸿沟,最剑拔弩张的时候。

1970年代前后,英语已经很明显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语言”,语言与经济理性的一拍即合,给了李光耀一个大幅降低华语重要性的理由,华语教育对新加坡是没有价值的,为此,李光耀还惹来个“去文化的中国人”的骂名。

1975年,李光耀更是将大中华地区外,唯一的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改成英文大学,并在1980年并入新加坡大学(今日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南洋大学等同灭校。李光耀在2009年接受《国家地理杂志》专访时,甚至说出“后悔没有更早关闭南洋大学”的言论,指出英语才是工作上需要的技能,南洋大学收到的学生早就已经是“一帮混混” (bum students) 。

1970年代前后,英语已经很明显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语言”,语言与经济理性的一拍即合。 图/作者提供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