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国志

有关新加坡政治、社会、文化的报道、分析与评论

Posts Tagged ‘车资

如果无现金等于无良心,我不要成为什么“第一世界”“智慧国”

leave a comment »

两只脚走的猫     2017-8-12
http://twolegsmeow.blogspot.sg/2017/08/blog-post_12.html

说好的是包容社会,别以求进步之名欺骗我,好不好?如果无现金社会=无良心社会, 我。不。要。

图片取自网络

我不看报但一定听电台广播的新闻报导。那天和家人早吃饭时听到公共交通三年内全面实现无现金交易(包括为车资卡储值)的新闻,即刻的反应是喷饭!用我在台湾惯用的一句话:什么和什么嘛?而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个疑问是决策人究竟有没有考虑到这样的政策会为哪些社群带来怎样的影响啊?

我怀疑象牙塔里的爷们欠缺具有同理心的思考面向。不是不知道有会在此计划中被伤害的人,而是未曾把他们的福利列入最基本的考量。

首先谈谈老人。不说远,我妈妈就是有提款卡但不爱用(说实话,不太会用)的银发族,你要她不用现金为易通卡加值,她就只有面对地铁站的机器发呆的份儿了。那我就不出门啦,妈妈打着哈哈说道。但这绝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呀,还有那么多的乐龄人士,他们或许还需要工作,还想外出和亲人或朋友保持联系,在政策上予以他们这番不便究竟是想怎样?除了可能不识字、不懂得操作储值机,好一些老人家是低收入人士,没有银行户口,要如何进行无现金交易?有人说得好听,可以分阶段为老人家开设银行户头,那是否也包括馈赠他们一笔存款呢?如果老人家无法维持最低存款金额,导致每月被扣钱(一个月两元),那岂不是雪上加霜?阅读全文»

相关链接:

陆路交通管理局:公共交通系统2020年 将全面无现金付费

Advertisements

Written by xinguozhi

八月 12, 2017 at 2:37 下午

车资检讨后,怎一个“涨”字,说不出口

leave a comment »

否极泰来       2013-11-9
http://pijitailai.blogspot.sg/2013/11/blog-post_8.html

如果你只是阅读主流媒体,你看不到一个“涨”字,这个涨字是行动党政府一个沉重的压力,实在是让行动党有口难言,涨字要这么说呢!要怎么解读呢?

过去几天,你看到的报道是车资检讨后,有一百万人,甚至一百七十万人获益。那么其他三百万,四百万人又如何?

车资上涨对行动党来说,真的是压力很大,大到主流媒体不能做出分析,只能选择对政府有利的建议来报道。其他的能够避开就避开。这样的媒体难怪在世界上的自由媒体排名,一直都在下面,抬不起头来。

面对物价、工资、能源的上涨压力,公共交通服务公司提高生产力的回报,所做出的贡献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因此,面对车资上涨不单单是政府的决定,还是人民的决定。因此,行动党不愿提车资上涨,不愿把这个课题交给人民来处理,决定。

这里的不同是:国家资源,包括税收的处理,应该如何公平分配的问题。

如果行动党来处理,就由它来做决定。因此,行动党政府设立车资检讨理事会,来检讨未来五年的车资。这个压力很大,原本一个月前就应该出的报告,延期后才出来,你可以想象行动党的压力有多大。(尤其是人口白皮书后,这又是一个不受人欢迎的课题)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一月 9, 2013 at 3:01 下午

时机与超前

with 11 comments

韦春花     2013-3-9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3/03/74523.html

今年的财政预算国会辩论实在好玩,每天都有政策U转,天天都有闻所未闻的东西出现,甚至和执政党之前论调互相矛盾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根据早报曾昭鹏在他的“国会特写”——《时机问题?》(2013年3月7日)的观点,这就叫做“等久就有”:

国会议员身为人民的代议士,除了必须有坚定的个人信念、勇于针砭时弊并挑战固化的教条,也须有在国会内外锲而不舍、为民请命的精神。/让政府从近乎反射性排斥,到变相推行最低工资模式,这个政治和社会过程历经数年,不完全是某个或是几个国会议员的功劳。/但这也反映了某些超前的观念和意见,在特定的时间和大环境下可能不被接受,但只要存在正当性,一旦社会时机成熟,自有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一天。

原来很多民间建议之所有不能马上落实、下情上达,在于它的“超前”二字。但是只要咱们执政党的国会议员心中有爱——“只要存在正当性,一旦社会时机成熟,自有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一天。”

用膝盖想想或许有些儿道理,既然执政党那么深明大义,知道什么是“最佳时机”,那还需要什么反对党,网民/第四权监督干嘛?讲句粗俗的话,这些多是“加射”的,你说是吗?

而像曾先生服务的官媒,只要在政府做对事情的时候,在旁“喊烧”就够了。

在咱们丽春院人士看来,这所谓的“时机”,只不过是选民利用手中的一票,通过连续三次的大选争取来的。因为这个“时机”到了,执政党不得放弃死鸭子嘴硬的“超前”,换个说法来妥协。

前几年,有部漫画改编的韩剧《大物》,讲的是高贤贞当上了韩国的女总统(果然应验了!),她有次在街头竞选大会上就说过,选民手上的票就像鞭子,要这样一鞭一鞭抽打着国会来让它为全国人民做事。经过榜鹅东的第三鞭,我们果然看到一些效应:执政党不惜撬自己的墙脚了。 阅读更多 »

危险的隐含假设——车资与服务水平挂钩

leave a comment »

文化与民主      2013-3-7
http://cultureanddemocracy.blogspot.sg/2013/03/blog-post_1588.html

啊,好了!行动党议员提议,公交服务不进步,不许再抬高收费!这里有个很不好的隐含假设。它假设如果服务改进,哪怕是一点点的改进,而且不知道用什么标准判定它改进,那收费就可以提高!别上当啊!这种论调已不新鲜。李光耀在抬高他部长薪金时就说,“优良的人才”要获得“良好的报酬”。先不谈有没有良材,就是有良材也不该是贪恋钱财的啊!什么叫服务人民?美国彭博当议员,可有半点嫌弃工资太低?公共服务员要求高薪,那可是天大的笑话。况且,那不是他们“要求”的,是首长赋予的。

好了,我们说回车资问题。我们要降低目前过于高昂的车资,我们也要看到目前低劣的公交服务有所提升。这是应该的。我们作为一个第一世界国家,而且样样讲效率,这难道不矛盾吗?工人党提出国有化公交系统,那就是这个目的啊!

当然,以行动党的论调它会说,良好的服务,那要以昂贵的车费做代价,相反,降低收费,就要接受服务变差的厄运。听错了吗?这是公共服务啊。不是“私人服务”!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三月 7, 2013 at 9:47 下午

发表在 民生

Tagged with , , ,

国营耶?私营耶?耐人寻味…

leave a comment »

白马非马      2012-12-14
http://yennyhanaike.wordpress.com/2012/12/14/国营耶?私营耶?耐人寻味/

自从苏碧华捅了马蜂窝,只顾售卖她的零售专业而忽略了SMRT可不是卖饼干糖果,引起地铁服务发生一连串的瘫痪之后,接替了她的烂摊子的郭木财,这位来自武装部队的将军,上任不久中国籍司机就来一场兵变,可谓时运不济。

然而,危机就是专机。中国籍司机的罢工行动虽然违背了新加坡的法律程序,却同时也暴露出SMRT的管理层管治不善的种种问题。这些26年来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勇敢的牺牲了,同时却也造福他人,是不幸中的大幸。中国籍司机的宿舍因而得到改善了,管理层也表现出从来没有过的关心。甚至前所未有的,新总裁指出:“涉及于中国籍司机非法罢工事件的SMRT上级与主管,或将面对处分”。

郭木财说若当时监管的主管能对司机有关薪金与住宿的不满,能“敏感一些、关注一些,以及能及时处理”,非法罢工事件或能避免。不错,亡羊补牢,管理上的缺陷和机制是应该与时俱进的。然而,我总觉得,始作俑者,其实是SMRT在企业管理文化上惯性的傲慢。

众所周知,新加坡是一个多民族的小岛国,一向来对于种族敏感课题有许多避忌。那么,是谁这么窝囊,在加薪的通告上,发出了“中国人除外”这样充满歧视性的重话呢?

冰暴三尺,非一日之寒。翻开报纸,针对SMRT的投诉简直是罄竹难书,SMRT却总是我行我素,毫不卖胀。就算是华语报站名这么简易、有利于部分不懂得英语的国人,有利于来自说中文国家/区域的游客而不为,就是一个例子。

因此,中国籍司机罢工,其实也提供了SMRT一个纠正错误的契机。可惜的是,这样的难得的机遇却让政府高官给破坏了。张志贤的坦白,以为聘请新加坡本土司机的成本过高,我看全世界掌握实权的政治人物,也只有他敢这么说。试想,一个国家的领导人批评国内企业聘请本土职工成本过重,而这职工薪水竟然只有他的百分之一少。那么,也只能说是新加坡人瞎了眼睛,才会让他做到副总理。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5, 2012 at 1:53 下午

车资课题碰不得?

leave a comment »

科技达人     2012-12-14
http://blog.omy.sg/tech/archives/5510

每当有任何车资话题由政府或业者先开口,就一定是为了向上“调整”价格。

除了唯一一次改用新方法来计算行驶路程长短和换车的回扣车资而让较多人有车资下调的机会外,从来没有真正向下“调整”车资。

这与政府不顾一切的只想把政府公共组屋价格往上调整得让自己满意的做法完全一样。

这两样大话题就是年复一年,把PAP选票不断“向下调整”的主要因素之一。

或许政府要一次过把话说清楚,列出公共交通经营费用的结构图,分为专业的和简化的,两种版本。

我们要求的结构图必须是完全透明的,100%透明,因为是“公共交通”,也就是是人民的交通,是大家的钱。

唯一可以不透明的,是为了“吸引”人才加入公共交通经营者的外包机构任职,而必要付出预留一个小百分比,我们必须给“理智”的市场薪酬,但不能太超过。前提是这个合理的奖励应该是“民众满意度的表现花红”。

可是,必须把它这种收益变成平摊成3年回顾一次,而不是今年广告和租金大赚就让股东们赶快分掉钱,明年每个项目大亏就要民众出钱。

官方不要把民众当笨蛋,老故意强调巴士不赚钱,说其实是靠广告和租金才能撑下去,这样的说辞显示官方没有诚意要好好的谈。

我们谈公共交通服务盈亏,就是也涵盖它因为拥有转换站地铁站的经营权而获得这些广告和租金收益,是谁那么大胆敢说这些赚到的钱不关公共交通的事?阅读全文»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14, 2012 at 1:24 下午

书呆议商

leave a comment »

韦春花      2012-12-8
http://www.malaysia-chinese.net/cgi-bin/czread.pl?board=luntan&file=start&User=&Pass=&group=2&read=messages/2012/12/70213.html

坐在厕所的马桶上读早报社论(《巴士经营模式终须全面检讨》,2012年12月8日),脱口而出:“shit!就这样的书呆还敢毛遂自荐要当吕德耀的师爷!?”

没错,古有明训,说“商人重利”,“砍头生意有人做,亏本生意没人做”,但是那要从一个更高、更宏观的角度来看。要不然你怎么解释超级市场每周三几回的搞促销优惠,难道他们的老板不知道这些特价品卖得越多,他们的盈利就越受损吗?还有一些公司的业务,表面看它们的组合很奇特,老板就是一直不肯去掉一些“亏损的业务”;其实那正是老板“不能说秘密”,公司能够赚钱,靠得就是这样的组合。

社论说:“巴士业者必须有利可图,巴士司机的工资必须符合市场水平,巴士(当然也包括地铁)车资必须是民众负担得起的,这三者对目前的巴士私营化模式提出了几乎是无法应对的挑战,这个模式显然是无法持续的。”——毕竟是书呆的自问自答。为什么两家公共交通公司都那么委曲求全,要满足99%政府和公众的要求呢?那个代价就是换取垄断性的霸业。其实两家交通公司不是社论所说的“事实证明,两家公司相互竞争,也没有带来明显的好处,反倒使刻意压低成本的SMRT成了不良管理的。”——他们的关系是划地分赃的伙伴,SMRT成了不良管理那是精英相信错误的营运理念所留下的手尾。 阅读更多 »

Written by xinguozhi

十二月 8, 2012 at 2:05 下午

%d 博主赞过: