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语言政策

南大的交代

leave a comment »

大腹豪    2017-8-10
http://blog.omy.sg/shihhow/archives/3516

南大校方记得你们第一次回应媒体时是怎么说的吗?你们说南大作为国际化校园,新加坡的行政语言又是英语,所以要求食阁经营者只使用英文是合理的。后来大概你们发现事情大条了,才又二改声明,也因此惹来嘘声不断;那证明了你们校方高层其实也完全不了解自己所谓的语言政策嘛,或当时根本就只是为了应急而丢出的敷衍说法,那诚意何在呢?

(网络图)

绝对不是我事后孔明大放马后炮,但自从南大校方就食阁禁中文事件表示会成立5 人委员会彻查,要给关心事件的公众一个交代后,我就预料到这交代就只是“交代交代”而已。

我所预料的“交代”会是:1. 事件的始作俑者是内部的某负责人,与校方无关;2. 负责人的错误决策全是因为误会;3. 校方将内部处分该负责人;4. 保证以后绝不再犯。结果,事件的澄清居然也照着我虚构的剧本走。

日前调查报告终于出炉,我说“终于”,因我实在不明白6月时事件已发生,为何耗时甚久至8月才有调查结果。照逻辑程序来说,不过就是把下达指令的当事人找出来,然后问他到底在搞甚么冬冬,就此而已,一个星期都办不了吗?

好吧,毕竟调查工作的而确地是进行了一个月以上,所以我想象南大校方应该是有很详尽的资料需时整理,以给公众一个全面解惑的报告,或者慎密地编筹一个天衣无缝的说法来圆场。结果校方不过只给了一个如我之前所料1.2.3.4.式的“交代”,所以实在令人失望。 阅读更多 »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0, 2017 at 1:56 下午

潘朵拉的罐子

with 3 comments

李莫愁    2017-7-31

显龙大君很懂得“破罐破摔”的玩法,他就会祭出一个“万能匙委员会”——这次叫做由16人组成的总统选举族群委员会(Community Committee)中的马来族分委员来定夺,以示中立透明。按照他们的黑箱做法,即使要把哈莉玛定为爱斯基摩族应该也没问题。

显龙大君爱收集瓶瓶罐罐,最近拿出来把玩,却发现这些东西只有两个标签:一个是“潘朵拉”——“慌乱中,潘朵拉赶紧盖住盒子,结果盒内只剩希望没飞出去。”;一个是“can of worms”(一罐的虫子)——A situation of unforeseen problems(美俚:出现不可预见的问题的情况)。

【哈莉玛是西米狼?】

右边这张图,标题下得很温馨,要是换作哈莉玛是个反对党人物,大概标题会是这样:《哈莉玛是印度人还是马来人,请讲清楚说明白?》

老实说,种族课题根本就是潘朵拉的强项,搞不好会引起动乱。你要说父亲是印度人,自己就是印度人吗?莫愁也觉得太武断,因为这太不尊重母亲卵子的功劳了。尤其是新加坡有意建立一个国族的共同理念,异族通婚被认为是好事,如此大费周章来认证根正苗红,岂不是碍着地球转?

但是,新加坡作为一个世俗社会,确实不能免俗。好比说行动党的杰乐•大卫和维文医生,因为父亲是印度人,所以他们被“定义”为印度人;没因母亲是华人而被“定义”成华族,虽然杰乐好像会说华语,至于他们会不会说“印度话”,咦,那倒不是什么参考项。还有英兰妮和祖安清心都属此列,两个靓妞只是会讲广东话的少数族裔,所以显龙大君……套句市井人语,大概就是“拿L 敲头”了。

无巧不成书,最近邻国也因这个“身份”问题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他们的副首相阿末扎希日前在巫统某区部代表大会闭幕仪式上,更公开出示马哈迪身份证副本,表示马哈迪的原名,其实是“Mahathir a/l Iskandar Kutty”,是印度人Kutty的儿子,并且当场念出马哈迪的身份证号码。他说,马哈迪拥有印裔血统,却利用马来人的身份,当了22年首相,在利用完了之后,马哈迪就开始背弃巫统。

而首相纳吉于7月18日在吉隆坡出席印裔穆斯林开斋节晚宴时,接纳主办当局印裔穆斯林联合会(Permin)主席达祖丁的建议,同意将印裔穆斯林列入土著,或通过行政手段或在宪报公布,以满足该社群一向来所争取的。换句话说,政府将承认有“印裔穆斯林”这个族群的存在,是和巫裔穆斯林有区别的。这就让莫愁想到,过去为什么我们一直假设哈莉玛是马来人呢?因为无论出席任何场合,她都以戴头巾示人,因此我们就以为她是马来人。其实她戴头巾乃是来自信仰——伊斯兰,所以真正的身份是“印裔穆斯林”,乃冯京马凉之误也。 阅读更多 »

当国家求生“恐惧”不再,何为新加坡威权政治的核心支柱?

leave a comment »

邝健铭    2016-9-27
https://asean.thenewslens.com/article/49978

近年的转变,反映执政党的认受公式效用已不如以往,社会中各种共有“恐惧”正在淡化、国家中央集权的必要性开始受到质疑。
民众或则认为国家经年未来发展,像共产主义思想盛行、种族冲突的威胁已今非昔比,对社会的控制可以松绑;或则认同国家生存基础薄弱、恐怖袭击的威胁仍然存在,但慢慢地多了人认为威权政治不是唯一出路。

位于新加坡的莱佛士像。Photo Credit: corbisimages/达志影像

自1966年起,每年新加坡总理都会在8月国庆期间发表政治演说,述说国家未来发展要点,这已成为新加坡的政治传统。在1990年退任新加坡总理之位前,李光耀历年的演说都有几个共通点:

第一,提及各种经济发展策略,包括如何吸引外国人才、重整国家经济结构、提高国家生产力、参考其他国家例子增加国家优势(例如1982年提到,工业学习日本,国防学习瑞士)、管理新加坡工资水平、新加坡值得发展的行业(如造船业)等,这都旨在提升新加坡在世界中的位置与价值。

第二,不断提醒国民世界没有免费午餐,不能松懈与任意冒险、要律己奋斗与具适应力、降低生活期望,否则新加坡难以生存;分析国际形势对新加坡的意义,例如1990年演说,用上大篇幅分析波斯湾危机对世界局势与新加坡的意义。

第三,解释为何政府需要有发展主导角色,例如1974年与1985年的演说分别解释,为何政府提高公积金缴交率,原因是如果新加坡人自愿储蓄、而不是透过公积金制度被强制储蓄,他们就会如香港工人一样,“手头上有很多现款可花,这造成长期的消费。他们租赁狭小的房子,要给房东缴付高昂的租金。他们拼命购买大量衣物、鞋子、家具、电视机……他们没有重要的或永久性的资产可以展示”。公积金既方便新加坡人成为屋主,政府亦可利用公积金投资,增加国家财富,减轻外围经济波动带来的影响。

李光耀亦不时提及香港,以对照新加坡的发展状况。例如早在1967年,李光耀便提到“香港的人口密度虽然比我们多……可是生活水准比我们低了一半”;1988年李光耀解释政府语言政策时,指新加坡的危险,在于“有太多以西方的英文为第一语言的东西……但若是个伪西方社会,那就如同一个假货,那就是一场灾难了”。香港却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原因是“在香港,英国的西方影响只在表面。香港上层人士懂英文说英语,但是香港仍是一个说中文与说广东话的中国价值观的社会……他们不必担心被西方文化淹没,也不必担心原本的文化会被取代。”

这些演说,反映李光耀信奉的是实用主义;1965年,在宣布星马分家、新加坡独立的记者会中,李光耀如此解说实用主义:“‘那么,不管新加坡政府是社会主义政府或其他,是非共或反共政府,它必须与魔鬼贸易为其人民谋生计以求生存’。为了生存,甚而与魔鬼贸易也在所不计。这就是现实,这是我的见解”。

Commuters pass by a signboard displaying a tribute to the late first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in a train station at the central business district in Singapore

Photo Credit: reuters/达志影像

阅读更多 »

方言必须死——李光耀教你说“华语”

with one comment

万宗纶     2015-10-26
http://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4/1219685


新加坡“标准配音版”的《夜市人生》

在新加坡社区型的美食广场 (food court) 吃饭,常常会看见电视机播放中国的古装剧以及台湾的乡土剧;前者,我通常可以忽略不太传神的英文字幕,用听的即可;但对于后者,却是怎么样也看不下去,台湾的乡土味全失,因为他们换上了“标准”的华语配音。

早期来到新加坡的华人以福建人为主,新加坡的老一辈华人,不管你是广东人或是客家人,都能说上一口福建话,甚至某个晚上,住在楼下的广东人阿姨按铃抱怨我们挑灯夜读吵到她睡觉时,我还能用一口破烂的台语和阿姨的福建话来“搏感情”;但年轻一辈的华人,大部分逐渐丧失了说“方言”的能力。为什么?

中共/马共+华语=讲华语就是共产党

其实在建国初期,反共倾向强烈的李光耀政府,曾因为对受到中共鼓舞的马来西亚共产党相当感冒,将华语教育视为共产思想传播的工具——说华文等于共产党、共产党也就等于罪孽。此外,当时华语学校出身的菁英,也让英校系统出身的李光耀感到相当厌烦,他非但没有企图推动华语,还非常痛恨这些意图左右新加坡的意见氛围的华校菁英。

李光耀曾批评:“说华文时会触动的是中国文化,以及透过华校保存的中国传统。这不是一个无产阶级议题,很明显的,这是简单的‘爱国沙文主义’。”他不仅透过半官方组织去削弱华人宗亲会中意见领袖的力量,也取巧地在经济现代化的过程中,刻意选择与跨国公司或是政府相关企业携手,而不和有势力的华裔商人合作,如此一来便能大大降低他们的政治影响力。

李光耀说,他不要新加坡当“第三个中国”。他在其回忆录里,狠狠地写下:“我们很难分辨谁是好的华校人才,当共产党对人民行动党政府开火时,谁会保持忠诚……我们和共产党份子是在同个池塘里钓鱼,但他们同时掠夺着华人民族主义与毛派马克斯主义的平等主义思想……那些华校出身的人们,心里想的是中国历史、中国寓言和格言,以及中国共产党如传奇般的革命成功,拿这些来作为他们在新加坡挫败生活的参照。”这是建国后华校菁英连结的共产势力,以及英校系统的李光耀政府之间,两类华人随着历史累积而成的鸿沟,最剑拔弩张的时候。

1970年代前后,英语已经很明显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语言”,语言与经济理性的一拍即合,给了李光耀一个大幅降低华语重要性的理由,华语教育对新加坡是没有价值的,为此,李光耀还惹来个“去文化的中国人”的骂名。

1975年,李光耀更是将大中华地区外,唯一的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改成英文大学,并在1980年并入新加坡大学(今日的新加坡国立大学),南洋大学等同灭校。李光耀在2009年接受《国家地理杂志》专访时,甚至说出“后悔没有更早关闭南洋大学”的言论,指出英语才是工作上需要的技能,南洋大学收到的学生早就已经是“一帮混混” (bum students) 。

1970年代前后,英语已经很明显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语言”,语言与经济理性的一拍即合。 图/作者提供

阅读更多 »

贴心语言

leave a comment »

杨君伟    2014-10-15
http://blog.omy.sg/dannyyeo/archives/7333

过去数周,潮州节的宣传活动短片在社交媒体上风风火火地传开,后期出现的多个精品平面广告中,有两张是我扮年轻装活泼的照片。有些朋友在网上、乌节路商场旁瞧见,十分惊讶,纷纷问:“你是潮州人?”

Danny Yeo (Yang Junwei) - Teochew Festival Publicity Ad (pillow)Danny Yeo (Yang Junwei) - Teochew Festival Publicity Ad (tshirt)

潮州节创意总舵主是新加坡广告才女林少芬和她的导演丈夫彭文淳,多年好友开口邀约拍照,怎能推搪?立马答应客串演出,在摄影棚里任由两位广告界大腕摆布,乐在其中。拍海报,志在参与,找来的“模特儿”都是相熟的人,却不一定是潮州人。不过,是的,我是道地的潮州人、家己人。

我是潮州人,但家人都说粤语,所以我的广东话说得非常流利(哪,这个“好亮”的爱炫本色就非常潮州人啦)。上幼稚园之前给马来人带大,小时候还会说马来话。双亲是华校生,却选择送我到传统英校,在家中讲华语、看中文书,上华文课自然表现出色些,英文就“嘛嘛地”(不怎样),常给“红毛派”同学们取笑。中学碰上优秀的英国文学老师,深受启发,英文英语突飞猛进。如今,打肿脸皮以“双语兼通”自居,靠双语能力讨口饭吃。

原谅我的无知与盲目,我一直不理解,以前没有所谓的完善语言政策,也不需开展推广文化活动,更不知何谓经济效益,人们却能掌握多种语言,比现在教育水平更高的新一代更加厉害,这是天赋吗?不妨问问长辈,他们到底会说多少种语言,答案肯定让你惊讶。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月 16, 2014 at 11:40 下午

李光耀心中的英语情结(二之一)

with one comment

春秋    2014-7-19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12470

政客的言行跟其心态有密切的关系,其言行是其心态的反映。其心态又和早期的生活背景密切相关。

本着这样的思路来看李光耀的言行,便能一清二楚了。

李光耀在七月份的《福布斯杂志》上发表一篇文章《英语不会被取代》(译文刊于六月二十八日《联合早报》)。这篇文章的内容并无新鲜之处。一个九十几岁的人为什么还要写这样的文章来老调重弹呢?这样的文章要是发表在新加坡倒是有作用的,因为可以一再重申他的语言政策是先知卓见,可是,这样的话题对美国人并无意义,因为美国人不会在这个时候考虑英语会不会被取代。

这篇文章,对于了解李光耀的心态很有帮助,因为反映出他内心的两点忧虑:

其一,他的内心深处有个英语情结;
其二,他担心有一天,英语被取代了,华文教育又再回来。

在了解李光耀的言行、思维、政策之前,先了解他此前的生活背景和心态。

在李光耀以往的岁月中,经历了四个语言时期:

李光耀出生在一个峇峇人的家庭,他的母语是峇峇马来话,也就是峇峇话。这是一种马来话和闽南话混合的语言,而以马来话为主,所以是马来话的一种方言。

早期从中国南来的移民中,以闽南人为多。这些移民学马来话时,难免参杂自己的家乡话。这就是峇峇话的来源。

虽然峇峇话是闽南人起始的,其他非闽南人如:广府、潮州、客家、海南,也都接受,成为大家与马来人及印度人沟通的语言。

峇峇人把子弟送进英文学校就读。这第二代峇峇人学说英语。他们所说的英语也是带峇峇腔调的,就是峇峇英语。这些会说英语的峇峇人成为学校里的英文老师后,峇峇英语便得以在社会上传播。这就是现在常常听说的“新加坡英语”。

虽然峇峇英语并不高明,但是,这样的英语却是峇峇子弟在学校的“第一语言”,并成为他们日后的“工作语言”,让他们可以直接和英国人打交道,成为买办集团,发家致富。

靠英语发达起来的峇峇“富二代”,看不起马来人、印度人、中国人,自恃英语而养成傲慢自大的心态。

中国人对这些傲慢自大的峇峇人,也嗤之以鼻,互相看不起。中国人之中,有些经商务农而致富,超过了峇峇人,更造成中国人与峇峇人之间的敌视与仇恨。 阅读更多 »

历史总令人神伤——读李慧敏的《成长在李光耀时代》

with one comment

蔡志礼       2014-4-21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260578

成长在李光耀时代当我的目光在李慧敏新著《成长在李光耀时代》的字里行间穿梭时,一种难以言喻的奇异感觉油然而生。书中所描述的六七十年代陈年往事,那些早已风干的童年记忆,又突然鲜活了过来。就像突然看见电视播放早期本地黑白历史纪录片一样,那些人物与场景看似有些陌生又是如此的熟悉。

1965年国家独立以后出生的慧敏,是在李光耀治国模式下成长的一代。我与作者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后就没再联系,各自在时光的流域中漂移,然而读着此书时,我惊讶地发现彼此对岛国的观感竟有如此多共鸣之处。

如果不是饮着这里的水长大;如果脚下的根不是紧紧拥抱这片土地;如果欠缺敏锐的触觉和独立思考能力,任谁也写不出这样真实反映岛国人心的作品。旅游局的宣传口号“非常新加坡”(Uniquely Singapore)是为本书量身定做的形容词。纵使你对书中的一些说辞不以为然,但是你不得不佩服作者那片知识分子炽热的良知,那股直抒胸臆的无畏勇气,以及把如此庞杂的问题梳理得有条不紊的功力。

身为从事文化教育和社会语言的研究者,我对书中语言和教育问题的论述特别关注。作者生动地形容本地早期的语言环境如“罗惹”(Rojak),后来还搅拌成别具风味的南洋沙拉,但是被快速地整顿清理后,变成了没什么味道的西式沙拉。

楼下呆坐的广东大叔

在作者的眼中,“语言和文化问题一直是新加坡模式中最摸不到出路的迷宫。这个问题并没有跟建国初期的就业、房屋问题一样随着国家政策和经济发展而基本上解决,至今仍是个纠缠不清的争议性课题。谈论中文程度以及人们对于这个语文的态度,总不会让人觉得愉快。” 阅读更多 »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